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唐朝人在忙什麼?:文人墨客的社畜日常X盛世王朝的江山風雨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百萬粉絲說書人青菀,闊別三年,全新力作!

詩聖杜甫原來是熱衷追星的小迷弟?!
文學大家元稹竟是大唐第一渣男?!
唐玄宗和安祿山曾是互寵花錢不手軟的好哥們?!

▋幽默重現唐朝風雲人物有血有肉的真實瞬間,35篇詩酒江湖的鮮活故事!

比宮鬥劇更令人欲罷不能!百萬粉絲徹夜追更!
古人的如戲人生,遠比歷史更有料。
唐朝人到底在忙什麼?且聽青菀來說書。

對社會不滿、成天寫文罵人的憤青詩人;參選就六親不認、砍頭無數的冷血皇帝;為了賺錢,加班到命也不要的斜槓大臣……
大唐近三百年輝煌盛世,千百風骨人物名留青史。

花間派始祖溫庭筠口無遮攔,連皇帝都敢得罪?
李商隱丟了鐵飯碗,竟然是因為娶錯老婆?
李賀驚世才華卻被永久禁考,只因爸爸取錯了名字?
國文、歷史課本裡才情橫溢的文人、豪氣千里的君臣,其實和我們一樣,人生充滿不如意,情感糾葛理不清,升官發財不順心。
唐朝人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將在說書人青菀筆下,活靈活現,精彩上演。
青菀
自媒體人,活躍於新浪微博、知乎、微信公眾號,微博粉絲110萬 ;
化妝品店老闆娘,微博說書人,曾就職於人民網、網易、新浪微博等。
青菀說,暢快地鬥嘴取樂評論古今,簡直是精神上的大碗喝酒。
著有暢銷文學評論作品《青菀說》,蟬聯各大圖書銷售榜。
第一部
詩人江湖
01杜甫:追星往事
02李白:他的理想從來不是當詩仙
03劉禹錫:人走桃花運,他應桃花劫
04柳宗元:真心為君子,無意做詩翁
05韓愈:人格分裂在人間
06白居易:上蒼賜予的才華,都要用來填命運的坑
07元稹:深情全憑一張嘴
08中唐詩歌江湖的大咖們
09李商隱:人生就是不斷犯錯的過程
10李賀:一隻鬼的修仙路
11杜牧:浪子正在死去
12溫庭筠:唐朝龐克
13李商隱寫過一首為韓愈不平的詩
 
第二部
李唐王朝的權謀瞬間
01李治:如何討巧地過完這一生
02武則天:從打工皇后到創業女皇
03神龍元年開始的那場女皇模仿秀
04李旦:我的母親是武則天
05武則天死了,她留給大唐的四張面孔
06玄宗與安祿山:一場缺錢帶來的羈絆
07唐玄宗與太子,到底誰才是影帝
08玄宗與李林甫:會賺錢又體貼的男人,有誰不愛呢?
09玄宗與高力士:原來只有你,陪我到後?
10李勣的江湖
11李勣:最後的山賊
12張巡:小人物的命運守護
   
 
第三部
唐朝的1 0 個瞬間
01僧人 國王 少女
02韋應物: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風塵
03聶隱娘:我不是刺客,只是命運的一個玩笑
04瘋王、巨龍與黑暗傳說
05元載:帶娘子奔跑在長安,一個時辰都不能停
06李泌:拿什麼拯救你,我的太子
07李益:渣男是怎樣煉成的
08皇帝與養雞少年
09玄宗與貴妃的愛情注腳:長恨歌
10李白:一腔詩意餵了狗

玄宗與安祿山
──一場缺錢帶來的羈絆

玄宗第一次見到安祿山,看著這座一百幾十公斤的人形肉山顫巍巍走到眼前,忍不住眉頭一皺:這是個什麼鬼?
很快玄宗就恍然大悟,原來這是個逗朕歡喜的開心鬼。

那一年是天寶元年,安祿山不到四十歲,已經是大唐最出色的脫口秀演員,玄宗是他最死衷的粉絲。
第一次見面,安祿山講了一個段子,直接拿下了玄宗。安祿山是這麼講的:「皇上啊,我的老家呀就住在營州那個屯,去年蝗災老厲害了,但微臣不怵它,我就跟老天打賭,要是我對皇帝不忠,老天你就叫蝗蟲啃了我,要是老天也佩服我對皇帝赤膽忠心,趕緊收了這些蟲兒。」
安祿山用力托了托堆出三層褶子的肚皮,衝聽得入迷的玄宗憨厚一笑:「皇上您猜怎麼著,打天邊飛來一群鳥,把蝗蟲全叼乾淨了。呵呵。」
李林甫、楊國忠、高力士們站一旁聽呆了:這麼沒文化的馬屁,聽得好尷尬啊!
但玄宗一下聽樂了,越看安祿山越順眼,一邊叫胖子快點入座別喘了,一邊吩咐史官:「趕緊把這一段寫進我們大唐文獻。當年為消滅蝗災,朕親口嚼了一隻,那個酸爽啊!還是胖子厲害,能以忠服蟲。」
李林甫、楊國忠、高力士們齊齊看著安祿山,心裡話:這個胖子不簡單!

不簡單的安祿山,在玄宗面前越來越敢說,越混越討喜。
安祿山打了一個勝仗,回長安找玄宗彙報,憨憨的胖臉上寫滿認真:「微臣這次在草原打仗,夢見戰神李靖和大將軍李勣啦。兩個死鬼面黃肌瘦的,問微臣討飯。微臣怎麼能答應呢。我們做臣子的不論死活,都要靠皇帝賞飯吃嘛。」
這麼憨厚的一個胖子,玄宗怎能忍心不相信呢,於是答應安祿山,在草原為兩個鬼將軍立廟。

出入宮廷久了,玄宗投餵的山珍海味停不下來,安祿山的肚子繼續膨脹。每天早上穿衣服,需要兩個僕役架住膀子,第三個僕役用力把肚皮掀起來,速速把腰帶一繫。如果陪玄宗去驪山泡溫泉,胖子赤條條跳進湯池,就聽嘩啦一聲響,潑出半池子水。
玄宗看得十分有趣,指著安祿山的大肚皮打趣:「這裡面都裝些什麼,是不是草包?」安祿山一張胖臉憋得通紅:「皇上,您誤會我了,我的肚皮裡裝的都是忠心啊。」
李林甫、楊國忠、高力士們聽到頭皮發麻:大家都是做奸臣的,胖子你也留點節操好不好。

但胖子的話皇帝就是愛聽。胖子不僅研究玄宗,也研究玄宗的家庭關係。胖子透過觀察,發現太子不受歡迎,貴妃備受偏愛,於是決定演一票大的。
等玄宗和太子湊在一塊,安祿山出場了。胖子故意不拜太子,憨憨地問玄宗:「皇上,太子是幾品官啊?」玄宗笑得肚子疼,教育胖子:「太子是我的接班人,我死後要替我領導你。」胖子完全不理旁邊氣得青臉的太子,耿直地回答:「不要不要,全大唐我就認皇上您一個人。」
玄宗更愛胖子了。胖子還要繼續演,等玄宗和貴妃一起接見他,胖子先拜貴妃,再拜玄宗。玄宗問:「你不是只認我一個人嗎?」胖子一臉端莊地說:「我是個胡人啊,我們屯的規矩,先拜娘親,再拜爹地。」
玄宗兩口子笑歪了嘴,貴妃伸著胖呼呼的手,指著胖子:「這個胖兒子我收下了,實在太招人喜歡了。」

就這樣,認了貴妃做乾媽的安祿山,十年間青雲直上,身兼平盧、范陽、河東三大節度使,東北、河北、山西的大片地盤都歸他所有,手握近十五萬大唐最精銳的邊防軍,變成了全世界最有實力的胖子。
玄宗一步步餵大了安祿山的肚子,也一步步大了胖子的野心。等玄宗餵到再無可餵,胖子就撲過來,開始吃人了。
玄宗與安祿山,怎麼看都是一個東郭先生與狼 ,農夫與蛇,老昏君與胖佞臣的故事。只不過這個胖子特別會花言巧語,脫口秀一級棒。
當了四十多年皇帝,權力遊戲玩得飛起的玄宗,居然能被一個邊塞來的胡人胖子騙了,怎麼看都不可思議。
但如果從大唐的財政看,十分缺錢的玄宗只能選擇寵愛胖子。

到天寶年間,玄宗領導的大唐財政,進入到一種薛丁格的貓的狀態,暴富同時又面臨破產,錢多到花不完同時又窮得揭不開鍋。
玄宗富得流油的一面不用多說,杜甫為他做過最好的廣告:

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

那些年,全天下,特別是江南的財富,都通過水路彙聚長安。玄宗坐在廣運潭邊的望春樓上,看五湖四海遊來的大船,滿載著銅器、綾羅、錦緞、絳紗、玳瑁、真珠、象牙、沉香、酒器、茶釜、茶鐺、茶碗、糯米,岸邊上百個濃妝豔抹的美女,衝著他齊聲高唱《得寶歌》,玄宗開心得快要醉了。
興奮的玄宗打開國庫,帶著文武百官去參觀:「看看塞得多滿,怎麼花也花不完,朕好煩惱啊!」

但另外一面,大唐幾乎快破產了。已經搶先一步破產的人們摩拳擦掌,等著用血與火教育玄宗一頓,為此玄宗必須緊緊抓住安祿山這個胖子。
玄宗破產的根源,是大唐的均田制玩不下去了。
均田制的玩法是,凡大唐成年男子,就能分到一百畝田地,其中八十畝叫口分田,等人老了要還給官府,剩餘二十畝叫永業田,可傳子孫。一個家庭裡的婦女、老弱,也都能分到一些田地。

家家有田耕,人人有飯吃,大唐就這麼茁壯起來。在均田的基礎上,大唐又設計了府兵制,就是朝廷不養軍隊,從家底殷實的農戶中選拔府兵,府兵免繳賦稅,平時務農,定時訓練,要打仗了,就自己準備弓箭、刀槍、馬匹、乾糧。打了勝仗,能分一些戰利品。戰功高的,回來還能授勳領賞。
靠著這樣一支幾乎零成本的軍隊,大唐把疆土幾乎拓展到極限,但府兵的崩潰也隨即開始了。
玄宗把戰線越拉越長,從雪域高原到西域戈壁,從西南邊陲到嶺南峻嶺,府兵們說好打三年就回家,結果三年之後又三年,一晃頭髮全白了。府兵們都來自農家富戶,是大唐的中堅力量,因為打仗回不去,家裡敗落了,土地被富商勳貴們兼併。等玄宗再徵兵,鄉里人家只好逃亡,拋下的土地也歸了大戶。
當玄宗治下的人口超過四千萬時,發現大唐已經沒有太多良田可分,而因為土地兼併,佔有大量土地卻不課稅的特權人口超過了一半,均田制玩不下去了,府兵也紛紛破產了。

杜甫是這一狀況最好的見證者。天寶十四年末,他從長安去奉先縣探望妻兒,路過玄宗與勳貴們歌舞昇平的華清宮,寫下「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等他回到家,發現一語成讖,小兒子已經餓死了。
杜甫最大的悲傷是,今年秋收很好,為什麼百姓還吃不飽飯。我作為一個小官,不用納稅服徭役,一樣過不好這一生,那些失去田產、戍邊不歸的普通人會有多麼慘,想想就很心酸。

玄宗是顧不上這些的。失去了低成本的府兵,財政又捉襟見肘,漫長的邊境上卻要面臨吐蕃、突厥、契丹、南詔這些強敵的威脅,他能怎麼辦呢?
玄宗的做法是搞私人承包。他一口氣在邊境封了十個節度使,每個節度使掌握一大塊地盤,自己招募軍隊,自己徵稅、理民、選拔官員,等於是一個個獨立的小王國,也叫藩鎮。
聰明的玄宗,把養軍隊、搞稅收、邊境禦敵的包袱甩給了節度使們,他只需要維繫與這些節度使的私人感情,讓他們永遠忠於自己。

而安祿山就是所有節度使中脫口秀說得最好,也最得玄宗信任的一位。
玄宗與安祿山,兩個男人取信的方式,就是不停為對方花錢。
玄宗在胖子身上大把撒錢。雖然大唐的財政糟糕,但玄宗依靠私人財政官和藩鎮的上貢,小金庫依然盆滿缽滿,可以肆意揮霍。
玄宗有自己的一本帳,他琢磨:相比藩鎮所耗龐大的軍費與行政費用,只投入私人的一點金錢和感情,就能把包袱都甩給安祿山,實在太賺了。
於是每次安祿山來京,玄宗就不停地送禮物,送房子,送美食。吃一道菜,覺得味道好,就吩咐送一份給胖子。打到一隻野禽,覺得賣相還行,也吩咐送過去給胖子。為了安祿山在長安住得好睡得香,玄宗為他造了一座大宅子,還特意吩咐:「胖子眼界寬,別給我省錢,要死勁地造。」
作為回報,安祿山的禮物也是絡繹不絕,把快遞都累癱了。時不時胖子還在邊境演一齣鴻門宴,一次性邀請契丹多個部落來聚會,灌醉之後全部殺掉,將人頭送給玄宗報功。胖子表示:我很胖,但我真的很能打。

兩個人的情感交流,以貴妃為胖子過生日到達頂峰。貴妃用綾羅綢緞把胖子裹成一個大娃娃,對玄宗說:「這是娘親洗兒子呢。」玄宗哈哈大笑走了。以後胖子時常出入宮廷,和貴妃媽媽一起吃飯,甚至通宵不回。
這件事司馬光在《資治通鑑》裡寫得很陰險,說胖子與貴妃頗有醜聲聞於外,而玄宗居然不疑心。玄宗怎麼會疑心呢,一個三百多斤的醜胖子,玄宗放心得很。籠絡一個能幹的大將死心塌地替自己背巨債,不就需要一些特殊的恩寵嗎?

等把安祿山寵得跟貴妃差不多一個程度,玄宗問胖子:「你這輩子不會背叛我了吧?」胖子於是拍著胸脯,對玄宗拋出最後一個梗:「只要您活著,我保證忠心耿耿。」

兩個男人間浪漫的羈絆,當然沒有得到一個美好的結局。天寶十四年底,安祿山與玄宗交往十四年後,忍不住對玄宗下手了,帶著一手養起的十多萬軍隊,一路殺入長安。
對於安祿山來說,玄宗的恩寵不過是養肥再殺的套路,他雖然胖,但不傻,一個越是為你不斷花錢的男人,居心就越危險。
而對於玄宗來說,因為缺錢就輕信一個男人的花言巧語,哪怕這是一位脫口秀講得特別棒的胖子,被騙也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