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人人都有交朋友的煩惱。吉本芭娜娜是怎麼想的呢?

繼《食記百味》、《小幸福寶典》後,芭娜娜全新生活散文集
坦率地談「交朋友」這件事。
與人相處如何保持舒適自在?
 
為什麼交朋友有這麼多煩惱?

․在學校怎麼交到真正的朋友?
․想幫助被霸凌的朋友,又怕自己也被霸凌,該怎麼辦?
․在職場該如何經營人際關係?
․如何和小孩同學的媽媽來往? 
․是否該介入孩子的交友問題?
․如何規勸正在與人外遇的朋友?
․和朋友合開公司該注意什麼?
․朋友開口向我借錢時該怎麼辦?
從學校到職場、從同性到異性、親子、家庭等充滿形形色色的人際關係。

不是家庭主婦。職業也不一般。原生家庭也不是一般家庭。很年輕就離家獨立。
若有人說,「這是因為芭娜娜得天獨厚有那種環境──」
她無話可說。不過她反倒想問問:
「如果從我所在的另一個圈子看來,你認為自己看上去又是如何?」
如果能抱持這種心態閱讀,或許能找到一些啟發。
換一個角度檢視,說不定可以輕易解決現在的煩惱。

全書透過36篇問答,以「交友」為主題,說明她自己如何應對各種類型的人際關係。並非拋出標準答案或清掃術,反而是分享親身交友經歷,處處流露坦率真實的情感,就像傾聽他人煩惱的朋友,以過來人的身分給予中肯懇切的回應。如果是她自己,她或許會這麼做……人生五十載寒暑累積的閱歷,不乏各種豐富類型的人際關係,現在的她會努力去尋找志同道合的夥伴、秉持真心誠意待人、有話當面說、適當拿捏異性交往的分寸。懂得在每段關係中珍惜彼此也注重自我。 

「『我不需要朋友』和『即使沒朋友也沒關係』並不同。二者之間的差異其實很大。『沒有也沒關係!』這種輕鬆自在的氛圍會傳達給周遭。人際關係必然會變遷。想法和住處、工作方式,人的狀況都會改變。鑽牛角尖地執意要『固定人際關係』,恐怕是幾乎所有問題的起源。」
──吉本芭娜娜

我的理想人際關係是「大家都在行動,卻不會互相碰撞」。
無論朋友生病或健康,「要了無遺憾地和人見面!」那種心態必然會傳達給對方。

本書不是要教你交朋友無往不利,而是讓你可以更自在地與人交朋友。
誠摯建議從目錄開始,盼能為各位解決當下的煩惱。

 

吉本芭娜娜

  1964年生,東京人,日本大學藝術學文藝科畢業。本名吉本真秀子,1987 年以小說《廚房》獲第六屆海燕新人獎,正式踏入文壇。1988年《月影》榮獲泉鏡花文學獎。1989年《廚房》、《泡沬/聖域》榮獲藝術選獎文部大臣新人獎;同年《鶇》榮獲山本周五郎獎;1995 年以《甘露》贏得紫式部文學獎;2000年以《不倫與南美》榮獲文化村杜馬哥文學獎。
 
  作品獲海外30多國翻譯及出版。於義大利1993年獲思康諾獎,1996年的Fendissime文學獎(Under 35),1999年獲銀面具獎,2011年獲卡布里獎。
 
  著有《廚房》、《泡沬/聖域》、《甘露》、《哀愁的預感》、《蜥蜴》、《白河夜船》、《蜜月旅行》、《無情/厄運》、《身體都知道》、《N‧P》、《不倫與南美》、《鶇》、《王國vol.1 仙女座高台》、《虹》、《羽衣》、《阿根廷婆婆》、《盡頭的回憶》、《王國vol. 2 悲痛、失去事物的影子,以及魔法》、《王國vol. 3 祕密的花園》、《雛菊的人生》、《食記百味》、《王國vol. 4 另一個世界》、《橡子姊妹》、《甜美的來生》、《地獄公主漢堡店》、《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這樣那樣生活的訣竅》、《在花床上午睡》、《千鳥酒館》、《原來如此的對話》(和心理學家河合隼雄對談)、《不再獨自悲傷的夜晚》、《馬戲團之夜》、《惆悵又幸福的粉圓夢》、《群鳥》、《把心情拿去曬一曬──小魚腥草與不思芭娜》、《不是看手機的時候──小魚腥草與不思芭娜》、《喂!喂!下北澤》、《想想下北澤》、《小幸福寶典》等。



劉子倩
政治大學社會系畢業,日本筑波大學社會學碩士。現為專職譯者,譯作多種。

1看到好友結婚或從事喜歡的理想工作,有時不免心生嫉妒,因此頗有罪惡感。這種時候可有方法應對?

2踏入社會後就和學生時代的友人疏遠了,雖也想交新朋友,卻不知該如何交友深感困擾。

3上了高中後虛假的人際交往讓我心力交瘁。該如何交到真正的朋友?

4友人對餐飲店的店員態度蠻橫無禮,令我感到壓力很大。我是否該和友人絕交?

5突然遭到朋友的漠視和背叛,我再也無法相信別人。該怎樣克服對人的不信任?

6和男友分手後有可能變成朋友嗎?

7對於公私兩方面的朋友是否該採取不同的交往方式?

8朋友向我借錢時,我該如何回答?

9該怎麼和小孩的同學媽媽相處?

10我可以對網友吐露煩惱,卻無法對現實生活中的朋友敞開心房。

11朋友被公司的人際關係搞得心理出問題時,我該怎麼幫助朋友?

12向幾個朋友傾吐煩惱後,得到的建議不一,不知該參考哪個答案才好。

13我發現念小學的孩子正為交友問題煩惱。身為母親的我是否該介入?

14我認為「和異性也能結為好友」的想法錯了嗎?

15和好友吵架不歡而散後好友自殺了。該如何熬過飽受罪惡感折磨的日子?

16閨密向我坦承「在談不倫戀」,我很想制止她。這種時候該怎麼勸朋友?

17退休後加入社區活動想建立新的交友關係,結果卻不如人意。

18即使現在上了中學還是覺得和同學講話很無聊。書本和漫畫的世界才是我的幸福。想到萬一無法在現實生活交到朋友就很不安。

19大學時代的姊妹淘畢業工作後已結婚生子。單身且沒男友的我,似乎和她漸行漸遠。

20職場的女同事常說同事的壞話,有什麼方法可以和她們保持距離?

21芭娜娜小姐曾說「人的外表決定一切」,您想和哪種外表的人做朋友?

22中學重新分班時交到好友。但我媽警告我「最好別跟那女孩玩」,讓我大受打擊。

23被嚴厲雙親教養長大的朋友總是否定自我,可有辦法讓朋友產生自信?

24和志同道合的友人合開公司時,該注意哪些事項?

25三十幾歲的好友正與癌症病魔格鬥。身為好友該用什麼態度與對方相處?

26對於男女友情的差異,您有何感受?

27好友對我的新事業做出中肯的建議,但我當時很生氣。如今明白她才是對的,我該如何道歉?

28如果您曾有人際關係在短期內劇變的經驗,很想知道您從中學到或發現了什麼。

29我在四十五、六歲時從都市移居鄉下,該怎麼結交朋友?

30我父母在我成年後離婚。我希望將來小孩成年獨立後也能和丈夫保持好友般的關係,請問我該如何努力?

31朋友停止社團活動後因此受到霸凌。我想救朋友,又怕自己也變成霸凌對象。

32走訪過世界各國的芭娜娜,在國內外的交友方式有很大的差異嗎?

33朋友任職壓榨勞工的黑心企業,經常加班甚至假日也得上班,令我很擔心。我該怎麼幫助對方?

34我是女大學生,卻愛上同性好友。她正暗戀某個男孩。我該如何處理自己想出櫃的衝動?

35在芭娜娜的心中,可曾對朋友的哪一句建言留下深刻印象?

36如果能夠回到十幾歲、二十幾歲、三十幾歲、四十幾歲時,芭娜娜會給自己的交友關係什麼建議?今後又想建立什麼樣的交友關係?

後記

 

14 認識多年的男性朋友向我告白了。我一直把他當成好友,所以感覺就像遭到背叛非常衝擊。我認為「和異性也能結為好友」的想法錯了嗎?(三十幾歲)


我想這位小姐應該不可能沒察覺男性的好感。妳真的敢斷言自己完全沒有察覺對方的好感,沒有裝傻利用對方這份好感嗎?
我們不可能像安排職位一樣說聲「從今天起做我的好友好嗎?」「好,沒問題!」就建立朋友關係。對這位男性,打從妳冠上「好友」之名時好像就已有點不單純。想必也有只是仗著自己「這是男性好友」的欲求就對人家提出種種任性要求的成分吧。在依賴對方好感的基礎上建立人際關係,等到關係破裂時就責怪對方,我認為這有點不應該。
我不會全盤否定「只能根據自己的利益建立人際關係」的人。但是如果要照那個方針做,就該有自覺「也可能發生這種關係破裂或不便的情況」。現在才說什麼「覺得遭到背叛很受打擊」似乎有點犯規。
如果妳被真的很重視的異性好友告白,只要溫和地說「對不起,我無法和你談戀愛」不就好了嗎?
同樣的事情重複,當然只會重複同樣的結果。如果不想再受到這種打擊,想建立真正的人際關係,不妨先反省一下,自己可曾擺出向對方索求方便的態度。據我推測,與其說受到打擊,其實妳應該是覺得這下子變得很麻煩吧。
即便是同性的朋友,也有同樣把人家當成便利貼的模式。「我的朋友不多,也無人可商量。今後能否這樣定期聽我訴說煩惱?」類似這樣的說詞經常有人對我說。「你毫不猶豫就提出這種要求,可曾考慮過會占用我的時間?你知道我有多忙碌嗎?沒想過這種問題的人,我不認為是朋友。」我總在心中這麼想著斷然拒絕。那是把「好友」定義為「對自己方便的人」才會產生的落差。

對於「和異性是否也能成為好友」這個問題,我認為可以。但是,除非彼此畫出清楚的界線,否則恐怕相當困難。
首先必須理解「男女的成長過程截然不同」,否則不可能產生友情。如果不了解「男性的成長過程」,很容易產生糾紛。如果妳穿著露出乳溝的衣服去見他,或是一再換姿勢交疊雙腿,在他面前流露醉態,男性朋友當然也會開始用另一種眼光看待妳。就算不是喜歡,也可能產生生理的衝動。
男性平時是抱著什麼想法生活,容易為什麼事情受傷,少有女性能夠理解這些。如果仗著朋友關係就不當一回事,往往會在不經意之間傷害到男性。
我也有男性好友,但我毫無幻想。如果他忽然對我說「我喜歡妳」,我會好好說明:「你現在,是因為這種陷入瓶頸的狀態才會產生這種念頭吧?請不要把矛頭指向我。」如果真的把他當成重要的好友,就能夠說清楚。
無論哪種人際關係,觀察對方都很重要。雖感到對方的好感,但那種好感屬於哪一類?如果能正確感知,男女之間的友情便會成立,但我們很容易對異性產生幻想,所以實際做起來很難。

異性的友情不可能與同性的友情完全相同的型態成立。如果開車跑長途,多半是男性駕駛,女性坐副駕駛座;去餐廳時男性也會讓女性坐裡面,店員和其他客人基本上也會認定二人是情侶。
以前我常利用某停車場,那裡的警衛就把我僱用的駕駛當成我的丈夫。有一天,我帶著真正的丈夫和小孩去停車場,警衛大叔還偷偷把我叫過去小聲詢問,「妳到底是和哪個人結婚?」(笑)雖然心裡想著「要你管!」我還是解釋,「你每次看到的那個是司機,今天這個是丈夫」(笑)。
像這樣,我們走在街上就算自認「不是情侶」,周遭還是判斷「這是情侶」,當然會產生與同性友人在一起時不同的意識。光是周遭的眼光不同就已是很大的差別了。
年輕時的我,在男性朋友開始撩妹的十八秒前就已察覺,立刻說要回家,叫男友來接我,或是突然在旁邊拔手指的汗毛做出防禦(笑)。拔手指的汗毛這招非常有效,可以讓對方瞬間完全失去興致喔(笑)。
請再次審視,自己是否真心把這位男性當成「好友」。如果其實一直對別人漠不關心,即使結婚大概也會覺得「雖然結了婚但總是不滿足」。


21 芭娜娜小姐以前說過,「人的外表決定一切。」芭娜娜想交朋友、覺得值得信賴的人又是甚麼樣的外表呢?如果有甚麼共通點請告訴我。

與其說外表決定一切,或許該說,我信賴那種外表如實表現出內在的人。
反之,我害怕的是那種從外表難以判別內在的人。雖然服裝普通,卻無法預測想法的人很可怕。這種人無論面臨甚麼局面似乎都不痛不癢,讓人捉摸不透。這或許是我自己才懂的形容方式或感覺,總之我害怕感覺「溫吞」的人。

我最常注意的五官,是眼睛。眼睛似乎會流露人的真性情。
我學會用外表判斷人,大概是因為我看過太多人。從二十幾歲就閱人無數,但當時好像純粹只是在收集資料,所以判斷力或許還不高。不過,最後結果往往如我所料。
例如有人介紹戀人給我認識,說「這是我的新女友」,我暗忖,「唉,這二人過個一年就會在某某問題出現價值觀的差異,引起爭執分手吧。」最後多半果真如我所料。我是作家,因此隨時都想觀察稀奇的、超乎想像的東西,但現在面相資料收集過多,預測太準確簡直像算命師(笑)。
「此人八成會中途翻臉吧……」這種表裡不一的人我還猜得滿準的,但偶爾也會驚訝:「沒想到他會是做出這種事的人!」這種時候,我會覺得很新鮮:「原來這世上還有未知的世界啊。」反而會很感動人性的深奧,還有待學習。
我常和某位朋友一起去某家居酒屋,有一次,那個朋友突然上了那家居酒屋的黑名單。我沒有單獨去過,每次都是和那個朋友一起去。店裡的人也知道我的職業,常客大叔偶爾還會請我喝酒,是很熟的店。
日前我約朋友一起去那家居酒屋喝酒,結果朋友說,「前不久那家店禁止我進入。我也不知道原因。」我聽了大吃一驚。
據說某天朋友很早就去那家居酒屋,店內一個客人也沒有,他問店員:「我只喝一杯就走可以嗎?」店員拒絕:「今天說甚麼都不行。」朋友以為是待會有團體客來包場,又說,「等團體客一來我就走,我只喝十分鐘。」但店員還是堅持:「不行,沒辦法。」從此據說一直對他很冷漠。我猜八成是因為什麼無憑無據的謠言造成的誤會……。
從此,聽說即使在路上偶遇,對方也不會跟他打招呼。朋友百思不解。他並沒有喝醉鬧事給店裡添過麻煩。我倆最後一次去喝酒時,店員也是和以往一樣說,「有空再來喔。」「好,下次再來,晚安。」就這樣和平地交談結帳離開。
我很想一個人去店裡問清楚。朋友雖被禁止進入,但有沒有連我也遭到禁止都不確定。這件事讓我感到人真的很可怕。那家居酒屋的人給我的印象很爽朗,完全看不出會對人差別待遇,我不禁想,真意外,原來也會有這種事。

還有一起事件。是我住在某鄉下的朋友,突然被很要好的小團體宣告「今後不會再見你」,據說隨信附帶退還朋友本來放在對方家裡的東西。不是金錢糾紛,他自己也完全想不出所以然。雙方交情好到可以把隨身物品放在對方家,他只能嘆息太遺憾。我和送還物品的小團體及被送還物品的人都有見面,壓根沒料到雙方竟會在那種情況下結束關係。他們看起來真的很契合,可見還有太多我不懂的,必須繼續觀察這個世界──這就是現在的我做出的結論。

這二個故事,我並不是直接受害人。但,我間接收集到「人生也可能發生這種事」的資料。這種資料的累積,想必可以幫助我今後避開危險。例如「對了,當時他的眼神很可怕」,這種細節想到的越多就越能幫上忙。
判斷人性的能力光靠閱讀得不到,唯有在現實社會邂逅各種人,與人接觸,有時遭受慘痛的教訓才能鍛鍊出來。
我信賴的夥伴,都是只能用太好懂來形容的人。想法完全寫在臉上。那樣更輕鬆。我不想和必須探究才能了解的人來往。因為人生並沒有那麼長。

(待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