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慶餘年Ⅹ:四大宗師(修訂版)(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9元
定  價:NT$234元
優惠價: 79185
69暖身慶|滿$1000現折$100元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熱血激情  氣勢磅礴
貓膩封神之作  一經連載 點擊量達數千萬

大型電視連續劇 根據同名小說改編
人氣明星張若昀、肖戰、李沁
殿堂級戲骨陳道明、吳剛等震撼出演

范閑,慶國數十年風雨飄搖的見證者。
他容貌俊美,個性鮮明,熱血激情。自海邊小城嶄露頭角,歷經家族恩怨、江湖紛爭、廟堂權謀的種種磨煉。
他重情重義,喜怒不形於色,深藏絕世神功,看似雲淡風輕,心中卻風雷激蕩。
他才華蓋世,詩文冠絕京都,抨擊科考弊政,解救囚入鄰國人質,重組諜報網,徹查走私案,接手龐大的商業財團,憑著過人的天賦與才智,在刀光劍影中殺出一片天地,成就一代傳奇偉業。
小說的構架如一盤妙棋,謀局布篇功力非凡。故事跌宕起伏,環環相扣,引人入勝,是一部既有東方古典氣韻,又蘊含著現代意義的長篇佳作。

貓膩

著名通俗小說作家。代表作有《慶餘年》《間客》《將夜》《擇天記》《朱雀記》等。
其作品結構大氣,文風細膩,受到各界讀者的廣泛喜愛。曾獲新浪原創文學獎玄幻類金獎、起點金鍵盤獎年度作品獎、網絡文學雙年獎金獎、西湖 •類型文學雙年獎銀獎等多種獎項。

《慶餘年》是貓膩的封神之作。一般,我向傳統讀者推薦網文,都會推薦這部小說,因為這是網文中最像金庸的。如果說,金庸的成就在於完成了中國古典武俠小說向現代武俠小說的轉型,貓膩的成就則在於將這一轉型從紙質時代推向網絡時代。
           —— 邵燕君

讀了二十章出頭就悚然大驚,網絡小說居然有這等文字,不禁大笑今夕何夕見此良人。這本書都是傳世經典的水準,不溫不火有條不紊伏筆遠遠在千里之外,百萬字如一局棋,謀局畫篇功力令人景仰。
——讀者

這部歷經十年歲月的小說,在幾波熱門IP的更替下,熱度依然未減,在多類型、寬範圍網文氾濫的現階段,依然佔據起點中文網歷史類第5位、總榜第51位,推薦指數高達330多萬,總點擊量突破2726萬。《慶餘年》在年輕人心中佔據著重要位置。

——讀者

天光淡然,這位天下最強大的君主被雨水淋濕了龍袍,頭髮也亂了,耷拉在額頭上。他眼眸平靜,內裡卻蘊藏著無數情緒。

他這一生,從來沒有這樣狼狽過。

他這一生,從來沒有這樣強大過。
                                         
 ——摘自《慶餘年•四大宗師》

目 錄

第一章  闖宮 
第二章  多情太監無情劍  
第三章  陳萍萍的影子 
第四章  正陽門下 
第五章  城頭祭出神主牌 
第六章  荊戈刺秦 
第七章  定州軍的定 
第八章  太平別院 
第九章  王道 
第十章  大東山上的因果 
第十一章 青花辭 
第十二章  憤怒的葡萄 
第十三章  孤家寡人 
第十四章  父與子的下半卷 
第十五章  青山遮不住 
第十六章  我們的不滿的冬天 

一個時辰之前,含光殿外發生了有可能改變慶國歷史的宮廷謀殺案。
謀殺的目標是三皇子李承平。
三皇子的母親是柳國公家出身的宜貴嬪,他隨範閑在江南學習一年,是範閑亮明旗幟支持的皇位繼承者,由此給太子帶來了不少的麻煩。但他此時死亡,除了讓朝廷諸臣的反對更加激烈,讓範閑更加瘋狂,對太子卻沒有任何好處。
要知道太子和他的父皇一樣,都極其在意自己在歷史上的名聲,因此才會在殺與不殺大臣之間搖擺,所以範閑斷定他不是主謀。那麼是誰想殺三皇子呢?皇宮辰廊下,小小年紀的李承平滿臉驚駭,放足狂奔,同時腦子裡也在急速地轉著,如果自己老老實實地留在含光殿裡,這時候一定不會死。可是……對方說是替范閑傳話,還拿出了信物,所以他才會上當,偷偷瞞著母親與含光殿裡的太監、宮女一個人悄悄地來到了辰廊。
別想了,快跑吧,孩子!然而孩子怎麼跑得過大人,李承平氣喘吁吁地摔坐在地上,看著步步進逼的兩個太監,臉色慘白。
這兩個太監不是練家子,但孔武有力,一腳將他踩在地上,隨即一刀刺了下去。李承平右手摸著靴子裡的那把匕首,尖叫一聲,拔了出來,拼命地刺了過去!
哐的一聲,太監手中的刀擦著三皇子幼小的身體,狠狠地紮在了辰廊下的青石地板上,頓時崩起幾塊碎石,可見力量如何之大。
三皇子扭著身子尖聲大叫,雙腳亂蹬,恰好躲過這一刀。他手中握著的匕首胡亂揮了兩下,嗤嗤兩聲響,兩個太監的下袍被割破,露出破口。
太監沒有想到天潢貴胄的皇子,竟然會隨身帶著如此鋒利的匕首,其中一人看著下袍的破口朝地上啐了兩口,踩住三皇子的手腕,又一人扼住三皇子的咽喉,再次舉起了刀。
三皇子的呼吸越來越困難,知道此次遇害自己必死,不由生出無比的悔意,閉上眼睛,大聲哭了起來,然而等了很久……他甚至已經感受到胸口上銳物刺入的痛楚,可他還活著,踩在身上、手上的兩隻腳似乎漸漸沒了氣力。他驚恐地睜開眼睛,只見那兩個太監如自己一樣眼裡滿是驚恐,眼角流下了兩道黑血。他知道生機重來,從太監腳下將右手抽出,一刀狠狠地紮在了踩在胸上的那只腿上,匕首入肉,綻起一片血花。
瞬間,兩個先前還兇神惡煞的太監就像兩根木頭一樣倒了下去,三皇子低頭看著自己胸口紮著的那把刀,感到特別痛楚與後怕。他看著兩個已經斃命的太監,茫然地想到,難道是老天爺在幫自己,給這兩個太監施了魔咒?不是魔咒——他盯著兩個太監衣衫上的破口,又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黑色匕首,終於明白了過來。這把匕首不僅割破了太監的衣服,也擦過了對方的肌膚,因為匕首太鋒利,又或者是老師在這把匕首上塗抹了什麼藥物,這兩個太監竟沒有任何感覺。匕首上淬的是監察院最厲害的毒藥,刀鋒一破肌膚,藥物入血,便讓那兩個太監頓時中毒身亡。
死裡逃生的他,緊握著匕首,看著臉色烏黑的兩個太監,再也站立不住,跌坐於地。如果不是匕首上有這麼厲害的毒藥,如果不是這兩個太監根本沒有想到這一點,那麼今天不論自己如何掙扎,最後肯定逃不過死亡這個結局。
他坐在兩具屍體旁,臉色煞白,不知道接下來自己應該做什麼。初次被殺,初次殺人,即便他是個早熟的皇子,依然被震駭得心神大亂。
不知道坐了多久,他終於冷靜了一些,看著兩具屍體,眼中流露出小孩子不應有的複雜情緒,由恐懼、無措、難過、一絲絲興奮……漸漸轉成了平靜與憤怒。
是誰想殺自己?李承平不知道,但知道與自己那些哥哥們脫離不了關係。他忽然握緊匕首用力地刺了下去,一刀兩刀三刀,麻木而機械地刺入兩個太監的屍體,刀尖帶出無數鮮血,落在地上便化成黑血。
他很小心地沒讓這些毒血沾到自己的身上,然後艱難地扶著廊柱站起身來,看著辰廊清幽空曠的長道,嘴唇微微發抖,高聲喊了起來。
辰廊的盡頭是冷宮,冷宮裡也有宮女。

“母親,我不想讓你去冷宮住。”初秋的天氣並不涼,含光殿后的廂房裡,三皇子卻緊緊裹著一床大被子,看著含淚望著自己的宜貴嬪,壓低聲音,用一種堅強而寒冽的語氣道,“我不想死,你也不能死。”
宜貴嬪雙眼通紅,緊緊地抱著他。先前冷宮那邊來報消息,眾人才知道三皇子竟然偷偷溜出了含光殿,而且在深宮中遇到了刺客!太后大怒,吩咐內宮加強防禦,大抓刺客,將含光殿裡的太監宮女一通怒責,便是連宜貴嬪也沒有放過。
太后在昏迷不醒的三皇子床邊待了一會兒,先前才離開。太后一離開,李承平便醒了過來,對母親說了那句話。很明顯,他在太后面前的昏迷是裝出來的。
“不要擔心……含光殿有老祖宗看著,他們不敢再亂來。”宜貴嬪低頭看著自己的兒子,顫聲問道,“那兩個太監……是怎麼死的?他們是誰的人?”
“我不知道。”李承平沒有交代那把匕首,在呼救的同時他已經把匕首藏在了辰廊旁的樹下,“忽然間就死了……我也不知道是誰想殺我。”
自從知道陛下遇刺的消息之後,宜貴嬪和三皇子等便被軟禁在含光殿中,並不清楚外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道範閑已經被打成欽犯,范家、柳家都在內廷的控制中,太后看自己的眼神也越來越冷淡。今日看著這宮殿,她感覺到一股透骨的冷,心知這含光殿也不見得如何安全,沒有再問什麼。
這時一位中年婦人從屋外走了進來,正是大皇子的生母甯才人。宜貴嬪趕緊起身見禮,二位做母親的對視一眼,說不盡的唏噓。接著太子也來看望,好生寬慰了幾句,保證一定會找出真凶,說得極有誠意,奈何宜貴嬪卻總是聽不進耳去。
夜深時,她才望著藏在被子裡的兒子低聲道:“如果不是太子,會是誰?”
三皇子被刺身死,對京都各方勢力來說誰最有利?宜貴嬪不自主地想到一個人,卻不敢說出口。李承平看著母親若有所思的神情,知道她在懷疑誰,堅定地搖了搖頭:“不是老師。”
是的,宜貴嬪在懷疑範閑。如今朝中有一大批文臣堅決站在範閑身邊,靠的便是遺詔和大義的名分,如果三皇子真的死在皇宮,太子無論如何也洗不清自己的罪名,在輿論上更要落於下風……如果範閑真有把握鬥倒太子,那還留著老三做什麼?她輕聲道:“他雖然是你老師,但畢竟不是你的親哥哥。”
“他是我親哥。”三皇子沒好氣地道。宜貴嬪歎了口氣:“在這皇家之中,哪裡有什麼兄弟師徒情誼?你說那兩個太監用了信物,才將你騙到辰廊去……如果不是你老師的人,手中怎麼可能有信物?”
那個信物是杭州西湖邊彭氏莊園裡……三皇子最喜歡的一本書中的某一頁。
李承平低頭道:“我不會懷疑老師……如果他真的要殺我,不會用到信物,這都是容易出破綻的地方。而他從來不會露出這麼多破綻。”
宜貴嬪強顏一笑,沒有再說什麼,從情感與局勢上,她也願意相信兒子對范閑的判斷,因為除了範閑,母子倆已經沒有任何憑恃。

含光殿前殿,所有人都沉默著,整座宮殿籠罩在壓抑、緊張的氣氛之中。
“姑母。”皇后看了太后一眼,畏怯地道,“老三那孩子命大福大……居然這樣也能活下來,看來範閑那個逆賊還真教了他不少東西。”
太子看見祖母太陽穴處的皮膚微微一繃,知道母親這句蠢話讓太后怒了,趕緊道:“弟弟活著便好,其餘的事情暫不要論。”
太后強行壓下心頭怒意,拍了拍太子的手背,心想皇家這麼多子孫當中,大概只有太子才真正瞭解自己心中想的是什麼。一念及此,她愈發覺得自己的選擇沒有錯,慶國確實需要一個像太子這般懂事溫和的孩子來掌管。
“都出去吧。”太后精神疲倦地揮了揮手,把有些不甘的皇后也趕出宮去。
此時殿內只剩下她與太子兩個人。她轉過身來,牽著太子的手道:“我不願你們兄弟相殘,才會撐著這身體看著這一切,你能明白這一點,我很欣慰。”
太子歎了口氣,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范閑這個兄弟。太后的眼神頓時冷了起來:“身為帝王,當斷則斷,當寬則寬……範閑乃是謀刺你父皇的萬惡之賊,他姓範又不是姓李,想這麼多做什麼?”
太子低頭受教:“孩兒明白。”
太后道:“只可惜還是沒有抓到他。舒蕪他們現今押在何處?”
“押在刑部大牢裡。”太子苦笑了一聲,“如今自然是不好放到監察院的天牢中。這些大臣受了范閑的蒙蔽,糊塗不堪,竟是不肯服軟。”
太后冷笑一聲:“蒙蔽?這些讀死書的酸腐傢伙,也只有你父皇才會容他們這麼放肆,他們定是已經看過範閑手頭那封遺詔,才敢如此硬撐。”
太子面色微變,旋即平靜下來:“根本沒有什麼遺詔。”
“不錯。”太后贊許地看著他,“所以,你以為這些口出妄言、要挾皇家的大臣應該如何處理?”
太子面色再變,知道太后是讓自己下決心,許久後沉聲道:“該殺便殺。”
“很好。”太后臉色漸漸冷漠起來,“要治天下,就不要怕殺人。”
“只是監察院完全不受皇命,有些棘手。”太子道,“今日京都裡不少大臣被刺殺身亡,人心惶惶……范閑隱於暗中主持,孩兒想不到好的法子應付。”
“範閑是在用血與頭顱,震懾朝官,意圖讓京都大亂。”太后看著自己的嫡孫沉默了一會兒,又輕聲道,“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太子沉默片刻之後抬起頭來,平靜地道:“孩兒敢請太后調軍入京……彈壓!”
今日太極殿中,幾位大臣已有此議,然而太子沒想到的是,門下中書大學士已盡數入獄,卻又有人跳了出來。在朝廷上跳出來的那個人官職並不高,但身份很特殊,因為他是都察院的左都禦史賀宗緯!
賀宗緯此人一直是東宮一派,又曾經幫助長公主將宰相林若甫趕出京都,並且與範府一向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仇怨,沒料到,太子要調軍入京,他竟跳出來反對,而且態度極其激烈——脫了官服,取了烏紗,領著十幾名禦史,就那樣跪在了太極殿前。太子盛怒之下打了他十二大杖,將他趕出宮去,可這位當初京都出名的才子竟那樣渾身是血地跪在了宮牆之前,一步不讓!
“賀禦史的反對有道理。”太后疲倦地道,“哀家一直不讓秦家入京,擔憂的也是這個問題……朝廷祖例嚴禁軍方干政,此例一開,只怕日後遺患無窮。就算秦家世代忠誠,不需擔心。可是葉家呢?葉重可是你二哥的岳父!”
皇后始終希望太子能夠和平接班,一旦牽入軍方,秦家、葉家坐大,太子又不像先皇在軍中有無上權威,真不知將來的慶國究竟會演變成什麼模樣。
太后看著沉默不語的太子,歎道:“只是範閑這個賤種行事太過瘋狂,即便你殺了大獄中的數十名大臣,于事又有何補?你的想法也有道理。”
“……賀宗緯怎麼辦?”太子擔心地問道。殺大臣在歷史上並不少見,殺言官卻是犯大忌的舉動。即便以慶帝當年的無上權威,禦史們集體攻擊他的私生子范閑,他也只是杖了幾下以做表示。
“總是有人要當惡人的。這些人由哀家下旨處置吧。”太后盯著太子的眼睛慈愛地道,“大軍入京後,你大哥的統領差使便可以交出來了。”
太子誠懇一禮,感動無言。

范閑始終以為自己將太后的心思看得很清楚,她不會讓天下大亂,所以自己才會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最初的安排。但他低估了自己在太后心中的反感程度,沒有想到自己在京都裡的刺殺終於把太后和太子刺激得反應強烈,逼他們不得不調軍入京。第二天,在元台大營裡的京都守備師便會入京彈壓,如果在這之前範閑還沒能控制皇宮,最終的結果必然是慘淡收場。
他更沒有想到,秦家軍隊入京的時間竟是被他一向瞧不起,並深惡痛絕的三姓家奴賀宗緯,以一種血性強悍的態度硬生生拖後了一晚。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賀宗緯幫了他一個天大的忙。
而太后和太子的決心,下晚了一天。
是夜,到了禁軍輪班的時辰。禁軍控制著皇城以及皇城外數條重要街道。近日局勢緊張,換值的禁軍都暫駐在這幾條街道的民房中,不敢回營待命。一列約二百人的禁軍走到正宮門前,與前班當值的禁軍交換了佈防手續及口令。
禁軍大統領大皇子已經三天沒有回過王府了,他一身盔甲站于宮門前,看著這隊二百人的禁軍,停頓了一段時間之後默默地點了點頭。
他身旁的親兵校官不知為何有些緊張,吞了一口唾沫。
大皇子就這樣站在宮門,讓那些來接班的禁軍分成兩列從自己的身邊行過。
這批來接班的禁軍悄然無聲,軍紀森嚴。
當這隊禁軍全部進入宮門時,大皇子忽然歎了口氣。最後那名禁軍不易察覺地點點頭。
“大帥,接下來怎麼辦?”那名校官強行壓抑下心頭的恐懼請示道。
大皇子握緊腰畔的佩劍,迎著夜風的臉部線條顯得格外堅硬,沉聲道:“讓所有人醒來,軍前臨時會議。”
此話一出,一股濃烈至極的殺意生出。他常年在戰場上廝殺,劍下不知有多少亡魂,今夜決心既定,自然要先處理掉禁軍內部的不安分子。
校官知道大帥今夜要殺人,禁軍中燕小乙一系的親信只怕就要被屠殺殆盡,此時反而不再恐懼,自心底生出莫名的興奮,當即開始傳令。

皇城比京都權貴們的臉皮還要厚,上可騎馬,下可貯物,甚至連禁軍議事的房間也設在那些大塊青石之間,幽暗之中透著一種肅殺。跳躍著的燈火照耀著房間裡所有人的臉、所有人的眼,讓他們驚醒過來。
這些禁軍將領確實很疲憊,自從三騎入京報告了大東山事件後,整個京都風雨欲來,他們拱衛的皇宮更是成了各方勢力緊盯的風暴中心。連續數日,沒有一位將領可以離開皇城,即便是輪值時也沒人敢回府休息。
火焰在大皇子的眼中變成燃燒的光彩,他幽幽地看著室中的十幾位將領,冷著聲音說道:“本王說的話,諸位可曾聽清楚了?”
一位將領沉著臉,咬牙回道:“末將不清楚。”
…………
大皇子來到皇城角樓中,輕輕撫摩著被固定的守城弩機,目光順著巨大的弩箭,看向皇城前的廣場以及廣場外已經被禁軍控制住的四條街巷。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