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6/1-6/30異域市集
滿$1000再享88折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書法大師董陽孜女士親筆題字,氣韻奔騰,剛柔並濟,豪放恣意※

亞洲最暢銷武俠女作家──鄭丰
風起雲湧,覆手繁華,玄妙壯闊重磅力作登場!

在巫童羅欽的夢境觀望之下,沈綾被趕去南方大梁首都建康長住,卻開啟了他一生昂首闊步的契機;
然而誰都難以預料,花團錦簇的沈氏一族,亦將隨著這個庶子的命運而風雨欲來,承受滔天波瀾……

而一直為村人所排擠嘲笑的巫童羅欽,因緣際會下結識了柔然公主阿郁與阿柔,
隨後做為隨行巫者陪伴公主遠嫁魏國和親,終於來到沈綾所居的大魏,
但沈綾卻早已離開魏境,不知所蹤。

庶子沈綾和巫童羅欽之間,究竟有著何種特異的連結?
遠在天邊的兩個人,又會有著怎樣動蕩起伏的際遇,寫下屬於自己的天命之歌?

鄭丰
「我知道武俠小說創作也許是個不大合潮流的夢想了,但我仍願做此一夢,為武俠創作付出時間心血,盼能為世間多寫出一部可讀性高的傳統武俠小說。」

鄭丰,本名陳宇慧,生長於台北,大學就讀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後曾在香港任職投資銀行十三年。現已離開投資銀行業,定居香港,是五個子女的母親。
自一九九八年開始創作武俠小說,二〇〇七年首部作品《天觀雙俠》獲全球華文新武俠大賽首獎,網路高達四百萬人次的超人氣點閱率,出版後隨即轟動港台大陸三地書市,讀者好評如潮,寫作風格被認為集金庸的大氣、古龍的佈局、梁羽生的典雅,具新世紀武俠大師接班人之姿,甚至被譽為「女版金庸」;作品以經典古武俠風格磅礡呈現,情節驚心動魄,環環相扣,令人欲罷不能,無法釋手。
武俠作品全系列累計至今已突破六十萬冊銷售。
著作:《天觀雙俠》(全四冊)、《靈劍》(全三冊)、《神偷天下》(全三冊)、《奇峰異石傳》(全三冊)、《生死谷》(全三冊)、《巫王志》(全五冊)、《杏花渡傳說》

相關著作:《綾羅歌.卷一》《奇峰異石傳.卷一(亂世英雄書衣版)》《奇峰異石傳.卷三(亂世英雄書衣版)》《奇峰異石傳.卷二(亂世英雄書衣版)》《神偷天下.卷一(風起雲湧書衣版)》《神偷天下.卷三(風起雲湧書衣版)》《神偷天下.卷二(風起雲湧書衣版)》《天觀雙俠.卷一(俠意縱橫書衣版)》《天觀雙俠.卷三(俠意縱橫書衣版)》《天觀雙俠.卷二(俠意縱橫書衣版)》《天觀雙俠.卷四(俠意縱橫書衣版)》《靈劍.卷一(劍氣奔騰書衣版)》《靈劍.卷三(劍氣奔騰書衣版)》《靈劍.卷二(劍氣奔騰書衣版)》《巫王志.卷五(最終卷)》《巫王志.卷四》《杏花渡傳說》《巫王志.卷一》《巫王志.卷三》《巫王志.卷二》《生死谷.卷一》《生死谷.卷一(彩紋墨韻書衣版)》《生死谷.卷三(彩紋墨韻書衣版)》《生死谷.卷三(最終卷)》《生死谷.卷二》《生死谷.卷二(彩紋墨韻書衣版)》《(文庫版)靈劍.卷一》《(文庫版)靈劍.卷三》《(文庫版)靈劍.卷二》《(文庫版)靈劍.卷五》《(文庫版)靈劍.卷六(完)》《(文庫版)靈劍.卷四》《奇峰異石傳.卷一》《奇峰異石傳.卷三(最終卷)》《奇峰異石傳.卷二》《(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一》《(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七》《(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三》《(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二》《(文庫版)天觀雙俠.卷五》《(文庫版)天觀雙俠.卷八(完)》《(文庫版)天觀雙俠.卷六》《(文庫版)天觀雙俠.卷四》《(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一》《(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三》《(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二》《(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五》《(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六(完)》《(文庫版)奇峰異石傳.卷四》《神偷天下.卷一》《神偷天下.卷三(最終卷)》《神偷天下.卷二》《(文庫版)神偷天下.卷一》《(文庫版)神偷天下.卷三》《(文庫版)神偷天下.卷二》《(文庫版)神偷天下.卷五》《(文庫版)神偷天下.卷六(完)》《(文庫版)神偷天下.卷四》《靈劍.卷一》《靈劍.卷三(最終卷)》《靈劍.卷二》

卻說羅欽獨自離開了磈磊村,往西方行去。這是他第一次離開磈磊村,又是獨自出行,無人帶路,連馬也沒有,不禁大感茫然,才走出村口數丈,心頭便感到一陣驚慌,擔心自己已經迷路了。 他定下神,從懷中取出牛皮地圖,翻來覆去地觀看,勉強辨明了方位,又抬頭看看初升的太陽,辨別方向,這才收好地圖,吸了一口氣,舉步往西方行去。 他孤身行路,甚是寂寞無聊,心頭更大感恐懼不安,只能對自己說道:「你已不是個孩童啦,即使不具巫術,但你瞧那些牧童們趕著牛羊走遍整個大草原,也不見他們害怕,怎地你獨自出行,便驚慌害怕得要命,如此無用?」 但他畢竟年輕,又毫無單獨行旅的經驗,心中實在不安,於是只好低下頭,開始對著石鏡說話: 「岩瑪薩滿,是我羅欽。我已離開磈磊村口,正往西邊走去,已經走出五千步了。」 「我已經走了半天了,現在停下休息一會兒,吃點乾糧。」 「我渴了,停下喝水。」 「前面那座山尖尖的,可能就是日月山了,也不知是不是?」 「地圖上說,日月山是天的樞紐,最高的主峰叫吳姖天門山。」 「咦,前面有條河,彎彎曲曲的,似乎和地圖上畫的一樣。我正好可以在牛皮袋裡加點兒飲水。」 「前面有一群牧人,放著幾十頭羊,有黑的,也有白的。嘿,那些牧人見到我,好像很害怕,避得遠遠地,還向我躬身行禮。是因為他們以為我是巫者麼?哈哈,其實我比他們更加害怕哩!」 岩瑪薩滿也不知能否聽見他的自言自語,即使能聽見,也並不回應,那石鏡就如一塊尋常的石頭一般安靜。 羅欽心想:「他想必能聽見我說話,否則當我遇上危險時,高聲呼救,他若聽不見,又怎能出手保護我呢?他並沒有嫌我囉嗦,要我閉嘴,那我就一直說下去也沒關係。」 他步行了一整日,天黑後,便用毛氈包著身子,在草原上睡倒;天亮後吃些乾糧,續往西行。 三日之後,羅欽來到了一座山的山腳。他抬頭望去,但見山巔隱沒在雲霧之中,中間一座山峰高高聳起,想來便是日月神山的最高峰吳姖天門山了。 他想起自己的小獸曾經住在這兒,心中不禁一酸,暗暗祝禱:「小獸啊小獸,十幾年前你被大長老捉住,來到磈磊村做我的守護獸,最後卻因保護我而死。能跟你一起長大,是我的幸運,卻是你的不幸啊!」 羅欽舉步往山上行去,一路只見到一些不知名的奇樹怪草,卻沒見到任何會動的蟲魚鳥獸。 約莫正午,來到山腰時,剛轉過一個山坳,一個巨物忽然出現在面前。羅欽嚇了一跳,趕緊往後退出幾步。定睛看去,但見那巨物說是人,卻又完全不像人;他有頭有身,卻沒有胳膊,兩條大腿直接從頭的兩旁伸出,腿下是兩隻生毛的大腳,穩穩地踏在地上,赤裸的身子垂掛在頭之下,有著圓滾滾的肚子,身下沒有腿,只有一叢亂毛;這人的臉上滿是皺紋,一頭亂髮披垂在胸前。 羅欽從未見過長相如此古怪之物,不禁呆了一呆,還未想到該如何反應,那「人」已跨著大步向他走來,因他雙腿長在頭邊,每走一步,大頭都跟著晃動。怪人大步來到羅欽身前,睜著一對細長的眼睛瞪著他,張口喝道:「來者何人?」 來到近前,羅欽才發現這怪人巨大無比,比自己高出兩倍有餘,心頭驚怕,連忙行禮說道:「這位神人,我是來自磈磊村的巫童,叫作羅欽。請問神人如何稱呼?」 那人仍舊冷冷地瞪著他,臉上露出不悅之色,質問道:「小子,你是巫者,竟不識得我?」 羅欽心頭發慌,只能老實答道:「我不識得神人......」 那人發出吼吼之聲,顯得又是憤怒,又是驕傲,昂首道:「我是黎之子!」 羅欽「嗯」了一聲,心想:「黎之子?那是甚麼人?黎又是誰?」 那人見他不言語,豎起眉毛,喝道:「你既知道我是黎之子,為何不跪倒膜拜?」 羅欽嚇了一跳,趕緊跪下膜拜,說道:「小巫拜見黎之子。」 那人哼道:「我是黎的兒子,卻不叫黎之子。我叫作噓。」 羅欽心想:「原來他叫『噓』,是黎的兒子。黎是甚麼人?我該認識他麼?」 噓晃了晃赤裸的身子,抬起右腳往地上一踩,整座山似乎都震動起來。他高喝道:「你自稱巫童,卻甚麼也不知道!村裡的薩滿都沒教過你麼?你給我聽好了!古帝顓頊生老童,老童生重黎二子;古帝顓頊命重托天,命黎撐地,以分開天地;又命重主天,黎主地。我是大地之主黎之子,掌管日月星辰運行的次序。」 羅欽從未聽說過這些遠古神話,只道:「原來如此。日月每天都得升起落下,你想必忙碌得很。」 噓「哼」了一聲,說道:「可不是?我日日夜夜、時時刻刻都不能歇息。你既然知道我如此忙碌,又為何來日月山上擾我清眠?」 羅欽甚感歉疚,說道:「我才剛剛來到這兒,打擾到神人,真正對不住。我來日月山,是想找一頭神獸做我的保護獸。」 噓搖起頭來,他的頭夾在兩條大腿之間,搖起來頗為不易。他一邊搖頭,一邊說道:「沒用的,沒用的。日月山早已沒有神獸啦!」 羅欽奇道:「我們村子的大長老說,他十多年前曾來過這兒,替我捉回了一頭小獸。現在這山上怎會沒有神獸了呢?」 噓低頭望向自己鼓起的肚子,說道:「我父命我在此管理日月星辰,已有數萬個年頭了。但他始終未曾給我送食物來,因此我便將這山上的神獸全吃光了。」 羅欽望著他凸起的肚子,心想:「不知他究竟吃了多少頭神獸?小獸當年若未曾被大長老捉走,或許也已被他吃了。」又想:「這山上既沒有神獸,那我得趕緊去下一座山尋找了。」於是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不打擾神人,就此拜別。」 噓卻嘿嘿冷笑起來,說道:「你以為自己可以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平安無事地下山去麼?」 羅欽惶恐地問道:「請問噓神人,我該做甚麼,才能下山?」 噓晃晃頭,說道:「至少也該替我梳個頭吧!你瞧,我沒有胳膊,只有兩條腿,因此從來沒法給自己梳頭。你有胳膊也有手,既然來到我日月山上,便該替我梳個頭,順便幫我洗個臉,才說得過去。」 羅欽心想:「那倒不難。」當即答應道:「好,我這就替神人梳頭洗臉。」跨步上前,來到噓的身前。噓的身子龐大,站直身時足有丈八高。 羅欽仰頭望向他,說道:「你的頭離地這麼遠,我該怎麼替你梳頭呢?」 噓低頭望向他,慢慢地彎下膝蓋,坐倒在山石上,又將自己夾在兩腿間的頭慢慢垂低,靠近羅欽。 羅欽感到一股難聞至極的臭味撲面而來,趕緊掩住了口鼻,心想:「這位神人可能有幾萬年未曾洗頭洗臉了,味道難聞得緊。」 他心想自己既已答應了,便該將事情做好,於是對噓道:「我先替你洗臉,請神人等一會兒,我去取水。」奔去一旁的山泉,取出包袱中的衣衫,在山泉中浸濕了,回來替噓洗臉。 噓的臉非常大,從下巴到額頭,總有羅欽的整個人那麼高。羅欽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他的整張臉都擦過一遍,那件用來擦臉的衣衫全都成了黑色。 噓點點頭,噓出一口氣,說道:「好!好!洗過臉之後,清爽多了。」側過頭,說道:「小巫者,那我的頭髮呢?」 羅欽還未想過該如何替這巨大的神人梳理頭髮,抬頭往他的頭上打量去,但見他的頭髮甚粗,一根根如繩索一般,心想:「一般的梳子,可沒法梳理這麼粗的頭髮。」問道:「請問神人可有一把大梳子麼?」 噓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有手,無法拿梳子梳頭,又怎會有梳子?」 羅欽點頭道:「那也有理。但沒有梳子,我卻該如何替你梳頭?」 噓發怒道:「我怎麼知道?我就是要你幫我想辦法啊!」 羅欽見他一發怒,整個天都黑暗了,日月山的土地也震動起來,心下恐懼,暗想:「大長老上回來日月山,不知是否見過這個神人噓?是否也曾替他洗臉梳頭?噓說自己是顓頊的孫子,掌管日月出入,神通廣大,那可是位大大了不起的神人。大長老即使身為大巫,想必也不敢不聽從噓的話,替他洗臉梳頭。」又想:「應當不曾,噓的臉總有幾千年沒洗過了。大長老十多年前若曾替他洗過臉,他的臉便不會這麼骯髒了。」 其實他卻不知,大長老當然知道噓住在日月山上,因此趁著噓忙著指揮日月升降,也就是黎明和黃昏之時,才上山尋找神獸,如此便可避開噓。此事大長老雖未曾向羅欽交代,但都寫在了地圖之上,只是字跡太小,又兼模糊,羅欽並未細讀,因此不知道自己應該在黎明或黃昏時上山,而選在正午之時來此,一上山就正正撞見了這個難纏的神人。 羅欽這時只能快速動念,籌思:「若是換成大長老或岩瑪薩滿撞見了神人噓,他們會怎麼做?他們定能使動甚麼奇特巫術來替噓梳頭,但我可不懂得甚麼梳頭的巫術啊!」靈機一動,說道:「神人請等一會兒,我試試用樹枝來做把梳子。」 噓瞇起眼睛,說道:「你說甚麼樹枝?你想逃走麼?」 羅欽忙道:「不、不,我不敢逃走。我是想出了個主意,看能不能用樹枝做出一把大梳子給你梳頭。我也不知道是否使得,不如讓我試試吧!」 噓冷冷地瞪著他,低喝道:「好,你便試試!你若敢欺騙我,我將你撕成四塊!」 羅欽心想:「他沒有手,只有兩條腿,如何將我撕成四塊?」但想歸想,畢竟不敢以身嘗試,於是趕緊來到一株大樹下,取出多它給他帶上的短刀,劈下十餘根粗樹枝,又剝下樹皮,搓成繩索,將樹枝綁在一起,固定於兩株大樹之間。 噓睜著一雙細細的眼睛,望著他的一舉一動,滿面好奇懷疑之色。 羅欽忙完之後,回頭對噓一笑,得意地道:「這是我專門替神人製作的巨大梳子,快來試試吧。」 噓懷疑道:「怎麼試?」 羅欽道:「你沒有手,不能拿梳子給自己梳頭,因此我將這把梳子固定在兩株大樹之間,你只需走近前,將頭湊在梳子上,讓頭髮甩上這些梳牙,慢慢拖過,便可以梳理頭髮了。快來試試吧!」 噓從未梳過頭,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將頭湊到樹枝上;他巨大的頭一甩,立即便將一頭髒亂的頭髮甩在了梳牙之上。 羅欽用手扶著「梳子」,將噓的一頭粗髮壓在梳牙之間,說道:「好了,慢慢往前走,將頭移開。」 噓開始舉步往前走,但他的頭髮實在太過骯髒糾結,立即便卡住了,再也無法拖動。 羅欽見了,腦子急速動念,快速說道:「且莫著急,神人多年來第一次梳頭,當然沒有那麼容易就梳通。我知道啦,待我給神人洗洗頭髮,將汙垢沖去了,想來便能夠梳動頭髮了。請等一會兒,我去那邊的山泉取水來。」 噓的頭髮仍卡在樹枝之上,無法移動,頓時急了,怒吼道:「不准走!你騙我,讓我卡在這兒動彈不得,你使詐!我定要捉住你,將你撕成四塊,一塊一塊活活吃了!」說著奮力掙扎,想扯回自己的頭髮,但他的頭髮糾結得極為密實,一時扯之不開,兩株大樹被噓扯得左搖右晃,整座山似乎都震動了起來。 羅欽心想:「你若把我撕成四塊,我早就死了,你又怎能一塊塊活活吃了?」但他畢竟不想被撕成四塊吃掉,於是趕忙安撫道:「我沒有騙你,我是真心在想辦法替你梳頭啊!你瞧,我不是已經幫你洗好臉了麼?我現在正在想辦法給你梳頭啊!請相信我,耐心等一會兒,我去取水來清給你洗頭髮。神人請想想,你只要我梳頭,我卻還願意替你清洗頭髮哩!世間曾有人答應替你清洗頭髮麼?想必沒有吧。請耐心等候一會兒,我很快就回來。」 噓似乎聽信了他的言語,怒氣略息,說道:「好吧!你去,快去快回!」 於是羅欽快步奔去之前山泉,再次用自己的衣衫沾滿了泉水,回來澆在噓的頭髮上;但這一點兒山泉並不足夠,他來回跑了幾趟,才終於將噓的頭髮全都沾濕了。之後他便用力搓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將糾結的亂髮稍稍理順了些。他對噓道:「好啦,頭髮洗過一遍了,神人再試試梳頭吧!」 這回噓慢慢往前跨步,將頭移開,頭髮滑過梳牙,果然能夠拖動了。但是走出幾步,便又卡住了。羅欽只好再次試圖幫他清洗頭髮,但噓的頭髮許多地方緊緊糾結成一團,甚難扯開。 羅欽忙了半天,仍舊徒勞無功,喘著氣道:「沒辦法了,不如讓我砍斷這團亂髮,你說成麼?」 噓的頭卡在樹枝之上,扯了幾回都無法移動,頭皮疼痛得緊,忙叫道:「砍吧,砍吧!我總不能永遠卡在這兒啊!就要天黑了,我得去叫太陽下山啊!不然太陽今日下不了山,天下可就亂了!」 羅欽心想:「我若將他留在這兒,讓太陽留在天上一整夜,豈不有趣?」 但他畢竟不敢太過胡鬧,於是拔出多它給他帶上的短刀,向著噓的亂髮砍下。豈知才一砍下,噓便慘叫起來:「疼啊!」 羅欽一驚,立即停手,問道:「哪兒疼?」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