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25元
定  價:NT$150元
優惠價: 575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小貓杜威》作者最新推出
紐約時報暢銷小說
亞馬遜五顆星推薦,同名電影即將開拍

攜手度過最黑暗的日子
最溫暖人心的心靈治癒小說
一個有關勇氣、信任、愛與拯救的故事

美國陸軍上尉路易斯‧卡洛斯‧蒙塔爾萬曾兩次赴伊拉克任職,他在戰鬥結束回國後卻備受生理傷痛、創傷性腦損傷、精神創傷後遺症的折磨。疏遠,孤立,無法入睡,連彎腰都會疼痛,他開始懷疑自己能否康復如初。然後,路易斯遇見了星期二,一隻美麗而敏感的金毛犬,接受過幫助殘疾人的特殊訓練。星期二的訓練情況特殊,又天生敏感,難以與人類建立持久的聯繫,直到路易斯的出現。這是一個關於戰爭與和平、傷痛與痊癒、心理創傷與精神修復的故事,這也是一個關於人和狗的故事,展現了他們治癒對方心靈的過程。

路易斯‧卡洛斯‧蒙塔爾萬

是曾在美國陸軍從軍十七年的老兵,獲得戰鬥行動勳章,兩顆銅星勳章和紫心勳章。蒙塔爾萬的文章曾發表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舊金山紀事報》、《國際先驅論壇報》等。美國國家公共電臺、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英國廣播公司、美國公共事務有線衛星電視網、《國家地理雜誌》、今日民主等媒體都對其驚人的事蹟作過專訪。蒙塔爾萬獲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碩士學位,目前在哥倫比亞大學繼續攻讀戰略溝通碩士學位。

布賴特‧維特曾合作撰寫過許多廣受好評的書,包括《紐約時報》暢銷書榜第一的《小貓杜威》,和《不朽的人:盟軍英雄,納粹小偷,及史上最偉大的尋寶行動》。他住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

路易士和星期二為我的第一份立法提案提供了最初的靈感。路易士的戰地經歷,他與看得見和看不見的戰爭傷痕搏鬥的事蹟,還有那只拯救他生命的狗,這些故事記載在書頁裡和親耳聽聞時一樣引入注日。
——美國參議員阿爾•弗蘭肯

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服務犬的故事溫暖而動人。一些搏鬥的細節讓人不忍卒讀,因為它們太痛苦又太真實了,但正因為這樣,勝利的歡欣才更令人振奮。這本書不僅是喜悅的產物,也是不可或缺的作品。
——《小貓杜威》的作者薇奇•麥侖

這本書深刻而坦率地給我們上了一堂關於愛、友誼和戰爭的課,它告訴我們,愛的紐帶可以把我們從人生的最低谷拉上來。我們都是幸運的,因為路易士•蒙塔爾萬上尉和星期二找到了對方,而我們從他們的故事中看見了各自生命的可能。
——《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首《最後一堂課》的合著者傑佛瑞•紮斯洛

這部感人的作品高度讚揚了一個人的勇氣和毅力,和一隻非同尋常、令人難忘的狗的愛與奉獻精神。
——《紐約時報》暢銷書《烏琪:家有愛犬》的作者拉裡•列文

序言:第一眼

第一部:星期二

第一章:母愛
第二章:監獄小狗
第三章:迷失的孩子


第二部:路易斯

第一章:艾爾瓦德
第二章:一個美國士兵
第三章:絕非穩定
第四章:艱難抉擇
第五章:考慮服務犬

第三部:星期二和路易斯

第一章:首選
第二章:陪伴
第三章:最合適的狗
第四章:首輪考驗
第五章:感恩節
第六章:熱得冒煙
第七章:貓狗大戰
第八章:希望與轉變
第九章:公車背後
第十章:星期二的手柄
第十一章:星期二講座
第十二章:夏日時光
第十三章:崩潰與梳理
第十四章:那些小事
第十五章:獻給天下老兵
第十六章:平靜生活

後記:畢業典禮

序言 第一眼

大家首先注意到的就是狗。每當我在曼哈頓北部的小區周圍散步,旁人的目光都會被星期二吸引住。有的人多少有些猶豫,對這麼大的狗沒什麼把握:星期二重達八十磅,以紐約的標準來看是巨型狗了,但是很快,小心翼翼的人也衝著他笑了。星期二似乎有一套讓大家放鬆的辦法。自然而然的,建築工人休息時就和他大聲打招呼了,漂亮的年輕女人也前來詢問能不能摸摸他。連小孩子都很驚訝。“看那只狗,媽媽,”我聽見他們經過時這麼說,“真酷啊。”

說得沒錯,星期二絕對是我見過的最酷的金毛犬。他體型健碩,肌肉發達,也熱愛生活,這是金毛犬天生的品質:他喜歡玩,精神飽滿,興高采烈。他走路的時候很愉快,但不是那種傻傻的,狗一樣的愉快。星期二一點也不散漫、邋遢,至少在街上從不這樣。當然啦,看見其他狗留下的記號時他也會忍不住聞上一聞,但只要他的鼻子不壓在消防栓上,他就威嚴得像西敏寺的儀仗犬,輕盈地走在我身旁,頭仰得高高的,眼睛直視前方。他的尾巴也始終上翹,使他看起來更有自信,也向眾人展示了他奢侈的外套。他的毛比一般的金毛偏紅棕色,也更有光澤,在陰影裡也不例外。

漂亮的毛髮並不是意外。星期二沿襲了引人注目的血統,從誕生第三天起就開始接受舉止和風度的訓練。不是第三年:是第三天。在他生命中的每一天,都要花至少十五分鐘梳理皮毛;兩歲時被我領養以來,更養成了每天梳理兩次的習慣。每次一回家,我都要用嬰兒濕巾清洗他的爪子。至少每週一次,我會給他掏耳朵,剪指甲。一旦注意到足墊和耳朵周圍的毛髮長長了,我就會幫他修剪。我甚至每晚用雞肉味的牙膏給他刷牙。一次我不小心把星期二的牙膏擠在自己的牙刷上,直接就送進了嘴裡,差點沒吐出來。那滋味就像是混著沙子的粉狀蘋果,真是可怕。但星期二很喜歡。他也喜歡坐在我的腿上讓我給他梳毛,還喜歡用三英寸長的大棉簽掏耳朵的感覺。一見著牙刷,他的嘴就咧開了,露出牙齒,期待著品嘗雞肉味的沙子。

但是吸引人眼光的不只是他漂亮的皮毛,異常清新的口氣(以狗的標準衡量),甚至帝王般的舉止風度,這是他的個性。正如你在本書封面上看到的那樣,星期二有張表情豐富的臉。他的眼神敏感,幾乎有點憂傷,我覺得那是聰明的狗才有的眼神,因為總是衝著你看,不過這種憂傷被笨笨的微笑抵消了。星期二是那種幸運的動物,嘴型是自然上翹的曲線,所以,他大步走的時候也笑容滿面。當他真的想笑的時候,嘴角會一直推到眼睛周圍。然後,他會伸出舌頭,頭也仰得高高的,肌肉放鬆,很快,整個身體,直到尾巴,都搖擺起來。

然後還有他的眉毛,他頭上幾個毛毛的小結。星期二想事情的時候,眉毛就會隨意動,一個向上,一個向下。我每次喊他的名字,他的眉毛就開始跳舞,上來—下去,下去—上來。當他聞到什麼特殊的氣味,聽到遠方的聲音,或注意到什麼人,在猜測他的目的時,眉毛也會跳起來。不管見到什麼人,他都會用那雙深邃的眼睛,給對方一個會意的目光,眉毛上下移動,臉上自然微笑,尾巴前後擺動,好像在說:對不起,我看見你了,我很想和你玩,但我這會兒在工作呢。他性情友善,喜歡與人親近,這是最好的解釋。人們取出手機給他拍照是經常的事。我沒開玩笑,星期二就是那種狗。

然後,人們會順便注意到我,這個站在明星身邊的大個子。我是個拉丁裔人,父親從古巴來,母親是波多黎各人,不過我是那種所謂的“白種拉丁美洲人”,即膚色淺到和高加索人差不多。我身高一米八九,肩膀寬闊,肌肉發達,因為練過幾十年嘛,可惜這已經是過去了。我現在沒那麼強壯,我不得不承認這一點,但是我看上去還挺嚇人的,我找不到更好的詞了。這就是為什麼我以前在美國軍隊工作的時候,被稱為“終結者”。所以,我也當了上尉,指揮一個排的人格鬥,訓練伊拉克的士兵,以及團一級的警察和邊境警察。換言之,在我身上,包括筆直、僵硬的步伐,看不出來有什麼殘疾的地方,人們反而會在第一次看到我時,把我當做警察,他們這麼跟我說。

直到看見我左手拄的拐杖,我沒走幾步路就得靠在上面,他們才意識到我那僵硬的步伐不是故作姿態的高傲,而是迫不得已。但其他的傷痕他們是看不見的:斷裂的脊椎,扯成兩半的膝蓋,是造成我瘸腿的原因;還有腦損傷引發的嚴重偏頭痛和平衡上的困難。心理的傷痛隱匿得更深:痛苦的回憶時常在我的腦海中重現,還有噩夢、社交焦慮症、廣場恐懼症,甚至看到路邊丟棄的易拉罐時我也會突然驚恐發作,因為這些隨處可見的東西是我在伊拉克兩次駐勤時常見的土炸彈(易爆炸裝置)。他們也看不到我為了應對家庭、婚姻、事業的崩潰,在酒精的迷糊中度過的那兩年時光;月複一月,我竭力走出家門,卻一次次失敗;戰前我曾相信的所有理想“責任、光榮、尊敬、手足情誼”也都背叛了我。正因為他們看不到這些,他們也無法完全理解我與星期二的關係。

不管多麼喜歡星期二,他們都不會明白星期二對於我意味著什麼。因為星期二不是一條普通的狗。他徑直走在我身邊,或者在我前面兩步路,看他的心情如何。他帶著我走下樓梯。他知道超過一百五十個指令,我一旦呼吸有變,脈搏加快,他就會立即意識到,並用頭推我,直到我從痛苦的回憶中回到現實。他是我應付人群的屏障,他幫我從焦慮中解脫出來,他是我日常事務的助手。甚至他的美貌也是對我的保護,因為這樣可以吸引人們的注意,讓他們放鬆。所以,外貌是他血統中的重要因素,這不是自負,而是為了使人們注意到他,以及他背心上的紅白醫用十字標誌。因為美麗、樂天、受四鄰喜愛的星期二並不是我的寵物,而是受過訓練,專門幫助殘疾人的服務犬。

遇見星期二之前,我在屋頂上見過狙擊手。遇見星期二之前,我每次要花一個多小時鼓足勇氣,才敢踏出家門,去街對面的小酒鋪。從生理疼痛到嚴重的廣場焦慮症,我傷痕累累,每天要吃二十種藥,與人毫無危險的交談也可能導致不堪忍受的偏頭痛。有些時候,因為脊椎的損傷,我連腰都彎不下來。還有的時候,我會“灰過去”瘸著腿亂走,在街角回過神來竟不知身在何方,是怎麼過來的。創傷性腦損傷削弱了我的平衡感,我常常會不由自主地跌倒,有一回甚至發生在地鐵的水泥樓梯上。

遇見星期二之前,我無法工作。遇見星期二之前,我無法入眠。為了逃避,我能一口氣喝完幾瓶朗姆酒,但即便如此,我還是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然後,每次我都會看見可怕的景象:一個殘忍的行兇者,一具孩子的屍體。在一次精疲力盡的心理治療之後,我走進一家咖啡館,打開筆記本,便看見一張人肉炸彈的臉,來自伊拉克北部的辛賈爾。和我們團合作的一排伊拉克戰士在駐紮時離汽車檢查站太近,人肉炸彈把幾個士兵炸得四分五裂。我趕到現場的時候,帳篷還冒著煙,警笛刺耳地鳴叫,到處都是身體的碎片。我踩過一個斷膀子,走向人肉炸彈破碎的車,然後,我看到了他。不是他的身子,因為那已不存在。也不是他的腦殼,因為已成粉末。我看見的是他的臉,爆炸把它修剪得很乾淨,好似孩子的面具,靜靜地躺在地獄中央。眼窩是空的,但其餘的還在:眉毛,鼻子,嘴唇,甚至鬍鬚。

那張臉在我心裡埋藏了三年,可是一旦在心理治療裡浮現,我就再也逃不掉了。我在電腦屏幕上看見它;我在街角咖啡館的電視上也看到它;我走開了,又在經過的每一扇窗上看到它。我急著跑到地鐵站,用拐杖拼命朝前擠,踉蹌著撞進第一節車廂,昏倒在門旁。我渾身是汗,自己都能聞到汗臭味——腎上腺素與恐懼的混合體。身邊一位黑人女士著裝完美無瑕,我很為她抱歉,但是說不出話來。我不能睜開眼,我要保持不動。可是眼睛雖然閉著,人肉炸彈那塊切下來的臉卻印在了我的眼瞼上。我的身體隨著行進的車廂劇烈晃動,頭腦中鼓聲陣陣,腹中幾度翻騰,直到最後,偏頭痛的氫彈爆炸,我把自己猛地摔出座位,打開應急門,彎腰對著兩節車廂間的空隙就吐了起來。我的人生再一次從軀殼裡爆炸,炸成了一千個碎片。
我沒能爬起來,從真正意義上說——在遇見星期二之前,我一直消沉著。我沒有試圖把那些碎片拼接,使它們再相連。直到那只美麗的金毛,為了拯救像我這樣的人,經過了兩年的訓練,成了我形影不離的夥伴。星期二將我從最可怕的恐懼中解脫出來,還給了我嶄新的人生。

所以,星期二不是我的寵物。他不止逗我開心,替我撿鞋子,成為和我在公園的玩伴。他沒有告訴我什麼生活教訓,也沒有在每次開門時迎接我。因為他總是伴我左右,每一秒鐘。他陪我去商店,他陪我去上課,他陪我乘出租車,和我一同在餐廳吃飯。晚上睡覺時,星期二給我蓋好被子。早上醒來時,他會跑到我的床邊。就連我去公共廁所,星期二也在那兒,在小隔間裡,在我的身旁。

我們這種人與狗的感情紐帶是身體健全的人無法想像的,因為類似的經歷他們無法體驗。只要星期二還活著,他就和我在一起。我們都不會孤獨,我們永遠不會失去陪伴。我們也沒有隱私,甚至不存在於頭腦中,因為星期二和我和睦生活了兩年多,我們熟知對方的身體語言,瞭解對方的想法。

當然,一開始並不是這樣。有那麼一年,星期二和我生活在兩個時區,完全不認識。2007年的一陣子,我們倆都心力交瘁,周圍的人懷疑我們能不能挺過來。這也是我們的故事:我們曾經走過的路;是這些經歷引發了需求。因為星期二和我不僅是服務犬與主人,也是最好的朋友。我們志同道合,我們是親兄弟。怎麼稱呼都行。雖然不是天造地設,結果卻正好符合對方的需要。

正因為如此,每當星期二和我坐在西街112號家中的門廊上享受陽光時,我都會面帶微笑。我微笑,因為帶我沖出外殼,重獲自由的不僅是星期二的訓練,還是他的個性。他是條快樂的狗。他熱愛生活。當你有這樣的狗相伴每一天,每一秒鐘,你怎能不熱愛生活?因為有了他,時隔多日我再次體會到了有狗陪伴的簡單的美好。這樣的美好來之不易,但更重要的是,安靜的友誼使人生偉大,對於所有人都不例外。

“你好啊,星期二!”總會有人過來打招呼,把我從思考中喚醒。儘管我們在西街112號才住了不到兩年,星期二就已經在鄰里間頗有名氣了。

聽到這句話,星期二的耳朵就豎了起來,眉毛急速跳動,真是個可愛的淘氣鬼。但他不會轉過頭來用渴望的眼神看我。他是條遵守紀律的服務犬,不會因為粉絲的崇拜而忘記本職工作。但是我從他尾巴搖動的幅度和速度看出來他想接受新的命令。“過去打招呼吧!”我說,這樣他就能在上班的時候也受到別人的寵愛了。這些日子我常常給他這樣的自由,因為我信任他,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職責所在。因為他熱愛他的生命。因為他愛給別人帶來歡樂,這麼做也使我開心。因為我知道星期二把頭蹭在別人的手心時,也會記得他是屬於我的,正如我是屬於他的。

“我能照張相嗎?他真是個了不起的狗。”

他的故事你知道的還不到一半呢,我一邊想著一邊從背景中挪開,讓這位年輕女士和星期二單獨拍照。你還根本不知道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