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簡體曬書節】 單本79折,5本7折,優惠只到5/31,點擊此處看更多!
珍饈傳(全二冊)(簡體書)
滿額折

珍饈傳(全二冊)(簡體書)

商品資訊

人民幣定價:45 元
定價
:NT$ 270 元
優惠價
87235
領券後再享88折起
海外經銷商無庫存,到貨日平均30天至45天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余亦珍作為獨女繼承母親曹氏的手藝,母親去世後為維持開設食肆,卻屢屢遭難,緣由來源於一本傳女不傳男的《珍饈傳》,民以食為天,可以顛倒天地的美味手藝卻遭來殺身之禍,《珍饈傳》非不詳之物,招來禍事的是人心,餘亦珍該如何在重重危機下謹遵母親的囑咐獨善其身?

主要人物:
女主角:余亦珍,登場時十三歲。與家中老僕湯老頭在松江府華亭縣道口,支了個茶棚賣茶水,也為過往行商腳夫提供簡單的吃食。是個性子沉穩的姑娘。
男主角:方稚桐,松江府商賈方員外嫡次子,時十五歲,遊手好閒,走馬踏花的公子哥。屢次遇見亦珍,在鮮花盛放前,看見含苞待放的美好。

作者簡介

寒烈,晉江駐站作家,從2003年至今作品近50部,已出版十余部,晉江好評累計過億。出版作品有《你的味蕾,我的愛情》,《流言》,《鳳凰無雙》系列,《海之戀心》,《伊甸之東》,《金錢•謀殺•愛情》,《於眼波交會處相愛》,《最後的情人節》等。

目次

楔子 一碗亡魂
第一章 一盞清涼
第二章 一見傾心
第三章 一番心思
第四章 一片苦心
第五章 一次相約
第六章 一片思量
第七章 一番打算
第八章 一場熱鬧
第九章 一次赴約
第十章 一夜成名
第十一章 一張秘方
第十二章 一陣得意
第十三章 一場相遇
第十四章 一番好意
第十五章 一片心思
第十六章 一次較量
第十七章 一場意外
第十八章 一段回憶
第十九章 一紙食譜
第二十章 一回較量
第二十一章 一個約定
第二十二章 一場風波
第二十三章 一次相助
第二十四章 一番嘗試
第二十五章 一個念頭
第二十六章 一片天空
第二十七章 一聲歎息
第二十八章 一份期待
第二十九章 一個佳節
第三十章 一口回絕
第三十一章 一次解圍
第三十二章 一藥難求
第三十三章 一伸援手
第三十四章 一場隱患
第三十五章 一片憂心
第三十六章 一項決定
第三十七章 一力承擔
第三十八章 一往情深
第三十九章一爿小店
第四十章 一場相許
第四十一章 一個打擊
第四十二章 一場麻煩
第四十三章 一解後患
第四十四章 一場相許
第四十五章 一頓教訓
第四十六章 一番風味
第四十七章 一樁舊事
第四十八章 一場別離
第四十九章 一心一意
第五十章 一場暗鬥
第五十一章 一應俱全
第五十二章 一種默契
第五十三章 一生相守
第五十四章 一味幸福

書摘/試閱

楔子 一夜亡魂
宮苑深深,殿宇重重,禁城的上空仿佛烏雲壓頂,氣氛沉悶得叫人透不過氣來。景仁宮的膳房裡,庖人們挨著彼此在地上跪成一排。
前來宣人的太監俯視著跪在塵埃裡的一群庖人,冷冷問道:“早晨進給淑妃娘娘的木瓜雪蛤盅是誰做的?”
聽聞此言,一眾庖人俱將視線投向一個跪在他們中間,長得清瘦斯文的男子。 那男子感覺到眾人投來的視線,渾身顫抖著輕道:“回公公的話,是小的做的……”
太監睨了他一眼,“你是何許人也?”
“小的……乃是景仁宮膳房的庖人徐得秀……” 話音未落,太監便一揮手,從旁兩個孔武有力的內侍上前來,拽住了徐得秀的兩條膀子便往外拖。徐得秀想拼命掙扎呼救,卻不知那兩個太監使了什麼法子,只覺後脖頸一麻,人便失去了知覺。
徐得秀慢慢醒轉過來時,發現自己正被兩個太監按在長條刑凳上,雙臂同肩胛被死死地撳住。他剛想開口喊冤,只覺得下身一涼,腰間的汗巾已被人扯下來,團成一團胡亂塞到他的嘴裡。
徐得秀羞憤驚恐難當,拼命甩頭掙扎,卻無論如何也抵不過身後這兩個太監的氣力。
行刑的太監拄著荊杖,見芄貴妃身邊的大太監江睢從承乾宮裡退出來,然後轉過身,垂眉斂目,向著殿前一拂手中的白色麈尾。
行刑太監心領神會,朝按住徐得秀的兩個太監一使眼色,後退了半步,往手心裡啐了兩口,道一聲“得罪了”,便握緊足有三尺五寸長的荊杖,掄起來朝著徐得秀的背臀打去。
那荊杖打在身上,聲音不響,卻令人疼痛難忍。徐得秀初時還有心掙扎,奈何被人死死按壓著,又被塞住了嘴,連呼叫都不能。三十歲還算身強力壯的漢子,只受了二十下,便已聲息漸弱。
大太監江睢捧著白拂,微微垂著眼,一動不動地注視著。 別看這行刑用的荊杖不過三分三的粗細,製作起來卻十分講究。俱得用那生得最好的大荊條,削去了上頭的節目,整根浸泡在桐油之中,足足兩天后,取出擱在陰涼處晾上。待兩個月後荊條晾乾了,再浸在桐油裡。如此反復,須得五次,歷時兩年之久,才能得一根行刑用的荊杖。
這樣的荊杖堅韌至極,斬之不斷。倘使行刑時又使了技巧,哪怕是外頭包著一層皮革,在不損壞皮革的情形下,也能將內裡包著的磚頭打斷,甚至打得粉碎。
不消說徐得秀這樣斯文瘦弱的,便是鐵骨錚錚的硬漢也承受不住這荊杖的棒打。 果然五十數剛過,下頭行刑的太監便收了手。
兩個太監放開徐得秀,一人試了試他的鼻息,一人按過他的脈搏,一致搖頭。 另有小太監拾級而上,來到江睢跟前,低聲稟道:“公公,這人怕是不行了。”
江睢打鼻孔裡哼了一聲,“既是不行了,就抬到淨樂堂燒了,叫他家裡來人將骨灰取回去,自行安葬罷。”自有小太監銜命而去。
江睢一抖白麈尾,返身進了殿,來到芄貴妃近前,一躬身,低聲道:“娘娘,那庖人受不住杖刑,眼下已經沒氣了。”
芄貴妃眯著眼,斜斜靠在上首五圍屏黑漆嵌硬螺鈿花鳥纏枝羅漢床上,有宮女跪在羅漢床前的踏板上,舉著兩隻羊脂玉的玉槌,輕輕敲打著她的雙腿。 聽到江睢的回話,芄貴妃微微抬了抬手,那小宮女趕緊垂著頭,將一對羊脂玉槌捧在懷裡,悄無聲息地退了下去。 江睢趕緊上前去,伸手扶住芄貴妃的手臂,將她從羅漢床上扶起來。
“淑妃那裡,眼下如何?”芄貴妃緩聲問。
“回娘娘,淑妃因失了腹中皇脈,哀傷過甚,鎮日啼哭,恐怕……” 那淑妃本是高麗國進貢來的美人,生得嬌小清麗,性情十分溫柔,在京中無親無故,在後宮亦是勢單力薄,幸而得了皇上的寵愛,進而有妊。 皇上子嗣單薄,得知淑妃有孕,大喜過望,遂將其晉封為淑妃,又專撥了兩名禦膳房的庖長同四個庖人到淑妃宮中,伺候淑妃膳食。
徐得秀就是那四個庖人中的一員。為博得淑妃的歡心,他用南地進貢的番木瓜同北地來的雪蛤燉成木瓜雪蛤盅,進給淑妃娘娘,說這是家中祖傳的秘方,可美容養顏,使皮膚細緻瑩潤。御醫也驗看過雪蛤與番木瓜,道是無妨,可以食用。孰料淑妃連用了五日,忽然腹痛如絞,未等御醫趕到已然小產。皇上聞訊趕來,大為震怒,下令將淑妃宮中所有禦廚及宮女太監分別關押起來,務必要將此事查個水落石出。
芄貴妃自袖籠裡取出絹帕,印了印額頭上的細汗,“如今害得淑妃妹妹痛失龍嗣的罪魁禍首已認罪伏法,本宮總算不負皇上信任,也好對淑妃妹妹有個交代。走罷,隨本宮往啟祥宮看望淑妃。”
聽到由遠而近,太監宮女一路通傳:“貴妃娘娘駕到!”皇上輕輕掖一掖淑妃的被角,叮囑道:“愛妃好生休養。”隨後起身,繞過緙絲山水插屏,來到外頭明間。
芄貴妃由大太監江睢攙扶著,跨過門檻,步入啟祥宮。宮女在她身後,悄無聲息地合上祥鳳萬壽紋的琉璃屏門,宮內伺候的宮女太監悉數垂頭退了下去。
“陛下。”芄貴妃規規矩矩地向皇上行禮。
“愛妃平身。”皇上趨前一步,伸手扶起芄貴妃,“芄蘭……”
“陛下。”芄貴妃順勢起身,與天子兩兩相望,“淑妃妹妹還年輕,將養好了,還會為陛下誕下皇子……” 皇上輕輕握住了她的手,“朕……本打算等淑妃生下皇兒,尋個由頭,將孩子養在你的名下,可惜……”
身為帝王,他已年近不惑,至今只得一個柔貴人所出的和安公主,再無別的皇子皇女。朝中大臣請立太子的呼聲日益高漲,他急需一個親生皇子來繼承王位的壓力也日漸增加。 淑妃腹中的龍胎無疑令天子本人及朝堂內外都充滿了期待,只是這孩子終究還是與皇家無緣,沒能留住。芄貴妃聽聞皇上此言,不由得淚盈於睫。她早年也曾懷過皇嗣,卻不知因何,到底沒能保住那個孩子。御醫小心翼翼地婉轉暗示,她傷了乃是女子根本的沖任二脈,今後恐再難有孕。聞此噩耗,她一連數日不肯進食。皇上不眠不休、衣不解帶地在她宮中,整整陪了她兩天兩夜,並親手將補品一口口喂到她嘴裡,她這才慢慢恢復生氣,逐日擺脫失去胎兒的痛苦陰霾。自那以後,雖然皇上並不曾因此冷待她,甚至更加愛重她,可是無法同陛下孕育一個孩子的事實,始終是她心底的一根刺。
“皇上。”芄貴妃輕輕以絹帕印一印眼角,“那害得淑妃妹妹小產的庖人,臣妾已經著司禮監監督審問,他供認乃是受了賢妃的指使——”帝王微不可覺地皺了皺眉。
芄貴妃輕輕一笑,“賢妃姐姐素來恭良溫儉,又與淑妃妹妹鮮有往來,如何會無故做下這等事來?臣妾以為,定是他受不住刑罰,胡亂攀誣,以求脫身罷了。”
見皇上並無不悅之色,芄貴妃繼續道:“臣妾不想因此傷了賢妃姐姐與淑妃妹妹間的和氣,遂命刑名太監杖責六十,想問出他背後的主使。不料這庖人受不住刑……”
皇帝揮手,“如此便罷了。”
“那淑妃妹妹宮裡關著的宮人……”
“這幫沒用的奴才,既然這麼多人都伺候不好朕的妃子,要他們何用?統統打殺!”
芄貴妃垂睫,婉然而立,並不多言。 江睢見機無聲地從殿內退出,銜命而去。 這一日,在紫禁城內,展開了一場慘無人道的屠戮,掀起的腥風血雨令皇宮內外聞之色變,也為日後埋下了禍根。

第一章 一盞清涼
夜色悄然退去,天濛濛亮的時候,松江府漸漸從夜晚的沉睡中醒來。 華亭縣郡城以西,谷陽橋上販夫走卒來來往往,農人挑在擔子兩頭竹籠裡的雞鴨,正咕咕嘎嘎地叫著,撲棱棱振翅掙扎著;菜農推著一隻輪子的雞公車(即獨輪車),自淡薄如煙的晨霧中,嘰嘎嘰嘎地慢悠悠行來,車上堆著才從地裡摘下來,仍帶著露珠的新鮮瓜果蔬菜…… 橋下城河清澈,緩緩向東流去。河上有打魚人家的小船,已升起了嫋嫋炊煙。 谷陽橋以東,有條清亮亮的笏溪,一側是景家堰,一側是大片大片的灘塗
曾任江西南安知府的張弼張老大人,告老還鄉後,便居住在景家堰張家的宅子慶雲山莊內。張老大人為官清正廉明,兩袖清風,歸老時,僅帶了一塊從南安府花錢買的大石頭回來,立在慶雲山莊的大天井裡。有草書大家東海翁之稱的他閑來無事,唯愛鑽研書法,並不愛走動。然而老先生的一手草書寫得實在是跌宕怪偉,引得不少文人學子以及好字之人前來求字,甚至長跪在慶雲山莊門前,只為向他老人家討教一二。
老先生不得已,只好收了幾名弟子,進行指點教導。是以每日清晨,總能看見幾個年輕書生,道袍廣袖,頭戴唐巾,腳踩丹舄,輕搖摺扇,身後跟著書童,悠然從谷陽橋上經過。離慶雲山莊不遠,有處兩進三院硬山頂的宅子,面闊五間,以連廊相接。與左右鄰舍相毗的院牆內種著幾株高大挺拔的枇杷樹,濃密的綠葉間已結了不少淡金色龍眼大小的枇杷果,很是誘人垂涎。
前院裡一對老夫妻正將各種物事一一放到獨輪雞公車上,準備出門。忽然一個梳著丱發,身穿水綠色素綢窄袖褙子,下著一條素白色馬面裙,十二三歲年紀的女孩兒自中庭跑了出來。
推著獨輪車的老丈趕緊停下腳步,“小姐,莫奔。可是太太有什麼事吩咐老奴的?”
那女孩子跑進前院,停下來,歇了口氣,這才道:“湯伯,我同你一道去。”
老丈一愣,他身旁的老婦連連擺手,“珍姐兒,這如何使得?使不得!使不得!怎能叫小姐去抛頭露面……”
小女孩一笑,露出兩顆虎牙來,“湯媽媽且放寬心,我已經稟過母親。如今母親病重,無法下廚,你又要留在家中照顧母親,湯伯一個人如何照應得了整個茶水攤?”
這小女孩正是這家寡居的女主人曹氏的獨女,姓余,名亦珍,乳名珍姐兒。 曹氏並非本地人,原本在京城生活。不料,她二十歲上就沒了丈夫,當時女兒亦珍只得三歲。曹氏夫家早沒了人,娘家只剩幾個八竿子打不著的遠親。她們孤兒寡母,家中三兩個老僕,一點積蓄,如何能在寸土寸金的京城立足?曹氏思來想去,覺得不是長久之計,遂變賣了在京郊的小宅院,帶著女兒亦珍,同不願離去的老僕一家,千里迢迢往松江府投奔姨表舅親。 怎料到了松江,曹氏發現姨表舅一家早已人去樓空,聽說是女兒嫁給了泉州一個富商,舉家跟著遷往泉州去了。曹氏無奈,又不想女兒亦珍再受那長途奔徙之苦,便歇了投親的念頭,在松江華亭景家堰沿河置了這座兩進的宅院,定居下來。 這曹氏旁的本事沒有,卻能燒得一手好菜,尋常的蔬菜蛋肉交到她的手裡,也能置出一桌極其豐盛的菜肴來。偏偏曹氏卻道這不過是婦人內宅的尋常手藝,實是沒有拿出去謀生的道理。可是家裡這點積蓄,買了宅院便所剩無幾,早晚有坐吃山空的一天。曹氏同老僕一家商量再三,最後決定每天由曹氏先在內宅做好茶水和茶果,然後由老湯頭在谷陽橋橋頭支個茶水攤,賣茶水點心,掙點過日子錢。
彼時亦珍年幼,只會跟在母親曹氏身後,模仿她的樣子,從新鮮果子裡將個頭小、賣相略次一等的挑出來,放在一邊,時時還會偷吃一兩個果子。 曹氏也不拘著她,任她在一旁玩耍。日子久了,耳濡目染,亦珍竟也將母親的手藝學了個大概。曹氏本打算讓女兒繼續無憂無慮地過一年,待滿了十四歲,再手把手地將自己娘家嫡支傳下來的廚藝教給她也不遲。不承想,開春以後,她染了一場風寒,雖延醫問藥,卻一直不見大好,總是反反復複。因少了曹氏拿手的烏梅湯,茶水攤的生意立時蕭條了很多。眼看著家中現銀一點點少了,曹氏心中焦慮,只得強撐病體,重新操持料理茶攤的活計。
亦珍看在眼裡,急在心裡。母親是這個家的主心骨、頂樑柱,若是母親有個三長兩短……亦珍想都不敢往下想。她心中明白,萬不能在母親面前流露出自己的茫然彷徨來教母親操心,所以她只獨自在夜裡思來想去。想了兩天,亦珍忽然有了主意。她跟在母親身後,看母親如何挑選材料,精心烹製茶湯,看了十年之久,這些步驟早已深深烙印在她的腦海之中,弗如由她接替母親烹茶熬湯,不致使家裡的茶攤無以為繼。亦珍覺得此事可行,遂小心翼翼地趁在母親床前伺候她吃藥的間隙,把自己的打算同曹氏略略提了提。
曹氏沉吟片刻,竟是點頭應允了。
“不過為娘有兩個條件,你需得答應,不然此事便作罷,從此休得再提。”曹氏說這話時,面上顏色十分嚴肅。
亦珍點一點頭,“母親請說。”
“出門在外,要聽湯伯的話,不可因見了草市繁華熱鬧,便擅自跑去玩耍,此其一;遇事切記不可強出頭,寧可忍一時之意氣,回來再作商議,此其二。你應,還是不應?”
“母親,女兒省得。”亦珍跪在母親床前的踏腳上,輕輕握住曹氏的手,“女兒答應母親,一定做到。”
曹氏這才露出微笑,用略微枯瘦的手摸了摸亦珍的頭頂,“我的珍姐兒長大了呵……”
亦珍得了母親曹氏應許,一晚都沒睡踏實,天濛濛亮便起來,輕手輕腳地下了地,自己到後院的井裡提了半桶水上來。 亦珍倒了一半水在後灶的鑊子(半圓底大鍋)裡,生了火,將半鑊子水燒開後,用葫蘆瓢舀了一點,兌在盛了井水的青色粗瓷碗裡。接著,她以楊枝蘸了用細辛並茯苓、荷葉等藥材,連同青鹽,一併裝在竹筒內燜燒得來的牙鹽,和了柳枝、桑枝等熬的牙膏,細細地擦了牙,漱乾淨後吐在後院院角一處青石砌成的小池子裡。那小池子底下有個洞,通向牆外一條雨天排水用的溝渠。 亦珍洗漱完畢,便挽了袖子,自灶間陰涼處的櫥裡,取出一隻黑黝黝的烏金釉瓷甕來。揭開瓷甕的蓋子,亦珍拿起乾淨筷子,夾了五十枚烏梅出來,又將蓋子密封好,原樣放回去。 這烏梅是用舊年五月裡采的、將熟未熟、比杏子略大的青梅,以百草煙熏得的。今年的新梅還未得,亦珍打算過兩日就去縣外的梅子林看看。 亦珍洗乾淨烏梅,將烏梅都對半剖開,方才下到鑊子裡,另加了冰糖,打算熬制酸梅湯。
老湯頭家的也已經起身,到後院來汲水。看見亦珍坐在小杌子上守著灶台,湯媽媽一驚,“小姐怎的不把老婆子叫醒?”
亦珍笑一笑,大眼睛彎成兩道月牙似的,“我這不是打算熬酸梅湯麼?不把你叫醒,若萬一不成,也沒人笑話我不是?”
湯媽媽嗔怪地輕瞪她,“小姐這說的什麼話?老婆子哪裡能笑話小姐!這種生灶燒火的事,還是交給老婆子罷。”
“生灶燒火且難不倒我。”亦珍頗有些自得。
湯媽媽放眼一看,果然灶膛裡柴火劈啪作響,火燒得旺旺的。湯媽媽心中感慨,她家珍姐兒原也是老爺太太的掌上明珠,若不是老爺…… 想到這裡,湯媽媽暗暗歎息,隨後打起精神,挽了衣袖走近灶台,“小姐在一旁歇著,爐灶老婆子替小姐看著,小姐只管掌著火候時間。”
亦珍也不堅持,將小杌子和手裡的蒲扇讓給湯媽媽,自去尋了一隻笸籮,將一罐子大棗兒倒在笸籮裡,端起來左右搖晃,使大棗兒均勻鋪在笸籮裡,按大、中、小三等挑揀,分開放在油紙包裡。
湯媽媽趁這時間用另一個灶眼上的小鍋燒了一鍋泡飯,又煨熟兩個雞蛋,並自醬菜罎子裡取了三條醬瓜,拿井水沖洗乾淨後,以小銀剪子鉸成小塊,盛在青花小碗裡,再捏一撮砂糖撒在上頭,滴幾滴芝麻油,攪拌均勻了,放在一邊。
亦珍分揀完大棗,走到灶邊,揭開鑊蓋看了一眼,見裡頭的烏梅肉同冰糖已經熬得化開來,一鑊子水已經燒得只剩泰半,湯汁顯得十分濃稠。她這才舀了一勺倒進小碗裡,試了試味道,又招呼湯家的:“湯媽媽,你來嘗嘗看,味道和母親做的酸梅湯像不像?”
湯媽媽趕緊在圍裙上抹了抹手,另取了一柄湯匙,舀了一勺酸梅湯喝,隨後迭聲稱讚:“小姐熬的酸梅湯已深得夫人真傳,酸甜適口,待晾涼了,定會更加好喝。”
亦珍抿唇而笑,“湯媽媽你哄我呢。”亦珍有自知之明。她這是第一次熬酸梅湯,一切全憑記憶,手上功夫卻是極生疏的。
湯媽媽聞言,敦實的臉上露出一點點狡黠的笑來。隨後她看了眼天色,便將燒好的泡飯盛到碗裡,連同煨熟的兩個雞蛋、一碟醬瓜一道,放在暗花纏枝寶相蓮紋的漆木託盤中,端進內宅曹氏的房間。
亦珍將大鑊裡的酸梅湯分別裝在兩個乾淨的四耳黑釉帶嘴兒酒缸裡,缸口同嘴兒上以細紗布蒙著,以免蠅蟲循著甜香氣味飛來,落進缸裡去。 亦珍有條不紊地將一應事物準備就緒,這才洗乾淨手,來到母親曹氏屋裡。
曹氏不過才三十不到的年紀,皮膚白皙,因在病中,所以並無血色,顯得十分蒼白。她清眉秀目,鼻如懸膽,只唇形略方,整個人便顯得有些固執。 亦珍眉目生得肖似曹氏,唯獨嘴唇,大抵是隨了父親,豐潤飽滿,即使表情嚴肅,嘴角也仿佛微微帶笑。
曹氏見女兒進來,眼裡露出笑意來,朝亦珍招招手,“珍兒。”
亦珍三兩步走到母親床邊,伸出雙手,將湯婆子手裡端著的飯碗接過去,“湯媽媽也去吃早飯罷,母親這裡有我伺候。”
湯媽媽看了曹氏一眼,見曹氏沒有反對不悅之色,這才行了一禮,“夫人、小姐,老奴先下去了。”
亦珍在母親床榻前,親手伺候母親曹氏用過早飯,又從母親床頭的黃花梨木夜壺箱上取過茶盅,自茶壺裡倒了一盅溫水伺候母親漱口。
曹氏漱完口,以絹帕印了印嘴唇,然後伸手摸一摸女兒烏黑油亮的頭髮,慨歎道:“我家珍姐兒長大了,會照顧人了。”隨後從枕頭下摸出一隻繡著“卍”字紋的荷包,交到女兒手裡。
亦珍捏在手心裡,感覺是一荷包銅錢,“母親——”
曹氏輕輕將她的手合攏,包住亦珍的手,“娘親既答應了,讓你同湯伯一道去茶攤,總要為你考慮周全。這點錢你帶在身上,若收攤收得早,回來時,買點自己喜歡的吃的、玩的。”
又以手背熨一熨女兒嫩豆腐似的臉頰,“去罷,免得趕不上,又要等明天了。”
亦珍蹭了蹭母親的手心,這才從床榻前起身,“母親在家好好休息,我這就出門去了。”
曹氏望著女兒的背影,眼裡的笑意漸漸變得凝重。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87 235
海外經銷商無庫存,到貨日平均30天至45天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