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三民網路書店於2020/2/22 AM00:00 ~ AM06:00 進行系統升級維護,期間網站將暫停服務,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感謝您的支持與愛護。
1/1
庫存:3
青春已老(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6.8元
定  價:NT$161元
優惠價: 581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青春已老》為青春文學作家那夏的最新作品,詮釋了青春裡的迷茫、堅持、感悟。有關愛情、友情、親情的理解將會給正處於青春期的讀者帶來正能量和積極正確的指引。這本書就像是作者那夏生命中一個無可替代的刻度,完整地展現了那夏創作七年的一個心路歷程,願你能從中找到共鳴,找到溫暖,去擁抱這不完美的世界。
當青春不再,韶華已老,便讓過去過去,未來到來。
那夏:
女,糾結龜毛處女座,半調子文青一枚。
已出版:《滄海有時盡》《誰的青春不腐朽Ⅱ》《誰的青春不腐朽》《末世島嶼》。

像日夜等不到黎明黃昏

世界上並沒有完美的時機,只有勇敢去愛的人。
1
當方箏用備用鑰匙打開葉遐爾公寓的大門時,她聽見一聲來自女人的尖叫。這種情況她不是第一次遇到,無視對方驚恐的表情,她脫下高跟鞋,打開鞋櫃。
從上至下數第二層是她的專屬拖鞋。很好,看來已經被這個女人徵用了。方箏不動聲色地拿了雙新鞋穿上,走進廚房。
打開抽油煙機,方箏開始做早飯,身後響起那女人的聲音。
“你是?”她聽上去是真困惑,大概從沒見過穿名牌職業套裝的保姆。
方箏沒吭聲,繼續煎鍋裡的火腿。
聽見響動,葉遐爾睡眼惺忪地走出臥室,發現方箏在,人頓時精神了:“醜醜,你怎麼來了?”
“來提醒你還有一小時開會,以及今天我家停氣,順便蹭頓早飯。”方箏語氣稀鬆平常,倒是那女人更加奇怪了,這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然而還沒得到答案,葉遐爾就已經對她下了逐客令。換好西裝的葉遐爾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與昨晚判若兩人。半強迫地將女人帶到門口,葉遐爾滿是抱歉的語氣:“你也看到了,今天我還有工作,回頭再聯繫你啊。”
在情場上摸爬滾打多年,女人就算再笨,也看得出葉遐爾不會再聯繫她了,卻心有不甘,僵持了片刻,最後憤然摔門而去。
方箏恰好端著餐盤走出來,見此景象,嘖嘖搖頭:“葉遐爾你的品位江河日下啊,這樣的潑婦也敢招惹。”
葉遐爾攤手:“眼神再好也會看走眼嘛,醜醜。”
方箏冷哼一聲,不置可否,葉遐爾卻忽然正經起來:“不說她,倒是昨天你在電話裡說假使專案談成,我們要去非洲簽約?”
“是呀,”方箏用餐刀切了一小塊火腿送到嘴裡,“不過聽說那邊傳染病肆虐,你怕不怕?”
“你都不怕我怎麼會怕,”葉遐爾訕笑,“不過我有時會想,醜醜,你怎麼可以比我這個男人還對自己心狠。”
“是誇獎的意思嗎?如果是的話,多謝。”方箏眨了眨眼,又突然想到什麼,“對了葉遐爾,我不喜歡別人穿我的拖鞋,麻煩你幫我丟掉。”
2
方箏和葉遐爾合開了一家工程承包公司,國內市場日漸飽和,所以他們將目光瞄準國外,發展中國家是他們的首要客戶。
當天合同談妥後,方箏便讓助理訂票,自己回家準備。
剛到電梯口,葉遐爾就叫住她:“醜醜……”
她茫然地回頭,葉遐爾卻突然擺手:“算了,也沒什麼,晚上機場見。”
如果他誇她今天很美,一定會被她笑著無視,但這幾年方箏越來越美卻是不爭的事實。年少的青澀褪去,現在的她有一種松竹般的幹練,葉遐爾身邊鶯鶯燕燕不少,無一是她這個類型。
可人前人後,他仍然堅持叫她醜醜,倒不是他真的覺得她醜,只因從很久之前,他便這麼叫她了。
航班晚點,兩人習以為常。方箏拿出Kindle看小說,一旁的葉遐爾將微信上的美女問候個遍,百無聊賴地湊過頭:“看什麼呢?”
方箏頭也不抬:“言情小說。”
“喲,小姑娘。”
方箏也不生氣,笑眯眯地抽出一遝報表塞給他:“有空笑話我不如看看這個,別指望我幫你。”
抵達埃塞俄比亞,當地公司派來接他們的人已等候多時。本以為對方會將他們安排在酒店,沒想到非洲人比想像中土豪多了,直接給了他們一間別墅的鑰匙,囑咐他們好好休息,明天再派人接他們去公司簽合同。
“大概是把我們當成夫妻檔了。”葉遐爾揚起手中的鑰匙,壞笑。
“沒關係,反正這棟房子這麼大,總不至於只有一張床吧。”不給葉遐爾逞口舌之快的機會,方箏迅速將行李搬上二樓,關門洗澡。
等她換好衣服下樓,葉遐爾已坐在吧台,開了瓶紅酒。方箏瞟了一眼,是他的珍藏之一,Old Vine Zinfandel:“也虧你不遠萬里帶來。”
“提前慶祝嘛。”他舉杯。
“還沒有正式簽合同呢。”方箏微微皺眉。
“你這麼有誠意,冒著生命危險跑來這裡簽約,他們沒道理中途變節的。”葉遐爾不以為意。
“但……”
“醜醜,我有沒有說過,你這個女人的心比男人還狠。”
“昨天剛說過。”方箏頭疼,今天葉遐爾的話格外多。
“是嗎?看來我是真老了,連說過的話都記不住了……”葉遐爾自嘲,說罷慢慢抬頭,望向方箏的眼睛,“那你回答我,醜醜,敢接非洲的單,你是真的不怕死嗎?”
“德雷達瓦沒有疫情,拜託葉先生你也看看國際新聞。”方箏無奈。
“可萬一呢?”
“沒有萬一,就算有……”
方箏還沒說完,葉遐爾已搶過話茬:“就算有,我們也能死在一起。”
“葉遐爾,你還沒喝酒呢,說什麼渾話!”方箏的臉漲得通紅,又氣又急。他大概忘了,就在一個多月前,他們才大吵了一架,幾乎撕破臉皮。如今好不容易有這樣穩定的局面,她一點也不想要破壞它。
至少,在她告訴他自己的那個決定之前不要。
可葉遐爾卻無視她,自顧自地說下去:“醜醜,昨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到我剛認識你的時候,那時你真年輕啊,又很笨,和現在完全不一樣……噢,對了,那時你還不漂亮,所以我叫你醜醜……”
“啪!”怕他再說離譜的話,慌亂中,方箏一耳光打在葉遐爾的臉上,胸口劇烈起伏,“葉遐爾,你不要太過分!”
這麼多年,她去美國又回來,與葉遐爾從老友變路人,再從路人變戰友,他們之間擁有彼此公寓的鑰匙,卻絕口不提往事。比如十年前他對她玩笑似的追求,她在美國留學時的男友Nick宋,還有……兩年前那個無盡的黑夜。
“我哪裡過分了?”葉遐爾果然被方箏成功激怒,反手抓住她的手腕,憤怒地與她對視,兩眼通紅,“醜醜,你敢說你沒有喜歡過我?哪怕一分鐘!”

3
方箏當然喜歡過葉遐爾,B大半數以上的女生都喜歡過葉遐爾,這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但沒有人像方箏喜歡葉遐爾這樣喜歡得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地開始,又莫名其妙地結束。
最初的最初,她對葉遐爾一無所知。這不怪她,方箏大學時代是個不折不扣的學霸,初戀都是旁人起哄談的。那個男生如今她回憶起來已經面目模糊,只記得那幾年大家剛剛從高考的桎梏中解脫,每個人都想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方箏被寢室裡其他姑娘拖去聯誼了幾次,便稀裡糊塗多出個男朋友。
那時方箏笨笨呆呆的,覺得多個男朋友也沒差,無非是吃飯時多雙筷,自習時多個人。男生恰好也是個愣頭青,陪方箏過家家似的談了兩個月戀愛,才記起戀愛應該接吻。
可方箏的理解能力與接受能力還沒到這個層面,她嚇得面如灰土,當即跳起來甩了男生一巴掌,扭頭就跑。
完了,這場戀愛黃了,坐在未名湖邊,方箏悲哀地想。
月色皎潔,映照在湖面,泛起粼粼波光。良辰美景,身邊不乏卿卿我我的一雙一對,可方箏目光呆滯地瞪著他們,瞪得他們頭皮發麻,紛紛落荒而逃。
葉遐爾那天也是閑得慌,約好見面的小學妹放了他鴿子,他的時間因此空出一段,百無聊賴,便沿著湖邊賞月散步。
其實他一點也不喜歡B大,讀這所學校,也是有B大情結的老爸一哭二鬧三上吊逼出來的,他本想去西北農林大,做個釀葡萄酒的快意人,這才符合他灑脫的大名。
或許是夜色太美,又或許是風太溫柔,他心中漸漸生出平時不大會有的悵惘,瞥見一旁抽抽搭搭哭泣的方箏,便忽地冒出點無聊的同情心來。
“姑娘,你在哭什麼?”葉遐爾在方箏身旁蹲下,語氣像在安撫一隻受了驚的寵物。
方箏被他狠狠地嚇了一跳,半天講不出話來。
葉遐爾當她是傷心得無言以對,竟大著膽子摸了摸她的頭,說:“唉,看來都是失意人,要不這樣唄,你給哥哥留個電話,回頭哥哥請你喝酒,都說一醉解千愁呢。”
聽上去如此輕佻的話,從葉遐爾嘴裡講出來,便只有風流,沒了下流。方箏沒遇到過葉遐爾這種斯文的流氓,人都蒙了,等她反應過來,手裡緊拽的手機螢幕上已多了個名字和號碼。
葉遐爾,倒是個挺好聽的名字。
那天晚上,方箏在未名湖邊吹了一夜冷風,到了半夜,是同寢室的姑娘手忙腳亂地將她帶回去的。她倒不是真的情傷深重,就是人有點暈乎乎的,還有點渾身發燙,應該是感冒了。
方箏一病不起,寢室裡人人唾駡那個無辜的男生,方箏心中愧疚又不知怎麼解釋,只好跟大家說想要好聚好散,於是大家又罵了幾天,這事總算告一段落。
方箏又恢復到過去平靜有點孤單的生活。
葉遐爾的來電毫無徵兆,那天方箏在大教室裡自習,手機突兀地響了,她有點納悶,這個時間段從來不會有人找她。
接起來“喂”了半天,是個陌生中透著點熟悉的聲音。她看看螢幕上的名字,葉遐爾,記憶開始緩慢復蘇,她不自覺地“啊”了一聲,臉瞬間變得緋紅。

4
葉遐爾很閑,這是方箏對他的第一印象。B大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學府,課業自然不輕,但葉遐爾好像一天到晚都無所事事,三不五時跑來等方箏下課。
起初方箏不知道他是何方神聖,與他並肩走在一起也不覺得突兀,後來發現周圍人看她的眼神起了變化,終於按捺不住跑去問室友,葉遐爾是誰啊?
沒想到室友“哇”的一聲,犯起花癡來:“你不認識葉大神?”
“葉大神?”方箏困惑。
“就是土木那個葉大神呀,都說搬磚工長得寒磣,但葉大神是個異類,不光人帥,成績還好,年年拿獎學金!”
“哦!”方箏學的是電腦,又兩耳不聞窗外事,怎麼可能知道。
只是從那天起,她有意無意漏接葉遐爾電話的次數多了起來,有時說自己在背單詞,有時說自己在洗澡。她這點小心思,葉遐爾看在眼裡,卻假裝不知道,只是電話打得更勤了,讓方箏覺得有些招架不住。
其實葉遐爾倒也不是真的對方箏產生了點什麼想法,他那時剛好是青黃不接的時期,上個女朋友去了法國深造,新發展的小學妹突然被一個富二代挖了牆角。,他雖然談不上傷心,卻有點受挫,恰好方箏這人呆萌呆萌的,他覺得很有趣,便找機會接近她。
可方箏卻似乎對他的熱情很是抵觸,想方設法避開他。
大概長得好看的人天生征服欲旺盛,葉遐爾也沒能免俗,所以方箏抵觸得越厲害,他就越起勁,沒多久,學校裡就傳聞葉遐爾口味突變,愛上了質樸的碼農。
方箏將這句話咀嚼了三遍,才反應過來人家說的是自己。雖然有點委屈,但似乎也沒錯,當年的方箏的確配得上質樸二字,不會穿衣打扮,不懂化妝,連副隱形眼鏡都沒有,難怪葉遐爾平時喜歡略帶調侃地喊她醜醜了。
但葉遐爾對自己的死纏爛打就算是追求?方箏惶恐,她想起上次的戀愛裡並沒有追求的過程,以至於她很難判斷葉遐爾的用意。
葉遐爾有段時間喜歡請他們寢室裡的姑娘吃飯,一桌六個人,嘰嘰喳喳好不熱鬧,方箏是最沉默的一個。寢室的姑娘看著葉遐爾給沉默的方箏夾菜、倒茶、遞紙巾,眼裡滿是粉紅色的心心,回到寢室以大姐陳菁為首,天天組團罵方箏不爭氣,方箏卻無言以對。
她發現她對葉遐爾的心情,很難用言語表達,說她喜歡他吧,她也說不清究竟喜歡他哪裡,說她不喜歡他吧,若是葉遐爾一天不打電話給她,她便會坐立難安。
這種微妙的情緒持續了好幾個月,方箏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她決定找機會向葉遐爾攤牌,沒想到葉遐爾竟然也產生了同樣的想法。
方箏還記得那是個晴天,午後的寢室空無一人,她哼著小曲,滿心歡喜地將壓了一整個冬天的春裝翻出來整理。手機忽然響了,是葉遐爾。
“醜醜,”他就喜歡這麼叫她,一臉的理所當然,“週六我們去看電影吧,我在校門口等你,晚上七點,不見不散。”
暖風習習,正是一年春,方箏攥著襯衫的衣領,站在寢室窗前,感覺心中的那扇門,“嘎吱”一聲,緩緩開了條小縫。
春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