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億萬逐愛•完結篇(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9.8元
定  價:NT$179元
優惠價: 73131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2015年福布斯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年度人氣作家”葉非夜,超億點擊之作。

國民老公再度邂逅擰巴小綿羊,童話般完美大結局華麗獻映。

原來,我孤身一人走過千山萬水,只為遇見你。

隨書附贈葉非夜私家訪談錄!

再度邂逅時,他壓下心裡翻滾的疼痛從容地和她打招呼:“你好,景小姐。”
而當年的小綿羊,卻已經可以一臉淡定地與她握手言歡。
只是十指相扣得瞬間,那些塵封的記憶終於翻湧而出。
身處險境時,她不敢向他求助,他寧願從她記憶中消失,
卻不知這一切只是因為彼此害怕道出那句“我喜歡你”。
重逢,誤會,告白,等待,還要多久才能等來王子與灰姑娘的童話般的結局?

葉非夜,熱愛文字,熱愛生活。2014年“金鍵盤”年度作者第一名,2015年“福布斯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年度人氣作家。其文筆流暢,情感細膩,筆下的故事深受讀者喜愛。已出版:《餘生有你才安好》《致我最愛的你(上、下)》等。

第一章  天上掉餡餅

第二章  吃人嘴軟

第三章  不雅畫像

第四章  視死如歸

第五章  確定關係

第六章  烏龍事件

第七章  真心遭拒

第八章  真人露相

第九章  故人重逢

第十章  慘痛入院

第十一章  戀愛的甜蜜

第十二章  新公司報到

第十三章  傻人有傻福

第十四章  一夜良宵

第十五章  被逼婚了

第十六章  不被打倒

第十七章  彭闊出事

第十八章  各歸各位

景好好回到江山市後不是沒想過自己很有可能會和良辰相逢,但是,她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樣一個日子裡,在下班路上,坐在公車上,一轉頭就看到他的車子。他的車窗貼了一層反光膜,景好好看不清楚車內的景象。她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就那麼死死地盯著良辰的車子瞧。直到前方的紅燈變成了綠燈,公車還沒發動,窗外良辰的車子就躥了出去,在前方的路口向左轉了一個彎,很快消失不見。景好好的眼睛依舊盯著窗外,身旁的同事說了些什麼,她一句話也沒聽進去。直到到了站,同事下車,她才回神,沖著同事淺淺地笑了笑,說了一聲“再見”。景好好挪到了挨著車窗的位置,扭頭望著窗外。剛剛那樣一瞥,景好好雖然沒有看見他的人只看到了他的車子,所有那些往事便被勾了起來。她原本已經平靜的心情,一下子又被打亂。景好好剛剛到英國的時候,夜裡一閉上眼睛,就仿佛能聽見良辰在自己耳邊的喊聲。“景好好,你今天要是敢走,我們一輩子就完了!”“景好好,我求你,別走,等我……”那樣的語氣,夾雜了霸道、失望、哀傷和痛苦。從來沒有任何人用那樣的語氣對她說過話,良辰的那些話害得她整夜睡不著。後來好不容易平穩了情緒,那些往事漸漸地仿佛就真的被封塵在了心裡,今天這樣突然相見,那聲音就又在她耳邊一遍遍響起,景好好心裡瞬間亂成了一團。在那樣的情況下,良遠已經把話說得那麼直接明瞭,她不可能讓自己的尊嚴再被踐踏。她能做的就是拿著良辰用來威脅她的光碟離開,從此以後和他再無瓜葛。對啊,既然說好再無瓜葛,她現在何必在看到他的車子的那一刹那就開始胡思亂想?更何況,現在的良辰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用來威脅她了,她不用再怕他逼自己回到他身邊了。他和她以前是兩個世界的人,如今還是兩個世界的人。良家的中秋節格外熱鬧,一家老少都聚在了一起,桌子上擺放的是用人們精心做的中秋晚宴。一家人難得聚在一起,多多少少都喝了一些酒。吃完飯,良辰的表弟提議說:“去我那裡打會兒牌?”

良辰搖了搖頭,站起身說:“我準備走了。”

自從發生景好好那件事情之後,原本很少回老宅的他,更少回來了。有時候即便過來,也只是像今天這樣做做樣子,一散場立刻走人。“阿辰,你今晚喝了一些酒,酒勁散了再走吧。”良母也跟著站起身。她看著好不容易回一趟家的小兒子又要走,面色沉了下來。“沒事。”良辰一邊穿外套,一邊說了一句。坐在沙發上的良遠放下手中拿著的雜誌,抬起頭,看著要走的良辰,也跟著站起身,對良辰說:“我今晚沒喝酒,恰好晚上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不如我順路送你吧。”良遠這幾個月以來沒少給良辰找臺階下,可是良辰一直是一副毫不領情的樣子,兄弟兩人之間的關係看起來接近冰點。良母看到自己的大兒子又對良辰示好,立刻附和著說:“這樣也可以。阿辰,你坐你大哥的車走吧,改天有時間再來這裡取車。”

良辰聽到這話,原本系著扣子的手指頓了頓,然後又重新折回去,將扣子一顆一顆解開,將脫掉的外套隨手扔在了客廳的沙發上。他扭頭,看著良遠說:“您的車子,我就不坐了。像我這樣不知廉恥的人,可別弄髒了您的車子,我還是老老實實在家裡打牌,等酒勁散了自己回去吧。”

良遠的面色瞬間變得難看。良母的面色看起來有點尷尬,抬起手推了推良辰:“阿辰,你是怎麼跟你大哥說話的,那事都過去這麼久了,你還跟你親大哥記仇?”“沒辦法,我心眼小。”良辰看也沒有看良遠,直接側過頭,對著剛剛約自己一起打牌的表弟說,“不是說要打牌?走吧。”良辰說完,就走上前,伸出手搭在自己表弟的肩上,一起上樓。說好的打完牌等酒勁散了就離開,結果良辰打了一整夜的牌,他的運氣好到爆,把把都贏,將一屋子的人贏得心裡不爽,拉著他死活不讓走,非要贏回來。結果他越贏越多,他們越輸越慘。

良家他這一代的人都結了婚,就連比他小的表弟也在前兩個月成了家。現在唯獨剩下他沒有著落,所以表弟就取笑他“情場失意,賭場得意”,然後當著他的面,摟著自己的新婚妻子,大大方方地親了兩下。

良辰看著那一幕,面上沒什麼太大的反應,只是勾著唇笑了笑,繼續打牌。他照舊贏,贏到清晨六點半,大家輸得慘不忍睹,這才散場。眾人從樓上下來,老保姆已經準備好了早點。良母看到他拿著衣服準備走人,就招呼他吃點早餐再走。良辰望了一眼餐廳裡吃飯的人,看到坐在正位上的父親,眼簾垂了垂,說:“不了,我等下還有事,先走了。”大早上,又是週末,能有什麼事?良母知道,良辰這是根本不願意看到他的父親。她的表情變得有些失落,跟在良辰身後一起出了門。她看著良辰準備上車,忍不住開口說:“阿辰,那事也不能完全怪你父親和你大哥。”良辰系著安全帶的手微微頓了頓,他沒有吭聲,只是哢嚓一聲將安全帶扣好,就發動了車子。

良母站在車外,盯著車窗後繃著臉的小兒子歎了一口氣,又說:“阿辰,有些時候,人跟人是講究緣分的,你和她或許就沒這個緣分。你現在已經二十六了,再過兩個月就二十七了,年齡真的不小了。你看你表弟都結婚了,你真的該考慮考慮再找一個了。

良辰仍舊沒有吭聲,輕輕地打了下方向盤,將車子轉了一個彎,對著窗外的母親說:“媽,我先走了。”良母稍微往旁邊站了站,盯著車內的良辰不死心地說:“阿辰,這個世界上又不是只有她一個女孩,好女孩多的是,你何必非要她?”

良辰踩著油門的腳微微頓了頓,接著狠狠地踩了刹車,將車子停下,然後側過頭盯著窗外的母親,開口說:“好好就是好好,大千世界,萬里江山,就只有一個好好,除了她,我誰也不要。”良辰說完,便一腳踩了油門,開車離去。

因為昨晚打了一通宵的牌,良辰的眼睛看起來泛著一層紅血絲。秋季來臨,景致一天比一天更有秋天的味道。週末的清晨,江山市的街道格外安靜,他沿著公路慢慢地開著車子。

良辰開車回半山腰別墅這一路上,風景格外美。他路過環城河大橋時,河水靜靜地流淌著,陽光照在上面,一片波光粼粼。他透過車窗,看到正前方的道路上鋪滿一地落葉,秋日的陽光鋪灑在地上,畫面看起來格外靜好。江山市的秋季一直這麼漂亮,天氣不冷不熱,天高雲淡,是一年四季裡最好的季節。可是,這樣美好的風景,良辰卻看得有些難過。秋天該很好,你若仍在旁。如今,你不在我身邊,這樣美好的風景,我也無心欣賞。到現在他才明白,原來,讓一個人心情美好的並不是風景,而是陪你看風景的人。良辰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頓了頓。思念總是會見縫插針,每次都是這樣,他一個不經意就突然想起了她,然後整顆心都變得空蕩蕩的。已經一百三十五天沒有見到她了,在這一百三十五天裡,她一直住在他心裡,陪著他一同呼吸。早上的秋風吹進開著的車窗,帶著涼意直直鑽進他的心口,泛起一層說不出來的涼,讓他覺得心裡冰寒一片。

景好好從沒想過,第一次遇見良辰之後,還會有第二次遇見。這是中秋過後的一個週四,那天晚上,老總帶著秘書接待一個客戶,結果秘書一不小心忘帶重要的檔,就給景好好打了一個電話,讓她趕緊送過去。

景好好當時正準備洗澡睡覺,接到電話就匆匆穿了外套,急急忙忙跑下樓,攔了一輛計程車去公司拿了檔,然後趕去了秘書告訴自己的地址。景好好到達目的地後匆匆付了錢,然後掏出手機給秘書打了個電話。老總和秘書接待客戶的地方,是環城河旁的南京菜館,以前良辰帶著景好好來過一次。菜館還是老樣子,門外掛了一排紅色的長形燈籠,一旁的停車場裡停滿了各式各樣的豪車。因為菜館臨近河邊,秋季的夜風帶著刺骨的寒意,吹得景好好直打哆嗦。她跺著腳抱著檔等了一陣子,才看到秘書行色匆匆地從裡面跑出來。景好好連忙走上前遞了檔,秘書只是說了一句“謝謝”,就急急忙忙轉身又跑進了南京菜館。景好好在菜館門口站了一會兒,就走向了路邊。環城河周圍都是高檔消費區,很少有計程車進來。景好好等了一陣子,打不到車,只好沖著前方五百米處的公車站走去。今晚良辰沒在南京菜館,卻在旁邊的一家義大利餐廳裡。他晚上恰好有個飯局,一桌子坐的都是江山市有頭有臉的人,良辰卻沒什麼心情應對。前天他剛剛飛了一趟法國,今天中午才回到江山市,和以往每次去法國一樣,換來的都是無功而返的結果。

他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多少次去那邊尋找景好好,每次都是失望而歸。他從法國回來之後,心情跌到了穀底。曾經他的應酬也很多,除卻迫不得已的時候會喝兩杯,其他的時候很少貪杯。可這樣一次又一次尋找不到景好好的失敗,使得他除卻靠著酒精麻痹下自己體內發洩不出來的思念和難過,他發現自己竟然找不到其他的辦法來緩解這種苦悶。

只可惜,酒喝得越多,良辰覺得自己心裡的思念越炙熱,到了最後,竟然喝得他大腦發蒙。

散場的時候,他已經醉得一塌糊塗,走路時步子都搖搖晃晃的。有人提議送他回去,卻被他擺手拒絕。他眼前浮現了各種各樣的模糊畫面,踉蹌地走出義大利餐廳,然後站在門口,左右看了半天,分不清東南西北,就胡亂向著一個方嚮往前走。

河邊停靠的到處都是車子,在他眼裡這些車子都一個樣,根本分不清哪一輛是自己的。他最後就死命按著自己的車鑰匙,挨個拉車門,驚得周圍車子報警聲響成一片,引來了看車的保安。

“先生,不好意思,這些車子都不是您的,請問您記得您的車牌號嗎?”良辰隱約感覺到有人在自己身邊絮絮叨叨地說話,他豎著耳朵仔細去聽,卻只聽到嗡嗡嗡的聲音,最後就繼續邁著深一腳淺一腳的步子往前走,一不小心竟然險些摔倒在地。幸好保安及時伸出手,攙扶住了良辰:“先生,我現在先扶您回飯店裡休息一會兒,等酒醒了,您再走可以嗎?”景好好快要走到公車站的時候,看到路邊有兩個人,走路搖搖晃晃的。她就多事地去瞄了一眼,結果,看到一個穿著保安服的人,用力撐著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那男子像是喝多了酒,步伐有些不穩,他微微垂著頭,讓人看不清楚容顏,景好好卻覺得那男子的身形有些熟悉。她頓了腳步,仔細瞧了兩眼,恰好那男子抬起了頭,她清楚地看到良辰俊美清雅的熟悉眉眼。景好好整個人宛如石化了一樣,僵在了原地。“先生,您能聽見我說話嗎?先生?”“先生,小心……”保安扶著良辰,原本一邊走一邊在詢問他,結果良辰的腳步一時不穩,整個人往前栽了過去。景好好還沒完全清醒過來,人卻下意識地沖了過去,抬起手攙扶住了良辰的胳膊。保安連忙將良辰往自己的肩膀上撐了撐,當景好好是個路過的好心人,笑著說了一聲:“謝謝。”景好好輕輕地點了點頭,扭過頭看向良辰。男子突然幹嘔了一聲,嚇得保安連忙扶著良辰彎下了身。良辰瞬間就沖著地面嘔吐了出來,刺鼻的酒氣四處擴散,有些嗆人。良辰嘔吐了許久,把胃都吐空了,依舊沒停下來的跡象。他怎麼喝了這麼多酒?景好好抬起手,輕輕地拍了拍良辰的後背,直到他的嘔吐停止,才從自己的包裡掏出紙巾擦了擦他的嘴角。保安看著景好好一系列的舉動,愣了大半晌,才盯著景好好指了指良辰,問:“小姐,你認識他?這是你的朋友?”景好好抬起了自己停在良辰身上的視線,轉過頭對著保安又點了點頭。“太好了,小姐,這位先生喝多了,問他什麼都答不出來,你知道他住在哪裡嗎?

能麻煩你將他送回去嗎?”景好好聽到這話,盯著良辰皺了皺眉。他可能因為酒喝得太多,看起來很不舒服,眉心緊緊地皺著,面色看起來也有些蒼白。景好好抿了抿唇,沖著保安微微頷了一下首說:“可不可以麻煩你幫我叫輛計程車。保安立刻點頭,拿了呼叫機,聯繫了飯店的前臺。約莫過了五分鐘,計程車停在了路邊,景好好先打開車門,然後在保安的幫助下,將良辰扶進了車裡。景好好對著保安道了一聲“謝謝”,也跟著鑽了進去。良辰靠著椅背,閉著眼睛,看起來很難受。景好好盯著良辰看了一會兒,聽見前面的計程車司機問:“小姐,請問你們要去哪裡?”景好好原本想說酒店,隨即想到良辰醉成這樣,酒店裡要什麼沒什麼,最後就報了半山腰別墅的位址。車子停在半山腰別墅的正門口,景好好在司機的幫助下,將良辰從車里弄了下來,然後將良辰扶到了側門處,伸出手按了一下門鈴。過了約莫一分鐘,別墅裡有人走了出來,隔了很遠喊了一句:“是誰呀?”景好好沒有說話,只是繼續按了一下門鈴,然後將良辰的身體靠在牆壁上,慢慢鬆開手,確定他不會摔倒,就迅速上了計程車,對著計程車師傅說:“師傅,我們走吧。計程車緩緩開動,景好好透過後視鏡,看到別墅的側門被人拉開,走出的林嫂看到門外站著的良辰,立刻上前扶住了他。

計程車距離別墅的大門越來越遠,後視鏡中的人也越變越小。不過景好好依然能夠清楚地看到沒一會兒,從別墅裡又跑出來好幾個人,大家手忙腳亂地攙扶著良辰,走進了別墅。

良辰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腦袋有些發蒙。可能是宿醉的緣故,頭隱隱作痛。他睜開眼睛,看到熟悉的臥室,皺了皺眉。他在大腦裡搜索了半天,結果最後的記憶,只停留在自己在義大利餐廳裡喝多了的場景。他以為是自己打電話喊司機接自己回的家,就沒多想,下床洗漱,然後換了一身乾淨的西裝下樓。“辰少爺,您醒了?”林嫂看到良辰,立刻打了一聲招呼,問,“辰少爺,您要不要吃早餐?”良辰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已經八點多鐘,想到九點還有一個早晨例會,就直接從餐廳裡隨便拿了一個包子,一邊吃一邊走出了別墅。他摸出車鑰匙來到車庫,卻發現自己習慣開的車子竟然不在。他轉身走了出來,沖著屋內喊了兩聲“林嫂”,等到林嫂出來就問:“我昨天開回來的車子呢?”林嫂疑惑地看了良辰兩眼,說:“辰少爺,您昨天沒有開車回來。”良辰愣了一下說:“昨天不是司機接我回來的?”“不是啊。”林嫂搖了搖頭,“昨天我聽到門鈴響,就去開門,結果看到辰少爺站在門口,我還以為是辰少爺的助理送辰少爺回來的。”良辰越發納悶,昨天他去參加飯局,壓根就沒叫助理,難不成他找從容送自己回來的?不應該啊,從容送自己回來,不會不進家門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