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7
億萬星辰不及你2(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6.8元
定  價:NT$221元
優惠價: 73161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賀季晨離開你
是我今生第一次,想贏回你

葉非夜虐心續篇
有些愛,一開始就是終點
相愛的人,最後卻只剩一句抱歉


四年前錯誤的一晚,讓季憶從此再也無法擺脫賀季晨的陰影,然而四年後的再遇,她又被迫逃向自己真正愛的人——賀季晨的哥哥賀余光,然而和“賀餘光”結婚的季憶並不知道,賀季晨才是那個真正與她結婚的人……季憶漸漸瞭解到賀季晨冷酷的外表下隱藏著柔軟的內心,早已在不知不覺中對賀季晨產生情愫,而賀季晨仍舊深陷在愛而不得的痛苦中,只是默默地守候著季憶……相愛,是兩個人的渾然不知。當轉機出現,兩人即將互通心意,卻又出現了新的危機……他們將會如何應對?又是否能夠衝破內心的桎梏、最終走到一起?

葉非夜

騰訊雲起知名作家,起點中文網主推作者、曾出版多部人氣作品,站常年蟬聯點擊第一,騰訊文學2014金鍵盤獎最受歡迎女作者冠軍,曾與唐家三少等知名作者共同錄製河北衛視《中國好詩詞》節目。
第一章 她沒想過給他可能
第二章 他從沒學會怎樣去愛
第三章 在她不要的世界裡
第四章 如果回到過去
第五章 願意和我並肩作戰嗎
第六章 她註定一生都要虧欠
第七章 原來,是心動啊
第八章 今生只有一次
第九章 她喜歡上他了
第十章 他護的人,誰敢有意見?

第一章 她沒想過給他可能

賀季晨的聲調,不高不低,只是在說“又”字的時候,咬得格外陰狠。
那就像是一道驚雷,炸在了所有人的心窩。
又?
難道……千歌以前也對付過季憶?
所有人的心頭,都泛起了疑惑。
興許是面前的男人氣場過於強大,千歌嚇得抖了抖唇,只是喊了一聲“賀導”,後面就一個字都沒說出來了。
賀季晨眉骨之間,隱隱有暴戾之氣浮動,他的視線越發冷了,威脅的口吻不容置喙:“上次,你為了把她踢出劇組,對著林正益誹謗她的時候,我已經警告過你,那是最後一次,沒想到你居然不知悔改地又對她玩陰的!”
賀季晨在劇組裡一向話不多,即使演員哪裡拍得不好,他也只是讓副導演來做溝通。
細想下來,這似乎是進入劇組以來,他說的最長的一段話。
千歌聽得愣怔了好一會兒,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男人哪裡是想多說話,他之所以這麼說,不過是為了讓大家知道,她一直以來都不想讓季憶留在《三千癡》的劇組裡!
更或者,他其實從一開始,就懷疑衣服的事情和她有關,所以他才大費周章地又是報警又是喊自己的私人律師唬服裝助理,為的就是讓她在眾目睽睽下說出真相,然後他才好說後面的話。
所以,賀季晨的出發點,不單單是為了給季憶討回公道,更重要的是,他想順著季憶的這次事情,推波助瀾地毀了她在整個劇組,乃至整個娛樂圈好不容易維持出來的形象!
千歌到底是在娛樂圈裡混跡了多年,即使剛剛被賀季晨嚇到了,可等她回過神後,還是很快就讓自己鎮定了下來,開始為自己辯解:“賀導,你不能聽她這麼一說,就認定事情是我做的!上次我是和季憶有點小矛盾,但我根本就沒記在心底,再說我是女一號,她是女二號,我有什麼好針對打壓她的?”
千歌怕自己的話,不具說服力,也怕周圍的人不相信自己,她停頓了一下,視線就落在了不遠處的服裝助理身上:“賀導,我覺得這件事,你有必要認真地查一查,衣服都是服裝助理管的,憑什麼她說我的助理碰過,我的助理就一定碰過?說不定是她和別人聯手,反過來陷害我,難不成我就要吃這個啞巴虧?”
服裝助理本以為自己已經撇清了關係,可以自保了,沒想到千歌將矛頭又對準了自己,她怕極了,想都沒想就開了口:“不是這樣的,我沒陷害千歌姐,是千歌姐的人找的我……”
服裝助理越解釋,越覺得自己口中的話,太過於蒼白無力,遠遠沒有千歌那樣一針見血。
她知道自己有過錯,可她更怕自己擔主要責任,畢竟季憶的傷口那樣觸目驚心,說不定真的會被判刑。
人在被逼到絕路的時候,第一時間想的永遠都是自己。
不管曾經,她是怎樣保證自己絕對會守口如瓶的,可此時此刻,為了自己,服裝助理卻不管不顧地全盤托出:“……千歌姐的人,不單單找過我,還找過別人,她不止對季憶做過這一件事!”
“季憶上次拍戲,衣服破了洞,就是千歌姐的人做的,還有季憶那次拉肚子,也是千歌姐的人給了化妝師藥,讓她放在季憶的礦泉水瓶裡……”服裝助理的聲音有些大,旁邊站著的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他們就仿佛是聽到了小說裡的情節一般,個個目瞪口呆。
“……還有,季憶每次去廁所,總會有幾個人跑出來搶佔洗手間,害她沒辦法上廁所……”
隨著服裝助理爆料得越來越多,賀季晨臉上的神情越來越低沉,到了最後,仿佛都能滴出水來。
千歌眼底浮現出一抹慌亂,可開口的聲音依舊氣勢逼人:“梁雯雯,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
服裝助理嚇得身體哆嗦了一下,卻沒有要停的意思,還在說:“……不單單是這些,就連季憶的盒飯,也總會出現稀奇古怪的意外,據我所知,季憶進入劇組到現在,可能一頓盒飯都沒吃過……”
從千歌開口狡辯到服裝助理為自己辯解,自始至終站在一旁沒有出聲的賀季晨,聽到這裡突然開了口,聲音煞氣十足,他口中的話,不是對著千歌說的,也不是對著服裝助理說的,而是對著副導演說的:“警察呢?到了嗎?還有律師,律師還要多久?!”
聽到這話,服裝助理更慌張了。她生怕賀季晨不相信自己,以為她是最大的元兇,把她送去警局裡,便開始找證據給賀季晨看:“我保證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沒有一句是撒謊的,賀總,您要是不信,我可以告訴您千歌姐的人,都究竟收買了誰,我現在就可以指給您……”
服裝助理說著,就真的伸出手,開始在一群工作人員裡找,她點了第一個人,又去點第二個人,眼看著被她指出來的人越來越多,現場的氣氛變得有些嘈雜,不少不知情的工作人員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原來季憶前陣子拍戲的時候,之所以狀況不斷,是因為千歌啊。”
“真是沒想到,千歌居然會做出這種下三爛的事情!”
“對啊,還影后,還一姐呢,我看是踩著有潛力的新人才穩住的,實際上沒什麼實力吧……”
大家的聲音越來越大,話也說得越來越不客氣,千歌開始站立不住了。她看服裝助理還在那裡指人,眼底閃過一道冷光,忽地抬起腳,朝著服裝助理的方向準備沖過來。
可她還沒來得及動,她的經紀人忽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胳膊,制止了她的舉動。
千歌蹙眉,不解地轉頭看了一眼經紀人。
經紀人沖著她幅度很輕地搖了搖頭,然後就放開了她的胳膊,抬起腳,往前邁了一步:“不用找警察查了,直接把我帶走吧,因為整個劇組裡對季憶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我一個人安排的,和千歌無關,她毫不知情!”
不能再和服裝助理爭了,她顯然是嚇破了膽,倒戈了,再爭下去,只會讓千歌更難堪。
事情已經很明朗了,劇組裡的人,又不是傻子,都已經看出來是千歌在打壓季憶。
雖然那塊刀片究竟是怎麼來的,沒人知道,但是千歌的形象已經毀了,不能再惹上官司了,到時候鬧到網上,千歌只會損失更重。
這個時候,總是要有人站出來承擔後果的,而那個人,只能是她,不能是千歌。
想到這裡,千歌的經紀人繼續說道:“原因很簡單,因為我覺得季憶對千歌的威脅很大,我不想讓她有出頭之日,所以想著把她逼離劇組,我這麼做,只是為了保護我名下的藝人……
“我接受起訴,也接受警察的調查!”
如千歌經紀人所說的那樣,在場的誰都不是傻子,她此刻雖把話說得很好,完全替千歌撇清了關係,但誰都明白,經紀人和藝人是一體的,這些事情,不可能和千歌沒關係,只不過是緊急公關的一種方式而已。
其他人都能看明白的事情,賀季晨心底更清楚。
只是,千歌的經紀人已經主動承認並且擔下了所有,再咄咄逼人追問真相,不但沒任何意義,也鬧不出個什麼結果來。
一想到就這樣讓千歌躲過一劫,賀季晨盯著千歌的眼神,變得越發淩厲尖銳。
有那麼一瞬,千歌以為賀季晨隨時會沖上來,甩自己幾個耳光,她嚇得心臟跳個不停,雙腿都不受控制地微抖了起來。
就在她嚇得快要癱軟在地時,賀季晨神態冷然地收回了視線,直接沖著一旁的副導演語氣要多低冷就有多低冷地丟了句“警察和律師來了,你負責處理下後續的事情”,然後就轉身,沖著宮殿的門口走去。
在賀季晨踏上通往宮殿的第一個臺階時,他看見了面色蒼白的季憶,正捂著腰間,靠在宮殿門前。
她受了傷,不在裡面躺著,怎麼出來了?
賀季晨眉心輕蹙了蹙,腳下的步子,不禁加快了許多。
……
季憶在程未晚拿走拍戲的衣服時,心底驚了一下。
她受了這麼重的傷,好戲才剛開頭,都還沒繼續往下唱呢,衣服如果被程未晚直接處理掉了,那她豈不是白忙活一場?
就在季憶想著,怎麼將衣服拿回來時,她看到程未晚卷衣服的動作停了下來,隨後就將衣服攤開,在裡面翻找了起來。
她知道,程未晚肯定是察覺到了異樣……
她本以為程未晚會直接跟自己說,沒想到,程未晚低著頭看了一會兒衣服,然後就邁步離開了宮殿。
她在宮殿裡,看不到外面的場景,但她迫切地想知道,自己的目的究竟有沒有達成,便強忍著腰間的疼,扶著床邊站起身,慢慢地蹭到了門口。
她親眼看到賀季晨將衣服摔到服裝助理腳邊,也親耳聽見他說將自己律師請來給她打官司,更將他在服裝助理招出是千歌的人動過她衣服後,一步一步走向千歌的畫面,盡收眼底。
其實千歌的錯愕,季憶是可以理解的,千歌是對衣服動了手腳,可她並沒有放刀片。
因為,刀片是季憶自己親手放進去的。
只可惜,不會有人想到是她自己陷害了自己……
季憶明白自己這樣的所作所為,很傻,可她沒辦法,她無權無勢,要想在這個劇組裡保全自己,讓自己以後的日子不要那麼難混,要想狠狠地還擊千歌,她只有這樣一條路可走。
因為,只有她受了傷,劇組才會重視她的事,到時候,就算是劇組沒有人處理,她也有個噱頭可以將這件事擴大化,請警察插手。
只是她沒想到,賀季晨在第一時間知道事情的原委後,直截了當地幫她處理了。
甚至,他還跟千歌說,當初在千歌對著林正益誹謗她的時候,他已經警告過千歌了?
千歌什麼時候誹謗了她,她怎麼不知道這件事?而他,居然在她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維護了她……
季憶的神思,一下子變得混亂無比,以至於賀季晨走到了她的跟前,她都沒察覺到。

賀季晨還沒完全從千歌經紀人義無反顧站出來替千歌頂罪的憋屈中走出來,儘管他已經很努力地讓自己不要將剛剛那些負面情緒帶到季憶面前,可當他站在女孩的面前,看到她本就纖瘦的身體比之前還要瘦弱時,他的耳邊頓時就響起剛剛服裝助理說的那些話。
他還以為她是剛入劇組,因為起早貪黑拍攝累的,原來不是……
他之所以放下第一學府那麼榮耀的光環,不惜和賀家鬧得不和,執意來北城當導演,不過就是為了離她更近一些,離她的夢想更近一些,好護她周全、護她安好。
可,她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居然還受了這麼多委屈……
說不出來的自責,瞬間淹沒了賀季晨的全身,讓他本就窩藏在心底的那團火燃燒得更旺盛了,以至於他沖著季憶開口的語氣,都夾雜著絲絲暴戾:“為什麼不告訴我?”
季憶被賀季晨的低吼聲,嚇得渾身一哆嗦,整個人忽地清醒了過來。
她下意識地仰起頭,望向了賀季晨。
男子的臉色依舊陰沉低冷,他嘴角繃得緊緊的,眉骨之間還隱隱有著怒氣在跳動。
只是一眼,季憶就被賀季晨這副模樣嚇得垂下眼簾。
賀季晨看女孩沒說話,體內的怒氣還在橫衝直撞著,急需一個發洩口,就又開了口,語氣還是剛剛那樣的盛氣淩人:“我問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當我是擺設嗎?有人欺……”
賀季晨忽地噤了聲。
他本想接著說,有人欺負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可話到嘴邊,他才想到,他和她的關係,並不怎麼好,而她的性格,倔強無比。四年前,他因為吃醋,口不擇言地說了讓她以後都不要出現在他面前的話,她就真的沒再出現過了……
所以,她怎麼可能會來找他呢?
就算是她在劇組裡受了天大的氣,她寧可去找一個陌生人幫忙,都不一定會來找他的……
季憶被賀季晨莫名其妙的話,質問得有些不解,她微皺著眉心,等了片刻,見男子說了一半停下來後就再也沒聲了,便疑惑地抬起頭,悄悄地往賀季晨臉上偷瞄了兩眼。
賀季晨察覺到了她的視線,輕而易舉地逮住了她的目光。
季憶本能地低下了頭。
賀季晨卻被她這道眼神喚回了神思,他壓下剛剛想的那些心事,盯著低自己大半個頭的女孩毛茸茸的頭頂看了片刻,動了動唇,想要問她“傷口疼得厲不厲害,要不要他抱她回酒店”,可組織好的話語到了嘴邊,從來都沒跟女孩溫聲細語說過話的他,怎麼都張不開這個口。
賀季晨嘗試了好幾次,最後只是勉強地發出了一個“傷”字,音量極低,他自己都聽不大清楚。
賀季晨懊惱地撇開了頭,在心底狠狠地罵了自己幾句不爭氣,然後,他就忽地伸出手,抓住了季憶的胳膊。
季憶一驚,嘴裡剛發出一個“賀”字,整個人就跌入了賀季晨的懷抱中,她的身子一僵,下一秒雙腳就騰空離地了。等她反應過來時,她已被賀季晨打橫抱在了懷中。
她下意識地抬頭,看了一眼賀季晨。
他目視著正前方,冷著一張面孔,在劇組一群人錯愕地注視下,抱著她,踩著臺階,一步一步平穩地走了下來,走到了車旁。
拉開車門,賀季晨將季憶放進去,然後繞過車頭,上了車,沒理會車外愣神的一群人,直接踩了油門,轉著方向盤離開了。
車子開出一段距離後,季憶轉頭看了一眼賀季晨,男子的臉色並沒有好轉的跡象,目不斜視地盯著正前方道路的眼底,泛著不悅的光。
季憶遲疑了一下,還是小聲地沖著賀季晨說了聲:“謝謝。”
賀季晨的眉眼,明顯地動了動,可他卻沒開口回她的話。
季憶便沒再說話,車內又陷入了一片無聲中。
抵達酒店門口,賀季晨率先下了車,他繞過車頭,走到季憶這邊時,門童已經幫季憶拉開了車門。
季憶伸出的腳,還沒著地,賀季晨就彎身,又抱起了她。
季憶指尖一顫,有些不自然地輕聲開口:“我、我可以自己走……”
賀季晨仿佛沒聽見她的話一般,大步流星地穿過酒店大堂,進了電梯。
一直到賀季晨在季憶的房門前停下,季憶心頭才遲鈍地閃過一絲疑惑,整個劇組的人都住在這個酒店裡,這種小事都是場務安排的,賀季晨這樣地位的人是不會過目大家住在哪個房間的,可他問都沒問她,就輕車熟路地找到了她的房間……
所以說,賀季晨早就知道她住在這裡,而且,他或許還來過她的房門前?
他不是一向討厭又嫌棄她嗎?可他為什麼還要這樣關注她?就像是剛剛在片場,他看她受了傷,那麼焦急而又失控的反應……
季憶的思緒,又被賀季晨帶得飄遠了,沒聽見男人問的那聲:“房卡呢?”
賀季晨看女孩怔怔地盯著房門上的房間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又開口問了一遍“房卡呢”,見她依舊沒反應,他索性就伸出手,在她包裡翻找了起來。
他的動作,驚醒了季憶,她這才急忙從包的側面袋子裡,掏出了房卡。
比起賀季晨住的套房,季憶的房間小得可憐,賀季晨皺了皺眉,進入房間,將季憶放在了床上。
他先側頭,看了一眼季憶的腰間,隔著衣服,沒看到血跡,這才放心地起身,去給季憶倒水。
垃圾桶恰好就放在水吧台旁,賀季晨倒了一杯水,端著剛準備折回季憶身邊,就瞄見垃圾桶裡面有很多帶血的紙巾。
血量不多,有些紙巾還揉成了團……
賀季晨心底一顫,下一秒,就抬頭沖著季憶問:“還有哪裡受了傷?”
賀季晨的話,前言不搭後語,季憶被他問得一愣:“什麼?”
賀季晨沖著垃圾桶挑了挑眉:“這裡怎麼那麼多血?”
季憶這才恍然大悟過來,急忙解釋:“是鼻血,這幾天有點上火,流鼻血了。”
賀季晨握著水杯的指尖,忽地收緊了一些力道。
在劇組裡,他不是沒有關注她,更或者說,他時不時地都會去留意她一眼。拍戲是個很苦很累的過程,很多演員拍完,第一時間就是喝水,一開始她進入劇組時,也是這樣的,可大概在半個月前,她就很少喝水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