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
妖怪旅館營業中08:雪之國度的珍味奇景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為了尋找失蹤的大老闆,葵前往妖都,
並在這裡得知了大老闆的身世,以及支撐著隱世的飲食傳統。
葵開始重新審視起自身廚藝的可取之處,
同時前往北方大地尋求支援,以救回大老闆。
在這坐擁美景卻處於封閉狀態的雪之國度,
等待著她的是各種不為人知的珍味土產,
以及熟悉的那位「老朋友」……

老朋友答應協助天神屋的交換條件竟是──
幫忙推廣北方大地的特產,藉此振興觀光?

©Midori Yuma 2018

★大老闆的謎樣身世與本名即將揭曉!
★熟悉又可愛的「老朋友」回歸,將帶來怎樣的雪國故事?
★寒冬來臨,葵又會做出哪些暖胃又暖心、令人垂涎三尺的美味料理?

作者
友麻碧

出身自福岡。系列小說作品「妖怪旅館營業中」造成轟動,現已改編為漫畫(B’s-LOG COMICS)與電視動畫。另有「淺草鬼妻日記」系列、「鳥居の向こうは知らない世界でした。」等代表作。

譯者
蔡孟婷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曾任日商秘書、出版社編輯,現為自由譯者。擅長領域為實用書籍、漫畫與輕小說。


開幕 春日與清(一)


此地為隱世。
我所在之處,是位於北方大地的八葉據點¬¬──冰里城。

「今天的天空依舊灰濛濛的……」
我朝著凍僵的雙手呵了呵氣,從冰里城大廊上的冰窗眺望著外頭景色。
眼前是一片被籠罩於雨雲之中的陰暗天空。
「春日,身體已經好點了嗎?」
「……阿清。」
沒錯,我名為春日。
關心我身體狀況的他,正是繼任北方大地八葉的城主──清。
他擁有冰晶般透亮的髮色,以及雪花般的白皙肌膚。
年紀輕輕當上城主的他,容貌中帶著一種虛渺的夢幻。
「沒事沒事,只是場小感冒罷了。吃了從文門大地帶來的感冒藥,睡個一晚就康復啦。」
我擠出滿面笑容,然而阿清依然緊皺眉頭,露出一臉難色。
他手持象徵城主的權杖,在距離我幾步之外的地方停下腳步,與我望向同一片灰濛濛的天色。
在沒多久之前,我還在天神屋當女服務員。然而因為我同時擁有隱世右大臣之女的身分,於是辭掉工作嫁入阿清家。
「春日,天神屋的客人們就快到了。」
「我知道。我早預料到事情會朝這個方向發展。」
「妳看起來很開心呢。」
阿清露出苦笑,卻垂下雙眼。他的眼神與我並未有交集。
「想必妳應該很恨我吧。恨我為了自己與北方大地的利益,把妳從天神屋帶走,來到這個一無所有,對妳而言難以生存的冰天雪地。」
「你怎麼這麼說呢?我會嫁給阿清你,全是出於自己的決定。」
「……」
我希望能從旁協助阿清,解決他所抱持的煩惱。
然而他卻獨自背負一切,避免讓我涉入。
他不希望我被捲入北方大地的腐敗、需要面對的難題與一切是非之中。
阿清獨自吞下所有煩惱,徬徨無助地露出落寞的微笑。
「別擔心,天神屋的大家一定願意站在我們這邊的。」
於是我趁他錯身而過之時,輕輕地向他低喃。
他只斜眼望向我,便不發一語地離去了。

北方大地是一片被高山峻嶺與冰雪包圍的灰色土地。
居住於此的冰人族過去曾經建立過統一的國度,造就了極盛的時代,然而現今已被隱世顯著的發展速度與日益蓬勃的經濟拋在後頭,只有日趨衰退一途。
再加上接近永冬的氣候,讓這塊險峻的土地不適合居住。
被選為新任北方八葉的阿清,為了重新找回過往的繁榮而想盡各種方法。然而才剛上任的他,身邊盡是難分敵我之輩。對他而言,這份責任實在重了些。

正因為如此,才希望自己能助他一臂之力。然而……
目前的我,什麼也做不到。
阿清他似乎也尚未打從心底接納我。
 


第一話 狐狸與狸貓使者


「唔唔……好冷。」
我──津場木葵正用雙手摩擦著自己冷得直打哆嗦的身軀。
明明待在折尾屋的飛船「青蘭丸」船艙內,卻仍感受到明顯的寒冷襲來。
「葵小姐,接下來就要進入北方大地的領空,氣溫將會越來越低,請穿上這個吧。」
身為九尾狐的天神屋小老闆──銀次先生替我拿了一些衣物過來。是一套繡著奇妙圖樣的和服與皮草外褂。
「這是北方大地的傳統服飾。要在北方大地行動,穿上這件毛皮的外褂再適合不過了。」
「哇~內裡毛茸茸的,感覺就很暖和。」
沒信心能挨住這種嚴寒的我鬆了一口氣。
「還有替小不點也準備了一套唷。」
「耶~人家光溜溜滴沒衣服穿,實在太感激惹~」
原本老實待在我肩上的小不點,一股勁地朝銀次先生飛撲而去。
銀次先生幫他套上類似斗篷的外套,上頭繡有花紋。這畫面可愛地令人忍不住露出微笑。
「葵小姐,我滴這身打扮怎麼樣?」
「很可愛嘛你,小不點。好像晴天娃娃一樣。」
平常總是一絲不掛的小不點,像這樣著裝後的模樣真可愛。
「不過呀,天氣太冷的話,你頭頂盤子裡的水不會結凍嗎?」
「啊~這可就大事不妙惹~不過我想船到橋頭自然直吧~~」
「前一句明明說大事不妙,卻又擺出老神在在的態度啊。」
面對如此悠哉的小不點,銀次先生開口說:「我還準備了這個。」並拿出了一頂小小的三角帽。
「這原本是河童在冬天穿戴的一種禦寒裝備,我請天神屋的地底工廠幫忙製作了手鞠河童專用的縮小版。」
接著他將帽子套入小不點頭上的盤子,並且確實旋緊,就像在關保特瓶一樣。於是三角帽便緊緊包覆住盤子,即使小不點到處亂動也不會輕易鬆脫。
這是什麼跨時代的裝備……
「那麼葵小姐,請您換裝完畢後到甲板一趟好嗎?白夜先生找您。」
「嗯嗯,我知道了。」
我將和服、外褂還有身穿斗篷的小不點一把抱起,在銀次先生為我準備的房間裡換裝完成。
從穿衣鏡中映照出的模樣,與平常身穿抹茶色和服的自己不太一樣。
「圖樣很華麗,腰帶也相當細緻柔軟呢。裡面還附有褲狀的內襯,穿起來似乎很方便活動,感覺像是雪國特有的民族服飾?本來就有聽說北方大地擁有自己獨特的文化。」
我相當興致勃勃。特別對於那邊的料理感到好奇,不知道會有怎樣的新東西。
小不點跳進我外褂上的口袋,一臉雀躍地探出頭來說:「裡頭毛茸茸滴,好暖和~」

一走到甲板外,我便被這空氣中有別於以往的氣味給嚇了一跳。
「哇……一片雪白。」
眼前所見是一整片的銀色世界。
這是我來到隱世後第一次看到雪,而且還是堆積得如此美麗的雪景。
「剛才正好越過一座巨大的山峰。氣候驟然一變,瞬間充滿雪國氣息。」
會計長白夜先生往我這裡走近,淡然地俯瞰著這片景色。
因為天氣寒冷,他將手中摺扇保持閉合狀態,並未攤開來搧風。
「……是說白夜先生,看你身穿色彩亮麗的和服,還披著皮草外褂,總覺得不太習慣呢。」
「囉嗦什麼,這是入境隨俗。先別說這些無關緊要的事了,葵。」
換上北方大地造型的白夜先生用閉合的摺扇前端指向我。
我心頭一震。被他點名讓我覺得準沒好事。
「我有點『差事』想麻煩妳跟小老闆跑一趟。」
「差事?」
「沒錯。我會在航行途中請你們下船,先有個心理準備。」
「咦?在這冰天雪地之中要把我丟下船?」
白夜先生到底有多冷血……
還以為上次在妖都窺見了他內心的些許溫柔與人情味,結果還是老樣子。
現在的他一臉嚴肅,似乎比身處會計部時還更緊繃。
我們所要前往的目的地,是北方大地八葉的據點──冰里城。
想必他是做好了心理準備,接下來將需要面對各種政治角力吧。
「葵,妳知道嗎?北方大地的首長,原本是一國的君王這件事。」
「君王?這是什麼意思?隱世之王不是妖王才對嗎?」
「這是在隱世受現今妖王家統治之前的事了。這片土地獨自封閉於冰天雪地之中,被高山峻嶺所包圍,過往曾有一段漫長的時間自成一國,構築出獨有的文化。」
「所以才會說北方大地在八葉中的立場比較特殊,不受妖都宮廷的勢力所影響?」
「妖王的權威在這裡難以伸張也是出於此因吧。這也代表著對於冰人族而言,一族的首領──也就是坐鎮冰里城的『城主』是多麼值得崇敬與效忠的存在。尤其前任族長擁有強大的能力與威望,長久以來治理著北方大地。然而他現在因病臥床,繼任人選遲遲未有下文,所以這裡的治安與經濟也陷入不穩定。」
「這件事……我之前跟大老闆去果園時也曾聽他說過呢。」
我記得當時繼承的紛爭越演越烈,還死了很多候選人,最後由前族長的么孫『清大人』繼任。
為了平定北方大地的紛亂,原本在天神屋當女服務員的春日嫁進清大人家。因為身為文門狸的她是西北大地八葉的孫女,更是在隱世掌握政治大權的右大臣之女。
「雖說目前局勢不穩,但北方大地的八葉所擁有的歷史與地位有著截然不同的高度。如果能取得他們的支持,相當於得到這片土地上所有冰人族當靠山。對我們來說也等於獲得足以與中央抗衡的力量吧。」
白夜先生口中雖然如此說,雙眼卻漸漸低垂。
「不過……看來事情果然不如想像中這麼容易吧。」
「咦?」
一艘空中飛船從山峰的背陽面現身而出。
飛船上高掛著黑色旗幟,上頭有著冰骷髏的圖案。
「那是……北方大地的空賊!」
「空、空賊?」
對面船隻的甲板上確實站著幾個看起來兇神惡煞的大漢,單手持冰劍並且伸舌舔唇,鎖定著眼前的獵物。
「把船上的貨物留下,通通給我滾!」
「那艘最新型的空中飛船也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接著他們還提出無理的要求,總覺得讓我回想起以前遇到的那批山賊啊。
這裡的治安果然很差,盜賊橫行,四處為非作歹。
「咿?他們是怎樣?竟然用冰製的大砲對準我們耶!」
「朝十二點鐘方向攻擊!準備就緒!別被區區一群空賊給擊沉了!」
折尾屋大老闆亂丸站在高處,扯開嗓門對自家船員下達指令。
不一會兒,兩船互相展開砲擊。
震耳的砲擊聲響此起彼落,煙硝味四處瀰漫。
「等等!欸欸欸!現在是什麼狀況啊!開戰了?」
「葵小姐,您這樣很危險!請快點蹲下身子!」
在銀次先生挺身掩護之下,我就地蹲了下來。不斷朝我傳來的是陣陣砲擊所引起的衝擊、船身的劇烈搖晃,以及船員們強而有力的吆喝。
蹲低的我什麼也看不見,不過在心中暗想大砲砲彈若是直接擊中我們的船不知道會有什麼下場,便覺得冷汗直流。
「小老闆,這下正好。你就趁著這場騷動帶葵一起離開吧。要是真有個萬一讓她被空賊抓走了,我們可就無顏面對大老闆了。還有……你明白接下來該如何行事吧?」
白夜先生一邊在船板上趴低身軀,一邊朝我們靠近,向銀次先生下達了命令。
「是,我都明白,白夜先生。葵小姐,我們該出發了。」
「偏偏挑這種時候出發?」
「請您坐在我的背上緊緊抓牢!絕不能被甩下去了!」
「咦!哇~~」
銀次先生四周升起煙霧,隨後他幻化為巨大的九尾狐,啣著我的衣領輕而易舉將我拋往背上。接著他從船上飛奔而出,宛若一道銀色的流星。
「有人逃走啦!」
「追上去!一個也不能放過!」
我聽見粗暴的妖怪空賊們發出吆喝,但仍緊閉著雙眼,光是顧著抓牢銀次先生就讓我夠分身乏術了。
同時我也發現自己雖然被埋沒在積雪飛揚所形成的迷霧之中,卻一點都不覺得冷。北方大地的禦寒裝備果然擁有優秀的性能呢……暗自感到一陣佩服。


巨大的九尾狐劃過冬日的寒風,穿越冷杉林。
我一路上緊緊抓住他的背,確保自己不會摔下來。
砲擊聲在此刻也早已遠去。一開始追趕我們的那群空賊手下,似乎也徹底被我們甩開了。
銀次先生奔馳的速度宛若流星,一瞬間已跑了這麼遠。
「葵小姐,您耳朵應該很冷吧?我想還是戴上帽子比較好。」
「啊,都忘記這東西的存在了。」
我身穿的北方大地民族服裝,領子上就有毛茸茸的皮草連帽,我急忙套上自己的頭。
多虧當地的特殊服裝讓身軀免於受寒,不過唯獨臉蛋裸露在外接觸冷風,冷得幾乎快凍僵了。一路跟著我過來的小不點從口袋中跳了出來,說了句:「狐狸先生滴尾巴裡最舒服惹~」一個人偷偷躲在舒服的地方取暖。
「欸,銀次先生。折尾屋的飛船不會有事吧?會不會在空賊的攻擊下被擊沉……」
「不,我想不至於吧。折尾屋的青蘭丸號擁有相當的戰鬥力,區區空賊的攻擊是不會得逞的。」
他用巨獸的雙眼瞥向忐忑不安的我,接著繼續說:
「我們事先已經預想到會有這種狀況,在第一時間也做出了對應。我想船隻應該有順利避開致命性的傷害才是。說起來剛才那波攻擊的本意也並非認真想擊沉我們,而是比較接近威嚇性質。」
「果然……北方大地現在只能任由那些狐群狗黨四處作亂呢。」
「是呀。統治者只要不夠有力,那些不肖之徒自然就會恣意出沒。不過請您放心,折尾屋的飛船應該依照原定計畫,繼續朝著冰里城航行。甚至已經捉拿那幫空賊,當成伴手禮交給冰里城的八葉也說不定。」
「啊哈哈。如果是亂丸跟白夜先生的話……的確有可能。」
「我認為那兩位雖然個性看似天差地遠,其實應該意氣相投呢……說不上來是什麼原因。」
呃,嗯。我的確也有同感。
有他們兩個在,折尾屋的飛船看來不會有大礙。
現在我開始好奇的是,那我們的目的地又是何處?針葉林中陽光昏暗,奔馳而過的景色看起來永遠都一樣,我完全沒有頭緒前方究竟是哪裡。
「話說回來,銀次先生,白夜先生託付我們的差事到底是什麼?」
「他有封書函急需我們遞送。」
「書函?指的是信嗎?」
「是的。我們要親自送上的收件人,就位於接下來抵達的目的地。」
然而銀次先生的說明僅止於此,並沒有告訴我更詳細的資訊。
看來應該是相當重大的要事,於是我也不再多過問內容。
「我們要去的目的地是哪裡?」
「是一座地底街道。由於這裡是雪國,地表上一整年中有一半的時間都被籠罩於冰雪之中,所以地底街道相當發達。這些街道與北方大地中心區域相連,我想我們從那裡動身前往城裡也很方便。聽說只要穿過這片樹林就能抵達入口了。」
正如銀次先生所說,地底街道的入口就在樹林出口處的一座小塔上。
據說這種小塔在北方大地這裡是一種路標,代表此處有地底街道的出入口。
銀次先生從巨大的九尾狐幻化為平時的人類造型,並從懷裡掏出狐狸面具遞給我說道:「請您戴上這個。」
「葵小姐的人類身分要是被發現就不妙了,很抱歉讓您將就使用我的面具……」
「不會,謝謝你。比起猙獰的鬼面具,狐狸還可愛多了。」
「呵呵,這點的確沒錯……不過我這樣好像對大老闆有點失敬。」
我們接著進入塔內,沿著通往地底的迴旋樓梯深入下方。
不一會兒之後,我們來到沿路設置著昏暗路燈的地底街道。
一路上不時能看見零星的妖怪身穿外褂並套著帽子,但是說不上熱鬧。他們的臉上因為陰影而看不清表情,也沒有任何人大聲喧嘩,安靜地令人毛骨悚然。
地底街道是一條漫長的隧道,途中分出許多岔路,能通往不同的目的地,沿路都設有出入口。
不過話說回來,能感受到很強烈的視線呢。
「剛才在戶外一點人煙也沒有,原來地底還是有妖怪居民存在啊。雖然他們直盯著我們這裡看,感覺不是很友善。」
「因為我們散發出外人的氣息吧。雖然身上穿著北方大地的傳統服裝,但是我們畢竟不是冰人族。」
銀次先生為了替我擋住那些冰人族的視線而往前一站,並且低聲告訴我:「請別離開我身邊喔。」
抬頭望向銀次先生的臉龐,他凜然的神情非常可靠,簡直令我看得入迷。
「北方大地的居民在漫長歷史中為了避寒而持續挖闢地底街道,已經行之有年。畢竟比起在戶外移動,地底相對暖和多了。來到現今,地底街道似乎已經發展到像蟻穴一般,以冰里城為中心密布於整片地底。聽說其規模甚至超越妖都地底層二十倍之廣。」
「哇~真厲害耶。不過妖都那邊還有建造地下的山葵農園之類的,有點不一樣呢。」
「是的,然而北方大地這裡的地底城鎮的機能並不如妖都。目前這一區還算好了,越遠離冰里城的區域越貧困,聽說已演變為貧民區。而且還有眾多山間村落尚未開闢地底街道,我們平日所難以見到的一些少數民族仍維持著原始的生活方式。」
「說到這,阿涼也是出身自北方大地呢。」
我記得她好像說過自己出身清寒,本來到人家家裡當傭工,在因緣際會之下來到天神屋工作的樣子。
在這裡所見的居民,全都擁有冷白色的頭髮與肌膚,充滿冰人族的典型特徵。
果然看起來跟阿涼莫名有幾分神似。
「奇怪,這是……鐵道?」
我環顧著四周環境,結果在街道中央發現類似鐵道的線路,是由冰塊打造而成,不知道是什麼交通工具的運行軌道。
銀次先生站在大型看板前不知在查看些什麼,於是我趕緊走往他身邊。看板上寫著目的地與時間等資訊,這才讓我恍然大悟。
「這裡……難不成是車站?剛才我看到了類似鐵路的軌道。」
「是的。由冰里城所管轄的小火車將會運行此地。我們趁今天把要緊事辦妥後,明天就搭乘這小火車前往冰里城吧。到了那邊就能與白夜先生他們順利會合吧。」
他大致確認了小火車的運行班次後,便拉著我的手快步退開。因為後方正站著一名個頭高大的雪男,猛盯著我們看。
銀次先生用外褂上的連帽蓋住頭,不發一語地繼續拉著我前行。
然而走到一半,他似乎才發現自己還沒放開我的手。
「啊!抱歉,葵小姐。」
銀次先生猛然鬆開手,他顯得有些慌張失措。
「沒關係。你是替我戒備著周遭狀況吧?我都明白啦。」
「……您不害怕嗎?身處在這麼昏暗的地方。」
「畢竟是陌生的異地,是有點緊張沒錯,但是不怎麼害怕呢。因為還有銀次先生在啊。況且白夜先生特地派我跟你一起來到這裡,我想就是代表著要我先好好認識北方大地的面貌吧。」
銀次先生露出淺淺的微笑,點了點頭。
接著我們繼續在這地底街道上徒步前進,從其中一個出入口踏入直通的民宿。
招牌上寫著「鹿部庵」三個字。
「就是這裡。書函的收件對象應該正留宿於此。」
這間地下旅館沒有任何窗戶,散發有別於天神屋或折尾屋的特殊氛圍。
館內相當老舊並且寂靜,幾乎沒什麼負責接待房客的員工,只有櫃檯坐著一位態度冷淡的中年雪女。
這位中年雪女用沒好氣的口吻說:「真難得有年輕的妖狐夫婦上門呢。」
銀次先生並未特別否定,只是清了清喉嚨說:
「可以住宿一晚嗎?」
「一間房的話是沒問題,我們旅館總共也只有兩間客房。晚餐吃什麼都行嗎?」
「嗯……」
「先付清住宿費喔,才能給你們客房鑰匙。」
銀次先生從懷裡掏出錢包付帳後,雪女掌櫃便從櫃檯下方拿出鑰匙給我們。
她並未幫忙帶路,我們便自行前向客房。
房裡雖然有點霉味,不過設有以鬼火加熱的暖爐,於是我們馬上打開開關。
「呼……總算能稍微安心了。」
「呃,那個……這間房就給葵小姐您使用吧。」
「咦?那銀次先生你要住哪裡?」
不過,被銀次先生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到房裡只有一張床。而且看得出來他臉上的表情略顯尷尬。
「銀次先生,我明白你是為我有所顧慮,但在這冰天雪地,我怎麼可能把你趕出去啊。我不介意跟你同房啦。」
「這……這可不行,萬萬不行!」
銀次先生猛搖了搖頭。
「那不然你變成小狐狸呢?如果你改以小狐狸的外型示人,我覺得完全沒問題。不然變成小孩子或是女生也行。」
「喔喔……還有這招……」
銀次先生差一點就被我說服,但重新思考之後還是回絕:「這樣不行。」他在我面前用雙手比出大大的叉,明確地拒絕我。
嗯……他這個人還真是一板一眼耶。
「請您無需擔心,我會去對方房裡借住一晚。」
「對方是指……」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