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3
知人善任的用人智慧(下):看故事學任人、育才與御人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江山社稷、用人為先。」齊桓公重用管仲,成就了一番春秋霸業;秦始皇利用韓非、李斯橫掃六國,一統天下;劉邦有張良、韓信的「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智謀,而成為西漢的開國之君;劉備以隆中對識得諸葛亮,而得「三分天下」之勢;唐太宗正是採用「慎擇」的用人方式,終有「貞觀之治」的盛景;朱元璋憑藉自己的真誠,感動了心如死灰的前朝落魄士子劉伯溫,使他終歸自己帳下……舉不勝舉的領導者在揮灑著他們的用人藝術,以至於無數後人為此拍案叫絕。
古人云:「得人才者成大事。」因為人才是最寶貴的資源,是成就事業的關鍵。但關鍵中之關鍵還是用人,可以說這是成就事業的真理。當然,用人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只有講方法、講藝術才會有更佳的效果。而且用人也是一個系統工程,它必須要會識人、擇才、任人、育才、御人。缺少其中之一,用人都達不到完整和完美的統一。
郝 勇
愛好文字工作,對歷史題材尤為擅長,編寫過多部相關圖書,保持可觀銷量。
【前言】
  每個深諳中國歷史的人都知道,自古以來,歷朝歷代凡成就大業的領導者,無不以「江山社稷、用人為先」為準則,從而因用人而興——齊桓公重用管仲,成就了一番春秋霸業;秦始皇利用韓非、李斯橫掃六國,一統天下;劉邦有張良、韓信的「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智謀,而成為西漢的開國之君;劉備以隆中對識得諸葛亮,而得「三分天下」之勢;唐太宗正是採用「慎擇」的用人方式,終有「貞觀之治」的盛景;朱元璋憑藉自己的真誠,感動了心如死灰的前朝落魄士子劉伯溫,使他終歸自己帳下……舉不勝舉的領導者在揮灑著他們的用人藝術,以至於無數後人為此拍案叫絕。   古人云:「得人才者成大事。」因為人才是最寶貴的資源,是成就事業的關鍵。但關鍵中之關鍵還是用人,可以說這是成就事業的真理。當然,用人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只有講方法、講藝術才會有更佳的效果。而且用人也是一個系統工程,它必須要會識人、擇才、任人、育才、御人。缺少其中之一,用人都達不到完整和完美的統一。   時光到了今天,我們繼承著古代先人們留下來的寶貴遺產,也都想在用人上有所作為,但反躬自省,有的人卻發現自己在用人上,遠未達到先人們那種超凡自如的境界,因為現代人往往習慣地想到用人僅是一種權力,忽視了用人也是一門學問,更是一門藝術。為此,本書將古代先人們那歷久彌新而富有東方式智慧的用人故事,展現在讀者面前,並透過「用人點撥」中的哲理點醒,指明先人們用人藝術之精髓,和現在如何掌握用人藝術的要領。相信每位讀者徜徉其間,儘管各自的情況與經歷不同,但對用人藝術都會有深切的體悟。

前  言
任人篇
    任用八元與八愷國泰民安     楚才晉用     秦文公任用罪犯的兒子     魯仲連論用人之長     莫敖子華論社稷之臣     姚賈為上卿     權責分明,任人用賢     鄭子皮舉薦子產     齊景公用將授權抵外侵     趙惠文王用小管家制秦王     秦昭襄王不疑范雎     鄭文公揚長避短用燭之武     楚懷王信饞,毀才辱國     錯用趙括遭大難     趙王信饞殺李牧     秦穆公迎接敗軍之將     秦孝公破格用商鞅     十二歲甘羅為上卿     漢武帝打破成規用衛青     張釋之論忌用誇誇其談者     劉恒四次提升敢諫的張釋之     文帝醒悟赦魏尚     真將軍周亞夫     毀棄人才,錯殺晁錯     漢光武帝壓邪扶董宣     劉秀不拘一格用人才     劉秀示信解疑     孫休不計前嫌用李衡     孫權信任諸葛謹     重用奇才轉危為安     曹操用人氣量不凡     海闊憑魚躍     劉備禮待張松進西川     諸葛亮選賢任能     齊武帝用人不計門戶     陳霸先用敵將終稱王     拓拔弘用奴當刺史     唐太宗按功績封授官爵     唐太宗容忍罪臣留後     唐太宗用人取其長     多種方法重用人才     唐玄宗重用張嘉貞     李隆基用被流放的張說為宰相     唐明皇容得韓休     救時宰相     功蓋主不疑,位極眾不嫉     禮賢下士,任人用賢     知人善用,以愚困智     宋太宗重大節用呂端     宋太宗重用北漢降將楊業     宋仁宗提升小兵狄青     趙構納奸辱國     元世祖封十八歲的安童為丞相     朱元璋容降將助己     朱元璋老少參用     唯才適用,有善必從     明成祖資賢重直     明宣宗慎用人才     清世宗任用賢守令
育才篇
    伊尹義補太甲     楚王攬過大得人心     范武子教子     經塹長智,穆公育明視     齊靈公好男服     孔子與顏淵     孔子因材施教     韓獻子與穆子育才     叔向恭賀韓起     晏子罷高繚     勾踐委功育人     吳起愛兵如子育人才     上行下效     靖郭君與兒說     蘇秦妻藉機引蘇秦     蘇秦使計教張儀     齊王與稷下學宮     孟嘗君順勢育才     燕昭王與樂毅     飛衛訓練紀昌     薛譚學謳     漢武帝育弗陵     司馬光單育劉器之     漢宣帝樹楷模育才     劉秀誠懇待人育人才     曹操雖勝責己     曹操焚書安人心     胡質勵將     孫權責己請張昭     孫權竭誠對呂蒙     孫權教呂蒙讀書     孔明精心育蔣琬     老漢歪打正著育周處     拓跋嗣器重陸俊     苻堅育王猛興國
    隋文帝多元樹楷     李淵平等獎軍功     李世民教育太子     武后樹直諫之楷     武則天大度育賢     王維苦心育韓幹     顧況培育白居易     韓愈助賈島     唐宣宗問政績鼓勵人才     郭進不殺軍校     范仲淹助孫復     宋仁宗苦心煉良材     王安石抱病護賢才     王安石順勢教育蘇東坡     金世宗建制樹楷     金世宗身範育人     朱元璋以儉育後     劉南垣教訓弟子     戚景通嚴以育子     康熙開設博學鴻詞科     康熙自舉賢才     穆彰阿培育曾國藩     張兆棟秉公護才

御才篇
    紂王暴虐戮良臣
    士卒陣前倒戈 
  君逸臣勞
  給予不在多寡
  管理者的胸懷
  吸吮膿血為哪般
  孟嘗君沉浮不驚
  要有嚴明的法制法規
  不能忽視小人物
  施惠於民得民心
  魏齊濫施刑罰逼走良臣
  駕馭好睿智的千里馬
  利用權力製造壓力
  把別人的權力送給別人
  學會恰當的分工
  獎勵主動工作的人
  讓下屬各負其責
  推赤心送到人腹中
  處事不公外寬內忌
  法外有情
  賞不逾時
  曹操焚書穩軍心
  孫權憶兄遺囑問公瑾
  孫仲謀數傷敬美酒
  治國無能暴虐有餘
  劉備故把阿斗摔馬前
  無辜笞將終遭殃
  馭人無方,群賢畢至又奈何
  與下屬建立朋友式的關係
  放寬政策收買人心
  盡可能多地發動下屬的力量
  滿足下屬不同的心理需求
  不癡不聾,不為家翁
  不妨來些“小恩小惠”
  唐莊宗出爾反爾失信用
  李從珂驕兵不治失天下
  趙匡胤的御人之術
  學會容短護短
    寬嚴相濟
  恩惠應該一點兒一點兒地賜予
  宗澤救英雄
  區別對待不同的人才
  不忽木讓相護相
  忽必烈開責貪臣
  俞大猷攬過自責
  皇太極重獎薩木哈圖激勵將士
  用威不如用恩
  拾還狀元一張牌
  人才要重用,但更要駕馭
  學會恰當的授權

任人篇
    凡用人之術,任之必專,信之必篤,方能盡其才而共成事。
                                                           ——歐陽修
任用八元與八愷國泰民安   在堯舜時代以前,高陽氏和高辛氏統治管理著天下。高陽氏有八個非常有才能的子孫,他們分別是蒼舒、鷫剴、鶡鷖、大臨、龍降、庭堅、仲容、叔達,他們中正、通達、寬宏、深遠、明亮、信守、厚道、誠實,天下人稱之為八愷。另外高辛氏也有八個非常有才能的子孫,他們分別是伯奮、仲堪、叔獻、季仲、伯虎、仲熊、叔豹、季狸,他們的優點是忠誠、恭敬、謹慎、端美、周密、慈祥、仁愛、寬和,天下的百姓稱之為八元。這十六個家族,世世代代繼承了他們的美好,沒有喪失前世和先祖的聲名,一直為百姓所稱道。一直到了堯統治的時代,他們依舊如故地堅持著自己的美德,不過堯並沒有能夠按照百姓的意願舉拔他們,而是對他們不管不顧,任其自然。直到舜做了堯的臣下以後,他利用手中的權力舉拔了八愷,讓他們主持管理土地的官職,以處理各種事務,沒有不順當的,大地和上天都平靜無事,百姓安居樂業,國泰民安,風調雨順。然後舜又舉拔八元,讓他們在四方之國宣揚五種教化,父親有道義,母親慈愛,哥哥友愛,弟弟恭敬,兒子孝順,裡裡外外都平靜無事,於是天下太平了,這些都是八元與八愷的功勞。
 用人點撥   堯之前的高陽氏和高辛氏任用八元與八愷,所以天下太平、人民安居樂業。而堯的時候則不注意使用八元與八愷,對他們不管不顧,結果堯的統治並不如高陽氏和高辛氏那麼好。隨後舜吸取堯的教訓,重新重用八元與八愷,所以國泰民安、風調雨順。   這個故事就是要告訴我們,一個領導者最關鍵的是要會合理使用手下的人才。手中的人才如果不能給以合理的安排,那麼他們就不能發揮出自己應有的作用,只能使自己的能力白白浪費,這不但是對自己的浪費,更是對管理者的浪費。如果合理安排他們,讓他們發揮作用,那麼管理者就會輕鬆許多。
楚才晉用   楚國大夫聲子出使晉國,等到他回到楚國後,令尹子木找他談話,詢問晉國的事情,而且問他:「你覺得楚國的大夫和晉國的大夫誰較賢明?」聲子回答說:「晉國的卿不如楚國,它的大夫是賢明的,都是當卿的人才。好像杞木、梓木、皮革,都是從楚國出去的。雖然楚國有人才,可是他們卻都被晉國使用。」子木又問:「他們沒有同宗和親戚嗎?」聲子回答說:「有,但是晉國確實在使用我們楚國的許多人才。……現在楚國濫用刑罰,以至於我們的許多大夫都逃到了別的國家,並且得到了重用,以危害我們楚國。子儀叛亂的時候,析公逃到了晉國,晉國人把他安置在晉侯戰車的後面,讓他作為主要謀士。繞角那次戰役,我們楚國大勝,晉軍被打得紛紛潰散。可是析公卻說:『楚軍輕佻,容易被震動。如果同時敲擊許多戰鼓,發出巨大的聲響,在夜裡發動進攻,楚軍一定害怕,那時候我們就可以不戰而勝。』晉國人聽從了析公的建議,果然打敗了楚軍。接下來,晉國進攻蔡國、沈國,俘虜了沈國的國君,在桑隧擊敗了申國和息國的軍隊,俘虜了沈國國君。鄭國在那時候不再敢繼續跟隨我們楚國,害怕因此而得罪晉國。楚國從此失去了廣大的中原地區。這就是析公幹出來的事情。」   聲子繼續說:「雍子的父親和哥哥誣陷雍子,我們的國君和大夫不為他們調解,任憑他們骨肉相殘。雍子沒有辦法,就逃到了晉國。晉國給他封地,讓他做了晉國國君的主要謀士。彭城那次戰役,晉國、楚國在靡角之谷相遇,晉國人開始害怕我們楚國的軍隊,因為我們兵多將廣,紛紛想逃跑,可是雍子卻對他的軍隊發佈命令說:『年紀老的和年紀小的都回去吧,孤兒和有病的也回去,兄弟兩個都在服役的可以回去一個。我要精選士兵,檢閱車馬,餵飽戰馬,讓士兵吃飽,然後軍隊擺開戰勢,燒掉帳篷,準備明天決戰。』雍子讓該回去的回去,並且故意放走楚國的俘虜,楚國夜裡崩潰,晉國允許彭城投降而歸還給宋國,帶了魚石回國。楚國失去東夷,子辛為此而死,這就是雍子幹出來的。子反和子靈爭奪夏姬而阻撓子靈的婚事,子靈於是逃到了晉國,晉國人封給他鶊地,讓他做主要謀士,抵禦北狄,讓吳國和晉國通好,教吳國背叛楚國,教他們坐車、射箭、駕車奔馳作戰,讓他的兒子狐庸做了吳國的行人。吳國在那時候攻打巢地、占取駕地、進入州來,楚國疲於奔命,到今天還是禍患,這就是子靈幹出來的。」   若敖叛亂的時候,伯賁的兒子賁皇逃往到晉國,晉國人封給他苗地,讓他作為主要謀士。鄢陵那次戰役,楚國的軍隊早晨迫近晉軍擺開陣勢,晉國人將要逃走了,賁皇說:「楚軍的精銳在於他們中軍的王族而已,如果填井平灶,擺開陣勢以抵擋他們,欒、范用家兵引誘楚軍,中行和谷猗、谷至一定能夠戰勝子重、子辛。我們就把四軍集中對付他們的王族,一定能夠把他們打得大敗。」晉國人聽從了,吳國興起,楚國失去諸侯,這就是賁皇幹出來的。子木說,這些都是事實。   聲子說:「現在又有比這更厲害的,椒舉娶了申公子牟的女兒,子牟得罪而逃往,國君和大夫對椒舉說:『實在是你放他走的。』椒舉害怕而逃亡到鄭國,伸長了脖子望著南方,說:『也許可以赦免我』。但是我們也不放在心上,現在他在晉國了。晉國人將要把縣封給他,以和叔向並列,他如果策劃危害楚國,豈不成為禍患?」子木害怕,對楚王說了,增加子牟的官祿爵位而讓他回楚國官復原職,聲子於是讓椒嗚去迎接。
 用人點撥   之所以會出現「楚才晉用」的局面,原因就在於楚國不知道如何愛惜人才、如何使用人才,以至於那麼多的人才都逃到了別的國家。   做為一個領導者最關鍵的一點,就是要懂得御人之術。如果不懂得這點,即使你手上有再多的人才,最後也會紛紛離你而去。對於人才,首先要尊重他們的意見,對於他們的建議和意見,要給予足夠的重視;其次,還要關心人才的生活和工作環境,如果楚國國君能夠即時調節雍子父子的關係,也許雍子就不會逃到晉國了。最後,還要給人才很好的待遇,這樣他們才會心甘情願地跟著你。
秦文公任用罪犯的兒子   臼季,春秋時期晉國大夫,有一年他出使別國,在回來的路上經過冀國,看到冀缺正在田裡除草。冀缺的父親本來是晉國大臣,由於獲罪而被殺,而冀缺全家也因此而淪為庶人,他們夫妻以耕田為生。他在太陽下不顧辛苦,任勞任怨地工作。快到晌午的時候,冀缺的妻子提著籃子來給他送飯,他妻子給他送飯很是恭敬,彼此相待如同客人一般。只見她走到冀缺面前,恭恭敬敬地說:「您休息一會吧,吃飯了。」說著拿起擦汗的漢巾遞給冀缺,並給他拿出飯菜,為他倒水。冀缺則同樣恭敬地對自己的妻子說:「您也辛苦了,請坐下一起吃吧。」臼季看到這裡,覺得冀缺夫婦能夠這樣相敬如賓的確很不容易,這說明冀缺夫婦都是很有德行的人。於是他就來到冀缺面前,恭恭敬敬地對他說:「我是臼季,我看到您和您的妻子相敬如賓的樣子,覺得您是個高尚的人,請跟我回去見我們的國君吧。我願意舉薦您。」冀缺說:「我的父親是個有罪的人,我也是,大王怎麼可能使用我呢?」臼季說:「您不必擔心,大王是個愛惜人才的人,他看到您的德行,必定會重用您的。您不要推辭了。」說著拉著冀缺就走。   臼季和冀缺一起回到晉國,臼季對文公說:「恭敬,是德行的集中表現。能夠恭敬,就必定有德行。用德行來治理百姓,那麼百姓一定會心服口服。我看到冀缺和他的妻子在平常耕田的時候,都是彼此恭恭敬敬,那麼說明冀缺肯定是個德行高的人,請君王您任用他。而且我還聽說:『出門好像會見賓客,承擔事情好像參與祭祀,這是仁愛的準則。』」文公說:「他的父親冀芮有罪,我可以任用他嗎?」臼季回答說:「舜懲辦了罪人,流放了,他舉拔人才的時候,卻用了其兒子禹。管仲是齊桓公的仇人,但是桓公卻任命他為相而取得成功。康浩曾經說過:『父親不慈愛,兒子不誠敬,哥哥不友愛,弟弟不恭順,這是和別人無關的事情。』詩經上說:『採蔓菁,採蘿蔔,不要把它下部當糟粕。』您只要選他的長處利用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用考慮太多啊!」文公聽了覺得非常有道理,於是任命冀缺擔任下軍大夫。

用人點撥   冀缺雖然是罪犯的兒子,但是他的確有德行,是個人才,父親犯了錯,兒子並不一定就是個壞人,就像臼季說的「父親不慈愛,兒子不誠敬,哥哥不友愛,弟弟不恭順,這是和別人無關的事情。」詩經上說:「採蔓菁,採蘿蔔,不要把它下部當糟粕。」只要是人才,不管他的親人是否有壞的德行,拿來用就是了。我們用的是這個有德行的人,而不是他的親人。這一點尤其需要注意。   那麼我們在使用人才的時候,也要注意這一點,只要保證人才的品德和能力,不要去管其他的東西。我們用的是人才的長處,不必考慮太多。  魯仲連論用人之長   孟嘗君手下有個舍人,雖然平時也沒有什麼錯誤,工作也算認真,但是孟嘗君就是看不上他,總是覺得他不好,看他不順眼。因而時常挑他的毛病,還總想辦法把他趕走。   魯仲連看到這種情況,就勸說孟嘗君不要這樣做,他對孟嘗君說:「猿猴、獼猴離開樹木浮到水面,就不如魚鱉靈活;要說經過險阻攀登危岩,良馬也趕不上靈活的狐狸。曹沫高舉三尺長的寶劍,一支軍隊的人馬都擋不住他;假如讓曹沫扔掉三尺寶劍操起鋤頭除草,和農夫一樣在田地裡幹活,他肯定不如農夫幹的好。因此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做事情如果捨其所長,用其所短,即使聖賢如堯舜也有做不到的事情。現在讓人幹他不會幹的,就稱之為沒有才能;讓人做他做不了的,就說他笨拙。所謂笨拙就斥退他,所謂無才就遺棄他,假使人人都驅逐不能共處的人,將來又要相互謀害、報仇,這難道不是為後世開了一個不好的開頭嗎?」孟嘗君一聽非常贊同,於是就不再驅逐那個舍人了。
 用人點撥   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長,只不過很多時候人們沒有發現罷了。就像魯仲連說的那樣,人各有其長,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派上用場。那麼作為領導者不是去挑屬下的毛病,而是應該多發掘他們的優點和特長,爭取為自己所用。   有的人可能沒有做出什麼功績,但是如果能保證永遠不犯錯誤,也是一件難得的事情。領導者不要苛求自己手下的人才,只要他們能人盡其才,能夠為你的事業做出貢獻,就是好樣的,就可以用。
莫敖子華論社稷之臣   楚威王問莫敖子華說:「自從先君文王到我這一代,也有不圖功名不為利祿,而以國家大事為憂慮的人嗎?」莫敖子華回答說:「像這樣的事情,我是不太瞭解的啊!」楚威王說:「不從大夫你這裡瞭解,我就無法聽到了。」莫敖子華回答說:「大王打算問什麼樣的人呢?這其中有廉潔奉公、安於貧困而為國分憂的人;有設法使自己的爵位升高,使自己的俸祿豐厚而為國分憂的人;有不惜犧牲性命,死而後已,毫不考慮個人利益而為國分憂的人;有情願讓自己身體勞累,不顧自己心情苦悶,而為國分憂的人;也有不圖功名,不為利祿而為國分憂的人。」威王說:「你這一番話,說的都是哪些人呢?」   莫敖子華回答說:「過去令尹子文,上朝的時候穿黑綢衣,回家脫掉朝服就換上鹿皮粗衣;天還沒有亮就站在朝廷等候,天黑了才回家吃飯;家裡窮的朝不保夕,沒有一天的存糧。我所說的那些為官清廉,安於貧困,為國分憂,令尹子文就是這樣的人。過去葉公子高,出身貧賤,卻有在國都掌權的才幹。平定了白公勝禍亂,穩定了楚國的形勢,擴大了先王的地盤,攻打到方城之北,四方邊境都不受侵犯,國威不受別國挫傷。正是這個時候,天下沒有誰敢向南進兵。因此葉公子高受封田地六百畝。所以說那些設法使自己的爵位升高,使自己的俸祿豐厚,又能為國分憂的,葉公子高是這樣的人。過去吳國與楚國在柏舉開戰,兩輛兵車之間士兵已經交手,莫敖大心撫摸著車夫的手,回頭長嘆一聲說:『哎呀!楚國滅亡的日子到了!我將殺入吳軍裡去,如果打倒一個,再抓住一個,用他們對換我的性命,若都是這樣,楚國該不會滅亡吧!』所以不惜犧牲性命,死而後已,毫不考慮個人利益,而能為國分憂的,莫敖大心就是這樣的人。   「過去吳國與楚國在柏舉開戰,經過三次戰鬥,吳人就攻入楚國郢城,楚昭王逃了出來,大夫全部跟隨後面,百姓四處逃散。棼冒勃蘇說:『如果我身披堅固的鎧甲,拿著銳利的武器,去跟強敵拼死,這只趕得上一個士兵的力量,還不如奔走諸侯各國求援。』於是裝滿乾糧偷偷上路,登險峻的高山,越過深深的溪谷,腳掌、膝蓋都磨破了,七天才到秦王的朝廷。像鶴鳥一樣站著不動,白天呻吟夜裡哭訴,七天七夜仍然無法面訴秦王。滴水沒有入口,昏倒在地奄奄一息,昏迷不省人事。秦王聽到這個消息趕緊跑來,帽子和衣帶都沒有來得及戴上,左手捧住他的頭,用右手向他嘴裡灌點水,勃蘇這才甦醒了。秦王問他:『你是誰啊?』棼冒勃蘇回答說:『我不是別人,是楚國的使者,剛剛獲罪的棼冒勃蘇,楚國和吳國開戰,經過三戰就攻入郢城,敝國之君只好外逃,大夫們全部跟隨,百姓妻離子散,讓我來稟告亡國的消息,並且請求援救。』秦王顧念他的身體讓他起來說:『我聽說,大國的國軍,得罪一個士人,國家可能就危險,可能說的是救治這樣的人啊!』秦王於是派出一千輛戰車,一萬名士兵,把這個任務交給子滿、子虎兩員大將,出關東進,與吳國人在濁水開戰,並徹底擊敗了他們,也聽說是在遂浦大敗吳軍。所以說甘願讓自己的身體勞累,不顧自己心情愁苦,而為國分憂的,棼冒勃蘇是這樣的人。」   威王於是感嘆道:「這些都是古時的人。現在的人哪能這樣的呢?」莫敖子華回答說:「過去先帝靈王喜歡細腰的人,楚國的士大夫都節食,身體弱得靠著東西才能站住,扶著東西才能站起來。飲食這東西是人之所欲,有人卻要忍住不吃;死是人之所憎,有人卻敢靠近它而不想躲避。我聽說,那些喜歡射箭的國君,他的臣子就給帶抉拾。大王只是沒有什麼愛好,如果大王真的喜歡賢才,這五種人,都可以讓他們來到眼前啊!」
 用人點撥   楚威王感嘆自己沒有賢人相助,而實際上不是賢人不幫助他,而是他不懂得如何使用人才啊。要想使人才真心實意、努力地為你工作,那麼做為領導者就要愛惜他們,給他們展示自我的機會。如果領導者連這些都做不到,那麼人才無法施展自己的才華,又怎麼能幫助你呢?   招攬人才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人才招來之後,如何很好地使用他們。如果使用不當,不但不利於你的事業,還可能會更糟。做為領導者應該瞭解每個人才的情況,根據他們的特長和性格安排適當的工作,不要對他們不理不睬,不關心,而應該讓他們感覺到關心和愛護,只有這樣他們才會有被重視的感覺,才會更加努力工作。
姚賈為上卿   燕、趙、吳、楚四國聯合在一起,準備進攻秦國。秦王召見群臣和六十位賓客,向他們問道:「四國聯合成一體,準備算計秦國,我國現在國內軍費短缺,百姓的力量又都消耗在外邊,對這場戰爭怎麼辦好呢?」群臣之中沒有人回答。姚賈回答說:「我願意出使四國,必定制止他們的陰謀,使四國按兵不動。」於是秦王送給他一千輛車,一千兩金幣,把自己的衣服送給姚賈穿上,又把自己的寶劍給他佩上。姚賈辭別,制止了他們的陰謀,使四國按兵不動,並和四國締交,然後姚賈才回報秦王。秦王十分高興,用千戶的城邑封賜姚賈,任命他為上卿。   韓非說姚賈的壞話,他對秦王說:「姚賈用珍珠和貴重的寶物,南到楚國、吳國,北到燕國、趙國,這之間共有三年。與四國締交不一定和好,然而珍珠和寶物國內都是有限的。這是姚賈用大王的權力和國家的寶物對外締交諸侯,希望大王調查瞭解。再說他是魏國看門人的兒子,又曾經在大梁做過盜賊,在趙國做臣子的時候被驅逐出來。大王任用世代為看門人的後代、魏國的大盜、的逐臣,又和這樣的人治理國家的事情,我認為不是鼓勵群臣的辦法。」   秦王於是召見姚賈,問他說:「我聽說你用我的財物交結諸侯,有這回事嗎?」姚賈回答說有。秦王說:「你有什麼顏面再來見我呢?」姚賈回答說:「曾參孝順他的雙親,天下人願意讓這樣的人做兒子;伍子胥忠於他的君主,天下諸侯願意讓這樣的人做他的大臣;貞淑的女子手很巧,天下人願意讓這樣的人做他的妻子。現在我真心忠於大王然而大王不知道。我不往四國去,還能到哪裡去呢?假使我不忠於大王,四國之王怎麼還能相信我呢?夏桀聽到讒言就誅殺自己的良將,殷紂聽到讒言就殺死自己的忠臣,終於導致身死國亡。如果現在大王聽信讒言,那可就沒有忠臣了。」   秦王說:「你過去是看門人的兒子、魏國的大盜、趙國的逐臣。」姚賈說:「太公呂望,在齊國時是被妻子趕跑的,在朝歌時曾經是賣不出肉的殺豬的,還是被子良趕跑的。在棘津時是個沒人雇的幫工,然而周文王任用他卻統一了天下。管仲,他是鄙人地方的商販,在南陽時隱身苟活,在魯國時又是沒有頂嘴的階下囚,然而齊桓公任用他卻稱霸諸侯。百里奚,曾經是虞國的乞丐,只能用五張羊皮就能轉手賣出去的人,然而秦穆公用他做相國,竟使西戎來朝跪拜。晉文公也曾經任用過中山大盜,卻在城濮打了勝仗。這四個人都有讓人羞辱的事情,讓天下人看不起,然而英明的君主卻任用了他們,知道可以和他們建功立業。英明的君主不採用他們不好的地方,不把他們的過失放在心上,雖然有人誹謗也不聽從;即使有超出人世的名聲,如果一點功勞也沒有就不予賞賜。這樣群臣沒有人敢用不切實際的想法希求國君。」   秦王說:「非常有道理,是寡人錯怪你了。」於是繼續任用姚賈,並下令誅殺了進讒言企圖謀害姚賈的韓非。
用人點撥   既然將權力給了屬下,那麼就充分相信他的能力,讓他去辦理。不要聽信別人的讒言,處處牽制他,這樣事情永遠也辦不好。古今中外,有許多人才都是因為得不到君主的信任,將本來可以做好的事情,因君主的介入被搞得一塌糊塗。   既然選擇了人才,就不要再考慮他的出身,不要因為他的出身不好或者有過什麼犯罪記錄,而對他不信任,其實世上很多奇才,年輕的時候都犯過錯誤,只要能夠改正,那就是個好人,是個值得用的人。做為領導者不要總是翻舊帳,這不但是不尊重人才,更是不尊重自己。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