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 竹聯:我在江湖的回憶。臺灣第一部幫派主持人親筆史記

  • 系列名:TELL
  • ISBN13:9789579654548
  • 出版社:大是文化
  • 作者:柳茂川
  • 裝訂/頁數:平裝/288頁
  • 規格:23cm*17cm*1.7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20/02/06
  • 中國圖書分類:祕密會社;幫會
  • 促銷優惠:暢銷書榜B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四海、洪門、竹聯,臺灣各幫派大老,首度聯合現身。
耗時五年親筆寫作、親自查證,超過100位幫派兄弟具名力挺真實性。

匯集文山、四海、中和、三環、萬字、竹聯、虎盟、血盟、三張犁、北聯、牛埔……
詳實記錄各大幫派與人物間恩怨情仇,
是臺灣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由幫派主持人親筆撰寫的發展史。

你知道臺灣幫派具有哪項「全球唯一」的特色嗎?
臺灣幫派與國民政府間,剪不斷理還亂的複雜糾葛,源起何人?

三大懸案、一宗疑案:江南案、林義雄家族滅門案、陳文成案、華銀金庫搶案……
誰是真兇,誰是主謀?本書作者還原現場、抽絲剝繭。

「想當兄弟?找我大哥柳茂川吧。」
民國四、五十年代,想入幫派,常常會聽到這句話。

在竹聯崛起的過程中,背後真正的謀略者,
其實是隱身幕後、江湖人士所尊稱大哥的柳茂川。

柳茂川,竹聯幫元老之一,是臺灣幫派發展史中最傳奇的人物。
多數人對這名字都感到陌生,因為現在提到竹聯,你只會想到陳啟禮。

其實,柳茂川與陳啟禮,並列竹聯「陰險」人物,
柳茂川是「陰」,總在暗處規畫籌謀,運籌帷幄,陳啟禮是險,站在前線負責行動。

臺灣早期幾大幫派,包括四海、竹聯、中和、虎幫等,
多數是學生組成(像是板橋中學、大同中學、文山、新莊、南強中學),
結幫的目的,純粹為了自我保護、好玩打鬧、追求時髦與認同感,
跟現在為了生活,而把「兄弟」當成一種職業大不相同。

所以,舞照跳、書照念、妹照把、架照打、遇到警察火速撤離……
就是柳茂川、陳啟禮和所有這些幫派大哥,年輕時的共同回憶。

柳茂川是新文山幫的建立者,之後參與竹聯幫,懂戰術、重人和、善斡旋,
之後成為三大幫派的主持人,
在四海幫獨大、不斷突襲各幫派年代,成功整合「反四海聯盟」。

在竹聯因快速發展,導致兄弟反目,自相殘殺之際,他重整竹聯,重建道上秩序,
因此和陳啟禮並列竹聯雙龍。

從讓竹聯幫真正闖出名號的「對牛埔幫之戰」,
到四海與竹聯的最後一戰──東王西餐廳的對決。

從老舊黑社會幫派走入歷史前的最後掙扎──三張?幫大老李存果為弟報仇事件、
四海幫大老陳永和被刺之謎、竹聯冷面殺手劉煥榮之死,
一直到江南命案──一場情治機關的鬥爭,
柳茂川成功保住陳啟禮、吳敦性命,免被政府高層透過一清專案滅口。

每個重大事件,你都可以看到柳茂川扭轉歷史與江湖的縱橫家身影。

問這位高齡80歲的臺灣高輩分的當年幫派老大,
如果人生重來,還要再走一回幫派生涯嗎?

柳茂川說:「熱血少年只知義,現代幫派只看益。」
替臺灣江湖發展史,下了最好的註解。


作者記述都是真人真事,且重要事件均由當事人、知情人士互相印證後才定稿,
為最接近真相的臺灣幫派史。

四海、洪門、竹聯,臺灣各幫派大老,首度聯合現身。
耗時五年親筆寫作、親自查證,超過100位幫派兄弟具名力挺真實性。
柳茂川
浙江臺州臨海人,民國29年出生於四川涪陵。自幼好學,在校成績優異。青少年時行俠仗義、縱橫江湖。曾促成文山、竹聯、三張犁、北聯、血盟等五幫聯盟協同出擊四海,形成反四海陣營,是臺灣江湖刀劍冷兵器時代著名的書生俠士,之後成長為社會、政治活動家。
民國55年畢業於淡江文理學院。大學時期當選歷任科系代表與代聯會主席,維繫淡江校園與淡水市鎮安和樂利、和諧平穩,深得人心,並素受國民黨內元老的肯定與器重。經教育部核准,於民國59年2月,赴歐洲西班牙馬德里大學留學。翌年當選國民黨駐西班牙直屬分部常委兼書記,以熱心服務、排難解困獲得僑學兩界的好評與支持。民國61年暑期主持召開全歐反共愛國聯盟會議,並當選全歐反共愛國聯盟主席,旋任全歐黨務召集人。爾後,因與當局意見不合,辭去黨務工作。
民國70年代初,在軍系元老薛岳、中央系元老周至柔、副總裁陳誠系繼承人郭驥等多位元老的徵召與支持、指導下,在黨內競選副總統提名。因理念與有關相左,遂暫居海外。
推薦人
老四海三劍客之一╱袁雲剛
三張犁幫老大、反四海陣營主盟人之一、中國洪門五聖山山主╱李存果
與竹聯幫元老大將陳功齊名,基竹領袖之一╱林建發(肥婆)
文山幫幫主、中國洪門聖文山山主╱李松林
淡水兄弟、柳茂川的親信弟兄╱蔡慶暉
資深社會記者╱王瑞德

自序
我在江湖的回憶,替世界幫派史記一筆

民國四、五○年代,是我們這一輩人在人生上的重要旅途。與我一起征戰江湖的老兄弟向我建議,把這段值得回憶的少年往事記錄下來,作為大家的共同記憶,而我也贊同這個想法。其原因有三個,讓我應該據實寫下這段不平凡的人生經歷。
第一是現代人不了解距今半個多世紀前,當時大部分由外省學生組成的幫派。當年,學生幫派幾乎無涉及黑黃毒賭,只為兄弟、朋友兩肋插刀、路見不平而拔刀相助。多數人信守傳統的道德、道義及倫理,不同於現今犯罪謀利性質的黑社會。
且幫派中多數人在高中畢業後都淡出江湖,進入大專就學或就業,有不少人日後成長為對社會有用的人。例如老四海三劍客之一的袁雲剛(剛條),以家傳草藥懸壺濟世、救人於絕症,廣受讚揚;另一劍客吳國術(以第一名成績進入空軍官校,之後成為飛官),在一次飛行任務意外中,寧可放棄在臺北市內跳傘逃生的機會,也要讓戰機飛出市外,隨機墜毀殞命;吳自強(吳大塊)退出江湖後考上船舶設計學院,畢業後在海軍船舶設計中心服務,為海軍設計了登陸艇、快艇等,一直在高雄服務直到退休,之後在桃園定居。他們都是對社會做出貢獻、值得敬佩的人。
我於民國四、五○年代,學生幫派林立,百家爭鳴、刀劍拚殺的群雄並起時期,歷經文山、竹聯、四海、血盟四幫之間錯綜複雜、血腥又長期的混戰,且跨越刀劍冷兵器至槍械火器的熱兵器時代。因此,我有責任與義務將這段真人真事的祕辛公諸於世,讓現在的世人對當年的學生幫派,有一個正面的了解。

世界幫派特例:學生幫派主宰臺灣江湖
第二是當時學生幫派的成長與發展,是世界幫派史上的特例。世界上所有老舊黑社會都控制了資淺年少的學生幫派,而臺灣是學生幫派反而強壓在老舊黑社會之上。原因是學生幫派都經過長期刀劍拚殺而脫穎而出,老舊黑社會若想壓制或打敗戰鬥經驗豐富的學生幫派,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使用大量的槍械火器,但當時臺灣實施戒嚴,當局不允許任何個人或組織使用及擁有大量槍械。
特殊的戒嚴體制,也造就經過鐵血刀劍洗禮的學生幫派,主宰臺灣江湖的舞臺。它在以前沒有發生過,以後也不可能發生,這是世界幫派史上值得記載的事蹟。
我的老兄弟左五臧說過:「和全世界黑社會不同的是,臺灣現今的主流黑社會,不但不是淵遠流長的洪門(清朝以「反清復明」為宗旨的民間祕密結社,之後衍生出天地會。洪門遍及世界各地,尤其在港、澳、臺及東南亞、南洋均有影響力)與青幫(清朝雍正四年創立,幫會人士在初期以漕運為業,之後衍生出漕幫,以師徒輩分相傳),更不是曾以前輩姿態現身的南京幫、廈門幫、青島幫之類的職業性謀利黑社會,反而是以在學學生、外省子弟為主形成的各個幫派。」
這些當初純粹出自於自我保護或好玩、打鬧的幫派,多數隨著兄弟年歲增長而淡出江湖。諸如最老牌的學生幫派文山幫、盛極一時的血盟幫、人多勢眾的虎盟幫、南昌街的七星幫、中正七雄等;也有不少有戰鬥力的學生幫派與本省角頭,逐漸轉變成黑社會幫派,如當年稱雄江湖的四海幫、後來崛起的竹聯幫、北聯幫、松聯幫、一清專案後發展壯大的天道盟,還有歷史悠久的本省最大角頭牛埔幫、華山幫、芳明館、大龍峒等。這種以學生幫派為主流而演變成黑社會的例子,是世界黑社會幫派發展史上的特例。
第三是我從未利用組織的力量或家世謀求個人的利益,淡薄名利、低調處世。跟隨我的兄弟在年歲增長後,大都就學、就業或考上公務員,全身而退。他們雖然沒有得到金錢與物質的收穫,但安貧樂道,可以安度餘年。而我沒有一物留給大家,內心感到十分慚愧。現在,我把我們當年雖以鐵血刀劍掌控了江湖的舞臺,卻沒有作奸犯科的激情歲月記錄下來,作為大家的共同紀念。基於上述三個原因,促使我寫下這段真實的冒險往事。
寫下這段往事前,也經過幾個階段的醞釀與周折。我的幾個老兄弟很久以前就提過,要我寫下這段回憶。親信兄弟蔡慶暉建議用演義的章回小說形式撰寫,他有寫作的經驗及不錯的文筆,原本計畫由我口述、他來著筆。但我當時長居歐美,兩人的時間無法配合,若以演義的方式書寫,可能要費時多年。
後來經由友人聯繫,聯絡上另一位老兄弟左五臧,我們透過電話談了許多當年的往事。他說:「近年看到不少揭露臺灣黑社會的文章,總覺得似是而非,都有點局外人講局中事的味道,往往牽強附會、以訛傳訛。其實,談到近代臺灣江湖道上各幫派、角頭的起落興衰,本來應是一部絕好的小說題材。
「若是由親身經歷這之中多數恩怨情仇的茂川哥,以臺灣主流黑道異於全世界黑社會的組成和發展方式為經,帶出不同時代的各個人物,並以這些人物為緯,穿插比較戲劇化、有震撼力的情節,就能寫出一部富有可讀性且能傳世之作。」
我覺得他說得很中肯。江湖上幫派事務本來就是祕密,或參與者也只知道片面,不可能知道全局,更何況是學生幫派的四幫混戰,他們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四海三面受敵,而文山、竹聯、血盟又互相激烈拚殺,其中的恩怨情仇不是他人說得清楚的。
當時,我欣然同意左五臧的建議,然而日有所思,夜有所想的回憶當年打殺往事,免不了入睡時有夢話與動作,加上我那時心臟不好,家人十分擔心我的健康狀況,不贊同寫作計畫。就這樣,我有一段時間不再和左五臧聯繫,後來經過了好幾年,我的健康狀況好轉,卻聯絡不上左五臧。直到之前我才知道他已離世好幾年,感到十分遺憾與難過,但他對這本書的構思與誕生是一個契機,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到了民國104年初,蔡慶暉認為不如以回憶錄的形式,以成長的每個階段與經歷,敘述江湖游俠的人生之旅。本書的記述都是真人真事,且每件重要事件均由當事人、知情人之間互相印證後才定稿。寫起來相當不容易且費時費力。但為了保證公正性、客觀性,且希望盡量還原各個事件的真相,我還是堅持這麼做,這與坊間的江湖故事截然不同。
在此我特別感謝接受我與舍弟娃子訪談的寇為龍(寇保,民國四○年代統率老四海並稱霸江湖)、陳自奮(阿奮)、袁雲剛、陳其湘、李存果、馬祖德、王國康、陳道鈞、林建發(肥婆)、李松林、蔡慶暉、梁先宏(驢子)、吳功、童強、王華五(老五)、黃大曛(黑馬)等多位兄弟的熱忱協助,以及潘金國與藍財旺夫婦的支持。

兄弟與政治,豐富了我的冒險人生
我的一生中,兄弟與政治和我形影不離、始終相伴,為我帶來多采多姿的冒險經歷。江湖有幫派、政治有黨派。沒有幫派組織的力量,個人在江湖上難以單獨成事;政治上若沒有黨派的力量、依存及培養,無法達成任何政治目標。我在幫派的組織、管理、訓練、作戰都能取得成績,是依靠江湖與政治兩者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人。如何處理好人際關係,就是成功的最大因素。
本書原本只準備寫到我出國留學前,但隨著文稿的展延,就連帶寫出這幾十年臺灣江湖上發生的重要事件:江南案、竹聯與四海激戰東王西餐廳、竹聯歐帝威事件、李存果報弟仇而砍殺陳玉洪、四海老大陳永和(大寶)被刺之謎、竹聯冷面殺手劉煥榮之死。和這些臺灣江湖要事相關的人物,都與我關係密切。
我是一個自小喜好讀書、待人接物和善的人。但因個性倔強,有著凡事都喜歡爭強好勝的浙江臺州人秉性,且嫉惡如仇,見不得不公平的事。這種個性使我這一介書生,能在激烈廝殺的四幫混戰中,脫穎而出而縱橫江湖。
本書能順利出版,要感謝李松林、左五臧、蔡慶暉、娃子協助構思、資料收集;也要感謝娃子進行文字整理、記錄。另外,也感謝大是出版社的費心費力,多虧出版社的幫助,這本書才得以問世。在此我由衷的表示感謝。
書內的敘述,大都是半個多世紀前的事,不免會有遺誤之處,敬請各位讀者指正。

推薦序一
冷兵器時代的戰術奇才――柳茂川

老四海三劍客之一╱袁雲剛

茂川接受多位兄弟的建議,把當年臺灣江湖上的重要事件,翔實的撰寫成回憶錄。我也認為重現當年的歷史,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當年茂川和我雖然身處對立陣營,立場不同,但私下是有多年交情的老朋友。過去我們一起就讀文山中學,是高中同班同學,又有親戚關係,所以我也就欣然同意為本書撰序。
我們都是在民國四、五○年代,使用刀劍冷兵器時代的人物。那個短刀捅刺、長兵(指武士刀與指揮刀)砍劈的激情年代,也是以勇氣與技能拚殺的時代。在那段滾滾的時間長河裡,不知孕育了多少英雄豪傑。
四海幫與竹聯幫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競爭中,茂川是貫穿這個時期的關鍵人物。自民國47年起,他領軍文山幫對四海幫採取攻勢,而中和鄉(今中和區)豫溪路口小弟斷手事件促使他加盟竹聯,這是四海與竹聯的一個轉折點。在此之前,竹聯的戰力遠不及四海。四海無論在年齡、作戰經驗與實力上,都比竹聯更有優勢。四海自在寶泉冰店砍傷竹聯、多次雨夜進襲,到豫溪路口事件,都是主動出擊並占上風。
但後來茂川澈底改變竹聯的戰術,他在竹聯艱難的情況下,仍堅持採取游擊進襲的方式,以積小勝為大勝。他廣招新人、培訓新血,更以外交手段,聯合三張犁與北聯兩方人馬,合兵一處以進襲四海,又統領文山、竹聯、血盟三幫,形成反四海陣營,長期和四海周旋,讓四海面對一個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對手。
在刀劍冷兵器時代的拚殺中,人的素質與數量是重要的致勝關鍵。茂川把握了這個重點,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戰術奇才,且不斷廣招新人、培訓新進,在短期內,將他的兄弟組成一支能征善戰的隊伍,縱橫大臺北。
臺灣江湖從刀劍冷兵器時代,過渡到槍械火器的熱兵器時代後,茂川意識到,「人」不再是致勝的絕對關鍵,但人的素質與數量仍相當重要。他以多元建堂的方式來無限發展,使竹聯在臺灣幫派長期的發展上占有優勢。
茂川在刀劍冷兵器時代的拚殺中脫穎而出,對那個時代的留戀,自然難以割捨。但臺灣江湖世代與時俱進,槍械火器的優勢已成為戰鬥取勝的關鍵。在往後的變局中,逐鹿中原,問鼎天下,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推薦序二
扭轉歷史與江湖的縱橫家,帶領竹聯崛起

三張犁幫老大、反四海陣營主盟人之一、中國洪門五聖山山主╱李存果

回憶半個多世紀前,民國47年10月下旬的一個傍晚,茂川與陳啟禮代表竹聯,來與我等多位三張犁兄弟結盟聯拜。那時正值中和鄉豫溪路口小弟斷手事件不久,是竹聯處境艱難、亟需支持的時刻。兄弟有難,義不容辭,我於隔天下午就發兵前往西門町,進擊四海。
在那段關鍵時刻,茂川善用他的組織長才與人際關係,讓竹聯一面積極的以連續突擊來回擊四海,一面匯集三張犁、文山及北聯三幫力量,形成反四海陣營,牽制、削弱四海陣營,破解四海一貫使用而無往不利的戰術:一對一個別擊破。
於是,強大的四海落入多面作戰的被動局面。臺北江湖自此進入四海陣營與反四海陣營的合縱連橫之戰國時代。從民國四○年代後期開始,到民國五○年代中期,四海逐漸失去主導江湖、獨霸天下的地位。
茂川與我均是刀劍冷兵器時代拚殺出來的人物。這位刀劍時期的縱橫家,用鐵血與智慧,扭轉了歷史與江湖。在30年的時光裡,竹聯經過他的三次重整,慢慢走上崛起之路。
而茂川為人一向低調、不喜張揚,且每每功成身退。但近年來,多位兄弟希望他能將當年的事蹟翔實的記述下來,以作為大家共同的留念,他經過再三考慮後,才同意撰寫。
我身為當年反四海陣營的主盟人之一,認為當年很多的重要事件,都是今日人們所不知道的。將那段歷史公諸於世,使其不被歲月淹沒,是件相當重要且有意義的事。

推薦序三
使竹聯走向崛起之路

與竹聯幫元老大將陳功齊名、基竹領袖之一╱林建發

對於茂川大哥寫回憶錄,我也是贊成者之一。中和鄉民國四○年代後期,到民國五○年代初期的老兄弟,對於那段大哥帶領我們與四海拚鬥的艱難歲月,記憶非常深刻。
豫溪路口小弟斷手事件後,在人員與武器都匱乏的情況下,大哥仍堅持帶領竹聯連續突擊四海,牢牢守住中和鄉,立場由被動轉為主動。隨後,他又以外交手段,聯合文山、三張犁、北聯、血盟各友幫兄弟,讓竹聯自此獲得雪中送炭的外援,並逐漸形成反四海陣營,與四海陣營長期拚鬥。他以合縱連橫策略,破解四海個別擊破的戰術,使四海陷入多面受敵的局面,逐漸失去稱雄臺北、獨霸天下的主導地位。
基竹(基隆竹聯)是靠堅毅的戰鬥而立足於世。自大哥來中和鄉主持的那天起,基竹就自始至終支持到底。民國56年,大哥主持竹聯第二次大重整,基竹陳系兄弟(陳功系)全部參加。吳系兄弟(吳沅新系)雖然聲明不與陳啟禮合作,但全體仍一如既往的接受大哥的調度與指揮。大哥順利促成了這次竹聯的大團結。
大哥後來從歐洲回國後,與陳啟禮共同促成竹聯多元建堂、無限發展的模式,使其走上平穩發展的道路。但之後竹聯遇到建幫以來,最大的一次危機――歐帝威事件,它差點造成老兄弟間自相殘殺、毀了竹聯的大好局面。
在各堂群情激憤下,加上基竹的吳系本來就與陳啟禮不合,因此陳啟禮與基竹雙方僵持不下。在如此錯綜複雜、危機四伏、千鈞一髮之際,大哥當機立斷,首先勸說、安撫基竹的兄弟,並嚴令各堂不得對陳啟禮的小弟有任何行動。他與我和另一位兄弟馬面懇談時,告訴我們要以大局為重,手足不可相殘,而我們當然接受大哥善意的指教。
隨後大哥偕同陳啟禮到我們約定的餐館,四人同聚一室,大哥說:「血濃於水,兄弟的情義重於一切!我們共同舉杯,一乾而盡!」
就這樣,一場腥風血雨的危機巧妙化解了。在當時,也只有大哥能使大家接受善言,避免一場手足相殘的悲劇,使竹聯從此走向崛起之路。

推薦序四
茂竹貫川岳,終究不凋零

文山幫幫主、中國洪門聖文山山主╱李松林

我自幼喜歡讀武俠漫畫、小說,稍長嗜讀史學,尤其對武俠、豪傑的英雄事蹟、《三國演義》、《水滸傳》等傳奇故事,心神嚮往不已。
民國47年,茂川大哥重整當時最具歷史性的學生幫會「文山幫」,我雀躍加入,成為幫中最年幼的成員之一,其後繼承老文山優良的道義與倫理之傳統精神,追隨茂川大哥爭戰江湖,學桃園義氣、逞瓦崗威風。一直至民國52年我進入軍校,才脫離當時仍群雄並起、逐鹿爭霸的煙硝江湖。
因此,當時稚齡的我對於年少輕狂的茂川大哥知之頗深,如今雖然已年逾古稀,每每思之,仍對其不畏強勢、高節卓行、豪爽意氣的行為表現,以及濟人所急、拯救人於災患危難之中,且路見不平而拔刀相助,勇敢向前的英勇作為衷心欽佩。
本書某些情節或許不盡符合常規社會的道德和法律,但茂川大哥鋤強扶弱、除暴安良、行俠仗義、拯危扶溺而不求回報的作為,是絕對值得稱許的。
史官著述歷代豪傑的英雄事蹟流傳千古,留給後人無盡的敬仰。本書亦如史書般,勾起民國四、五○年代,我們這輩人的叛逆年少時期,在臺北街頭結夥耍帥、鬥智鬥勇、爭霸江湖的共同回憶。雖然時隔近六十載,許多當年叱吒江湖的風雲人物已不在世,但在青春無悔的年輕歲月中,江湖上發生的點點滴滴,仍是年邁之時最珍貴的回憶。
謹以「盼識柳君意,茂竹貫川岳,莫嫌孤葉淡,終究不凋零」,向茂川大哥致敬,並與讀者諸君共用之。

推薦序五
智慧加上得人心,真正大哥風範

淡水兄弟、柳茂川的親信弟兄╱蔡慶暉

我從小不愛念書,初中(按:初級中學的簡稱,即國中,初級中學一詞因民國57年實施9年國民義務教育而改名)進入復興中學就讀,當年,復興中學是有名的太保學校。我不念書、愛玩,功課當然不好,父親就聘請家庭老師幫我補習。沒多久,家庭老師看出我不是念書的料,對我說:「你既然不愛念書,我就幫你介紹一個大哥,你跟他去混好了。」就這樣,我就成了大哥(作者)的小弟。
我當時只有14歲,乳臭未乾,什麼事都不懂,大哥長我9歲,我一直跟隨他至今。大哥不抽菸、不喝酒、不吸毒、不賭錢,這沒什麼稀奇,但過去有幾件事讓我印象深刻:
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會出現看不得別人好的幼稚心態,我的這個心態,就發生在少年時期。當時大哥在校外租房子(在淡水),我常在放學後找他玩,我們除了一起聊天之外,大哥還會教我搏擊、用刀等。
認識大哥一、兩年後,我發現大哥從來不生氣,總是笑容滿面、和顏悅色,對別人也一樣,這就讓我心存疑問,身為文山、竹聯的統領,為何對人這麼客氣?當時幼稚的我,覺得這個人好陰險,既然覺得他陰險,就會把這個看法,告訴我的朋友,甚至加醋添油的挑撥中傷,希望能看到大哥生氣、暴怒,因為那才是一般人的人性。
挑撥中傷的伎倆,很快的就被拆穿,我的心裡很惶恐,以為會被打、罵一頓,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大哥對此事隻字不提,對我一如往常。這種處置方式,對我的性格養成,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往後雖然我不至於說不動怒,但我至少做得到看到別人的好,不只不嫉妒,還能打從心裡稱讚,自己也能得到快樂。
大哥大學畢業前搬回家住,我去他家的次數,已經沒有大哥住淡水時來得頻繁。但我每次去大哥家,都得到柳伯母和大哥的熱情款待,我們總是天南地北的閒聊,偶爾大哥還會帶我去逛街、吃好吃的小吃。大哥完全把我當成自家人,還會問我有沒有錢,但因我有零用錢,大哥這樣問了幾次之後,就不再問了。
有一次我在大哥的房間看書,回家後過了2天,大哥打電話問我,房間內有一筆錢是不是我拿的,我聽了十分生氣,最後跟大哥吵翻。經過一個星期,大哥寄了一封長信給我,信中大意是他人有99次對你好,但有1次不好,你就只會記得不好的那次,和他人翻臉,這不是做人之道。那封信讓我很感動,也使我明白為人處世的真諦。那筆錢不久後就被找到了,大哥對我表示深深的歉意,我們之間的誤會當然冰釋,最後和好如初。此後,我對別人給予的恩情,總會銘記在心。
大哥在江湖道上有三大成就,我歸納如下:

一、大哥是文山、竹聯、血盟三個幫的統帥,同時執掌三個大幫的號令,在臺灣江湖幫派史上,可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二、首創忠義同盟。這是大哥自創,也是臺灣首創的超幫派組織的盟會,成立於民國五○年代的初期,是以大哥與啟禮哥為雙龍頭的祕密同盟,後來的天道盟就是吸取忠義同盟的精神而成立。
三、被美國的華青幫尊為大哥。大哥在旅居美國期間,受華青幫頭領及兄弟的愛戴。美西華青第三代頭領人物,就是聽從大哥的建議,轉型成功,成為企業主,對社會做出貢獻。

我很慶幸從小跟隨大哥,成為大哥的小弟,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得到他的教誨,使我在人格發展上,得到很大的受益。大哥天資聰穎,又喜歡看歷史名人故事和兵書、戰史,使他累積許多的謀略,所以遇到任何事能立刻做出正確的判斷,並下達指令。他是統帥,是諸葛亮,自然不必親上火線,麾下虎將如雲,大家也都樂於聽命,奮勇向前,總能占得上風,贏得勝利。這是極具神奇的領導藝術,是他人做不到的成就,智慧加上得人心,因此大哥戰功彪炳,但又平易近人。這是江湖上大家尊稱他「大哥」而不名的原因,他是真正具有大哥風範的領袖。
我也要感謝當年的兄弟,對我的信任與支持,其中有人已經往生。過去我曾和北聯幫發生衝突,支持我的兄弟明知北聯勢大人強,照樣勇敢無懼跟我往前對敵,那份兄弟之情讓我終生難忘。之後此事由大哥出面調停,而北聯願意和解,且事後不心生芥蒂,如此豪放的氣度,也足為江湖豪傑的表率,是兄弟人的典範。
我後來皈依佛門,成為佛教徒,回顧人生年少輕狂、血氣方剛,曾憑藉著自己的一點小聰明,傷害到他人。我在佛前懺悔,如有來生,希望大家不計前嫌,再結善緣。

推薦序六
隱身幕後的精神領袖,為竹聯寫下歷史

資深社會記者╱王瑞德

「儒以文亂法,俠以武亂禁。」江湖道上、流氓、黑社會、槍擊要犯、江洋大盜,是完全不同的層次。我們不必美化道上兄弟,但就像《史記》也有〈游俠列傳〉,在臺灣歷史上,竹聯幫的崛起宛如日本山口組,而這個崛起的偶然與一號江湖人物有關―本書作者柳茂川。旱鴨子陳啟禮被竹聯幫稱為「董事長」,但竹聯幫隱身幕後的精神領袖是柳茂川。
在電影《艋舺》中,有一段幾位年輕主角被帶往山上訓練技擊和搏鬥技巧的情節,就如同當年作者在臺北訓練竹聯幫的故事。作者過去重視體能訓練和實戰經驗,要求兄弟都要能打、能刺、能跑、能閃,所以規定他們早晚要進行長跑訓練,並學習打架功夫和運用技巧避開對方武器的能力,這完全是軍事化訓練。
我因為從事社會記者採訪工作,和竹聯幫、四海幫,以及天道盟中各幫主、盟主、會長、大老熟識,有著三十幾年的交情。老一輩的道上人物仍保有義氣倫理,不像某些年輕黑道只講利益、賣毒品和逼良為娼無所不包,日本山口組、住吉會、稻川會均以俠義道自居,最主要就是建立在義氣和倫理上。
竹聯幫最早稱為「竹林路聯盟」,以「和衷共濟,扶弱抗強」為宗旨成立;一清專案後,本省原本各自為政的角頭兄弟為了對抗監獄中的竹聯人,甚至還成立了天道盟。
作者的出身很特別,他的父親和伯父都是將軍,母親為早期唯一的女性步兵上校,還曾經是臺北市議員。作者就讀淡江文理學院時,也曾在青年節時代表五百多名大專青年,在救國團所舉辦的勵志青年聯歡晚會中致詞;他到美國後,還曾一度宣布將回臺競選副總統。
雖然外界常將陳啟禮和竹聯幫劃上等號,但在竹聯幫崛起的過程中,作者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就像山口組最初也是為了對抗其他黑道,在神戶碼頭成立。身為臺灣山口組的竹聯幫,和四海幫、天道盟共寫了臺灣江湖史,而作者在香港西餐廳、東王西餐廳等江湖風雲中,扮演了為竹聯幫寫下歷史的角色。
推薦序一 冷兵器時代的戰術奇才──柳茂川╱袁雲剛
推薦序二 扭轉歷史與江湖的縱橫家,帶領竹聯崛起╱李存果
推薦序三 使竹聯走向崛起之路╱林建發
推薦序四 茂竹貫川岳,終究不凋零╱李松林
推薦序五 智慧加上得人心,真正大哥風範╱蔡慶暉
推薦序六 隱身幕後的精神領袖,為竹聯寫下歷史╱王瑞德
自序 我在江湖的回憶,替世界幫派史記一筆
前言 熱血少年只知道義,現代幫派只看益

第一部 只知道義氣的青春歲月
第一章 竹聯幫與四海幫,最初都是學生幫派
第二章 結盟就是兄弟,竹聯與文山的爭戰歲月
第三章 正式加盟竹聯,組合反四海陣營
第四章 矛頭對向盟友,演變為「四幫混戰」
第五章 四幫混戰後,竹聯最大規模重整
第六章 讓竹聯幫闖出名號的「對牛埔幫之戰」

第二部 臺灣江湖要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第七章 江南命案──一場情治機關的鬥爭
第八章 四海與竹聯的最後一戰──東王西餐廳的對決
第九章 手足相殘的歐帝威事件
第十章 老舊黑社會幫派走入歷史前的最後掙扎──李存果報弟仇
第十一章 四海陳永和被刺之謎
第十二章 竹聯冷面殺手劉煥榮之死

結語 艱難與不容易的歲月
附錄 早期竹聯演變
熱血少年只知義,現代幫派只看益

民國47年,當時我正就讀高中,本著一腔熱情、滿腹道義,和一群性情相近的兄弟,促成文山、竹聯、三張犁、北聯及血盟五幫協同組成反四海陣營,使竹聯能寫下以弱戰強、以寡敵眾、化被動為主動的輝煌奮鬥史,而這也是一段艱辛的歲月。雖然時間已過去六十餘年,許多當年叱吒風雲的人物已不在世,甚至於從人們的記憶中逐漸淡去,但回憶起來,我們的年輕歲月仍有許多值得敘述的事蹟。
當時由板橋中學的學生與新莊中學的學生結合的四海幫,在老兄弟寇為龍、陳自奮、馮竹語、吳國術、袁雲剛、許特上、甫國東、李政國、李可萍、焦際良、黃毛、藺磊俠等人的帶領下,稱雄於臺北江湖。
以現今的眼光來看,幫派往往只是好勇鬥狠,因為衝突造成打打殺殺的場面。但在當時的學生幫派之間,彼此並沒有什麼利益的糾葛,多以道義為重,以就讀學校、人際關係、居住地域等地緣關係,而人為或自然的結合在一起,互相幫助與團結以對抗外來的力量,而逐漸形成大大小小以自我保護為目的的眾多學生幫派。其中以四海幫實力最為雄厚、名氣最大,占據臺北市中心西門町,所以與其他學生幫派的摩擦與衝突也就更多。
民國47年7月,我以文山區內、鐵路新店線(民國54年停止營運)上、木柵與溝子口幫的同學和兄弟為基礎,共同建立新文山幫。
稱之為新文山幫是有別於已退出江湖的老文山幫兄弟,以及部分老兄弟在新店線上建立的各文山支系,如新店幫、大坪林幫、景美幫、公館幫、水源地幫、古亭庄幫等。而新文山幫是另外新組合的系統,親愛精誠、團結一致、勇敢出擊,很快在江湖上打出一片天下,立足於大臺北。對外仍稱文山幫,繼承老文山幫的正統和優良的道義與倫理之傳統精神,並開始進擊四海陣營。
在草創的環境與條件下,我加強了新文山的戰鬥力,運用隱蔽而主動出擊的戰術,在敵明我暗的狀況下,新文山幫在攻擊強大四海陣營的戰鬥中,逐漸取得戰果。

創立於永和竹林路,簡稱竹聯

竹聯幫最早稱為「竹林路聯盟」,後來順口稱為「竹聯」,但民國40年代的兄弟都自稱「中和鄉」,認為竹聯是真正繼承了「中和幫」抵抗四海的精神,並認為竹子韌性強,雖孤葉單薄,但生命力極強,所以以「竹子」為標誌圖騰。
竹林路聯盟從中和幫衍生出來後,延續了中和幫的傳統,繼續抗擊雄據臺北的四海。但相比之下,四海幫涉足江湖早了5、6年,平均年齡也大了5、6歲,且居於主動與上升局勢,在戰鬥力與戰鬥經驗都難以比較的情況下,竹聯對四海的抗擊也與其他各幫派一樣,長居下風與處於被動的局面。
當時新文山與竹聯是結義聯盟的兄弟之幫,大家經常互相往來。起因為在竹聯對四海的戰鬥中,竹聯一直長期居於下風;新文山雖組建不久,但由於我的積極進取精神,對四海陣營的作戰取得多次有效戰果。而文山、竹聯兩幫的目標都是抗擊四海陣營,有幾位有見識的老兄弟認為,兩幫應更進一步的協同作戰,也可借用我的「以暗擊明」的主動出擊戰法。
且早期竹聯有一個優良傳統:不論哪個人士加盟竹聯,只要有能力,就會被大家推舉而擔任要職。當時血盟來的王國康,頗受大家的支持與擁戴;由文山來的修幼齊(紅鵝,擔任竹葉青竹聯的青訓部門老大)吸收了不少優秀的兄弟,是竹聯的人才儲備庫,這種廣納人才的優良傳統,後來經過我與啟禮淋漓盡致的發揮,也是竹聯往後能走上崛起之路的重要原因之一。
竹聯兄弟中最早與我往來的,是創幫兄弟的章尊良(山雞)。他的二哥大雞與我是好友,曾經來過我在溝子口的家裡幾次,我們還蠻談得來,之後不幸溺水而亡;大哥小雞哥(章尊紀)則是文山水源地老兄弟。尊良過去曾跟我說:「你來主持(竹聯)戰鬥,我們現在的兄弟都會支援你。」雖然時隔近六十餘年,我還記憶猶新,所以尊良才是最早提議我主持作戰並跟我合作的人,而不是外界認為,啟禮是我最早的合作者。尊良的這個建議,對竹聯往後的發展,帶來很大的影響。

盛年不重來,我在尚武背景中長大

一個人的童年時期經歷對塑造其人格有決定性的影響,因此我的家族在我幼年時的教育,對我一生的成長帶來極大的影響。
我的家族是傳統的軍人世家。祖父柳曉青,號雲壽,前清以秀才入武備學堂,開風氣之先,任職浙江新軍,為浙江軍界先輩,早年參加光復會與同盟會。父親柳傑,字際芝,黃埔軍校五期。母親鍾文金,中央軍校15期,早期唯一的女性步兵上校,第3、4屆臺北市議員。伯父柳際明名善,保定軍校8期,對日抗戰時期,以井田阻塞戰重創日軍。
另外,我還有一個堂哥柳茂筑,陸官29期畢業,堂妹柳茂秋及小叔所生的堂兄弟柳敏。我還有一位弟弟娃子,他也是建議我儘早寫回憶錄的人之一。
民國38年,我和家人到了臺灣。從基隆上岸後,暫時住在姨父周再華位於和平島面海的小別墅裡。過了一個多星期,我們就搬到桃園民族路上一棟日式的大房子。那是大伯父的房子,是政府配給高級將領的。因為房子很大,所以伯父分了一半給我們居住。
當時桃園有兩所國民小學,一所是靠近虎頭山忠烈祠的東門國小,另一所是離家不遠的桃園國小,我當時就讀的是桃園國小。
我在桃園讀小學期間,堂哥柳茂筑正好讀桃園中學。在他的年代,有名氣的幫派有十三太保、十八羅漢、十五雄獅、海浪等。我那時候年紀還小,頂多只是打打小架,還沒有什麼幫派概念。不過茂筑哥偶爾會帶著他的腳踏車,和我一起搭火車到臺北後,騎著腳踏車載我與他的海浪兄弟見面。我因此認識了如許國、萬獅同、高遠普這幾位老哥兒們,這算是我最早接觸江湖兄弟的開始。
民國45年左右,我認識了一個小我兩屆的學妹,陳小瑛。小瑛長得甜美又親切,是大家心目中的大美女。後來我在古亭區經朋友介紹,認識了小瑛就讀強恕中學的哥哥――陳啟禮(民國46年陳啟禮自強恕中學初中畢業,就讀南強中學高一,之後再回強恕中學讀高中)。
啟禮小我2、3歲,但跟我同年級(因為我進桃園國小時,降級兩年級),他也是在四川出生。啟禮當時還沒開始混兄弟,是行為非常端正的人。他的家庭可說是法界世家,父親陳鐘是位法官,母親是書記官。啟禮的父親是一位斷案的能手,許多困難的案子他都能審理得很清楚,是一位難得的好法官。

江南案――一場情治機關的鬥爭

民國73年10月15日,則發生了對臺灣的政治有極大影響的江南案:撰寫《蔣經國傳》的作家江南(本名劉宜良),在美國加州的舊金山,被謀殺於其寓所的車庫外,震驚了海內外的華人,兇手是陳啟禮、吳敦與董桂森。
根據當時情報局的說法,劉宜良為在美工作的情報局人員,因屢次洩漏情報,因此才決定要制裁他。但劉宜良親友堅信,劉宜良是因為撰寫了《蔣經國傳》,揭露政府機要祕辛,又將為當時曾多次公開批評國民黨的吳國楨寫傳記,擔心書中內容會對蔣經國或政府不利,所以才會動手。
江南案與陳啟禮的江湖人生也有密切的關聯。竹聯在江湖與社會上的影響大了,啟禮也就涉入這個社會的事情深了,不然情治單位怎麼會找他去刺殺江南。
凡事都有它的一體兩面,啟禮雖然在內外皆有敵對的力量,但自民國50年代末期,他在社會上的名聲很大。由於啟禮的名氣大,社會上的各界人士也開始注意他,企業界的第二代也想認識他並進一步與他交往,在和外界互動的過程中,我想他也可能與政府體制內的一些單位有了接觸。
蔣孝勇先看上他,透過自己身邊親信向他示好、拉攏,他們就有所來往。蔣孝武與蔣孝勇從小感情就不好,蔣孝武見蔣孝勇養了陳啟禮這隻「老虎」,他當然不能坐視不管,不過那時候他們都沒擁有實權的職位,中央黨部有人想拍蔣經國的馬屁,把兩兄弟放上中央委員的候選名單,蔣經國知道了,就生氣的將兩兄弟的名字劃掉。這件事是我親聞的真事。
後來蔣孝武出任了「國家安全會議」的執行祕書,控制了情治單位,進而掌控特種部隊的裝甲兵。在那時候他也想拉攏啟禮,掌控這股民間江湖上的力量。中國自古以來朝中權貴也結交江湖人物,清初雍正是皇子時也遊歷與結交江湖人物。這時的啟禮已廣泛與社會各界來往。


──分別摘錄自〈前言〉、〈第一章〉、〈第七章〉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