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戀愛的死神,與我遺忘的夏天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本書特色

★《乃木坂春香的秘密》作者繼《七日間的幽靈,第八日的女友》後,再次譜寫淒美篇章
★發生在夏日的鎌倉,一個關於遺忘與命運的故事

內容介紹 

無論相遇、分離多少次,這場刻劃在你我心頭的戀愛,永不褪色——

那一天,我與死神少女邂逅了。
而令少女落淚的真實,是深埋於我腦海中的祕密——

我被真實身分是死神的同班同學茅野花織,
突如其來地宣布錄取為實習死神。
她帶著我拜訪的對象,是我唯一的血親——我的阿姨。
肩負著必須為將死之人消除牽掛的任務,
我們執行了一項又一項死神的工作,
遇見許多尋求和重要之人最後「連結」的人們。
在執行最後一次任務的那天,
我的某個記憶甦醒了……

©Yusaku Igarashi 2018

五十嵐雄策
以《乃木坂春香的秘密》出道,該作曾兩度電視動畫化,極為暢銷。另著有《七日間的幽靈,第八日的女友》等多部作品。

譯者
林于楟
畢業於政治大學日文所。研究所在學期間開始兼職翻譯,畢業之後正式踏進翻譯業界,現為專職譯者。有看到有趣文案就會衝動購物的毛病,享受每一個文字與文字創造出的奇幻旅行。

第一章 鎌倉的死神

舉例來說,重要的東西總是等到失去後才會發現其價值,對吧?
如同失去的回憶。
如同幻影般蕩漾的春夜氣味。


那天,我記得應該是毫不特別的一天。
如往常般早上起床去學校,聽著無聊的課,午休時溜出學校到外面去。中間和朋友們隨意聊著無關緊要的事情。這應該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有兩百天都重複相同生活的,再尋常也不過的日常。
上課時間終於結束,到了放學後。
因為我沒參加社團也沒加入委員會,和同學們打聲招呼後,便離開教室步上歸途。
到此為止,都是無比尋常的一天。
接下來,出現了變化。
我打開鞋櫃準備拿出鞋子。
「……嗯?」
接著,我發現有什麼東西在鞋櫃裡。
是封信封裡放有粉紅色信紙的信,信上面用可愛的圓潤文字,寫著「十八點,我在長谷寺的觀景台等你」。
要是只看這樣,應該會覺得「哇!是誰要向我告白啊」,或許是件讓人心跳不已的大事吧。或者會覺得是誰的惡作劇,只是一件與嘆息一起輕輕丟進垃圾桶裡的事情罷了吧。
我之所以兩種想法都沒有,是因為寄信人欄位上寫著「茅野花織」。
茅野花織。
同班同學的名字。
開朗且擅長社交,總是班上的中心人物,人如其名,如同花朵的存在。她親人的個性,說是美女也無庸置疑的容貌,加上制服裙子很短,無論男女都喜歡她。雖然是同班同學,我也只和她打過幾句招呼而已,並非特別熟稔。這樣的茅野同學到底找我有什麼事?
我想,應該也可以當沒看到吧。或者更該說,正常來想,當沒看到或許才比較自然。但我覺得簡短的信件中有著什麼,走出學校後,腳步便自然往長谷寺方向前進。
長谷寺,位於長谷站附近,距離我就讀高中所在地的北鎌倉有四站遠。
搭乘JR橫須賀線抵達鎌倉站,再轉搭因行駛於市街而聞名,通稱江之電的江之島電鐵線五分鐘後就能抵達。
長谷站是個小車站,但因為老舊的古老車站很有風情,常有許多觀光客造訪。今天也是,儘管是這種時間,也看到男女老少,相當多的人。
鑽過人群走出車站,沿著右側大馬路前行,接著在下一個路口左轉,馬上就能看見長谷寺了。
長谷寺是鎌倉周邊有名的寺院。
這個古寺分為上境內與下境內,占地寬廣,因為境內全域妝點著四季的花朵,所以也被稱為「鎌倉的西方極樂淨土」、「花寺」,是當地人皆知的觀光名勝,也是旅遊導覽書絕對都會提到的地點。
參拜時間應該早已結束了,但大門還開著。
附近沒有人,感覺也不會有人責備我,所以我小聲說著「打擾了」,穿過大門。
境內也沒有人。
雖然已過參拜時間,但這種時候應該至少有個工作人員也不奇怪,卻連這也沒看見。彷彿只有這裡從世界切分開來,悄然無聲。
不愧被稱為「花寺」,環顧四周,繡球花與皋月杜鵑等當季花朵盛開著。因為雨一直下到過午才放晴,境內大半都被雨水染溼,但樹葉被水染成深色的樣子也別有一番趣味,很有魅力。
信上寫的觀景台,應該是在上境內。
爬上陡峭的石階梯,朝著前方邁進。
好不容易終於走近她指定的觀景台了。
黑暗中,我看見一個小小的人影站在那邊。
即使距離遙遠,仍一眼就看出來了。不適合出現在這被暮色覆蓋的微暗風景中,散發光芒的華麗存在。她全身散發出只是站在那裡就會照亮周遭的印象。
此時我根本從沒想像過,這華麗的存在竟會自稱死神。
茅野同學發現我之後,用力揮動持傘的手。
「啊,這邊、這邊!」
她用響徹寂靜的巨大聲音喊我。
因為她的聲音太響亮,我無比擔心會被寺院的人發現,慌慌張張朝她身邊跑去。
「那個……」
「總之先謝謝你前來,望月同學!」
她邊說邊緊緊握住我的手。好柔軟。正如其名,感覺聞到讓人懷念的花香。而我呢,對這突然的過度肢體接觸,不知該怎麼反應,整個人僵在原地。
為了掩飾內心的焦急,我看向遠方說:
「然後,找我什麼事?」
「嗯?」
「不是有事找我,才把我叫到這裡來的嗎?」
「啊,對、對!那個啊……」
她此時小聲「嗯哼」清清喉嚨,稍微端正態度之後說:
「那個啊,其實,我是死神。」
「……啊?」
死……她是在說什麼?
這平常幾乎用不到的單字,讓我的腦袋想不出是什麼字。
看見我一臉驚訝,茅野露出苦笑。
「啊~嗯,會有這種反應也是正常啦。但是啊,我說的是真的。我是死神,負責和人類的『死亡』與『遺忘』有關的工作。」
「……」
怎麼辦,我認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是正確答案。
「死神」這個單字,頂多只出現在漫畫和小說中,或開玩笑時會用到吧。
但是,我覺得……茅野不是會說那種惡質笑話的人。
直率、情感表現豐富、愛笑,彷彿夏天盛開的大朵向日葵般的存在。但是,這些頂多是從我對她的少數記憶中推測出來的印象而已。
而且,話題不是到此結束。
難以置信的是,她竟然直說要來挖角我當死神。
「挖角是?」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我希望你可以成為實習死神,以我的助手身分。」
「成為死神會怎樣?」
「要請你和我一起工作,我們是不用加班、有薪假完整的良心企業,也有員工福利制度,你放心。」
「薪水呢?」
「沒有薪水喔!哎呀,這點應該說,工作價值是最棒的酬勞啦,對吧?」
「這完全就是血汗企業啊。」
別說血汗了,根本吸血。
「好啦、好啦,別計較這種小細節。然後呢?你要做?要工作?還是要被僱用?」
「這全是相同意思吧。」
「嗯,是嗎?哎呀,別在意、別在意,你會做吧?」
聽她的口氣,似乎完全沒想過我會拒絕。
「……」
我不知道茅野口中的死神代表著什麼。
是在比喻什麼嗎?或者是象徵性意義?但不管那是什麼,至少我覺得她應該沒想要加害於我,不會把我牽扯進壞事裡吧……應該。
所以,我決定了,總之就先配合她吧。
「……好啦,我做。」
我如此回答後,茅野開心地跳起來。
「真不愧是望月同學!我早在五年前就知道你會答應我了!」
她如此隨意說著,蹦蹦跳跳地跳來跳去。每次一跳,裙襬都跟著飄動,真是有夠危險。
跳過癮後,茅野滿臉笑容對我說:
「那麼,我們立刻就走吧。」
「欸?」
走?
走去哪?
看見我露出訝異的表情,她的眉毛垂成八字,如此說道:
「什麼『欸』啦,你願意當死神對吧?所以,要去做你的第一份工作啦。」


就這樣,我——成了實習死神。


鎌倉是個不可思議的城市。
有鶴岡八幡宮及源氏山公園等,許多具代表性的寺院神社及歷史遺蹟,以及許多古民家這些歷史性要素,但只要走到車站前,也能看見大型超市、大型銀行,還有時髦的咖啡廳。還有三條電車路線通過,公車等交通也相當便利。
今昔同居的城市。
自從雙親五年前因為交通事故過世後,我就從原本居住的藤澤搬到鎌倉的阿姨家住。阿姨家位於傳統木造日式房屋並排的寧靜住宅區內,附近有佐助稻荷及錢洗弁天等等。住附近的鄰居都是和善的老人家,只要碰面絕對都會打招呼、閒話家常幾句,也會與我們分享蔬菜和料理。我非常喜歡在這個質樸、溫暖地區的生活。
「然後,我們要去哪?」
「這邊啦,先去坐電車、電車。」
她走出長谷寺後,朝長谷站前進,準備要搭江之電。我邊抱著「死神也會搭江之電啊」的奇妙感慨,邊跟著她走進車廂,在她身邊坐下。
就算在電車上,她還是很多話。
「那,你比較喜歡女生的胸部還是女生的腿?」
「呃?幹嘛突然問這個?」
「聽說啊,男生隨著年齡增長,對女生的興趣也會越來越往下移耶,所以你應該已經到腳底了吧。」
「老人啊……」
這也老到有剩了吧。
「不是嗎?那腳踝骨附近?大大讓步之後,腳踝之類的?」
「雖然長這樣,我姑且和妳同年耶……」
「欸~但是總覺得你給人一種枯木的感覺啊~」
真要說起來,我不太擅長聊天,先不論內容,這算是相當熱絡的對話了。這肯定是因為茅野的說話技巧相當巧妙吧。容我不厭其煩重申,先不論內容。
即使如此,我又在心中重新思考。
眼前的同班同學兼自稱死神。
容貌漂亮得吸引旁人注意,喜歡說話,個性開朗和我完全相反,也有點淘氣。
真的是,為什麼這樣的女生會說自己是死神啊。而且又為什麼會想要來挖角我當她的助手呢?
不管思考多少次,我還是沒個頭緒。
這樣說來,我記得她似乎是話劇社的一員,會是社團活動的一環嗎?但就算是這樣,我也想不到把我牽連進來的理由,而且沒必要在學校外面做吧。
種種思緒在我腦袋裡打轉,她終於發現我凝視著她的視線了,說道:
「……你愛上我了嗎?」
「……才沒有。」
這真的是……死神?
不管哪一點都不協調過了頭。
在我感到無言以對時,不知為何,她有點遺憾地「欸~」了一聲。
在鎌倉站下江之電後,接著徒步移動。
走出東口,穿過站前廣場往前走。
只靠街燈和藍白月光微光照射的黑暗中,只有她和我的腳步聲交互響起,身後跟著兩個長長黑影。
我喜歡晚上的空氣。
特別是這種溫和、安靜,春夏轉換之際的夜晚。
「春天晚上,總覺得很有氣氛呢~」
茅野如此說。
「像是即將結束的春天,和將要來臨的夏天混雜在一起的獨特空氣,月亮也看起來非常漂亮,我很喜歡呢。」
「啊,我懂。該怎麼說呢,感覺比平常藍、鮮豔閃耀。」
「對、對,這個啊,聽說是因為空氣中的塵埃,才會看起來很藍。」
邊說著這樣的話題,我邊和她並肩走在幾乎沒有行人的夜路上。
在她的身邊,總讓我感覺非常平靜。
不需要多有顧慮,可以自然以對,對不太擅長與人相處的我來說,也會產生我已經認識她很久的錯覺。大概是她和藹且容易親近的氛圍造成的感覺吧,這麼說來,她在學校裡也是立刻就能和第一次見面的人混熟。
大概是心情這般稍微鬆懈了吧。
大意到連抵達目的地了也沒發現。
我根本想不起來。
不記得自己到底走過哪裡。
走了十五分鐘左右後,茅野開口說:
「——到了,就是這裡。」
「這裡……」
「今天的目的地。」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