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4
我喜歡的男孩,其實也是女孩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升上高中的小春談了人生第一場戀愛。
對象是坐在她旁邊的「朧同學」──有著男孩子的身體和女孩子的靈魂。
撞見以女裝打扮走在街上的朧同學後,想試著幫忙的小春,將朧同學帶往哥哥任職的髮廊。
「哥,請你把朧同學變得更漂亮吧。」
在無法表達愛意的情況下,小春和朧同學之間的距離逐漸縮短……

©Taine Inukai 2019

★《她喜歡的是BL,不是同志的我》作者浅原ナオト推薦。
★《放浪男孩》、《青之花》作者志村貴子擔綱插畫。
★致所有渴望以自己原本的模樣活下去的人,這本書一定能成為陪伴在你身邊的心靈支柱。
犬飼鯛音
以在「カクヨム」上連載的《我喜歡的男孩,其實也是女孩》修改後發行的本書為出道作。

譯者
許婷婷
為五斗米爆肝的小譯者。譯有《校對女王》、《追逐繁星的孩子》、《她喜歡的是BL,不是同志的我》等作品。

一 絕世的朧同學


我最近開始頻繁地修剪頭髮。因為我跟班上的朧同學變成了相鄰的座位。現在,即使已經在前往髮廊的路上,變得有點長的瀏海仍讓我在意得不得了。我的理想可是能精準呈現出九十度直角的妹妹頭呢。
不過,我會在不知不覺中加快腳步,並不是因為額前凌亂的瀏海。不管來幾次,我都無法習慣這個地方。彷彿只有自己跟這裡格格不入的感覺,總讓我渾身發癢。
哥哥工作的髮廊,就在充斥著「不得以平日的普通穿搭現身」這種高壓氛圍的街上。從我們出生的「歡迎穿著睡衣上街」的城鎮搭電車,只要短短三十分鐘的車程,就能抵達如此時髦的地方──這點至今仍令我難以置信。跟我擦肩而過的人,全都自信地挺起胸膛。儘管蟬鳴聲刺耳不已,路上的行人卻都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只有我淌著涔涔汗水,以自己不習慣的速度快步前進。每當看到有著一頭波浪捲髮、身穿飄逸洋裝的大姊姊出現,我的腳步便跟著加快。
我明明有先返家一趟,脫下制服、換上自己很中意的便服上衣和褲裙,然而,瞥見高雅至極的名牌精品店櫥窗後,我深深感覺到自己的努力都是徒勞。以街上並排的櫸樹為背景而倒映在櫥窗上的我,瀏海因為被汗水沾濕而貼在額頭上,看起來像是戴著一頂頭盔,準備出發去探險的冒險者。一旦湧現這樣的想法,就連身上的側背包,感覺都只像是一種探險用道具。這個側背包裡裝著三明治。我今天穿的襪子太長了,每走一段路,就得把從兩隻腳上滑落的襪子輪流往上拉。這麼做的時候,包包總會碰撞到我的手肘或膝蓋。裡頭的三明治不知道有沒有變形?因為從包包外頭也摸不出個所以然,我只能稍微放慢腳步。
這是用來代替理髮費用的寶貴三明治。哥哥絕不會收我的錢。如果他願意跟我收錢,我反而比較能以一名客人的身分輕鬆上門,但或許是年齡相差七歲的緣故,哥哥總是執拗地繼續把我當個孩子看待。我明明已經十六歲了。
我拭去流下來的汗水,躲到櫸木的樹蔭下方。蟬鳴聲更加高亢了。無論是我出生的那個城鎮或是這裡的街道,只有夏蟬的大合唱是一樣的。依舊活力百倍地鳴叫的這些蟬,究竟知不知道現在已經接近傍晚時分了呢?不過,也有一些蟬躺在地上。雖然很討厭被踩爛的蟬的屍體,但看起來只是在地上翻肚、其實已經死掉的蟬,更讓我厭惡。夏天明明才剛開始啊。
我盡可能避免看著地面前進。可是,抬起視線的話,就有可能不小心跟波浪捲髮、裙襬飄逸的大姊姊四目相接。我不知所措地不斷移動眼球,結果,比起蟬的屍體和波浪捲的飄逸大姊姊,我在約莫相隔十棵櫸樹的前方,發現了更驚人的光景。
緩緩轉動著手中純白蕾絲材質的陽傘,悠悠朝這裡走來的人物,完全吸住了我的雙眼,讓我的視線直直固定在他身上。同時,我的雙腳也一起被固定住,讓我只能愣愣地杵在原地。以纖長手指不斷旋轉陽傘傘柄的這名人物,以氣質出眾的腳步慢慢向我走近。
因為一身女裝打扮的技巧實在太差勁,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個男孩子。
戴上假睫毛、感覺心情極佳的他,搖曳著一頭長髮,嘴角也微微上揚。塗在臉頰上的腮紅,看起來宛如日本國旗中間的紅色圓形;嘴上抹的唇膏,則是色澤不輸給辣椒、極具攻擊性的鮮紅,呈現出一臉極端的大濃妝。頸子上纏繞著皺巴巴的絲巾,頸子以下的部分,則是魚肉香腸那種顏色的針織衫,以及長度不合身、感覺很過氣的白色洋裝。腳上則是踩著一雙男用鞋。可說是讓人震撼不已的穿搭。
「朧……同學……」
被蟬的大合唱蓋過去的自己聲音,緊緊依附在我腦中。
雖說一身女裝打扮相當不自然,但那就是朧同學,我不會認錯人。個子很高、雙腳卻很短這種不平衡的體型,絕對是朧同學沒錯。無論是光看就令人疲憊的挺得筆直的上半身、撫弄陽傘傘柄的手指柔和的動作、在雙腳併攏的狀態下優雅前進的腳步、以及和纖細體型不合的那雙大尺寸鞋子,都讓我有種完美的熟悉感。
最重要的是,望向遠處時,他會因刺眼的陽光而瞇起眼。兩道眉毛在這時蠕動的感覺,完全是朧同學會有的表現。他以平常那種像是在盯著黑板板書的眼神望向我。
跟朧同學四目交會的那一刻,我感到後悔莫及。因為,無論是輕輕旋轉的陽傘、在風中飄逸的長髮、或是朝這裡走來的腳步,全都在那個瞬間停下來。
我們在一段微妙的距離之外,就這樣望著彼此片刻。無法阻止心跳變得狂亂的我,觀察到在遠處的那張表情瞬間蒙上一層陰影的變化。儘管已是一臉泫然欲泣的表情,朧同學仍沒有移開他的視線。
我戰戰兢兢地踏岀步伐。每踏岀一步,他的臉蛋就變得更鮮明。塗得厚厚的口紅溢出唇線之外,讓他看起來像個剛大快朵頤過日式茄汁義大利麵的孩子。
一開始,我還以為這個扮相很糟糕的女裝,可能起因於朋友之間壞心眼的懲罰遊戲。然而,目睹朧同學臉上失意的表情後,我堅信自己絕對是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儘管如此,我卻只感受到某種膚淺的絕望,就好像自己原本在收看的電視節目突然被人轉台那樣的感覺。
自己心儀的男孩子,竟然有扮女裝這種癖好──即使這樣的事實擺在眼前,我也無力去煩惱。我焦躁到無暇為任何事物感嘆的程度。
我得做點什麼才行,不能放著這樣的朧同學不管。
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拉著朧同學的手在街上狂奔。

「你好,初次見面,我是小春春的哥哥山本秋夜。」
基於「年紀輕輕的男孩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扮女裝!」的事態嚴重性,我的情緒高漲到幾乎足以讓自己忘記如何呼吸。但面對朧同學的時候,哥哥卻是一臉的泰然自若。相較之下,朧同學的嘴巴只是重複著一開一闔的動作,沒有吐出半句話。他交互望向我和哥哥的臉,又快速環顧整個髮廊之後,突然垂下頭來,而原本不斷在半空中遊走的視線,最後又回到我的臉上。畢竟是我一語不發地把他拉來這裡,朧同學會有這種反應也很正常。
不習慣被人盯著看的我,腦袋的運作變得愈來愈遲緩。哥哥和朧同學並排站在一起的陌生光景,占據整個視野。哥哥已經褪色的一頭銀髮,跟朧同學純正的一頭黑髮,讓我的眼球有些受不了刺激。我不停眨眼,硬是將自己的腦袋喚醒。
「呃……他是跟我同班的朧同學。我們的……座位相鄰……」
「我……我叫朧樁。那個……我……坐在……山本同學的……隔壁。」
像是被我的發言點醒似地,朧同學以細微的嗓音迅速做了自我介紹。對哥哥深深一鞠躬的時候,看起來很假的一頭長髮從耳朵上方垂下。那是個不像一般打招呼、十分慎重的一鞠躬。
啊啊,朧同學,請你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我會無法承受。至今,總是在隔壁座位眺望的那張朧同學爽朗的側臉,正以驚人的速度,被現在這張化著笨拙妝容又帶著嚴肅表情的嶄新面容侵蝕。
然而,即使是面對跟平常大不相同的朧同學,我仍止不住心臟狂跳的反應。髮廊裡開著冷氣,我的汗水卻持續湧出。
「哦~小樁啊,這個名字很美呢。」
說著,哥哥像是在尋求同意似地將視線轉往我身上。在男孩子的名字前方加上「小」這種稱呼的做法,儘管讓人有些猶豫,但我還是用力點點頭。不過,被稱讚的本人,卻往和我完全相反的方向猛搖頭。他搖頭的幅度很小,但很激烈,像是企圖甩去身上水珠的小狗。看到朧同學否定的反應,我不禁咬唇。他的名字明明如此美麗啊。朧樁(Oboro Tsubaki)──每天,我都會在內心反芻這六個音節好幾次。有時還會把「樁」的部分改成「小春」,沉浸在這令人融化的讀音之中。
「既然你們倆同班,小樁是跟小春春一樣大囉~」
看著一語不發的我和朧同學,哥哥再次率先打破沉默。
「你看起來不像是高一生呢。因為你個子很高,體型也很苗條,感覺很像模特兒喔。」
哥哥完全沒有提及朧同學奇異的女裝,只是一股腦誇讚他。我原本還覺得說朧同學像模特兒稍嫌誇張了,但哥哥隨即又若無其事地改口表示「你的髮質完美到讓我想找你擔任髮型模特兒呢」。不過,哥哥似乎也發現這頭長髮的下半部分是接上去的假髮,所以最後選擇以「出現的位置十分理想呢,捲的程度也恰到好處」誇獎朧同學的髮旋。
「嗯~那麼,現在該怎麼辦呢……」
哥哥環顧周遭,然後輕聲這麼詢問。跟著望向店內的我,發現許多人的視線都集中在這裡的事實。雖然現在店裡客人不多,但包含店員在內,至少有十顆以上的眼珠子都望向我們這邊。朧同學似乎也有自己成了注目焦點的自覺,因此只是一味盯著散亂在地面的頭髮。企圖阻擋這些失禮視線的我,張開雙腳、雙手叉腰,以威風凜凜的姿勢擋在朧同學前方。至今為止的人生中,我是第一次擺出這種站姿。只是個子矮小的我,不可能完全遮住朧同學的身影,他的上半身依舊沐浴在眾人的目光下,但我還是無法不這麼做。
「哥!請把朧同學變得更漂亮吧。」
「好的~我明白了。那麼,請到這裡來。」
像是等待我這句話已久,哥哥以掌心向朧同學示意最靠近入口大門的一個座位,朧同學也以挺直背脊的優美姿勢,乖乖坐了上去。在這之後,朧同學像是被放進腳踏車菜籃裡的小狗,乖巧得一動也不動。明明是自己安排下的事態發展,我卻無法掩飾對眼前光景感動不已的反應。
只是座位剛好相鄰、實際上從未交談過的同班同學,在沒有任何說明的情況下,硬是將他拖來這間髮廊。你現在面對的,可是這樣的情況耶──我在內心這麼向朧同學開口。能夠在這種狀況下,老實坐在指定座位上的他,是多麼坦率啊。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把朧同學的優點全都發掘出來了,但現在,我又發現了他的一個新優點。
哥哥,請你為朧同學做點什麼吧──我盯著披在朧同學頸子上的毛巾,在心中對哥哥傳送強烈的意念。看到哥哥以理髮用斗篷藏住朧同學那身洋裝後,我在候位區的一角坐下。在這裡,可以透過鏡子清楚看到那兩人的臉。鏡子裡的朧同學仰望著哥哥,等待他的下一步動作,哥哥卻一直忙著將自己的頭髮往後抓。既然身為造型師,應該隨時都能修剪自己的頭髮才對,哥哥的瀏海卻長到快要刺進眼睛裡的程度。我真想現在就幫他喀嚓掉那撮惱人的瀏海。
「那麼,我先幫你把這個拿掉喔。」
終於將雙手抽離自己的瀏海後,哥哥拾起朧同學的長髮這麼說。
「好的,請便……」
朧同學的嗓音像是感冒初期那樣帶點鼻音。雖然音量比較小,但仍是那個一如往常的聲音。聽不習慣的朧同學的鼻音,今天也理所當然地巧妙鑽進我耳中,讓我的鼓膜感受到細微而甜蜜的刺痛。
「喔,這髮型不錯,很漂亮呢。」
取下接上的髮片後,那個熟悉的小呆瓜髮型出現了。朧同學果然還是最適合這樣的髮型。
「我之前剛剛修剪過。」
「是嗎、是嗎~唔,該怎麼辦呢……」
朧同學的後頸髮尾處,是我私底下一直很想摸摸看的地方。現在,哥哥一派輕鬆地伸手撫摸那個部分,而且還摸了好幾次。不知道是不是很中意摸起來的觸感,看起來似乎在思考什麼的哥哥,遲遲不肯將手離開朧同學的髮尾。默默被哥哥撫摸的朧同學,則是挺直背脊僵在座位上。他的個性真的好老實呢。就算現在在他的頭頂放上一本書,一定也不會掉下來吧。光是眺望這樣的朧同學,便足以讓我不自覺地對背部使力。察覺到這一點而放鬆緊繃的雙肩時,我聽到一句讓自己懷疑耳朵聽力的發言。
「小樁,你為什麼要扮成女孩子的模樣呢?」
哥哥臉上帶著頗具親和力卻也很犀利的笑容,以像是道出造型師常常會問的「有沒有哪裡特別癢?」這類制式問題的語氣,極其自然地直搗核心。因此,我也懷著像是聽別人日常閒聊那樣的輕鬆心情望向朧同學。鏡子裡的朧同學沒有看著哥哥,而是望向我。在我們的視線對上後,他那雙澄澈的眸子透露出動搖的情緒。
「你是『有著女孩子的靈魂』的類型嗎?」
交會的視線,因為哥哥繼續道出的發言而分開。仍帶著一臉笑容的哥哥,和抬起眼望向他的朧同學四目相交。朧同學看起來並不是因為答案難以啟齒,所以再三猶豫,而是不知道答案為何,所以覺得很困擾。那雙脆弱又濕潤的眸子,就跟他面對數學老師時的表情一模一樣。兩片看起來不曾吐露過任何汙穢言語的薄薄唇瓣,一動也不動地緊閉著。
我將手伸向一旁的雜誌,決定擺出一副對朧同學的答案不感興趣的態度。但同時,當視線落在書頁上的瞬間,便全神貫注地豎起耳朵。我很擅長偷聽呢。無論在多麼嘈雜的環境裡,我都有自信不會漏聽朧同學的聲音。
話雖如此,但我仍不允許自己製造出任何聲響,所以最後完全沒有將手中的雜誌翻頁。比起源源不絕地流瀉的爵士樂,或是從四處傳來的吹風機聲音,我自己的心跳聲更是響亮。
『有著女孩子的靈魂。』
哥哥的聲音在我腦中執拗地來回打轉。我凝視著在時尚雜誌封面擺出一百分笑容的模特兒,思考這句話的意思。
有著女孩子的靈魂。身體是男孩子,靈魂卻是女孩子,所以才會穿上洋裝,所以才會化妝。比起自己「扮女裝只是興趣使然」這種單純過頭的想像,我有種哥哥的提問更接近核心的預感。儘管如此,這種不痛快的感覺又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感到不安,我從雜誌書頁上抬起視線。在變得寬敞的視野中,我看到了縮起來的背影。他剛才明明把背脊挺得筆直地坐著啊。這麼想的時候,我原本「想聽到朧同學的答案」的渴望,徹底轉變成「想趕快聽聽朧同學的聲音」這個當下湧現的欲望。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朧同學駝背的模樣。他罕見地拱起背、垂著頭、讓白皙的後頸毫無防備地坦露出來。我過去從未看過這樣的他。
姿勢總是十分端正的朧同學。拱起背的他,究竟會發出什麼樣的聲音呢?面對這個陌生的情境,我的心跳變得更狂亂。
在足以忘記哥哥問了什麼問題的漫長沉默後,朧同學開口了。在這個絕佳時間點,他以幾乎要消失在空氣裡的微弱音量,道出了「是」這個答案。這簡短的回答,直接略過我的大腦,在鼓膜上餘音繞梁。是、是、是、是、是──朧同學這句透露出緊張的回答,比他過去所說過的任何話、發出的任何聲音,都更深深滲透進我的耳裡。
「是嗎、是嗎~嗯,我知道了,謝謝你。好~那麼,我先幫你把臉上的妝卸掉喔。」
說著,哥哥俐落地挽起袖子。或許是聽到朧同學的答案,讓他決定認真起來了吧,鏡子裡的哥哥露出嚴肅的眼神。仍覺得頭昏腦脹的我,茫然湧現希望他不要用那麼可怕的表情看著朧同學的想法。

「我去拿車鑰匙,妳跟小樁一起在這邊等我一下喔。」
哥哥以彷彿在唱歌的韻律感這麼表示後,按住朧同學的肩頭,讓他在我身旁坐下。儘管朧同學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哥哥仍瞇起眼點點頭,然後迅速走向門的另一頭。肩並肩被留下的我們,現在該聊些什麼才好呢?
以端正姿勢坐在我身旁的這個人,有著一頭米黃色的中長鮑伯頭髮型、捲度燙得十分完美的睫毛、透出嬌豔色澤的臉頰,以及水潤有光澤的粉色唇瓣。依序凝視這些部位後,我湧現了「這真的是朧同學嗎?」的疑問。或許是因為這樣吧,我也變得不像平時的自己。因為,我現在可是在這麼近的距離下,以肉眼目不轉睛地盯著朧同學看呢。儘管如此,我卻沒有心跳加速或是怦然心動的感覺,心臟很反常地表現出對這個人完全不感興趣的反應。
儘管我的視線讓他不太好意思,但朧同學沒有垂下頭。那雙感覺變大一圈的眼睛,此刻透出燦爛的光芒,跟一小時前我們在行道樹下四目相接那時的模樣完全無法相比。
他現在是相當完美的女裝打扮。一小時前那個讓人以為是懲罰遊戲的身影,有如已逝的幻覺。布滿毛球的針織衫以及有些土氣的洋裝,現在看起來變成挺有品味的服裝。最吸引我目光的,是刷在比剛才位置更高一些的腮紅。要是玄鳳鸚鵡變成人,一定就會是這個樣子吧──我極其認真地把小鳥和身材高挑的朧同學的身影重疊在一起。
真要說來,朧同學的臉蛋給我的印象,就是拘謹到彷彿比一般人少了些什麼,缺乏能夠辨認他是男是女的要素。所以,他跟這身打扮的契合度,遠比我所擔憂的要來得好。不僅如此,看起來雌雄莫辨的他,甚至散發出一股神聖的氛圍。確實找出朧同學缺乏的部分,並成功替他補足的哥哥,或許是比我想像中更加高明的造型師。
「幫我做造型的費用……是多少呢?」
從粉色唇瓣間流瀉的這句話,有著跟平常的朧同學沒兩樣的嗓音。彷彿記憶突然被喚醒的我,心跳再次開始變得劇烈。
此刻,朧同學向我搭話了。打從今年春天在教室裡相遇之後,我們便在一直沒和對方交談過的狀態下迎來夏天。而就在這一刻,朧同學第一次主動跟我說話。他本人想必沒有察覺到如此重大的事實吧。
看著朧同學反覆眨眼的不解表情,我突然感到很空虛。他不可能明白我遲遲無法回答這個問題的理由。
一如我所想,朧同學舞動眼皮上長長的睫毛,取出小碎花圖樣的錢包,固執地再次道出「要多少錢呢?」的相同疑問。我們第一次對話的內容竟然在談錢,未免也太不浪漫了。不過,比第一次道出疑問時更加柔和的嗓音,仍讓我不自覺地陷入幸福的感覺裡。
「不用不用!是我擅自把你拖過來的嘛。」
「這樣不好啦。我很感謝妳帶我來這裡。」
「能聽到你表達謝意就夠了。而且,我哥也堅持不跟我的朋友收錢呢。」
語畢,我才想到朧同學跟我明明只是同班同學,我卻脫口說他是「我的朋友」這種話,會不會太厚臉皮了?為此,我隨即慌張失措起來。
「就……就像鯰子那樣!鯰子之前也來找我哥哥剪頭髮呢。哥哥堅持不收她的錢,但鯰子也堅持要付錢,兩人為此在收銀台前爭論好一陣子。到頭來還是哥哥贏了……啊,我說的鯰子是──」
「嗯,是川島同學對吧?妳們在學校裡感覺很要好。」
這個瞬間,感動的情緒滿溢在胸口,讓我一時不知道該做何回應。心中明明有另一個自己正在奮力大喊:「對對對,沒錯,就是川島鯰子!」但站在朧同學面前的這個我,只能默默朝他點頭。一如我知道跟朧同學最要好的人是鈴木同學那樣,朧同學也知道跟我最要好的人是川島鯰子。
「可是,像這樣做造型,費用應該很高吧?」
無視我感動不已的反應,朧同學隨即又把話題拉回金錢上,並以指尖搓弄著頭上那頂假髮的髮絲。這樣的動作,看起來不像是在推估假髮的價格,只像是微帶憂鬱的少女舉手投足的小動作。雖然壓根兒不知道那頂假髮要多少錢,但我還是一股腦兒說服他。
「不要緊的,這種技術服務,只有在賣給客人的時候才會開價很高,原價一定便宜到讓人嚇一跳的程度。所以,你不用在意喔,真的。」
「呃,可是……妳哥哥替我做這麼多,不收錢怎麼可以?」
「不用啦。我說不用就是不用!他之前也跟鯰子這樣一來一往僵持了好久。所以,你就老實退一步吧,朧同學。」
「……感覺很過意不去呢。那麼,就接受妳的好意吧。謝謝妳。」
「你要道謝的對象不是我,是我哥才對喔。」
「嗯,不過,真的很感謝。」
我含糊不清的嗓音,跟朧同學的鼻音交互迴盪著。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朧同學綻放開心笑容的臉近在咫尺,這是在學校看不到的特別笑容。這麼說不是偏心,但我真心覺得這樣的他很可愛。這十六年來,我一直深信地球上最可愛的生物就是黑色柴犬,也從未質疑過這一點,但這樣的想法或許錯了。
現在在我眼前的,是絕世美男?還是絕世美女?
被朧同學的微笑俘虜的同時,這個找不到答案的艱難問題,也讓我束手無策。不過,是何者都無所謂。這一刻,絕世的朧同學正在對我笑。光是這樣的事實,就足以超越一切。現在,我真想馬上日行一善,把滿溢在胸口的這股溫暖分享給其他人。無止盡湧現的幸福感,多到我無法獨力承擔。
「妳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不會覺得我很噁心嗎?我可是個變態呢。」
被最後一句話的沙啞嗓音拉回現實的我,發現朧同學臉上已經沒了方才的笑容。他緊閉的雙唇,讓嬌豔的粉色唇膏完全失色。他以一雙比唇膏的光澤更加耀眼的黑色眸子筆直望著我。
原本的幸福洋溢感在瞬間消散。我怎麼可能覺得朧同學噁心?正因如此,他露出警戒的視線,深深刺進我的胸口。
「我喜歡你,朧同學!所以,我想成為你的助力!」
以不必要的超大音量迸出來的這句話,雖然讓我有些退縮,但我仍以同等的音量將這句話說完。然而,朧同學只是垂下頭和視線,以「謝謝妳」輕聲回應我。他今天第二次駝起背的理由,或許是因為我沒有回答「不會覺得我很噁心嗎?」這個問題──儘管察覺到這一點,但事到如今再補充說明,感覺也很不自然,於是我變得不知該如何接話。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