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 物色《金瓶梅》:活色生香的明代器物誌

  • 系列名:歷史大講堂
  • ISBN13:9789570855005
  • 出版社:聯經
  • 作者:揚之水
  • 裝訂/頁數:平裝/232頁
  • 規格:21cm*14.8cm*1.6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20/04/13
  • 中國圖書分類:中國古物志
  • 促銷優惠:特殊書展B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75315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金井玉欄杆圈兒、珠子箍兒、金玲瓏草蟲兒頭面……《金瓶梅》中令人眼花撩亂的器物名稱與入微描寫,竟埋藏了無數的世故與心機。

第一本從「名物」角度對古典小說名著《金瓶梅》進行專門解讀和細緻研究的名家專著。圖文並茂,精彩紛呈!

  「物色」一語出自中國古代文學理論名著《文心雕龍》第四十六章,即「物之色」之意。作為「四大奇書」之一的《金瓶梅》,以對明代社會生活鉅細靡遺的描寫為後世稱道。而從名物角度對《金瓶梅》進行細致入微的解讀和專門研究,《物色《金瓶梅》:活色生香的明代器物誌》當是第一部。作者揚之水說:「《金瓶梅》開啟了從來沒有過的對日常生活以及生活中諸般微細之物的描寫。」但《金瓶梅》書中鋪設線索、結構故事的一器一物,究竟何器何物、樣態如何,以前很少研究。
  揚之水援引考古發現,查考相關文獻,並以圖證的方式一一道來,如冠帽首飾(金井玉欄杆圈兒、金頭蓮瓣簪子、珠子箍兒、金絲髻、金廂玉觀音滿池嬌分心……)、盒具(拜帖匣兒、螺甸大果盒、戢金方盒……)、床(南京描金彩漆拔步床、黑漆歡門描金床)、酒器茶具(銀執壺、團靶鉤頭雞脖壺、杏葉茶匙……)等諸般日常用具,均為作者的筆觸所照亮,從而使我們辨識物色,見出明代生活長卷中若干工筆繪製的細節。
揚之水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研究員。長期從事名物研究,著有《詩經別裁》、《先秦詩文史》、《奢華之色:宋元明金銀器研究》、《棔柿樓集》、《《讀書》十年》等書。

名家推薦
朱嘉雯(臺灣紅樓夢研究學會會長)
邱建一(藝術史學者、新月社負責人)
蔡登山(文史作家、知名製片人)
蔡詩萍(知名作家、媒體工作者)
――聯名推薦(依姓氏筆劃排序)

 

序(節錄)
江東(武漢市藝術創作研究中心副主任)
  說「物」,離不開人情世故。在中國人的生活中,人情永遠是主旋律,而「物」是樂隊中的主角,它是樂器,沒有它,主旋律沒法演。禮尚往來,不是空往空來,「物」是往來的媒介。這也許是一大堆廢話,但是牽扯到小說《金瓶梅》,就絕對是正正經經的大實話。在小說史上,《金瓶梅》敘寫人情世故開出一片新天地,這等於也是說它把「物」寫出了新花樣。與他書不同,《金瓶梅》事事不離「物」,事事也不離人情世故。《金瓶梅》是人隨「物」走,境由「物」生。偏偏是這樣明擺著的存在,可我們仍然會把這部繁密深邃的書,用最簡化的方式看走了樣。比如拿它當閒書看,當淫書看,當史書看,當經濟讀物看,這也都不要緊,也許各有各的益,但終究不是正途。即使做小說研究,一旦用不相干的種種理論套它,也還是走了樣。再說《金瓶梅》小說中有那麼多的「物」出現,比如各色金銀首飾,還有其他各種生活用具,當然我們是看到的,但若看不到「物」所呈現的訊息,那麼等於還是沒看到。看到與發現是兩回事。看看,通常是不用心的掃描,發現是心智的昇華。來看張愛玲怎麼說的:「就因為對一切都懷疑,中國文學裡瀰漫著大的悲哀。只有在物質的細節上,它得到歡悅――因此《金瓶梅》、《紅樓夢》仔仔細細開出整桌的菜單,毫無倦意,不為什麼,就因為喜歡――細節往往是和美暢快,引人入勝的,而主題永遠悲觀。」這是張愛玲的發現。
  以上權作鋪墊,為的是讓真正的主角――《物色《金瓶梅》:活色生香的明代器物誌》登場。
  書名以「物色」起頭,讓人眼前一亮,細細琢磨,覺得是一個好有創意的顛覆。對《金瓶梅》文學世界與器物世界的發現,一開始就從書名起航,讓《金瓶梅》由人物的情色轉移到物色之上,使得戴上幾百年淫書惡名的《金瓶梅》一下子會減輕不少壓力,變得中性些,更重要的是,用看物色的眼光,可能會改變原來看走樣的舊習。
  「物」在《金瓶梅》中,多半停留在生活的功效層面,但是由「色」入「物」,它的功效就進入審美層面。常聽水墨畫家說,讓墨中見色,畫才有精神,可見色是個提神的好東西。在《金瓶梅》這部大書中,性愛的直觀描寫,應該是情色表現的一個低端配件,床笫之事的情色,需要市井味的點染,但它畢竟是端上宴席的一碟小菜。真正意義上的情色敘事,會放在「物事」的捏拿、運籌、算計之中。「情色」二字上面堆積了太多的涵義,除了感官刺激外,還有慾望、金錢、權力、夢想,甚至還有那個說不清道不明的佛教色空觀。情色在小說中無處不在,可是一般讀者感知體會情色的內涵又難探得究竟。以物色看待情色,以物色串聯情色,便不再難以捉摸,而是使情色的真相處處可見,這是本書的過人之處。
序╱江東(武漢市藝術創作研究中心副主任)
小引
金井玉欄杆圈兒
珠子箍兒
金絲䯼髻重九兩
金玲瓏草蟲兒頭面
二珠環子和金燈籠墜子
胸前搖響玉玲瓏
鞋尖兒上扣繡鸚鵡摘桃
螺甸廠廳床
單單兒怎好拿去
酒事
附 西門慶的書房
後記
金井玉欄杆圈兒
  《金瓶梅詞話》第二回〈西門慶簾下遇金蓮 王婆子貪賄說風情〉,乃西門慶初登場,其時正是「三月春光明媚時分」,西門慶「頭上戴著纓子帽兒,金玲瓏簪兒,金井玉欄杆圈兒,長腰身穿綠羅褶兒,腳下細結底陳橋鞋兒,清水布襪兒,腿上勒著兩扇玄色挑絲護膝兒,手裡搖著灑金川扇兒」。
  《詞話》寫物之好,特在於句句是本色語,適如徐文長〈題崑崙奴雜劇後〉所云「語入要緊處,不可著一毫脂粉,越俗越家常,越警醒,此才是好水碓,不雜一毫糠衣」 。這一幅西門慶小像,也是如此。一句「金井玉欄杆圈兒」,似乎略見顏色,其實依然白描。「金井玉欄杆圈兒」,此物式樣如井圈也,便是個玉環兒,內徑又貼嵌一道金箍。或曰金井玉欄杆圈兒是巾環,然而巾環要是頭巾才用到。雖然《詞話》前文剛剛說道「婦人正手裡拿著叉竿放簾子,忽被一陣風將叉竿刮倒,婦人手擎不牢,不端不正卻打在那人頭巾上」;後面又言:「那人一面把手整頭巾,一面把腰曲著地還喏道:『不妨,娘子請方便。』」但這兩段卻都是從《水滸傳》裡幾乎原樣拿來。《水滸傳》第二十四回,「這婦人正手裡拿叉竿不牢,失手滑將倒去,不端不正,卻好打在那人頭巾上」。「那人一頭把手整頭巾,一面把腰曲著地還禮道:『不妨事,娘子請尊便。』」而《詞話》作者下心描繪西門慶的一身裝束,則明明說他是戴著纓子帽兒,正如第五十二回,彼時也當季春,陳經濟「穿著玄色練絨紗衣,腳下涼鞋淨襪,頭上纓子瓦欞帽兒,金簪子」 。第八回金蓮嗔道西門慶久不至,「一手向他頭上把帽兒撮下來,望地下只一丟,慌得王婆地下拾起來,見一頂新纓子瓦楞帽兒」。而纓子帽兒是用不到巾環的,何況巾環慣以「環」稱,而很少呼作「圈兒」。那麼此圈兒,當是網巾圈兒。第三回西門慶道:「就是那日在門首叉竿打了我網巾的,倒不知是誰宅上娘子。」正與前文回應得的確:要是偏了帽子才可以碰到網巾。此纓子帽兒,似即明陳大聲《水仙子.織涼帽》一曲所詠涼帽,曲云「團花六瓣要分撒,樸素單簷宜細法,炎天暑月高抬價。暎瓊簪籠綠髮,稱王孫白葛輕紗」 。暎乃映之異寫,如此,它該是透亮的 ,涼帽下映瓊簪,正如同西門慶的纓子帽兒下映現出金玲瓏簪兒來。山東鄒城明魯荒王墓出土一頂細竹篾編製的笠子,或是這一類帽兒的早期樣式。
  纓子帽兒,綠羅褶兒,灑金川扇兒,或可算得春日裡富家子弟的時尚行頭。雲水道人《藍橋玉杵記》第十八齣寫金萬鎰路遇李曉雲,金出場之際先唱道:「春色滿園,紅杏綠楊鮮,清明祭掃,仕女遍郊原。」然後自報家門:「自家金萬鎰是也。富豪冠世,才智過人,更有兩個家僮,十分伶俐,一個喚作金張良,一個喚作金韓信,常隨我花街柳巷,倚翠偎紅,綠野青郊,鬥雞走狗。」版畫插圖據此繪出的形象,正可與西門慶的出場相映照。
  帽兒下面必要有的網巾,原是明代男子首服中最基本的一項。或云它是朱元璋洪武初年所倡 ,不過網巾在元代已經出現,河北隆化鴿子洞元代窖藏中一件生絲編製的網巾,即為實例。那麼應該說它的普遍施用,是在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三十八:「罩髮之絡曰網巾,近制也。」《詞話》第十六回,「西門慶於是依聽李瓶兒之言,慢慢起來,梳頭淨面,戴網巾,穿衣服」;第二十四回,西門慶起得遲了,「旋梳頭,包網巾,整衣出來」,是情景之一般。明代通俗日用類書《正音鄉談雜字大全》「網巾」一項列出幾十條詞彙,如「鄉音」下的「網巾帶」、「網巾邊」、「網巾抽」、「網巾環」以至於「縛網巾」,等等,由此也可見組成網巾的各事以及它的「縛」法。《三才圖會》中的網巾圖把網巾帶、網巾口邊的一對網巾圈兒以及帶和圈兒與網巾的繫結方式,都畫得很清楚。以它的式樣下邊大,上邊小,前面高,後面低,因也稱作「虎坐網巾」。明陸噓雲《世事通考.衣冠類》「虎坐網巾」條下注云:「今人取巧,特結前高後低如虎坐之像,名曰『虎坐網巾』。」網巾口以絹帛沿邊,即所謂「網巾邊」;網巾邊上繫帶,即「網巾帶」;網巾帶從一對小環中交相穿過繫結於後,這一對小環便稱作「網巾圈」。第八回潘金蓮對玳安說道,想必西門慶「另續上了一個心甜的姊妹,把我做個網巾圈兒,打靠後了」,即此。長髮以玉或金銀短簪在頭頂挽作髮髻,罩了頂上留著孔的網巾,則髮髻上露而餘髮不亂。這之後,尚須再裹巾或戴帽戴冠,因此網巾平常都是影在巾帽裡邊的。世德堂本《裴淑英斷髮記》第七齣〈德武被拿〉,插圖繪出德武被一條鎖鏈套在頸上,頭上沒有了巾帽,這時候方露出網巾來。然而在山西右玉寶寧寺明代水陸畫裡,細心的畫工竟也繪出笠帽下微微呈露的網巾邊,教人覷得生活細節之真確。
  網巾的製作多以馬尾或線,也有絹布。又有用到頭髮的,《詞話》第十二回,西門慶為著籠絡麗春院的李桂姐,因向潘金蓮要頭頂心的一綹頭髮,謊稱「我要做網巾」,「要你髮兒做頂線兒」。頂線兒,當是網巾上端收口用的抽繩兒。網巾圈的材質,或玉,或金,或銀和銀鍍金,明佚名著《如夢錄》記開封故事曰,靠近周府東角樓處有結帽匠,俱是工正所人,「周府時常發出破網巾一二十頂洗補,上定金圈及羊脂玉、碧玉、瑪瑙、紫金等圈,其寶無比」。周府,即周藩王府。羊脂玉、碧玉及瑪瑙之類,一般人家大約很少用到 ,常見者為金、銀或銀鍍金。山東淄博周村匯龍湖明代墓地一號墓出土一枚金環,直徑零點八釐米,出土位置在墓主人耳邊,環上且殘存一小截織物,此金環應該就是網巾圈。湖北廣濟縣(今武穴市)明張懋夫婦合葬墓出土一對金網巾圈,難得在於它是同網巾結合在一起而原樣著於主人之首,網巾圈的用法,便正是情歌所謂「日夜成雙一線牽」、「當面分開背後聯」(馮夢龍編纂《山歌》卷六〈詠物〉中的〈網巾圈〉二首之一)。西門慶的「金井玉欄杆圈兒」今雖未見實物,不過由金圈兒的樣式和尺寸,推知其式不難。網巾圈兒的質地不同,《詞話》便也藉此巧做文章。如第十二回曰「謝希大一對鍍金網巾圈,秤了秤,只九分半」,是見其寒儉也。饒是分量極輕,它也還可以送到當鋪裡救救急。第二十八回,小鐵棍兒見陳經濟手裡拿著一副銀網巾圈兒,便問:「姑父,你拿的甚麼?與了我耍子兒罷。」經濟道:「此是人家當的網巾圈兒,來贖,我尋出來與他。」而正是由此一副網巾圈兒,又步步推出金蓮因失落一只紅睡鞋引出的一連串事件。
  金玲瓏簪兒,指鏤空製作的細巧簪子,分別出自江蘇江陰長涇九房巷明夏彝夫婦墓和無錫明黃應明墓的兩枝金簪,都可以算作這一類。前者簪頂一朵菊花,古祿錢為花心,底下是一帶回紋連著玲瓏古祿錢,下面鏨幾片蕉葉略見古意,通長十一點八釐米。後者是一枝金玲瓏螭虎簪,簪首與簪腳的相接處拱起一個小彎,這是男用的式樣。螭虎簪頂端原嵌寶石,出土時已失。簪首一對螭虎攪風動水,在雨霧中頭尾相抵交纏成團,行將破浪飛去的一瞬帶起一線煙水,於是收束為一枝玲瓏簪腳,通長十二釐米。《詞話》第三十四回寫應伯爵眼中的書僮,也是從頭到腳裝束得精細:「頭帶瓦楞帽兒,紮著玄色段子總角兒,撇著金頭蓮瓣簪子,身上穿著蘇州絹直裰,玉色紗𧜽,涼鞋淨襪。」書僮雖為僕從,卻是西門慶的男寵,這一節要說的是「書童兒因寵攬事」,因此特意借了伯爵的一雙眼見出書僮的形容自有一番不同。「撇著金頭蓮瓣簪子」而點明「金頭」,那麼通常是簪首金、簪腳銀,如浙江嘉興明項氏墓出土一對金裹頭銀簪子:銀簪腳,金簪首頂著一朵梅花。金頭蓮瓣簪子,則有湖北蘄春蘄州鎮姚壪明荊王府墓出土的一枝,乃通體金製。關於簪釵式樣,西門慶周圍的女人《詞話》著墨最多,且各個串連著故事,分別隱現於纓子瓦楞帽兒下挽髮的金簪子,在西門慶,在陳經濟,在書僮,都不是閒筆,既以物來寫人,更為以後的寫事布下草蛇灰線。此回已是分派書僮一個主要角色,下一回「書童兒妝旦勸狎客」,便另是一番形容:席間書僮被應伯爵廝纏著妝旦,西門慶旋使玳安往後邊去,「問上房玉簫要了四根銀簪子,一個梳背兒,面前一個仙子兒,一雙金鑲假青石頭墜子,大紅對衿絹衫兒,綠重絹裙子,紫銷金箍兒」。又「要了些脂粉,在書房裡搽抹起來,儼然就是個女子,打扮的甚是嬌娜」。衫裙之外,這裡說到頭上的幾樣物事,也正是明代女子的首飾之大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