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東洲學院系列:黑手黨問題生8+9能量不足,退學中!?(上)
定  價:NT$230元
優惠價: 9207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首刷贈:「8+9meme」明信片(120X180mm)
★隨書贈:「8+9真滴鬧!」單面彩色拉頁(272 mm×210 mm)


★ 媲美《暗殺教室》的正宗台灣輕小說!
★ 傳說級調查員化身金八老師VS.學藝不精的黑手黨候補生,顛覆想像的8+9校園生活!
★ 熱血(?)青春(?)校園劇暴力大展開──不許傷害我的學生!(?)


想成為獨當一面的黑手黨?
不管是……
☑嶄新的○品走私方式
☑不著痕跡的暗殺手法
☑有效管理組織的手段
☑經營特★行業的訣竅
只要你想學,這裡統統都有!東洲學院全面招生中!


[故事簡介]
身為前任調查員的江郁青,原本優秀風光的人生,
卻因為三年前一樁「少女死亡事件」而淪為監獄死囚,
就在他即將被執行死刑的當天,一個神祕組織竟出手救人,
並用當年事件的線索與郁青交易:成為黑手黨學院的老師?!
為了解開事件真相與背後謎團,郁青只好勉強答應,
殊不知,等待他接手的E班竟是最難搞的吊車尾班級……
開課第一天,就被學生集體放鴿子?!
面對三名各(頑)有(劣)特(難)色(搞)的學生──
學生一號:極道天使芙蘭卡,特長:善良軟弱超聖母。
學生二號:暴力蘿莉愛琳,特長:身矮體弱常昏倒。
學生三號:貧窮偽娘林唯月,特長:缺錢缺錢超缺錢。

郁青該如何憑智慧擺平他們,
一起攜手展開光明燦爛的校園生活(=無惡不作的黑手黨預備生涯)?

天琴

日文系大學生,居住在天龍國特區的窮光蛋,夢想是一邊翻譯輕小說,一邊創作屬於自己的小說。最喜歡的作品是《零之使魔》。

序章
第一章 多災多難的就職日
第二章 我的學生很少,可是問題很多!
第三章 妳這麼善良的話,永遠也成為不了黑道巨星喔!
第四章 兵荒馬亂的夜店之旅!
第五章 災難從天而降,東洲學院的大危機!
終章 作為學院講師的生活將會持續下去!

序章

監獄內的處刑場。
刑場的內部空間相當寬敞,足有將近百坪左右,天花板和地面由灰白二色構築而成,白色的日光燈從頭頂照下,營造出一股了無生氣的氛圍。
一名男囚犯坐在刑場中央的椅子上等待,他的雙手被手銬鎖住,綁在臉上的布條也徹底封住了他的視線。
負責處刑的法警就站在男囚犯背後,將手槍槍口對準他的後背;為了讓死刑犯能被一槍斃命,法醫會事先在他們的後背心臟位置做好記號。此時,法警盯著死囚背上的記號,臉上面無表情。
終於,宣告死刑時機到來的訊號打出,法警在食指施加力道、扣下板機。
但是──
他所瞄準的目標不是死囚,而是在一旁警戒的法警同伴。
伴隨著三聲槍響,兩名法警腰間的配槍被射飛,最後一發子彈則呼嘯著飛往刑場的角落──電源中樞的位置。
室內在一瞬間變得漆黑,在場眾人立刻陷入了混亂,不過他們好歹也是經過嚴格訓練的國家公僕,很快就鎮靜下來,並想辦法啟動了緊急備用電源。
重新取得室內的照明後,先前恣意開槍的法警與本該被處死的囚犯已經雙雙消失。
當夜,即使翻遍了整座監獄,也找不到那兩人的任何一絲蹤跡……

◆◆◆

高聳的大廈頂端。
逃脫成功的法警粗魯的撞開鐵門,來到空曠的頂樓,接著,他把挾在腋下的男人扔出去。
「喂,很痛耶。你動作就不能再輕一點嗎?」
「少囉嗦。」
法警無視於男人的抱怨,右手往自己臉上一抹,隨著他的指尖一碰,臉部的奈米結構分子自動排列重組,轉眼間,法警恢復了本來的面貌──約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女子,她有著相當標緻的五官,緊繃的臉龐微微沁出汗水,一頭波浪捲的金髮隨著夜風搖曳。
「為了把你帶出來,花了比想像中還多的力氣。希望我這麼做是值得的。」
「我可沒拜託妳救我。」
「……這是來自上頭的命令,不然我才不會冒著危險救你這種傢伙。」
「我想也是。」男子維持躺在地面的姿勢,以輕浮的語調開口,「你們可不是會平白無故救人的濫好人,又有什麼事情要我幫忙嗎?」
「既然你明白那就好辦了,這次的委託內容是……」
「我拒絕。」
「……」女子愣了一下,才回應,「……好歹等我說完嘛。」
「才不要。我早就放棄了,我已經受夠這個無藥可救的狗屁世界了,大家都去死一死好了。」
「這麼想死的話,我現在就成全你。」
話音剛落,女子就以迅捷的手法從槍套裡掏出手槍,抵住男子的眉心。
「……」
只要女子輕輕扣下板機,九釐米口徑的鉛彈就會貫穿男子的腦袋,奪走他的性命。
但即使冰冷的槍口貼在眉心,生命完全被對方掌握在手裡,男子依舊表現得一臉無所謂,他的神情裡沒有一絲恐懼,只是靜靜盯著女子的眼睛看。
「你還真的不怕啊,是覺得我不會開槍嗎?」
發現自己的威脅毫無作用,女子垂頭喪氣的垂下手臂,把槍收回槍套。
「不是,我只是真的覺得死了也沒什麼不好。」
「你……還在為妍婕的事難過嗎?」
「……」
一聽到關鍵字,男子忽然像觸電似的抖了一下。
就算被槍指著也沒有任何反應的消極男子,頭一次顯露出動搖的神態。
「果然。沒想到已經兩年了,你還是沒走出來。」
「……呵,那可是關係到我後半輩子的大事,怎麼可能說走出來就走出來。」
男子徐徐吐出一口氣,仰頭望向無垠的夜空。
夜晚的天空就像畫布一樣,揮灑了名為星斗的絢麗顏料,但即使是如此美麗的夜晚,男子也只覺得刺眼而已。現在的他無法思考,也不願意思考任何複雜的事情,
他宛如陷入泥濘沼澤的倒楣人,明明身體幾乎要被沼澤吞噬,卻拒絕任何人去拉他一把。
「唉。」
女子默默嘆了口氣並張開手掌,把掌心中的螢幕秀給對方看。
男子心裡感到相當厭煩,本來想要甩開對方的手,不過──
他眼角餘光瞥見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刻被螢幕畫面給吸引了目光。
螢幕上播放的是一則槍擊案新聞,但是男子關注的點並非新聞事件,而是監視器拍下的嫌犯身影。
那是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女,她的五官猶如做工精緻的人偶一般美豔,右眼下帶有淚痣,烏黑亮麗的長髮直垂到腰部左右的位置。
「妍婕?這、這怎麼可能……」
認出螢幕裡的少女後,男子一改先前隨便的態度,漆黑的眼眸頓時睜大,因為在他的認知中,妍婕應該已經身亡了才對。
整部影片只有不到十秒,等到播放結束後,男子若有所思的皺起眉頭,看向女子的雙眼裡滿是懷疑。
「事先聲明,這影片可沒有造假。你如果不信的話,之後可以自己上網查,現在各大媒體的頭條應該都在播這則新聞,我們組織可不會為了跟你合作就搞出這麼大的風波。」
儘管心裡很懷疑,但任憑怎麼思考,男子也找不出對方話語裡的破綻,只好硬著頭皮開口問:「那妳現在給我看這影片是什麼意思?」
「和妍婕有關的案件是發生在上星期,我們組織很快就派人去調查了,到現在為止已經掌握了事件的大致輪廓。」看到男子焦急的模樣,女子露出笑容,刻意停頓了半拍才接口說道,「只要你完成我們的委託工作,我們就保證你不會被檢警抓到,而且事成之後還會告訴你妍婕的情報。」
「所以你們不肯現在就告訴我真相?」
「那樣的話就稱不上交易了吧?」
女子輕揮手掌,在空中成像的電子投影立刻崩解消散。
聞言,男子背倚著牆壁,陷入思索之中。
考慮良久,他彷彿下定決心似的換上一副認真神情,站了起來,「我知道了。妳就說說看委託內容吧,視情況而定我也可能會拒絕。」
「為什麼你的口氣可以讓人這麼不爽……是老娘辛苦把你救出來的耶,都不懂得客氣嗎?這個死廢物男。」
「妳在小聲嘀咕些什麼?」
「沒有。總之這次組織要你去東洲學院教書。」
「……什麼?教書?你們是不是搞錯什麼了?像我這種死刑犯能教學生什麼?殺人放火嗎?」
自認聽到了很荒唐的話,男子忍不住開口諷刺。他抬頭望向女子,想看對方會露出什麼樣的生氣表情。沒想到,女子非但沒有發怒,反倒笑了起來,甚至還開口附和男子的話。
「沒錯,就是殺人放火,這些應該是你擅長的吧?」
一股不祥的預感從心底湧現,原先平靜的心湖掀起一陣漣漪,過往的瑣碎回憶鑽入男子的腦袋裡。
「……慢著,東洲學院……這名字好像聽妳提過。」
「沒錯。東洲學院是我的母校。」女子稍微收斂微笑,呈現在臉上的是傲然的表情,「同時也是全國唯一一間以培養黑手黨為目的的學院。」

第一章 多災多難的就職日

越靠近東洲學院的位址,周圍的店家越是透露出一股不單純的氣息。閃爍的霓虹看板刺激著路人的感官神經,穿著暴露的女人在街道上招攬客人,喧囂而歡騰的吆喝聲在人們耳中流竄。
穿過這令人心神蕩漾的地帶,男子──江郁青持續驅動著機車向前挺進。
不久,一棟高聳的灰黑色摩天大樓出現在視野之中。抵達目的地後,郁青轉動機車鑰匙讓引擎熄火,走到大樓的正門口。
眼前是一扇漆黑的巨大門扉,不知道它究竟採用了什麼材質,門的表面竟然光滑到足以當成鏡面使用,而且上頭完全找不到任何縫隙,不禁讓人困惑起這扇門到底要如何開啟。
郁青伸出右手,正當他的指尖要觸摸到門的表面時──
「勸你還是別亂碰比較好喔!」
「哇喔?!」
冷不防,一張顛倒的臉忽然以極近的距離映入眼簾,嚇得郁青退開好幾步。
「嘿嘿,還是老樣子的禁不起嚇呢!」
惡作劇成功的少女維持頭下腳上的姿勢,咧嘴微笑。
輕輕扯動掛在腳部的鉤索,少女像是馬戲團表演似的翻轉身軀,宛如貓兒般輕巧著地。
少女外表約十七、八歲,有著一頭如桃子般色澤的粉紅秀髮,微微捲起的髮梢直垂到腰部位置,一雙暗紫色的水汪汪眼瞳愉悅的瞇了起來;少女的打扮相當特別,她身上穿著混雜赤紅布料的黑色緊身衣,纖細的腰身繫了把短刀鞘,腳上踏著一雙木屐。
「夏海,妳就不能把愛嚇唬人的毛病改掉嗎?」
認出少女的身分後,郁青無力的嘆了口氣。
「嘻嘻,身為御庭番的護衛忍者,在下總是想挑戰各種不同的出場方式嘛!」忍者少女──夏海眉開眼笑,伸手往郁青的胸口摸去,「啊啊,這麼久沒見,郁青先生的身體還是這麼強壯……」
「把妳的手拿開,變態忍者。」
「唔~有什麼關係嘛,又不會少塊肉。」
夏海正在撫摸郁青胸口的手被強硬拉開,她像是感到惋惜似的嘆氣。
「……妳應該有其他要緊的事要做吧?例如帶領我進入校園之類的……」
「啊,對喔,差點忘記這件事。」
「……我突然開始同情起這間學校了,居然雇用了妳這種人。」
「唔,郁青先生說了很過分的話呢!不過在下是個寬宏大量的忍者,不會跟你計較。來吧!請觸摸在下的身體!」
「……」
「請、請不要露出那種看變態的眼神啦!在下只是想要帶你進入校園而已……請相信在下!」
「好吧,看在妳這麼誠懇的分上,我就相信妳一次。」郁青把手搭在夏海的肩膀上,閉起雙眼。
夏海雙手捏成一個複雜結印,陡然,陰涼的風在兩人耳邊呼嘯。等到郁青重新睜開雙眼,發現周圍景象在一瞬間翻轉──寬闊到不可思議的操場、布滿監控攝影機的一棟棟校舍,正中央的位置坐落著裝飾華美的樓房,雖然它建造得高聳雄偉,卻讓人感受不到絲毫溫暖,反倒散發出監獄一般的寒氣。
「……這裡是?」郁青微微張開嘴巴,驚訝的左顧右盼。
「當然是東洲學院內部,在下剛剛不是說了要帶你進入校園嗎?」
夏海顯得一臉理所當然,她指了指身後那扇漆黑大門,補充說明:「這就是剛才的大門,只是我們剛才是在門的外側,現在則是在內側。在下是用座標傳送的方式帶你進來的,身為御庭番的忍者,這點小事對在下來說可是易如反掌!」
「……不,我的意思是說,我們剛不是在一幢摩天大樓前嗎?為什麼大樓裡面會有這麼寬敞的空間啊?」
「哦?那個大樓只是3D全息投影技術製造出來的偽裝,真正的校舍大門可不長那樣。要是不小心碰到大門、被感應器偵測到,可是會觸發強力電流把你燒成灰燼喲!所以我一開始才會叫你不要亂碰,這是為了防止不相干人士誤闖學校所做的保險。」
「真的假的?這學校也太危險了吧……」
「哈哈哈,當然是開玩笑的。怎麼可能燒成灰燼啊……」夏海做出了一個啼笑皆非的表情,澄清道。
「我想也是,不然也太恐怖。」
「……頂多燒成焦炭吧!我猜。」
「那有什麼兩樣啊──?!」
夏海用手指抵著下巴,以一臉人畜無害的表情講出了恐怖的話。
郁青立刻大聲吐槽。
「哎呀,不要在意這種小事!」
無視於郁青的吐槽,夏海牽起他的手,往學校內部前進。

◆◆◆

「郁青老師,請……走快一點,第一節課的鐘聲快要響了,工作第一天就遲到是……非常糟糕的行為……」
「要不是妳……我哪會浪費這麼多時間……」
郁青一邊抱怨,一邊強行驅動發痠的雙腿邁出步伐,費了好大一番勁,兩人才好不容易抵達同樣位於本棟的一年E班教室前。
看著潔白的教室門扉,郁青停下了腳步。
不知道究竟會遇到什麼樣的學生?學院長曾說過這些孩子大多擁有顯赫的黑手黨背景,那應該不可能是什麼善類了。
「郁青老師……你在緊張嗎?」見郁青遲遲沒有開門,夏海壞心眼的調侃。
「倒不是,我只是有點難想像什麼樣的學生會選擇就讀黑手黨學院。」
這時,教室門左側的牆壁裂開一道小小的縫隙,可是專注於對話的兩人並沒有注意到。
「不用擔心,在下跟你保證,E班的學生雖然都很有個性,但只要花點時間了解他們,就會發現這些孩子其實滿可愛……」
「吃慶記啦!下三濫──!」
尖銳的咒罵聲打斷了夏海的話,同時「匡啷」一聲,堅硬的特化鋼筋碎裂,混雜其中的水泥四處飛散。一道巨大的身影彷若砲彈似的撞破牆壁,重重跌在走廊上。
那是一架表面閃爍著赤色光輝的機器人,它背上長著兩根水桶粗細的砲管,兩側還各自鑲嵌了四具口徑較小的火神式機砲座,一雙巨大的機械腿採用了尖端的外骨骼技術,還不時發出嗡嗡作響的運轉聲。
水泥碎屑的煙塵尚未散去,機器人已經重新掌握平衡,直立起身子。這時郁青才發覺機器人的高度將近有三公尺左右,幾乎要頂到校舍的天花板。
定眼一瞧,在機器人的巨大手掌上,似乎坐著一位個子嬌小的金髮女孩。
「該死的猴子,給我滾出來──!」金髮女孩發出與她稚嫩臉龐完全不相符的憤怒咆哮。
「妳也只剩現在可以囂張了,臭矮子。」
回應她挑釁的,是一道略為低沉的女性嗓音。
瞬即,一團灰色的影子從煙塵裡竄出,夾帶著驚人的氣勢襲向金髮女孩。
金髮女孩連忙指揮機器人進行防禦──
「鏗鏘!」
閃爍著鋒芒的雙刃狠狠砍在機器人的防禦手臂上,盛大的火花與刮人耳膜的撞擊聲在同一時刻炸裂;鋒利的刀尖在千鈞一髮之際遭到攔截,停在距離金髮女孩鼻尖不到五公分的位置。
成功擋住敵人的攻擊後,機器人順勢揮動手臂,把手持雙刀的黑髮少女給摔到遠方。
趁對方還來不及重整態勢,機器人搶先一步啟動火神砲,毫不留情的射出一整排點六口徑的金屬彈丸。
「切。」
煩躁的嘖了一聲,黑髮少女靈巧的翻滾躍起,以俐落身手避開致命的火砲攻擊。但是,在她身後的牆壁就沒那麼好運了,很快就被打成布滿密密麻麻蜂窩的坑洞,隨後崩塌垮下。
黑髮少女沒有選擇和火力強大的機器人硬碰硬,而是保持且戰且退的策略和對方周旋。
「別逃,妳這可恥的廢物!」
眼見目標──黑髮少女逃向通往樓下的走廊,金髮女孩恨恨的罵道,隨即不假思索的指揮機器人追上去。
源自於機器人的沉重腳步聲接連響起,很快的,黑髮少女和乘坐在機器人手掌上的金髮女孩都消失在走廊的另一頭。
「……那兩個人是?」看傻了眼的郁青轉過頭來,向夏海問道。
「她們……就是E班其中兩名學生。」
夏海尷尬的搔著臉頰,刻意迴避了郁青的視線。
「喂,妳剛才不是說E班是可愛的孩子嗎?可是我怎麼覺得好像看到了兩頭猛獸?」
「……畢竟是正值多愁善感年紀的女孩子,偶爾有些叛逆行為也是很正常的。」
夏海似乎沒有承認自己錯誤的打算,只見她交叉雙臂,一本正經的辯道。對此,郁青也只能無奈嘆氣,「叛逆到把教室水泥牆砸爛的女孩子,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識到。」
當兩人待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時,遠處又傳來恐怖的巨響,隨之而來的是地鳴般的微微震動。
該不會又是那兩個人打架造成的吧?郁青望向遠方,在心裡猜測道。
「唔,在下去把她們抓回來。」
拋下這句話後,夏海打開走廊窗戶,毫不遲疑的從四樓一躍而出。
在跳出去的那一刻,郁青似乎還聽到她嘴裡說著「到底在搞什麼鬼」、「上課時間還敢給我亂跑」之類的抱怨。
「請問您是……?」
突然,一道纖細的女聲從牆壁崩塌的教室裡傳出。
郁青朝聲音來源的方向看去,馬上發現坐在教室裡的少女身影。
少女的年紀大約落在十五、六歲上下。她擁有一頭光滑柔順的美麗銀髮,頭頂的呆毛像是要彰顯存在感似的高高翹起,柔軟的髮絲綁成單馬尾垂在腦後,湛藍的雙瞳因為好奇而頻頻眨動。整體而言,少女的五官雖然精緻美豔,卻掩不住容顏中的稚氣。
既然坐在E班教室裡面,代表這位看似乖巧的少女也是我的學生嗎?郁青思索了一下,不確定的開口:「以防萬一先問一下,妳是E班學生嗎?」
「是的。」
銀髮少女輕輕點頭。
確認學生的身分後,郁青跨過凌亂的水泥殘骸,走進教室──
映入眼簾的是四張學生桌椅、不算高的講臺和橫式電子白板。
天花板垂掛著新世代的LED環保燈,白色的光線映射出了寧靜的氛圍。
打過蠟的地板閃著晶亮的光芒,似乎沒有沾染多少灰塵的樣子,唯獨靠近外側的地板沾上許多水泥碎屑的白色粉末。
教室似乎比想像中來得正常。郁青端詳著四周環境一陣子,做出了結論。
「請問您就是新老師嗎?我聽夏海助教說有一位新的男老師要來。」銀髮少女眨眨眼睛,好奇的問道。
「嗯,我是妳們班的新導師。待會等人到齊後,我會再統一和妳們做自我介紹。」
郁青啟動手臂上的電子教師證給她看。少女感興趣的盯著看了一會,當視線掃到過往經歷時,驚訝的微微張大眼睛。她的嘴巴一張一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但最後還是閉上嘴巴,什麼也沒說出口。
在那以後,銀髮少女不再將注意力放在郁青身上,而是抓起桌上的包裝餅乾,慢慢的囓咬起來。她安安靜靜吃東西的模樣,就好似可愛的小動物。
片刻,都沒有人再說話,沉默支配了整間教室,只聽得見咀嚼食物的細小聲音。
數分鐘過去,正當郁青受不了尷尬的氣氛,想向少女搭話時──
「我回來了──!」
夏海那尖銳的嗓音冷不防鑽入耳際。
只見她踢開凌亂的碎水泥塊走進教室,身後似乎還拖了兩個破破爛爛的東西。
「混蛋……」
其中一個東西似乎發出虛弱的咒罵聲,郁青這才發現那兩個看起來破爛的東西,居然是方才打得激烈的女孩和少女。和先前意氣風發的模樣不同,現在的她們不僅遍體鱗傷,精神也相當萎靡。
不知道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看來這兩隻野獸一樣的女孩子暫時沒有精力爭吵了。


※更多精彩內容,就在天琴新書《東洲學院系列‧上:黑手黨問題生8+9能量不足,退學中!?》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