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5
無盡之夏(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9元
定  價:NT$294元
優惠價: 77226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她,林稚子,一個理科學霸、天才制香少女,卻遭遇家庭破裂、被人孤立,人生至灰時刻,遇到了他——灝,一個神秘的雨傘精靈,也遇見了愛與守護。她的青春,因他而被溫暖相待。兩顆心也“撲通撲通”越來越近。就在她打算告白時,卻在高考結束的那天弄丟了傘,也弄丟了他……

  五年後,一個與灝長得一樣的男生出現在她的面前,只是,他是人類,他叫宮灝。

  宮灝的出現以及他身上的重重謎團讓林稚子陷入迷霧之中……他,究竟是她的傘精靈灝,還是另外一個人?這一份等待多年的告白還可不可以告訴“他”?

  可當真相揭破時,林稚子陷入了更難的選擇中……


 清揚婉兮,原名賈曉,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陝西省作家協會會員,魯迅文學院網絡作家班(現實題材班)十三期學員,自由撰稿人。自2009年9月創作至今,已出版十餘部小說;同時,多篇短篇作品被《青年文摘》《意林》等文學雜誌轉載並收入相關叢書。其作品主要為現代言情,涵蓋了青春校園、都市情感和婚後生活等方面,故事中充分彰顯現實,生活氣息濃郁,人物飽滿,文風俐落。

  代表作有《與婆婆同居的日子》《十年錦灰》《春天的薇薇安》《弦有所念人》《全職媽媽向前衝》等。其中,《與婆婆同居的日子》被越南引進改編影視劇,在越南中央臺熱播;《全職媽媽向前衝》被推選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和中國作家協會聯合發佈的2017年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弦有所念人》入選金海鷗新媒體影視節二十強;《春天的薇薇安》已售出影視版權,《爸爸不是超人》已售出影視版權正在進行影視化改編。


楔子

Chapter 1 漫天星辰都幻化成雪,而你,就是我的宇宙

Chapter 2 愛來的時候,要踮起腳尖去迎接,因為一不小心,它就飛走了

Chapter 3 因為喜歡你,明天下雨,也覺得是好天氣

尾聲

後記



 1

  筆尖在試卷上落下最後一個標點,風打著旋兒,將一片銀杏葉吹落到桌上,她撿起那片葉子,看著葉片的脈絡發了一會兒呆,教室前面的鐘指向下午五點十分。她深吸一口氣,將手移向抽屜裡的書包。

  林稚子有一個紫色印花的書包,平日裡課本、文具、習題卷子占百分之五十的地盤,剩下的百分之五十用來裝零食,側兜裡裝的是她的小髮卡、黑髮圈和護手霜,另一邊的側兜裡是她的Hello Kitty水杯,而現在,書包裡只有一樣東西——自製的防狼噴霧劑。若問林稚子這樣一個品學兼優的學霸在書包裡藏防狼噴霧劑做什麼,當然是用來防色狼,NO!N0!NO!單純美好的校園裡怎麼會有色狼呢?她要對付的,是一群心狠手辣的“紅太狼”。

  在每個平靜祥和的校園裡都橫行著這樣一群女生——她們自詡“我文身、抽煙、喝酒、說髒話,但我知道我是好姑娘”,她們的才藝是打架,她們飛揚跋扈、恃強淩弱,課堂上敢和老師叫板,後腦勺長了“反骨”,腦子裡有一個江湖;她們年紀太小,戀愛太早,男神竟然被挖牆腳?是可忍,孰不可忍!“紅太狼”龍美放出狠話“林稚子你找削”。對了,她還給自己的幫會起了個霸氣的名字——美團。

  林稚子覺得很無辜,她不過是和校籃球隊前鋒齊林在學生會見過幾次,對方就古典而認真地寫了洋洋灑灑的萬字情書來。她把這封情書扔進了垃圾桶裡,卻被好事的值日生撿到公之於眾,龍美的臉都氣綠了。誰都知道,齊林是龍美的菜,她倒追了很久也沒有拿下。但是菜吃不到嘴裡,別人也別想動筷子,林稚子這根刺,算是在龍美眼中紮下了。

  連日來,龍美對林稚子採取了各種各樣的打擊報復:在體育課上,趁機給她一個過肩摔;在女廁所裡,她被“貼心”地邀請一起抽煙;放學後,她們必定在校門口等著她,先載她來一段飛車驚魂,最後將她扔進小巷的垃圾堆裡,讓她足以銘記一生。天知道她對齊林那樣的肌肉男絲毫不感興趣,可龍美不聽她的解釋,反而愈演愈烈。林稚子也反抗過,可是以一己之力收效甚微。最後,作為化學天才的她,才研製出這款防狼噴霧劑來。

  考場的時鐘指向了五點二十分,還有十分鐘考試就結束了,今天是週五,考完最後這一門課就放假了。當然,作為學霸,林稚子一點兒也不為成績擔心。她盯著時鐘掐分算秒,希望時間快一點兒,再快一點兒。

  午後的天空雲譎波詭,瞬間陰風大作。教室外的銀杏樹高大濃密,葉已落盡,灰青枝丫仍遮住了一半的天空,樹冠搖晃,陰雲壓在樹頂上,快要下雨了。

  考試結束的鈴聲響起時,大雨如期而至。林稚子深吸一口氣,抓起早就收拾好的書包和早上看過天氣預報特意帶的雨傘,一口氣衝進了雨中。

  學校大門是不能走了,她知道龍美她們肯定早早交了卷子在那裡等著,學期最後一天了,她們怎麼會放過最後一次折辱她的機會?

  林稚子已經踩好了點兒,學校後面有一道小門,專供食堂送菜車和送煤車走,如果正好開著,她就可以溜之大吉;如果沒有,可以從圍牆旁的一棵柳樹爬上去翻過牆,如果還是不幸被她們堵住了,那只有使出撒手鐧——她自製的防狼噴霧劑了。

  一口氣跑到後門,卻讓她大失所望,小門緊鎖,還好,柳樹下不知被誰堆了幾塊磚,仿佛是特意為她墊腳一般。她喜出望外,收起雨傘,俐落地爬上了樹,誰知剛剛踩上大樹杈,就聽到身後有人大喊:“林稚子!”

  她一緊張,手裡的傘掉了下去。轉身一看,龍美前呼後擁,身旁有人幫她撐著傘,其他人則將柳樹團團圍住。龍美自詡為微胖界的翹楚、吃貨中的頭牌,即使是在這種打架鬥毆的時候,也不忘悠閒地喝著奶茶,抬頭瞥了林稚子一眼,故作深沉地說:“愛了就愛了,做了就做了,何必再掙扎,把自己弄得像笑話。”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林稚子自認倒楣,只好裝作可憐道:“我做什麼了?我都說八百遍了,我跟那什麼麒麟神獸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她話音剛落,龍美便怒目圓睜地道:“還說沒關係?神獸是你叫的嗎?那是我給齊林起的暱稱,也是你叫的嗎?給我打。”

  一個矮個兒女生聽到指令,撿起林稚子的雨傘,對著樹上的她一頓亂戳,無奈林稚子處於地利,高高在上,眾人只能望樹興歎,氣得龍美直罵人:“豬啊!把她給我搖下來。”

  那女生聞言,馬上扔掉傘,興奮地搖起樹來。柳樹柔軟,林稚子在樹杈上站立不穩,晃晃悠悠地往左邊倒去,她定睛一看,忽然尖叫起來——她的腳下,是後廚的一個泔水桶。

  女生們不約而同地獰笑起來,龍美津津有味地喝了一口奶茶,笑道:“親愛的,用點兒力氣搖,咱們的女神如果能在泔水桶裡洗個澡,那滋味,一定很爽。”

  上次在垃圾堆裡的滋味已經讓林稚子領教過了,她有點兒怕了。手足無措之際,她忽然想起防狼噴霧劑來。她一隻手緊緊握住樹枝,另一隻手艱難地伸進書包去摸索。樹下有兩個人手腳並用地搖起柳樹來,防狼噴霧劑還沒掏出來,她忽然失去了平衡,重重地朝樹下摔了下去。

  “啊!”腳踝處傳來一陣鑽心刺骨的疼痛,她表情扭曲著,痛楚地叫出聲來,可“美團”們並沒有打算放過她。龍美使了個眼色,女生們摩拳擦掌地圍了上來。

  林稚子虛張聲勢地帶著哭腔嚷起來:“你們別太欺負人了,明天我就叫我哥哥過來揍你們!”

  龍美嘻嘻哈哈地笑起來:“得了吧!你連個表哥都沒有!”

  “住手!”這時,眾人的耳邊忽然響起一個清冷的聲音,那聲音被深冬的冷雨篩過,更顯凜冽陰寒。

  女生們紛紛回頭,不禁立刻屏息,她們看到一位身材頎長、異常美貌的少年。在此之前,林稚子一直以為“美貌”是用來形容女生的,可是眼前的少年用“美貌”來形容一點兒也不過分。一張精緻細膩如白瓷般絕美的臉龐,眉目秀氣,頭髮是淡淡的栗金色,目光似初春雪層下最清澈的泉流,那眼神裡似乎有一絲怒氣,但被秀色掩蓋掉,被眾人忽略掉了。

  龍美收回花癡的目光,定定神,脫口而出道:“你是誰啊?”想想不對,又清清嗓子道,“你誰啊?”

  “我是稚子的哥哥。”

  2

  湖水一般的目光驟然逼近林稚子,他伸出手,溫柔地扶起了她,柔聲問道:“你沒事吧?”

  林稚子只想儘快離開這裡,雖然腳踝傳來刺骨的痛,還是佯裝無事地說:“沒事。”

  “走吧!我送你回家。”少年撐起傘,攬著她向前走去。

  林稚子雖然有許多疑問,但當務之急是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於是順從地跟著少年離開,可剛剛邁出一步,就痛得直不起腰來。

  龍美也不甘示弱,擋在他們面前道:“帥哥,你不能就這麼帶走她,懂不懂江湖規矩啊?”

  少年鬆開林稚子,把傘交到她的手上,緩緩地走向龍美,帶著神秘莫測的微笑,調侃一般地問道:“江湖規矩是怎樣的?”

  他身材高大頎長,龍美看他只能仰望,頓時只覺英雄氣短,有點兒鎮不住,便虛張聲勢地問:“幹嗎?你想打人?”

  少年勾起嘴角,輕輕地笑了:“打人?多沒有技術含量,不如,我們進行一場智商的碾壓?”

  龍美屏息,臉上又浮現出那種花癡的表情,眼神迷離、聲音虛軟:“碾壓?嘻嘻!碾壓就碾壓,誰怕誰?”

  雨越來越大,林稚子站在原地,有點兒恨鐵不成鋼,這個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雷鋒”,雖然是在幫她,可明顯有點兒智商不足的樣子,龍美把讀書的心思全用在歪門邪道上了,他怎麼會是她的對手?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雨水打濕了少年的頭髮,一滴水落在他的鼻尖上,顯得有些傻氣,又有些可愛,他清清嗓子,故弄玄虛地道:“就給你們來個簡單點兒的,腦筋急轉彎好了。聽好哦!王二小在山坡上放的是山羊還是綿羊?請回答!”

  “啊?”龍美頓時傻眼,“山羊和綿羊有什麼區別嗎?我只知道懶羊羊和美羊羊!”

  少年得意地輕笑起來。

  龍美氣急敗壞地向手下求助道:“你們知道嗎?趕快想想啊!想不出來,下次涮羊肉不帶你們了啊!”

  女孩兒們面面相覷,七嘴八舌地議論著:

  “綿羊吧?”

  “山羊?蒙一下。”

  ……

  林稚子憋住笑,給少年使使眼色,他走過來,看看她的腳,皺皺眉,忽然俯身下蹲,做出一個背她的動作。林稚子略一猶豫,但想到此地不宜久留,便咬咬牙,爬上了他的背。

  龍美依然擋著道不讓過,少年仍好聲好氣地道:“願賭服輸哦!智商不夠,趕緊讓路。”

  大姐大的智商和自尊一同被碾壓了。龍美完全傻眼,眼睜睜地看著那美貌的少年背著林稚子走出了她的視線,半晌,她才回過神兒,對著雨中大喊:“喂!你叫什麼名字?”

  已逃離魔掌遠去的兩人愉快地哼著歌:“……那放牛的孩子王二小……”

  林稚子終於憋不住笑出聲來:“哈哈哈!你也看過這道腦筋急轉彎題?”

  少年背著她,側臉笑道:“還不是跟你學的?”

  “跟我?”林稚子一愣,才反應過來自己此時正趴在一個陌生少年的背上,頓時有些不自在起來,警覺地問道,“對了,你是哪個班的?我好像沒見過你啊?”

  “你當然沒見過我了,我是……”

  話音未落,忽然被一個怒氣衝衝的聲音打斷:“林稚子,你為什麼不回我的信?為什麼躲著我?他是誰?”

  一個怒髮衝冠、皮膚黝黑的少年擋住了去路,來人正是害她有今日之慘狀的始作俑者齊林。她頓時火冒三丈,脫口而出道:“躲你?我正要找你算帳呢!”

  “噓!”背著她的少年轉頭輕輕地“噓”了一聲,示意她不要說話,又轉頭對齊林慢條斯理地說道:“你問她為什麼不理你?你答對我的題,我就告訴你。說說,青蛙和癩蛤蟆有什麼區別?”

  齊林頓時惱羞成怒:“你罵誰?你誰呀?”

  少年微微一笑,道:“我沒罵誰,我在誇你啊!我告訴你青蛙和癩蛤蟆的區別哦。青蛙思想保守,不思進取,所以只會坐井觀天;可癩蛤蟆思想前衛,有遠大目標,所以才有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句俗語。所謂長得醜不可怕,目標一定要遠大。加油哦!”

  齊林氣得結舌、羞憤不堪,眼睜睜地看著那少年背著林稚子從身邊走過,擦肩而過時,少年還不忘補充一句:“忘記自我介紹了,我是稚子的哥哥。以後不要欺負她,不然我會去學校打你哦!”

  “就你?打我?”齊林輕蔑地掃了他一眼。

  少年不甘示弱,脖子一梗,威脅道:“我打不過你,但我可以叫一車麵包人打你。”

  齊林一愣,剛才還是劍拔弩張,聽到這話,卻忍俊不禁。

  林稚子覺得丟臉極了,忍著笑,用手點了點少年,示意他快走。路邊正好駛來一輛空的出租車,兩人上了車,林稚子坐在座位上笑得前仰後合,少年一頭霧水,問道:“你在笑什麼?”

  “你以後不要再說那種嚇唬人的話了,一點兒都不嚇人,遜斃了好嗎?麵包人是什麼鬼?”

  “哥哥保護妹妹,不都是這麼說的嗎?”少年一臉無辜,長長的睫毛帶著水氣低低垂下。

  司機有點兒不耐煩地轉過頭問道:“去哪兒?”

  不待林稚子回答,少年脫口而出:“湖濱花園。”

  林稚子一怔,身體下意識地與他隔開一點兒距離,警覺地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家住哪兒?你到底是誰?哪個學校的?你認識我?”

  “我也住湖濱花園啊!”

  司機有些好奇地從後視鏡看了看他們,林稚子見狀,噤聲不再問了。

  3

  出租車在湖濱花園門口停下了,路程不長,十五元錢,少年卻一點兒也沒有要掏錢的意思,反而悄悄催促林稚子:“付車錢啊!”

  林稚子一邊從小錢包裡拿錢,一邊不忿地嘟囔:“也太不紳士了吧?”

  少年顯得很無辜地聳聳肩、嘟嘟嘴,道:“可是,我沒錢啊!”

  第一次見一個男生將沒錢說得如此坦誠,林稚子也不忍再說什麼了。下了車,他依然主動俯身背她,她試了試用腳踩地,疼痛不但沒有消失反而加劇了,於是只好暫時信任這個來路不明的少年。看他長得那麼好看,應該不是壞人吧?——她天真地想。

  湖濱花園是本市有名的高檔社區,倚湖而建,景色宜人。幾年前,林厚樸的醫藥公司頗掙了些錢,全款買下一套樓中樓花園洋房,林稚子的房間朝南,推窗就是湖景。她曾經以為,一家人住在那樣的大房子裡就是幸福了,可是現在她才明白,房子不是家,相愛的人住在一起才是家。

  到了家門口,她略猶豫了一下,轉頭看看那少年,他卻並沒有要走的意思,反而一臉期待地看著她,說:“不請恩人進去喝杯茶嗎?”

  她深吸一口氣,拿出鑰匙,希望爸爸出差已經回來了,或者媽媽今天不加班。

  推開門,屋裡一片漆黑,少年熟門熟路地摸到開關打開了燈,然後扶林稚子到沙發上坐下,不由分說地幫她脫掉球鞋,逕自去衛生間接了一盆熱水,絞了一條熱毛巾,輕輕地為她敷了敷右腳踝,然後又走進書房,拿了一瓶雲南白藥氣霧劑,對著她的腳踝噴了噴,溫柔地說:“今天太晚了,就先這樣吧!明天再去醫院看看。”

  林稚子瞠目結舌,看著他在自己家裡如入無人之境,幫她拿拖鞋、倒水,找拖把拖幹地板上灑的水跡,又拿雜誌給她、煮面給她,熟悉得好像在這個屋子裡已經生活了很久。她心裡疑竇叢生,後知後覺地害怕起來,警覺地質問:“你到底是誰?”

  少年做完了這些事,在另一張沙發上坐下來,長長地伸了個懶腰,玩味地笑笑說:“好累啊!你還真是有點兒重呢!是不是該減肥了?”

  “我問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我還沒說,你就知道我家的門牌號?你怎麼知道這雙紅色的拖鞋是我的?你怎麼知道藥在哪兒放著?”林稚子陡然提高了聲音,不敢再細思下去。

  他狡黠地眨眨眼睛,故作玄虛道:“我知道的多著呢!我還知道,王二小那個腦筋急轉彎,是你去年暑假在這個客廳裡給來度假的小表弟出的題,而青蛙和癩蛤蟆這道題,是你在學校拒絕一個男生的表白時說的。對不對?”

  偷窺狂?跟蹤癖?變態色魔?無數可怕的猜想從心裡冒出來,林稚子已經悄悄地在書包裡摸到了那瓶防狼噴霧劑,緊緊地握在手裡,開始下逐客令:“這麼晚了,你是不是該回家了?”

  “回家?這裡就是我的家啊!我晚上就睡書房,哦!如果你晚上不方便需要照顧,我也可以睡你房間。啊!啊!哎喲!”少年忽然尖叫一聲,幾乎驚跳起來,雙手捂住眼又跌坐在沙發上。只見林稚子拿著那瓶防狼噴霧劑,“噌”地站起來,對著他就是一陣狂噴,口中喊道:“你趕緊給我老實交代,你到底是什麼人?跟蹤、偷窺我有什麼目的?”

  少年放下捂著眼睛的手,清亮的雙眸黯然失色,酸痛赤紅,眼淚直流,視線模糊,他試圖睜開眼睛,面前的女孩兒變成了一團模糊的影子。他甩甩頭,揉揉眼睛,可憐巴巴地求饒:“別噴了,別噴了,我說,我說。”

  “快說!”

  他直了直身子,眼睛依然無法睜開,清了清嗓子說:“其實,我是你的專屬雨傘精靈。”

  “雨傘精靈?”林稚子覺得不可置信。

  “每個人的傘下都有一個雨傘精靈,我們像守護神一樣保護著雨傘的主人,保佑他們在雨天出行平安,但我們一般不會現形讓人類看到,除非到了我們認為必須出現的時候。”

  林稚子忽然笑起來:“編,繼續編,你幾歲了啊?童話故事看得走火入魔了吧?還雨傘精靈?”像她這樣的理科學霸,早已對小仙女、白雪公主、精靈王子的這類故事免疫了,這能騙到她?

  少年的視力漸漸恢復,他定定神說:“少女,你這樣不好,希望你永葆天真,相信奇跡的人才會遇見奇跡。”

  林稚子見他似乎恢復常態了,於是又加強戒備,恐嚇道:“你別亂動哦!不然我還會噴你。”

  少年露出痛苦無奈的表情:“你到底在瓶子裡裝了什麼東西啊?我要是被玩壞了,還怎麼保護你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