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5
坤寧(全2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88元
定  價:NT$528元
優惠價: 79417
2022/5/20-2022/5/31
讀書的快樂 滿$699再享95折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金榜作家時鏡全新古言力作,新增DU家番外《青山遮不住》

  ★冷傲嬌艷二小姐姜雪寧VS腹黑權謀帝師謝危,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洗心懷,故人在。千山萬裡不與世,只為一人染紅塵。

  ★志不高,向不遠。辨清白,奉至親,得一隅,靜觀雨。如此而已。

  ★願爾明月長隨,清風常伴,百憂到心盡開解,萬難加身皆辟易。

 

  此一生,姜雪寧並非良人,她為了後位,負了無數真心。


  朱紅宮墻上覆蓋皚皚白雪,墻外站著那位聖人。


  這人名為謝危,天下皆道他是聖人皮囊,姜雪寧卻知他是魔鬼心腸。


  此一生,雖涼薄,卻無悔,她只想在最後以性命替張遮求情。


  而那聖人,墨色衣衫,允了她最後的願望。


  姜雪寧原是有心的,


  只是,這顆心從來沒給過旁人。


  若有來生,她再也不要入這宮墻,再也不想當這鳳凰。


  窗外的晴陽出來,照在雪上,雪慢慢化了……


  上天,終是厚待她的。

  時鏡,金榜古言作家。


  曾自白:枯藤破衲師何事,白酒青鹽我是誰?碼字、寫文,講故事,閑是、閑非,懶得管。已出版作品《我本閑涼》《我不成仙1-5》


  新浪微博:@窗下時鏡

  關於作者時鏡,不得不說時鏡筆下的情感轉變、感情衝突、細節描寫都寫得非常好!特別是情感轉變,很細膩自然,這是很多作者都沒辦法做到的。人物性格和劇情也結合得很好,不會讓人覺得人物和劇情有割裂感,既能在劇情裡體現人物性格,又能讓人覺得因為是他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導致這樣的結果。這種宿命感寫作,真是太好看了!

 

  ——微博謝weiwei

 

  三種人設新酒裝舊瓶,有作者以腦洞制勝,也有作者顛覆舊山河寫出新人物。謝危是白切黑心機深沉的複仇者,外表光風霽月內心詭譎陰暗,身懷利刃心藏暴戾,嚮往光也追逐光,想要的無論如何也要得到,包括復仇,也包括愛情。喜歡這個男主,他強大又脆弱,嚴苛又會做飯,反差萌十分可愛。

 

  ——豆瓣驛隱

 

  《坤寧》看完一開始喜歡張遮,畢竟前世他是為了她而打破自己原則的人,但是女主和謝危真的太像了,性格、謀略、三觀。如果說張遮是為了女主甘願捨棄自己的話,那麼謝危則是帶著女主一起顛覆世間,什麼教條都不適合於他們兩個人。謝危也是最了解她的人,而且他們的身世有一定的相似之處——親情單薄。

 

  這說明,可能一開始最吸引自己的是自己所不曾擁有的,但長久相處還是需要一些共同語言,和相似的三觀的。

 

  所以,謝謝作者,為姜雪寧創造了謝危。

 

  ——貼吧讀者紅塵

  卷一 洗心懷,故人在


  第一章 回府


  第二章 交集


  第三章 逆鱗


  第四章 指點


  第五章 遇襲


  第六章 琴起


  第七章 入宮


  第八章 考校


  第九章 參悟


  第十章 有光


  卷二 奉宸殿,韶光逝


  第十一章 報復


  第十二章 冬雷


  第十三章 酒氣


  第十四章 變化


  第十五章 禍端


  第十六章 學琴


  第十七章 草書


  第十八章 講和


  第十九章 深宮


  第二十章 喜歡


  卷三 血冠禮,暗宮廷


  第二十一章 往事


  第二十二章 孝子


  第二十三章 宮裝


  第二十四章 寧二


  第二十五章 少年


  第二十六章 試劍


  第二十七章 燕回


  第二十八章 驚世


  第二十九章 銀票


  第三十章 心扉


  番外 青山遮不住

  第一章


  回府


  “很小的時候,婉娘告訴我,這天下最尊貴的女人是皇後,皇後居住的宮殿就叫作‘坤寧宮’。我就問婉娘,坤寧宮是什麼樣的?


  “婉娘說,她也不知道。


  “我坐在漏雨的屋檐下,便想,如果能變作那天上飛過的鴻雁,飛去繁華的京師,飛到那紫禁城裡,看一看坤寧宮是什麼樣的,該有多好?”


  宮門幽閉,僅左側一扇窗虛開著。


  天空陰沉,光線昏暗。


  往日熱鬧的坤寧宮裡,此刻一個宮人也看不見了。


  只剩下姜雪寧長身跪坐於案前,用白皙纖細的手指執了香箸,在案上那端正擺著的錯金博山爐裡輕輕撥弄,絲縷般的煙氣自孔隙中悠悠上浮,她織金繡鳳的衣袂長長地鋪展在身後,繁復的云紋在幽暗的光線中隱約遊動著點點光輝。


  “後來,我果然到了京師。老天爺跟我開了個大玩笑,給了我一顆不該有的妄心,卻讓我在鄉野田間長大,沒養出那一身京中名媛、世家淑女的氣度,還偏把我放到這繁華地、爭斗場,僅施舍我一副好皮囊……”


  姜雪寧的容貌是極明艷的,灼若芙蕖。


  蛾眉細長,眼尾微挑,檀唇點朱,自是一股渾然天成的嫵媚韻味,又因著她這些年來執掌鳳印、身在高位,養出了三分難得的雍容端莊氣質。


  低眉斂目間,她便能叫人怦然心動。


  尤芳吟在她側後方靜立良久,聽著她那縹緲似塵煙的聲音,想起她在世人眼中機關算盡、爭名逐利的一生,忽然便有些恍惚起來,竟有一種悲哀從心頭生出。


  她們都知道,她已經逃不掉了。


  姜雪寧忽然就笑了一下:“芳吟,這段時間我總是在想,我果真錯了嗎?”


  小時候她被婉娘養大,不知自己的身世,在莊子外的田園山水裡撒野,是一只誰也管不住的鳥兒,只有婉娘的胭脂水粉能讓她回家。


  婉娘是瘦馬出身,是女人中的女人,她說:天下是男人的,只有男人能征服;而女人只需征服男人,便也征服了天下。


  輾轉回京後,她認識了勇毅侯府的小侯爺燕臨,他帶她女扮男裝,在京城裡肆意玩鬧,連她爹娘也不敢管教太多,頗有幾分青梅竹馬之意。


  後來勇毅侯府被牽連進平南王謀反案,燕臨一家被流放千裡。


  那尚未及冠的少年在夜裡翻過姜府的高墻來找她,沙啞著嗓音,用力地攥著她的手:“寧寧,等我,我一定會回來娶你。”


  姜雪寧卻對他說:“我要嫁給沈玠,我想當皇後。”


  她猶記得,那時的燕臨用一種錐心的目光望著她,像是一頭掙扎的困獸,紅了眼眶,咬緊了牙關。


  那一夜,少年退去了所有的青澀,放開了她的手,轉身遁入黑暗之中。


  五年後,她已是沈玠的皇後。


  她登上後位的路並沒有那麼順利,所以在她短暫的生命裡,像燕臨這樣的人還有不少。


  比如吏部侍郎蕭定非。


  比如錦衣衛都指揮使周寅之。


  甚至,有後來殞身夷狄的樂陽長公主沈芷衣……


  只是誰也沒想到,昔日的少年會有卷土重來的一日。在邊關立下戰功後,燕臨投了謝危,打著“清君側”的旗號披甲歸來,率軍圍了京城,控制了整座紫禁城,也將她軟禁起來。


  沈玠被人下了毒,纏綿病榻,不理朝政。


  燕臨便堂而皇之地出入她的宮廷,每每來時都屏退宮人。


  朝堂內外,無人敢言。


  人人都知道,他是謝危的左膀右臂。


  謝危屠了半座皇宮的時候,是他帶兵守著各處宮門,防止有人逃走;謝危抄斬蕭氏九族的時候,是他率人撞開了緊閉的府門,把男女老幼抓出……


  如今,他便與那位昔日的帝師謝危站在她的宮門外。


  沈玠已經駕崩,留下詔書命她垂簾聽政。


  然而從宗室過繼來的儲君尚未被扶立登基,便在趕來京師的途中,被起義的天教亂黨割下頭顱,懸在城門上。


  現在,輪到她了。


  姜雪寧輕輕眨了眨眼,濃長卷翹的眼睫在眼瞼下投落一片淡淡的陰影,讓她此刻的神情帶上了幾分世事變幻難測的蒼涼之意。


  尤芳吟有些悵然地望著她。


  姜雪寧卻已擱下了香箸,蓋上香爐,取過案上那四四方方的大錦盒打開來,裡面端正地放著傳國玉璽和一道她一個時辰前寫好也蓋了印的懿旨。


  懿旨裡寫,她自願為先帝殉葬,請太子太傅謝危匡扶社稷,輔佐朝政,擢選賢君即位。


  姜雪寧忽然抬首向窗外看了一眼。不知什麼時候,下了一夜的雪已經停了。


  耀眼的陽光從陰沉的云縫裡透出來,照進這陰森宮廷的窗內,投下一束明亮的光線。


  她呢喃了一句:“若早知是今日結局,何苦一番汲汲營營?還不如去行萬裡路,看萬裡河山,當只自由自在的鳥兒。這一世,終不過是誤入宮墻,繁華作繭……”


  尤芳吟默然。


  姜雪寧便問:“芳吟,若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你怎麼選?”


  尤芳吟是姜雪寧認識的所有人裡,最奇怪的那一個。


  她本是個伯府庶女,笨拙可憐,一朝跌進水裡,醒來後竟然性情大變,從此拋頭露面、經商致富,開票號、立商會,短短幾年間便成了江寧府首屈一指的大商人,叫她“尤半城”也不為過。


  只是她運氣不好,在這場宮廷朝堂的爭斗中先站錯了隊,後來雖也向謝危投誠,可這些日子以來也被防著,軟禁在這宮中。


  兩人慘到一塊兒,倒成了無話不說的知己。


  不過常常是尤芳吟講得多些,從白手起家到海外經商,再到富可敵國,經歷不可謂不傳奇。她的性情也迥異於世間其他女子,姜雪寧有時好奇什麼樣的人家才能養出她這樣的人來,尤芳吟便總露出幾分惆悵的情態來,開玩笑地說自己其實來自一處“平行世界”,只是倒霉地遇到這地方時空混亂,讓她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姜雪寧不懂什麼“平行世界”,只理解可能是某個遙遠的海外夷國的名字。她比較感興趣的,是尤芳吟提過的另一件事—


  尤芳吟說,前朝有一個巨大的秘密,如果知道了它,但凡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在這場爭斗中行差踏錯。只可惜,她知道得晚了。


  此時,尤芳吟幽幽地嘆了口氣:“金錢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這還用選嗎?”


  她說話總是奇奇怪怪的,一首打油詩都不完全押韻,姜雪寧也不介懷,只是聽得“自由”二字時恍惚了那麼剎那,回過神來後,卻覺滿口苦澀。


  時辰也不早了。


  她垂著的眼睫一顫,終是忽然抬首喊了一聲:“謝大人!”


  朱紅的宮墻上覆蓋著皚皚的白雪。


  宮門外是黑壓壓的一片人。


  想必燕臨按劍在側。


  為首之人長身而立,聞言卻並未回答。


  姜雪寧知道他能聽到。


  這是整個大乾朝心機最深重的人,聖人皮囊,魔鬼心腸。


  兩朝帝師、太子太傅,多少人敬他、重他、仰慕他?


  可他偏謀反了。


  他這一副疏風朗月似的高潔外表下,藏著一顆戾氣橫生、覆滿殺戮的心:天子所賜的尚方劍上沾滿了皇族的鮮血,殺得護城河水飄了紅;撫琴執筆的一雙手裡緊扣著蕭氏滿門的性命,受牽連者的尸體堆疊如山。


  這是唯一一個她窮盡渾身解數也無法討好的人。


  “您殺皇族,誅蕭氏,滅天教,是手握權柄,也手握我的性命之人,按理說我沒有資格與您講條件。”姜雪寧眼底突地墜下一滴淚來,烙在她的手背上,“我這一生利用過很多人,可仔細算來,我負燕臨,燕臨亦報復了我;我用蕭定非、周寅之,他們亦借我上位;我算計沈玠,如今也要為他殉葬,與他共赴黃泉。我不欠他們……”


  一生飄搖跌宕的生命軌跡,便這般劃過。


  匕首便在她的袖中。


  她輕輕地將其拔出,寒光閃爍的刀面上映著她的眼和鬢邊那一支華美的金步搖。


  姜雪寧的身體顫抖起來,聲音也顫抖起來,眼底蓄滿了淚,可她也沒資格去哭,只一字一頓,泣血般道:“可唯獨有一人,一生清正,本嚴明治律,是我脅之迫之,害他誤入歧途,污他半世清譽。他是個好官,誠望謝大人顧念當年上京途中雪寧對您喂血之恩,以我一命,換他一命,放他一條生路……”


  誰能料到,薄情冷情到仿佛沒有心的皇後娘娘,有一日會以己之命,換張遮那區區一刑部侍郎的命?


  究竟是她沒心,還是旁人沒能將這一顆心焐熱呢?


  宮門外那人久立未動。


  過了好久,姜雪寧才聽到平淡的一字:“可。”


  真是好聽的聲音,還像很久以前。


  姜雪寧笑了笑,決然地抬手—


  “撲哧—”


  鋒利的匕首刺破身體,仿佛扎破了一張紙,聲音輕得怪異。


  宮門外卻仿佛有誰在聲嘶力竭地喊著什麼,伴隨著“當啷”一聲,長劍墜地的聲響傳來。


  是誰的劍落了呢?


  姜雪寧倒下去的時候想,大約是燕臨的吧。


  精致的金步搖砸在地上,上頭鑲嵌著的深紅色寶石碎了又飛濺出去。溫熱的鮮血順著臺階在冰冷的地面上慢慢洇開,像極了她年幼時常光腳踩著玩的那條淺淺的溪水。


  誤入宮墻,繁華作繭。


  窗外的晴陽出來,照在雪上,一點一點,雪到底慢慢化了……


  姜雪寧以為自己立刻會死。


  畢竟匕首扎得那樣深。可為何她還有知覺?只是她動彈不得,傷處鈍痛,腦子昏昏沉沉。仿佛有誰正緊緊地抱著她的身體哭喊,但很快她就聽到了一道淡漠的聲音:“把燕將軍帶出去,將皇後娘娘安葬。”


  是謝危吧?


  那抱著她的人在掙扎,然而或許是拉他的人太多,那人終究還是被人帶走了。


  大殿裡安靜下來。


  過了一會兒才有平穩的腳步聲響起,帶著這宮廷裡獨有的、手握權柄的人才能有的從容。


  他來到了她的身邊。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