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3
第一侯卷十(完)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79237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叛賊賊首伏誅,天下將定,
眼見前世武鴉兒的絕命時刻已近,
李明樓只想趕赴他身邊陪著、護著,
不料皇帝突來一道旨意,要她前往宋州面聖……
行宮夜宴上,皇子、宰相相繼被毒殺,
面對安坐上首,前一世,這一世,都要置她於死之人,
李明樓神色決然,刀尖向前──
重來一世,她會為了活著拚盡全力,直到天能殺死她。

李明樓受封「第一侯」的消息傳出,衛道震動,
原本已見太平曙光的天下再次風雲湧動,大亂將起……
各路人馬各懷異心、蠢蠢欲動,皆在李明樓意料之中,
唯有武鴉兒的遲遲不歸令她擔憂──
今世這個「第一侯」變成她的了,
那麼他早逝的命運是否也會因此改變?
她要大夏,要的不是大夏的天下,
而是要讓她,讓武鴉兒,讓這天下更多的人活著。

宿命完結?天意無私?扭轉乾坤、問戰天下最終卷!
古往今來第一?
她只想要「活著」。
從古到今、前所未有的女侯,這一世的「第一侯」,是她?
她要這個天下,要的是她、武鴉兒,以及天下更多人,活著。
希行,女,生於燕趙之地,平凡上班族,雙魚座小主婦,以筆編織五彩燦爛的故事為平淡生活增添幾分趣味,偏好鄉土氣息,愛有一技之長的女主,愛讀書,愛旅遊,用有限的時間和金錢,過出無限的生活和情趣,生平最大的理想,不求能寫出神來之作,但求看過故事的女子們,都能悅之一笑心有所安便足矣。
第一章
真的離開麟州了。
看到前方的城池,皇帝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一切是怎麼發生的呢?
他在麟州日夜不安,到處都亂糟糟吵吵鬧鬧,卻沒有一個人真正的替他分憂解難。
崔征只想著體面,李明玉這張狂小兒只想著一人獨霸,誰也不肯捨身取義助他回京。
突然韓旭來了,見到他第一句話就是請陛下立刻啟程回京,又在朝堂上先駁斥文臣。
「正因為叛軍已經齊聚,在麟州才會更危險,我們到京城兵馬更充足就能跟叛軍一戰,連叛軍都知道齊聚的力量,你們怎麼反而要分裂削弱自己?偏安一隅可不是良策!」
崔征不說話了,文臣們也跟著不言語。這個韓旭容貌沒變,性格變得如此咄咄逼人……不過這樣也好,是他逼大家走的,民眾們要怨恨就怨恨他吧。
韓旭又訓斥了李明玉:「功業又不是靠守著陛下得到的,要去搶,現在不正是最好的機會?」
李明玉立刻要直奔太原府,「待我親手為陛下斬下安康山的頭!」
他們就這樣啟程了,無聲無息半夜走的,分批分次,先鋒軍開路,然後是皇帝和后妃皇子女太監宮女,以及以李明玉為首的一些武將,最後是崔征帶著一眾文臣。
當然並不是整個朝廷都走了,一部分人留下來,此外官員家眷也不許帶。
一切以最快速度趕路為目的,輕車簡行,進退靈活,日夜不停,每個人都熬得脫了一層皮……
「陛下,快請進城歇息吧。」張安奔來說道,他的嘴角乾裂瘦了一圈,「陛下的行宮是韓大人準備好的。」
皇帝點點頭,前方無憂,先鋒軍早就探查過,李明玉此時也親自帶兵巡查,府城裡外挖地三尺都無遺漏。
馬車轔轔向前,很快就到了府城外,城外兵馬列陣,民眾們早就被戒嚴在家中不得外出,並不見嘈雜混亂。
皇帝坐在車裡打量,這座城池不小啊。
「父皇,兒臣沿途看了,外城都是新修的。」三皇子在旁說道,「用的都是好石料,非常堅固,韓大人做事真周到!」
皇帝含笑點頭:「是啊,韓大人本就是先帝看重的棟梁。」
可是那時候先帝不是已經不理朝政,朝政由崔征把持?那韓旭應該說是崔征看重的棟梁吧?三皇子心中想。當然,這話就沒必要說出來了。
皇帝咿了聲,看著車簾外,三皇子忙跟著看去,見不遠處李明玉揮動馬鞭,似乎大發脾氣,他面前跪著一個將官,赤裸上身匍匐在地……
「這是怎麼了?」皇帝關切又不安的問,「是有人犯錯了?一路挺好的啊,將士們也都很辛苦。」
三皇子道:「就是犯錯也有軍法,他這樣像是洩私憤!」他立刻讓停車,問旁邊陪同的張安。
張安興高采烈道:「三殿下說對了,就是洩私憤!這個小將不僅沒錯還有大功呢,是他扶助韓大人清穩宋州,鎮懾整個河南道。」
皇帝和三皇子更驚訝了,那這是因為有功被李明玉嫉恨麼……
「這小將原是劍南道的人,當初李大都督過世,李大小姐與項家成親,送嫁……」
前方敵情如何,張安打聽得不可靠,但這種事他一向打聽得很清楚,對皇帝和三皇子詳細道來。
原來如此,皇帝明白了,還是維護李明玉,道:「丟失嫁妝又許久不歸,的確是犯了軍法……」
三皇子不忍那小將受罰,喊聲父皇,「但如今也算是將功抵過了。」
皇帝神情猶豫,那邊李明玉已經看到皇帝車駕,忙跑過來擠開張安喊陛下,「陛下快進去吧,我都仔仔細細的查過了,我讓他們把寢宮都按照麟州那般布置的!」
皇帝笑著道聲好。
張安在後撇嘴跟著道:「也是我們先查過的。」又故意四下轉頭看,「小齊將軍呢?說是韓大人安排的,怎麼不見了?」
他這浮誇的告狀讓皇帝有些不好意思,李明玉倒是大方,知道被看到了,委屈道:「陛下,這罪奴蒙蔽韓大人呢!」
他開口了,皇帝便安慰:「有罪便罰,賞罰分明就好。」
李明玉應聲是,轉頭喊了聲,中齊忙過來到近前撲通跪下,「陛下萬歲。」
他整個人匍匐在地上赤裸上身,背上幾道鞭打的傷刺目。
三皇子年輕忍不住:「李大都督你怎麼打人呢?」
李明玉更年輕桀驁:「軍法家規犯了錯都要罰,要不然哪來的軍紀嚴明?殿下親自領兵打仗就知道了。」
三皇子面色漲紅。人人都說崔征把持朝廷,但崔征可從沒對他這般無禮過!這些手握重兵的將帥真是……
皇帝打圓場:「有罪當罰,但有功也應當賞,這位便是韓大人說的小齊將軍?」
中齊在地上叩頭大聲道:「罪丁不敢稱將軍!」
李明玉撇嘴,「什麼將軍啊,他不過是我軍中一都尉。」
皇帝笑道:「既然韓大人稱你為將軍,那朕就賜你為將軍。」
中齊大喜砰砰叩頭,「謝主隆恩。」又抬起頭,悄悄看天子真容。
皇帝不以為怪,對他和善一笑,中齊便也咧嘴笑了。
「待崔相爺他們到了,再論你的將軍稱號。」皇帝和善道,不忘安撫李明玉,「現在既然重歸劍南道軍中,當聽明玉的吩咐。」
中齊大聲應是,又對李明玉叩頭,「請大都督給罪將戴罪立功的機會!」
李明玉哼哼兩聲,「看在陛下和韓大人的面子上,本都督不與你計較了。」
中齊大聲道謝,又再次對皇帝叩頭道謝。
張安看了一通李明玉吃癟,開心的道:「陛下,大家都相迎多時了,快進城吧。」
城門口,河南道觀察使率領河南道治下能來的文官武將叩拜靜候。
皇帝點點頭放下車簾子,太監們一聲起駕,馬車轔轔向前。

一行人入駐宋州城,足足歇息了五天後才緩過精神來,第三批啟程的崔征等人也到了。
路途的艱辛形容的狼狽就不用細說,大家都有體會,皇帝急切的詢問麟州事。
皇帝啟程相當於偷偷摸摸,民眾們可安?
崔征等人啟程的時候,有能力的民眾可以自行跟隨,但不許妨礙朝廷行程,韓旭說了,不允許朝廷兵馬私用分心。再者也不是所有的朝臣都走,韓旭說,餘下的待陛下回到京城後再行路,負責運送朝廷文書典藏等等……道理雖然說得清楚,但被丟下的朝臣、親人可安?
念及這些,皇帝忍不住拭淚。
「陛下請放心,麟州一切都好。」
「陛下,韓大人宣告麟州兵馬萬數,城池穩固。」
「陛下,韓大人說陛下去了京城,叛軍就不來打麟州了,留在麟州才是最安全的。」
「陛下,韓大人竟然抓殺一批散布謠言哄抬物價的人,還說要把不守法紀的趕出麟州。」
諸人七嘴八舌爭先恐後的講述韓旭的所作所為,真真假假,凶凶惡惡,但麟州竟然沒有亂……
「民眾都安定下來,官員們也各司其職。」崔征親口做論斷,「請陛下放心。」
果然不愧是韓旭!皇帝心花怒放,再看崔征,忍不住冷笑,早說了離開麟州沒問題,這件事不是不能做,而是敢不敢想不想做。
很明顯,崔征不敢也不想!
不知道是又長了一歲,還是路途辛苦,崔征更顯疲老,皇帝居高臨下看著他──該換人了。
「諸位辛苦了。」他淚目道,「快去歇息。」
但一行人還沒離開,有太監跑進來。
「陛下,陛下,急報,急報,楚國夫人和武都督打太原府了!」
打太原府了!皇帝蹭的站起來,雙手在身前握緊。天啊,這一天終於來了!

戰事起得很突然。
當然,這是對太原府外的人們來說。對於城裡的未了來說,自從把消息送出去後,就等著這一刻。
而且,太原府裡早已經打起來了。
事情發生得也很突然。
自從安德忠史朝進來後,或許是為了安撫軍心,太原府取消了戒嚴,粉飾太平。
未了拒絕了夥計一起離開的提議,只讓他跟那幾個貨商趁機離開,散布在外警戒。
不僅不離開,他還接手了幾個酒商的生意。先前透過藥商發現了安康山病重的線索,而其實酒商這裡也有所體現──安康山所在的「皇宮」一度停止採購酒水。
安德忠史朝來了也沒有變化,直到十幾天後,「宮裡」來要酒水了。
負責採買的太監還主動說大公子和史都督來看陛下了,陛下見到他們很高興,要大辦宴席。
未了就一直等著,夜裡都沒有合眼過,終於在一個夜黑人靜的晚上聽到了嘈雜聲。
「皇宮」亮起了火光,街道上有人馬狂奔,有喊聲叫聲廝殺聲,還有血濺在門板上,「開城門!」「陛下有令關城門!」「拿下他們!」這樣的喊聲遠遠近近高高低低的響起……
未了轉身在院子點燃幾束煙花,璀璨的煙花在府城的夜空中閃亮,無數的馬蹄向這邊來,未了打開地道,進去之前將火把扔在一間屋子上,早就被澆灌火油的屋子瞬時騰起大火,火光吞噬其他房屋以及夜色。
「在這邊!」「是誰的人?」「不要放走一個!」「賊子哪裡走!」「護駕!」「大公子謀反!」
府城裡的混戰更加熱鬧。
府城外有煙花接連亮起,越來越遠,化作夜空中最亮的星。

「不知道為什麼,讓我們傻傻的等著。」
「然後又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說可以打了,快打,我們就來打!」
王力一邊騎馬奔馳,一邊揮舞著長刀大喊。
「我們是什麼?是狗嗎!」
「為什麼那麼聽她的話?」
「她說的就是對的嗎?」
武鴉兒看向前方,前方戰鬥正酣,鋪天蓋地湧湧的鴉軍跟河東防線的叛軍撞擊在一起,血海不斷濺起浪花。
「她說得對,太原府出事了。」他伸手指著,「叛軍的防線一擊而潰。」
王力不滿:「那是因為我們英勇無敵!」
武鴉兒尚未說話,有將官疾馳來報:「都督!叛軍後方左翼大營似乎在自相殘殺!」
還真!有事!王力頓時不說話了。武鴉兒道:「攻其左翼!」
將官領命,戰鼓聲聲,令旗翻動,大地上的軍陣如蛇如龍蜿蜒飛舞。

在河東道的另一邊,對戰也正激烈,站在遠處營帳裡也能感受到地面的震動。
「只要攻下這個關口,我們就能盡快的殺向太原府!」方二指著地圖說道,「此地險峻,拿下這裡還能阻止叛軍們危及中原腹地。」
那叛軍就只能向更西北之地逃竄。李明樓點頭,「太原府不是我們的主要目標,我們是要圍堵叛軍。」
太原府那邊主力是武鴉兒,方二點頭明白,又道:「還有剛送來姜亮加急的信,項南給姜亮回信說助夫人,但最新的消息是,他既沒有來相助,也沒有趁機攻打京城救項雲,他去打浙西了,還讓明華小姐相助,明華小姐寫信問小姐有什麼建議。」
這個項南……真是可信又不可靠,李明樓道:「讓姜亮給二姐姐說,量力而行。」
李明華還算穩妥,也能禁得起誘惑,不會貪功冒進為項南作嫁衣。
方二喚來信兵正要交代,有將官疾進道:「夫人!前線急報,都督已到太原府城!」
好快!李明樓忙問:「戰況如何?」
河東道叛軍八萬多,一多半都盤踞在太原府四周,如山高險峻。而武鴉兒並沒有那麼多兵馬。
時隔一年多兩軍再次交手,新仇舊恨戰況必然慘烈。
對此武鴉兒也早有準備,但沒想到──
耳邊廝殺還在持續,他抬起頭看著前方的城門,廝殺中不斷有人掉落,血肉火光籠罩城頭,「太原府」三字清晰可見。
這才五天,太原府的城門就被攻破了!
八萬兵馬呢?遇到的怎麼算連三四萬都不到,而且無心戀戰……
「都督!安康山還在!」
安康山!武鴉兒收回視線,抬手將弓弩射向城頭,一桿正在燃燒的黃龍旗應聲斷裂,跌下城頭,武鴉兒縱馬疾馳踏爛龍旗入城。
城頭上兩個鴉軍將朔方衛和武字兩桿大旗插上,俯瞰城池裡外鴉軍追殺負隅頑抗的叛軍。
「皇宮」這邊已經沒有了對戰,躺滿了叛軍的屍首,以及被押著哭泣求饒的太監女人……
「安康山呢?」武鴉兒問。
既然安康山在,不應該是這種場面,難道王力已經斬殺了安康山?
王力親自率軍破城,直殺向安康山所在。
「烏鴉!」王力從前方走來,神情古怪,「你來看。」

這裡被稱作皇宮,這間房布置得金碧輝煌。
尤其是那張寬大的金床。
金床上躺著一個穿著金絲袍的……人,與其說是人不如說是一灘肉餅。
武鴉兒站在床邊俯視,他似乎這才想起,他沒有見過安康山。
安康山成名的時候他還沒出生,安康山盛寵的時候他跟著盲母倉皇逃命,安康山權勢赫赫的時候,他是漠北一個連飯都吃不飽的小兵……
等他一舉救駕成名,安康山已經反叛,他們最近一次相見,隔著千軍萬馬。
安康山是這個樣子?
武鴉兒看著床上呼哧呼哧如漏風風箱喘氣的男人,他的雙眼已盲,口鼻中不時有血流出來,散亂的頭髮打結,身上的金絲袍凌亂,肚子上赫然有個大口子,血肉模糊,炎夏裡蒼蠅嗡嗡圍繞,雖然被人驅趕依舊不散,腐爛的皮肉上還有蛆蟲蠕動……
這不是新傷,所以並不是王力或者某個鴉軍所為。
「軍醫說中了毒。」王力在一旁道,神情複雜,「肚子上的傷大概有十幾天了,看起來是要置他於死地,但毒沒毒死,用刀也沒有捅死,奇怪的是對方也沒有再動手……」
這是為啥?讓安康山這樣不生不死的,為了折磨?
安康山怎麼落到這種地步?誰能害他?
屋外有人疾步進來喊聲都督。
「賈大將追上安慶忠部眾,已將其殲滅!」信兵道。
王力大喜:「安慶忠也被殺了嗎?」
信兵抬起頭道:「死是死了,但不是我們殺的,安慶忠當時已經重傷……混戰中他就死了。」
搞什麼啊?父子兩個都重傷?王力瞪眼。
「都督!」有將官大步進來,拎著一個太監,「問出來了,安康山和安慶忠都是安德忠殺的!」
安德忠?武鴉兒和王力看向那太監,太監瑟瑟發抖跪地將事情講來。
安康山病了很久了,眼睛看不到了,人時而清醒時而瘋癲。
後來安德忠史朝到來,安慶忠在朝臣的說和下,兄弟兩人化解誤會,為了慶祝一家團聚在宮裡舉行宴席,宴席結束後的半夜,宮裡就打起來了。
先是安慶忠給安康山下毒,栽贓是安德忠謀害皇帝,帶著人圍殺安德忠,卻被安德忠反殺,中了一刀。
安德忠又順手給了安康山一刀,栽贓安慶忠弒父,不想安慶忠被下屬背著跑了,安德忠忙著追殺,又有史朝分裂兵馬,所有人都忘了安康山。
沒想到安康山被扔在這宮殿裡竟然還沒有死,太監們不知道怎麼辦,救不敢救,讓其餓死也不太敢……
「我們就每天餵他一碗湯,他就這樣活了十幾天還不死……」
「我們還沒想好要不要去找大公子,你們就又打來了……」
太監哭哭啼啼的說完,跪下來求饒,將官把他拎了下去。
王力聽得無語,罵了聲髒話,「這叫什麼事!」
氣勢洶洶而來,結果叛軍自己打得熱鬧。
武鴉兒道:「這叫省我們的事,所以你知道她……」
「停!」王力抬手攔住,「我知道了,你不用說了,等打完了有空了再誇行不行?」
武鴉兒一笑:「行啊。」
身後有咕嚕咕嚕的聲音傳來,武鴉兒回頭看,是金床上的安康山發出來的。
他急促的喘氣,肥胖的身子讓床抖起來。
王力冷笑:「自作孽!」
武鴉兒走過去,道:「安康山!」
安康山沒有反應。
「又瞎又聾了吧。」王力道,「而且早就神志不清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
武鴉兒看著安康山默然一刻,道:「我是武鴉兒。」
原本呼哧呼哧的安康山猛地一停,瞎了的雙眼一瞪,身子劇烈的抖動起來……
王力呵了聲,「他竟然還記得你!」
武鴉兒道:「安康山,你可要與我一戰?」
安康山呼哧呼哧的口中發出怪叫,身側的雙手慢慢的抬起……
「哈。」王力道,「他還真要與你一戰……」
他的話沒說完,就見武鴉兒將手中的刀一揮,噗哧一聲,安康山的頭從床上滾落下來,血如泉湧,他的身子抽搐,舉起的雙手抖了抖才頹然落下。
武鴉兒拎著滴血的刀轉身,頭也不回的大步而去。
王力在後反應過來,神情複雜的擦了擦臉上濺到的血,拎起安康山的頭顱高喊。
「安康山已誅!」
「安康山已誅!」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