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8
破滅:案簿錄.浮生(卷二)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79213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8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奇幻靈異、驚悚推理
全方位作家 護玄 暢銷系列
最新故事【案簿錄.浮生】精彩推出!
『這個世界,沒有容身之處。』
凶宅夜烤,沒見到阿飄,回程時卻全員遭遇車禍大劫,
傷者更像中邪般,一個個從窗口陸續跳出⋯⋯
撲朔迷離的詭異發展,意外牽扯沉寂多年的老宅舊事,
一太指定的新任校園擺平者本打算不牽拖他人,
但成為傳奇的某學長真的會乖乖不管?
露水淨身、唸經開天眼、夜審陰的得道法師轉世?
畢業快兩年,阿因的傳說即使越傳越歪,
也無法減少他被纏上遇險的機率。
多年前塵埃落定的雙命案在他捨命協助下或能真相大白,
然而已被搗得破滅的人生、未來、希望⋯⋯
最終還能否獲得救贖?
【案簿錄.浮生】
新的故事主軸、層出不窮的懸疑事件,以成為社會新鮮人的虞因等原班人馬及新角色為圓心陸續展開。
透過文字抽絲剝繭,挖掘真相,這便是案簿錄系列帶來的獨特樂趣!
護玄(離玄)
6月2日、雙子座。
老巢:http://windslie.pixnet.net/blog(夜貓鳥宿)
職業腐屍。
喜歡音樂、電影、書籍與鳥。
畢生願望就是將自己所想的故事都能寫完。
不論哪種創作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希望每個人都能愛護自己心中的創作小小人,讓他們茁壯更美好。
護玄作品集
8 .Floor(陸續出版)
兔俠(全十冊)
因與聿案簿錄(全八冊)
案簿錄(全九冊)
案簿錄.浮生(陸續出版)
異動之刻(全十冊)
特殊傳說0.5
新版.特殊傳說(學院篇.全十冊)
特殊傳說Ⅱ亙古潛夜篇(全四冊)
特殊傳說Ⅱ恆遠之晝篇(全十冊)
特殊傳說Ⅲ(陸續出版)
十年.踏痕歸
清晨的氣溫有些低,林致淵離開宿舍時有喊張建昌多拿兩件外套,正好遞給另外兩人。先送走機車組,他和一臉僵冷的學長站著等預約快到的計程車。
林致淵打了個哈欠,雖然是精力最好的年紀,不過他比較貪睡,平時如果沒有特殊事務不會徹夜不眠,現在一放鬆果然開始睏了。還在思考要不要上午請個假補眠時,旁邊的學長突然開口攀聊。
「學弟你……似乎真的人緣很好。」高戴凡重新打量旁邊的大男生,雖然在醫院他沒說話,但觀察對方與師長的互動關係良好並且熟稔,可以看得出來很受老師們的寵愛,而且還不只本科系,其他科系的老師也一樣。
「可能是因為我比較常跑科系的辦公室吧,畢竟宿舍學長學弟們經常有事情得幫忙。」林致淵有點意外對方想繼續之前在院裡聊的話題,不動聲色地回答。
「感覺你家裡很好。」高戴凡輕笑了聲。
「……?」
「我是指很多同學都對你有很好的評價,今天看你也很會照顧人,感覺就是家裡家教很好,家人應該都相處得很好。」知道自己的話相當突兀,高戴凡補充說道:「不過你怎麼會住宿呢?你似乎是本地人吧。」
林致淵微笑了下,心中則是起了警戒。對方居然連他家就在這裡都知道,這就不是單純只聽同學們傳聞了。「因為工作關係,父母暫時在外地,為了不讓家人擔心,我才會住學校宿舍。」這點倒是真的,兄長那件事情發生後,雖然家裡不清楚內情,不過隱隱知道可能有狀況,直到哥哥起意想辭職離家,被外調工作的父母私底下時常顯露各種顧慮,憂心他們不在家會不會又發生狀況,他才會主動提出自己會找可靠的人一起住宿,至少有人可看照應。
至於為什麼會變成在校住宿的真正原因……可能就不方便告訴對方了。
高戴凡再次露出那種不經意的笑。「抱歉,我問太多私人問題了,主要是因為經常聽到其他人提到學弟很厲害的事情,而且還與一太學長認識,所以才對你很好奇。」
「戴凡學長認識一太學長嗎?」林致淵本身是因為案件的事和學校地盤關係,後來才與對方有所接觸,畢竟這所學校以前很多人都是聽一太的,直到現在畢業一、兩年了,校內還有許多人聽服他,很多事情依然會想辦法找對方幫忙,某方面來說,那位學長也是個傳奇的存在了。
「不算吧,我只是對他很有興趣,高中時候聽說過這位學長,後來選擇同校,還來不及認識對方就畢業了,真遺憾。」高戴凡露出可惜的神情,然後偏過頭,看見緩緩朝他們駛來的計程車,伸出完好的右手揮了揮,讓車子在前方停下。
林致淵向司機報好地址,正要跟著鑽進計程車時,突然發現後面的院所有點吵雜。
「發生什麼代誌啊?」車內的司機也注意到騷動,按下車窗努力地探頭,想看看醫院那邊出了什麼事。
遠遠的,可以看見已經有幾個人衝出急診室在門口探頭探腦,好像被什麼嚇到的樣子。過了幾秒,突然從院裡傳出叫嚷聲,距離有些遠,不過聽得出來是有人慘叫,以及一些周邊的大吼大叫。
仔細辨認,發現是「快點!」、「起痟了!」、「流血了流血了!」之類的話語。
「唉呦,該不會是喪屍吧。」計程車司機說出讓人感到莫名的結論。
「我去看看要不要幫忙。」林致淵想到還有好幾位老師在裡面,有點放心不下,剛要邁開腳步突然被人拽住手臂。
「警察在裡面,學弟你就不要去惹麻煩了。」從車內探出半個身體,高戴凡冷漠地說:「警察都有訓練過,還需要你多事嗎。」
這話是事實,林致淵頓了頓,依然覺得心裡有種揮之不去的怪異感。「那我至少去確認老師們是不是安全的。」趕來的老師裡也有女老師,如果出意外就不好了。
說著,他禮貌性地先移開對方的手,然後請司機暫時等他幾分鐘,會再另外加錢,這才趕緊往急診室方向跑。
不知道該不該算湊巧,當他到達出入口的同時,原本站在外面的人整群散開,發出各種驚叫聲,接著一抹黑影朝他直直撲過來。
林致淵反射性避開,看見一個男人踉蹌好幾步後摔倒在地,一身灰色的工作服上全是斑斑血跡,彷彿沒痛覺般機械式地緩慢轉過頭,雙眼以下的半張面孔全是血污,在地上抓耙的十指也都滿滿濃稠血水,因為被司機的話影響,竟然還給他可能真的遇到喪屍的荒唐想法。
男人用詭異又扭曲的姿態慢慢站起身,手腳有點不自然地抽搐,朝圍觀的人們咧開一個染血的笑容,露出的牙齒全都染上黑血,接著手舞足蹈地跳起了奇怪的步伐,還不斷喃喃唸著:「……弟子魂魄……五臟……侍衛我真……斬妖縛邪……凶穢消散……」
幾名員警衝出來包圍看似已經意識混亂的男人,凝神戒備。他們裡面有幾人原本今晚是來處理大學生撞車事件的,沒想到會在這裡又遇到一起可能吸毒發神經的案子,幾個人不敢大意,小心地慢慢縮小包圍圈。
「……玄女娘娘……騰雲駕霧……」
彷彿無感自己正被包圍,男人依然跳轉著身形,接著倏地轉向林致淵,露出讓人難以形容的凶惡神情:「……管閒事……自找死……當心多收你一條命……」
靠近的員警正要衝上去抓人,男人猛地驚呼一聲,一口血噴出來,整個人像是離水的魚震顫著用力一抽搐,緩緩倒下。
「沒呼吸了,快點救人!」
站在一邊的林致淵愣了好幾秒,直到員警把他擋開;他生起一種怪異的荒謬感,不確定對方剛剛那個是不是衝著自己來的警告。
接著有人拉住他的手臂,回頭一看是跟下車的高戴凡,高大的學長面無表情,一點也沒有因為有人活生生在面前吐血倒地受到影響。
「就跟你說別管,看多只會心情不好,走了。」



「小淵!」
上午八、九點,勞累個通宵好不容易才返回校舍,剛進中庭,林致淵就聽見喊人聲,打起精神回頭,有點意外看見應該已經畢業的學長出現在後面。
「阿方學長。」
「嗨!」
阿方提著一袋早點遞給對方,爽朗笑道:「一太不知道為啥,昨天就在說突然想吃學校附近的早餐店,還說要這個時間的限量版,我想說順便跟你打個招呼,沒想到這麼巧啊。」
林致淵接過早餐,回以笑容,「對啊,真的巧,我才正要回宿舍。」
寶藏案過後,他哥哥林鴻志的事情雖然隱藏下來,不過眼前這位學長與當時幫學生們私下解決很多紛爭的一太學長則在不久後找上他,原以為是要說關於他哥的事情,林致淵當下很戒備,沒想到是學長們過來交付一些事情,告訴他在大學這邊要注意的事,還有哪幾位老師、管理階層可以請託幫忙走點後門,要他好好照顧學校這邊的地盤。
本來林致淵還有點莫名其妙,雖然他在高中勉強算是風雲人物吧,但那也是同學老師們的偏愛,他是沒想過大學要多管閒事,正想低調、安安靜靜地上學,結果入學第一天起就不斷有人找他幫忙;應該說,最初是他們高中同樣考上這裡的同學拜託他,沒想到範圍越來越廣,短短不到兩週,上從老師下到學長們都開始詢問他可不可以幫做點事情。
初始只是跑腿,後來認識的人逐漸變多,便做起了居中調解某些衝突的角色,等到他反應過來,他已經成為剛入學還不到半學期就奪下某種繼承地位的人物,有時候同學們在校外出事還會打他電話……他都不知道為什麼手機號碼會被流出去,而且還是一大票人都有。
陸陸續續有些事超出能力,他只能尋求兩位當時找上他的學長出手,就這樣發展下來直到現在,他都不想知道自己除了被推上班長、系學會幹部、宿舍長之外,還有多少私下被冠上的身分了。
有時候想想,當時兩位學長預先來找他、彷彿預料一切的先知畫面,真的會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你發生什麼事情嗎?」阿方正想閒聊兩句,眼尖地先發現對方外套上有點疑似血跡的污痕。
「喔,昨天在急診室那邊遇到吸毒的人。」林致淵稍微解釋了昨晚的事。那名男子昏迷後立刻又被送進去搶救,雖然高戴凡想拉走他,不過他還是先去確定了老師都沒有出問題才回計程車,上車後才發現外套有血跡,大概是那個怪人蹦跳時噴濺到的。
把高戴凡送回租屋處,對方原本堅持請他上去喝杯茶,不過他總有點怪怪的感覺,可能是那名陌生男人的話語多少造成他心裡不舒服,便委婉拒絕了,但學長好像很想跟他聊點什麼,硬是邀請了幾次,他以早上還要趕回去上課為理由再次拒絕,好不容易才甩掉人上車返回宿舍。
「那你小心點,如果有遇到怪事要告訴我們。」阿方盤算著等等離開時打聽一下急診室的事情,有點懷疑一太昨天在吵要吃學校早餐,搞不好就是因為要走這趟……反正這麼多年,他已經放棄那個直覺還是感覺的說法了,等發生了就知道。
「好,學長們現在工作室順利嗎?」林致淵知道阿方兩人畢業前便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而且做得很不錯,近期在一些廣告上都還能看見他們的合作商標。
「滿順利的,不過前陣子比較忙。」阿方想了想,那個似乎也不能說比較忙,畢竟他們去搞個政治人物的底,前置作業還是花了不少時間,後面沒有留下痕跡,於是對方至今不知道自己栽在誰的手上,大概還在拚命挖他的政敵。
又再閒談了幾句,林致淵順口問出另個問題:「學長們認識一位高戴凡學長嗎?」
「聽過,但和本人沒有照過面。」阿方搖頭。「這兩年小有名氣的網紅對吧,一太前陣子才在說學校現在也越來越多知名人物了。」
「嗯,他好像對一太學長很有興趣,似乎是因為一太學長才唸這所學校。」林致淵把兩人當時的對話描述了一次。
「……這就怪了,我們在校時喜歡一太的人不少,可是這個人沒有表態過,大概只是一般景仰吧。」阿方思索了半晌,對那位學弟實在沒有更深的印象,只好等等再問一太。那傢伙總是會在奇怪的時候冒出奇怪的直覺或朋友,說不定還真有認識。
「好,學長們再注意吧。」雖然這樣說不太好,不過林致淵總覺得高戴凡的態度有點詭異,所以先和阿方打過招呼。
「知道了。」
「那我先回去補眠,昨晚都沒睡。」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林致淵半開玩笑地說:「之前聽說學長們會去夜遊還如常上課,精神真的很好,我完全無法,上次連續夜遊處理飆車族的事結束後,我差點連睡三天爬不起來,真不知道學長們怎麼辦到的。」重點是他身為宿舍長還不斷偷偷溜出宿舍,如果不是舍監睜隻眼、閉隻眼,沒有讓其他住宿生知道,他都快帶頭做壞榜樣了。
「你體力比較差吧,你可以和小海練練。」阿方笑了出來,順便拍上學弟的肩膀。和一太比起來,這位學弟真的比較弱一點,雖然也很常運動,但看起來就是瘦。「啊,不過我聽說你夜遊的事處理得很好啊,那些找學校學生麻煩的飆車族以為一太畢業後可以鑽漏洞了,先前被你揍過又安分很多。」
「學弟拿命在拚的啊。」林致淵感到很無奈,大半夜不能睡覺還得連續好幾天跟飆車族周旋、打架,打完還得費精神處理善後,讓那些捱打的心服口服、不敢再挑釁滋事,他再度不解為什麼以前學長們撐得住,同時學業成績還很好。
高中時雖然問題也很多,但沒大學這麼多,至少他高中大部分時間都還能好好睡。
「我們很看好你,加油。」阿方不由得大笑。雖然是一太指定的擺平者,不過這兩人的個性真的差異很大。如果說一太是那種從骨子裡會散發讓人自然信服氣勢的高位者存在,這學弟就是親和力強到讓大家下意識會信任他的定位。
說起來,阿方還覺得這位學弟和以前的自己有點像,而且一樣愛打球,所以又更加認為他不錯了,有點像多了個弟弟的有趣感。「你快回去休息吧,吃一吃再睡。」
「好……」林致淵句子拉得長長的,表示自己真的很疲勞。
兩人打鬧一番正要各自離開,林致淵下意識抬頭往宿舍樓上看,臉色陡然劇變。
立即發現不對的阿方跟著看上去,赫然看見宿舍三樓的某間房窗戶大開,一名學生就站在窗外,鐵窗已經被打開了,那人半個身體卡在外頭,搖搖欲墜。
附近兩、三名早起要去覓食的住宿生同樣看見這幕,瞬間譁然。
「建昌學長!快回去!」馬上認出對方身分,林致淵衝著已一腳跨出鐵窗的人大喊:「劉學長!快把張學長拉回去!」他不確定同寢的另位住宿生能不能聽見,但還是先喊,同時引起其他住宿生和舍監的注意。
不過還來不及等到同寢的住宿生發現異狀,站在那裡的張建昌轉過頭,原本沒有表情的面孔突然對著聲音來源的方向一笑,整個人直接栽出鐵窗。
林致淵沒想太多,搶在對方撞擊地面前伸手接住,強大的力道砸到還來不及調整姿勢的肩上,只感到撕裂般的劇痛從各處傳出,接著黑暗襲來,最後只看見趴在他身上的張建昌依然保持著那抹極度詭異、好像被人用手扯住臉皮拉出來的不自然笑容。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破滅:案簿錄.浮生 卷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