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閱讀全壘打,夢想象前行,滿額再拿門票!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滿額折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魔法十年屋1+2套書(共二冊)

商品資訊

定價
:NT$ 640 元
優惠價
90576
絕版無法訂購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延續魔法與人生選擇
暢銷《神奇柑仔店》作者廣嶋玲子新店「十年屋」開張
為您守護最重要的物品與回憶,並保證物品十年無損,
代價是一年的人生,你敢不敢交換?

詳細介紹
【魔法十年屋1:想不想試試時間的魔法?】
歡迎光臨十年屋!
這裡能用魔法為你保管重要的東西與回憶。
雖然魔法師十年屋不會隨意與人有交集,
也會極力避免干涉他人的人生,

不過無論是捨不得送人的小提琴、捨不得吃掉的美人魚糖人,
失落的心情、做什麼都不對的負能量,
甚至是藏有祕密且無法丟棄的祕密寶盒,都可以為您保存。

但十年屋這次卻遇上客人要求寄放「嬰兒」!
究竟是什麼樣的母親會選擇把嬰兒託付給別人?
十年屋真的會接受這種委託嗎?

另外魔法街上搬來了一個沉默的「色彩魔法師」,
究竟會為人們帶來什麼魔法服務呢?
取回物品的那一刻,究竟是懊悔還是滿心歡喜呢?

每個人都有愛惜或是執著的事物,
六則關於親情、自我期許、懊悔、放棄執著、人際關係的故事,
將帶給你最溫暖的時光。
店長十年屋與管家貓客來喜永遠在此恭候您的大駕!

【魔法十年屋2:我把時間送給你】
雖然魔法師十年屋能用魔法為你保管重要的東西與回憶。
無論是捨不得送人的小提琴、捨不得吃掉的美人魚糖人,
失落的心情、做什麼都不對的負能量,
甚至是藏有祕密且無法丟棄的祕密寶盒,都可以為您保存。
但他不會隨意與人有交集,也會極力避免干涉他人的人生,

十年屋這次卻遇上客人要求寄放「嬰兒」!
究竟是什麼樣的母親會選擇把嬰兒託付給別人?
十年屋真的會接受這種委託嗎?
想要保管「健康的腿」,讓自己的腳變成長滿魚鱗的怪腿,
利用魔法欺騙親友的女孩究竟又盤算著什麼?她的願望真的能如願以償嗎?

另外魔法街上搬來了一個沉默的「色彩魔法師」,
究竟會為人們帶來什麼魔法服務呢?
取回物品的那一刻,究竟是懊悔還是滿心歡喜呢?

每個人都有愛惜或是執著的事物,
六則關於親情、自我期許、懊悔、放棄執著、人際關係的故事,
將帶給你最溫暖的時光。
店長十年屋與管家貓客來喜永遠在此恭候您的大駕!

◎本系列共2冊
魔法十年屋1:想不想試試時間的魔法?
魔法十年屋2:我把時間送給你

◎本書關鍵字:神奇柑仔店、魔法、奇幻、廣嶋玲子
◎有注音,適合8歲以上閱讀
◎教育議題分類:生涯發展、家政
◎學習領域分類:語文、社會、藝術與人文、綜合活動
◎幼兒學習指標:語文領域、社會領域、情緒領域、美感領域

【樂讀456】系列介紹
【樂讀456系列】是第一套帶領孩子衝破「閱讀之壁」的最佳讀物,提供美好的閱讀經驗,陪伴孩子在閱讀的路上一步步穩紮穩打。
【樂讀456系列】更是幫助孩子打通閱讀關節的最佳讀物。以好看的故事、多元的題材,及二到六萬字中篇的長度,提供孩子豐富、愉快的閱讀經驗。同時,顧及中年級孩子對故事的需求,已經從「拉近自己與文字的距離」進階到「自書中探求對自己內心及外面世界的了解」,並期待在書裡找到認同感。
以好看的故事、多元題材,為國小中高年級、國中讀者設計的延伸讀本,鼓勵孩子進階閱讀,從「拉近自己與文字的距離」,進階到「自書中探求對自己內心及外界世界的瞭解」,並期待在書裡找到認同感。故事選材從幽默趣味童話、偵探冒險故事,或是小大人的成長心事等等,藉由這些具有正向價值觀的故事打造一個無痛閱讀的世界,讓孩子的閱讀興趣持續在高點,同時深耕閱讀實力
【樂讀456系列】初階:兩萬到四萬字中篇故事,可按章節分斷閱讀,培養孩子的閱讀續航力
【樂讀456系列】進階:四萬到六萬字長篇故事,更細膩深刻的情節,幫助孩子發展思辨力

作者簡介

廣嶋玲子
1981年 出生於日本神奈川縣。以《水妖森林》獲得少年冒險小說大獎,著有《送行者的女兒》、《孤靈牢籠》、《環遊世界離奇美食》、「神奇柑仔店」系列、「怪奇漢方桃印」、「妖怪出租」系列。
http://www17.plala.or.jp/reikohiroshima/

【導讀】
穿越時空,叩問你內心深處的《魔法十年屋》
文/彰化縣二林鎮原斗國中小國小部教師 林怡辰

「廣嶋玲子應該有參與會考作文命題吧?」

《神奇柑仔店》和會考題目:「我想開一家這樣的店」靈魂神似。而新的系列作《魔法十年屋》,竟然讓人閱讀時,不斷想起「未成功的物品展覽會」的會考題目。

物品總有消逝的一天,只是人們就是矛盾的生物,對於眼前的物品,它承載的情感,不捨、愛戀、情緒、怨恨、逃避……無法丟棄,也不能留,好想好想找個地方,可以幫我保管,暫時消失,但卻又可以取回。有這樣的地方嗎?
魔法十年屋就是這樣的地方,由魔法師十年屋和一隻可愛的小貓客來喜,誠摯的為你服務。你如果擁有想要保存的物品,意念和執著,會通知魔法師,讓你收到邀請函。你的物品會無暇完好的被保存十年,十年後會通知你取回,提早拿回,也不是問題。
可相對於《神奇柑仔店》的微薄金錢代價,魔法十年屋就沒有這樣好心――幫你保存的十年,但你得付出「一年」的時間,就是「一年的壽命」!
故事的反差就此展開,在高昂代價面前,委託人反覆思考,細細斟酌,那些情緒、愛戀、難以割捨的愛,和自己整整一年的壽命,放上天平的兩邊,秤了又秤,平衡了又平衡,然後,與魔法師簽了協議書。
故事的設定帶來了人生百況的滋味,有人保存了稍縱即逝的雪人、捨不得吃掉的美人魚畫糖、情人拍攝的相片簿、想要丟掉孩子的情緒、意義非凡的懷錶和祕密寶盒,還有一雙腿……
這些物品的背後,有形的是物品的本身,樣貌、顏色、大小、形狀、特殊之處,無形的卻是牽掛、執著、愛戀、情感、意義、夢想、依賴……有光亮也有黑暗、有愛戀當然也有毀滅。
跟著一件件物品的故事展開,跟著廣嶋玲子在魔法十年屋這樣的物品故事展覽會中,進出他們的故事和人生,看見那些寄託在物品上的情緒和感情,跟著故事軸線,溫暖又警世,總是帶來省思和震撼,千迴百轉,還有新意的驚喜,最後,以人性作結。
不管是否猜中會考的題目,好的文學作品,總是讓我們穿越時空限制,留下生命的省思。當我們跟著書中每個主角,簽下願意用一年生命託管十年物品的契約,文字幾行後,穿越十年,重新拿回物品時,我們也可以問問自己:如果你在魔法十年屋前,你想託管的,又是什麼呢?

【真誠,才是獲得關注的唯一解藥】
文/薩提爾教養‧親子溝通專家 李儀婷
只要一提到日本作家「廣嶋玲子」,幾乎就是創作上質量的保證。繼受大受歡迎的「神奇柑仔店」系列後,甫推出的新系列「魔法十年屋」一樣精彩,想像力驚人,相信一定能再次成功攫住讀者眼球。
「魔法十年屋」系列故事軸心為「任何東西都能幫你保留十年」,以孩子成長過程會遭遇的情景為織網,一點一滴的交織出關於親情、自我期許、懊悔、放棄、執著、人際關係等六大成長議題故事。
故事從「母親生前留下的兔娃娃」一路編織起孩子長大的過程裡,有著太多捨不得丟棄的記憶;成長過程中使用過的「小提琴」――雖然用不到了也捨不得送人;還有長大後失戀時男友為自己拍攝的「相簿」,這些林林總總的物品,充斥著我們的成長過程與生活,將我們的空間堆積得密密麻麻,想割捨卻又捨不得。
其中,我最驚豔的是〈悲劇的腿〉。故事完全跳脫「物品」的概念,隔空架接了「身體」的物權。對過去的物品要學習割捨,我們能理解,但對自己身體割捨,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
原來作者廣嶋玲子運用「割捨自己的身體」為包裝,探討孩子「說謊成癮」的核心。每個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或多或少曾「說謊」,只是成因不同,次數不同的差異。「說謊」,在薩提爾模式中,顯示出來的是應對姿態上的反應,為的就是「求生存」,而其內在的冰山是含有多層次的原因,例如這篇〈悲劇的腿〉主角亞娜,說謊之初僅僅是為了讓大家都能重視她。
有說謊經驗的人都知道,謊言的效果會一次比一次遞減,為了達到最好的效果,下一次說謊的內容,必須一次比一次還誇張,而亞娜也是如此。為了達到最巨大的效果,她連自己「正常的腿」都割捨了,換來長滿「魚鱗的怪腿」,而醜陋的魚鱗腳,居然真的帶來亞娜要的「效果」,受到所有人的「關注」,亞娜可開心了。然而這份關注,畢竟是用「謊言」換來的,完全沒有真誠與信賴的基礎可言,因此這份「關注」注定要走向失敗。
故事的過程中淋漓盡致的刻畫出說謊的後果,結局更充滿了悲傷,因為從亞娜開始說謊,並因此泯滅了善良,不惜拿自己健康的雙腳做犧牲,就注定會成為一個悲劇。雖然故事結局讓人不捨,卻同時給孩子不一樣的警醒,能深深牢記「為了達到目標而不擇手段的說謊,將為自己帶來巨大的傷害」。
魔法十年屋系列作品是一套讓孩子看了心有戚戚焉,讓父母看了更是不勝唏噓的人生展演場,讀者們無論年齡,都能從中故事中得到重要的人生的啟示。

目次

序章
1心愛的小提琴
2 悲傷的藏寶箱
3 漂亮的美人魚
4悲劇的腿
5出乎意料的寄放物品
6變色魔法師
尾聲

書摘/試閱

【內文試閱】
序章
有些心愛的物品,即使壞了也捨不得丟。
正因為是充滿回憶的物品,所以也希望可以把它們好好保管在某個地方。
無論是有意義的物品、想要保護的物品,或是有想要保持距離、不想見到的物品……
如果您有這樣的物品,歡迎光臨「十年屋」。
本店將連同您的回憶,妥善保管您的重要物品。

2 悲傷的藏寶箱
媽媽病倒了――賀利瑪在清晨接到了通知。
她已經被送往醫院,但已經回天乏術,恐怕看不到明天早上的日出了。
即使聽到這個消息,賀利瑪的也無動於衷,既沒有驚訝,也沒 有感到悲傷,只覺得終於到了這一天。
雖說是「媽媽」,但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親密。媽媽住在養老院多年,他們已經很久沒見面了,所以更讓賀利瑪沒有太多感慨。 沒錯,十年前,雖然媽媽不願意,但賀利瑪硬是把媽媽送進養老院,而且他從來沒有去養老院探視過她,也從來沒有寫過一封信。賀利瑪想澈底把媽媽趕出自己的人生。
他並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什麼問題。因為自己工作很忙,而且那家養老院的設備和工作人員都是一流水準,比起整天和討厭的兒子相處,由那些親切的工作人員照顧媽媽,她也會比較幸福。
「沒錯。媽媽討厭我,所以不要出現在她眼前。」
賀利瑪一直這麼想,所以始終避而不見,但如今媽媽病危,他不能再無視媽媽的存在,而且他還需要辦理各種手續。
「嗯,今天必須去一趟醫院。」
賀利瑪雖然覺得很麻煩,但還是洗了臉,刮了鬍子。
鏡子裡是一個四十七歲瘦男人的臉,眼神冷漠,緊抿雙唇,整 個人散發出像刀子一樣的銳利感覺。
賀利瑪是個數學教授,但學生都很怕他,稱他為「冰魔神」, 大家都紛紛在暗中議論,他這輩子是不是從來沒笑過。
一臉冷漠的賀利瑪眉頭深鎖,前往醫院。
病房內瀰漫著消毒水的味道,賀利瑪的媽媽躺在白色病床上。
賀利瑪有點驚訝。十年未見的媽媽整個人都縮了一圈,皮膚乾澀,長滿了老人斑,連以前像太陽般的一頭金髮也變成了白髮,沉 睡看起來的臉很痛苦,憔悴的樣子像是承受過千辛萬苦一樣。
即使賀利瑪靠近媽媽,她也沒有醒來。據工作人員說她一直陷入昏睡狀態。
「她一直很想見你,整天都在談論你。」
在醫院陪伴媽媽的養老院工作人員語帶責備的瞪著賀利瑪。
「你為什麼不來養老院探視你媽媽?至少也該寫信。你這個當兒子的太過分了。」工作人員銳利的眼神似乎在這麼說。
但是,賀利瑪沒有理會,只是淡淡的說:「辛苦了。我會處理 接下來的事,請回去吧。」
「是啊,我當然要回去。」
養老院的工作人員轉身離開了,她的態度似乎在說:「我才不想和你這種薄情寡義的人待在一起。」
和媽媽單獨相處時,賀利瑪突然感到心神不寧。他原本就不喜歡這種充滿肅殺氣氛的房間,這讓他想起小時候,媽媽硬是送他去就讀的寄宿學校的回憶。
為了讓自己分心,他在腦海中想著數學算式,卻始終無法專心。
「媽媽。」他叫了一聲,但媽媽並沒有睜開眼。
賀利瑪突然感到很生氣,他有一篇重要的論文要寫,而且學校也有課要上,一直待在這裡根本是浪費時間。
「嗯,還是回家吧。」正當他打算站起來時,發現躺在病床上的媽媽乾瘦的手上握了一張深棕色的卡片。
「是問候的卡片嗎?還是醫院的人放在她手上的?上面到底寫了什麼?」
他突然感到好奇。賀利瑪小心翼翼的從媽媽手上抽出卡片,盡可能避免碰到媽媽。
那張對折的卡片上用銀色的字大大的寫著「十年屋」幾個字,背面也用銀色的字寫了以下的內容。
「柯娜·密馮女士,十年不見了,謹以此信再次向你致意。不知 是否別來無恙?本店為你保管的物品期限已將屆滿,如果你想取回物品,請打開這張卡片。如果你無意取回,請在這張卡片上畫一個X,代表合約結束,你所寄放的物品將正式歸本店所有。請多指教。十年屋敬上」
「柯娜·密馮」是賀利瑪的媽媽的名字,媽媽似乎在那家名叫「十年屋」的店裡寄放了什麼東西。
「媽媽到底寄放了什麼東西?」賀利瑪再度感到好奇。「既然特地寄放在店裡,想必是很有價值的東西。但是據他所知,媽媽並沒有任何昂貴的東西。」
賀利瑪認為媽媽有什麼祕密,他想揭開媽媽的祕密。
這種念頭越來越強烈,賀利瑪打開了卡片。原本以為裡頭是那家店的地址,或是去那家店的地圖。沒想到……
卡片發出了溫暖的光芒漩渦,賀利瑪被那個漩渦包圍,轉眼之間就被吞噬了。
賀利瑪在金色的光芒中想起了向日葵田。
媽媽曾經在某個遙遠的夏日帶他去向日葵田,那也是她們唯一一次出遊。無數向日葵爭奇鬥豔,媽媽在向日葵的包圍下,發出了輕快的笑聲,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說:「好像有很多太陽喔。」
「那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沒想到媽媽竟然曾經對我露出笑容,我完全忘了這件事。」他被這個「突然甦醒」的記憶嚇了一跳,然後發現光芒漸漸收斂了。
當光芒完全消失時,賀利瑪發現自己站在一條完全陌生的小路上。小路上瀰漫著濃霧,顯然和正常的街道不一樣。整條小路上都靜悄悄,只有一棟房子亮著燈光。
賀利瑪的目光很自然的看向那棟房子。那棟房子應該是一家店,白色的門上有鑲嵌玻璃,門把上掛著「營業中」的牌子,門上 刻著「十年屋」幾個字。
十年屋!
賀利瑪回過神。
「這是……魔法嗎?」
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有魔法師,雖然身為一個數學教授,很難相信這種事,但據說魔法師能夠做到一些難以用科學和算式說明的事。賀利瑪剛才正是經歷了無法用科學和算式說明的事,但是他現在沒時間感到害怕,魔法師應該就在這道白色的門內,而且正在等待著自己。既然這樣,那就去見一見他吧。
賀利瑪帶著想挑戰的心情打開了那道白色的門。
「哇!」
他忍不住叫了一聲。
因為他以前從來沒有看過這麼亂的地方,「亂成一團」應該就是指這種狀態吧 家具、衣服、書籍、小飾品和玩具,全都堆放在一起,有些幾乎已經堆到了天花板。
賀利瑪忍不住有點頭暈眼花,但還是努力從堆積如山的物品縫隙中繼續往裡面走,終於看到後方有一個年輕的男人。
那個高個子的男人看起來清爽瀟灑,穿著深棕色西裝背心和長褲,腳上是一雙擦得很亮的麥芽糖色皮鞋,無論是脖子上那條深藍色絲巾,或是西裝背心口袋裡露出的懷錶金鍊子,看起來都瀟灑自如。
男人正在檢查一堆絨毛娃 與人偶,一看到賀利瑪走近,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歡迎光臨,歡迎來到十年屋。這位先生……咦?你看起來不像 是來寄放物品的,請問你是哪一位?」
「我……」賀利瑪結巴了一下,但立刻強勢的說:「我接到了貴 店的通知,說寄放物品的期限即將屆滿,希望能夠來貴店取回。當初寄放物品的人叫柯娜·密馮,她是我媽媽,因為她無法前來,所以我代替她來領。」
「喔,原來是這樣,那我就了解了。柯娜·密馮女士,我記得她。」
男人露出懷念的笑容說:「請跟我來,在將物品交還給你之前, 要不要先喝杯茶或是咖啡?本店的管家剛好做了起司蘇打餅乾,請 你務必嚐一嚐。」
「我可沒有這種閒工夫,我得馬上回醫院。」賀利瑪想要這麼回答,但不知道為什麼無法發出聲音。
他覺得自己不能拒絕這個年輕男人,然後頓時發現自己口乾舌燥,而且他最愛吃正式起司蘇打餅乾。
他說:「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請跟我來。」
幸好男人帶他走進的會客室整理得很乾淨,沙發坐起來也很舒服,賀利瑪很自然的放鬆了心情。
這時,有一隻貓走了進來。那隻貓竟然像人類一樣穿著背心。
貓把咖啡杯和碗放在沙發前的茶几上,向賀利瑪鞠了一個躬後說:「請用,我為你泡了咖啡喵。」
聽到貓像小孩子般可愛的聲音,賀利瑪忍不住陷入了沉默。 男人苦笑著,向那隻貓使了眼色,貓也向男人點了點頭,然後走進後方的房間。
賀利瑪終於吐了一口氣說:「太不可思議了,貓竟然穿著衣服,而且還會開口說人話。」
「你對此感到不舒服嗎?」
「不,這裡是魔法師的地盤,搞不好我在這裡才顯得奇怪。」男人挑起眉毛,露出了佩服的表情說:
「你的思考方式很有彈性。」
「你覺得很意外嗎?」
「對,因為聽你母親說,你是一個很頑固的人。」賀利瑪覺得好像被澆了一盆冷水。
他回過神,注視著眼前這個擁有一雙不可思議的琥珀色眼睛、老神在在的男人。
「你真的是魔法師,對嗎?」
「對,請叫我十年屋。」
「我媽媽好像在貴店寄放了東西……請問那是什麼?」
「先喝咖啡再說,喝完咖啡再聊也不遲。」
賀利瑪無可奈何,喝了一口咖啡,沒想到出乎意料得好喝。賀利瑪喜歡這種很苦的咖啡。
既然咖啡都這樣了,起司蘇打餅乾應該也值得期待。於是他吃了一塊。
「真好吃!」
起司蘇打餅乾比他想像中更好吃。起司的鹹味和香氣,以及豐的層次感完全結合在一起,打造出完美的味道,而且餅乾形狀是正三角形,形狀也很完美。
「真是太棒了。」賀利瑪一塊接著一塊,吃得欲罷不能。
他又續了一杯咖啡,吃掉半碗起司蘇打餅乾後,才終於感到心滿意足。
「真是太好吃了,魔法師一般都會這樣款待客人嗎?」
「我不了解其他魔法師的情況,但我會盡力款待客人,尤其是因為前來領取物品,心情無法平靜的客人。」
「你說什麼?」
賀利瑪驚訝的問,十年屋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個很大的棕色盒子。
「這就是你的母親寄放在本店的物品,請你在確認之後,決定要領回,還是要放棄。」
賀利瑪緊張的接過盒子。那個盒子很沉重。
「盒子裡一定裝了媽媽的祕密。」一想到這裡,賀利瑪就全身熱血沸騰。
媽媽年輕時整天忙於工作不在家,她很討厭兒子占用她的時間,所以把賀利瑪送進了嚴格的寄宿學校,無論寒暑假,都很少讓 他回家。
所以,賀利瑪幾乎對媽媽的事一無所知,不了解媽媽喜歡什麼,做過什麼事。
但他知道媽媽討厭什麼,那就是賀利瑪。
他現在要親手揭開媽媽的祕密。
賀利瑪帶著蠻橫霸道的心情打開了盒蓋。
「這是什麼啊?」
盒子裡裝滿了紙片,有剪下的畫紙、書信和像是筆記本之類的東西。
賀利瑪拿起了紙片,翻過來後,發現每一張紙上都是小孩子畫的圖,大部分都是一個女人和小男孩在笑的圖樣,有些還用蹩腳的字寫著「媽媽,我愛你」。
這時,賀利瑪終於發現了一件事。
「這該不會……?」
賀利瑪目瞪口呆,十年屋靜靜的向他點了點頭。
「這是你為你母親畫的畫,還有你在學校的成績單、健康報告,這些信都是你寫給你母親的。」
「為、為什麼要保管這些東西……而且還特地拜託魔法師……」
「她可能認為只有這種方式才能夠保存下來。她說當時你一直逼她丟掉這些東西。」
沒錯,賀利瑪想起來了,送媽媽去養老院前,他要求媽媽清理 掉公寓內所有的東西。
「媽媽,這是為了你好。你的膝蓋一直疼痛無法康復,根本沒辦 法獨立生活。而且那家養老院很不錯,無論飲食和管理都很完美,只不過,那裡無法讓你把所有的東西都搬去,所以你必須把不要的東西丟掉。……你想和我一起住?不可能啦,我整天忙著做研究和 上課,而且老實說,現在的我們根本不可能一起生活啊。」
當時賀利瑪要求媽媽說,她丟掉所有充滿回憶的東西和老舊的家具。
媽媽雖然一臉悲傷的表情,但什麼也沒說,聽從了他的意見。賀利瑪忍不住怒火攻心,原來媽媽表面上聽從了意見,卻偷偷來這裡託管了這些東西。
他覺得事到如今,媽媽保管這些東西根本是多此一舉。
「無聊!把這些東西當成寶貝保存下來,根本不像是她的作風!
難道她認為這樣就像母親了嗎?她、她討厭小孩子,也討厭我這個兒子,竟然還會想要保存這些畫,根、根本不可能!」
「嗯……看來你完全不了解你的母親。」
十年屋露出同情的眼神看著賀利瑪,賀利瑪覺得他的眼神消除了自己內心的憤怒,同時讓自己感到無力。
他癱在沙發上,無力的說:「你還知道了什麼事嗎?」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90 576
絕版無法訂購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