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TUS一年生:魔鬼學長與菜鳥學弟(下)
SOTUS一年生:魔鬼學長與菜鳥學弟(下)
  • 系列名:PS
  • ISBN13:9789864940042
  • 出版社:平心工作室
  • 作者:BitterSweet
  • 裝訂/頁數:平裝/304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4.8cm*1.7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8/01/02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促銷優惠:暢銷書榜B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龔朋無法抑止自己不去在意亞提特,
    越發了解學長,他就越想靠近學長,
    甚至於不想看到學長和別人打鬧。
    他知道,這種感覺,名為「占有欲」。

    校外迎新時,龔朋終於忍不住,
    將有著特殊意義的齒輪項鍊,交給了亞提特。
    雖然還不確定內心真正的答案,
    但對他而言……亞提特學長比誰都特別。

    亞提特感到相當不知所措。
    在知道齒輪的含意後,他完全不知該如何面對學弟。
    他實在不知道兩人現在究竟是什麼關係,
    可他又不敢開口詢問──
    你對我……是不是有什麼想法?

    本書特別加收番外小冊《SOTUS Special Mini Novel》完整內容。


    本書特色 

    網路爆紅耽美偶像劇《一年生》原著小說
    原著+番外小冊內容一併完整收錄!

    優等生忠犬學弟×反差萌傲嬌學長

    這個學弟怎麼老愛跟自己作對啊?!(青筋)
    「編號0062,又是你!」

    一個不容小覷的大一學弟,槓上了強悍嚴厲的大三學長,
    這場對決,誰贏誰輸?

  • BitterSweet

    白天專心寫作,晚上喜於閱讀。
    當她感到沮喪的時候,巧克力總是能夠幫她心情愉悅起來。
    身為一個愛幻想的女孩,她相信她並不是唯一。
  • 新生守則第19條:
    值星官給的齒輪很重要

    「就這麼決定囉!阿龔……阿龔……龔朋有在聽嗎?」
    龔朋突然回神,把注意力拉回到同學的討論中,現在他正在渡假村的一個小木屋裡,和一群同學在討論晚上的表演內容,而他被叫來一起討論各自角色和劇本內容。現在每個人正盯著他看,等他給出一個答案。
    「喔……嗯!我在聽,就照梅說的那樣吧!」
    聽到本人表示同意後,梅開始做會議的總結,殊不知剛剛聽到的回答跟事實完全相反,因為龔朋的思緒完全不在會議中,而是飄到下午發生的那件事裡,那件事,影響到他……對某個人的感覺。
    ……亞提特學長很生他的氣,不只是一般的生氣而已,而是比起之前任何一次都還要氣。
    對於這點他一點都不意外,當他定神好好回想後,也滿想狠狠地揍自己一拳的,竟然會做出那種瘋狂、不經大腦的事情,當時他只是想減少自己腦中那些不愉快的情緒,才會決定把自己浸到水裡,卻驚動到其他人,尤其是發出命令的那個人,也是第一個衝出去救他的人。
    ……慌張的模樣,關心的語氣,以及恐懼的眼神,龔朋感覺得到這些反應有多麼真實。
    後來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任性,引起這麼大的事情,對於負責關卡的人來說就像是被打了一巴掌,好意救人的舉動變成一個笑話,這可能已經把對方的耐心都磨光了吧?
    龔朋很想道歉……但除了一句對不起之外,他沒有什麼話可以辯解。就算他努力地在渡假村各個角落尋找亞提特學長的蹤影,但還是無消無息。後來被同學拉進來討論表演的事情,尋人行動不得不先中斷,但心裡的愧疚感依然讓他坐立不安。
    他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把心底的滯悶感吐到空氣中。
    ……好吧!反正今晚表演結束後,還有一場「系齒輪爭奪戰」,那個人勢必要來管控秩序的,而且也不難猜想,這一次爭奪戰一定會使出更狠的招式,畢竟是要讓大一們證明自己的最後一戰了。但他依然有信心,一定能想出任何辦法,讓前輩們心服口服地認可他們是系上的一員。
    ……但比這一切最重要的是,他希望亞提特學長能接受他那句話。

    晚上七點整。
    大家在自助式晚餐結束後,就到空地上集合,外頭已經準備好簡單的舞臺,讓每一個年級出來表演各自在下午就已經排練好的節目,由高年級到低年級依序上臺表演。
    由大四開始進行暖場拉開今晚的活動序幕,笛爾學長和幾個人帶著吉他彈唱浪漫的曲目,讓大一能更容易進入今晚晚會的狀況,而這段表演更是引起在場的女孩子的尖叫聲。
    接著是大二學長姐把電視劇、電影、廣告各種橋段和梗全部亂混搭在一起,製造出令人捧腹大笑到飆淚的搞笑表演,這一段被安排在大三的表演之前,理由是大三的表演還沒準備好。
    等到大二的表演結束,大三的代表依舊對著後臺打手勢,表示還是沒準備好,先讓大一上場。
    龔朋走到後臺,按照排好的劇本演出,是一個很簡單的狀況劇,劇本是由梅構想的,故事敘述工學院大一新生的校園生活,結交新朋友的經歷、各種的迎新活動,還有認識幾個會幫忙提供寶貴意見的前輩。
    龔朋並不是主角,他只不過是扮演其中一個大一角色,幾乎沒有臺詞,只出現兩個場景就要退到旁邊去等,這讓他有時間可以觀察整個場地情況。正當他自在地隨意掃視時,突然注意到一群大三的學長,陸續走過大一隊伍的位置。
    ……他終於看到那個讓他找了一整天的人。
    龔朋一直看著亞提特值星官長,看到他和其他值星官站在一起觀看舞臺上的表演,龔朋鬆了一口氣,看到亞提特學長總算跟預料中一樣出現了,這次他絕對不會讓機會再次溜走。
    在他做好心理準備時,一切計畫卻突然被打斷了,當他聽到其中一位演員的臺詞是──
    「你看到這個齒輪了嗎!這個齒輪代表的,是身為工學院的榮耀!假如我不把這個齒輪交給你們這一屆的話,你打算怎麼辦!」
    「就用搶的!」
    龔朋嚇得回頭看向舞臺上的同學……這個臺詞,不就是他第一次參加新生訓練時說過的話嗎!而且是一句充滿挑釁,讓他從此變成值星官眼中釘的話,罪名是以下犯上。為什麼他不知道今晚的表演會有這麼一句臺詞!剛好梅就站在他旁邊,他緊張地問。
    「梅,為什麼會有這一段?」
    「啊……我有問過你啦,可不可以借用這段事件來演出,你還說可以的啊!」
    梅的答案,讓他搜尋腦袋中的記憶,應該就是他剛好正在為找不到亞提特學長的事而發呆,根本沒有在聽大家討論的時候……可惡!阿龔啊!早知道當時就不要隨便敷衍回答了,其實他自己是無所謂啦,但是那次被他挑釁的對手就站在臺下,等於強迫對方再次回憶起自己被打臉的過往。
    「你剛剛說什麼?你要怎麼用搶的!」
    「我只要把你搶回家當老婆就行了!人家說另一半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只要我把你變成我的老婆,你的齒輪不就會變成我的齒輪了?」
    臺下響起男生吹口哨的聲音,看來觀眾很喜歡他們這一屆最具代表性的一段對話。除了當初講這句話的人,這段臺詞讓龔朋不由得思考起一些事情來。
    ……這樣一想,從第一次見面開始,一直都是他先去惹怒亞提特學長的,換成其他人被他這樣當面挑釁的話,早就被氣到暗中找人蓋他布袋狠揍一頓,或者早就被全體大三學長姐們排擠霸凌,罪名是「太過自以為是,不懂得尊重前輩」。
    但是亞提特學長卻沒有這樣做過,不管對他實施的處罰有多重,最後他從亞提特學長身上感受到的一直都是「善意」,這讓他每次都想更靠近亞提特學長一些,而且還讓他對那善意,起了想要占有的欲望。
    每次看到亞提特學長和別人親切地打鬧時,他總是覺得不開心,像是東西被人搶走的孩子一樣在心裡鬧脾氣,因為他很清楚,從開學到現在他和亞提特學長之間……都沒有好好說過一次話。
    如果從今天開始的話,會不會太晚?如果可以重來,他不會再故意惹亞提特學長生氣了,他想為過去曾經讓亞提特學長不開心的事情道歉,這樣子的話,亞提特學長會不會原諒他呢?
    ……說不定會有那麼一天,我們的距離可以再拉近一點。
    但現在好像已經太遲了,他不僅還沒得到對方的諒解,反而把情況弄得更糟了,看著亞提特值星官長氣沖沖地走到臺上中斷表演,大聲地怒吼道。
    「你們很喜歡搞笑是不是,但是抱歉!我笑不出來!竟然敢演這種戲,看來是不打算要系齒輪了是不是!你們下去整隊,我要下令處罰全部的人!」
    還在臺上的演員驚恐得不知所措,只好照指令去做,但是最難過的人應該就是構思這一套表演的梅了,其實接下來的劇情,是要講挑釁學長的學弟,漸漸地透過各種事件了解了值星官的苦心,但都還沒有演到真正的重頭戲就被喊停了,而且還害得全部的同學一起倒楣。
    「看我幹嘛!全部給我低頭閉上眼睛!」
    全部的大一坐在地上低著頭,下巴幾乎都要碰到胸口,空地上的照明燈被關了,只留下漆黑一片,這讓大家的恐懼感加劇,難道真的注定拿不到系齒輪了嗎?或者如果學長願意網開一面,可能還要像院齒輪和系旗那兩次一樣經歷超級殘酷的處罰考驗。
    間隔了數分鐘的安靜,像是在對大一施加無形的壓力。突然間,他們聽見很大聲的隊呼,不是現場有人喊的隊呼,而是從投影螢幕與擴音器裡傳來的。
    ……螢幕上,是大三學長姐練習喊隊呼的畫面。
    接下來,依序是大三學長正在練習值星官的各種喊話、康樂組學長姐練習唱歌、醫護組的學長姐晚上留下來幫忙搬東西、第一天迎新的畫面、某次新生訓練後值星官的檢討會、大一練習唱歌的畫面、新生盃大一們揮汗淋漓的比賽畫面、院齒輪爭奪戰時大一們喊隊呼、踏上看臺階梯領取系旗、學長姐幫學弟妹在手腕上綁八席繩的畫面……
    每一段影片,每一個畫面,都是每一個人共同經歷的回憶,無論是……友情、奮鬥、團結等等,這段時間所經歷的一切被濃縮在將近十分鐘的影片裡,滿滿的情感和即將壓抑不住的情緒,千言萬語都無法完整描述觀看者內心感動的當下的情緒。
    ……最後影片停下來了,幾秒後轉到一個畫面,一群值星官一起坐在工學院大樓旁的中庭桌椅上,鏡頭直接往值星官長走去,看到亞提特一臉意外地看向鏡頭,像是完全沒有準備就被拍攝了,接著聽見他和拿著相機的人對話。
    「喂,你在拍了嗎?」
    「我正在拍啊!你可以直接說話了。」
    「啊?要我說什麼?」
    「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啊!」
    突然領到任務的人依舊一臉疑惑,但還是看向鏡頭,畫面拉近聚焦在值星官長的臉上,接著他才輕咳一聲開始說話。
    「咳咳!大一們,你們應該已經知道,這一切都是我們大三們長達三個月的表演,目的是為了讓大家能夠團結一心。所以,如果我們有什麼讓你們不爽或不開心的,我真的要跟你們說聲抱歉。最後,如果你們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先問我,但是現在,我有一件事情想問問你們……」
    亞提特以那雙銳利的眼睛注視著鏡頭,像是在看每一個正在專心聽這個問題的人:「……我想問,你們可以讓我做你們的『學長』嗎?」
    這個問題,讓空地上的人悄然無聲,卻也讓大一們終於懂了,所謂的學長姐學弟妹制,不是來自強迫或壓制,或是單方面遵循尊敬前輩的原則而已。
    而是來自「前輩和後輩之間的互相接受」。
    「如果你們承認了我這個學長,請走到海邊,我們正在等你們。」
    最後一句結束,螢幕也暗了下來,大三學長的表演宣告落幕。當然大一們不會拒絕這個要求,紛紛開心地快步走到距離不遠的沙灘上,而大家都驚訝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沙灘上有兩排用小蠟燭杯並行排列而成,像是一個引領大家走到終點的走道,所有年級的學長姐正圍起來站在那邊等著他們,只有一個人跑到他們前面來擋住去路。
    亞提特值星官長,以稍息的姿態展穩腳步,看著大一們,然後以認真嚴肅的聲音道。
    「大一!你們這次的『系齒輪』就在後面,在這裡我將完成最後的任務,那就是送你們去拿系齒輪。」
    話一說完,亞提特就跪在沙灘上,其他值星官和康樂組學長姐已經坐好排成兩排,兩兩面對面地左手抓自己的右臂,而右手抓著對面人的左臂,連起來就像是一座橋。
    ……這是「星光之橋」,讓學弟妹踩著,前往終點去領取代表系上榮耀的聖物。
    整個儀式過程都能聽見系歌響著,更增添了溫馨與莊嚴感。當每一個大一陸續踩上由學長姐用自己的手臂搭出來的星光之橋,雖然只有短短五公尺的路程,但要讓自己的體重踩在這上面,更是令人不捨。
    但他們都明白,這個舉動也代表了他們接受學長姐為了學弟妹所付出的一切辛苦,尤其是第一個學長,擔任第一個臺階的位置,也是承受最多重量的一個人。
    「亞提特學長,對不起。」
    龔朋對著值星官長輕聲說,他注意到學長只看他一眼之後,視線又轉移到其他地方,讓他那句道歉消逝在空氣裡。他的心裡感到一陣刺痛,雖然現在很想好好跟亞提特學長談談,不過這時機看來不太適合。
    龔朋決定先踏上這一座「星光之橋」,左右兩邊都有學長姐幫忙扶著,協助大家走到另一端,有一個人拿著系齒輪等著交給他們,這個人就是目前就讀最高年級的笛爾學長……大四的年級代表。
    笛爾學長手上拿著銀色的系齒輪,齒輪上刻有系名和屆數,他隱約看到下一個走過來領系齒輪的學弟,笛爾學長遞上齒輪前先開口和學弟聊兩句。
    「你叫什麼名字?」
    「龔朋。」
    「我聽說奪系旗那一天,那個想出讓大家對亞提特喊隊呼的點子的人,就是你?」
    對笛爾學長突然提出來的問題,龔朋有點摸不著頭腦,但還是點點頭回答道。
    「是的。」
    「嗯,有創意喔!話說……你想不想試試看當值星官長?」
    第二個問題不僅讓他聽了更摸不著邊際,還嚇了一跳,趕緊反問笛爾學長。
    「我嗎?」
    「對啊!你可以先考慮看看,不過就當作我先預約你了喔!」
    笛爾學長一派輕鬆地說,笑容很親切,和龔朋的一臉疑惑完全相反,龔朋還是搞不懂為什麼笛爾學長會找他當值星官長。還來不及開口詢問,笛爾學長已經伸手把系齒輪交給他。
    「這是系齒輪,拿去好好保管。對了……其實這個齒輪有很多種意義喔!」
    龔朋認真聽著笛爾學長告訴他關於齒輪所暗藏的意義,這像是前輩將傳統傳承給後輩,他聽完後向笛爾學長道謝,然後走回隊伍中歸位,換下一位同學來領系齒輪。
    當所有大一生都領完系齒輪之後,學長姐及學弟妹們全部圍起來搭著彼此的脖子一起同時喊隊呼,作為頒發系齒輪儀式的最後一道步驟,而長達三個月的「迎新」活動也正式畫下句點。
    ……當感人的儀式結束後,接下來當然就是要慶祝歡迎新成員的派對囉!酒飲準備!音響準備!不分年級的聯誼派對登場囉!
    龔朋很快就被同學拉過去喝酒乾杯,但他還是找了機會溜出來,畢竟還有一點事情要先解決,他要去找某個人解釋。不過他找了許久,怎麼都遍尋不著那個人。
    ……從頒發系齒輪儀式結束前龔朋就開始一直盯著那個人的身影,結果在解散的時候,人群來來去去的,還是讓亞提特學長跑掉了。即使他找到值星官們聚集的地方,但還是沒看到那個人,只好沿著沙灘找人,找了很久還是沒發現半個人影,找到心都急了。
    而且他也沒有亞提特學長的手機號碼,如果有的話還可以打電話問他人在哪裡,還是說,要不要回頭去找大三學長他們,問問看那個人的電話呢?
    龔朋決定轉身回去,在那一瞬間,眼角餘光似乎看到有人正從小木屋的方向,沿著沙灘走過來,越走越近,很像是他熟悉的身影,不過他注意到好像有哪裡不一樣。一直到那人走近時,龔朋終於知道,他消失好一會兒的原因。
    亞提特學長的右手手臂綁著繃帶,跟那一隻承受上百個學弟妹體重的手臂是同一隻,會受傷一點都不意外,所以學長才會跑去上藥包紮。
    不過亞提特學長從來都不會表現出痛苦讓任何人看到,保持著毫無異樣的表情與他擦肩而過,連看都不看他一眼,龔朋見狀便主動追上去擋在前面。
    「亞提特學長,我有事情想跟你說。」
    被擋住去路的亞提特不得不停下腳步,他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反應,等龔朋開口。
    見狀,龔朋也直接切入主題。
    「我想跟亞提特學長說『對不起』。」
    我只想說這句,認真地、打從心裡地說出來讓學長知道,希望學長能給他一次機會。
    龔朋滿懷希望第看著眼前的人,不過對方說出的第一句,卻是用冷淡的語氣反問他。
    「對不起什麼事情?」
    「曾經讓亞提特學長生氣的所有事情。」
    「如果你知道我會生氣,又為什麼要做?」
    ……只不過是簡短的幾句回話,卻深深地刺進龔朋的心裡。
    龔朋呆愣住了,他想不出任何理由可以回應,因為連他也無法回答,當初為什麼要那樣做。
    ……這問題不是沒有思考過,他問過自己很多次了,之前為什麼要那樣捉弄亞提特學長,為什麼要故意說些惹亞提特學長生氣的話,最後還不是他自己在擔心,每次都要想辦法回頭找亞提特學長道歉。
    「呃……我……」
    龔朋盡可能地想擠出一點話來,但亞提特學長已經等得不耐煩,嘆了一口氣。
    「算了,我懶得跟你吵了。」
    亞提特結束對話後,自個兒走到值星官聚集的地方,留下龔朋一個人站在沙灘上,心裡空蕩到了極點。
    ……完了,亞提特學長不可能再給他機會了。
    這也是他自己活該,竟然讓學長那麼生氣,而且還不止一次,好幾次讓亞提特學長顏面掃地,現在應該壓根兒就不想跟他再有任何關係了。
    光是想,就讓龔朋心裡非常糾結……不敢相信,竟然會有這麼一個人,對他有如此的影響力,而且還是個只認識三個月的人,但他卻把與這個人有關的一切,記得清清楚楚。
    突然間變成驅動他想去做很多事情的一個人。
    再小的事都能讓他笑開懷的一個人。
    讓他很想認識更多、想要更靠近的一個人。
    ……亞提特學長是第一個,他就是那個人。
    不過從今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了,既然亞提特學長不想看到他,那他會自動消失,不讓亞提特學長覺得為難。
    龔朋把所有的心情都往肚子裡吞,準備轉身從另一個方向離開沙灘,都還來不及跨出那一步,脖子後面突然感覺到一股冰涼貼近,嚇得他整個背脊都涼起來,迅速回頭看是怎麼回事。
    而眼前看到的畫面,不禁讓他瞪大眼睛,他看到剛剛轉身離開的人,現在正伸手遞著一罐啤酒,問他:「要不要?」
    龔朋收下那罐冰涼的啤酒,手掌冰冰的,但心裡卻充滿疑惑,他以為從此以後不會再見到亞提特學長,沒想到現在亞提特學長卻坐在他身邊的沙灘上,一派輕鬆地喝下幾口冰啤酒,龔朋忍不住又問亞提特學長了。
    「我以為亞提特學長不想跟我講話了。」
    「哼,我剛跟你說了,我懶得跟你吵,但是如果你想好好說話,就坐下來好好說。還是你不想說了?」
    「想啊!我想。」
    得到機會的龔朋趕緊接話,一面坐到沙灘上緊鄰亞提特學長的位置,但他還是不知道亞提特學長現在正在想什麼。不過這種樣子,很明顯可以看出亞提特學長應該不生他的氣了,還拿一罐啤酒給他。
    ……這又是再一次,他從亞提特學長身上得到「善意」。
    龔朋打開啤酒喝了一小口,看著夜晚的海景,今天的弦月和星星似乎比平常更美,海風輕輕地撫在他的臉上,聽見海浪的聲音,這種氣氛好到讓他都放鬆下來。他開始找話題跟學長聊天,就從他一直想知道的問題開始聊起。
    「為什麼亞提特學長會當值星官長呢?」
    「被逼的。」
    ……簡單!俐落!一言以蔽之!非常直接的答案,聽得他手上的啤酒差點從手中滑落。不過亞提特學長還是繼續說後來的事。
    「蛋哥,我的直屬學長,我大一的時候他大三,他是值星官長,然後逼我要跟他一樣。」
    ……蛋哥學長,也是龔朋的聯合家族學長,就是那位即將在兩個星期後跟他的直屬學姐「小雨」舉行婚禮的人,這件事他記得是上次聯合家族約聚餐的時候提過的。但他今天才知道,原來蛋哥還是亞提特學長那一屆迎新的值星官長。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