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十年猶待宋景生(全二冊)(簡體書)
十年猶待宋景生(全二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5元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75248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0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一部讓你在殘酷世界裡找到人性溫暖的小說。
    小心那個十年猶待你的人,他會帶走你東奔西顧的心,從此相伴一起穿越人生的黑暗。
    容九、是今、路過而已、居筱亦,他們都在推薦。


    最青蔥懵懂的那十年,有沒有誰,願意陪你一起走過人生黑暗?
    每個人一生都要遇上屬於自己的那個人,穆凡始終記得那年晚冬,匆匆一遇下的那個白衣少年。她一度以為,他就是她生命裡全部的意義,可經歷家族不堪之後,他卻成了她此生走不出的陰霾。
    而冷性內斂的宋景生,天性中有震懾於外的霸氣,他在七年後重遇消失已久的穆凡,卻甘願放下身段一次又一次地主動示好,但穆凡卻是攜仇恨而歸,早已不在是懵懂年少。
    時間沒有沖淡愛情的分量,卻加深了那場諱莫如深的恨。兩人之間的愛情兜兜轉轉,他們像極了明知是錯還義無反顧的傻瓜,而這場遊戲難道真的會一敗塗地?
    你是我生命中的全部意義,不論你在何方,我都在原地拋下我的驕傲,只為等你歸來。
  • 喬西西
    火星小說網超人氣作者,出生于江南小鎮,現定居於江蘇省城。
    她筆下的故事構思嚴密,情感細膩,淒美浪漫,又詼諧有趣。
  • 第一章宿命理論
    第二章 誤會
    第三章 遇見
    第四章 酒吧
    第五章 聚會
    第六章 重遊
    第七章 爭執
    第八章 敘舊
    第九章 照片
    第十章 輿論
    第十一章 真相
    第十二章 情敵
    第十三章 生病
    第十四章 出遊
    第十五章 曖昧
    第十六章 制酒
    第十七章 謀殺
    第十八章 抽絲(上)
    第十九章 抽絲(下)
    第二十章 剝繭 (上)
    第二十一章 剝繭(下)
    第二十二章 傑森
    第二十三章 巧遇
    第二十四章 選擇
    第二十五章 談判
    第二十六章 愚人
    第二十八章 巧遇
    第二十九章 珍妮
    第三十章 吃醋
    第三十一章 重聚
    第三十二章 初吻
    第三十三章 執著
    第三十四章 拒絕
    第三十五章 棋逢
    第三十六章 意外
    第三十七章 醫院
    第三十八章 真心
    第三十九章 談心
    第四十章 糾結
    第四十一章 宋父
    第四十二章 升溫
    第四十三章 出差
    第四十四章 失蹤
    第四十五章 心事
    第四十六章 深冬
    第四十七章 分手
    第四十八章 不算結局的結局
    番外一
    番外二

  • 第一章宿命理論

    穆凡統共談過三次戀愛,可每一次都草草收場,既沒有驚心動魄、盪氣迴腸,也沒有百轉千回、念念不忘,甚至每次回想起來,她都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第一次是在大學的時候。男友是同校的學長,相貌不俗、談吐不凡,因略高一級而比她早一年離開學校去了外地。在分別的一年時間裡,穆凡自認感情堅固,總是保持每週兩次的電話,用好友陸曉青的話說,這比新聞聯播還準時,不像談戀愛,倒像是彙報公務。她本不以為然,然而就在畢業答辯之前,她收到了一個電話。
    “對不起,穆凡。”對方的聲音聽來愧疚而決絕,“她讓我無法抗拒。”
    第二次是在她工作一年之後。對方是個優秀的男士,事業小成又十分年輕,在某次與其他公司的聯誼會上,他向她暗示。儘管穆凡並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何魅力吸引了這樣一位堪稱香餑餑的男人,可如果放棄了這樣一個機會,也許上蒼都未必饒了她。就在戀愛三個月的一次醉酒後,她與他順理成章地滾到了床上。可就在一切水到渠成之時,她清楚地聽到了他口中呼喚的另一個女人的名字。
    於是她及時刹住車,整理好已被拉扯得面目全非的衣服,撿起只剩一隻的高跟鞋,留下一句“再見”就離開了,懸崖勒馬地保住了貞潔。
    于她而言,沒有什麼男人是比還留戀著前任更為糟糕的。
    第三次。
    是了,第三次。
    當她站在購物廣場的人流中,看著同樣處在人流中的現男友正摟著另一個妝容精緻的女人向北出口走去時,她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從起初的詫異到之後的平靜,她都覺得自己的容忍力好得有些過分。腦子像是被強烈電波刺激到一般,裡面突然湧出一句她媽常掛在嘴上的話。
    這就是命。
    所以當她親眼看見男友的背叛時,第一時間的反應竟然不是憤怒,而是一種近乎釋然的情緒。這讓她想起了很久之前看過的一個笑話。
    “有個男人習慣早睡,可一天,他的樓上住進了一個鄰居,總到夜晚十二點才回家,睡前總會將鞋子重重地扔在地板上,他總是會被這種扔鞋的聲音吵醒。久而久之,他總是得等到兩隻鞋都落地了才沉沉睡去。直到有一天,樓上的鄰居扔下一隻鞋後突然想起樓下可憐的男人,於是便悄悄地將第二隻鞋放到了地上。就在他即將睡著的時候,突然有人敲門,打開門,居然看到是樓下的男人,一臉疲憊地懇求道,請趕緊扔第二隻鞋吧,不然我無法入睡。”
    在穆凡看來,現男友的背叛就如同那只等待了許久終於扔下來的鞋,讓她成功地圓滿了。
    事後她把這種想法告訴陸曉青,對方一點兒也不驚訝,只是支著腦袋,蹺著二郎腿,將被塗抹得五彩繽紛的腳指甲晃得人頭昏:“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悲觀主義者。”她看著穆凡掛掉第三個電話之後,又意猶未盡地補充,“不只悲觀,還很絕情。”
    “我明明記得我是被背叛的那個。”穆凡反駁,同時按掉第四次響起的鈴聲。
    “嘖嘖。”陸曉青挑眉,“可你看起來並不難過。”
    穆凡一怔,摸了摸自己的臉,想要說些什麼,卻被對方用手勢打斷:“和我解釋對你來說一點兒用也沒有,說服我不如好好想想該怎麼回去和阿姨解釋你和紀昊然的事。”
    陸曉青不提還好,一提頭就疼。
    晚上回到家的時候,發現燈關著,正打算繞過玄關開燈,卻看見電視機正開著,而沙發的正中央赫然坐著一個人,電視裡頻繁切換畫面的光映射在臉上,明明暗暗看不清楚表情。她深吸一口氣,打開了客廳的燈,放下剛買的水果,笑說:“媽,你在家怎麼不開燈呢,我買了你喜歡吃的西瓜。要現在切了吃,還是先冰鎮一會兒?”
    穆秋萍依舊端正地坐著,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上正播報新聞的主持人,完全沒有要回答的意思。穆凡臉上的笑意有些僵硬,她垂下眼瞼,默默走到廚房,將西瓜切好裝盤,然後端到茶几上,看向電視上正在播放的新聞,隨手拿起一片西瓜問道:“今天有什麼特別的新聞嗎?”
    “有哇。”穆秋萍依舊看著電視屏幕,“你和那個姓紀的分手可不就是最大的新聞。”
    穆凡抓著西瓜的手一滯,汁水順著手背淌了下來,她慌忙抽出紙巾擦拭,邊擦邊輕聲開口:“你都知道了呀,你的消息可真靈通。”
    方才還端坐著的女人毫無預兆地站起來,騰地將裝滿切片西瓜的盤子掀到地上,用一種近乎咬牙切齒的語氣開口:“你說你怎麼就那麼賤呢?我當初就說了男人都靠不住,你非要巴結了一個又一個!那時候你怎麼和我說的來著?說這個姓紀的看著挺老實。”似乎是不屑說出這個詞,她冷哼一聲,繼續道,“你懂什麼是老實嗎?你爸當年看起來比他還要老實,可還不是……”提到穆凡的父親,她的聲音戛然而止,嘴唇顫抖著似是想說什麼,最終還是頹然地坐回沙發,嚶嚶哭了起來。
    西瓜全從盤子裡飛了出來,汁水濺在穆凡新買的白裙子上,像是一道血痕,十分刺眼。她懶得再擦,蹲在地上把西瓜全部撿起來,默默端回廚房扔掉,然後拿著抹布回來擦拭弄髒的茶几。她擦了一半,穆秋萍抬起滿是淚痕的臉,拉過她的手,用一種近乎絕望的眼神望著她:“凡凡,聽媽的話,以後就我們倆過,咱不稀罕依靠男人,行嗎?”
    穆凡看了她一眼,抽出手,繼續默不作聲地擦著茶几。
    穆秋萍似乎沒有想到她竟然敢忤逆自己,一時啞然,也忘了繼續哭。直到看到她打算離開客廳,才又一次聲嘶力竭地哭喊著:“你也要離開這個家是不是?你也要像你爸爸那樣沒良心地拋棄我是不是?都是被狗吃了心的東西!滾,你現在就給我滾。”
    折身回廚房的穆凡腳步滯了一下,深呼吸幾口氣後轉過身,看向那個歇斯底里的女人,克制著自己的脾氣開口:“媽,別鬧了,我答應你還不成嗎?你先坐下喝杯水,把藥吃了。”
    穆秋萍聽到這句保證才安靜下來,瞅著在廚房忙碌的身影,幽幽地歎了一口氣:“凡凡,別怨媽。這就是命,我們母女倆都逃不掉被人背叛的命。”
    這句話說得雖然極輕,可到底是飄進了穆凡的耳朵裡。這一刻,她仿佛覺得自己的未來化成了一個遙無止境的黑洞,命運正以一種看不見的力量將她推進去、推進去……似乎真的驗證了那句話——這就是命。
    如果這真的是命,她還要掙扎什麼。
    看著穆秋萍吃下藥睡著了,她才疲憊地回房,打開電腦,QQ跳出陸曉青的留言——
    “怎麼樣,阿姨怎麼說?”
    “穆凡,你還在人世嗎?”
    “看到儘快回復,我等你!!!”
    這就是朋友的好處,在你覺得自己身處絕境之時,還有一個人在替你擔憂,就算解決不了問題,但也是值得欣慰的一件事。儘管陸曉青的直言直語常讓她感到吃不消。
    “托你的福,尚在人間。”她順便發了一個笑臉過去。
    “阿姨怎麼樣了?有沒有朝你扔東西?你有沒有受傷?現在沒事了吧?”
    這麼多問題發過來,讓她覺得有些好笑,她揀著重要的回答:“今天還好,只是可憐我新買的裙子喝了幾口西瓜汁。她已經吃了藥睡下了,現在總算太平了。”
    對方沉默了一會兒:“那肯定是你割地賠款得來的太平。”
    知她莫若陸曉青。穆凡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回道:“不然如何?經過紀昊然的事,我還真有認命的感覺,這些年和我媽的鬥爭似乎確實證明我輸了。”
    “穆凡,我有時候真的覺得你是個矛盾到可怕的生物。你一邊下意識地默認阿姨的宿命論,一邊一次又一次地試圖從戀愛中去否認這個論點,這樣不累嗎?你只是在一場又一場沒有愛情的交往中去證明你從來都不相信的東西,那樣又有何意義?”看完這一長串的文字,穆凡一時失語,還未來得及讚揚對方的一針見血,她又發過來幾句話,“聽我說,阿姨有病,可你卻沒有。她不能要求你去彌補你父親犯下的錯。愛情的連場失利不是你的錯,是那些男人有眼無珠,根本與命運無關。還有,阿姨的病不該老是這麼拖著,你應該帶她去專家那兒看看,至少會有點兒幫助。我認識一個姓許的醫生,他也許能給你一些專業的意見。”
    “當初我聽從醫生建議試圖勸她吃藥的時候,她發了多大的脾氣你是知道的,如果現在還要求她去看專家,恐怕我和她的母女緣分也算是走到頭了。何況她只是有點兒抑鬱症,平時相處不會像今天那麼糟糕。”
    陸曉青無言以對,發了個“晚安”就打算下線了。
    穆凡一直有個習慣,無論是打電話還是上網聊天,當對方說出晚安或再見時,總會習慣性地等待對方先收線,以防對方又突然要說些什麼。因而就在陸曉青說出晚安後,她耐心等待著,同時準備好洗澡要換的衣物。可等了一會兒,陸曉青依舊未下線,她估摸著這丫頭說不定掛著線睡著了,便打算自行下線,然而就在關閉窗口之前,陸曉青的對話窗口又突然閃出一行字,之後便以光速下線。
    穆凡盯著這些文字發了好一會兒呆,才慢慢地消化了這句話的意思,只是有那麼一瞬間,她懷疑自己看錯了,於是閉眼、睜開,再一個字一個字看過去,真的確定了一個事實。
    ——親愛的,我剛聽到了一個消息,不知該不該和你說,你要挺住。
    ——宋景生回來了。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