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風雲高校(全三冊)(簡體書)
風雲高校(全三冊)(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75元
  • 定  價:NT$450元
  • 優惠價: 87392
  •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多重身份的禁欲系女神 VS 清風朗月的暗黑系男神之間演繹青春燒腦故事。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一個難以割捨的那一年;
    不是催淚大戲,卻更走近心底。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一個難以割捨的那一年。
    他們將青春的困惑、愛戀、無奈、熱血都傾注在這所高校,在這裡善與惡、愛與恨、寬恕與冷漠、人性與世俗、夢想與頹廢不斷在風雲變幻中勇往直前,任時光遠遠地抛灑在人世之後。

    他逆光而來,矜貴腹黑公子,如神祗般清冷,自年少輕狂遇她,世界從此黑白分明。
    她多重身份,傭兵無冕之王,經煉獄式訓練,卻斂其鋒芒於他,歲月一起榮辱與共。

    那一年,他們來到這所人生高校,開始了生命中的第一次風雲際會,從此將如何演繹熱血沸騰而又截然不同的人生,又有誰願意付出自己的一生與你比肩前行?我們往往等那段青蔥的歲月老去,這才知道那一年是多麼得彌足珍貴。

  • 一路煩花

    瀟湘書院銅牌作家,青春極富魅力,擅長描寫青春懸愛的現言故事。
    自連載以來橫掃瀟湘書院網站各排行榜,並獲得讀者“禁欲系與暗黑系”完美碰撞的口碑之作。

  • ★高人氣作家全新青春懸愛力作。前路雖然迷霧重重,但我願斂起所有的鋒芒,從此與你一起榮辱與共。

    ★多重身份的禁欲系女神 VS 清風朗月的暗黑系男神之間演繹青春燒腦故事,他們將青春熱血都傾注在這所風雲高校。

    ★自連載以來人氣爆棚,橫掃瀟湘書院網站各排行榜,並獲得讀者“禁欲系與暗黑系”完美碰撞的口碑之作。

    ★影視改編權已經售出,期待不日有不一樣的視覺享受。

    ★新增全新番外,再無閱讀缺憾;隨書附贈精美明信片。
  • 上冊
    01  重生
    02  王不見王
    03  萬一見鬼了呢?
    04  曾經的她
    05  你真恐怖
    06  一世傾城
    07  我叫卡爾
    08  找赤月
    09  賭
    10  鬼才

    中冊
    11  賽車手
    12  深不可測、
    13  神醫
    14  動不得
    15  合作
    16  等你
    17  可以滾了
    18  認主
    19  規則
    20  代號問題

    下冊
    21  大學
    22  不配
    23  修羅場
    24  羞辱
    25  守護的人
    26  詭譎
    27  路途
    28  認祖
    29  不過如此
    30  重逢

  • 001這是蘇回傾?
    “帥哥,染回黑色,稍微修一下。”蘇回傾出去之後,就找了一間髮廊,坐在椅子上朝著拿著剪刀的少年道。
    記憶裡,以前的蘇回傾來的就是這間髮廊。
    她一坐下就將腿蹺在了桌子上,姿態慵懶隨意,嘴角勾了一絲漫不經心的笑,雖然笑得很溫和,可總讓人覺得她的眼神帶了點兒邪氣,鏡子將她的一舉一動全都顯現了出來。
    被一個人叫帥哥,對方還是一個頂級美人,少年的臉不由得紅了,可是看見鏡子裡的她,他臉紅得更厲害了:“這……這位小姐,您紫色的頭髮很好看。”
    “我覺得我染回黑色也很好看,你說呢?”蘇回傾微微轉頭,白皙的手指抵著下巴,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然後笑了,那雙漆黑的眸中似乎散著漫天的光。
    少年感覺自己的手不知往哪兒放了:“我……我也覺得。”
    蘇回傾很久沒見過這麼容易臉紅的人了,看到他手足無措的樣子,不由得勾了勾唇角,靠在椅背上,雙眼微合。
    再次將這個蘇回傾的記憶回憶一遍,順便思考她究竟是怎麼來到這裡的,這具身體裡的蘇回傾究竟去哪兒了?還有,關於推沈安安記憶的那一塊兒有點兒模糊,就像是突然斷片兒了一樣。
    蘇回傾想著,手指不由自主地摸上了脖頸上的一塊玉佩。
    這塊玉,跟她以前的那塊一模一樣。
    小哥看見鏡子裡的人已經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猶如刷子一般垂下,睡著的蘇回傾,少了點兒刺人的鋒銳,整個人如同一個無害的天使。他不由得放輕了動作,生怕驚醒了她。
    砰——
    一聲巨大的響聲突然傳來,蘇回傾身邊的椅子被拉開,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坐在了椅子上。
    “於少。”小哥自然認識這位常來店裡的少爺。
    只不過以往這位少爺都是陽光帥氣的笑臉,今天卻是一臉煞氣,臉色沉得可以滴出水來,將小哥嚇得一驚。
    于向陽只是盯著坐在椅子上的女生,臉色黑了又黑。
    本來他是要去醫院看沈安安的,路上看見鮮花店,便讓人停了車,沒想到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在髮廊裡,那紫色的爆炸頭,他一眼就認出是蘇回傾的!
    在青市,能來得起這間髮廊,又是這種頭髮,又讓他想到就恨得牙癢癢的,除了蘇回傾,找不出第二個人!
    他故意發出這麼大的聲響,對方卻連頭也沒抬一下,于向陽冷笑一聲:“因為忌妒就將自己的妹妹推下樓,蘇回傾,我果然還是太小看你了,這一次我支持明希哥退婚的決定!”
    張明希樣樣頂尖,數來數去也只有沈安安能有資格與他站在一起,至於蘇回傾——她拿什麼配張家大少?
    以往說起這個,蘇回傾早就沉不住氣了,今天怎麼半晌沒反應?
    于向陽盯著那頭紫色的頭髮,如果這人真的是蘇回傾,按照對方對張明希喜歡的程度,不應該這麼平靜啊?不會認錯人了吧?
    想到這裡,于向陽起身,走了幾步,然後低頭看向那人的臉。
    頭剛低下,他整個人就愣住了。
    嘴裡還有一句話沒說出來,可人已經不在狀態,他一臉見了鬼的表情:“你、你是蘇回傾?”
    面前這女生還是爆炸頭,只不過這張臉跟自己記憶中的蘇回傾差別太大了,眼前這個皮膚白皙、眉如青黛、唇若丹霞的大美人,是原來那個飛揚跋扈的女廢物?
    臉還是那張臉,只是以前讓人多看一眼都覺得噁心,現在讓人莫名覺得有點兒移不開眼。
    感覺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
    果然是見鬼了!
    下一秒,靠在椅子上的女生濃密的睫毛顫了顫,慢慢睜開雙眼,露出一雙琉璃般的眼珠,明澈而又恬靜。
    她明明剛剛還是睡著的,睜開眼的時候眸中卻是極為清明。
    蘇回傾微微抬眸,漫不經心地撥了下自己的頭髮,唇角彎起了一道弧度,眸中似有銳光閃過,挑眉:“如果你說的是蘇家大小姐的話,那應該就是我了。”
    怎麼可能會是你!
    于向陽下意識地想著,蘇回傾是怎樣的人,他怎麼會不清楚?
    她是青市鼎鼎有名的敗家廢物,品行、樣貌、禮數、才智……就沒一樣能拿得出手!
    一提起她,所有人皆是搖頭!
    只是剛剛她睜眼的那瞬間,眸中的那股犀利的冷意是他從未見過的,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對方又變成了那副漫不經心的樣兒,仿佛剛剛只是一個錯覺。
    蘇回傾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眼眸微垂,掩下了眸中的冷意:“你待會兒是不是要去醫院看沈安安?”
    聽到她的問話,于向陽鬼使神差地回了一聲,沒錯,他確實要去看沈安安。
    “等我一起。”蘇回傾淡淡地說完,就再次閉上了雙眼,靠在了椅背上。她聲音很淡,卻有著不容拒絕的氣勢。
    她看起來很累,沒幾分鐘就睡著了。
    于向陽張了張嘴,本來是想拎起這個人的衣領看看她到底在玩什麼把戲,但在瞥到那人毫無瑕疵卻顯得有點兒冷的臉時,忽然間就沒法動了。
    他擰著眉坐在一邊的椅子上玩手機。
    髮廊現在正忙,他一個人霸佔了一個位子,卻沒人敢來趕他走。
    蘇回傾頭髮兩個小時就染好了,她站起來的時候,于向陽下意識地跟著她一起出門,一腳剛跨出門外,他整個人猶如被雷劈!
    他為什麼要等她一起?明明他是站在沈安安那邊,非常不喜歡蘇回傾的!
    在看到蘇回傾半點兒猶豫都沒有就向自己的車走過去時,他終於忍不住快速上前,一隻手按住了車門,另一隻手想抓住蘇回傾的衣領:“蘇回傾你在搞什麼鬼!去醫院看安安?誰不知道你嫉恨她,上次是把安安推下去了,這次又想幹……”
    一句話未完,下一秒,他的左手與右手被人鎖著反扣,他整張臉被壓在了玻璃窗上!
    他餘下的話語全都被堵在喉間。
    于向陽掙了一下,卻沒能掙開,心中大駭,她明明只是用了一隻手而已,怎麼力氣可以這麼大?
    蘇回傾看著他,手上力度加大,眯起的眸子漸冷,只是聲音一如既往地漫不經心:“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把沈安安推下去了?下次再說,就請你去警局喝茶!”
    沒人看到這一刻,原本清新脫俗的女生,眸底散發著危險的邪肆。
    兩個人鬧出的動靜將駕駛座的司機驚動了,他忙不迭地打開門下車。
    “我在跟於少鬧著玩呢,”蘇回傾不緊不慢地拍拍于向陽的腦袋,一雙明澈的眸子轉向了司機大叔,她從兜裡掏出一張紅色票子遞給他,笑意盈盈,“能幫我去買點兒口香糖嗎?”
    蘇回傾的頭髮已經染回了黑色,筆直地垂在肩頭,襯著那張臉越發白皙,她身上黑白交錯的青市一中校服,乖巧、漂亮。
    這就是司機的第一感覺,怎麼看也不像是一隻手就能將自家少爺制住的人,司機大叔立馬一臉瞭解地接過錢,去對面的賣場買口香糖。
    臉被壓在玻璃上的于向陽一臉扭曲,疼!
    手上的力度這麼大,她竟然還說跟他鬧著玩兒?怎麼以前就沒有發現,蘇回傾這貨這麼能裝?
    偏偏,她現在這個一臉無辜的樣子,不會有人懷疑她!
    等司機大叔接過錢離開了,于向陽才想起了剛剛蘇回傾說的話:“你剛剛什麼意思?”
    他的反應不算激烈,蘇回傾眼眸眯了一會兒,然後鬆開了手。于向陽靠著車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向蘇回傾:“你是說安安不是你推的?”
    雖說于家跟蘇家關係很好,但他跟蘇回傾不熟,不只是他跟蘇回傾不熟,青市名門世家的少爺小姐基本都跟她不熟。
    所有人都知道蘇家不會交到蘇回傾這個廢物手中,對於這樣一個擺設般的存在,誰會耐下心跟她交好?
    有那時間,還不如跟沈安安套套關係,誰都知道,沈安安這個私生女,翻盤了!
    也正出於這個原因,眾人對蘇回傾因為忌妒推沈安安下樓深信不疑。
    可是眼下,于向陽想想蘇回傾手中的力度,還有她口中的語句,雖漫不經心,但有那麼一點兒冷跟諷刺,一想到這裡,于向陽心下微顫。
    “推她下樓?還弄得眾所周知?”蘇回傾扳了下自己的手指,聲音淡淡,“我畢竟是蘇家大小姐,如果我想,沈安安有一百種死法,還沒有人能懷疑到我身上,你信不信?”
    她是笑著的,雙眼眯起,嘴角上揚,伴著一雙清澈黑亮的漂亮眼眸,陽光下,她的那張臉簡直是攝人心魄!
    信不信?于向陽恍惚了一下,若是以往,他根本懶得跟蘇回傾多說一句話!
    但是今天……于向陽竟然覺得,以她的手速跟力度,如果真想對付沈安安,沈安安絕對不會傷得這麼輕!
    就蘇家這麼大勢力,想要對付沈安安,也是輕而易舉。
    真是魔障了,他揉揉腦袋,低咒一聲,剛爬起來,面前的女生又說話了。
    “司機大叔來了,上車。”說完,她抬抬腳,還沒將于向陽一腳踢開,對方就立馬自己滾到一邊了。
    于向陽一抬頭,果然看到自家司機大叔出了賣場的門,但蘇回傾是背對著賣場的,怎麼知道大叔來了?
    最重要的是,她說話的時候,司機大叔分明還沒出賣場!
    他震驚地將目光轉向蘇回傾!
    半晌,他邊猶疑邊開了車門。
    司機大叔不知蘇回傾要多少口香糖,蘇回傾給了他一張一百元的,他索性把各種口味全都買了,一股腦遞給蘇回傾,附帶找回的五塊六毛錢。
    蘇回傾接過口香糖,順便拿回了錢。
    這一幕看得已經坐到副駕駛座位上的于向陽目瞪口呆,五塊六毛錢也這麼鄭重地接過來塞進口袋,傳說中的敗家蘇家大小姐這麼摳?


    002要臉嗎?
    市一院,蘇回傾嚼著口香糖,一手插進兜裡,一手轉著手機,懶洋洋地跟在於向陽身後進了電梯。
    沈安安住在醫院的VIP豪華病房。
    VIP豪華病房在住院樓的二十五層至二十七層三層。這三層越往上越豪華,尤其是二十七層。
    這三層最高,當然不會與公眾電梯混在一起,而是在側門有個專門的電梯。
    蘇回傾靠在電梯側邊把玩著手機,這時,快要關閉的電梯門再次打開。
    于向陽詫異地朝電梯門看過去,兩道身影慢慢走進來,為首的那人身影修長,五官帥氣,清淡高雅,嘴角還掛著一絲淡淡的笑。
    于向陽立馬挺直了背,低低地叫了一聲:“楚少。”他的聲音難得地嚴肅與恭敬。
    楚姓,正是青市市長的姓氏,面前的楚少就是其唯一繼承人楚緒甯,身份自然高貴,不是他們這些豪門子弟可以比擬的,于向陽膽子再大也不敢得罪他。
    楚緒寧微微頷首,往後面退了一步,讓站在他身後的男子站到中間,態度是不著痕跡的恭謹。
    這一幕看得于向陽心底一駭,楚緒寧這等身份,竟然還會對一個人如此恭謹?
    這樣想著,他抬眸一看,楚緒寧身後的那人逆光而來,容顏如玉。他微微垂著臉,側顏的輪廓極為分明,身如玉樹,腳步從容,神色淡淡,黑色的襯衫並沒有系上領帶,最上端的扣子也沒有扣上。他手指修長白皙,拿著黑色的手機,黑白分明。
    他整個人閒散疏懶,又透露著幾分矜貴。
    二十五層到了,于向陽對楚緒寧說了一聲,才小心翼翼地離開。
    蘇回傾關掉了手機,不緊不慢地跟在他身後,全程沒有用餘光掃過任何一個人,仿佛剛剛上來的幾人不過阿貓阿狗一般的存在。
    楚緒寧也不是自戀,只是因為自己的身份加上不俗的樣貌,從小到大,無論在哪裡,他都是眾人焦點的存在,但是今天,靠在電梯角落裡的那女生竟是連看都懶得看自己一眼?
    這就有點兒奇怪了。
    “有點兒意思。”待電梯門關上後,楚緒寧才笑了一下,“我就算了,沒想到連喻大公子的魅力竟然也被忽視了,這話說給京城那幫人聽,都不會有人信。”
    楚緒甯身邊的男人沒有回答,只是低眸看了一眼手機上的信息,俊挺的眉微挑,一雙漆黑的眸子透著幾許犀利,聲音低沉散漫:“蘇家?”
    “沒錯,青市三大豪門,蘇家佔據首席,蘇老爺子本身也是極具名望,論起這個,沒有比蘇家更適合與我們合作的,只可惜……”楚緒寧說到這裡,不由得搖頭,“蘇家的繼承人沒有蘇老爺子的一點兒風範,外界傳言她愚鈍紈絝,我不太信,可上一次有幸見到蘇家的這位蘇小姐,她本人,比傳言的還要恐怖。嘖,這蘇家要是交到她手裡,不出三天就要被人算計走,與外面養的那位私生女,簡直天差地別,那個私生女,無論是樣貌、才情,還是能力,比她更像蘇家大小姐。所以,找他們合作後續的風險太大了。”
    傳言中愚鈍不堪的蘇大小姐此時已經到了二十五層的一個VIP間。
    本慢悠悠走著的她忽然停住了腳步,雙眸一眯,手插在兜裡,身上這一瞬間爆發出來的氣勢極強,連走在她前面的于向陽都感到不對勁。
    他一回頭,就看見蘇回傾站在原地,臉上表情很淡,但是那微微勾起的嘴角怎麼看怎麼邪佞。
    “你你你……你又想幹嗎?”于向陽想想方才她的破壞力,不由得摸摸手臂,上面果然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蘇回傾嚼了兩下口香糖,瞥了于向陽一眼,見對方縮著脖子的樣子,不由得抬手拍拍他的肩膀:“啊,沒事,就是覺得似乎有人在說我壞話。”
    說你壞話?就你這個名聲,放眼整個青市,有不說你壞話的人嗎?
    想是這樣想著,可于向陽被她這麼一拍,兩條腿都軟了。
    于向陽心底告訴自己絕不能這麼沒骨氣,不過就是一個青市眾所周知的廢物罷了,怕她個熊啊!
    心裡這樣想著,身體卻很誠實,她每拍一下,他的身體就矮一截兒。
    張明希拿著手機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于向陽被一個女生壓制得站不起來,于向陽是於家這一代最不服管的孫子了,鮮少見到他這麼憋屈的一面,張明希有點兒好奇地看向那個女生。
    青市,能治得了于向陽,還能讓他這麼乖巧的,不多。
    女生的頭兩邊散下的髮絲遮住了她大半的臉,只能隱約看到淡色的薄唇,令人遐思。
    “明希哥。”于向陽看到了張明希,稍微正了下神色,同時,眼角的余光看向蘇回傾。對於蘇回傾到底有多喜歡張明希,他也是有所瞭解的,他真怕這個時候在這裡看到張明希,蘇回傾會控制不住自己。
    他沒想到的是,蘇回傾依舊淡定地嚼著口香糖,對張明希視若無睹!
    而張明希……似乎也沒認出這是蘇回傾,直接走遠,接電話去了。
    與兩人一門之隔的病房中,病床邊的椅子上坐了一個女生,她一邊削著蘋果,一邊厭惡地咬牙:“什麼東西,連你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也配是蘇家的大小姐?安安,你說蘇夫人怎麼就生了這麼個女兒?這種腦子,還妄想取代你,早晚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砰,房門忽然被人一腳踹開。
    蘇回傾從口袋裡掏出一塊新的口香糖,塞進口中,一雙漆黑的眼睛盯著坐在椅子上的女生,忽然笑了,挑眉:“同學,我是不是欠你錢?”
    她的聲音壓低了好幾度,一張臉猶如玉色,明明是精心刻畫般的盛顏,讓人感覺到的卻是明豔張揚,一眼看過去便能讓人移不開眼!
    竟然還有人比安安還美!
    ——這是坐在椅子上的女生的第一反應。
    靠在病床上的沈安安也是沒有反應過來,愣著看向蘇回傾。
    “安安,你不認識了嗎?這是你姐姐蘇回傾。”于向陽怕這兩個人不小心惹毛了蘇回傾,立馬站出來提醒了一句。
    什麼情況?
    于向陽不解釋還好,一解釋,沈安安跟坐在椅子上的女生徹底蒙了!
    這是蘇回傾?怎麼可能!
    誰不知道蘇回傾是個醜八怪,沒有繼承到蘇夫人的一點兒美貌!
    可眼前這個女生生得如此明豔,素來被奉為青市第一美人的沈安安在她面前都變得極為寡淡,這樣的一個人她怎麼可能會是蘇回傾?
    蘇回傾懶洋洋地朝前走了幾步,停在坐在椅子上的女生面前,漫不經心地吐出了兩個字:“說話。”她的語氣不容置喙。
    女生反應過來,她臉色一白,聲音微微顫抖:“沒,沒欠錢……”
    “打你了?”蘇回傾拖了張椅子過來,散漫地坐上去,一手搭著椅背,一手撐著下巴,分明是笑意盈盈的樣子,卻讓人感覺到一股攝人的寒意。
    “也,也沒……”
    “既然這樣,”蘇回傾吹了個泡泡,輕笑了一下,“你覺得我跟你,誰會先死?”
    蘇回傾此時的氣勢極強,女生身體一抖,嚇得臉都白了!
    氣勢這麼強,這人真的是蘇回傾?
    “姐姐,”這個時候,沈安安終於回過神來,笑道,“茜茜不是有意說你的。”
    “別讓我再聽到,否則,哪天我要是閑了,你就慘了,懂?”蘇回傾屈指敲著椅背,咚咚的響聲在房間裡回蕩。
    椅子上的女生忙不迭地點頭,畢竟是蘇家,就算再不堪,她也不敢當面罵蘇家繼承人,又不是活膩了。
    蘇回傾這才將目光投向沈安安——這個上流社會人人誇讚的、比她更像是蘇家大小姐的沈安安。
    對方此時正靠在病床上,長髮齊腰,臉色有點兒蒼白,臉上是柳眉杏眼,手臂上纏了白紗布,因為生病帶了點兒我見猶憐的氣質。
    蘇回傾手指抵著下巴,漫不經心地道:“我媽明天早上會來,不要忘記告訴她,你是自己滾下樓梯的。”
    “蘇回傾!”她話還未說完,外面就響起了暴怒的聲音。
    蘇回傾不由得掏了下耳朵,她的臉微微垂著,黑眸中閃現了一道冷厲的光芒,須臾,她斂了厲色,重新覆上了一層散漫,然後起身,漫不經心地朝前走去。
    于向陽在一邊看得膽戰心驚,蘇回傾不會又是要發瘋吧!
    整個房間裡一片寂靜,他們都看著蘇回傾,幾乎屏住了呼吸。
    蘇回傾的腳步聲在房間中迴響,每一步都讓于向陽心頭發緊。
    蘇回傾輕笑一聲,她吐掉了口中已經沒有味道的口香糖,然後不緊不慢地捏了捏手指。
    她垂著眸,沒人看到她眸中冰冷刺人的銳色!
    張明希剛剛在外面聽到這幾人的對話,就已經知道面前的這人是蘇回傾,饒是已經有過心理準備,他還是怔了一下。
    在這之前,蘇回傾在他眼裡就是廢物、棄子,樣貌、才能、智商、能力……沒有一樣能拿得出手!
    但是今天,他忽然覺得,蘇回傾也不完全是個廢物,至少那張臉還是能看的。
    只可惜,這人空有一張臉,其他沒有半點兒可取之處。
    張明希的目光漸漸變得冰冷和厭惡,他移開了自己的視線。
    確認沈安安沒事,他這才重新看向蘇回傾,目光充滿了諷刺跟嫌惡,仿佛在看一個垃圾:“安安自己滾下樓梯的?蘇回傾,到今天你還能說出這種話,你怎麼就這麼不要臉?”張明希這句話一出,站在蘇回傾不遠處的于向陽吸了口冷氣。
    他一直都知道張明希對沈安安很有好感,沈安安也確實有這個能力,畢竟就算是從小受培養的豪門子弟都沒有沈安安出色,由此可見,沈安安這個人究竟有多耀眼。
    可即便這樣,張明希依舊是蘇回傾的未婚夫,然而此時,他卻用無比厭惡的目光看著她。
    雖然嘴上沒有說,但是于向陽已經莫名相信了蘇回傾沒有推沈安安,蘇回傾有一句話說得對,如果她真想對付沈安安,那沈安安現在不會傷得這麼輕。
    想到這裡,于向陽看向蘇回傾,對方還是垂著臉,他忽然有點兒同情她了。
    “明希哥,這件事也不一定是她做的。”于向陽眉頭微擰,看向張明希,“這中間,說不定有什麼誤會。”
    “誤會?”張明希冷笑一聲,一雙銳利的眸子掃了于向陽一眼,自然是記起剛剛在病房門外發生的事情,目光帶了點兒探究,“向陽,你之前不是也對此深信不疑?”
    于向陽有點兒尷尬,在今天之前確實是深信不疑,可是今天之後,他忽然覺得蘇回傾沒有他想像中那麼不堪。
    什麼都可以偽造,但她那一身不俗的身手卻騙不了人。
    蘇回傾沒有管兩人在想什麼,只是眯著眼眸。
    她蘇回傾是什麼人?
    傭兵界的無冕之王!世界頂級煉獄式的訓練,通過的至今唯有她一人!
    哪裡有戰爭,她就往哪兒鑽,偏偏她參加的那一方,無論有多麼弱,都能反敗為勝!
    沒人知道她的底線在哪兒,甚至世界排名第一的殺手見到她,也得恭恭敬敬地喊她一聲“姑奶奶”,也因此,界內的大佬都談之色變。
    而現在,她重生到了上流社會的一個類似笑話般存在的人身上。
    想到這裡,蘇回傾輕笑一聲,掏出手機在指尖把玩著,不過好在她清楚這裡是醫院,是青市,不是國際戰場!
    黑色的手機在不停旋轉著,那一瞬間,手機已經變成一道殘影,劃了一道圓形的弧度,讓不經意間看到的于向陽目瞪口呆!
    就在這時——
    在她指尖繞成一個圓形弧度的手機似乎被加了一個外力,迅速偏離出去!
    啪!撲通!
    也就是一瞬間的事兒,于向陽揉了一把自己的眼睛,難以置信地看向蘇回傾,那只黑色的手機依舊在她手指尖把玩著。
    仿佛剛剛那一切,只是幻影!
    而她的對面,張明希單膝跪在地上,眉宇間有隱忍疼痛的皺紋,目光不明。
    蘇回傾手微頓,不停旋轉的手機停住,她將手機塞回兜裡,伸了個懶腰,懶洋洋地朝張明希那邊走了過去,薄唇勾起了一抹邪肆的弧度:“明面上是姐姐的未婚夫,暗地裡卻跟妹妹牽扯不清,張明希,你覺得這個新聞頭條怎麼樣?”
    話音剛落,躺在病床上的沈安安面色瞬間變得慘白!
    如果這個報道真的出來,那張家跟沈安安的臉真是丟到整個青市了。
    張明希依舊跪在地上,不是他不想起來,是因為整條腿還是麻著,根本就起不來。
    聽到蘇回傾的話,他瞳孔猛然一縮!
    事實上,張明希根本就沒有在意過蘇回傾,大概是因為青梅竹馬的關係,沒有人比他更瞭解蘇回傾了,她徹頭徹尾就是個廢物,蠢得不可救藥,連公司一般的帳目都分不清,稍微給她一點兒甜頭就樂得找不到北,這樣的蠢貨,他這種心高氣傲的人怎麼看得上?
    蘇回傾走到了病床邊,慢慢俯身,眼眸微眯,在沈安安耳邊用僅兩人能聽到的聲音道:“沈安安,我這人沒什麼耐心,脾氣也不好,我媽她馬上就要到了,識相點兒說話,不然我會讓你知道,‘生不如死’這四個字怎麼寫。”
    沈安安猛地抬頭看向蘇回傾,有些屈辱地捏緊了雪白的被子,半晌才鬆開手。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推開,一道黑色的身影走進來。
    雍容、華貴、漂亮,這是蘇回傾看到這個女人時的第一印象。
    “不是說明天早上來嗎?”蘇回傾從兜裡摸出了一塊口香糖,拆開之後塞進嘴裡,一手插兜,一手給這個女人拖了一張凳子,“媽,您坐。”
    “給我站好!”蘇若華柳眉一豎,柔和的眉宇間頗有幾分厲色,“吊兒郎當的像什麼樣子!”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命令自己,蘇回傾心下有些驚異,她看了蘇若華一眼,卻看到了藏在她眸底的一絲無奈,蘇回傾一怔。
    於是,向來放蕩不羈、不受任何人約束的傭兵之王第一次聽話,筆直地站好了!
    這要傳到道上,一堆人的眼鏡都能跌落!
    “阿姨,”就在這時候,沈安安柔柔弱弱的聲音響起來,“對不起,是安安自己滾下來的,跟姐姐沒關係。”
    這語氣?確定不是反話?
    蘇回傾眼眸危險地眯起來,道上敢對她陽奉陰違的,還真沒幾個!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