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傳(上/下)(二版)
濟公傳(上/下)(二版)
  • 定  價:NT$410元
  • 優惠價: 79324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10
  • 此商品可用紅利積點兌換
  • 所需紅利點數:410
  • 兌換此書
分享:
套書優惠:中國古典名著(共77冊)平裝
優惠價:714448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濟顛和尚在歷史上確有其人,小說《濟公傳》就是以他為主角,塑造他為一專為人間打抱不平的理想人物。濟公以一個窮和尚的姿態,笑鬧的性情,詼諧的談吐,遊戲於市井小民與達官貴人之中。作者賦予濟公無邊的法術,描述他濟困扶危、懲惡勸善的事蹟,意在宣揚佛法,教化世人為德積善。文字淺顯易懂,筆調輕鬆活潑,對話幽默風趣,笑料層出不窮,實為閱讀上之一大享受。本書以多種善本相校,俗語並酌要加注,提供讀者賞閱之便。

  • 校注者簡介楊宗瑩:國立台灣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
  • 引 言 楊宗瑩無論古今,社會上總有一些不平的事。如官吏倚勢凌人,誣良為盜;惡霸勾結官府,欺壓善良;……安分良民,無力反抗,只能逆來順受,聽天由命。如果這時有一位專為人間打抱不平的人物出現,他不為名利,不懼權勢,處處幫助貧弱,打擊強梁,那麼他便會成為苦悶社會中的理想人物,受到人們的愛戴、敬仰。當時口碑載道,歿後流芳百世。甚至把他神而化之,賦予無邊的法術,和廣大的神通,越傳越奇,越奇越盛,以至於不朽。在南宋偏安江左的時代,杭州靈隱寺有一位得道高僧道濟,便是這樣的一位人物。這部濟公傳,就是以他為主角,把他神化之後,寫他濟困扶危,勸善懲惡,專管人間不平事的故事。為了度世方便起見,他穿著破爛的僧袍,頭不剃,臉不洗,一副瘋瘋癲癲的模樣,完全隱藏了他年輕俊秀的本來面目,以一個窮和尚的姿態,笑鬧的性情,詼諧的談吐,遊戲於市井小民和達官貴人之中,隨時隨地幫助貧困書生、忠臣孝子、貞節烈婦,助他們度過危難,完成心願。他經常為人治病,他的「八寶伸腿瞪眼丸」能醫治百病,而且隨身用不完。他借超凡入聖的醫術為媒介,結識了臨安城的豪門大戶。這些人為感謝他的恩惠,都心甘情願地幫助他輸財行善。他收了許多俗家弟子,其中有江湖豪傑、綠林好漢,有老道,也有妖精,……有些本是他的死對頭,想盡辦法要害他,最後,竟然受到他的度化,翻然改悟,一心向善,並拜在他的門下,奉他差遣,到各處救人濟世。書中講到法術的地方很多,如濟公戲弄秦丞相,與道士鬥法,收妖精等等,這些神異故事,把本書烘托得花團錦簇,熱熱鬧鬧的。雖然如此,本書並不是單純的神怪小說,專寫些虛無飄渺之事,而以為能的;而是以此懲惡勸善,教化世人要腳踏實地的做好人,否則,「作惡之人天不容」,天理報應是一點也不假的。故事從濟公出生,出家開始,先寫他在廟裡的生活,如何與監寺僧廣亮不對頭,廣亮想陷害他,結果反而被他戲弄。這部分著墨較少。然後寫他在廟外如何施藥救人,接濟貧困,幫助官府,為民除害。其中穿插了一些會飛簷走壁的江湖人物。這部分占全書極重的分量。由一個故事,牽引出其他的故事。譬如火燒大碑樓到戲弄秦丞相,捉拿華雲龍,白水湖收妖,回家探望娘舅,捉拿邵華風等等,都是故事中的大單元,中間穿插了許多小故事,以『書中交代』四字來追敘前因,最後寫到他被趕出靈隱寺,歸淨慈寺。如此錯綜複雜地交織成這部兩百多回的洋洋巨構。最後四十回全是寫攻取小西天的故事,濟公只出場露了兩面,他的弟子悟禪也變了樣,悟緣甚至讓妖怪給殺了,還有幾段極猥褻的描寫,與前二百四十回比較,無論人物、文字、故事、風格,都完全不一樣,很明顯是後人所續的。在二百三十一回,濟公被趕出靈隱寺,八魔擺下「魔火金光陣」來鍊濟公,想把他活活燒死,故事已發展到最高潮。到紫霞真人和靈空長老收降八魔,濟公重修金山寺長老,功德圓滿歸淨慈,故事就已結束了,再往下寫,即有畫蛇添足之嫌。大概因濟公傳太詼諧有趣,使人愛不釋手,人人都想打破砂鍋問到底,「後來濟公又怎麼了?」因此才有續篇之作。本書為了從眾,仍保留後四十回,其中猥褻的文字,已完全刪除。文字淺顯,筆調輕鬆活潑,對話幽默風趣,笑料層出不窮,是本書最引人入勝之處。書中沒有什麼深奧難懂的詞句,甚至一般小說中常有的方言俗語也極少。雖有許多詩詞歌賦,但用詞極為通俗,行文非常流暢,讀起來只會增添趣味,而不會妨礙讀興。又穿插了一些對對子,猜謎語的雅事,都以趣味為主,不以艱難誇人。請看下面這段文字,濟公和東方太悅老仙翁僧道鬥法前的一段對話,就可見幽默風趣的一斑:老仙翁一聽,呵了一聲說:「來者是靈隱寺濟公?」和尚說:「豈敢!仙翁,我叫道濟。」仙翁說:「道濟。」和尚說:「呦,好說,太悅。」老仙翁說:「顛僧。」和尚說:「毛道。」老仙翁說:「顛僧真乃大膽!」和尚說:「膽子小,還不敢來呢!」老妖狐說:「我打算怎樣個濟顛和尚呢?原來是一個丐僧!你瞧你這件破僧衣,實在難堪!」和尚微然一笑說:「人莫笑我這件破僧衣,我這件僧衣甚出奇。三萬六千窟窿眼,六十四塊補釘嵌。打開遮天能蓋地,認上袖袂一僧衣。冬暖夏涼春溫熱,秋令時節蟲遠離。有人要問價多少,萬兩黃金不與衣。」老仙翁一聽,哈哈大笑說:「你知道你的僧衣有好處,你可知道我這身上穿的衲頭?我常說:這衲頭,不中看,不是紗來不是緞。冬天穿上暖如綿,夏天穿上如涼扇。不拆洗,不替換。也不染,也不練,不用紅花不用靛。線腳八萬四千行,補釘六百七十片,乾三連,坤六斷。離中虛,坎中滿。中間星斗朗朗明,外邊世界無邊岸。也曾穿至廣寒宮,也曾穿赴蟠桃宴。休笑這件衲頭衣,飛騰直上靈霄殿。」和尚一聽說:「好好好,你把我徒弟拿來,叫我來怎麼樣呢?」老仙翁說:「和尚,你可知:『世事如棋局,不著者便是高手;一身似瓦甕,打破了才見真空。』」和尚說:「你可知道:『一枝竹杖擔風月,擔起亦要歇肩;兩個空拳握古今,握住也須放手。』」老仙翁說:「好,既然如是,咱們兩個人,今天就分個強存弱死,真在假亡!」和尚說:「你先把我徒弟放開,有什麼話咱們再講。」……立刻先把小悟禪放下來。悟禪一晃腦袋,說:「師父,你瞧咱們爺們,準沒含糊,吊了我這幾天,我準哼哈沒有。」(一百五十三回)本書借濟公和尚之行事,勸人為善積德,不用說,一定有宣揚佛法之意,但書中除濟公外,寫其他的和尚,則毫無靈性,甚至庸俗可憐。而寫廣亮和鐵牛那種奸詐狡猾,惟利是圖的心機,則完全是一副市井小人的嘴臉。靈隱寺的老方丈圓寂後,海棠寺的方丈鐵牛,以五千兩銀子向廣亮行賄,而入靈隱寺做了方丈。他倆因濟公認識不少大財主,想借辦善會之名,要濟公發帖子請客,打算賺他幾萬兩銀子。結果濟公開他們一個玩笑,他們不但銀子沒有賺到,反而叫廣亮把先墊出來的五千兩賄款賠光。他倆氣瘋了,一怒之下,把濟公趕出靈隱寺。這是對出家人作毫不留情的攻擊。可見本書並不是一味尊僧崇佛,宣傳宗教的。本局所印行的濟公傳,除校以多種善本外,有些地方,並就本書前後累次出現的不同處,加以比較。如「直裰」一詞,有作「織裰」、「織鐸」、「鐵鐸」的;帽子上的裝飾,「上按六顆明珠」,有作「六顆明鏡」的;「拉縴」有作「拉欠」、「拉線」的,道士手中的「蠅刷」,有作「螢刷」的。有些是同音之誤,有些是形近致譌,今皆取其勝義,予以更正。並將書中的一些俗語,選擇比較難懂的,略加注釋,附於卷後。民國七十年三月,校畢記。
  • 總 目
    引 言 一五
    濟公傳考證 一四
    插 圖 一二
    回 目 一一八
    正 文 一一三五○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