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先賺他一個億II年代如歌03
重生之先賺他一個億II年代如歌03
  • 系列名:PS
  • ISBN13:9789864940783
  • 出版社:平心工作室
  • 作者:閃靈
  • 裝訂/頁數:平裝/336頁
  • 規格:21cm*14.8cm*1.7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2/14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 79261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在國外讀書的封睿回來了。
    他遵守自己的誓言,挾帶著商場上的巨大成功,
    回到東申市,回到明泉的身邊。
    夾在成年靈魂版及年輕版封睿之間的明泉,
    面對年輕版總裁霸道且步步進逼的追求,
    明泉既無奈,又難以克制自己的心動,
    可他已經答應了那道殘魂要永遠在一起,
    只能選擇一次又一次將人推開。

    此時時局已來到了一九九八年。
    明泉和靈魂版的封睿,曾經攜手一起對抗過多次歷史上的災難,
    改變了踩踏事件和國債事件的結局。
    可這一次即將到來的,卻是大自然即將帶來的巨大洪災……

    《星雲物語》作者閃靈,全新勵志耽美作品!

    一邊是指導他重生後人生的成年版封睿,
    一邊是對他熱烈示愛仍青春年少的封睿,
    他們明明應當是同一個人,卻為何讓他左右為難?
    大時代下的金錢與戀愛遊戲,完結篇波濤登場!
  • 中國安徽省省作協成員,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
    本職工作執鞭育人,主授經濟學、金融學、會計學;
    副業閒暇握筆耕耘,耽美言情、武俠仙俠、奇幻西幻均有所涉獵。
    累計出版簡體繁體實體書302多萬字,共計十幾套。
    代表作:《終生操盤》、《翻雲覆雨》、《海中籬》、《星雲物語》、《重生之先賺他一個億》等多篇作品。
  • 第二十一章
    邱明泉驀然睜大了眼睛,唇上的觸感就像是帶著電,那感覺從嘴唇直擊咽喉,再沿著脊背飛速流竄,瞬間就到達了尾椎,摧枯拉朽,無堅不摧。
    不對啊,哪裡不對。
    以前好像也被這樣對待過,可是假如說兩年前那種少年的吻在他腦海中像是一簇煙花閃過,那麼,現在的感覺……邱明泉奇怪地覺得,眼前像是有萬千多煙火在同時炸開,叫他幾乎有種失明的感覺。
    前一生他是徹頭徹尾的處男,就連和女人真正親近也沒嘗試過,這一生,足足重活到了二十歲,身體血氣方剛、肉體正值青春年少,可是卻也同樣沒有在情慾上被滿足過。
    時刻在賺錢,身邊一直有那個人貼身存在,就連洗澡時偶然忍不住自己安慰和紓解一下慾望,他都是充滿了羞恥感,生怕時間太久被發現,更害怕緋紅的臉色和水色矇矓的眼睛出賣他。
    關於肉體的慾望就像是被長久被埋在地下的火藥,帶著尚未染上潮濕的引線,在忽然的一個小小火星下就能迅速引燃,更何況現在潑上來的漫天汽油呢。
    身體遠遠比理智誠實,邱明泉好像聽見自己唇間逸出了一絲奇怪的呻吟,在那呻吟剛滑出口的瞬間,對面的青年就像是得到了什麼鼓勵一樣,忽然猛地加大了抓住他手腕的力度,強勢地用霸道的舌尖擠開了他的牙齒,衝進口腔來。
    火熱的舌頭輕輕舔著邱明泉的牙齒和口腔內壁,焦灼的攻占帶來津液連連,邱明泉被這巨大的衝擊弄得全身發軟,可是靠著牆壁的身體剛有點支撐不住的意思,對面的封睿已經第一時間欺身上前,用自己堅實健壯的胸膛死死將他頂在了牆壁上!
    「……你不該進來的。」封睿的語聲含糊,聽在邱明泉耳中,卻字字清晰,叫人耳邊一陣火燙。
    伴隨著他的宣言,他的一隻手飛快地捉住了邱明泉的兩隻手腕,高舉在頭頂上,強迫著他無法下滑,另一隻手卻扶住他的臉頰用力固定住,方便那個吻更加深入和綿長。
    邱明泉終於發出了一聲小聲的、小動物般的嗚咽,長久的熱吻下,理智早已經化成滔天巨浪中的小船,岌岌可危,顛簸在雲端。
    他的膝蓋早已經痠軟,修長大腿好像一直在輕顫,而封睿擒住他手腕的那隻手也不知道何時鬆開了,轉而狠狠握住了他勁瘦的細腰,猛地將他的身體往前一送,貼近了他的半裸的胸膛。
    那火熱而寬大的手掌在他的腰側用力撫摸和流連,直激得邱明泉恍然感覺到腰間像是被過了電,顫抖得像是風中的落葉。
    不知道過了多久,封睿才終於放開了唇上的掠奪,他埋下頭,緊緊抱著邱明泉,體會著他的顫抖,卻不願意放開一絲一毫。
    隔著一層薄薄的襯衫,兩個人胸口都火燙。
    邱明泉恍惚地好不容易恢復了一絲清明,正要顫抖發力將眼前的青年推開,可是微微一動,封睿卻更加凶狠用力地,將他壓在牆壁上,胸口的吊墜火熱又堅硬,狠狠硌得他那裡發疼。
    「明泉……你別說話。」他的聲音帶著壓抑,有著驕傲和哀傷,「這是一個夢,對吧?好多次了,你一說話,夢就醒了。」
    邱明泉好不容易硬起來的心,忽然就軟了。
    酸楚和柔情一起湧上來,很多恍然的記憶就像浮光掠影,在這一刻真的就像是做夢一樣,浮出心海的表面。
    他輕輕舉起手,終於落在了對面青年的肩頭。
    封睿輕輕顫慄了一下,一動也不敢動似的,不僅沒有抬起頭,反而更深地將頭埋在了邱明泉的肩膀上,彷彿在等待某種宣判。
    「你……回來了?」邱明泉低聲道,聲音有點沙啞。
    不忍心再責怪了,更不忍心再將這樣的他一把推開。
    聽見邱明泉聲音的那一刻,肩頭的青年似乎僵硬了一下。
    「嗯……不是夢啊。」他從鼻子裡發出一聲呢喃,帶著委屈似的,又像是失望。
    邱明泉靜靜地等著他接著說話,可是高大的青年就像是忽然啞巴了,再也不說什麼。
    邱明泉狠狠心,想要推開他,可是身體卻被更緊地抱住了。
    「我……我聽說你們一家要回來,我就上來看看,缺點什麼。」邱明泉艱澀地開口,竭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可是激烈的心跳卻像是立場不穩的叛徒,堅定不移地一直出賣他,「撲通撲通」瘋狂不停跳動。
    「我在樓下看了看冰箱……嗯,還沒放東西,我明天叫人送點過來。你爸媽會住幾天?日用品還缺什麼,我到時候再來看看。」邱明泉的手掌冒著汗,聲音越來越小,「你、你有什麼想吃的嗎,在國外有沒有養成什麼新的口味習慣?我……我明天一併帶來。」
    這句明顯的問話,終於得到了那個青年的一點回應,他微微仰起頭,一雙明亮深沉的眼睛看著近處的邱明泉。
    「我沒有什麼口舌之欲的,不用操心了。」
    邱明泉忽然愣住了。
    就在剛才,在樓下,那個人也這樣一模一樣地說過這句話!
    聲音語氣,唯妙唯肖,就好像真人在面前正式重演一遍。
    「你、你……」他心裡一陣奇妙的顫慄,只覺得雞皮疙瘩似乎都冒了出來,倉促下,他急於打破這奇怪的氛圍,結結巴巴地道,「嗯,所以我、我來上樓看看……不知道你們的涼席鋪上沒,時間長了,會不會被蛀壞了。」
    他奮力扭頭,裝作向床那邊看去:「都鋪好了嗎?你睡覺記得用開水擦一擦,小心別、別有蟎蟲什麼的……」
    封睿一言不發,就那麼靜靜地看著他,一直等到邱明泉的聲音徹底低了下去,才濃眉一挑。
    「邱明泉你變了。」
    邱明泉一怔:「嗯?」
    「我印象中的你又銳利又神氣,騙我毫不客氣,打我也不手軟。」封睿慢吞吞地道,聲音低啞且磁,「可是現在……為什麼嘮嘮叨叨的像個小媳婦一樣?」
    邱明泉的臉頰騰地紅了,那紅色迅速燃燒到整個修長脖頸,又迅速染紅了小巧的耳朵。
    「你……」
    「可是我喜歡。」封睿飛快地趕在他惱羞成怒前截住他,眼睛裡似乎有星星在浮沉,他深深望著面前的人,看著他慌亂顫動的睫毛,體會著手掌下那一直沒鬆開的腰側肌膚,忽然眸色變得幽黑,像是染上了年代久遠的墨色。
    他的手掌像是帶著火種,在邱明泉柔滑細膩的腰側慢慢移動摩挲,繼而輕輕向下,慢慢探進了邱明泉腰間的皮帶下。
    邱明泉忽然身體再度僵硬,猛地一顫,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往下疾行而去,向著小腹歡快地流淌。
    青年男性剛剛沐浴過的身體乾淨又健壯,不知道韋青叫人在這浴室裡放了什麼牌子的沐浴乳,香甜的花木香混著男性乾淨的氣息,中和了霸道的壓迫感,反而添了絲旖旎的浪漫。
    沒有反感,只有叫人顫慄的、某種奇怪的酥軟。
    封睿再度輕輕俯下身,這一次,他沒有攻城掠地,卻深深看著邱明泉的眼。就像是在確認什麼,確認眼前的人再也不是像兩年前那樣無動於衷,那樣冰雪無情。
    而他的眼睛,終於越來越亮,濃濃的欣喜綻放在他英俊的眉目間,他靠近了他,低低輕道:「你也喜歡我的,我一直就知道。」
    ……他胸前的吊墜垂下來,碰到了邱明泉的肩膀。
    邱明泉心裡微微一顫,隱約的危機感終於浮上來。明明知道那吊墜是屬於這個時空的,裡面不會有那個人的意識存在,可是這樣的肌膚相親下,就好像有種古怪的被偷窺感。
    他輕哼一聲,狼狽不堪地伸手捂住了臉。正要用盡全身力氣推開封睿,忽然地,就在這關頭,整個房間的燈光毫無徵兆地再次綻放,刺得兩個人同時猛地瞇起了眼。
    「哦,Ryan,浴室裡沒有吹風機!」一個誇張的青年男聲響起來,帶著蹩腳而生硬的外國腔,但是中文的流利程度已經好了太多,「你的主衛裡有嗎?」
    人高馬大的白人青年安德列站在門口,精壯的上半身裸著,只有下面隨便繫著條雪白的大浴巾,頭髮上濕漉漉地滴著水。正張口結舌,手僵硬地停在門口的開關按鈕上。
    他的眼睛越瞪越大,狐疑地看著牆邊貼得如此之近的兩個男人,忽然驚喜地衝了過來,湛藍色的漂亮眼睛閃著光,好奇地湊到了邱明泉的臉邊:「啊,是你!我的中國朋友!」
    他興高采烈地盯著邱明泉,完全不管旁邊封睿那黑成一張鍋底的臉:「Ryan是日思夜想、歸心似箭、望眼欲穿,你們是久別重逢、如隔三秋、乾柴烈火……」
    他拍了拍腦袋,殷切地扭頭去看封睿:「我這些成語用得對嗎?是不是進步了很多?」
    封睿終於忍無可忍地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從牙齒縫裡擠出來一句話:「安德列,你知道中國人怎麼形容生氣和暴怒嗎?!」
    安德列眨眨眼,純良又無辜地舉手指指他的頭:「像你這個樣子,好像頭髮都氣得亂了,叫『怒髮衝冠』吧?」
    趁著他倆吵鬧,邱明泉終於悄悄脫了身,快步疾跑到門口,他侷促地轉身,向著安德列狼狽地招招手:「後天婚禮見,你們好好休息吧!」
    「哎哎哎我的中國朋友你別走啊,時間很早,在美國我們剛剛開始夜生活呢!」安德列熱情地挽留著,「你怎麼和Ryan一樣,到了晚上也不享受醇酒和美人,喜歡縮在家?」
    封睿一把推開他,衝到了門口。望著樓梯口已經匆忙消失的那個背影,他終於停住了腳,深深吸了一口氣。
    身後,安德列不知死活地跟了上來,摟住了他的肩膀:「別看了,你的好朋友已經『狼狽逃竄』了。」
    封睿猛地一個眼神殺氣騰騰有如實質飛刀:「我再教你幾個成語──現在我只想把你『千刀萬剮』、『五馬分屍』!」

    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在身後緊緊追趕,邱明泉幾乎是踉蹌地飛奔出了封家的院子,差點在門口的臺階上摔了一跤。
    終於坐上了門口自己的白色帕傑羅,他顫抖著手,插了半天鑰匙才成功打火。迅速發動了汽車,他將車輛開到了大街上。
    ……不行,他現在不能開車。很快就在路邊停下來,他急促地喘著氣,好半天才氣息勻和了些,這才無意識地抬起眼,看向了後照鏡中的自己。
    忽然之間,他愣住了。
    鏡子裡的自己頭髮凌亂,面色潮紅,最吸引人視線的,是他的嘴唇!
    整個都紅腫起來,就算在昏暗路燈的光線下,也能看得見他的兩片唇瓣已經紅豔如同塗抹了最烈的胭脂,泛著被人蹂躪過的水光。
    心裡,終於有個聲音突兀地響起來,帶著無比的震驚,只說了一句話,卻又戛然而止。
    「他……他回來了?」
    邱明泉心亂如麻,彷彿被人抓了現行般,羞恥和慌亂占據了他全部的心神,他聲音沙啞,不敢再看後照鏡一眼,低低道:「嗯……他現在,在樓上他自己的房間。」
    說完了這一句,車廂裡一片安靜,封睿不知道受到了怎樣的衝擊,竟然好半天沒能說出任何話。
    邱明泉心裡越來越慌亂,低著頭,他輕聲道:「他……他來參加我姐的婚禮,提前飛了回來,我、我剛剛去樓上想看看你爸媽他們的房間有沒有整理好,就……就上了樓。沒想到,他、他正在裡面。」
    封睿沒有吭聲,不知道陷入了什麼樣的情緒中。可他越是不說話,邱明泉心裡卻越是惶急:「我……我不知道,所以就闖了進去。他、他一開始以為是小偷,就上來要打我,我就還了手。」
    「安德列也來了,他、他和你住在一起。他剛剛還闖進來呢,問吹風機在哪裡?呵呵……他還是那麼愛說成語,不過,的確比一年前利索多了。」
    他再也說不下去了,嘴唇上火辣的觸感就像還在一樣,提醒著剛剛的瘋狂。
    根本瞞不過心裡那個人吧,透過胸前的玉石,他劇烈的心跳就像是在不停地提醒著那個人。
    「封睿?」聽不見那個人的回應,邱明泉忽然真正地慌亂起來。
    上次這個傢伙生氣的時候,也是這樣一言不發很久,不是嗎?
    他還是做錯了什麼,他該在那個封睿親上他的第一時間,就果斷拒絕,不能再給他任何念想。
    「封睿,對不起。」他低聲地、茫然地垂下頭,「你又在生我的氣嗎?……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事,你假如真的很氣很氣,你……你就罵出來吧。」
    罵他亂七八糟,罵他糊塗又軟弱,暴跳如雷也好,冷嘲熱諷也罷,就是不要這樣和他冷戰,把自己封閉起來。
    終於,封睿低低開了口。
    聲音聽不出什麼暴怒和譏諷的樣子,只是簡單地道:「你多歇一會再開車回家吧。心跳得這麼厲害,心情又亂,會出危險。」
    他的聲音難得地低沉和平靜,竟似對邱明泉那紅腫的雙唇和迷濛的眼波沒有太大的反應。
    邱明泉忐忑地「嗯」了一聲,又有點羞愧:「你……你真的不生氣嗎?」
    「生氣什麼?」封睿淡淡道,口氣中似乎有絲不易察覺的自嘲,「生氣那個我自己死纏不放,還是生氣你不討厭他?」
    他幽幽輕嘆一聲:「你都知道安慰向城,說喜歡一個人沒有錯……你沒做錯什麼,不用這樣自責。」
    邱明泉的心總算微微放了下來,可是不知道怎麼,今天這樣寬容又理智的封睿,他又覺得陌生起來。
    「回家吧,後天還要參加婚禮,有你忙的呢。」封睿輕輕笑了笑,有點蕭瑟似的,「他既然在,我就不能出現了。真可惜,前一世沒見過明麗姐穿婚紗的樣子,本以為這一世能看看,卻也看不到了。」

    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五日,週六,良辰吉日。
    東申浦江飯店二樓的宴會大廳裡,張燈結綵,七彩的氣球和芬芳的玫瑰擺滿了整個大廳。
    在這個時候,還沒有後世那種特別成熟的大型婚慶公司,但是做相關業務的小公司已經如春筍般冒了出來,在邱明泉的指點下,劉家果然找到了本市一家極為專業的婚慶公司來操辦。
    邱明泉前世在一家大飯店打過工,也曾經在大型婚禮上做過端盤子送菜的事,對比起後世那種奢華和精美,現在的婚禮現場依舊還是顯得有點簡單和老套的。
    ──上午一大早,劉媛媛就親自帶著美容廳頭牌的化妝師趕到了向家,緊張地梳妝打扮後,男方的婚禮車隊就準時在九點整到了。
    整整二十輛豪華轎車,前面幾輛坐滿了來幫忙的警隊的小夥子,一個個穿著清一色的高級襯衫,打著真絲領帶,齊齊跳下車的時候,精幹敏捷的身手,整齊劃一的動作,簡直就是荷爾蒙爆棚,別提多麼養眼。
    小夥子們的正中間,劉東風穿著整套薄款的高級西裝,雖然天熱,卻穿得一絲不苟,襯衫的釦子老老實實扣緊了,英武的臉上有種罕見的禁慾和羞澀,合身的高級西裝更顯得肩寬腰細,身材健壯完美。
    向明麗這邊的伴娘是一起去俄羅斯的生死之交趙曉緣,專程從老家飛過來,也是早兩天就到了,此刻正和娘家的女伴們一起抵著院門,不放新郎官進來呢。
    邱明泉的心理年紀畢竟和這些年輕人不同,他沒跑過去參加嬉鬧,只是在一邊笑吟吟地抱著胳膊,站在二樓的窗戶邊往下看。
    鬧了半天,劉東風這邊的迎親隊伍塞了一個個大紅包,趙曉緣和女伴們才把一群大小夥子放了進門,忽然一個女孩子就小聲地叫了起來:「媽呀,這麼大!」
    她是向明麗高中時的閨蜜,前前後後接了四五個進門紅包,摸著鼓鼓的,還以為裡面是常見的八十八元或者六十六元,可是無意中偷眼一看,差點沒嚇一跳:裡面全是整張的毛爺爺,一個紅包起碼五六百元,這麼在門口意思一下,她收到的紅包就能有她媽一年的工資!
    都說明麗嫁了個本地的富庶人家,今天這一看,哪裡是富庶而已,簡直是富豪啊!
    劉東風抱著一大束巨大的鮮紅玫瑰,「噌」地箭步跑上了樓,一眼正看見邱明泉站在通往向明麗閨房的樓梯口,擋著不放。
    「等一等。」邱明泉難得笑得肆意而蔫壞,居高臨下看著他,「今天不抱塑膠花了?」
    劉東風的臉漲得通紅,卡在樓梯口上下不得,低聲哀求:「明泉!別哪壺不開提哪壺了,快點放我過去。」
    邱明泉哈哈大笑,原先還準備了幾句刁難的話,現在也不忍心看他著急窘迫,側身讓開了。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