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幻大師14:改朝換代
神幻大師14:改朝換代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71199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方逸隨彭斌來到彭家,發現彭老爺子的病情不單純,竟是族中某位家主圖謀不軌所致,彭家的恩怨也隨之擺上臺面。在家族長老會召開之時,一場改朝換代的爭鬥大會也因而白熱化,方逸莫明地也被捲入這場糾紛中,這是怎麼回事?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點擊率超過上億人觀賞!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網路原名《神藏》,已宣布籌備開拍微電影中!
    人以食為天
    物以稀為貴
    亂世靠黃金 盛世出古董
    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
    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
    尋遍天下寶物,原來最珍稀的古董竟在自己身上?
    闖蕩江湖無數,方知世上最貴的東西有錢也買不到?!一場車禍從此改變他的人生,他身上的神秘法器究竟是什麼?

    古玩世界沒有保證班,即使交了學費也不保證學會!
    一門沒有教科書的行當,你唯一能信的,只有……
    凡事皆在一念之間,打眼帶你進入古玩的世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方逸終於逃出野人山,來到彭家的集鎮,在拜見彭老爺子時,竟意外揭露了彭家的家族恩怨,原來有家主為了謀權篡位,竟暗中找來降頭師給彭老爺子下毒蠱,使彭老爺子差點喪命,好在被方逸察覺,用罡氣化解了蠱毒,而彭家的內鬥情形也浮上臺,眼看長老會變成一場奪權大會,方逸該如何幫助彭斌呢?

    ※【神幻小檔案】
    金蠶蠱――來源於民間傳說,是將多種毒蟲放在一個甕缸中密封起來,讓牠們自相殘殺,最後只剩下一隻,形狀像蠶,皮膚金黃。也有說把十二種毒蟲放在缸中,經過七七四十九日,再秘密取出放在香爐中,早晚用清茶、馨香供奉,這樣獲得的金蠶則是無形的。
  •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 第一章 泰國狗王
    第二章 彭家家主
    第三章 降頭術
    第四章 兩體一命
    第五章 長老會
    第六章 重磅炸彈
    第七章 改朝換代
    第八章 驚天秘密
    第九章 金蠶蠱
    第十章 藏寶庫
  • 「嘎……」
    一個不似人聲的聲音從陳天虎的口中響了起來,像是死人一般的陳天虎忽然張大了嘴巴,一道金光從他的嘴裡竄了出來,落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原來是一條只有食指粗細的小蛇兒,通體像黃金一般的耀眼,蛇頭呈三角形,不斷的從蛇嘴裡往外吞吐著蛇信,看上去很是可愛。
    「金蠶蠱?」
    看到那團金光,方逸的瞳孔猛地收縮成了點狀,沒想到陳天虎居然也是一位降頭師,而且豢養的還是蠱蟲中頗為強大的金蠶蠱。
    「魔王,別動!」
    金蠶蠱出來之後,方逸發現口袋裡的小魔王騷動起來,連忙用手按住了牠。要知道,煉製大成的金蠶蠱可是刀槍不入的,本身又蘊含劇毒,十分難對付,方逸怕小魔王會吃虧。
    「哈哈哈,你們不是想讓我死嗎?」釋放出金蠶蠱的陳天虎大笑了起來,隨手一指坐在自己身邊的劉姓家主,「死吧,我倒是要看看咱們誰先死!」
    隨著陳天虎的動作,原本盤踞在桌上的金蠶蠱閃電般的射了出去,沒等劉姓家主反應過來,金蠶蠱就在他胸口咬了一記,緊接著又像是彈簧一般地回到桌子上。
    「哎呦……」劉姓家主口中發出一聲驚呼,隨著呼聲,坐在椅子上的身體忽然往後倒去,人還沒有倒在地上,臉色已經是漆黑一片,整個人氣絕而亡了。
    「大哥,小心!」
    看到那蛇兒如此凶殘,趙天琦連忙滾動輪椅,擋在彭老大的身邊,彭斌的動作和他一樣,也趕忙擋在父親身前,原本安靜的議會廳裡亂成了一團。
    「奶奶的,什麼鬼東西!」
    看到金蠶蠱逞凶,彭斌右手猛地一抓,實木打製的桌子硬生生的被他抓裂了一塊,他隨手一抖,那塊木頭便向金蠶蠱射了過去。
    以彭斌的修為,雖然還達不到飛花落葉皆可傷人的境界,但他手上的力道也是非同小可,木頭出手後,竟然帶起一陣風聲,奇準無比的砸在那隻金蠶蠱身上。
    結果很出乎眾人意料,金蠶蠱只是翻了個滾,卻是毫髮無傷,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出手的彭斌,似乎隨時都能彈射而上。
    「哈哈哈,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乾屍一般的陳天虎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不過他沒有再驅動金蠶蠱傷人,對陳天虎而言,今兒安全的退出會場才是最重要的,惜命的他可不想真的以命換命,和這些人同歸於盡。
    「方逸……」
    彭斌沒有搭理陳天虎,將目光看向了方逸,他雖然奈何不得這條蠱蟲,但是有短刃能催發出刀罡的方逸,想必能解決掉這東西。
    方逸擺了擺手,示意彭斌等人退遠一點。
    「小子,你找死是吧?」
    陳天虎的注意力被方逸吸引過去,對這個彭斌所謂的拜把兄弟,他自然沒有什麼好感,當下口中打了個呼哨,右手指向方逸,原本在桌上盤成一團的金蠶蠱,立刻衝著方逸電射而去。
    金蠶蠱的動作雖然很快,但方逸的動作也不慢,就在那蠱蟲將要咬到他的胸口時,方逸身體突然一側,右手屈指彈在金蠶蠱的身上。那金蠶蠱雖然是刀槍不入,但還是被方逸給彈回到了桌子上,並且在桌上打起了轉,過了足有十幾秒才停下來。
    「方逸,小心點!」彭斌擔心地道。
    「啾……啾啾……」
    看到自己本命蠱的攻擊被方逸擋了下來,陳天虎不由大急,口中發出急促的呼哨聲,聽到呼哨聲,那隻金蠶蠱昂起腦袋,一雙綠豆大小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方逸。
    「奶奶的,這玩意不好對付啊。」
    被金蠶蠱盯住的感覺,要比被毒蛇盯著更甚三分,就是方逸也有些膽寒,不敢分心他顧,同樣緊盯著那隻金蠶蠱。
    「哎,你別去!」
    就在金蠶蠱將要發動第二次攻擊的時候,小魔王突然從方逸的口袋裡跳了出來,身體在空中一展,已然衝著金蠶蠱撲了過去,方逸待要阻止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讓方逸意外的是,當小魔王露出身形後,原本氣勢洶洶的金蠶蠱就像是遇到了天敵一般,高昂著的腦袋一下子就縮了回去,口中發出難聽的尖叫聲。
    在眾人的注目中,小魔王直撲而下,一雙前爪按住那隻金蠶蠱的腦袋,猛力一分,刀槍不入的金蠶蠱竟然被小魔王給生生撕裂開來,然後一口就將金蠶蠱給吞進嘴裡。
    剛剛大發凶威咬死劉姓家主的金蠶蠱,居然就這樣被小魔王給吃掉了,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住了。
    「無量那個天尊,這……這也行?」
    方逸忍不住念道,在小魔王的利齒之下,金蠶蠱竟然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這……這莫非就是一物降一物嗎?」
    彭斌等人也是看傻了眼,沒想到這場危機如此輕易的就被化解了,而立功的居然是一隻模樣古怪的小松鼠,這實在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連金蠶蠱也能吃掉?」方逸真不知道自己收養了一隻什麼怪物,之前小魔王吞吃蛇膽蜂后,方逸還不怎麼覺得奇怪,畢竟松鼠是雜食動物,但金蠶蠱可不是善類,竟然也被小魔王三下五除二的就給解決掉了。
    「回來!」方逸衝著小魔王招了招手,等小魔王跳到自己掌心後,他連忙上下查看起來,仔細打量一番,發現小傢伙沒事後,這才放下了心,敢情牠根本就不怕那金蠶蠱的毒性。
    「這……這怎麼可能?不可能啊……」
    剛才還志得意滿,以為自己能逃過這次大劫的陳天虎,此時整個人變得僵直了,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嘴裡反覆說著「不可能」這三個字。就算是親眼所見,陳天虎仍然不敢相信他的本命蠱竟然被一隻小松鼠給吃掉了。
    「我的心跳怎麼那麼快啊?」
    看著殘留在桌上的血跡,陳天虎只感覺心臟在「咚咚」的跳動著,他可以清楚聽到跳動的聲音,而且越跳越快,似乎要從胸口跳出來一般。
    「彭老大,你贏了!」陳天虎看向彭老大,臉上露出慘澹的笑容,在沒有了金蠶蠱護佑之後,自己今日是必死無疑了。
    「彭老大,給我個痛快,讓我死在你槍下吧,我記得你曾經說過,你槍下不死無名之輩。」陳天虎大笑了起來,「能死在彭老大的槍下,我陳天虎這輩子活得也值了!」
    「老陳,我怕是滿足不了你這個願望了。」
    彭老大推開了彭斌等人,看到陳天虎的臉,露出了一絲驚詫的神色。
    不光是彭老大,此時場內看著陳天虎的人,表情都很古怪,因為此刻的陳天虎,臉上只要是有孔的地方,都在往外滲著黑色的鮮血,那模樣猶如厲鬼一般恐怖。
    而且就在陳天虎說完那句話之後,他的舌頭竟然從嘴裡掉了下來,「啪嗒」一聲掉在地上。
    緊接著,陳天虎的兩個眼珠子也往外凸了起來,順著臉頰滑落了下去,不過在眼珠子後面的血管將眼珠給吊住了,一雙眼睛分別垂在臉頰上,那樣子詭異到了極點。
    「咯咯……」陳天虎似乎根本就不知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喉嚨發出一陣「咯咯」聲,似乎還在說著什麼,只是沒了舌頭的他,再也無法清晰的說出一個字來了。
    「媽呀!」一個原本站在王姓家主身後的年輕人,口中忽然發出一聲怪叫,轉身就往門外跑去,陳天虎那恐怖的樣子,直接就讓他崩潰了。
    「哇哩咧,怎……怎麼變成這樣子了?」
    站在方逸後面的胖子這會兒也是嚇得不輕,一隻手死死的抓住方逸的肩膀,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他感覺到安全。
    「這是本命蠱被破,蠱蟲留在他體內的劇毒發作了。」方逸搖了搖頭,對彭斌說道:「大哥,今日的長老會就到此為止吧,無關人員都可以退出去了。」
    金蠶蠱雖然在毒性上要比蟥蠱差很多,但也是融合了數百上千種毒蟲的產物,眼下陳天虎的血液被那劇毒侵入,可以說連呼吸散發出來的氣息都是帶有毒性的。
    「大家都出去吧。」彭斌擺了擺手,示意彭浩先把老爺子給推出去,原本老爺子身體就虛弱,萬一聞到這氣味的話,說不定陳天虎還真能如願以償和老爺子同歸於盡呢。
    「方逸,這裡就拜託你了。」
    彭老大衝著方逸點了點頭,他知道兒子的這位結拜兄弟是個奇人,既然之前能破解那蟥蠱,眼下這局面,怕是也只有方逸才能處理得了。
    此時的陳天虎,模樣已經變得愈發恐怖了,他腦袋上的鼻子耳朵等器官也在往外脫落著,整個頭骨赫然變成一個骷髏頭,只有一些毛髮還沾黏在上面,一股惡臭味從陳天虎的身上往外散發著。
    在場的人雖然都是經歷過不少大風大浪的人物,但對這般詭異的景象,誰都沒有見到過,有些體質稍微差一點的人,已經忍不住要嘔吐出來了,所以聽到彭斌的話後,眾人頓時蜂擁往外湧去。
    「你們哥倆杵在這裡像個電線桿似的幹嘛啊?還不快點出去?!我靠,胖子,你還拍照?」
    方逸沒好氣的瞪了眼胖子和三炮,要說這哥兒倆的神經也算是粗大,除了開始有些不適應之外,現在反倒是看得津津有味,胖子更是拿出相機劈哩啪啦的拍起了照。
    「逸哥,活人變成骷髏,這機會多難得啊!胖子一邊按著快門一邊說道:「回家我給沖洗出來,然後放大了掛在房間裡,估計這效果比你畫的那些符咒還有用呢。」
    「胖子,你要是敢把這畫面掛在房間裡,孟雙雙一定會割了你那一身肥肉的……」三炮撇了撇嘴,對胖子的話很是不以為然。
    「三炮,你少嚇唬我,大不了我把照片掛你家去。」聽到孟雙雙三個字,胖子頓時認慫了,歪了下嘴,再也不吱聲了。
    「方逸,你這兩個兄弟挺有意思的啊。」
    整個會議室裡,這時就只剩下彭斌、方逸還有胖子和三炮,其餘的人就連阿虎都已經全部退了出去,看著在那裡鬥嘴的哥幾個,彭斌不由讚了一聲。
    一個人的膽量,不是靠嘴吹噓出來的,在面對著如此驚人的恐怖場面,胖子和三炮還能談笑自如,足以說明兩人的心臟夠強,從這一點上,就讓彭斌認可了二人。
    「回頭咱們哥幾個多親近親近。」彭斌笑了笑,將注意力又放在陳天虎的身上,說道:「方逸,怎麼處理這傢伙?奶奶的,日後這會議室怕是也不能用了吧?」
    也不知道陳天虎體內究竟蘊含的是什麼毒素,此時那毒素不但將他臉上的肌膚盡數腐蝕掉,而且滴落的腥臭液體甚至連陳天虎的衣服都給腐蝕掉了。
    「他還沒死!」方逸很突兀的說了句,把彭斌胖子和三炮都給嚇了一大跳。
    「還沒死?這……這怎麼可能?」彭斌一臉的不可置信,舌頭眼睛耳朵鼻子都掉了下來,整張臉變成了一個骷髏頭,彭斌怎麼都不相信陳天虎此時還活著。
    「大哥,他真的沒死,」方逸嘆了口氣,道:「不過他現在是生不如死,蠱蟲死亡後噬主的滋味可不是那麼好受的。」
    降頭師和巫師之所以非常的少見,就是因為修煉這種邪術可以說是步步殺機,尤其是煉製本命蠱的巫師和降頭師在獲得了超出常人力量的同時,自身也承擔著巨大的風險。
    本命蠱在吸收寄主精血的時候,也會反哺一種很特殊的物質在寄主的體內,這種物質就是蠱蟲本身所蘊含的劇毒,在本命蠱活著的時候,這種劇毒並不會和寄主的血液相融合,對寄主也沒有什麼危害。不過一旦本命蠱死亡或者是噬主的時候,寄主體內的劇毒就會全面爆發,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這種毒素本身又帶有蠱蟲的精華,所以在侵蝕寄主身體的同時,又會保護住寄主的心脈,使其一時三刻都無法死去。
    就像現在的陳天虎,雖然口不能言手不能動,但意識想卻是十分的清楚,除了能感受到身體猶如萬蟻噬咬的痛楚外,對於彭斌他們之間的談話也能聽得一清二楚。
    「真的假的?」彭斌不敢相信地說。
    「當然是真的。」方逸很認真地說道:「如果沒有被外人殺掉的話,他最少還得忍受一天一夜這樣的痛苦,直到蠱蟲精華再也護不住他的心脈之後,才會真正的死掉。」
    身為降頭師或者是養蠱的巫師,最害怕的其實並不是死亡,而是被蠱蟲反噬的生不如死,相比面前的陳天虎,被方逸間接殺掉的那個降頭師無疑就是很幸運的了,由於他是在和方逸鬥法失敗時死的,毒素爆發很快,直接就一命嗚呼了。
    「一天一夜?」
    彭斌聞言,臉上露出驚怖的表情,這種痛苦怕是比千刀萬剮更讓人難以忍受,因為在受剮刑的時候,人還可以通過喊叫來發洩,但陳天虎卻是連一個音都發不出來,只能在那裡硬生生的承受。
    「大哥,你可以送他一程的。」
    方逸也不想繼續看下去了,就他所知,最後陳天虎身上的皮肉將被腐蝕得一點都不剩,只有心臟和大腦神經是完好的,那樣子將會更加的淒慘和恐怖。
    「好,那我就送他一程。」
    彭斌點點頭,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站在桌子對面的陳天虎那近乎骷髏頭的腦袋,竟然上下搖晃了一下,顯然方逸說的沒錯,陳天虎此時完全是清醒著的。
    「陳叔,我最後叫你一聲叔叔,人死燈滅,恩怨兩消,你和彭家的恩怨也到此為止吧。」
    看著全無人樣的陳天虎,彭斌的心裡也是充滿了感慨,在他小的時候,這些叔伯都對他非常好,彭斌擁有的第一把槍,就是陳天虎送給他的一把白朗寧,直到現在,彭斌都保留著這把能稱得上是珍品的手槍。
    聽到彭斌的話,陳天虎的身體猛地顫抖起來,腦袋晃動的動作愈發地大了,感受著身體肌膚被毒素的腐蝕,偏偏腦子還清醒無比,往事一幕幕的浮現在眼前,陳天虎此時是後悔無比,後悔自己為了追求強大的力量而修煉了降頭術這種邪術。
    那是十幾年前的事了,剛剛結識那個降頭師的陳天虎,從其口中知道自己竟然有成為降頭師的資質,大喜過望之下,懇求那個降頭師傳授自己降頭術。
    在付出不菲的家產後,那個降頭師同意傳授陳天虎降頭術,然而那時陳天虎年齡已經不小了,早已過了修煉降頭師的最佳時機,為了修煉降頭術,陳天虎卻做了一件慘絕人寰的事。
    那就是他將自己最小的一個兒子當成了煉製本命蠱的容器,將初生的金蠶蠱放到兒子體內吸收精血,等到金蠶蠱成熟後,才將其納入到自己的體內,由於本源相同,陳天虎成功的煉製出這條金蠶蠱。
    但是陳天虎的小兒子卻被吸盡精血而亡,此刻的陳天虎,似乎看到了痛苦哀嚎的兒子正在伸著雙手向自己索命,心理和身體承受著雙重痛苦的他偏偏無法死去,這種折磨簡直就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
    無盡的悔恨在噬咬著陳天虎的內心,但一切都已經晚了,他需要為自己的所做所為付出沉重的代價,這種代價就是在承受地獄般的折磨之後死去。
    此時的陳天虎根本就不畏懼死亡,可能的話,他願意拿出所有的財富來換取一個痛快死去的機會,所以在聽到方逸的話後,陳天虎竟然對方逸產生了感激之情。
    「砰!」的一聲槍響,彭斌手裡的槍口冒著青煙,這一槍準確的射在陳天虎的心臟位置。
    「怎麼回事?他死了沒有?」
    讓彭斌些意外的是,在挨了自己這一槍之後,陳天虎的身體只是稍稍往後退了一步,胸口也沒有血花濺出,讓彭斌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射穿陳天虎的心臟。
    「沒有。」方逸搖搖頭道:「把槍裡的子彈全都射出去吧,就打心臟的位置。」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方逸也是心驚不已,沒想到這種蠱毒如此強大,而帶有金蠶蠱刀槍不入的特性,竟然能抗拒子彈的傷害,這也刷新了方逸對降頭術的理解,要遠比方逸以前的認知更加玄奧。
    「好!」彭斌答應了一聲,面對眼前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彭斌心裡的承受力也快到了極點,當下手腕一沉,將彈夾裡剩餘的子彈全部擊發了出去,在如此近的距離下,子彈全都打在了陳天虎的心臟位置。
    當蠱毒精華能量被子彈的衝擊力消耗完之後,一顆子彈終於射穿陳天虎的心臟,從他後心的位置穿了出去。
    「咯咯……」陳天虎的喉嚨裡發出一陣如釋重負般的聲音,隨之大塊的腑髒碎片從他口中噴灑出來,方逸和彭斌似乎都聽到了一口長氣嘆出,陳天虎一直矗立不倒的身體終於癱軟在地上。
    「他娘的,這簡直就是個怪物,怪不得降頭師有那麼大的名頭。」見陳天虎終於死去,彭斌忍不住擦拭了一下額頭上冒出的冷汗。
    「要不是他的蠱蟲先死掉,恐怕更加難對付。」方逸有感而發地道。
    「嘿,小魔王立功了!」彭斌看了眼方逸的口袋,那小傢伙吃掉蠱蟲後,就一副懶洋洋的樣子,直接鑽進口袋裡去了。
    「大哥,咱們出去吧。」方逸有種感覺,吞食金蠶蠱後,小魔王又會陷入沉睡之中,或許這種沉睡對小魔王而言,就是一種進化的過程。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