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月亮來見我(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8.6元
定  價:NT$232元
優惠價: 79183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少女林月亮和少年陳雲開同住在醫院家屬樓區,是兩家人眼中青梅竹馬,而陳雲開打小卻對禾鳶情有獨鍾,跟在她屁股後面轉悠唯命是從。再後來,“智弱兒童”江忘(實為高智商少年)搬進家屬樓,林月亮的注意力被分散,四個少年也開啟了開始共同成長的道路。
與此同時,十八歲分水嶺,禾鳶決定考藝校,進軍演藝圈,和陳雲開的關係變得岌岌可危,而當年的一場也意外逐漸浮出了水面……
桑榆,《花火》雜誌人氣作家!作品詳見於《花火》等青春一線期刊。讀者票選《花火》雜誌年度最受歡迎作者榜首!作品久居讀者最喜愛故事第一名!!
如果喜歡一個人,
我一定努力站在更高更遠的地方,
讓她長途跋涉來見我。

青春作家桑榆 人氣之作
高智商學霸&反差萌少女

因為終點的風景不只有我,
還有世間最壯闊的山與河。
Chapter 1.王子和騎士都去見鬼了
Chapter 2.你不是我的菜
Chapter 3.細看諸處好
Chapter 4.忽近忽遠,忽濃忽淡
Chapter 5.月亮惹了禍
Chapter 6.本能
Chapter 7.他的痕
Chapter 8.要傷害,只能我來
Chapter 9.登堂入室
Chapter 10.給你朝夕
Chapter 11.不是原諒,是算了
Chapter 12.萬一有人放手呢
Chapter 13.耀眼星
大結局
後記
《月亮來見我》
桑榆 著

 
Chapter 1.王子和騎士都去見鬼了
  
  “林月亮,起立。”
  一截粉筆頭被扔上桌。
  我慌忙起身,看到教導主任將物理課本一扔,臉一板:“你和陳雲開動手動腳地做什麼?”
  “哄堂大笑必備句”一出,班級氣氛頓時熱鬧,揶揄的笑聲此起彼伏。
  “他搶了我的早餐麵包,我正準備捶他。”
  教導主任若有所思地推推眼鏡,看向陳雲開:“下節班會課,你上來表演怎麼用最快的速度搶走麵包並列出公式。”接著,他瞧向我,“你就負責演示怎麼用最大力捶人吧。”
  我一聽,開心了,陳雲開直接放棄治療:“老師,我選擇寫檢討。”
  “如果檢討有用的話,還要主任幹嗎?!”講臺上的中年男人擲地有聲。
  恰逢下課鈴聲響,他不再給我們置喙的餘地,夾著書本翩然離去。
可臨到門口,他還是沒放過我:“林月亮,到我辦公室來。”

  五分鐘後。
  “高考在即,看看你的測驗成績。”主任將才出爐的月考成績單拍在我的眼前,“我記得你想考川城醫學院?”
  我心虛地點點頭:“對……不是您說的嗎?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見鬼了呢。”
  男人氣得七竅生煙,可當初這話的確是從他的嘴裡蹦出來的,現下只好迂回進擊:“你最近越來越不像話,叫你媽來學校一趟。”
  “就不能直接回家和她溝通?”我兩眼上翻,兩口子吵架非拿我當炮灰。
  林吉利同志不再淡定,下意識又推了推眼鏡:“閨女,做人的基本底線是良心。剛才在眾目睽睽之下,我這胳膊肘怎麼拐的,你忘啦?!”
  見我半天不吭一聲,林吉利同志笑了笑,佯裝不經意地看看日曆表:“喲,今兒週五,你們該換座位了。”
  薑還是老的辣,我瞬間慫了。但我妥協的話還沒出口,陳雲開登場了。
  他估計沒聽見前面的話,就聽到最後一句“換座位”,當即沒大沒小地叫林叔:“不用換,沒轍的,她坐誰的身邊都能聊。”
  差點我倆又一如既往地掐起來,我爸已全無勸阻的欲望。
  其實,並非他老人家沒有望女成鳳的夢想,可我媽說,山雞怎麼都變不了鳳凰,要他別做夢,於是他就很聽話地連夢也不做了。
  偶爾我也懷疑,難道川城真如坊間所言,這片水土盛產“老婆奴”?
  然而,每次這樣想的時候,我就忍不住看看陳雲開,忽然又覺得,傳聞有誤。
  刺兒頭開哥在學校是出了名的混帳,將來會怕老婆?不存在的。
  雖然我所謂的混帳不過是他和其他班男生搶搶籃球場,起衝突驚動了校長,校長想給他處分,卻捨不得他每年為學校帶來的競賽榮譽。
  這也是我爸迄今沒把我倆的座位分開的重要因素。
  本著近朱者赤的原則,他想,我成績再差,跟著陳雲開混,不至於跌到底。
  事實的確如此,身為“理科渣”的我一直處於尚能拯救的程度,只是肯定與陳雲開這個開外掛的比不了。
  “聽說B中能順利評上國家重點學校,陳雲開那堆獎盃也起了不少作用。”大家這樣講。
  可我不是大家。
  我想講的是,陳雲開能有今日全得仰仗我。
  因為,他是我媽生的……
  哦,不好意思,他是我媽接生的。
  反正他呱呱落地那日,我剛好在我媽肚子裡折騰滿十五周。
  那時,HCG孕酮指數和唐氏篩查這些字眼,大多人還沒聽過,以至於陳雲開他爸這個暴發戶差點將陳媽送出國待產,就怕自個兒的心肝寶貝發生什麼意外。
  但陳媽堅持留下來,還必須要我媽這個剛考到婦產醫師執照的菜鳥經手。因為兩人曾發過誓,要做彼此永遠的天使。
  誰若折我姐妹的翅膀,我必廢他整個天堂的那種。
  “再說,萬一面臨保大還是保小的問題,她肯定力排眾議保我啊。”進產房前,陳媽篤定道。
  不過,陳雲開當初在陳媽的肚子裡就很不讓人省心,平常估計吃得太好,腦袋比普通嬰兒大,宮口剛開到三指就讓陳媽疼得受不了,眼看還真有難產的風險。
  關鍵時刻,我福至心靈地在我娘肚子裡作亂,讓她被現場的血色催得幾欲嘔吐,陳媽終於在摧枯拉朽的疼痛中看出點意思:“我的天,王麗娟?!”
  “我的天,我的天!”
  她啞著嗓子感歎,已經忘記自己在幹嗎。
  眼見我媽嘔吐了好幾次,陳媽徹底嚇著了,整個身子艱難地往後縮,特怕我娘昨晚吃的那鍋大雜燴全吐在她的肚子上――什麼火腿腸、土豆片、牛肉渣……
  為了結束精神折磨,陳媽總算使出九牛二虎之力――
  “啊!”
  一切歸於平靜。
  所以,大家評評理,追根溯源,是不是沒有當日的我,就沒有今日的陳雲開?!
  陳媽估計也這樣想,少女心氾濫地說,如果我媽生的是女兒,想方設法都要弄進他們陳家,連名字都取得天生一對:雲和月。
  追雲逐月、撥雲見月、守得雲開見月明……無論哪個詞,都是太好的期望。
  至於陳雲開嘛,還算是個頂天立地的主。
自打兩方大人對他進行洗腦,每次玩過家家,他這個當慣了皇帝的老油條,真的就只欽點我當皇后,惹得整個家屬院的小姑娘都嫉妒,包括後來的禾鳶。

  十歲那年,我媽和陳媽所在的醫院更換了一批老員工,新來的補上,家屬院增加了許多生面孔,禾鳶便是其中之一。
  她和我同月生,卻長得比陳雲開高些,身材底子出挑。我那時成天發尾不過脖子,禾鳶卻已經會紮又高又松的馬尾,朝氣蓬勃。
  最初,我並沒覺得禾鳶有什麼威脅。
  因為,當我試探性地問陳雲開“我是不是這個院子裡最好看的姑娘”,他想也未想:“你是――”
  我一聽,捂著臉害羞地跑走,完全沒注意到背後莫名其妙的眼光以及沒聽完的後半句:“……哪兒來的自信。”
  沒錯,我就是靠著“我不聽,我不聽”技能才活得幸福感那麼滿的。
  可我還沒學會“我不看,我不看”這招,就撞見陳雲開將我送給他的石頭巧克力偷偷地捧給禾鳶。
  那時,我旁邊還有個膽子挺大的女孩兒笑嘻嘻地問:“林月亮,你看最新播出的連續劇《還珠格格》了嗎?你回去看看唄。”
  我也傻,真的跑回家追劇,才看幾集就忍不住砸電視。
  合著你是想告訴我皇后沒什麼了不起?!受寵的都是民間妃,吃癟的都是皇后,我還成天不知方物、自鳴得意。
  瞧瞧,屁大點的小孩都知道隔山打牛這招。我再不加以防範,恐怕連僅有的那麼點位置都保不住了。
  到底怎麼防範呢?
  我琢磨很久,才有了一點想法――
  應該培養後備力量。
  跟禾鳶似的,除了受陳雲開青睞,家屬大院還有幾個小男生也為她肝腦塗地,導致她走哪兒都威風、底氣十足。
  而我,大概就缺一些,無論我做什麼,對還是錯,都站在我背後無條件支持我的角色吧。
  不過,那天,我悲傷地發現,過去十載的童年歲月中,偌大個家屬院裡,我居然只對陳雲開這個男孩子有印象。
  意識到這點,我更慌張了,恨不得在馬路上隨便抓個“壯丁”充數,就為證明我的世界沒有他也完全可以。
  於是,我搜腸刮肚找了半月,終於將目光聚集在一個叫江忘的小少年身上。
  他也是跟隨那批新員工搬進來的,和我們同齡,卻沒在轄區小學出現過。
  我能注意到他,還是因為大人們經常八卦,說江媽媽長得標緻,可惜離了婚,說她少言寡語、獨來獨往……反正就這些陳詞濫調。
  人多的地方是非多,不稀奇。
況且,江媽媽不過三十出頭的年紀就被任命為醫院皮膚科主任。皮膚科的工資情況大家一清二楚,不少有關係的擠破了頭都進不去,她一來就空降,到底什麼背景,大家自然議論紛紛。
  綜上所述,江媽無論從哪方面看,畫風都和院裡愛八卦的大娘們格格不入。
  如果非要從她的身上找出敗筆,那只能是她這個兒子了。
  因為――江忘是個弱智。
  他常蹲在家屬大院的乒乓球台旁,看其他人揮汗如雨。他只捧著臉看,不玩,興許沒人願意和他玩。反正他就那麼盯著黃顏色的球神遊,眼睛雖然清澈,但有點呆呆的,根本不像什麼奈良的鹿,說傻麅子比較貼切。
  江忘:“傻麅子是什麼牌子?”
  “……東北名特產。”
  一種長得和鹿有七八分相似的物種。
  遭遇獵人時,它們會把頭埋進雪地中,以為大家看不見。
  如果你想吸引它的注意,只需叫上那麼一聲,它就會停下奔跑的腿瞅你,瞅你,再瞅你,好奇你究竟犯了什麼毛病。
  假如你是獵人,讓它僥倖在槍下逃脫了,別害怕,別傷心,老老實實地待在原地埋伏吧。因為它過會兒還會跑回來,看看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對於沒見過的新事物,傻麅子們擁有無窮無盡的精力與好奇心。
  更可笑的是,它傻吧,還給自己傻出了一條路,被聯名列入《國家保護陸生野生動物名錄》。
  以上有哪個特徵與江忘對不上號,我就接受天打雷劈。
  不過,這也是我當初會注意他的原因,畢竟好擺平啊!若換作其他智商正常的男孩,誰願意當我的後備軍?!
  總之,為了搞定江忘,我的確費過心思。
  那年代,石頭巧克力還是個稀罕物。每次隨我媽逛大超市,我就偷偷往購物車裡塞小罐的。以往這些巧克力幾乎有大半我都留給了陳雲開,決定腐蝕江忘那日,我把陳雲開的那部分給了他。
  很多年後,再回憶過往,我才願意承認,當時主動給江忘巧克力,不過是覺得他與我同病相憐。
  什麼騎士,什麼王子,都見鬼去吧,我只是比院裡其他孩子更先明白“孤獨”兩個字。
  我擁有過陳雲開每時每刻的陪伴,可十歲那年,禾鳶出現,搶走了屬￿我的陪伴。
  十歲,我還不會使用“歲月是條流水線,它會毫不猶豫地帶走你不願失去的昨天”這種華麗的遣詞造句。我只會生氣,卻無能為力。
  唯獨看見江忘,我才能開心些。
  因為他比我更可憐。他這一生,或許永遠都不會明白擁有是什麼玩意。
  於是,被拋棄的我,就抱著一顆碎掉的聖母之心,毫不猶豫地去紮……哦,去溫暖一個“傻子”了。
  仿佛還是夏末?
  初秋?
  總之,有特別漂亮的晚霞罩在臉上,黃澄澄的,鍍了一層濾鏡般,給我增加了幾分虛偽的漂亮。
  我陪少年席地坐在乒乓球台邊,看乒乓球飛來飛去,許久才鼓起勇氣把石頭樣的巧克力遞給他。
  少年看看“石頭”,再看看我,抱著膝,不明所以。
  我的心一軟,默默地將一顆“石頭”扔進嘴裡,津津有味地嚼給他看。
  見我示範在前,他呆滯迷茫的表情有了變化,幾分信,幾分懷疑。等巧克力慢慢在嘴裡化開,他嘗到甜頭,終於咧嘴對我笑,一雙眼又亮了幾分。
  當時我想,如果陳雲開對我這麼笑,我真能為他顛覆世界什麼的,奈何面對我的是江忘。
  他的笑容……太醜了吧!
  抱歉,自詡文采斐然的我都不知該如何美化他兩排牙齒上殘留的巧克力痕跡,遠看跟蛀牙似的,缺了口,會漏風,讓我笑得淩亂。
  可惜,我開心沒一會兒,剩下的巧克力全被陳雲開打翻在地。
  估計是玩乒乓球的兩個熊孩子向陳雲開告的狀,說他這位皇后最近頻頻向一個男生示好,莫不是要爬牆?
  爬牆就算了,她還給他找一傻子,簡直不把他放在眼裡。這不,他來算帳了。
  “林月亮,你錯沒錯?!”
  他用手肘惡狠狠地頂著我的脖子,生怕別人不知道那是“抓奸”現場。
  我出氣不勻:“陳雲開,你這條,黃眼狗,只許州官放火……”
  其實,我的內心相當愉悅。
  陳雲開生氣,證明他還在意我。他那快把我的腦袋擰下來的架勢,足以掃光我前段時間關於“孤單”的矯情的思想。
  我甚至抽空幻想了一下,未來的幾十年,我和陳雲開真如陳媽預設的那般,共組家庭、共度佳節、共同把餘生過得油膩卻難忘……
  我正為那樣的未來感動,忽聞一聲悶響,束縛我的手肘緩緩鬆開。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