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你是我的小確幸(全二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9.8元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75224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溫少卿,溫和綽約,坐診時談笑風生,手術臺上橫掃千軍。他從未想過,這個世界上會有一個女人對他說,她會在她的領域裏橫刀立馬、護他周全。

叢容,從容幹練,憑藉三寸不爛之舌在律師圈叱吒風雲。她從未想過,會有一個名叫“溫少卿”的男人,堵得她啞口無言,卻心裏生花。

溫少卿:“病人接受病情會經歷幾個階段,就像你接受不了你喜歡我。”
叢容臉都憋紅了,“我沒有!”
“第一階段,否認期,拒絕接受現實。”
叢容氣急,“你胡扯!”
溫少卿很滿意她的反應,“第二階段,憤怒期,主要表現為生氣、憤怒。”
叢容深吸口氣,站了起來,“隨便你怎麼說吧,我累了,先回去了。”
“病人基本上接受了事實,喜歡獨處,睡覺。”
“你到底有完沒完?!”
“個別病人會出現迴光返照的現象,企圖做最後的掙扎。”
叢容氣急,“我才不喜歡你!”
溫少卿緩緩開口:“情之所鐘,雖千萬裏吾念矣,叢容,但我喜歡你。”

東奔西顧
歡萌暖甜系青春作家,天然呆、自然萌。其作品文筆活潑輕快,內容笑點多多,溫暖甜蜜的創作風格獲得了眾多讀者的喜歡,被讀者親切地稱呼為“東紙哥”。
溫少卿所在的醫療組回到本市又是在一個月以後,叢容接到消息趕到醫院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
她急匆匆地推門進去的時候,他正坐在桌前寫著什麼,聽到聲音抬起頭來看到她,便笑了起來。
又是一個月沒見,他消瘦不少,愈顯清俊,看到她愣愣地站在門口,便起身走過來,拉著她的手進門坐下,“走的時候說好的,等你回來有話要跟你說,還記得嗎?”
叢容點點頭。
溫少卿伸出手來,“東西呢?”
叢容從包裡拿出一個信封放在他手裡。
那是他走前塞進她家門縫的,她打開看過,裡面是三張卡片,什麼字都沒有。
溫少卿捏著那張粉色的卡片在手裡轉了轉,“粉色,情竇初開的小姑娘都會喜歡的顏色吧?那會兒,你該上中學吧?”
說完打開觀片燈,把那張卡片放了上去,然後叢容便瞪大了眼睛。
光透過那張卡片,卡片上竟出現三行字。
11班的叢容:
你好,我是9班的溫少卿。
我可以喜歡你嗎?
溫少卿低著頭有些不好意地笑著,“那個時候的小男生是不是都是這麼寫情書的?我那會兒應該是在學楷書。你說你每次分班都會在11班,我忘了跟你說,我每次分班都會在9班。”
    他又捏起那張白色的卡片,“白色,上大學的女孩子是不是都喜歡這個顏色?女生的白裙子,男生的白襯衫。”
觀片燈上很快便出現了不一樣的字體。
叢師妹,書上說溫和從容,歲月靜好,我們本來就是天生一對。
溫少卿看著叢容,“上大學那會兒我應該在用行書。如果我們在大學遇上,我應該是你師兄,師兄和師妹不是一向都會有姦情?上了大學自恃讀了幾本書,表白也是書卷氣十足。”
他低頭去拿最後一張放在觀片燈上,“銀灰色,成熟穩重的顏色,正好符合我們現在的年齡和狀態。做了醫生以後,病歷寫多了便用了醫生的慣用字體,草書。”
叢容看了許久,忽然出聲:“這句話寫的什麼?有幾個字我看不懂。”
溫少卿站在觀片燈旁看著她緩緩開口:“一顰一笑一叢容,一生一世一雙人。”
說完又笑起來,“這個年紀再寫情書,大概不能再酸溜溜地寫什麼情啊愛啊的了,有擔當的男人該給一個女人的是一生的承諾。”
他的臉在觀片燈前模糊而溫和,眼底柔情四溢。
叢容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她已經很久沒有那麼緊張過了,心尖都在顫,有些慌,又有點暖。
三張情書在觀片燈上,那是溫少卿的心意。
叢容在他的注視下有些不知所措,溫少卿便靜靜地等她反應。
又過了許久,她才顫抖著聲音開口:“溫少卿,你……你為什麼喜歡我?是因為……”
溫少卿坦然一笑,“你以為是因為什麼?我就是那麼沒有原則的人嗎? 喜歡便是喜歡,你以為是邏輯推理嗎?非要一步步推算出來?”
   叢容靜靜看著他,他臉上的笑容乾淨溫暖,目光沉靜篤定,眉眼俊逸溫情,看著看著她也慢慢笑了起來。
職業所限,她早已習慣了根據證據推導結果,可卻忘了,有些事是沒辦法用因果來推理的,愛情不就是講究個莫名其妙嗎?有個人莫名其妙地喜歡你,而你也恰好莫名其妙地喜歡她,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一切都是那麼莫名其妙,妙不可言。
門外忽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便是敲門聲,他應了一聲後一個年輕的護士推門進來,“溫醫生,高速上出了連環車禍,部分傷者送到我們醫院急救,馬上就要到了,主任叫我們下去接應一下。”
她一股腦兒地說完才發現屋內除了溫少卿,還站著個女人,那個女人眼圈微紅,溫醫生還拉著她的手。她一時有些尷尬,低著頭退出去,“我去給其他醫生打電話叫他們回來,您一會兒直接下去就行了……”
溫少卿應了一聲,轉身把觀片燈關了後,又把三張卡片放進信封重新塞回她的包裡,才拉著她往外走,“今晚大概又要加班了,你先回去,明天我們一起吃飯。”
走了幾步又轉身回去拿了個醫用口罩回來給她戴上,“可能會碰上,血腥味兒很重。”說完隔著口罩在她唇角落下一個很輕的吻。
叢容怕耽誤他,跟在他身後下了樓,很快離開了。
她走到醫院門口的時候,幾輛急救車呼嘯而至,一群醫護人員很快迎上來,她趕緊讓到一邊。
救護車門打開的時候,叢容忍不住看了一眼,場面有些不太好看,她匆匆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視線。
他才從鄰省回來,都沒好好休息,又和她說了半天話,現在又要去做手術,會很累吧?
叢容再回頭去搜尋溫少卿的身影時,急診大廳裡已經亂成了一團,到處都是醫護人員和傷者,他的白大褂上都是血,卻一臉從容淡定,一邊做著急救檢查一邊說著什麼讓旁邊的人輔助,叢容忽然意識到他也是整日在
血腥間遊走的人。
他在她面前總是一副慢條斯理的閒散模樣,那般雅人深致的形象,實在沒辦法想像,手起刀落給人開膛破肚的血腥場面。
溫少卿從手術室出來的時候,護士長笑著走過來,“聽小護士說有個女孩子一直在等你,我去看了一下,還不錯。”
溫少卿累得說不出來話,只是無聲地詢問。
護士長八卦的心掩都掩不住,“小護士說下班的時候還和你在辦公室裡說話,是女朋友吧?”
溫少卿眉心微動,她沒走?
護士長看著他的眼神變化又笑起來,“在病房那條走廊盡頭的長椅上,快去看看吧。”
叢容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手機沒電了,早已關了機,她出來的時候匆忙,又忘了戴手錶,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去而復返,大概只是應了那句話吧。
情到濃時,是眷戀。即便知道自己待著這裡沒什麼用,還是想陪著他。
叢容打了個哈欠,百無聊賴地把口罩摘下來戴上,戴上摘下來,反复幾次之後,還是覺得空氣中消毒水的味道有些重,重新戴上剛想站起來去找找看有沒有時鐘,就看到溫少卿站在幾步之外。
他站在那裡沒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在醫院走廊慘白清冷的燈光裡,他的臉堅毅沉靜,眼神深邃得似乎要把她吸進去。叢容心裡一慌,剛想說什麼,就被他上前拉進懷裡緊緊擁住。
叢容嚇了一跳,“你怎麼了?”
“累。”
過了許久他才放開她,看著她有氣無力地吐出一個字。
    他戴著口罩,整張臉就只露出那雙眼睛,根根分明的睫毛看得她心生羨慕。他的眼神卻倏地一變,眼底的情緒越積越濃,最後從微挑的眼尾溢出來,一發不可收拾。叢容被他看得嗓子髮乾,剛想說點什麼,他卻猝不及防地低頭吻下來。
其實兩人隔著口罩,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親吻,可她卻能感覺到他的氣息,空氣中消毒水的味道似乎也淡了。
“咳咳。”陳簇站在幾米之外的病房門口,雙手舉過頭頂,一臉揶揄,“我實在不想打擾二位,可是……溫醫生,裡面那個病人翻了你的牌子。”
叢容臉紅著踢了溫少卿一腳,溫少卿攬著她的腰,帶她閃進樓梯間,躲開陳簇的視線。
叢容惱羞成怒還在掙扎,溫少卿沉著聲音低聲開口:“別動!”
她一愣忘記了掙扎,便給了他可乘之機,他一抬手扯掉兩人的口罩,再次覆上她的唇,漸漸加深剛才意猶未盡的親吻,從嘴角移到下巴,溫柔細緻地含著她的下巴廝磨……
叢容仰著頭輕輕喘息,手指不自覺地抓緊他腰側的布料,空氣中流淌著曖昧的氣息。他的側臉緊緊貼著她的臉頰,溫存廝磨,低聲開口,一開口滿是誘哄,卻什麼都沒說,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叫著她的名字:“叢容……叢容……”
陳簇滿是無奈的聲音再次破壞了氣氛,“溫醫生,真的是正事……”
叢容猛然清醒,下一秒又開始掙扎,用力推開溫少卿。
溫少卿這次也沒勉強,由著她掙扎出他的桎梏。
他挑眉看著她,幾秒鐘後忽然笑了,揉了揉她的腦袋,“怎麼總是這麼不聽話,有時候真想打你一頓啊。”
他的語氣溫柔寵溺,叢容愣在當場,直直地看著他不知作何反應。溫少卿忽然皺了一下眉,把她按在懷裡挑著她的下巴又親了一口才鬆手。
臨走時還笑得饜足,“當時沈沈說你身上有招人的禁慾氣質,可我並不贊同,誰會真的喜歡禁慾系,都是喜歡看禁慾的人破戒罷了。”
    叢容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出了樓梯間,過了許久才氣急敗壞地撓牆!
    又撩她!
    叢容一直覺得溫少卿撩她的技能也不過如此,可沒想到他是有隱藏大招的。人家都說,不娶何撩,而溫少卿……從這個角度來說,他技能已滿,可以直接秒殺她。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