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5
暴食狂戰士:唯有我突破了所謂「等級」的概念01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7919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把敵人的一切吞噬殆盡!

被貶為廢物的少年即將展開下剋上的戲碼——

速報!!漫畫版同步在台發行!
 
在技能的優劣決定一切的世界,擔任城門守衛的斐特因為自己持有的技能《暴食》是個只會讓肚子變餓的沒用能力,而被迫過著最低階的生活。不過在他偶然解決掉侵入城內的盜賊後,世界徹底改變。沒錯,斐特持有的技能《暴食》,其實隱藏著能奪取殺害對象的技能和能力值的驚人力量。就這樣,原本只能像隻螻蟻苟活下去的斐特,命運悄悄地,也迅速地開始轉動——

一色一凜
居於岡山縣的平凡上班族。
最近的煩惱是近期因為太忙而沒時間去做下班後慢跑這項日行功課。過著每當站上體重計時,就覺得自己運動不足的日子。

fame
這是我第一次擔任輕小說插畫的工作,不過畫得很開心。還請各位多多指教。羅琪希大人加油!

第1話 無用之才

這個世界存在著等級的概念。
世間萬物都從等級1開始,能靠著獲得經驗值(Sphere)來升級。
經驗值能透過打倒在這個世界橫行跋扈的魔物取得。只不過魔物十分危險,不是誰都能輕易打贏的對手。
唯有被稱為「武人」、持有強力攻擊技能的人物才辦得到。
技能是出生時從神獲得的特別力量(Gift)。每個人都一定會有一種,並需要透過巧妙運用這股力量生存下去。所以說,擁有強力技能就代表被神選中。
死去的父親是這麼教我的。
然後,我持有的技能是暴食。一種讓我永無止盡受空腹感折磨的頭痛技能。在出生的村莊更被叫成米蟲,時常受人欺負。
我在這個世界是不被需要的人——無用之才。
多虧了這個沒用技能,當父親這位唯一的親人病逝後,失去後盾的我被趕出村莊,最終流浪到王都聖法特。初到王都的我心想若是這麼遼闊的大都市,肯定也有什麼我能做的事,心中充滿了希望。
可是我終究沒能找到像樣的工作,如今當起領日薪的城門守衛。
無論風雨交加或大雪紛飛的日子都必須動也不動地站在門前,是份相當不好受的工作。但薪水卻少得可憐。
一般而言,這不該是像我這種平民,而是在城內任職的聖騎士大人們該做的工作。
但由於這是被稱為「三輸」——也就是「又累」、「又髒」、「又危險」的苦差事,像他們那種上流階級都會雇用領日薪的打工族來頂替自己。
「喂!今天也有好好替我們站衛兵吧?」
身穿閃亮鎧甲的年輕聖騎士大人們帶著不懷好意的微笑呼喊著。那就是我的雇主,在王國內堪稱屈指可數的名門,布雷立庫家的三兄妹。
趾高氣昂喊我的是長男拉法爾,在他右側的高個子男人是次男赫德,在他們身後的則是么妹梅米露。
不愧是兄妹,這三人都留著一頭令人感覺冰冷的紫髮。然後他們全都是優秀的聖騎士。
所謂的聖騎士,是指在武人中能使用特別優秀的聖屬性技能,而且受王國頒贈偉大地位之人才擁有的榮譽稱號。
這個世界持有越強力的技能,升級時提升的能力值也會越多。因此持有聖屬性技能,又能靠戰勝魔物來升級的聖騎士,和我這樣的人是處在不同次元的地位。
假如惹惱他們還真不曉得會落得什麼下場。
「是的,拉法爾.布雷立庫大人。」
就算眼前是個令人作嘔的王八蛋,我仍馬上跪在地上低頭致意。
「來,今天的薪水。」
拉法爾把幾枚銅幣丟到我腳邊。
其他兩人則露出鄙視的嘲笑。
「快撿啊,不然今天的份就少了喔。」
不用你說,這些是用來活下去的重要薪水。我努力撿起銅幣。
當我打算撿最後一枚的時候,手被拉法爾踩住了。
「唉呀抱歉,原來這裡有隻手啊。髒到我看不清楚了呢。」
他得意高笑著狠踩我的手,明顯是故意的。
「別忘了可是我們大發慈悲雇用你這沒用廢物的啊。我們隨時都能找人能換掉你,知不知道啊?還是對你這白癡而言太難了點?」
「沒錯,最近太混了吧。你可是在替我們做榮耀的工作,原本不給你薪水也沒差。我們可是心地善良才賞你的,懂不懂得感激啊?還不心懷感謝地撿!」
「兄長們說得對喔。要是你犯錯也會造成我們的困擾,到時可不是砍頭那麼簡單呢。」
這就是拉法爾他們對我的教育指導。為的是要讓我牢記自己身處的立場。他們打算讓我刻骨銘心記住我是多麼渺小的生物,然後又是多虧誰才能苟活下來。
不乖乖點頭就沒辦法撿到最後一枚。假如露出反抗的態度,守衛也只能當到今天,甚至可能被以反叛為由殺死。
該死!這種無處可逃,形同奴隸的遭遇已經持續五年之久。想必就算我想主動辭去守衛工作,拉法爾他們肯定也會大發雷霆,硬是讓我背黑鍋吧。他們就是這種人。
五年來無處宣洩,累積到頂點的煩躁湧上心頭。包含為何非得對他們言聽計從的怒火,以及對自己沒用到只能唯命是從的憤慨。而偏偏就在這種時候,我的暴食技能有了反應,讓肚子發出巨大咕嚕聲。
拉法爾可能以為我連飯都沒好好吃吧,面露厲色責罵起我來。
「丟臉的傢伙,這樣哪當得了守衛!看上去豈不像我們沒讓你好好吃飯嗎!想丟布雷立庫家的臉不成!」
一腳往跪著的我肚子踹來。雖然應該有手下留情,但畢竟是能力值天差地遠的聖騎士踹出的一腳。
彷彿所有內臟都要從口中噴出的衝擊襲向我。一再嘔吐,喘不上氣的我痛苦地在地面打滾。
「那是怎樣,簡直跟蛆蟲沒兩樣嘛。臭死了,髒死了。」
在意識模糊之際,似乎聽見了梅米露的聲音。
「喂!快給我站起來。你不好好當守衛,豈不是害我們被其他聖騎士責怪嗎!」
拉法爾一腳踩在仍倒地不起的我臉上。
「還不快起來!」
根本站不起來。只要他不移開那隻強壯的腳,在壓倒性力量的差距下根本無法起身。
拉法爾當然是明白這點才做的。他享受著我在他腳下痛苦掙扎的模樣。
腳的力道更加強烈,讓我感到一陣頭快裂開的劇痛。
就在我覺得自己真的要死的當下,被一股凜然的聲音所救。
「住手,拉法爾,他會沒命的。竟對應當保護的民眾做出那種行徑,實在不符聖騎士的品格。」
「嘖……今天換班的是羅琪希.哈特嗎。」
拯救我的是聖騎士之中難得具有鋤強扶弱思想的羅琪希.哈特大人。一頭飄逸金髮相當適合她勇氣凜然的姿態。
同為五大名門之一的哈特家,具有秉持重視正義的家風。
因此廣受民眾尊崇,我也是她的崇拜者。
只見羅琪希大人一瞪,拉法爾他們便邊罵邊逃離現場。就在這時,我看到拉法爾對羅琪希大人得意地揚起嘴角。
我很清楚那個表情。拉法爾很愛記仇,這次或許認為當眾受辱而打算報復羅琪希大人。
但一點都不在意的她伸手拉我起身。然後用手帕替我擦拭從額頭流下的血。
「還好嗎?」
「是的,因為是家常便飯了。真的感謝您救了我,羅琪希大人。」
「不會,我們不都是守衛嗎?這點小事不算什麼。來,換班吧。」

我深深低下頭,將繡有王家紋章的旗槍交給羅琪希大人。
這把旗槍正是守衛的證明。不同於其他聖騎士,她是名願意好好擔任守衛工作的偉大人物。
羅琪希大人擔心地牽起我的手。
「假如又受到那種對待,就跟我——」
「不,不能添羅琪希大人的麻煩。我沒事的,請恕我告辭。」
「啊!」
羅琪希大人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我已逃離現場。
因為我不想讓她繼續和布雷立庫家扯上關係。考慮到那些傢伙的性格,實在不曉得對方會使出什麼手段。
光想到她或許會受到和我類似的對待,心中就湧現無比的絕望。我希望羅琪希大人不要迷惘,走好她自己的路,這才真正對王國的民眾有益。
為了宣洩怨氣,我前往常去的酒吧。在我進入店內時,月亮已高掛天空。
深夜起才是酒吧最繁忙的時段。只見商人、妓女和旅人等人們坐在位置上,喝酒喝到滿臉通紅。
我一坐到幾乎成了專屬座位的吧檯,就算還沒開口,已經有杯紅酒放到我面前。
這是這間店最便宜的紅酒。喝起來滿口酸味,算不上多好喝,只能用來騙自己有喝醉的感覺。
「老闆,來點麵包和湯。」
「好喔。」
烤好後放了很久的堅硬黑麵包,以及利用其他料理用剩的蔬菜屑煮出來,沒什麼味道的湯就是我的晚餐。我已超過五年沒吃過肉類,最後一次吃到的也只是一小片碎肉乾。
早已忘了肉是什麼滋味。
我雖因為暴食技能老受空腹感折磨,卻沒有足夠滿足食欲的金錢。只好慢慢吃著眼前的食物,盡可能騙過肚子。
當邊啜飲紅酒邊嚼著黑麵包時,酒吧老闆問我:
「守衛的工作還行嗎?」
「不太行呢。」
「這樣啊……祈禱你別落得和前任守衛一樣的下場。」
我沒有回應。聽說前任被布雷立庫家雇用的守衛死於過勞。
再三的霸凌加上重度勞動,讓跟我一樣沒有能力值加成的前任守衛日漸消瘦,最後彷彿斷線木偶般倒地不起。
然後酒吧老闆目擊布雷立庫家的人竟出腳踐踏死於警備任務中的守衛,嫌他是個沒用的傢伙。
老闆說他至今仍無法忘記當時的慘狀。
我會變得怎麼樣呢……假如今天受拉法爾他們凌虐時沒有羅琪希大人出手相助,我可能也和那名守衛落得同樣下場了。
這次活了下來,但這樣下去……我肯定會在不久的將來喪命吧。

第2話 蠢蠢欲動的暴食技能

一杯紅酒下肚而微醺的我,決定在回我的破窩前去看看羅琪希大人的情況。因為在經歷拉法爾他們的事之後,實在不禁擔心起她。
雖說就算拉法爾再怎麼陰險也不會馬上出手騷擾,但他離開時露出的那抹囂張笑容仍離不開我的腦海。
假如真發生什麼事,手無縛雞之力的我雖幫不上羅琪希大人的忙,但至少能充當肉盾。
在月色中來到看得見城門的地方,看到她毅然執行著守衛的職務。
我這才鬆了口氣。看來是我想太多了。既然這樣,「羅琪希大人,請您加油。」我默默在心中替她打氣。

就在我打算離開現場時,發現有幾道人影攀過東側城牆。
羅琪希大人和其他巡邏守衛們似乎位於死角,而我只是偶然從這個位置看到。
肯定是盜賊。會在這種深夜攀過城牆侵入城內的傢伙怎麼想都是盜賊。我連忙跑向站在城門前的羅琪希大人。
「羅琪希大人!不好啦!」
「怎麼了嗎?你不是應該回家去……」
「我想散散步醒酒,卻看到有群傢伙翻牆闖入。他們從另一側的東牆爬進來,已經侵入城內。」
「真的嗎!?」
「不會錯的,我親眼見到了。」
其實我擔心突然這麼說能不能受到信任。不過羅琪希大人在注視我的雙眼後——
「我相信你。現在我就趕過去,能請你暫時替我守住這裡嗎?」
「好的,當然沒問題。」我這麼回應她。
我從羅琪希大人手中接過繡有王國紋章的旗槍。
「祝您好運,羅琪希大人。」
「包在我身上。別看我這樣,對自己的實力可是挺有自信的。」
她拔出白銀的佩劍後便往我說的方向跑去。有夠快……不愧是聖騎士。
眨眼間便消失於黑暗中。
接著傳來的是男人的慘叫聲。不難想像羅琪希大人接連出劍制伏盜賊的景象。
從慘叫聲的數量判斷,盜賊人數相當多,至少不只兩、三人。
不過羅琪希大人是聖騎士,不會輸給區區盜賊。
當我以為事情告一段落而鬆口氣時,一名體格壯碩的壯年男子從黑暗中往我的方向奔來。
一定是羅琪希大人沒解決掉的盜賊。當對方靠得越近,模樣也逐漸在月光照射下變得清楚。
這……我不禁倒抽一口氣。
右臂被整齊切斷的男子邊拚命地用左手止血,邊朝我所在的出口衝來。
見他臉色鐵青,肯定是大量出血導致嚴重貧血吧。
我舉起旗槍。不能放他逃跑。就算對手已奄奄一息,仍是該解決的盜賊。
既然我代替羅琪希大人守門,讓盜賊逃掉只會增添她的困擾,非得打倒他不可。
敵人身受重傷,就算是力量不足的我也贏得了才對。如此振奮自己的我,用旗槍猛力往盜賊刺去。
這一槍也很幸運地正中對方的心臟。
盜賊抓住旗槍,狠狠瞪了我之後,噴出大量鮮血往後仰倒。
雖說他手腳抽搐了好一會後才終於失去反應。盜賊確實沒了性命。
「很好,贏啦…………咦!?」
就在此時,我感覺某種東西流進體內,接著腦中響起冰冷的聲音。
《發動暴食技能》
《累積體力+120、力氣+150、魔力+100、精神+100、敏捷+130到能力值》
《技能追加鑑定及讀心》
累積到能力值?追加技能?這股聲音是怎樣?到底怎麼搞的?
然後更感受到打從出生以來頭一次的飽足感。明明至今為止怎麼吃都滿足不了的空腹感,現在得到最充足、最棒的感覺。
當我沉浸在莫名的興奮中,羅琪希大人神色慌張跑了過來。
「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邊這麼問,邊牽起我的手確認是否受了傷。
(好擔心……臉色怎麼那麼差……真令人擔心啊……)
什麼?腦中竟然能直接聽見羅琪希大人的聲音。明明她沒有講話,聲音為什麼會傳過來?
「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我沒有受傷。」
(真的嗎!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一聽我說沒事,便傳來鬆了口氣的聲音。
難道這是羅琪希大人的心聲嗎?她鬆手放開我之後,就完全聽不到聲音了。
實在不可思議啊。該不會戰鬥造成的緊張讓我產生了幻聽?即便我想再次確認,但羅琪希大人可是聖騎士,我當然不能輕易觸碰她。
偷闖進城的盜賊總共十人。既然羅琪希大人能隻身解決他們,表示聖騎士真的很強。我雖解決掉一名漏網之魚,也是多虧她將敵人逼到垂死邊緣,我才能夠成功。
所以說,這次的功勞全歸羅琪希大人所有。
「羅琪希大人,拜託您將這次事件的功勞全攬在自己的身上。」
「那怎麼行,你也打倒了一人啊。」
我身上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雇主拉法爾他們。
假如這件事傳進他們耳中,肯定會因為我幫了其他聖騎士而大發雷霆,實在不曉得會落得什麼下場。何況拉法爾視羅琪希大人為眼中釘,一定會加倍地怪罪於我。
「因為要是傳進拉法爾大人耳中,我的立場會非常難為……」
「啊……的確呢。我明白了,這次事件就按照你的提議處理吧。」
「感謝您。」
「要道謝的人是我。若不是你來通知,就等於我失職了。」
看來即便是人生勝利組的聖騎士,彼此間的競爭仍然激烈。位於最底層的我當然無從理解她的辛勞。
「所以說請讓我好好答謝你。」
「不不不,怎能讓聖騎士大人做這種……」
她似乎不想看我一直低頭,不滿意地鼓起臉頰。由於平時羅琪希大人不會露出那種表情,讓我有點嚇到,也對她產生些許親近感。
「我想想……對了!」
總覺得羅琪希大人以有點刻意的動作雙手一拍。
明明我是接受道謝的一方,卻不知道會被怎麼對待,有點緊張。
緊接著,她說出了令人震驚的話。
「要不要來哈特家工作呢?若對父親大人說明這次的事件,他一定會答應的。」
「咦!?可是我……只有沒用的技能,配不上呀。」
「沒有這種事!你不就擊敗了一名盜賊嗎?」
那真的只能算運氣好。若叫我再做出同樣的事,我絕對辦不到。
「果然我還是……」
大概是見我優柔寡斷而忍不下去,她說出了關鍵的一句話:
「不需要在意布雷立庫家。還是你打算一輩子在布雷立庫家底下賣命嗎?」
「嗚……」
羅琪希大人已經清楚我最擔憂就是布雷立庫家會因此找碴。即便如此,她仍願意雇用我,我都快哭了。
一邊是被拉法爾那些個性爛透的傢伙使喚到過勞死的未來。
另一邊則是在溫柔美麗的羅琪希大人底下工作的美好人生。
連想都不用想。再說我本來就是羅琪希的崇拜者。
豈不正是求之不得嗎。
「請您多多指教了,羅琪希大人!」
「很好。今天夜已深,你先回去吧。請於後天中午前來哈特家,我等著你喔。」
我克制住想跳起來歡呼的衝動,對羅琪希大人一再鞠躬道謝才離開。
來到看不見城門的地方後才跳起來擺出勝利姿勢。
好運終於轉到我身上啦。而且身體也比平時來得輕盈,真是好事成雙啊。
為了準備迎接後天,我連忙趕回自己的破窩。

第3話 技能考察

我回到家之後,用破布沾了從井裡打上的水擦拭身體。
後天就要前往羅琪希大人住的宅邸嗎……這樣不知道有沒有變乾淨一點。我點亮蠟燭,用破掉的鏡子看了自己。
沒變多少嗎……畢竟都穿著滿是補丁的衣服,事到如今才在意打扮也沒用。
決定放棄後,往稻草堆出的床倒去。眺望滿是漏雨水漬的天花板,回想起今天碰上的事。
白天雖受到拉法爾等人暴力相向,不過深夜和羅琪希大人一起收拾盜賊,更得到能夠去哈特家工作的機會,簡直跟做夢一樣。
這時我突然想起殺死盜賊時聽到的冰冷聲音。
記得說了啥累積到能力值。
至於追加的技能應該是鑑定和讀心。所謂的鑑定是種稀有技能,能調查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物體的情報。
若能早點得到這個技能,我的人生應該也會變得更好吧。
我在心中默念了《鑑定》,結果——

斐特.古勒法托 Lv1
體力:121
力氣:151
魔力:101
精神:101
敏捷:131
技能:暴食、鑑定、讀心

我的能力值和技能浮現在頭頂上。
「咦!?這是怎樣!」
冷靜下來啊我!
首先看向能力值。我的能力值原本是整整齊齊的一排1才對。
結果現在全成了三位數。這已是能和最下級魔物一戰的強度。
再來是技能。原本我只有暴食,但現在多了鑑定和讀心。不敢相信……
而且既然能看到能力值和技能,就證明我的確擁有鑑定技能。
喂喂,只要有了這個技能,我大可不繼續幹守衛,轉職當鑑定士耶。由於鑑定士並非人人都能當的職業,所以能賺到不少錢。天啊,到底是怎麼搞的?
冷靜下來啊我!
我用《鑑定》調查了其他技能。

讀心:能聽見觸碰對象的心聲。

我對這個技能心裡有底。當時被羅琪希大人握住手時,之所以聽見她的聲音,正是因為這個技能發動了吧。
我左思右想之下得出一個結論。應該說在我殺死盜賊時,那股冰冷的聲音已經說出答案——發動暴食技能。
引起這種現象的,正是長年以來我視為無用技能的暴食。我用了《鑑定》重新調查暴食技能。

暴食:感到飢餓。

嗯,我就知道,和小時候請造訪故鄉村莊的鑑定士看的內容一樣。也就是說,這個技能隱藏著鑑定技能看不見的效果。
也就是吞噬殺害對象的靈魂,奪走能力值和技能的效果。副作用則是會填飽飢餓的肚子。
這是根據用法能變得越來越強的技能。話雖如此,也不能因此下手殺人,該怎麼辦才好?
很簡單。王都聖法特外有許多橫行跋扈的魔物,只要去殺牠們並奪取能力就好。
憑現在的能力值也打得贏弱小的魔物,我也能因此踏上武人之路。
然後總有一天會變得比聖騎士更強,到時要給布雷立庫家的拉法爾他們顏色瞧瞧。
光這麼一想,我就想馬上出城獵殺魔物。
但在昏暗的天色裡狩獵太危險了。還是好好睡一覺,明早再說吧。
其實我明早本來得替拉法爾他們站崗,但我決定不管。我已經不用再聽從那些傢伙的命令了。
我已經有新的雇主羅琪希大人了。只要後天中午和她父親的面試順利,就能當場獲得錄用,接下來就能過上正常的生活。
總而言之,明天去籌備裝備專心狩獵吧。看我變得更強,還以顏色。
好啦,晚安!閉上雙眼後,意識馬上模糊了。

在鳥鳴聲中清醒的我用破鏡整理睡亂的頭髮,再用樹枝刷牙,整理自身行頭。
接著取出藏在牆壁裂縫內的小皮袋。這是我花了五年,一點一滴努力存下的所有財產——兩枚銀幣。銅幣一百枚的價值等於銀幣一枚。順便一提,我根本沒機會擁有的金幣一枚可以換一百枚銀幣。
只有兩枚銀幣或許會被別人看笑話,但這可是我嘔心瀝血才存到的。這是我打算在快被拉法爾等人殺死時,用來當作逃亡基金的錢。
現在至少不必擔心這個問題了。所以我決定將這筆錢拿去買和魔物交戰用的裝備。
出發吧——我手握兩枚銀幣,衝出破爛小窩。
王都聖法特由四個區域構成。以城堡為中心,分別向東西南北劃出界線。

.聖騎士區(東):住著這個國家的上流階級,聖騎士大人。
.住宅區(西):住著像我這樣的平民。
.商業區(南):座落著一排排販賣武器裝備、生活用品及食物等等的店。
.軍事區(北):包含聖騎士的訓練場,以及負責開發專用裝備。

光從分區都看得出聖騎士到底有多受禮遇。
我現在要去的是王都中最朝氣蓬勃的地方,商業區。
穿梭過人群離開住宅區,進入一排排紅磚建築的商業區。
接著來到後街。能看到長長攤販排到街的另一頭,精神百倍地對來往的行人叫賣。
這裡在整個商業區內也算是特別奇特的地方
我之所以會挑這裡,是因為我的經費只有兩枚銀幣,只勉強買得到老舊的武器。
還有憑我這身打扮,無法獲准進入坐擁店舖的高級裝備店。
所以才會來到匯集大量二手貨的跳蚤市場。
我找起有在販賣二手武器的攤販。結果一名看來和藹可親的發福中年男子出聲喊了我。瞧他一臉笑瞇瞇的,待人十分友善。
「客人,難道是在找武器嗎?」
「真虧你看得出來耶。」
「因為我幹這行也不少年,看得出你從另一頭走來的途中只挑武器看,不把其他東西放在眼裡啊。」
這名男子觀察得真細膩。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商人嗎。
我對他的本領稍感驚訝。
「怎麼樣?要不要看看呀?」
陳列的武器種類是我至今看過最齊全的。
或許會有適合我的武器。我以點頭回應老闆。
「那麼,請問客人的預算有多少?」
在聽了我手頭預算後,老闆的態度明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和藹的表情蕩然無存,只剩像拉法爾他們一樣鄙視人的眼神。
「呿!果然是個窮光蛋啊,害老子白裝啦。去去,兩枚銀幣能買的只有放角落那堆破銅爛鐵,很適合你就是啦。」
我早清楚我不夠錢買像樣的武器。就算我這時動怒跑去其他家攤販,也只會受到相同對待。即便只有破銅爛鐵,在種類較齊全的這個舖子買還有比較多選擇。
我邊施展《鑑定》,邊親手拿起武器一一挑選。每一把的損耗程度都接近極限,感覺用沒幾次就會壞了。
當沮喪的我挑著挑著,偶然拿起一把老舊黑劍時,突然有股聲音傳進腦中。
(買下本大爺,絕不會讓你失望。)
透過《讀心》聽見的,是一股略為沙啞的男聲。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