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限時三天】簡體館日優惠折價券!想買簡體書的朋友不要錯過!
吾命騎士01:騎士基礎理論(新裝增修版)
滿額折

吾命騎士01:騎士基礎理論(新裝增修版)

定  價:NT$ 280 元
優惠價:90252
領券後再享89折
團購優惠券B
8本以上且滿1500元
再享89折,單本省下28元
庫存 > 10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一日是太陽騎士,終身微笑笑到死。
騎士精神永不滅,輕小說天后御我X大神級繪師J.U.再攜手
在光明神的祝福下,新裝增修版降臨!
未曾曝光!騎士生日大公開
全新故事!首刷特典本收錄
不能錯過!J.U.新繪製精緻封面+彩色人設拉頁
老師教我神術時,常驚奇地說:
「孩子,你真是個天生的祭司料。如果你當初入的是光明殿,那你未來肯定是光明殿有史以來數一數二強的教皇!不過既然你選擇加入聖殿,未來只好當一名很弱的太陽騎士了。」
我是一名騎士,更準確地說,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
光明神殿侍奉的是光明神,在凱亞斯大陸上,是勢力前三大的信仰。
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光明神殿最著名的是十二聖騎士,
每一位聖騎士都有自己「該有的」個性和特徵。
太陽騎士就是得有一頭燦爛的金髮、蔚藍雙眼,以及璀璨笑容,還有著悲天憫人的個性。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
這句話在我的騎士生涯中至少說過上百萬次!
但我這輩子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在全大陸面前大吼:
「去你媽的『全大陸都知道』,我這個太陽騎士就是不爽笑!我就是不想原諒那些人渣!我就是想說每一句話的時候都帶『X』字!」
可惜,到目前為止,我還是帶著笑容繼續說:「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
吾命騎士|輕小說天后御我代表作
友情、正義、騎士精神,盡現於十二聖騎士的羈絆間,
經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幽默的視角,展現奇幻世界裡令人驚歎的情感張力!
新裝版由作者精修內文,繪師繪製全新封面與彩色人設,
讓人無論何時,即使面對無盡黑暗,
翻開故事,十二聖騎士守護夥伴的勇氣依然陪伴同行!

作者簡介

御我
總說自己永遠十八歲,結果不知不覺中,出版史快邁入第二十年的作家。
寫作喜好:奇幻類故事,喜歡刻畫角色,愛情類、戰爭類苦手,目前對懸疑、恐怖詭譎類故事躍躍欲試中。
作品集:終疆、幻虛真、公華、非關英雄、玄日狩、吾命騎士、GOD、不殺、1/2王子
御我作品集
吾命騎士(陸續出版)

書摘/試閱

我是一名騎士,準確來說,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
光明神殿侍奉的是光明神,也是這塊大陸上勢力排得上前三大的信仰,雖然只能排上前三大,不過論起古老正統,那就沒有任何信仰可以比得上光明神殿了。
而眾所皆知,光明神殿分為戰鬥系統的聖殿和神輔系統的光明殿。
我自然是屬於聖殿的聖騎士,聖殿中有傳承下來的十二位聖騎士長,在古時,每一位聖騎士長都統領一支騎士團。
舉例來說,我的稱號是太陽騎士,所以我應該率領的是屬於我的太陽騎士團。
不過,在這個太平的時代,戰爭發生的機率很低,沒有戰爭,騎士團就不能出動,騎士團不能出動,就不能偷雞摸狗,趁著兵荒馬亂之際摸走一點財物——咳咳!
總之,聖殿現在養不起十二個騎士團,所以乾脆把所有騎士團合併成一個聖殿騎士團,而底下分了十二個隊,直屬於我的,當然就是太陽騎士隊了。
雖然原本的太陽騎士團變成太陽騎士隊,不過對於我來說,影響卻是十二位聖騎士長中最小的,畢竟我身為十二聖騎士之首,理所當然的是整個聖殿騎士團的團長,只要還是團長,管它是太陽騎士團還是聖殿騎士團,你說是吧?
十二聖騎士長有哪些人?
唔!我還是慢慢介紹給你聽好了,直接一長串唸出的話,十個人中有十個還是不會記得有哪些騎士長。
先來看看走在我旁邊的這個傢伙好了,這個有一頭藍色長髮,還到處跟女人拋媚眼的傢伙,他就是暴風騎士。
每一個聖騎士都有自己該有的個性,沒錯,你沒聽錯,「該有」的個性。
舉例來說,太陽騎士天生就是光明神的仁慈代言人。
沒錯,我就是光明神的仁慈代言人。
所以,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我都必須露出太陽一般燦爛無瑕的笑容,就算現在要去見的是全大陸的五個國家中,號稱最討人厭的肥豬國王,我還是笑得彷彿要去見一個大美女。
硬把肥豬男當美少女,兄弟!你應該明白這難度有多高吧?
「仁慈的光明神會原諒你的罪惡的。」
這句話則是我每天必說上百次的話,而且還得帶著最完美的笑容,這是一名太陽騎士的宿命,永遠帶著笑容原諒別人。
因為「全大陸的人都知道」,太陽騎士是光明神的仁慈代言人,太陽騎士從不放棄救贖任何生命!
所以,哪怕其實我很想一劍戳死那隻肥豬王,讓這個老不死趕快傳位給他那個讓人順眼很多的兒子,但我還是只能帶著燦爛的笑容,努力走去勸那隻肥豬不要再加稅了!
話有點扯遠了,再拉回來。
相較於太陽騎士是光明神的仁慈代言人,暴風騎士則是「自由」的代表騎士,所以他「自由自在」且「風流倜儻」,只要是能蹺的集會,他都蹺。
只要是長得比龍好一點的女人,他都得拋去一個媚眼。
只要和「自由」有點關聯性的活動,他都得插上一腳,譬如說哪邊發生革命,他至少得去做個激揚的演講,有時做完演講還脫不了身,被強迫要去領導衝鋒小隊什麼的。
不過神奇的是,就算暴風蹺掉所有聖殿召開的集會,他總有辦法得知集會上發布的消息,還會做好所有分配給他的工作——有時候還特別多,沒辦法,誰教他不來開會,所以當然要趁人不在,把工作推過去啊!他甚至可以得知下次的集會是絕對不可以蹺的,然後他會準時來上工。
就是說,雖然是「號稱」自由自在的暴風騎士,表面上可以不來開會,但是發給你的公文,你就是得做完!
至於風流倜儻這點嘛……雖然這傢伙沿路走來,不管是公主、仕女、女僕到拿著通馬桶工具的老大媽,都公平地拋去一個媚眼,嘴角還永遠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
但我一直都很懷疑,這傢伙根本就還是個純情處男!畢竟他號稱風流倜儻這麼久,我就沒見過哪個女人帶著大肚子來找他負責。
他的玩世不恭笑容大概和他的藍色頭髮一樣不真實。
沒錯,那傢伙的藍色頭髮是染的!
為什麼要染髮?
因為「全大陸的人都知道」,暴風騎士有一頭藍色的頭髮啊!
也不知道第一任的暴風騎士是真的藍色頭髮,還是為了耍帥而染的,總之他害慘了之後的每一任暴風騎士,藍色頭髮的小孩有那麼容易找到嗎?
當然沒有!
所以,之後接任的暴風騎士幾乎都得終身染髮,他們的死因十個有八個是染髮染到腎衰竭而亡……唉!暴風,我先為你默哀一下。
「太陽,你跟我說話嗎?」一旁的暴風騎士揚了揚眉,還露出一副不要打擾我跟女人拋媚眼的表情。
「暴風兄弟,我並沒有跟你傳遞任何話語,也許你聽到的是仁慈的光明神的溫柔耳語。」我帶著溫和的笑容回答。
暴風的臉扭曲了一瞬又恢復若無其事。
我猜他很受不了我說話的方式,因為我自己也受不了,但是,太陽騎士就是非得這樣說話不可,就像暴風非得跟每個女人拋媚眼一樣,哪怕那個女人可能不比龍好看到哪裡去。
而我也不得不每句話都扯上光明神,哪怕我正在聊的只是廁所馬桶不通,這十成十也是光明神的旨意。
所以,我不喜歡開口說話,反正也沒有人規定太陽騎士一定要喜歡聊天——感謝光明神,幸好當初的太陽騎士沒有留下多話的特點。
扯回頭髮的話題,暴風騎士要有一頭藍色頭髮,而我太陽騎士則是要有一頭金髮和蔚藍的雙眼。
我就是因為這頭燦金的頭髮,在當初十二聖騎的審核中,打敗另一個頭髮顏色比較接近褐色而不是金色,但劍術可能有我三倍高明的小孩。
那時候,我的老師,也就是上一任的太陽騎士,幾乎是帶著心碎的眼神宣布我勝選。
他的目光從頭到尾都在那個褐色頭髮的小孩身上。
幸好,雖然我的劍術沒有那個天才小孩厲害,但在別的方面也算是一個優秀的人才,這才讓我的老師稍稍安慰了些。
雖然我三不五時就會聽到我的老師偷偷在和密探說,找到那個褐髮的了沒?我從魔法師那裡買到染髮劑了……

在這個浪費人民交的稅建得長得要命的走廊上,足足走了十幾分鐘後,我才終於走到國王大廳,履行這次來見國王的目的——勸他減稅。
雖然我覺得自己如果能勸得他不繼續加稅,那就是大功一件了。
「您好,我是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在光明神的仁慈之下,我前來會見國王陛下,傳達光明神的慈愛。」
我面帶笑容,從容不迫地對衛兵說。
衛兵帶著憧憬的表情,崇拜地多看了我好幾眼,才轉身把事情傳達下去,不久,大廳的門緩緩開啟了。
我對衛兵丟去一個表達感謝的完美笑容,後者幾乎感動得要流淚,看他眼中閃閃發光的小星星,我的後援會名單上鐵定又要多上一個名字了。
雖然這衛兵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似乎不敢相信我會對一個小小的衛兵如此有禮貌,不過其實他是自作多情了,因為不管是會見國王或者街角的乞丐,我的臉上永遠都會是完美無瑕的笑容,那是因為我是個騎士。
是的,永遠燦笑的太陽騎士。

我走進富麗堂皇的國王大廳,那隻死肥豬果然還坐在王位上,居然比上次看到他時還胖,簡直有三個壯漢加起來那麼寬,仁慈的光明神啊,他怎麼還沒死於過度肥胖導致心臟病發作之類的?
帶著完美的微笑,我半跪下,忍著因為看到過肥的肥肉而導致想嘔吐的感覺,輕輕抓起國王的肥手,在手背上快速一吻,然後抬起頭來,笑著說:「國王陛下,光明神殿的太陽騎士向您傳達光明神的仁慈。」
「夠啦、夠啦!你哪一次不是說傳達仁慈,結果都是來找麻煩的!」肥豬國王非常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完全不給太陽騎士一點面子。
如果不是你先找麻煩,你以為我會想來看你到底又變多胖啦!
我露出最無辜最誠懇的笑顏解釋:「國王陛下,光明神的仁慈散播在大陸上,只為讓芸芸眾生接受正義和慈愛的教導,從來不是為了造成您的麻煩,如果有這樣的誤會,我感到相當地遺憾,並且希望您給我一個機會化開彼此的誤解。」
「夠了!別說啦!」聽完這些話,國王露出疲憊的表情,敷衍道:「快說吧,你到底又來做什麼的!」
「感謝您給我這個機會解釋誤會,我感受到您的包容和慈愛,國王陛下。」
我用完美的禮儀站起身來,自己在心中深呼吸好幾口氣,開始了連自己都受不了的長篇大論。
「自古以來,光明神的仁慈和博愛就滿布大陸之上,每一位大陸子民都是祂所愛的孩子,天下豈有不為孩子好的父母?既然沒有這樣的父母,當然光明神也希望每一位大陸子民都能過著豐衣足食的日子,然而,雖然光明神是無所不能的神祇,卻也不能違反神祇不直接涉足凡間的規則,只能將祂的仁愛思想託付給光明神殿來發揚光大,且將他最鍾愛的孩子們託付給各位承神運而出的王者手中……」
國王陛下毫不避諱地打了個超級大哈欠。
死老頭,你只是聽而已,你知道我要「說」是多麼痛苦的事情嗎!
「但是,連年來的農穫欠收卻讓祂所愛的子民陷入無以為繼的生活,雖然我這卑微的太陽騎士無從得知光明神的想法,但斗膽臆測,仁慈的光明神豈會容許祂的孩子們受苦?祂的子民居然生活不好,光明神啊!這會讓神感到如何痛心,光明神的痛心也讓我這太陽騎士感到羞愧,我竟然愧對光明神的託付,讓祂的孩子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國王開始打瞌睡。
兩旁的大臣們拿出公文開始請教站在王座旁的掌政大王子殿下,大王子殿下直接開始批改大臣交上來的公文。
站在我旁邊的暴風騎士已經跟大廳上每一個角落站著的女人都拋過媚眼了,正打算從頭再拋一次。
「……在這樣的悲苦生活之下,人民仍舊秉持著敬仰國王以及敬愛國家的心,將賦稅完整上繳,這是多麼偉大的情操啊!人民如此偉大的情操應該受到獎賞,雖然國王陛下加稅是不得不的舉動,但為了人民這般偉大的情操,您應當有所回應,『取消加稅』,這才不辜負光明神慈愛的原則。」
我好感動!終於說到重點了,沒錯,就是不要加稅啊!死肥豬,農穫都欠收了,你還加個屁稅啊,是不是想逼民造反啊?
「什麼?」國王猛然清醒,大手往桌子上重重一拍,吼道:「不加稅,我的宮殿整修費要從哪裡來啊?」
不……你不要逼我再開口說話了!我十分地痛苦。
「國王陛下。」暴風騎士隨性地說:「產十繳二是大陸上所有國家的共識,你擅自加稅,要是發生什麼不良後果,光明神殿將不會提供任何協助。」
簡單、不拖泥帶水的赤裸裸威脅!暴風,你說得好!真心感謝你啊~~但表面上,我還是帶著不贊同的語氣糾正:「暴風,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國王陛下說話呢?這違反光明神不妄言的原則。」
暴風聳了聳肩,理論上他必須聽從我這個十二聖騎之首的命令,所以他乖乖不再開口說話,但該說的和不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了,不開口也沒差了。
雖然暴風對國王說出無禮的話,但不要緊,「全大陸的人都知道」,暴風騎士有著從不理會禮節的隨意性格,所以沒有人會跟他計較什麼。
「你竟然敢威脅我!」國王氣得直發抖。
我連忙接過話來。
「喔!國王陛下,您千萬不要誤解,光明神從不使用威脅這種最低等的方法……」……但是光明神殿會。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吾命騎士 vol.1 騎士基礎理論》)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90 252
庫存 > 10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