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限時三天】簡體館日優惠折價券!想買簡體書的朋友不要錯過!
違背再見的現象【乙一25週年紀念短篇集】
79折
違背再見的現象【乙一25週年紀念短篇集】
違背再見的現象【乙一25週年紀念短篇集】
違背再見的現象【乙一25週年紀念短篇集】

違背再見的現象【乙一25週年紀念短篇集】

定  價:NT$ 340 元
優惠價:79268
團購優惠券B
8本以上且滿1500元
再享95折,單本省下13元
庫存:3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迎接作家生涯25週年,
❝ 乙一 ❞
獻給讀者,
代替道別的5個故事。

如果可以,想說的不是再見,
就讓我們用「 」代替道別――

獨家收錄
\繁體中文版紀念作者序/


道別愧疚的自己,用坦白與面對;
道別闖禍的自己,用笑聲與誣陷;
道別多疑的自己,用勇敢與迷戀;
道別寂寞的自己,用成長與眼淚;
道別悲傷的自己,用回憶與懷念。
每一個理應告別的當口,都被乙一挽留。
每一個違背再見的現象,都被乙一捕捉。
如果道別無法避免,那麼我們不說再見,
為了在這些故事裡,再次相見。


❒ 睽違10年,乙一名義全新短篇集
如果你還記得,讀《GOTH斷掌事件》時「我到底看了什麼」的驚呼;如果你還記得,讀《只有你聽到》時被逼哭的自己;如果你還記得,讀《寂寞的頻率》時好想闔上書又好想看下去的衝動;如果你還記得,讀《失蹤HOLIDAY》時多麼想讓自己也人間失蹤。如果你還記得,就永遠不會忘記。25年來,讓讀者笑中帶淚、淚中帶笑的乙一,現在就在這裡。

❒ 獨家收錄,繁體中文版紀念作者序
「當初在小說投稿比賽中得獎時,我沒想到自己能持續當這麼多年的小說家。那時候的我才不過十幾歲,而且有自覺,在比賽中得獎的作品,只是一時興起下所寫成。一定很快就會腸枯思竭,再也不想寫小說。然而這二十五年來,我一直筆耕不輟,沒有放棄,很想誇獎一下這樣的自己。在海的另一頭有人看我的小說,真的是很開心的一件事。往後我還有幾年能靠寫小說過日子呢?還能在世上留下多少故事呢?拿起這本書閱讀的各位,真的很謝謝你們。今後我也希望能繼續寫下去。」――乙一

❒ 日版編輯,「最頂級的乙一世界觀」掛保證推薦
回歸初心早期風格 × 悲喜交織 × 乙一式魔幻寫實
人氣動畫《阿松》 × 搞笑推理 × 乙一式黑色幽默
膽大迷妹系女主角 × 驚悚懸疑 × 乙一式都市傳說
星野源歌曲〈底片〉 × 極短篇 × 乙一式淚腺崩壞
拿手題材實力展現 × 愛與靈異 × 乙一式反轉結局

❒ 不說再見,用「 」代替道別――

用「奇幻」代替道別――
被公司開除的我,只有在打工的布偶裝裡,才感覺這世界真正接納了我。直到我看見妻兒和一名陌生男子,走進樣品屋的巷弄;直到嫉妒和憤怒壓垮了我,將我變作一隻真正的熊……〈然後變成熊熊〉

用「搞笑」代替道別――
園丁空松,今早被人發現身插剪刀,陳屍在休息室裡。聰明的刑警椴松、老派的輕松警部、滿臉是血的鑑識人員十四松齊聚一堂,最後登場的是至今從未破過任何一起案件的――冷靜偵探阿松。〈冷靜偵探阿松.Returns〉

用「怪談」代替道別――
這間屋子是當地亡魂的聚集地,它們一直在找尋能看見它們的人。家政婦山田小姐憑著強大的無視能力,與亡魂們相安無事……因為屋主是兩位大帥哥,她絕不會將工作拱手讓人。〈家政婦〉

用「預言」代替道別――
房間裡的桌子上疊了好幾個底片筒,上頭寫著日期和你的名字。放入底片,機器轉動,你的身影映照在布幕上,日期是從今起算的一年後。你那可有可無的一生,會有什麼值得期待的嗎?〈底片〉

用「靈異」代替道別――
興趣是製作假靈異照片的我,第一位客戶是得年二十一歲的幽靈女孩悠川,第一份委託是幫助她報復劈腿的前男友,第一項工作是把她合成進前男友的照片中。〈悠川小姐想入鏡〉

作者簡介

作者介紹

乙一
1978年生於日本福岡縣,豐橋技術科學大學畢業。1996年,年僅17歲的他以《夏天.煙火.我的屍體》贏得「JUMP小說.非小說大賞」,一鳴驚人。2003年,他再以《GOTH斷掌事件》榮獲「本格推理小說大賞」。他的創作範圍極廣,多變的風格讓喜愛他的讀者將他的作品分為驚悚懸疑的「黑乙一」和溫柔療癒的「白乙一」,但作品裡往往黑中有白、白中有黑,難以單一風格概括而論。另著有《GOTH斷掌事件》、《只有你聽到CALLING YOU》、《失蹤HOLIDAY》、《寂寞的頻率》、《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違背再見的現象》等,合著有《殺死瑪麗蘇》、《來自沉船,帶著愛》。


譯者介紹

高詹燦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研究所畢業。現為專職日文譯者,主要譯作有《胚胎奇譚》、《我的賽克洛斯》、《殺死瑪麗蘇》、《來自沉船,帶著愛》、《白兔》、《深泥丘奇談》系列等書。


【謎人俱樂部】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mimibearclub
22號密室推理官網:www.crown.com.tw/no22

書摘/試閱

〈悠川小姐想入鏡〉





某個網站刊登了靈異照片。
一張瀑布的照片,上面拍出像是靈魂的神秘白光。
一張人物紀念照,單腳很不自然地消失不見。
照片旁附上了靈能者的看法。

「死者的靈魂在這個地方徘徊。」
「這個人的腳很可能會受重傷。」

我的目光停在上頭刊登的一張照片上。
一名年約十歲的少年,面帶微笑地站在一棟木造民宅前。可能是考慮到要隱藏照片人物的身分,刻意畫黑線遮住少年的眼睛。背景的樹影處有個像人臉的東西,望著少年。

「拍到從以前就在這塊土地上的靈。」

不過,這是我用修圖軟體做成的。
照片中的少年,是當時才十歲的我。背景的民宅,是我小時候住的老家。樹影中的那張人臉,不是從以前就在這塊土地上的靈,而是我掃描祖父的舊照片加以合成。
換句話說,這位靈能者不可能從照片中感應到靈,他只是隨口提出看法,而看這個網站的人,大多也都明白這點。雖然明白,卻又樂在其中。這位靈能者就算面對這種造假的靈異照片,仍可投入濃濃的情感,煞有其事地發表意見,這也算是過人的技藝了。
有幾個網站也都在公開募集靈異照片。像製作超自然節目的電視臺網站、靈能者網站、個人經營的特殊嗜好網站等等,形形色色皆有。我喜歡看這些網站,並寄出自己合成的假靈異照片去投稿,從中找樂子。
我一整天都待在房間裡合成靈異照片。因為我沒工作,也沒戀人,所以一直都沒和人說話,連續好幾天都窩在公寓裡合成照片。偶爾會有大學時代的學妹邀我一起出去玩,但我一概拒絕。就算她說是男女皆有的聚會,我聽了也只覺得煩。加工照片,創造一個人與鬼魂共處的世界,對我來說相當重要。
我巧妙合成的照片中,產生了一種靈的真實感。讓人覺得陽間與陰間在短暫的一瞬間彷彿真的重疊在一起。
我完成的作品並不會全都拿去投稿,只有我認定滿意的作品,才會透過網站的募集表單送出。但從不久前開始,我面臨一個傷腦筋的問題。我用來合成的素材照片已經用光了。
這是去年發生的事,電視上介紹的靈異照片,被查出是盜用網站上的個人照片,就此成了討論的話題。
節目中介紹的照片,背景有一張像是鬼魂的臉,但照片的主人在網站上刊登的照片,卻找不到像鬼魂的東西。換句話說,這是有人加上鬼魂後製而成的假照片,在世人面前露出了馬腳。
不知道這是節目製作人所為,還是像我這種熱中合成靈異照片、四處投稿的人所為。不過,盜用別人的照片是違法的行為,此事毋庸置疑。
因為這個緣故,我在合成靈異照片時,不再使用別人的照片,而是用自己擁有的照片。幸好我手上有家人的老相簿,我從中挑選照片,掃描後存進電腦,用來合成。就算被這些節目採用,也不會有人上門抱怨。
家人的相簿中,貼了好幾張用底片拍攝的照片。焦距有點模糊,而且顏色也不好,但這樣反而醞釀出一種詭異的氣氛。相簿一共有五本,連我和哥哥誕生前,我父母的年輕照片也保存在內。背景所拍攝的車輛形狀和家具設計都很有昭和風。我老家幾乎已在大火中燒毀殆盡,但裝滿相簿的箱子存放在火災中倖存的倉庫內,就此躲過一劫。
我喜歡的合成方式,是一次採用兩張照片。從相簿中選一張當基底的照片,以及另一張要合成臉或手等素材時會使用的照片,存進電腦裡。
這次,靈能者的網站刊登的是我十歲時的照片。這表示今後要是再用我十歲時的照片投稿,會有風險。如果是眼尖的此道愛好者,可能會發現「照片裡的少年,我曾經在哪兒看過」、「背景的這棟房子,我有印象」。這樣會被看穿,知道是出自同一名作者之手的假照片。
那麼,該怎麼做才好呢?
只要自己拍攝靈異照片用的照片,增加它的數量就行了。我買來一臺相機,開始出外找尋能充當靈異照片的風景。
由於正值冬天的寒冷時節,我穿著厚大衣在外頭散步。邊走邊朝小巷弄、墓地、高架道路下拍照。說到外出,我前一陣子只會到超商買食物和酒,但現在因為養成在戶外行走的習慣,感覺整個人變健康了,心情也開朗許多。
我在東京住的地區離都心有段距離,仍保留了一些雜樹林和竹林。每當夜幕來臨,就會籠罩在寧靜的氣氛下,形成暗影。說來也奇怪,行人就此消失,巷弄彷彿一路連向一個陌生的地方,令人陷入這樣的錯覺中。
冬季期間,我會以製作靈異照片為前提,像這樣四處找尋適合的風景,激發出我的某種才能。一些看起來平凡無奇,一般人不會特別留意的風景,我就是能看出合成鬼魂的重點在哪兒。
走在巷弄裡,不知為何,有個地方令我在意。我停下腳步,細看眼前的景色,這時,「我想試試看把鬼魂合成進這棟公寓的窗邊!」這股衝動驅策著我。我就像看到絕佳構圖出現在眼前的攝影師般,興奮地按下快門,回家後在窗邊合成鬼魂。雖說是鬼魂,但並不是真的。是從家人的舊相簿裡擷取祖母的模樣加工而成,藉由影像處理,配合顏色,讓輪廓變得模糊。原本的臉經影像處理後已看不出來,所以關於鬼魂的素材,我可以盡情使用家人的照片,不會有問題。完成後的成品無可挑剔,日後我試著在可以搜尋凶宅的網站上確認,得知那棟公寓好像發生過一起老人離奇死亡的案件,不過這應該純屬偶然吧。
市街外郊的大樓,也散發一股讓我很想合成鬼魂進去的氣氛。我從舊相簿裡擷取哥哥的模樣,讓他混進那浮現在水泥牆面上的詭異汙漬中,一張邪氣逼人的靈異照片就此完成。日後我調查發現,那棟大樓發生過一起全家人自殺的案件,似乎是知名的鬧鬼景點。但我沒有靈能感應,所以沒發現是這樣的地方。
我走在車站前,發現有個人令我感到在意。是一位下班返家的中年上班族。一股衝動驅策我拍下他,合成靈異照片。他停下來等紅綠燈時,我悄悄接近他,朝他的背影按下快門。回家後,我從舊相簿中擷取出我父母的手,與照片中的上班族合成。拍出不知道來自哪裡的神秘之手,這種靈異照片是人氣頗高的一種類型,我個人也很喜歡。後來某天我走在住宅區,碰巧遇見那位上班族。為了到公司上班,他剛走出家門,他住的房子所在的地方,以前有一對夫妻因發生火災而命喪火窟。
會讓我產生創作衝動的場所或被拍攝的對象,碰巧與不吉利的死亡有關,但這都只是毋需在意的小事。就機率來說是有可能發生的事,畢竟自人類在地球上誕生以來,累計人數已達一千零八十億人,其中大半都是在地球上的某處死亡。要找出一直都沒死過人的土地反而才困難。
那是三月下旬的某一天,天空烏雲密布,略顯陰暗,冷風颼颼。我帶著相機出外散步,行經與隔壁市街交界的十字路口時,我停下腳步。「把鬼魂合成進這個風景吧」,我的靈魂命令我這麼做。我不知道是什麼在刺激我的直覺,是路面的暗影嗎?是電線上那一排烏鴉形成的黑影嗎?我微微蹲下,讓電線桿能擠進鏡頭內,從各個不同的角度來拍攝十字路口的照片。這時身後突然有個聲音向我喚道。
「請問你在做什麼?」
轉頭一看,一位年紀像大學生的女孩站在我身後。烏黑的長髮及肩,髮尾剪得很平整,一身秀麗的裝扮。她穿著短袖上衣,露出肩膀,難道不覺得冷?
「在拍照嗎?」
「啊,不,也不算是……」
眼下被迫有和人對話的必要,我一時不知所措。由於已接連好幾天沒和任何人交談,我一時說不出話來。甚至心想,得馬上逃離才行。像她這種年紀的女孩,看到我這種可疑的男性,一定會馬上報警。沒錯,我對自己的可疑行徑很有自覺。要是我告訴她,我是為了合成靈異照片才拍攝風景照,她一定會馬上報警。因為這可是靈異照片啊。
「難道你是Google的人?」
「Google?咦,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這句話出乎我意料之外,所以我忍不住反問。
「不是有什麼街景照嗎?所以我才想,你可能是在拍那種照片。」
女孩豎起食指。Google公司的服務當中,有一項是以全景照的方式提供道路沿途風景。她似乎誤以為我是製作街景照的人。
「我不是Google的人,而且聽說那是在車頂上裝設專用的全景相機進行拍攝。」
「這樣啊。那麼,你是十字路口迷嗎?」
「……對,我喜歡拍攝十字路口。」
就將錯就錯吧。我承受著女孩的視線,決定再拍幾張照就收工。我迅速決定好構圖,按下快門。當我準備拍下最後一張時,女孩跑到相機前,比了個Yay的姿勢。
「喂,妳這是在幹什麼……」
「因為太閒了,一時忍不住。」
她語帶嘆息地說道。
「我最近一直都在這裡――」
最近一直?什麼意思?這女孩是怎麼回事。我心裡感到納悶,重新握好相機。這時,我覺得不太對勁。再次放下相機,望向十字路口,接著再次拿起相機,確認液晶螢幕。剛才女孩明明站在我和十字路口中間,但此刻液晶螢幕上顯示的,卻是空無一人的十字路口。



最後一次有人造訪我的住處是什麼時候呢?那已是一年多前的事了,好像是和我大學時代的學妹在住處裡喝酒,那大概就是最後一次吧。最近都沒人進過我的住處,所以脫下的衣服和看到一半的書都被我隨手亂扔。我迅速將這些東西集中塞進壁櫥裡,短短幾分鐘內便收拾完畢,接著我打開房門。
「呃,妳可以進來了。」
我的住處位於一棟木造公寓的二樓。我從玄關向外探頭,望向走道,但空無一人。正當我覺得納悶時,背後傳來女孩的聲音。
「這房間挺不錯的。」
這名年紀像大學生的女孩,人已在我的住處裡。她愜意地坐在和室椅上。她是什麼時候進來的?我住處的窗戶緊閉,而且還從屋內上鎖。要進入室內,應該只能從玄關,但她並未從我身旁走過。
「烏丸先生,你就住這兒啊。」
她很感興趣地觀察室內。
「雖然小了點,但感覺住起來很舒服,還好附身的人是你!」
她張大嘴巴,「啊哈――」地開懷大笑。
悠川夕夏,得年二十一,生前的夢想是當一名幼稚園老師。之前在十字路口聽她說明過,所以知道她是鬼魂。一開始,明明肉眼看得到她,但相機的液晶螢幕卻顯示不出她的身影,令我深感不可思議。後來我試著又拍了一次,但一樣拍不出來。正當我偏著頭百思不解時,她來到我的身旁,一起望向相機螢幕,對我說「也許是它故障了吧?啊,也可能是因為我已經死了,所以拍不到我!」。起初我當她是在開玩笑,但這時碰巧有輛自行車經過,直接從她身上穿越。我嚇了一大跳,跌坐在地上,她伸手想扶我起來,但我的手卻揮空,握不住她的手。她的肉體就像煙霧一樣,怎麼也摸不著。
據悠川解釋,她是在這個十字路口遭遇交通事故,就此喪命,之後一直都待在同一個地方。難道她是地縛靈?所謂的地縛靈,是待在死亡時所在的土地或建築上,始終無法離開的鬼魂。但為什麼她現在會在我的住處?
我好像被她附身了。從十字路口返回公寓的這段時間,她都跟在我後頭,我一再問她。「妳為什麼跟著我?」「變成鬼魂後,你是第一個能聽見我說話的人。請讓我跟著你,一下子就好。」「不要!」我改為用跑的逃離,但因為平時缺乏運動,一下就被追上。不同於跑得氣喘吁吁的我,已沒有生命的悠川別說喘氣了,連呼吸都沒有,所以我當然贏不了她。
悠川站起身,開始在房內東看西瞧。
「烏丸先生,你從事的工作是………………?」
她和我話說到一半,突然把臉埋進冰箱的門內。她高挺的鼻子緩緩沉入冰箱表面,接著連同後腦整個沒入。她剛才那句話的後半段,可能因為說話時在冰箱的密閉空間內,所以聽不清楚。聲音在冰箱內顯得含糊不清,這表示她不是直接對我腦內傳音嘍?還是說,是鬼魂自己在模擬人世的空間?話說回來,我不希望她擅自看我冰箱裡的東西。或者應該說,冰箱裡一片漆黑,應該什麼都看不到吧?因為她是鬼魂,所以看得到嗎?悠川從冰箱裡拔出頭來。
「你好像不開伙呢。對了,你從事什麼工作?」
「我現在沒工作。前不久剛離職,現在無業。先不談這個,妳真的是鬼魂嗎?」
「看就知道了,不是嗎?」
不,光看根本看不出來。如果她不做這種穿透物質的行為,看起來和一般人沒兩樣。既不會輪廓模糊,也沒呈半透明狀。房內的燈光讓悠川的前額留下她劉海的影子,地板上也留有她的影子。
「還查得到那場交通事故的報導對吧?」
「話是這樣沒錯。」
她喪命的那場交通事故的報導,網路上還查得到。去年夏天,在那處十字路口確實有名女大學生被車輛輾斃。她現在之所以穿著短袖上衣,也是因為她遇上交通事故時是夏天,當時她就穿著這身衣服。她果然是鬼魂,我不得不承認,之所以沒激起我強烈的恐懼感,是因為她始終都是那悠哉的表情。
「烏丸先生,我想上網。」
悠川走近電腦桌。她從我身旁走過時,沒半點空氣流動的動靜。
「現在這個時代,連鬼魂也會上網啊……」
「自從我死後,一直都沒查看我的電子郵件信箱。」
「可以啊。不過,妳沒辦法用滑鼠吧?」
她無法以物理性的方式干涉這個世界。
「烏丸先生,你可以按照我的指示操作嗎?」
我心想,為什麼我得這麼配合,但我現在似乎被她附身,還是別惹她不高興,方為上策。我總覺得,今晚她會直接在這裡待下。明天她會乖乖回十字路口去嗎?也許查看過社群網站後,她就會升天去了。
我坐在電腦前,手握滑鼠。螢幕從休眠狀態中啟動,畫面轉亮。我按照她的指示,連往Google提供郵件服務的網站。她告訴我帳號和密碼,我依序輸入。成功登入,信箱裡有寄給悠川的郵件。在不得已的情況,我看了別人的郵件。她的朋友們在得知悠川的死訊後,仍相信她會收到郵件,因而寄出令人感動的悼念郵件。大致看過一遍後,悠川心滿意足地伸了個懶腰。
「謝謝你呀――」
「能讓大家這樣悼念妳,真是太好了。」
「是啊,大家都很替我惋惜。那麼,接下來看LINE的未讀訊息。」
「咦?」
「等看完後,也請幫我看一下Facebook和Twitter的帳號。」
我按照她的吩咐,登入她的各種社群網站,將傳到她帳號的悼念訊息全看過一遍。她生前似乎有不少朋友,看得出來大家都很喜歡她。她對著電腦螢幕說道:
「大家都寫說,不敢相信我死了。」
二十一歲就離開人世,真的太早了。我也這麼認為。
悠川從我的臉頰邊望向電腦螢幕,螢幕的亮光照亮她的臉和脖子。她的頭髮碰觸我的臉頰,但一點都不覺得癢。應該是在頭髮碰觸臉頰的瞬間,直接就穿過皮膚表面吧。她就像是一陣煙霧。
「哎呀,真是心滿意足。」
「那太好了,請妳升天吧。」
悠川夕夏就像聽到什麼笑話似的,發出「啊哈――」的笑聲。
「現在還不行,因為我在人世還有放不下的事。」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79 268
庫存:3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