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人民幣定價:35元
定  價:NT$210元
優惠價: 5105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言峰綺禮終于顯露出本性,衛宮切嗣則選擇正面挑戰他所設下的陷阱。在煉獄般的熊熊火焰中,深陷絕望深淵的亞瑟王遇見了正在等著她的吉爾伽美什。在第四次圣杯戰爭的激烈戰斗中存活下來的英靈與魔術師將全力施為,迎接最終決戰。

虛淵玄

日本的劇作家、小說家、腳本家。自稱“愛的戰士”。游戲劇本代表作有《Phantom Integration》《鬼哭街》《沙耶之歌》等,小說代表作有《Fate/Zero》。

武內崇

Type-moon核心成員,知名的原畫師。代表作《月姬》《Fate/stay night》。


-17 : 21 : 41

人們都記得這一天冬木市的天氣十分異常,前所未見。

持續了好幾天的北風戛然而止,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似的。強烈的日照如同旱暑一般,讓沉悶的空氣溫度直線上升,到處都可以看到不合時節的海市蜃樓。這種高溫多濕的天氣只發生在以冬木市為中心的部分極小區域,就連氣象播報員都無法解釋原因,讓市民開始感受到一種莫名的怪異預感,而且愈發強烈。

相繼發生的幾起都市游擊戰事件、凄慘的變態殺人事件以及幼兒失蹤事件依然還是毫無線索。在夜間戒嚴令不知何時能解除的情況下,又加上三天前未遠川發生工業廢水災害――連日來的怪異事件讓人們神經緊繃,身心俱疲,就連氣候異常感覺都像是在預告更大的災厄即將降臨。

徹夜未眠的衛宮切嗣坐在樹蔭下,睜大雙眼看著強烈的日照一點一點改變陰影的角度。

雖然距離上次睡眠已經超過四十小時,但是他的神經依然緊繃,完全沒有一點睡意。

愈是危急的狀態之下愈要找時間休息,維持最佳狀態以應付萬一,這是任何戰斗專家都具備的常識。切嗣已經在幾處重要地點設下預警結界,一旦有人靠近,馬上就可以讓意識清醒過來。現在既然處在待命狀態下,他應該可以每隔幾分鐘讓意識進入快速動眼睡眠,逐步消除累積已久的疲勞。

不過現在切嗣卻連這種常規思慮都不放在心上。雖然“機器”可以不帶任何感情維持最佳狀態,但是如果做好可能過熱燒毀的心理準備,“機器”也可以不顧極限地狂操運作。切嗣之所以讓自己切換到這種極限運作狀態,正是因為他深切地感受到“結束的時刻”即將到來。

切嗣現在待命的地方位于冬木市西邊的圓藏山山頂,柳洞寺后方的池塘邊。

他昨晚在遠坂宅確認遠坂時臣已經淘汰,而且知道言峰綺禮又重回戰場之后,馬上攻進位于新都的教會,不過,應該是代行者根據地的教會早已人去樓空。殘留的形跡顯示一個小時左右之前教會還有人在,就只差那么一步。入侵間桐家與遠坂家所浪費的時間是最關鍵的失誤。

那時候切嗣已經徹底放棄尋找愛莉斯菲爾,因為他判斷要是繼續花時間找她的話就會愈來愈陷入敵人的伎倆中。想要真正掌握勝利,切嗣就不能再當個以妻為重的好丈夫,必須以追求圣杯的召主身分迎接戰斗。

“圣杯容器”可以說是艾因茲柏恩家的王牌利器,失去了這件王牌,切嗣就得被迫與三大家以外的外來召主一樣,用同等的條件參加圣杯戰爭。他需要的策略已經不是利用優勢守株待兔誘使敵人犯錯,而必須使用奇襲突破對手的領先局面。照這樣想的話,能夠有效搶先敵人一二步的戰略就是推測出最終決戰可能發生的地點,預先占住地盤,設下陷阱。

圣杯戰爭表面上是采取生存戰的模式,但是隨著戰局的進行,戰況會演變成互搶地盤。既然最終目標是執行圣杯降臨儀式,對勝利者來說,占有適合當做祭壇的地點是不可避免的重要過程。

在冬木之地當中,有四處土地具備足夠的靈格,可以當成召喚圣杯的場所。

最重要的地點就是擁有天然大洞窟“龍洞”的圓藏山,以羽斯緹薩為基盤的大圣杯就設置在這里。這個只有三大家才知道的秘密祭壇早在一百八十年前就已經存在,是圣杯降臨的真正場所。

遠坂家身為土地提供者,原本可以優先將最佳靈脈當成自己的據點,但是圓藏山中充斥的魔力實在太強大又太危險,無法當成培育下一代魔術師的生活場所,因此他們才在第二靈脈蓋起房子,也就是現在的遠坂宅邸。那里雖然比不上大圣杯,但也有足夠的靈力支撐,可以讓圣杯降臨。

第三靈脈當初雖然讓給遷居而來的魔奇理家,但是后來他們發現該地的靈氣與家族屬性不合,因此間桐宅邸便移到別處,原本的靈脈由之后介入的圣堂教會據有,也就是現在冬木教會所在的山丘。雖然地點位于隔著一條河的新都郊外,距離圓藏山很遠,不過那里的靈格并不遜于第二靈脈。

這片土地本來沒有第四處靈脈,而是借由魔術加工調整三處靈脈后,產生微妙變異的大源魔力流動經過一百多年的累積,在某一點聚集而成的,也就是后天產生的靈地。經過調查,確認該地具有足夠的靈格可以舉行儀式,從第三次圣杯戰爭開始便有人把這里當成候補地點。這個地點現在位在新都新興住宅區的正中央,蓋了一棟全新的市民會館。

就算言峰綺禮拿到“圣杯容器”,最終他還是得在四處靈地中的某一處完成儀式。只要能夠搶先在該地設陷阱埋伏的話,還是有機會可以逆轉局勢。

因為冬木教會空無一人,切嗣反而意外地能夠搶先占據遠坂宅邸與冬木教會的第二、第三靈脈。為了利用這項可說是不幸中大幸的優勢,他在天還沒亮之前就已經把所有炸藥全都帶來,將兩棟建筑物設成陷阱,然后在午后以柳洞寺為新據點,持續進行監視。

切嗣預料綺禮可能會把圓藏山這里當成舉行儀式的地點。敵人離開冬木教會的原因當然也是為了隱藏行蹤,但是既然主動放棄原本保有的靈脈,就可以推測出對方一開始就有意在更高級的靈地舉行儀式。如此想來,言峰綺禮在殺掉遠坂時臣的時候應該就可以奪得遠坂宅邸,他卻拂袖而去,所以剩下的地點就只有圓藏山的大圣杯了。

當然,這些行動或許全都是綺禮為了誤導切嗣而演的假戲,他再次回到冬木教會或遠坂宅邸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沒有。為此切嗣也已經在兩棟建筑物中設下機關,只要綺禮走進任何一棟建筑物里就絕對不可能活著出來。只要從爆炸后的瓦礫堆中回收“圣杯容器”,就可以輕而易舉分出勝負――愛莉斯菲爾的性命他當然也已經看開,就當她已經死了。

再來如果綺禮有意反將自己一軍的話,第四靈脈的冬木市民會館也不能置之不理,但是切嗣只在那里配置了一只監視用的使魔。后來才確認具有靈格的第四靈脈還不屬于任何一方勢力,直到現在都還是“干凈的土地”,從來沒有設過咒術防御措施。從魔術戰的觀點來看,相較于其他三處儀式候補地點都是“易守難攻”的地勢,市民會館完全沒有一點要塞作用。

就算言峰綺禮當真出現在市民會館,到時候只要正面進攻就可以了。雖然那的確是最糟糕的狀況,但是落于被動的風險也最低。依照優先順位,圓藏山才是切嗣無論如何必須占據的位置。

如果舞彌還在的話,至少可以讓她監控市民會館,做好萬全準備以迎戰綺禮。但是再懊悔也沒用了,現在切嗣能夠依靠的人就只有自己而已。

切嗣忽然回憶起他剛失去娜塔莉亞不久的時候。仔細一想,他沒有與人搭檔獨自行動的經驗竟然出乎意料地少。會對這一點感到意外――可能也是因為每次活下來的總是只有切嗣一人的緣故吧。

這么一想,切嗣以往的人生一直都與孤獨這句形容詞無緣,這也是因為他的人生比孤獨還要更殘酷。切嗣的身旁總是有某個人在,殺死或是害死那“某個人”的元兇不是別人,也正是切嗣自己。

舞彌和愛莉斯菲爾都是從見面的那一刻開始就注定分離的人,現在切嗣果然還是獨自活著,準備面對最后的戰役。以這種方式開始,又以這種方式結束。這想必就是衛宮切嗣的天命吧。像自己這種人,上天怎么可能允許他在別人的關懷之下死去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