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人民幣定價:58元
定  價:NT$348元
優惠價: 79275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1.國之大事,在祀與戎。今之世人,尤需自兵法中汲取致世智慧——古人向來重視兵法,兵家智慧不僅包含用兵機權之術,更有治國安邦大智慧。兵家特重解決現實問題,於今日之世界仍有重要意義和價值。毓老師特重子學,尤重兵法,治國安邦,安頓人心,需有謀略,有智慧,需自兵學中找尋。《吳起兵法》與《太公兵法》是古代兵法著作中的翹楚,為歷代兵家所重視,在宋代即被列入“武經七書”。聽毓老師講解兵法經典,了解古人用兵之謀略,治國之智慧,亦裨益於自己於世間行為處事之大發展。

2.《吳起太公兵法》解讀人:清朝禮親王代善裔孫、末代皇帝溥儀伴讀、跨世紀蕞後一位經學宗師、中國蕞後一位皇族名儒——在秩序顛覆、個性崛起、日新月異的當代潮流變化中,利用古老的兵家智慧幫助我們應對變化,需要一位好的引路人。他是隱士,傳授的卻是治國平天下的學問;他是滿族人,發揚的卻是華夏奧旨;他自幼成長於鍾鳴鼎食之家,中年後卻對清苦生涯安之若素;他曾活躍於歷史政治舞台,驚天動地,去台灣後卻旋即隱於民間,默默傳授中國學問,前後長達六十餘年。這就是一代大儒愛新覺羅·毓鋆。毓老自幼受宮廷教育,潛心治學一百年,書院講學六十載,以一座山的精神推廣民間書院教育,復興逐漸凋零的中華人文傳統,從中國傳統文化中窺見生命的真相。

3.毓老講授的不是考據、訓詁的國學,而是充滿救世情懷、人生智慧的活潑潑的國學——毓老師畢生致力於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播、教育工作,他一直堅持以古人智慧,啟發我們自己的智慧。古老的中華智慧是活潑潑的,是亙古常新的。毓老師講兵法,是要告訴我們要避免戰爭,停止戰爭,爭取全人類的和平。毓老師講課特重結合現實,析理精當,氣勢磅礴,振聾發聵,為撥亂反正,時而品評人物,指陳時弊;時而對弟子鳴鼓攻過,令其反躬自省。兵法是謀略,謀略不是小花招,而是大戰略、大智慧,也是人人皆可擁有的智慧,可以為自己、為家人謀一幸福的人生。

 

 

本書系根據毓老師1992年在台北奉元書院講授內容整理而成。《吳起兵法》《太公兵法》為古代重要兵法著作,是歷代兵家必讀書目,均在“武經七書”之列。

《吳起兵法》,又稱《吳子》《吳子兵法》。相傳是戰國名將吳起所著,與《孫子》齊名,並稱為“孫吳兵法”。毓老師認為《吳子》六篇,皆兵家機權法制之說,但和《孫子》純用奇不同,《吳子》強調圖國以“和”,教民以“禮”,治兵以“信”。學習《吳子》,了解古代以儒家論兵主要觀點。

《太公兵法》,又稱《太公六韜》《六韜》,相傳為姜子牙所著,後人多認為是偽書,但書中所反映的的確是商周時期的軍事特色,及太公用兵、陰權之術。太公其人,可謂“韜略鼻祖、兵家之祖”。但毓老師特重“同天下之利”之旨,深入講解《文韜》《武韜》兩部分內容,其餘部分與《孫子兵法》相參閱。讀《太公兵法》,了解太公治國之道。

 

 

人忠厚固然有毛病,但聰明太外露,容易失敗,因人家對你有戒心,就得不到真朋友,沒有借力。

 

對方一出招,就視你有無接招的智慧與能力。對方一出招,你能及時應敵,那就高他一招。學《孫子》《吳子》,在學如何出招,應好好用心思,“思之思之,鬼神通之”。

 

社會上,也難免碰到呆子撿便宜,但是撿多了,早晚得吃虧。怎麼對付敵人,是智慧。有英雄之志,必也要有英雄之智。有成天下之志,必具有成天下之智。

愛新覺羅·毓鋆(1906-2011)

清朝禮親王代善裔孫,外界都尊稱他為“毓老”而不名。毓老的百歲人生堪稱傳奇,他是清朝禮親王代善裔孫,自幼受宮廷教育,為末代皇帝溥儀伴讀。師從陳師曾、陳寶琛、羅振玉、葉玉麟、鄭孝胥等國學大家,私淑熊十力,終成一代大儒。1947年來台後,在台宣揚中華文化,先後創天德黌舍、奉元書院,私人講學一甲子,主張“達德光宇宙,生命壯自然”“以夏學奧質,尋拯世真文”,受教弟子萬餘人,遍及海內外與各行業,著名的弟子有徐泓、辛意云、林義正、陳明哲、劉君祖、孫中興、黃忠天、陳明德、蔣勳、嚴定暹、張輝誠、簡媜、呂世浩等學界名家,以及夏含夷、班大為、魏斐德、黃宗智、孟旦、甘慕白等美國漢學家。毓老一生倡經世致用之學,並註重對時勢的分析,為四書五經、諸子百家注入了真實的生命和生機。2011年3月20日於台北市家中辭世,享壽一百零六歲。

上篇:吳起兵法

 

吳子本傳

 

圖國第一

料敵第二

治兵第三

論將第四

應變第五

勵士第六

 

下篇:太公兵法

太公與《六韜》

太公本傳

 

文韜

文師第一

盈虛第二

國務第三

大禮第四

明傳第五

六守第六

守土第七

守國第八

上賢第九

舉賢第十

賞罰第十一

兵道第十二

 

武韜

發啟第一

文啟第二

文伐第三

順啟第四

三疑第五

圖國第一

 

夏振翼注(下從略):《吳子》六篇,皆兵家機權、法制之說。

 

“機”,樞紐。“權”,權變,權衡輕重,引申為是非、好壞、善惡之標準。然每人各有其標準,欲達此一標準,必變個方法,中間所用的手段即權。權變、權衡、權術。

做任何事,皆有目的,必識“機”。機一碰,即動。權,即做事必把持樞紐,使之進行無礙。

立法容易,然依法行事難。所以什麼方法皆有,但生作用者少,“制”之難在此。如立法能生作用,且使之無流弊,才稱得上法制社會。應以實際事研究之。

人如能知自己智慧有所不足就好,一般人皆自以為智慧為超級品。“舜其大知也與!舜好問而好察邇言”“執其兩端,用其中於民”(《中庸》),不要自以為是智慧的超級品,遇事應多問、多加考察,研究左右環境的反應。採擇別人的智慧,不要主觀決定一事,否則小者危己身,大者危害國家民族,造孽莫過於此。

 

然其圖國以“和”,教民以“禮”,治兵以“信”,庶幾(差不多接近)湯武仁義之師,較之《孫子》十三篇純用機智,不倫矣。故高氏曰:“起之言幾於正,武之書一於奇。”

 

“不倫”,《吳子》與《孫子》不一類。

《吳子》言“幾於正”,吳起為儒家論兵。

《孫子》“一於奇”,“一”為動詞,完全在於奇。

書主在“悟”,人手一本《孫子》,裝樣而已!

 

蓋起嘗學於曾子,故其言多道德之貴意歟?

 

吳起是曾子的學生,其論兵以“內修文德,外治武備”為主,故“幾於正”。

 

吳子入魏,啟以文武之道,即動以不得用之勢。立身兼文武,則“治己”有全才;立國兼文武,則“治人”有全術。

吳子初見文侯,數語抉其隱衷,且即其日所加意者惕之;苟不得其人而輕試戰攻,覆亡立至,令之心膽俱寒,隨以國是委之,卒建大功。吳子誠戰國之“人傑”也,學者毋以急於自售而少之。

 

吳起儒服,以兵機見魏文侯。

 

“吳起儒服”,吳子著儒服,乃儒家論兵,因其為曾子弟子。

“兵機”,乃用兵之機。

 

文侯曰:“寡人不好(喜好)軍旅之事。”

 

吳起與魏文侯,一個貌不驚人,一個不深刻了解。

“正顏色,出辭氣”,此為高深的修養,“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遠鄙倍矣”(《論語·泰伯》),談吐舉止,使人一見面,即不敢小瞧你,因為自己的一舉一動皆合乎標準。辭氣,即聲音的抑揚頓挫。

小孩自小即必須訓練其行住坐臥,吃有吃相,坐有坐相。現代人早上手擰袋豆漿,如同從醫院打點滴出來的,焉有美感可言?如此習以為常,壞!“性相近,習相遠”,習氣影響人甚大。就是有野望,也得加上功夫,要嚴格訓練自己。

 

起曰:“臣以見佔隱,以往察來,主君何言與心違?

 

施子美曰:觀人之跡,可以知人之心;觀人之已為,可以知人之所未為。見者,跡也;隱者,心也;往者,已為也;來者,未為也。

 

“以見佔隱”,拿實境佔人心理的事,“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孟子·梁惠王上》引《詩經》)。

“以往察來”,“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論語·為政》)。

先舉證,再批評,使對方無話可說。

 

“今君四時使斬離(開剝)皮革,掩(塗飾)以朱漆,畫(圖繪)以丹青,爍(光閃)以犀象。冬日衣(yì,穿)之則不溫,夏日衣之則不涼。

 

施子美曰:此乃《周官》盧人為盧器之製也。

 

“爍以犀象”,犀、象,二猛獸。人少以人像,而是以獸像裝飾自己的威武。

皇宮一進門,即擺一排銅獸,東西方皆然。自此分析人的心理。

 

“為長戟(有枝的兵器)二丈四尺,短戟一丈二尺,革車(重車)奄(覆蓋)戶,縵輪籠轂。觀之於目則不麗,乘之以田則不輕,不識主君安用此也?

 

施子美曰:甲之為用,以冬日衣之則不溫,夏日衣之則不涼。車戟之用,觀之於目則不麗,乘之以田則不輕,此乃攻戰之具。有其具,而曰不好其事,果安用此哉?

 

“若以備進戰退守,而不求用者,譬猶伏雞之搏狸,乳犬之犯虎,雖有鬥心,隨之死矣!

 

施子美曰:無善棋,有善奕;無勝兵,有勝將。兵而無將,是以其卒予敵也……吳起此言,欲文侯以己為將也。

 

談話之術,漸入主題。

孟子談話之術高,但有時並不合乎邏輯。打爛仗與講學理,有所不同。應學會如何推銷自己。

 

“昔承桑氏(出自少昊窮桑氏,子孫以桑為氏)之君,修德廢武,以滅其國家;有扈氏(啟的庶兄,不服啟“家天下”,大戰於甘,為啟所滅)之君,恃眾好勇,以喪其社稷。明主鑑茲,必內修文德,外治武備。故當敵而不進,無逮(及)於義也;殭屍而哀之,無逮於仁也。”

 

吳子初見文侯,內外仁義之論,言簡而確,氣壯而正,蓋由曾子“大勇教”中理會來。

蓋軍旅重任,非得能用之人,雖有備具,亦終必亡耳。

以“當敵不進”四語為戒,方是兵機。味“當敵不進”四語,單指“治武”與前“兵機”二字照應。

 

施子美曰:天下之事,未有偏而無弊者……剛猛相濟而政和,況文武並用,長久之術也,其可偏廢乎……明主鑑茲,故內則修文德,外則治武備,示不偏勝也……愛人者,聖人之本心,而治兵者,禦敵之一術,二者其可偏廢乎?

 

“內修文德”,“修文德以來之”(《論語·季氏》),使民知孝悌忠信,以撫綏百姓;“外治武備”,三軍進退有方,節制嚴明,整治武備以防之。“有文事者,必有武備”,文武兼資,國之所以常以常治也。

“當敵而不進”,有敵人,不敢與之正面較量;“無及於義”,義者,宜也,不宜於立國之道。

“殭屍而哀之”,李華《弔古戰場文》雲:“蒼蒼蒸民,誰無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誰無兄弟?如足如手。誰無夫婦?如賓如友。生也何恩,殺之何咎?其存其沒,家莫聞知。”

行冷戰之術,每天都得主動。吹牛不必多,但要中肯。吹牛三句,叫打瞌睡者都得聽完。騙人的話,幾句就行,何必佔半版報紙?幾個字的作用就大。有時做官反而是造孽。

孔子有智,但想扭轉一個時都不易!聖人不能生時,然“時至而不失之”,換言之,時來就抓住之。

現在必識時,還必懂得用智,才知道今是什麼時。知屬於什麼時了,就應知道要怎麼做,否則即為違時。但每個人各有其時,時、位均不同。

時,有先時、治時、因時、違時四個境界。先時,先於時,治國領袖人物沒有不能先看幾招的。棋聖幾段,也就是說下棋之前,至少必看三招,才能達段數。至少也必治時,還要能控制時。因時,是馬後課。違時,更不能談了!

大盜盜國,代代有之。中國史中,土匪時代最久,王者、霸者少有之。故《大易》(《易經》)贊“革命”,曰“革之時大矣哉!”

“必臨敵而敬”,先時,先來一招,革你的命。《孫子兵法》“先著者也”。

 

於是,文侯身自布席(鋪設坐席),夫人捧(執)觴(shāng,酒器),醮(jiào,進酒)吳起於廟(太廟),立為大將,守西河。與諸侯大戰七十六,全勝六十四,餘則均解(不分勝負)。闢土四面,拓地千里,皆起之功也。

 

施子美曰:有非常之禮,而後可以待非常之才;有非常之才,而後可以立非常之功。

 

此段分四個層次:王、霸、失時、逢時。

“文侯身自布席,夫人捧觴”,可看出夫人之識機。

“守西河”,有守就有權。吳起有練兵、實戰經驗,且為常勝將軍。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兩者合作,就寫下輝煌的歷史。但“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故雖有名馬,只辱於奴隸人之手,駢死於槽櫪之間,不以千里稱也”(韓愈《馬說》)。

 

吳子曰:“昔之圖國家者,必先教百姓,而親萬民。

 

教之親之,俱在平日言,味“必先”二字,可見。

 

施子美曰:蓋百官者,教文所自出,故以“教”言。萬民則欲從其上之教,故以“親”言。

 

《尚書·堯典》曰“平(辨)章百姓。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於(wū)變時雍”,“百姓”,百官族姓;“黎民”,一般大眾,萬民。“教百姓,親萬民”,有層次。

“不教而殺謂之虐”(《論語·堯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論語·子路》),《春秋》重民,“戰攻侵伐,雖數百起,必一二書,傷其害所重也”(《春秋繁露·竹林》)。

 

“有四不和:不和於國,不可以出軍;不和於軍,不可以出陳(陣);不和於陳,不可以進戰;不和於戰,不可以決勝。是以,有道之主,將用其民,先和而後造大事。

 

不過教民之不和者,以歸於和,然後可用耳。

 

施子美曰:此軍之所以貴和也,和於國而後可以出軍。

 

“有道”,做事有方法、步驟。

“先和而後造大事”,和,發而皆中節,“協和萬邦”。和合,齊心協力,然後可以圖大事。

無病不死人,國民黨抓來的兵能夠和合、造大事?專以兵起家者,訓練士兵如同訓練老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