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這一代的武林08:潑天陰謀
定  價:NT$199元
優惠價: 75149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本來是眾望所歸的武協大會,竟成了火藥味十足的鬥爭大會,這其中究竟有什麼潑天陰謀?幕後的黑手又是誰?他處心積慮地想要破壞武協大會的真正目的何在?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沒聽過的武林,沒玩過的武林,讓人欲罷不能的武林!年度十大作品之一最受歡迎網路作家張小花讓人崩潰的神來之作!看了立即腦洞大開!
※沒有很混亂,只有更混亂!王小軍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當上了鐵掌幫第四順位繼承人,本以為可以好吃好騙混過一生,誰知一堆奇怪的人找上門來,案子應接不暇,讓他不想管事也不得閒。既然無法置身於武林之外,乾脆做好做滿,將門派發揚光大,終成一代「叫主」,無人敢惹。且看這一代的武林如何高手過招!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
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

人在矮簷下,怎能不低頭;
常在江湖混,別忘拜碼頭!
要想學得會,得跟師父睡?
武林高峰會,華山來論賤!
只聽過斧頭幫跑單幫,鐵掌幫是個什麼幫?
果真是高手在民間?還是武俠小說看多了?
不是舞鞋也不是五邪,武協又是哪位同學?
高手紛紛來踢館,難道是真人挑戰實境秀?

上一代的武林殺人於無形;
這一代的武林到底行不行?
山雨欲來,一場驚天風暴正要席捲武林……

武林界的盛事「武協大會」終於登場,各門各派的好漢齊聚一堂,然而,由於王小軍的爺爺缺席武協大會,主席一位是否還能保留成了眾人爭執的焦點,甚至有人暗中拉票,圖謀直接將武協大會解散,另組新的協會,一場盛會搞到最後竟成了四不像的鬥爭大會,各派系的勾心鬥角更是浮上檯面,這到底是誰在其中搞鬼?他的陰謀詭計能夠得逞嗎?

【武林秘笈】
少林派:源自於中嶽嵩山的少林寺,為武林的第一門派,號稱「泰山北斗」,少林武術發揚光大始於隋唐。隋末政局不穩,李世民被諸侯王世充所抓,受到少林十三名武僧的相助,從此「少林寺」便名揚天下。
張小花
男,內地網路大神級作家,08年投入網路創作,作品搞笑中卻帶著哲理,讀者結合其筆名與寫作風格往往戲稱為「無性花妖」。天才是小花的自稱。又因他可以一次睡36個小時,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覺主」。著有多本《史上第一混亂》、《我就是妖怪》、《史上第一混搭》高人氣作品。
第一章 河北金刀王
第二章 大會開幕
第三章 潑天陰謀
第四章 二美相鬥
第五章 復仇者聯盟
第六章 江湖險惡
第七章 誰是真凶
第八章 田忌賽馬
第九章 空城計
第十章 隔代遺傳

張庭雷領著王小軍繞過幾個路口,來到另一棟別墅前,王小軍頓時眼前一花——就見在門外的草坪上,十幾個彪形大漢面對面站成兩列,每人肩扛一把鬼頭大刀,這會天氣已涼,這些人卻都光著膀子,草地正中一個大漢正在演練刀法,那大刀讓他舞得寒光閃閃霍霍生風。十幾步開外的地方,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大喇喇地坐在椅子上,顯然是這些人的師父,正在指導他們刀法。
王小軍小聲道:「這是要幹誰啊?怎麼刀斧手都埋伏在門口了?」
張庭雷瞪了他一眼,隨即朗聲道:「老王,這麼勤奮?出來度個假還不讓徒弟們閒著?」
那坐在椅子上的老者看了張庭雷一眼,一笑道:「原來是老張啊,你怎麼有工夫逛到我這兒了?」
張庭雷招手道:「來,聊兩句。」
倆老頭看著還算有交情,那老者示意徒弟們暫停,從椅子上站起來道:「有事?」
張庭雷指著王小軍道:「這孩子你認識嗎?」
那老者掃了一眼王小軍道:「不認識。」
張庭雷道:「這就是王東來的孫子。」
「王小軍?」那老者應聲道。
王小軍有求於人,滿臉諂媚道:「見過老前輩。」
那老者道:「你最近風頭很盛啊。」
王小軍連聲道:「不敢不敢,都是浪得虛名。」
張庭雷道:「小軍,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河北金刀王,武林裡一般說的金刀王家說的就是他。」
王小軍意外道:「原來是王老前輩!」
金刀王又掃了他一眼懷疑道:「你認識我?」
王小軍道:「金刀王家誰不知道——」他笑嘻嘻道,「我聽說您有把金刀,每次都得鏢局專人專車護送。」
金刀王聽有人說起他的軼事,不自覺地滿臉得意,對王小軍態度也有了轉變,笑呵呵道:「好說,你跟老張頭是怎麼認識的?」
張庭雷道:「我們虎鶴蛇形門和鐵掌幫都在……」
王小軍截過話頭道:「我跟張老前輩學過東西,受益匪淺。」
張庭雷頗為意外,讚許地看了王小軍一眼。
金刀王點頭道:「好,年輕人謙虛好學是應該的。」
張庭雷道:「我領這孩子來找你不是聽你倚老賣老的,是有事求你。」
「有事求我?」金刀王疑惑道,「我能幫他什麼?」
王小軍道:「前輩,是這樣的,您也知道我爺爺消失很久了,按規定,這次大會開幕前他要再不露面就要被除名了,我是想借您委員手上的提議票一用,好讓我爺爺能再待下去。」
金刀王背起手,沉吟片刻道:「這事啊……我跟你爺爺沒什麼交情,我為什麼要幫你?」
王小軍沒想到老頭說話這麼直接,不禁又看看張庭雷。
張庭雷賣著老臉道:「這裡面不是還有我的面子嘛?!」
「別的事都好說,這可不是小事,王東來占著茅坑不拉屎,往後挪挪也是應該的,再說——」金刀王神色閃爍道,「就算暫時不讓他解職,以後能不能出現也很難說吧?」
張庭雷不悅道:「大家都是江湖人就別廢話了,這樣吧,讓這孩子跟你討教幾招,算是交個朋友,你幫了他這次,他欠你一個人情,以後常來常往嘛。」
金刀王嘿然道:「怎麼,鐵掌幫出了一個王東來還不夠,現在連他孫子也想仗勢欺人?你們這不是討教,是上門逼我來了!」他手下的弟子們頓時對王小軍怒目而視。
王小軍道:「王老前輩您誤會了,我是一直仰慕您的風采……」
金刀王甩手道:「少來這套,既然你找上門來了我也不囉嗦,你要是能勝得了我,你說什麼都行!」
金刀王的大弟子越眾而出道:「師父,我打發他就夠了。」
張庭雷淡然道:「我看不夠——老王啊,要我說還是你親自出馬比較好,省得人家說你們人多欺負人少。」
金刀王喝道:「好!我跟他打!」
張庭雷衝王小軍遞個眼色,王小軍抖手道:「我真的得和他打嗎?」
張庭雷在他耳邊小聲道:「你是怎麼對付我的,就怎麼對付他!」
王小軍哭笑不得,這才反應過來張庭雷哪是什麼「引薦」,根本就是來坑金刀王的,但想到老張和劉老六關係那麼鐵,能想出這樣的主意也就不奇怪了。
金刀王脫掉外面的衣服,露出俐落的馬褂,直視著王小軍道:「你用什麼兵器?」
王小軍攤手道:「我們是鐵掌幫,我只會用掌。」
金刀王哼了一聲道:「那我得言明在先,拳腳掌法我們都不擅長,所以我還是用刀,你要覺得吃虧那就作罷,我當從沒有過這事。」
王小軍道:「老爺子請便。」
金刀王又道:「這樣吧,你要是能和我走上五十招就算我輸,我這麼大歲數,總不能占你個小孩子的便宜。」
王小軍道:「不用……」
金刀王打斷他,厲聲喝道:「拿我金刀來!」
這時有弟子捧著一把大刀走了出來,王小軍一看吃了一驚——這把刀竟然是純金打造的。
張庭雷見王小軍吃驚的樣子,湊近他道:「老王頭家底厚,這把刀除了刀柄和刀刃是合金以外,都是純金的,但他用金刀不是為了顯擺,是為了運用金子的重量,所以你小心點,這老頭不好對付。」
金刀王單手抄起金刀拉個架勢道:「來吧!」這把金刀只怕得有百十多斤,他輕描淡寫地拿著就如同拿著一把花刀。
王小軍咋舌道:「好力氣!那我就不客氣了。」
他雙掌一晃搶先攻上,金刀王手舞金刀一揮,王小軍就覺刀未到風先至,急忙退開。金刀王冷笑一聲,左一劈右一砍又是兩刀,這把金刀在他手裡果然是金風霍霍,無堅不摧。
王小軍深覺頭疼,金刀王這麼大的名聲自然不會是什麼好對付的主兒,就拿張庭雷來說,這老頭的武功也不比他低,只是不留神輸了一招而已;想到這兒,他沉心靜氣,繞著金刀王穩紮穩打,漸漸地展開了攻勢。
王小軍在那邊叫苦,金刀王這會也吃驚不小。他見王小軍年紀小,就真把他當成了「孩子」,心想五十招內就可結束,結果這「孩子」掌法凌厲沉穩,熟極而流,儼然已是一等一的高手,他心裡直懊悔:明知對方是王東來的孫子還這麼輕敵。接著他悚然一驚,照這樣下去,五十招內怕是分不出勝負!
老頭這一起急,手上愈發快了。張庭雷背手觀戰,大聲道:「注意,馬上就三十招了!」
第三十招一過,王小軍開始逐漸搶攻起來,金刀王微微冷笑,把金刀舞得密不透風,他就是要特意看看王小軍攻不攻得進來。
金刀王自幼膂力過人,成人用的大刀他十來歲就能玩轉,而且很快就嫌輕了,於是二十多歲那年打造這把金刀。有了這把利器,他如虎添翼,別人無論刀法怎麼精湛、技藝怎麼高超,碰上他的金刀總要鎩羽而歸。
原因很簡單,武術界有句話叫一力降十會,他能把金刀耍得跟別人的柳葉刀一樣飛快,只要兵器相撞,別人的刀不是斷就是飛。就像同是開車,別人開法拉利也好開布加迪也好,他開的是一輛大貨車,管你的車多麼酷炫,跟大貨車一撞都是垃圾,今天他的金刀對上王小軍的肉掌,無論如何也不信這個邪。
王小軍慢慢摸透了對方的路數,眼見金刀劈來,左掌一引將刀刃避開,右掌拍在刀身之上,金刀王只覺一股大力傳來,金刀差點脫手,不由得驚出了一身冷汗,他重新牢牢握住刀柄,暗叫聲「好險」。
其實王小軍這一掌並沒有用全力,怕的就是讓老頭顏面掃地,大貨車撞人,只要一擊不中就得重新調整方位,這也正是金刀王的致命弱點,王小軍手下留情之後,一個勁地給對方使眼色,卻見對方滿臉僥倖,知道自己讓得還不夠明顯,只得再找機會。
又是幾招過後,王小軍借金刀王招式用老的當口,一掌拍在刀背上,這次他仍是留了餘力,那金刀喀啦一聲把水泥地劈了個壕溝。
金刀王的徒弟們見師父威勢驚人,喝起彩來。金刀王心中猶疑,他清楚這一刀其實是出了問題,但轉瞬想王小軍到底年輕,修為不過如此,所以才沒趁虛而入,聽徒弟們叫好,他自己也陶陶然起來。
王小軍嘆了口氣,看出這老頭很遲鈍,自己不但賣乖,幾乎都要賣萌了還一點沒覺察出來,所謂送人情,總得對方領才行,看來自己讓得還不夠明顯。張庭雷在一旁看得明白,可又不能說破,只有跟著乾著急。
金刀王這會兒被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情緒包裹著,覺得再有十招怎麼也該拿下對手了,他有意炫技,單手綽著這把百多斤的金刀輕飄飄地往前一刺,姿勢優美,威力卻十足;王小軍迅速貼上,掌上裹挾著纏絲手、游龍勁,於一剎那鬼使神差地把金刀從老頭手裡搶了過來。金刀王神色大駭。
也是於片刻之間,王小軍壓根沒有接手,而是又硬生生地把金刀塞進了金刀王的手裡,為了吸引旁人的注意力,他誇張地大叫一聲,接連退出十幾步遠,然後抱著胸口喘息起來。
金刀王愕然,接著恍然,這孩子明明是在放水啊,他手握金刀,呆呆地站在當地。
張庭雷如釋重負,搶先喝道:「好!果然不愧是老前輩,功力深厚啊。」他是在替金刀王打掩護,讓別人以為王小軍是被他的內功彈開的。
一干弟子洋洋得意,喊好喝彩不斷。
王小軍「喘息」了半天站好道:「多謝老爺子手下留情。」
金刀王狠狠瞪了他一眼,把金刀往地上一插道:「臭小子,你……」
王小軍忙道:「老爺子,不管這個忙幫不幫,都是我對不住您在先,在這裡先給您賠個罪,您要是實在有難處,我也不勉強。」
對方先自認理虧,老頭怒火稍減,猶豫再三,厲聲道:「我要是就不幫你呢?」
王小軍道:「那我現在就走,絕不囉嗦。」
金刀王嘆了口氣道:「我該怎麼做?」
王小軍驚喜道:「老爺子你肯幫我啦?」
張庭雷道:「你什麼都不用做,明天有人問你的時候,你點個頭就行了。」
金刀王怒目張庭雷道:「你這個老小子陰我!」
張庭雷苦笑道:「江湖代有新人出,我不是陰你,是讓你跟我共勉。」
金刀王聽話裡有話,詫異道:「你也讓這小子……」這才仔細地打量著王小軍,道:「小子,以後來河北的時候別忘了來拜訪我老人家,你要有心,我教你幾招刀法。」
王小軍笑嘻嘻道:「拜訪是肯定的,但是刀法就算了,我家裡窮,打不起金刀,就算您送我一把,我也付不起那麼貴的快遞費。」
金刀王哈哈一笑道:「快滾吧,臭小子。」

回到分手的地方,唐思思和胡泰來他們也都回來了。
王小軍道:「你們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唐思思道:「我爺爺答應了,他說你替我們唐家堡擋過一回賊,這次是還你一個人情。」
胡泰來道:「大勝拳的掌門也同意了,不過他的說法跟思思她爺爺一樣,也說是為了還你一個人情。」
王小軍笑道:「不管怎麼樣,肯幫忙就好。」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