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這不是一本你想像中的空服員日記。

這是一本寫亮麗制服之下、
在時區與時區間往返的飛人日常。
寫給同是離鄉背井的你,也寫給嚮往世界的你。


「沒有說出來的故事實在太孤獨了,所以我決定寫下來。」


她是全球最大航空公司的美女空服員,Bonnie。
從每趟幾百個人來去的航班裡,看遍人生百態,
在時區與時區之間,邊戰鬥,邊記錄生活。

她說,不同國家的乘客性情不同,發餐就有好幾種方式。
有些人談話有禮,但拿不到喜歡的餐點卻會發脾氣;
有些人從不說「請、謝謝」,拿不到愛吃的餐點卻一點也不介意。

她說,在空中,小人物的故事更令人印象深刻。
一年回家一次的杜拜計程車司機,希望能託付上一封給家鄉妻子的跨國情書;
雙眼無神的孟國勞動工作者,拿著機上拍的拍立得紀念說,這是自己唯一的相片;
年邁的印度爺爺飛了半個地球到美國找孫子,便溺在座位上,沒有任何乘客抱怨。

她說,空服員是既浪漫又寂寞的工作。
每趟旅程的組員都互不認識,不問姓名和背景,只在乎當前共同分享的美景與美酒;
半夜在陌生的飯店驚醒,環顧漆黑的四周卻想不起來自己究竟在哪裡是常態;
而飛到後來,最讓人渴求的不是壯麗的山海,是在落地打開手機的瞬間,有簡訊傳來關心。

邦妮用既真摯且幽默的文字,揭開全球最大航空公司的空服員機上、機下的日常。
用一篇篇動人故事,帶著你一起暫時離開地球表面,重新認識世界。

邦妮/Bonnie

在不同國家短暫居住,思緒像是文化大熔爐,實際上卻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出生於航空世家,從嬰兒時期便開始旅行,大學畢業前就已遊歷過五十多個國家,出社會後在杜拜的小紅帽航空繼續人生之旅。曾任柯夢波丹網路專欄作家。
 
自開始飛行後,在部落格分享工作時遇到的各種故事,有幽默、有溫馨、也有發人省思,吸引不少忠實讀者。擁有細膩的觀察力,更寫得一手好文筆,讓人讀著就有畫面,彷彿一起乘上航班、於時區與時區之中翱翔探險。

序 謝謝你拿起這本書

我在台灣長大,期間曾到不同的國家短暫居住或是拜訪。那些飄洋過海的經驗像是一顆顆顏色、種類不同的果實,我把它們都摘了回來,放在這棵在台灣種著的大樹上。無論去到哪,還是時不時會想念著,那棵大樹上溫暖的巢。

父母都從事航空業,從小我就用他們的員工待命機票旅行。待命票在業內被自嘲成「乞丐票」,原因是因為航班有空位就上得去,沒空位就要等下一班。不過,幾乎是各家航空都可以開票。

假如說自家的蘋果航空客滿,但是另一家香蕉航空有空位的話,那就當場開香蕉航空的機票上機。再不然的話,榴槤航空也可以考慮。一切都是隨機應變,像是一道數學題目有好多種解題的方式,個個都算得出令人滿意的結果。

父親對於執行說走就走呢,可說是做到淋漓盡致。青少年時期,我大半夜不睡覺,在當時流行的通訊軟體MSN上跟朋友打屁聊天。爸爸敲了敲我的房門,開了一個小小的門縫,探頭進來:「我們去印尼的科摩多島看科摩多龍好不好?」
我停下手邊的鍵盤。「好啊,什麼時候?」
他低頭看了一看手錶,「航班中午起飛,妳有一個早上的時間準備,應該夠了吧?」
至於為什麼突然在半夜想到要去看大蜥蜴呢?喔,因為那天晚上,動物星球頻道正在播出科摩多龍的生態特輯。

弟弟非常喜歡去夏威夷,說那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地方。於是,某次父親決定帶我跟弟弟去夏威夷。但到了機場,他才發現─「哇,去夏威夷的航班已經起飛了,記錯時間了。那可以去哪裡呢?嗯,下一班出發的航班是去洛杉磯,我們去洛杉磯吧。」
就這樣,當場決定了新的目的地。

媽媽扮演後勤的臨時應變小組,隨時幫我們開票、換錢。我的童年大概就是這樣,雖然那時還輪不到我煩惱該怎麼計算這些數學題,不過耳濡目染了這樣靈活的運算方式─
「眼前問題是這個,解決的方式百百種。好,時間很有限,現在開始解。」
「方法一如果不管用,就立刻改用方法二。如果航班都滿了,就搭機去其他航點,之後再坐火車,或開車。如果買不到交通船票,那就找當地的漁夫租漁船。」

對於幸運地生長在航空家庭,並擁有這樣的教育方式,我滿懷感激。「妳要訓練出無所畏懼的移動能力。有什麼好怕的?去闖、去嘗試、去碰撞。」父親是油門,不斷地把我踢出去。「在外頭苦了、累了、受不了了,隨時可以回家。」母親是煞車,不斷地把我撿回來。成了有趣的平衡。不過兩人口徑一致的是:「長大以後不可以當空服員。」這個行業太辛苦了。「當空服員就把妳剁手剁腳喔。」媽媽開玩笑地說。

在大學畢業之前,我沒有想過要當空服員。不過從小接受著航空家庭帶來的好處,卻對其中的心酸似懂非懂。「媽媽做了一輩子的行業,是什麼樣的心路歷程?」加上「世界好大,沒有看過的文化、沒有體驗過的生活方式實在太多了。」「非洲大陸是什麼樣子呢?」這些好奇的心情,帶著我來到杜拜的航空公司。

至於為什麼選擇這間位在杜拜的航空公司呢?因為它的航線版圖就跟這座城市一樣霸氣,像一片巨大繁雜的蜘蛛網,覆蓋著許多當時毫不了解的國家─如果想要探險,那就去大蜘蛛那裡吧。

過去媽媽飛得很累,下班之後都只想躺在床上,不想出門。她總是裹在白色的床單裡面,只露出一顆頭,我笑她活像條腸粉。她不相信,我就照照片給她看:「妳看,妳是一條腸粉!」。當時還不懂空服員的累,是什麼程度的累。

開始飛行的第一個月,我就稍微懂了媽媽工作的辛苦。某天醒來,環顧漆黑的四周卻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裡。
「這是紐西蘭的飯店房間嗎?不過記得自己剛剛才在澳洲啊?」但窗簾透出的光影好像是熟悉的杜拜,還得要研究一下才想起來:「啊,對,我飛回杜拜了。」

母親是客艙經理,從她出社會之後就開始飛行,直到現在。空服員的班表是每個月底公布,沒有個固定。但從我小的時候開始,媽媽從來就沒有缺席過我生活裡任何一件事。從小習慣了她這樣在身邊東跟西跟的,自然也覺得理所當然;可奇怪的是,她總是在上班,卻總讓我覺得她隨時都在,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這大概就是母親的能耐吧。到自己做母親之前,都不可能會懂的。

開始飛行之後,我瘋狂地飛台北班。一天過夜的時間裡面,再搭高鐵回高雄。那段時間,每個月都好累,簡直是站著都能睡著的地步。「妳是馬嗎?」一個組員問我。「馬?什麼意思?」「馬是站著睡覺的。」

因為組員人數龐大,每次跟我一起飛往未知世界的人,都相互不認識。很浪漫吧,不問你姓名和背景,只在乎我們當前共同分享的美景。目睹最壯麗的山海,學會新文化的生活方式,我在旅途上不斷挑戰自己的高峰與墜落心情的谷底,從興奮到氣餒,轉身卻只看得到自己的影子,以及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人。

「沒有說出來的故事實在太孤獨了。」─所以我決定寫下來。

從寫部落格到寫書,這些與我一起成長的讀者們,你們認識我比與我共事工作的人認識得還多得多。這本書關乎著這些愛你的、你愛的,成就所有你所做成的這些事。

所以,不管你在哪裡,又為什麼拿起這一本書,我都謝謝你。

序 謝謝你拿起這本書

1 亞洲、大洋洲
一切就是從這裡開始
你好杜拜,初次見面
我們都是飄洋過海的工作者
菜鳥新人的歡迎儀式
有愛的人的地方,哪裡都是家
對啊,我們熱門是理所當然的!
We all left a guy at home.
不停計算時間的人
遇見,泰拳傳奇
轉身之後,也許再也不見

2 非洲
Safari奇遇記
沒有什麼比白麵包和奶粉更開心的了
北非情迷
午後慢慢裡的,漫漫人生
謝謝你教會我,生命最重要的一課
霸道刻畫出的那片溫柔國土
尊重一個根本不存在的男人

3美洲
到世界另一頭,給自己的畢業盛典
一月的河流
人與人相處,還是該保有一些善良
再厲害的風景,都比不上跟你搶一碗泡麵
攸關國土安全的問題

4 歐洲
魔鬼終結者的溫柔身影
必須很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馬德里的夏夜,俄羅斯式的一夜對話
學習,對外堅強、對愛的人柔軟
尋找那涓細水長流

尾聲

Rio de Janeiro, Brazil
一月的河流

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的意思是「一月的河流」。這個名字是第一批到里約的葡萄牙人取的。他們初到達這裡的海灣時,以為是一條水源豐富的河流,所以誤取了這個名字。

世界盃足球賽結束之後,為了更靠近更有生命力的市區,我們搬到了位在Lapa的青年旅館。Lapa位於市中心,充滿豐富的文化歷史,許多里約知名的景點都圍繞在此。除此之外,這裡也是里約夜生活的心臟地帶,有紅燈區的影子。入夜之後的喧鬧聲在清晨才會停歇。

入住的這間一星級青年旅館,房間是4 ∼ 6人男女混宿。房間門不上鎖,因此住宿在此的年輕人經常到處串門子。所有人都認識所有人。「201號房住的是一個西班牙男生、一個澳洲男生跟兩個阿根廷女生。202號房是兩個台灣女生、一個南非女生跟一個以色列男生。203 號房住的是兩個法國女生,一個牙買加......」非常有活力,但毫無隱私的地方。

我每天都會看到敘利亞男生,阿敏,起初以為他是這裡的員工。「我是敘利亞難民。」他說。「我逃到巴西後,什麼都沒有。這間旅社收留了我,讓我不支薪的在這裡工作。有空床的時候,我就睡在床上。沒有空床的時候,就睡在大廳的沙發上。」

那一天晚上,同是住在旅館的一群人決定去嘻哈夜店,門口擠滿了被保安擋下的人。如鮭魚迴游一般,好不容易快竄到了門口,朋友們一個個進去了。阿敏卻在這時拍了一拍我的肩膀:「裡面太吵了,我在門口等你們。」
我朝前方入口一看,原來是要收門票費。怎麼會沒有提早想到呢?我買了兩張票,在混亂的人群中,找到呆站著的阿敏。
「你的票。」
「我的天啊,真的是太感謝妳了。」

「過去在敘利亞,我的生活非常完美。5個兄弟與父母同住在一棟大房子裡。另外還有一些房產在首都大馬士革,過得很不錯。我在學校唸的是飯店管理,課餘在喜來登飯店工作。2011年初,受到阿拉伯之春(指阿拉伯各個國家為了「民主」和「經濟」等發起的社會運動)的影響,國內發生了許多示威抗議活動。我們以為隨著時間久了,事情就會平息了,並不以為意。但時間過去了,等到的卻是政府與人民的劇烈武裝衝突。

那時弟弟剛成年,於是先被政府徵召服兵役。他在進入軍隊之後,就失去音訊。起初以為是通訊設備的問題,但過了好幾個月,還是沒有他的下落。眼看著我也快要大學畢業了,畢業後也得要進入軍隊。因為弟弟的消失,父母堅持不要讓我去服兵役,唯一延遲兵役的方法,就是在學校再修一個科系。申請完科系之後,我必須去政府機關申請延遲兵役。當時政府機關極度地貪腐,每一關都要收賄,才讓我去辦下一道手續。我分別付錢給10個工作人員之後,才見到負責人。那時我身上已經沒有錢了。

負責人向我要錢,我跟他說我身上沒有錢了。他假裝同情我,假裝幫我完成手續。實際上他並沒有,他以為如果我被街上的軍事哨站擋下,他們會把我送回他這裡。到時我就必須付錢。總之,那是我事後才知道的事。

我繼續過著學校的生活。一年以後,弟弟連絡上我們。他被送到很遠的國家北邊,軍事情況越演越烈,父母太擔心他了,建議他逃出軍隊。逃兵如果被抓到,後果十分嚴重。於是,家人決定一起逃到海外。去申請護照的時候,政府人員在登錄我的名字之後,臉色垮了下來。當初沒收到錢的那個負責人,並沒有幫我登記延遲兵役。所以官方來說,我是逃兵。

『你這個混帳恐怖份子!』我聽見他們大吼。
我的頭上被套了一個袋子,手腳上銬。被毒打一頓,失去意識。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像馬鈴薯一樣,被裝在麻布袋裡,四周搖搖晃晃的,應該是在車上。我被丟進一座監獄,身上所有的東西都被搜刮,只留下一件內褲。這間鐵牢裡面總共44個人,只有一個馬桶。如果我們要同時睡在地板上,根本躺不下,所以有時候得要站著睡覺。我們時常沒有食物,也沒有水。

我們白天被毒打虐待,晚上被丟回牢裡。其中一個15歲的青少年,是因為言詞污辱總統被關進來的,他也是被這樣虐待。這個監獄不在官方資料裡頭,並且時不時就移監。我的父母花了3個月找到我,又付了幾乎所有的家產,才把我弄出來。那時我身上很多的傷口都看得見骨頭喔。我被送到黎巴嫩的醫院,在那裡住院3個月。」

阿敏把上衣撩起來,大條的粉紅色傷疤看起來像是長出地面的榕樹根,背部的皮膚起起伏伏的。有些是很深的刀疤,有些像是嚴重的燙傷,很少有平整的地方。
「當時聽說巴西政府願意收留難民,於是我就到這裡了。」

在那次拜訪里約的兩年之後,我執勤里約航班,於是又回到這裡。阿敏開著一台自己買的舊賓士來接我,他學成了一口流利的葡萄牙文,家人陸陸續續被巴西政府收留,一家終於可以團聚。他們住在教會裡頭,白天在教會前的人行道上擺攤,賣中東小吃Falafel(鷹嘴豆泥蔬菜丸),生意非常不錯。
「很好,很好。」他說。

寫這篇故事的時候,已經認識阿敏4年了,此時的他正忙著申請巴西公民。辛苦了這麼多年,終於要在世界的另外一端,成為一個有國家的人。

「阿敏,你好不好?」我傳了一則訊息給他。
「啊,我好想妳啊!要再來里約拜訪喔!我很好,很好。」

要不是遇到阿敏,我可能一輩子也無法相信,居然有人能在走過這麼黑暗的長夜之後,還保持這樣的樂觀與善良。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