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定  價:NT$269元
優惠價: 6617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華人世界最精彩偷盜故事《神偷》

有一種小偷很笨,因為他掩耳盜鈴
有一種小偷很難抓,因為他監守自盜
有一種小偷很輕鬆,因為有人開門揖盜
有一種小偷不讓人討厭,因為他盜亦有道
有一種小偷會被大家唾棄,因為他欺世盜名
有一種小偷想偷天換日,結果偷雞不著蝕把米
有一種小偷常常作賊心虛,有一種小偷認賊作父

擒賊先擒王,做賊喊抓賊
小偷沒那麼複雜,你要弄清楚他們要什麼
偷無形的東西由於難度更高,傷害也更大
例如:妻子偷情成功,丈夫綠光罩頂
又如:奸商偷工減料,百姓住到沒命
員工忙裡偷閒,老闆知人知面不支薪

有人偷雞摸狗只為了苟且偷生
但順手牽羊最終可能痛不欲生
本書有小偷一男一女,卻沒有落入鴛鴦大盜的窠臼
本書有一對師徒小偷,他們不比偷盜技巧卻比別的
本書有一種小偷,他還沒偷你你卻主動繳東西給他
這是他的溫馨提醒:
「不要去找被偷的東西,不然可能會失去更多。」

華人世界最精彩偷盜故事
沒錯,珍珠都沒這麼真
再說一次:「華人世界最精彩偷盜故事。」

本書介紹影片:【王竹語出版社】製作提供
https://youtu.be/Vjr3WTBApQE
王竹語

臺灣作家,臺中豐原人,筆名取法學自畢卡索。

過去已出版著作:
1.《醫生》(本書是2010年10月德國法蘭克福書展『臺灣館』展示作品)
2.《尋找一首詩》(除了在臺灣出繁體版,簡體版由天津百花文藝出版)
3.《我的整形世界》(天下文化,2006)
4.《微笑看人生》(時報文化,2005)
5.《無常看人生》(時報文化,2005)
6.《高科技健檢救你一命》(城邦集團原水文化,2006)
7.《中國經典寓言的智慧》
8.《工作必勝!!戰國策》

其中3.4.5.6.可下載免費電子書PDF檔,歡迎直接下載:
https://goo.gl/VgeB75

2018年2月以一人獨資成立「王竹語出版社」,從企劃、邀稿、版權交易、編輯、校對、版型與封面構想、插畫草稿;到叫紙、印務控管、看數位樣、入庫、會計、出納、點庫存書,全都一人負責;此外,為了追求品質,提高效率,還學習自製影片、倉儲管理、成本概念、營運方針、行銷策略、財務報表、通路狀況,全部都要一人完全掌握。
書賣不掉怎麼辦?

小時候看過一個房屋仲介商廣告,印象非常深刻:「沒有賣不掉的房子,
除非找了不會賣的人。」

我的「王竹語一人出版社」成立於2018年2月14日,很快的滿一年了。

沒錯,市府公文核准日就是情人節。當別人在想要買哪一種巧克力或去哪吃大餐,我在煩惱、非常煩惱書賣不掉怎麼辦?這時候,小時候的房屋仲介商廣告就忽然浮現了。

沒有賣不掉的書,除非找了不會寫的人。

我,會寫。這個會有兩種意思,一是能力之會,比如你會開車他會設計原
子彈;二是意願之會,比如你會去下週的音樂會、她不會答應跟你在一起。

有能力又有意願的人,當然要繼續下去。

所以,書賣不掉怎麼辦?答案很簡單:

繼續寫更好的書。

非常謝謝一直以來一直默默支持我的讀者。

王竹語
二○一九年情人節,於臺北
王竹語一人出版社成立週年
王竹語的一人出版社《神偷》
華人世界最精彩偷盜故事

第一回 驚雁落虛弦,啼猿悲急箭
第二回 沉沙無故跡,滅灶有殘痕
第三回 有形非易測,無源詎可量
第四回 焰聽風來動,花開不待春
第五回 進對一言重,叱吒風雲生
第六回 勇夫安識義,智者必懷仁
第七回 未展六奇術,先虧一簣功
第八回 欲練英雄志,須明勝負多
第九回 牧守寄所重,恆將人代工
第十回 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
第十一回 官道惡高危,虛心戒盈蕩
第十二回 春風起函谷,勁氣動河山
第十三回 由來稱獨立,本自號傾城
第十四回 深淺分前後,思拙愧新奇
第十五回 恃強斯有失,守分固無侵
第十六回 若算機籌處,滄滄海未深
第十七回 須將一片善,付與有心人
第十八回 穠麗今何在,飄零事已空
第十九回 鶯狂應有恨,蝶舞已無多
第二十回 西風幾時來,流年暗中換
第二十一回 浮生共憔悴,壯歲失嬋娟
第二十二回 雨滌前山淨,爭強各有心
第二十三回 快哉雲手意,誰敢稱盜王
第二十四回 若說無心法,此法如有情
第二十五回 睿算超前古,今日告功成
第二十六回 猛虎落陷阱,壯夫時屈厄
第二十七回 前緣竟何似,誰與問空王
第二十八回 對此傷人心,拭淚坐相思
第二十九回 縱橫計不就,慷慨志猶存
第三十回 自古無長策,況我非深智

書賣不掉怎麼辦?
王竹語的一人出版社《神偷》
華人世界最精彩偷盜故事《神偷》

第一回
驚雁落虛弦,啼猿悲急箭

清晨,江西旺遷衙門大廳。

三人快步而入,為首之人,年約四十,粗眉細目,大口長鬚,正是知縣楊善;另一人細眉三角眼,短鼻窄口,乃捕頭領班雷雨田;走在最後面的是沈亮儒,面如白玉,五官清秀。

不該在這麼早外出辦案,不該去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查案,只因為那裡發生了不該發生的案子:工部尚書魏忠平家中遭竊!

魏忠平,地方百姓有十六字嘲諷:「繩營狗苟,狼貪蛇狠,快如狂風,烈如猛火。」其人仗勢欺人,地方小幫,助紂為虐,動以百計。其黨甚夥,其凶越烈,良善之家受其魚肉。手下串通衙役,以作護符;官府小吏,心利分肥,不思為民為害,反而為其所用。

這些害群之馬,官差一有風吹草動,他們立即出動,暗中知會魏家。於是這邊出府逮人,那邊犯人早已遠揚,湮滅證據,不留痕跡。於是有恃無恐,其膽越大,打家劫舍,做無本生意。一次便思二次,二而三,三而四,勢力越大,越無忌憚。

雷雨田道:「這次魏忠平失竊的寶物,是一塊寶玉。」

楊善嗯了一聲,眉頭緊皺。

雷雨田續道:「三年前,魏忠平帶著獵鷹,牽著獵犬,一群人進深山打獵。獵興方濃,忽有一隻狐狸、兩隻野兔從樹叢中跑出來。他們驅馬追趕,連發六支箭,兩隻野兔中箭倒地,那隻狐狸帶箭而逃,魏忠平騎馬緊追不捨,看見狐狸口中吐出一個東西,用爪子扒土掩埋。埋好之後,狐狸又死命逃竄。魏忠平追了一陣,狐狸不見蹤跡。他回到剛才狐狸吐東西掩埋的地方,扒開土,看見一塊玉珮,玉色溫潤,是一件古物。他十分高興,認為是大大的吉兆,整日戴在身上。」

楊善微微點頭,道:「聽起來似乎只是塊普通的玉。」

沈亮儒忙道:「不!不!大人且聽我說。西方、北方出產的玉,音色沉重而性質溫潤,戴後有助靈性;南方出產的玉,音色清亮而性質冰涼,戴後使人精神爽朗。」

雷雨田知道沈亮儒素來博學多聞,有他在,破案總是多一分線索,多一成把握,道:「原來如此。真是長了見識,想來富貴人家,喜歡吉祥寶物,也是有的。」又想:「這麼看來,魏忠平對於此寶物失竊,必然十分心急。他越心急,我們日子越難過。」

須知重大案件,上頭來個限期破案,下面的人就慘了。往往日夜辦案,無眠無休。這還算好的,說不定還拉個替死鬼,把這筆帳胡亂算他頭上;尤有甚者,大堂用刑,屈打成招,冤獄慘案,又多一件。

沈亮儒道:「魏忠平是以愛玉出名的,他每個愛妾手臂上都有白玉鐲子,內鑲黃金雕刻的花鳥圖形,精細巧妙無可言喻。有的玉在黑夜裡會發出清綠色的光,耀眼奪目。」

楊善極少稱讚下屬,正要進一步詢問案情細節,一人匆匆走入,前胸寬厚,背膀闊實,正是另一名幹練捕快渠大強。楊善道:「你把寶玉失竊經過說一下。」

渠大強道:「經我連續詢問魏忠平家丁、奴婢、長工、侍衛,拼湊出案發當時的情況:竊賊應該是規劃已久,對魏府瞭若指掌,不僅熟悉動線,對人員作息亦知之甚詳。」

沈亮儒道:「不排除有內應,或有人背叛魏忠平,將魏家狀況透露外人。」

雷雨田道:「若真如此,也不意外。魏忠平對下屬極為苛刻,下人心懷不滿,久思報復,也算正常。但此人也太大膽,萬一魏忠平知道,他下場必然極慘。」

楊善點頭道:「魏大人脾氣暴躁,性烈如火,對手下殘忍無比,眾所周知。我擔心他會因為寶物被竊,遷怒下人。」

渠大強續道:「竊賊得知魏府建物分布,地形狀況,侍衛換班時辰之後,看準時機,悄立大門外,隱蔽身形,見四下無人,拔腰上房,形如猿猴,快似狸貓,絕無聲息,躥縱跳躍,如履平地。來到寶物所藏之處,輕上屋頂,施展倒捲簾的功夫,從前簷探下身來。確定四下無人,出手偷寶,一舉成功。」

雷雨田道:「以魏忠平個性之謹慎,如此貴重寶物,怎可能沒有高手護寶?」

渠大強道:「當然有。竊賊先把屋內之人放倒,等候多時,確定無人,才穩當出手。」

沈亮儒道:「是什麼手法這麼厲害?倒要見識。」

渠大強道:「竊賊見屋裡燈影搖搖,用小指把窗紙捅了個小洞,拿出藥丸,塞住鼻孔。再拿出一個薰香盒,為仙鶴狀,紅銅作成,是厲害的毒物:仙鶴脖子伸縮自如,一拉即長。打開仙鶴腹,內藏毒香粉;將香點燃,閤上腹蓋。將銅仙鶴頸伸進紙窗小洞,一拉仙鶴尾巴,尾巴有個消息,通著二翅,翅膀一呼搧,腹上有透眼,往裡一送風,仙鶴嘴內就慢慢噴出一股線也似的輕煙,無色無臭,香透腦髓,散於四肢,登時體軟如綿,不能動轉,任你功力再強,也得原地躺下,直到三更雞鳴之時方能漸漸甦醒,所以叫做三更斷魂香。」

沈亮儒自負博學多聞,也是第一次聽到,不禁讚道:「好精細!好機關!」

楊善道:「竊賊之中,誰慣用此毒?」

雷雨田道:「易小福。」

渠大強道:「正是。人稱無影手的易小福。」

沈亮儒道:「此人來去無縱,獨來獨往,偷竊不留痕跡,不知何時被偷,不見其人來過,所以人稱無影手。不過,名頭太大,也有小賊冒充他名號,但不是被逮,就是留下蛛絲馬跡,一看就知道是劣等冒牌貨。這無影手本尊,從不失手,所以從未被抓過。」

楊善驚道:「從未被抓過?此話當真?怎麼可能?」

雷雨田道:「據說他有一次行竊之後,屋主窮追不捨,他死命躲入森林,沿著來路一路撕大餅丟下,希望自森林中脫困。他沒想到,小鳥飛來把大餅屑吃了。」

眾人大笑,渠大強道:「所以最後他自森林脫困了沒?還是永遠在森林迷路,被野獸吃了?」

沈亮儒道:「想也知道,無影手絕非浪得虛名,當然還是跑出森林了。」

楊善道:「不管他過去多厲害,既然來我地盤撒野,當然全力逮捕,這可是奇功一件啊!」頓了一頓,又道:「怎麼有小偷這麼囂張,如果三更斷魂香是其人獨門絕技,出手之時還用,不就告訴別人,小偷正是自己?」

沈亮儒道:「古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賊為所欲為無法無天,既然故意告知,就不怕官府抓。」

渠大強恨恨地道:「既然不把我們放在眼裡,我們就把他關進牢裡。」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沈亮儒眉頭深鎖,若有所思,雷雨田面無表情,目光深邃。

楊善道:「我聽說,易小福不是一般小賊,他一不淫人家婦女,二不偷良善與患難之家,答應了人,再不失信。而且仗義疏財,偷來東西隨手散與貧窮之人。最恨慳吝財主、無義富人。因此所到之處,很受歡迎。」

沈亮儒點頭道:「古云盜亦有道,原來還是個義賊。」

雷雨田道:「易小福曾說,『吾無父母妻子可養,借這些世間餘財聊救貧人。正所謂損有餘補不足,天道當然,非關吾好義也。』他有他的正義,跟我們的衙門正義不同。」

第二回 
沉沙無故跡,滅灶有殘痕

明英宗時期,江南一帶生活安樂富裕,從朝廷到地方,從大官到小差,過著夜夜笙歌,縱酒尋歡,賭博作樂的日子。

但百姓生活卻十分痛苦。原來,盜賊猖獗,無法無天。其實並非無法,但有法無人執行,法令形同虛設,僅供參考。

在一片盜賊猖狂氣焰中,有一個賊卻是與眾不同,他只偷貪官汙吏之家,而且每偷完東西,都要在人家的牆上書寫「無影手」三個字,日子久了,無影手就成了這個賊的代名,然而官府卻始終捉不到他。

被偷的人家,在意的不是所失之財,而是被留之名。想那無影手必是憤恨「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一股俠義之心,專門劫富濟貧。但他專盜貪官之家,臨走前在被偷之家門上留著「無影手」三個字,無異昭示天下:此戶是貪官。

怪就怪在無影手如何知道選中的目標是貪官?原來貪官汙錢,總有分贓不均,打點不周之事。風穿細縫,水流間石,分得少的人不甘心,刻意走漏風聲,自是不在話下。

只是,這次事情鬧大了。被偷的,是工部尚書魏忠平家裡最珍貴的寶玉。

魏忠平權傾一時,翻雲覆雨,竊賊如此囂張,孰可忍?孰不可忍?如此囂張也就算了,要偷之前不會調查一下這戶人家是什麼來頭,說偷就偷,有空就偷,成何體統?

楊善寢食難安,就被怕魏忠平叫去。

三天之後,果然被叫去限期破案:「十天抓不到賊,就停止你暗中所收的一切利益好處。」

如此一來,楊善只好召來大捕頭領班雷雨田,警告他:「七天內抓不到賊,就判你失職死罪。」

這下好了,雷雨田充滿驚恐,集合手下的差役說:「五天內如果抓不到賊,各位提頭來見我吧。」

每個差役被這個無影手弄得頭昏腦脹,氣急敗壞,只好齊心協力,相約一定要抓到。

到了第五天晚上,差役們還真抓來個賊,說此人就是無影手,只是沒什麼充分的證據。押到衙門,由楊善升堂問案,問了個衙底朝天!那人死活不認帳,楊善理不出個頭緒來,只好就把他關進牢中。

總算抓個人,對魏忠平有交代,差役也安心,管他是不是真的無影手,說你是你就是,你不是也得是,我先保住自己的飯碗再說。

楊善命沈亮儒親自看管。沈亮儒博學多聞,天南地北地聊,說不定可聊出一些頭緒。

對這個劫富濟貧的「義賊」,沈亮儒反而不怎麼厭惡,看管也給予方便。

只是那賊絕對不承認自己就是無影手,既然無人看過無影手真面目,也無人可指認,只好一直押著。沈亮儒因為江湖傳言無影手本名易小福,就叫他易小福。

叫了幾次,他不否認,就當他默認。反正再關幾天,衙門就會對外宣稱魏家大案已破。

這位「易小福」被抓進來,有時看天,有時低頭;有時嘻嘻哈哈,有時喃喃自語;有時咬牙切齒,似乎有很多心事,有時面露微笑,笑看人間所有事。

沈亮儒的「策略」很簡單:「你不問,我不答。」我不主動攀談,但只要你問我,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但是,易小福沒問過沈亮儒一句話。

沈亮儒心想:「想跟我比孤單,比沉默,你一定不可能贏我。哼,我倒要看看,是誰先開口向對方說話。」

兩人就這麼耗著,耗過了白晝,耗過了黑夜;耗過了一月,又耗過一月;就這樣,半年過去了。前面說好的期限破案也不了了之,只要鐵鎚不打釘,釘子當然不會自己鑽木去。

沈亮儒嗜書如命,沉默寡言,可以關在房裡足不出戶,斷絕所有人際互動,自負耐寂寞孤單本領一流,但遇到易小福,只覺一山還有一山高,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嘆弗如,甘拜下風。

這一日,沈亮儒終於憋不住,道:「其實你偷了魏忠平的寶物,讓他空著急,也是他活該。我相信你也知道,魏忠平弄到天怒人怨,人神共憤,你露了這一手,大快人心。」

這句話其實有點套易小福,既捧了易小福身手,也可從易小福回答得知究竟是不是他所為。

易小福哈哈大笑,道:「你瞧不起魏忠平?我告訴你,叫你貪汙,你敢不敢?叫你出賣朋友,你敢不敢?叫你偽造文件,你敢不敢?叫你強占民婦,你敢不敢?叫你包娼包賭,你敢不敢?」

沈亮儒一怔,原以為易小福就算不承認自己行竊魏府,也要附和大罵魏忠平一番,沒想到卻幫魏忠平說話,還讚美兼肯定,彷彿是什麼學習對象似的。大大出沈亮儒意料之外,他感覺易小福思維太特殊,也太尖銳了,有點偏激,像是自暴自棄之言;要說他這番話錯了,還真指不出哪裡錯;有點言之成理,但又讓人不服氣;想反駁卻不知從何說起,說贊成卻也不敢。沒想到易小福半年不開口,一開口就是氣勢磅礡,令人難以接話。

這天沈亮儒送飯給易小福,卻愁眉不展,臉上頗有鬱鬱之色。易小福接過飯菜,放在地上,問道:「這位兄弟,何事苦惱?」

沈亮儒搖搖頭,正欲離開,易小福叫道:「兄弟請留步。」

沈亮儒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看著易小福。

易小福道:「自從我被抓來,兄弟待我,還算人道。今天有什麼我可以效勞之處?別看我在牢中,外面的事我還是招呼得住;再說,人情世故我也經歷了些,你不如說說,我來做個計較,也勝過你一人在那獨自傷神。」

其實沈亮儒對易小福好臉色,不過是認為易小福劫富濟貧,算是義賊,自己出身貧寒,好不容易當了公差,做個小小捕快,看盡官場行賄,對那貪官汙吏,自然痛恨非凡,更何況魏忠平的等級又是一般貪官的膜拜學習對象。但自己又不能對貪官如何,所以遇到能對貪官施以手段的,自然禮遇。他偶爾會幫易小福多送隻雞腿,甚至偷送半壺好酒。現在聽說易小福好像有辦法,心下斟酌:「這賊雖然看來年輕,但好歹也是幹下不少轟轟烈烈大案子,說不定真有什麼本事。」於是說道:「山裡有幾戶人家,最近飽受大黑熊之苦。」

易小福點頭道:「想是最近春天,黑熊結束冬眠,跑到民戶騷擾。」

沈亮儒皺眉道:「黑熊神出鬼沒,又極具危險性,衙裡大人很傷神。」

易小福道:「這個自然。獸性凶殘,非同小可。遇上就該跑,如果想逞強,任你力氣再大,也只是螳臂擋車,白白送死。」

沈亮儒又道:「最近出了亂子。工部尚書魏忠平的一位家僕上山砍柴,被黑熊咬死。魏忠平家大勢大,我們官府壓力很大。」

易小福冷笑一聲,道:「最好是魏忠平被黑熊咬死。」神情甚是惋惜、憤怒。

沈亮儒嘴上不說,其實也頗同意易小福之語,又道:「半年前魏府才發生寶玉失竊,如今家僕又被大熊咬死,本府氣氛本已低迷,現在雪上加霜,更是緊繃。」

易小福道:「魏忠平那種人專放高利貸,慳吝聞名,刻薄寡恩,家裡全是不義之財,就算被十頭黑熊闖入也不為過,算是老天有眼。」臉上全是幸災樂禍的表情。

沈亮儒愁眉苦臉道:「魏忠平很會打點一切,所以衙門上上下下……」說到這裡,壓低音量,表情尷尬,不知該怎麼說下去,也不知該不該說,更不知說出來的後果。

易小福笑道:「所以衙門上上下下都很歡迎魏忠平?」

沈亮儒乾笑了兩聲, 易小福又道:「如果是百姓被咬死,誰理會?一個魏忠平,又不是鑲金鍍銀的,你們捕頭難道不是爹生娘養,萬一為了抓熊被咬死,就活該認命?憑什麼?你說說看,你說說看啊?」

沈亮儒對易小福的反應並不意外,易小福偷魏忠平家,一是羞辱魏忠平,二為平民百姓出氣,三是顯自己高超本事。於是道:「楊大人已下令,要巡捕一定要抓到黑熊,若人手不足,連我這個捕快也要被派上場抓黑熊了。」

易小福哼笑一聲,道:「楊大人?光看他審問我,就知道他沒什麼屁本事。原來如此,這很容易。我說個方法,讓你去教巡捕。」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