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 芭芭拉.華特絲(Barbara Walters),美國ABC電視台名主播強力推薦!
★ 美國亞馬遜 5 顆星好評!


本書是成功家庭教育的典範,班.卡森博士從貧民窟的落後環境中成長為耶魯大學的高才生,再成為世界上最有名的神經外科醫生之一。在他的成長過程中,只念過小學三年級的媽媽,給了他無盡的關愛、鼓勵,以及最初閱讀的指導。她告訴孩子:只要努力,一切都有可能。

1987年,班.卡森博士首次成功分離連接在頭後部的連體雙胞胎時,獲得了全世界的認可及關注。極其複雜和精細的操作,計劃中的五個月和執行中的二十二小時,涉及卡森博士幫助啟動的手術計劃。這是全世界第一次以一種罕見的手術方式再次開創了一種稱為大腦半球切除術的方法,通過大膽的手術讓孩子們在生活中獲得了第二次機會。卡森博士致力於醫學奇蹟。在Gifted Hands中,他講述了他在底特律市內的童年時期到他在約翰霍普金斯醫院33歲時擔任兒科神經外科主任的冒險經歷,他可以說是任何試圖看似不可能的人的榜樣,在手術室裡,他用自己的智慧和醫德,接受種種挑戰,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生命重生的奇跡故事。

班.卡森博士於2006年獲得Spingarn獎章。2008年6月,他被授予總統自由勳章。美國新聞媒體集團和哈佛大學公共領導中心在2008年將卡森博士評為「美國最佳領導者」之一。2014年,蓋洛普組織在其年度調查中將卡森博士評為世界上10個最受尊敬的人之一。


名人推薦:

「他讓奇蹟降臨在那些別人早已宣布放棄的孩子身上。」
――芭芭拉.華特絲(Barbara Walters),美國ABC電視台名主播
班傑明.卡森 醫學博士(Benjamin Carson, M.D.)

班傑明‧卡森醫師畢業於耶魯大學及密西根大學醫學院,目前在美國馬里蘭州世界聞名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附屬醫院擔任小兒神經外科的主任。
卡森醫師成長於貧民區,八歲時父母離異,由母親獨力撫養兩兄弟長大。生活困苦的他,並沒有因此而喪志,反而立志要成為一位濟世救人的醫生。他靠著堅定的信仰及親人與師長的支持,克服重重困難,努力修正個性上的缺點,終於如願成為著名的神經外科醫師,以神賜的雙手為許多重病的孩童治療,成為世界第一位成功分離後腦連結之連體嬰,且兩者皆存活的醫生。
自一九八四年起,卡森醫師即擔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附屬醫院小兒神經外科主任。他是神經外科、整形外科、腫瘤科及小兒科的教授,也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顱顏中心的副主任。並於2006年獲得Spingarn獎章。2008年6月,他被授予總統自由勳章。美國新聞媒體集團和哈佛大學公共領導中心在2008年將卡森博士評為「美國最佳領導者」之一。2014年,蓋洛普組織在其年度調查中將卡森博士評為世界上10個最受尊敬的人之一。
卡森醫師發表過一百多篇有關神經外科的文章著作,他被授予三十三個榮譽學位,並獲得許多全國性褒獎的表揚,著有《Gifted Hands》、《Think Big》和《The Big Picture》三本暢銷書。他運用自身的例子,鼓勵迷惘的青少年,追求自己人生的方向,瞭解人生的價值。他並成立非營利組織 「卡森獎助學金」(The Carson Scholars Fund, Inc.),獎勵青年學子追求卓越與優秀的學術成就,並鼓勵他們善用他的理念「THINK BIG」,追求自我發展。


塞西爾.墨菲(Cecil Murphey)

為一自由作家,曾共同撰述近百本作品,內容涵蓋健康、勵志、企管、旅遊、名人傳記等領域,目前定居於喬治亞州,曾三度獲頒「狄克西作家與記者協會」(Dixie Council of Authors and Journalists)的「年度作家獎」。
序文
肯蒂・卡森(Candy Carson)

「血再多些!史戴!」
沉穩的命令打破了手術室的寧靜。那對連體嬰已輸了五十單位的血液,可是依然血流不止。
「已無這種型的血液,我們全用光了。」
隨著這句回答一出,整間手術室的氣氛開始浮動。約翰•霍普金斯醫院(John Hopkins Hospital)的血庫已無一滴AB型(註)陰性血液,若供應不及,那對後腦相連的七個月大連體嬰就注定死亡,別想有生還希望。
他們的母親泰瑞莎.賓德(Therea Binder)曾尋遍整個醫界,才找到這個願意執行分割手術並保全兩個小生命的醫療小組。其他醫生告訴她不可能這麼做,至少要犧牲掉其中一名嬰兒。難道要放棄其中一個寶貝?泰瑞莎不敢有丁點這樣的念頭。這兩個孩子雖頭部相連,但七個月來已成為各自獨立的生命,即使一個在睡覺或餵食,但另一個卻兀自玩著。
不行,她絕不能這麼做!幾個月來的尋尋覓覓,終於讓她找上了約翰•霍普金斯醫院手術小組。
在得知緊急情況後,小組的七十名成員紛紛捲起袖子,輸血給這對嬰兒。
十七個小時漫長的手術,勞累、緊湊、煎熬,這對小兄弟的手術進展得還算順利,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將他們麻醉並不費事,接下來的手術才複雜,因為他們共用主要的腦部血管。血液體外循環的操作時間並未超出預期(五個月的籌劃和多次沙盤操演總算沒白費),對年輕而老練的外科手術醫生來說,分割這對連體嬰共用的腦血管也不算太難。但因體外循環的程序,結果血液失去凝固的特性,造成孩子腦袋裡會出血之處都流出了血。
幸好,市立血庫沒多久就把所需的血液準確送達,醫生們運用專業的技術和設備,在幾個小時內止住了流血,使手術得以繼續進行。最後由整型醫生縫合了嬰孩頭皮上的刀口,長達二十二小時的艱苦手術終告完成。這對名叫派屈克和班傑明的連體嬰終於能第一次獨立生活,但卻累壞了這項分割手術操刀的醫生。
他,來自於底特律的貧民區。
(註) 為保障隱私,血型已改。
目錄
序文
第一章 「再見,爹地!」
第二章 扛起重擔
第三章 八歲
第四章 兩個轉捩點
第五章 一個男孩的大問題
第六章 糟透了的脾氣
第七章 R0TC的榮耀
第八章 選擇學校
第九章 改變規則
第十章 認真的一步
第十一章 邁出另一步
第十二章 回到自我
第十三章 特別的一年
第十四章 一個名叫馬蘭達的女孩
第十五章 心都碎了
第十六章 小貝絲
第十七章 三個特別的孩子
第十八章 克雷格與蘇珊
第十九章 分割連體嬰
第二十章 連體嬰的後續故事
第二十一章 我的家庭
第二十二章 立志做大事
第一章
「再見,爹地 !」

「爹地不再跟我們一起住了。」
「為什麼?」我強忍著淚水問道,母親說得那麼堅決,但我無法接受。「我愛爹地!」
「他也愛你們,班尼(編按:班傑明的暱稱)……可是他不能不離開,而且不會再回來。」
「為什麼?我不要他離開,他要跟我們在一起。」
「他不能不走……」
「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讓他不得不離開我們?」
「噢,不是,班尼,絕對不是。你爹地很愛你。」
我的眼淚奪眶而出。「那麼叫他回來。」
「我辦不到,真的辦不到,」她緊緊地擁著我、安慰我,希望能讓我止住哭泣。
漸漸地,我的哭聲停了,情緒平復。可是一當她把我放開,我心頭的疑惑又重新浮現。
「你爹地……」母親頓了頓,就算我當時年紀不大,也可以看出她是想找些能說服我的話。「班尼,你爹地做了非常非常不應該的事情。」
我用手拭去了眼淚。「妳可以原諒他呀!別讓他走。」
「這不是原諒不原諒的問題,班尼……」
「可是我要他留下來陪柯帝斯(Curtis)、我和妳。」
母親一再想讓我知道父親為什麼要離開,可是這樣的解釋實在無法讓八歲的我瞭解。回首過去,我不曉得父親有多少離去的理由能為當時的我所瞭解,即使能瞭解也不會接受。聽到母親說父親再也不回來了,我整顆心都碎了,因為我實在很愛他。
父親是個感情豐富的人,雖然經常不在家,但每次回來就會把我抱在腿上,順著我的意思高興地陪我玩,很有耐心。我很喜歡兜弄他手背上的青筋,它們看起來實在很大。我會把它們壓下去,然後盯著它們浮起。「瞧,它們又出現了!」我笑著,小手使勁地把那些青筋壓下去。父親就端坐在椅子上,由我盡情地在他身上玩。
有時候他會說:「一定是你不夠用力。」這下我就更用力壓那些青筋,但顯然不管用。沒多久我便會失去興趣,改玩別的了。
即使母親說父親做了些很不應該的事情,但我可不認為他「不好」,畢竟他對我和哥哥何帝斯一直都很好。父親有時候會沒緣由地買禮物給我們。「你們應該會喜歡」。他說這話雖有些漫不經心,但烏黑的眼珠卻一閃一閃地。
多少個午後,我守著母親或注視著時鐘,期盼父親下班返家的時刻。隨之我會衝到門外等他,盯著巷口直到他的身影出現。「爹地!爹地!」我高喊著奔向他,而他會緊緊摟著我,牽著我的小手進屋。
一九五九年,我八歲,這一幕中斷了,父親永遠地離開了這個家。在我那顆幼小而受傷的心田裡,未來彷彿從此消失,我無法想像失去爹地的日子怎麼過,也不曉得和十歲的哥哥能否再見到他。
我不曉得哭了多久,不解父親為何離我們遠去,只知那是生命中最悲傷的日子。每當想起這件事,眼淚就停不下來。一連好幾個星期,我向母親道出心頭的疑惑,看看有什麼辦法能讓父親再回到這個家。
「少了爹地怎麼辦?」
「妳為什麼不讓他留下來?」
「他會改過的,我相信他一定會的。問問爹地,他一定不會再做錯事。」
我的央求絲毫不管用,在柯帝斯和我知道這件事之前,他們早就談妥了一切。
「父母都應該白頭到老,」我據理力爭道:「他們應和孩子們一起生活。」
「你說得沒錯,班尼,可是有時候並不是那麼一回事。L
「我還是搞不懂。」我回道。想起父親對我們所做的一切,例如假日開車載我和柯帝斯去兜風。我們經常拜訪朋友,其中有個家庭很特別,當我和哥哥與其他孩子們玩時,父親就和大人們交談。後來我和哥哥才曉得,原來這是父親另外的家,還生了幾個孩子。沒想到我們一直被矇在鼓裡。
我不曉得母親是怎麼發現的,但她從未讓我和柯帝斯為此煩心。如今我已成人,始終埋怨她當時不讓我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我們一直不曉得她內心的苦,可是當時那是她保護我們的唯一方法,認為自己做得沒錯。多年後,我才終於明白她為何會講父親「為女人和毒品出賣靈魂」。
早在母親知道另外那個家庭之前,我就發現雙親之間出了問題。他們雖然不會吵架,但父親卻常常默然走開,離家的頻率愈來愈高,在外的時間也愈拉愈長,只是我始終不曉得原因。
直到母親對我說道:「你爹地不會再回來了。」這話讓我的心都碎了。
我沒告訴母親,其實我每晚都會在床前禱告:「親愛的上帝,求你讓我的父母能夠破鏡重圓。」我相信上帝會幫他們和好,這個家會重新恢復往日的和樂。我不希望他們分手,實在不敢想像沒有父親的未來。
但是父親再也沒有回來。
日子一天天過去 ,終於覺悟我們得習慣沒有父親的生活。家庭收入減少,我可以體會出母親的憂慮,只是她沒說出口而已。待我更懂些事,大約是十一歲時,我才發現母子三人過日子比父親在家時更幸福。我們的生活平靜,但屋子裡不再有片刻的死寂;我不必再給縮在房間裡,害怕父母不講話時會發生什麼事。
我不再為他們的復合祈禱。「他們分手還比較好,是不是?」我向柯帝斯問道。
「嗯,我猜是這樣。」他回道。就像母親一樣,柯帝斯也不太會向我表露內心的感受,不過從他含蓄的回答中,我猜想他會同意目前的情況比父親在家時好得多。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