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預購中
劍氣桃花(一)【精品集】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7919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台灣武俠泰斗臥龍生精品集,重溫武俠經典
臥龍生與司馬翎、諸葛青雲並稱台灣俠壇「三劍客」
後加入古龍合稱為「台灣武俠小說作家四大家」
《劍氣桃花》是臥龍生在意識到影視劇本普通需要快節奏的呈現,從而將此體認援引到其小說創作中的結果之一。因此,這部作品是臥龍生小說的破格與變奏,代表了他在後期企求重締輝煌的想望。
詭異的桃花林及隱藏於其間的神秘力量,出面的桃花老人陶林明顯只是僕從,而以稚女藍秀幸蒙桃花林收留來揭開序幕。其次是高深莫測的百花門及其行蹤不定的門主百花仙子,行事似是亦正亦邪,卻擅長洞察人心,操控局面。其三是南劍北刀兩大世家的少主常玉嵐、紀無情,二人功力相當,亦敵亦友,卻均戀慕長成為美女的藍秀,又各自撩撥酷似藍秀的少女南蕙。四是明為白道武林大豪實則圖謀一統江湖的「一劍擎天」司馬長風,及其山莊摩下的三山五嶽之士。而各方勢力的角逐,暗中卻又牽涉到巨大的陰謀、仇怨和野心……
明知道桃花林中,滿布著死亡的陷阱,她卻要親生的女兒,唯一的骨血,送入死亡。
千古艱難唯一死。
是什麼事使這中年婦人非要尋死不可?而且,還帶著自己的孩子?

每年九月初一到十五,桃花林的桃花居便會賣起名聞天下的桃花露美酒,釀製的人自號桃花老人。這片桃花林,一年僅開放十五天外加五天賞花期。若有人在二十天以外的日子闖入桃花林,必遭蜂螫至死,僥倖逃出者則必雙目失明。一日,一對遭人追殺,抱著必死之心的母女逃入林中,豈料並未遇如傳說中的傷害,然而,突然現身的桃花老人,卻告訴她們:「離開此地,還有一線生機,留下來,則連一點生機也沒有。」
臥龍生,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譽為「武俠泰斗」。本名牛鶴亭,一九三○年的端午節出生於河南省鎮平縣。幼年從軍失學,但自幼喜讀武俠小說,頗有才思。一九五五年自軍中退役,在友人慫恿下開始學寫武俠小說。一九五七年以祖居南陽臥龍崗取筆名「臥龍生」一炮打響。一九五九年《飛燕驚龍》出世,奠定了他的地位。
據說當年臥龍生的小說《玉釵盟》在中央日報連載時,他不幸遇上小車禍而無法續稿,不料居然驚動蔣介石親自過問此事,由此可見臥龍生當年知名度之高。

《劍氣桃花》導讀
灼灼如桃花的殺劫──《劍氣桃花》與臥龍生尋求轉型的軌跡 

知名文學評論家 秦懷冰

臥龍生的武俠創作生涯,在當年台灣與香港的影視娛樂事業進入黃金時期,且古龍的新派武俠小說逐漸蔚為大觀之際,顯然面臨了相當嚴峻的考驗。為了因應新局,臥龍生不但主動投入了製作和改編電視連續劇的行列,而且武俠創作的題材和風格也有意尋求轉型。《劍氣桃花》即是他在意識到影視劇本普通需要快節奏的呈現,從而將此體認援引到其小說創作中的結果之一。因此,這部作品是臥龍生小說的破格與變奏,代表了他在後期企求重締輝煌的想望。

企求轉型的心理
雖然強烈企求轉型與突破,臥龍生在武俠創作上畢竟已經自我型塑了不捨得完全擱置的題旨與特色,因此,他的轉型軌跡,主要是將先前所擅長的敘事模式和影視改編所帶給他的新因素、新刺激融合起來,嘗試建立一些能吸引人的畫面感與節奏感;同時,強化他當年一些成名作中膾炙人口的對比效應。故而《劍氣桃花》猶如早年經典作品《飛燕驚龍》、《玉釵盟》、《絳雪玄霜》、《天香飆》那般,其女性角色的地位和重要性特別凸顯;但不同的是,江湖殺伐和權力鬥爭的血腥程度劇增,動輒與女性艷麗、柔情、媚惑的場面交替呈現,形成了頗具感官衝擊效應的情節和場景。
為了加快節奏,臥龍生從增添故事情節的複雜度入手。於是, 本書的主體結構展現為四個主要勢力的相互角逐,而各個勢力之間又均自有其內在的矛盾或相互的猜忌。

神秘莫測的江湖
首先是詭異的桃花林及隱藏於其間的神秘力量,出面的桃花老人陶林明顯只是僕從,而以稚女藍秀幸蒙桃花林收留來揭開序幕。其次是高深莫測的百花門及其行蹤不定的門主百花仙子,行事似是亦正亦邪,卻擅長洞察人心,操控局面。其三是南劍北刀兩大世家的少主常玉嵐、紀無情,二人功力相當,亦敵亦友,卻均戀慕長成為美女的藍秀,又各自撩撥酷似藍秀的少女南蕙。四是明為白道武林大豪實則圖謀一統江湖的「一劍擎天」司馬長風,及其山莊摩下的三山五嶽之士。而各方勢力的角逐,暗中卻又牽涉到巨大的陰謀、仇怨和野心。

美麗背後的凶險
表面上,藍秀背後的勢力最惹人猜疑,但隨著情節的推展,儼然顯示她反而是最單純的人,因為她的目的只在於查出殺父仇人的身分,報其血海深仇;故她雖利用手段籠絡南劍北刀,窺探各大門派,其實乃屬人之常情。
常玉嵐與紀無情先被藍秀、後又被百花仙子捲入武林傾軋的漩渦,看似偶然,其實兩大世家早已成為野心家覬覦的目標,本就不可能置身事外。百花仙子以用毒、恐嚇、美色控制江湖人,貌似惡性重大,其實卻別有所圖。

正邪是非的逆轉
而司馬長風設計盜取有助高深武功速成的「血魔秘笈」,並詐死以圖掩人耳目,暗中用武力脅迫黑白群豪歸附,否則即予無情殲殺,種種令人髮指的血腥手段,連其子司馬駿都蒙在鼓裡。而司馬駿與常玉嵐、紀無情及關外沙無赦並稱「四大公子」,正可成為司馬長風一手遮蓋天下耳目的幌子。起初,當百花仙子以各種伎倆脅迫常玉嵐滲透司馬山莊時,常尚以為是邪魔外道企圖殘害白道重鎮,及至他在山莊中目睹一幕又一幕匪夷所思的場景之際,正邪、是非、善惡、真偽之間儼然發生了根本性的逆轉。至此,常玉嵐同意成為桃花令主,以匡助藍秀。
紀無情卻因中毒、情傷及家毀人亡而陷入精神迷亂的困境,從而與常玉嵐漸行漸遠,且不時對常採取敵意行動。沙無赦則因窺破了司馬山莊陰謀宰制武林的若干蛛絲馬跡,遂處處針對司馬駿展開冷嘲熱諷。

冤案引發的風暴
四大公子各有心事,鉤心鬥角,卻也正是百花門、桃花林及司馬山莊爭奪武林霸業之戰的外在表徵。及至情節推展到了瀕近圖窮匕現的階段,深一層的真相才逐漸浮現。桃花林與百花門幾經鬥智鬥力,始發現彼此非但不是仇敵,更是血濃於水的骨肉至親。
原來當代一切武林角逐和爭霸的風波,溯其始源,皆是緣於多年前一場震撼朝廷的冤案:素握重權的大司馬岳撼軍遭到下屬陷害,入獄後慘死,設計陷害者即是其時的親信侍衛司馬長風。慘案發生之後,夫人失蹤,稚女經忠心侍女冒險搭救,後承襲了桃花林衣缽,即是藍秀,而桃花林主人即是她的姨母。至於神出鬼沒的百花仙子,竟是九死一生中僥倖逃出宮禁的岳撼軍夫人,亦即藍秀的生母。
岳夫人、藍秀,乃至司馬長風日後能夠成為武林絕頂高手,均緣於各自得到岳撼軍曾擁有之秘笈。司馬長風機關算盡,將白道各門派、黑道各幫會聚於一堂,準備一網打盡。到了最終攤牌時刻,卻出現大逆轉:百花仙子、桃花令主及少女南蕙的武功聯手之下,竟足以抗衡自認已天下無敵的司馬長風,因為她們的武功絕藝來自與他完全相同的秘笈,而她們也發現,他正是她們長年來苦心孤詣要報復的深仇大敵。

永無休止的波濤
面對這樣矢志復仇的紅粉英烈,以及情急拚命的黑白兩道高手,企圖以暴力與詐術建立「至尊統一教」以控制整個武林,進而圖謀帝王霸業的司馬長風,最終也只落得血濺五尺,身敗名裂。
這樣的敘事模式,誠然仍不離臥龍生武俠一貫的路數;但故事中交互猜忌、窺探、摸底、對抗、顛覆的勢力集團,竟達四個之多,彼此間的內部矛盾亦層出不窮,更遑論作為陪襯的各大門派、幫會,也都有不容小覤的展演。因此,若論熱鬧,此書誠可謂一波接一波,波波相蕩。

鐵血殘酷的畫面
作為轉型軌跡的例證之一,是臥龍生在此書中除了展現他自己的寫作技藝,還分明引入了當時武俠創作界一些具有鮮明特色的作家技法,例如古龍冶現代與古典於一爐的唯美句式,諸葛青雲擅用的詩情畫意式描繪,尤其柳殘陽式的鐵血與殘酷。可見,在影視娛樂事業大量崛起,武俠小說相對沒落萎縮的年代,除了古龍是一心一意想將武俠寫作朝向「文學化」、「經典化」方向推進外,連臥龍生這樣曾經盛極一時的武俠名家,也不得不向通俗的影視文化靠攏,將轉型的重點置於企望能夠抓住讀者眼球的畫面感與節奏感。
關於《劍氣桃花》究竟是否臥龍生親筆著作,當初曾有過爭論。不過,臥龍生本人數次在內地參加武俠小說討論會時均稱確為他的手筆,而按諸其主題基調、敘事模式、情節穿插等均為臥龍作品的底色,且在此底色上尋求尋求轉型的軌跡宛然可見,故本文認為他當年所言非虛。
本書原名《桃花血令》,反映了臥龍生當時力圖向影視風潮中的通俗需求靠攏。今改為本名,據揣測,應是為了與一系列臥龍成名作品均採用「柔美與陽剛」對映的書名相呼應。

導讀推薦
灼灼如桃花的殺劫──《劍氣桃花》與臥龍生尋求轉型的軌跡
一 桃花殺機
二 穿針引線
三 北刀南劍
四 棋高一著
五 勾心鬥角
六 嫁禍江東
七 鐵冠道長
八 司馬山莊
九 絕代佳人
十 英雄末路

桃花輕薄,但卻艷麗。
五里粉紅,十里香。
這裡有成千上萬的桃樹。
暮春三月,鶯飛草長,也正是桃花盛放的時刻。
一樹桃花千朵紅,千株桃樹,盛開成一片花海。
花海深處有人家。
竹籬茅舍,但卻有一個寬大的庭院,庭院之中無桃花,桃花盡在竹籬外。
竹籬內擺著很多大缸,名聞天下的桃花露,就是在這裡釀製而成。
桃花露是美酒。
但釀製美酒的,卻是一個老人。
他獨步天下的手藝,使桃花露名動江湖,酒味的香濃,像它的名字一樣美麗,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姓名,他自號桃花老人。
桃花兩個字,用在老人的身上,實在很不恰當,但他自己這麼說,別人也就這麼稱呼他了。
二十年前,桃花老人推銷他釀製的桃花露時,兩鬢微斑,但過了二十年,他仍然是舊時模樣。
事實上,有人說,他比二十年前更年輕了。
桃花露一經行銷,成了酒中珍品,桃花老人的規矩,也同時在江湖上傳開。
桃花老人的住處,雖然是茅舍竹籬,但卻取個名字叫桃花居。
舍外桃樹環繞,盛開時紅白映輝,取名桃花居,也不能說它不對。
桃花居每年九月開市,初一到十五,半個月的營業期,三百罈桃花露,每日只賣二十罈,每罈五十斤,半月賣完,期前不訂貨,每罈紋銀五十兩,不折不扣,每人只准買一次,過了九月十五,桃花居竹籬掩蔽,任何人不得擅入桃花林一步。
事實上,這片占地千畝的桃花林,每年也只有二十天的開放時間。
除了十五天賣酒交易之外,每年只有桃花最盛開的三月十六到二十,五天之中可以入林賞花。
賞花須及時,桃花老人也不算太不通情理,但桃花居卻不會接待賞花人,看到的只是那輕掩柴扉。
這規矩,在江湖上,就像桃花露一樣有名。
沒有人敢輕易觸犯。
十幾年前,確有很多人,不願守這個規矩,擅自闖入了桃花林。
桃花謝了春紅,花落滿枯枝,自然無人去看。
所以一般人擅闖入桃花林中的時候,都是桃花盛開的季節,他們都會遭遇蜂群的攻擊,入林一步,蜂群立至。
逃得快,還可以保住老命,逃得慢,會被群蜂生生螯死。
但最可怖的是,就算逃過蜂群的追襲,雙目卻立刻失明。
桃花雖艷麗,但總比不上眼睛重要,十幾年來,就沒有人再肯去冒險賞花了。
奇怪的是,三月十六至二十這五天,你可以放心到桃林深處,盡情觀賞那嬌艷欲滴的桃花,不會有一隻毒蜂向你攻擊,眼睛也不會受損。
不少的失明人,求教名醫,但卻沒有一個名醫能說出原因。
也從沒有一個人醫好過失明的雙目。
桃花林的美麗,籠罩了一層神秘的外衣。
美麗又可怖的地方。
但卻為桃花林帶來了幽謚的寧靜,每年除了二十天,那裡是人跡罕至。
桃花林中桃花居,是否只有一個釀酒的老人呢?從沒有人證實過這件事。
每年半個月來的買酒人,看到的只是桃花老人一個。
但想想那廣近千畝的桃花林,單就每年要除去那片蔓生的野草,就不是個人人力所能勝任的。
這就又有了很多怪異的傳說。
傳說中,那桃花林中住了一位比桃花還要嬌艷的仙女。那位仙女太美了,美得平常人不能看到。
所以,進入桃花林中的人,都會雙目失明。
也有人說,那桃林中,住有一隻千年狐狸,已然修成人形,所以,不許生人輕近桃林。
除了這兩種傳說外,還有很多更為玄奇的傳說。
傳說紛云,莫衷一是。
桃花露和桃花林,就這樣傳揚江湖。
桃花露酒味香醇。
桃花林充滿著傳奇神秘。

又是一年芳草綠,是桃花盛開的季節。
桃花艷麗勝往昔。
千畝桃花空悵惘,四顧不見賞花人。
今天是三月初十,還未到賞花時間,但卻有兩個人行近了桃花林,一個中年婦人,帶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
那孩子面黃肌瘦,似乎是受長時期的飢餓所致。
中年婦人一臉愁苦之色,顯然,內心之中,正有重重憂慮。
愁苦,雖掩不住她秀麗的輪廓,卻使她顯得十分蒼老。
滿臉堆疊的皺紋,一頭灰白的頭髮,一襲淡青的衣服,沾滿了點點油污,至少,這衣服三個月沒換過了。
孩子抬頭望望那一片桃花,低聲道:「娘!我好餓!」
中年婦人黯然一嘆,強忍著湧到眼眶的淚水,道:「孩子,再忍忍吧!娘對不起你,這一年多來,就沒讓你好好吃過一頓飯,今天,今天……」
「娘,今天,咱們會好好吃一頓麼?」
孩子抬起頭來,臉上是一片期待。
長年的半飢餓生活,使她對「飽餐一頓」有著很大的嚮往。
中年婦人笑一笑,那是勉強擠出來的笑容,看上去,比哭還要感傷的笑容。
那是用來表達心中不安的笑容。
「進入這桃林之後,孩子,咱們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眨動一下圓圓的大眼睛,孩子緩緩說道:「娘,您是說咱們可以好好的睡一覺?」
「對!好好的睡一覺,而且,也不用再為逃命奔走了。」
「娘!我要好好的吃一頓,好好睡一覺,這些日子裡,我好餓,好累。」
孩子終歸是孩子,飢餓和疲勞,使她消失了察言觀色的能力,她忽略了母親臉上那一種沉痛、傷苦,那種絕望、無奈的悲哀。
桃花林詭異的傳說,使中年婦人忽然間動了埋骨於此的念頭。
也許,能保下她屍體不受損傷。
無辜的是孩子,她從十一歲那年開始跟著母親逃亡,兩年多年,沒有睡過一夜好覺,沒有吃過一餐飽飯。
大部份的時間,她們都藉草葉充飢。
幸好,她們母女都有著很好的內功基礎,如不是那點內功基礎,似這般饑寒交迫的長年逃亡,只怕是早已曝屍荒野了。
但追蹤的鐵蹄如影隨形,長年逃亡生涯,使她已對生命產生了厭倦,終於,還是選擇了死亡。
望著孩子端正秀麗的輪廓,和她死去的父親極為神似,回憶著過去,夫唱婦隨的甜美生活,內心泛升無限的痛苦和愧疚。
淚水如泉奪眶而出。
她雖然是個很堅強的女人,但也無法忍受這長期的折磨。
母親的淚水,滴在了孩子的臉上。
孩子的雙目中也現出淚水,緩緩抬起了猶帶稚氣的臉兒,黯然地說道:「娘,孩兒不餓了。」
中年婦人舉起右手,拭去了臉上的淚痕,道:「孩子,以後,咱們就不會再挨餓了,而且會睡得很舒服。」
「真的?」孩子的臉上綻開了天真的笑容。
中年婦人點點頭,道:「走!咱們進去,你看這滿園桃花,風景多麼美麗。」
明知道桃花林中,滿布著死亡的陷阱,她卻要親生的女兒,唯一的骨血,送入死亡。
千古艱難唯一死。
是什麼事使這中年婦人非要尋死不可?而且,還帶著自己的孩子?
孩子帶著笑容,向桃花林中行去。
母親卻暗裡咬牙,右手暗中凝聚功力。
照江湖上的傳說,進入這桃花林中之後,群蜂來襲,雙目失明,那是極難忍受的痛苦,她不願孩子受到太多的痛苦,當群蜂來時,立刻出掌,擊斃孩子。
母女倆行近了桃花林。
中年婦人突然伸手,抓住了孩子道:「秀兒,轉過來,讓娘再瞧瞧你!」
孩子轉過頭,啟唇一笑,道:「娘,這地方好美啊!」
「是的,秀兒,埋骨於此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秀兒眨動了一下大眼睛,道:「娘,你是說,我們要死在這裡!」
中年婦人道:「不會的,秀兒,進林去吧!」
秀兒步入了桃花林中。
中年婦人緩緩抬起右掌,已準備隨時出手。
奇怪,今日的桃花林不像過去。
秀兒深入了十餘丈,竟然未見毒蜂。
中年婦人舉手拭拭眼睛,只見紅、白交映,花色十分艷麗,不但未見群蜂來襲,而且,母女兩人的眼睛,一樣沒有受到傷害。
難道傳言失實?
突然間,一陣輕輕的嘆息聲傳了過來,耳際間,緊接著響起了一個清冷聲音,道:「夫人,請留步!」
事實上,不用那人喝止,聽到那一聲嘆息時,中年婦人已停下了腳步。
那清冷的聲音,又傳了過來,道:「夫人,沒有聽到過江湖上的傳說麼?」
中年婦人道:「聽到了。」
清冷的聲音道:「既然聽到了,為什麼還要進入林中,而且,還帶著一個孩子?」
「咱們母女是尋死來的。」中年婦人幽幽的回答。
「尋死,為什麼?」
「我們實在活不下去了,如果你能看到我,應該看得出,我們母女,已經狼狽不堪,到了山窮水盡的境地了。」
「哦!」那清冷的聲音,又傳了過來,道:「為什麼要到此地尋死呢?何處黃土不埋骨?須知,這裡的死亡,會給你們很大的痛苦。」
「至少,這裡可以保住我們屍骨,不受驚擾。」
「還有人要動你們的屍骨?」
「是!」中年婦人的目光,四周轉動著,但卻一直瞧不到那問話的人,只是大約的聽出來,那聲音來自東南方位。
「夫人,這裡沒有僥倖,也沒有例外,進入這桃花林中的人,非死不可。」
「我知道。」中年婦人疾徐的伸出手,點中了秀兒的穴道。
盤膝坐了下來,把孩子抱入懷中,道:「不論死亡是如何的痛苦,賤妾都願意忍受,只求能保住我們的屍體,不受騷擾。」
「夫人,你們不能埋葬在這桃花林中。」
「求求你。」中年婦人黯然的接道:「我們不求埋身在這桃花林中,但求能把我們母女的屍體,化作灰肥,混入這花泥之中。」
「你好像有著很深的痛苦?」
「只求骨灰潤花泥,往事何堪提!」
「夫人!」那清冷的聲音突然變得沉重起來:「請告知你的姓名。」
中年婦人有些為難了:「我,我……就要死了,又何必留下姓名呢?」
「夫人,千古艱難唯一死。你連死都不怕了,還有什麼說不出來的事?」
「你又是誰呢?為什麼一定要問明我們的身世,我聽說過……」
「什麼事?」
「進入這桃花林中的人,會遇一群毒蜂的攻擊,然後,雙目失明……」
「雙目失明了,不一定會死啊!只是要他們無法再看到明年盛開的桃花。」
中年婦人苦笑了一下,道:「一個人,萬不能存僥倖之心,我們母女二人該投入江中而死的,把屍體以裹魚蝦之腹。只為了想把骨灰留人間,卻進入這桃花林……」
那清冷的聲音,打斷了她的話,冷冷接道:「天下事,不如意十之八九,你不過是被人追趕得無處立足罷了,如若有一處安身立命所在,你為什麼一定要死?」
這一股僥倖的求生念頭,本也一直存在她的潛意識中。
事實上,這也是她帶著孩子,進入這桃花林的原因。
江湖冷酷,她已不敢存有這萬一僥倖的想法了。
既被人點醒,尋死的決定,立即又有了些動搖。
她睜大眼睛,眼睛中滿含著淚水,但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那清冷的聲音,又傳了過來,道:「前行三百步,你會看到一溪清流,清流匯成了一座水潭,潭邊有一座放置雜物的茅舍,那裡可供你暫作棲身之地,看看你的造化吧!」
中年婦人沒有再問什麼。
坎坷的命運,已使她習慣了未知的結果。
緩緩站起了身子,向前行去。
那是山泉匯聚的水潭,不過三四丈方圓,但水色碧綠,卻瞧不出有多深。
滿溢的潭水,順一道水渠,又向南面流去。
聞名天下的桃花露,就是用這山泉匯聚的潭水釀成。
茅舍就矗立在小潭西側。
那裡面,放置著竹帚竹箕,和取水的木桶。
但餘下的空間,仍可供她們母女臥息之用。
除了飢餓之外,倒是真的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