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懦弱繼母養兒記01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內 容 簡 介
穿越就算了,為何竟穿成了三個小毛頭的繼母?!
這大的小的都要教養,還要應付陌生的便宜夫君;
更得管家兼賺錢傍身,這穿越的日子也太熱鬧了……
文創風896《懦弱繼母養兒記》1
絕症嘛,掛了就掛了,為何要讓她穿越到這莫名朝代做什麼穿越女?
何況她不只穿越,根本是穿到一個故事中!
問題是她新身分是北安王的續絃王妃,要養大的三個孩子,
一個是未來要奪天下的皇帝,一個是頭號反派,只有最小的與世無爭……
這下可好,閉上眼她是久病纏身的單身女子,睜開眼是老公、兒子都有了!
但才剛醒來,馬上又有人想謀害她,接著離家一年的便宜夫君同時回府,
她不但要清理王府後院,還要不露馬腳地當個軟弱王妃,
更得臨機應變地活用《西遊記》當作教養兒子們的教材,
這個新生活是妻子王妃後母親媽集一身,她都快要精分了!
這廂才理好王府,沒想到難題一一迎面而來──
她這原身既不管家也無娘家扶持,要不找些生財致富的路子,如何立身王府?
偏偏王爺一年不回家,一回來就直盯著她不放,難道真被他看出破綻?
他不是對這位軟弱的續弦沒感情嘛,為何如今成天繞在她跟兒子身邊……
雲朵泡芙
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九O後小新人一枚。喜歡閱讀和打遊戲,思維性格偏理工類型,卻在大學時期陰差陽錯進了文科專業。平日理性思考的同時,永遠對世界懷抱一絲絲天真的浪漫期待。
序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一章
曹覓醒來的時候,只覺得呼吸有些困難,像是有什麼東西堵在口鼻間,阻止她暢快呼吸一般。
一種莫名的危機感在她心頭升起,迫使她費力從床上起身,一把推開離自己最近的窗戶。
冬日裡,寒冷的空氣隨著敞開的窗戶湧入室內,曹覓大口大口呼吸著,神智越發清明。
當她終於回過神來時,卻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窗戶外,分明是一幅雪壓梅枝的深冬景象,梅樹下有一張石桌並幾張石凳,白雪紅梅青石,足以入畫。
但她此時卻沒心情欣賞這幅景象。
她突然像是意識到什麼,抬起自己的雙手,反覆察看。眼前的手五指纖纖,皎白若美玉,絕不是天生黃皮的她能擁有的;再結合屋內一派古香古色的景象,曹覓可以確定,自己穿越了。
意識到這個事實,她雙手顫抖地環抱住自己,放任淚水肆意流出,痛痛快快地哭了起來,卻又不是純粹的悲傷痛苦,而是隱含著劫後餘生的慶幸與感激。
她本是二十一世紀一個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學的是獸醫,畢業之後便打算回家鄉發展農畜業。沒想到意外比明天來得更快,一次體檢,她的肺部發現了不正常的陰影,一頓檢查折騰下來,最後的診斷結論是癌症晚期。
見慣了生死的醫生拿著診斷書理智地同她談話,曹覓什麼都沒記住,只在最後確認了一下,治癒率不到百分之十。
把所有負面情緒在一週內收拾妥當,曹覓果斷地放棄治療,揹起包來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程,直到感覺死神臨近,她才回到父母親留給她的農家小院中。
穿越之前,她正躺在小院後葡萄藤下的躺椅上,笨拙地翻著一本全家福相冊。將相冊合起的瞬間,她突然感受到一陣久違的清明,那是久病纏身的她很久沒有感受過的輕鬆自在。
雖說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但真到了告別人間的那一刻,曹覓心中還是有太多的不甘。明明人生才剛剛啟航,生命卻戛然而止了。所以,醒來後,發現自己穿越,發現自己重新擁有了一具健康的軀體,她自然無法控制情緒。
收拾好自己的情緒之後,她才將注意力放到腦海中多出來的記憶片段上。
花了一點時間整理,曹覓大致了解了這個軀體如今的情況。
這個軀體的主人也叫曹覓,她的地位不低,是當朝北安王戚游的填房妻子。北安王的上一任王妃則是軀體主人的親姊姊,死於難產。之後,出於親姊姊臨終前的遺願,曹覓就作為續弦被北安王迎娶進門。
兩姊妹雖然在一處長大,但曹覓的性格卻與亡故的姊姊完全不同。小時候,兩姊妹家中遭逢劇變,姊姊扛著風雨長成了端莊大氣的模樣,妹妹則變得怯懦膽小、傷春悲秋,每日對著落花都能垂淚。
這樣的原身絲毫沒有當家主母的架勢和才能,想當然在嫁進王府得到掌家權之後,只把前王妃打理得井井有條的北安王府弄得烏煙瘴氣。
這段時間入了冬,原身感染了風寒,本就嬌弱的身子變得嗜睡。這天下午,她同平常一樣喝了藥之後在房中午睡,沒想到醒來卻變成了二十一世紀的曹覓。
想到這裡,曹覓在屋中搜尋起來。
北安王妃的臥房中,一切器具都十足精緻,深色黃梨木的高腳凳連桌腳都雕刻著層層疊疊的飛雲紋;一個青銅炭爐中,炭火已經熄滅,只偶爾能看到一縷細細的煙塵。
曹覓想到了什麼,起身將屋內的幾個窗戶都打開,取過一條濕帕掩在口鼻上,朝著炭爐靠近。
炭爐中,表面的冬炭已經滅得徹底。曹覓取過旁邊的炭夾往炭爐深處撥弄,不出意外地翻出一層被壓在爐子底下、還勉力燃燒著的灰炭。
煤炭在氧氣不充足、不完全燃燒的時候,就會產生一氧化碳,加上原身這幾日因為受了風寒,每日小睡時都會將門窗緊閉。兩相作用之下,原身應該是在睡夢中吸入一氧化碳中毒死去了。
一氧化碳無色無味,因此中毒並不稀罕,曹覓剛醒來的時候,也是靠著心中那股莫名而來的強烈危機感才僥倖逃過一劫。
但這是單純的意外嗎?
北安王妃的院中有專門管理炭火的丫鬟,每日會將炭火澆滅或移出房間。在曹覓繼承的原身記憶中,管理炭火的小丫鬟是個老實到有些木訥的婢子,沒有別的長處,勝在心細和盡責。
那如果不是意外……
有人想要謀害北安王府的王妃,還能將手腳動到王妃的寢室中,其中的糾葛必定不小。原身雖然沒什麼掌家的本事,但沒有什麼壞心思,加上王府後院就她一個女主人,根本沒有什麼宅鬥的戲碼。至少在明面上,原身根本沒什麼仇敵。
曹覓思索無果,索性將炭爐復原,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
能做下這種事的必定是原身身邊親近的人,在她沒有任何頭緒也沒有任何直接證據的時候,她不想打草驚蛇。
看來即使換了一個相對健康的身體,依舊要面對生死挑戰。曹覓想到這裡,突然輕快地笑出聲。
與病痛對抗的時候,她雖然不戰而退,但也算輸得坦蕩灑脫。如今,若是生存要賭上兩輩子對生命的熱愛和感激──她不會輸。
曹覓在心中默默地唸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占據了妳的身體,但從今天開始,我會代替妳好好地活下去。我知道妳的願望與最重要的牽掛,我會盡全力去完成。」
唸完這一句,她心頭莫名一鬆,也不知道是原身留存的一點不甘因她的承諾而消散,還是她的一點心理作用。
曹覓想了想,起身朝屋外走去。
身為北安王府的正妃,平日裡,院落中伺候的婢女就有好幾個,可今天明顯太安靜了。她開窗的動靜不算小,到現在卻沒有人過來查看,明顯與往日不一樣。
來到外間,她正好撞上一個正要進屋的婢女。
來人有張討喜的圓臉,比臉更圓的是她一雙黑黝黝的眼睛。
「桃子?」曹覓依著原身留下的記憶,試探地喊道。
「夫人今日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名喚桃子的婢女匆匆忙忙對曹覓行了個禮,有些驚訝地問道。
「睡乏了。」曹覓搪塞一句。
桃子進入屋中,將手上的捧盒放到桌上,又行禮道:「都怪婢子不好,婢子方才算著時間,到廚房那邊給夫人取糕點去了。」
曹覓點點頭,學著原身以前的作派,有些虛弱地問道:「其他人呢?」
說到這個,桃子似乎有些生氣。「王爺回來了,管事們領著人到前院幫忙去了。」
「她們都去了?」曹覓眉頭微皺。
這裡就要說到原身的管事能力了。一個沒有威懾、性子又軟的主母,對下人們的約束力根本強不到哪裡去。礙於主僕關係,下人們不敢明面忤逆她,但是一逮到空子,例如她小睡的時候,這些人就敢擅離職守。
桃子回答道:「除了我,還有後院的兩個粗使丫鬟也沒去。」
曹覓點點頭,突然有了主意。「既然如此,我們也往前院去看看吧。王爺難得回來一趟,我本該過去伺候的。」
    「那婢子先為夫人更衣。」
於是曹覓轉身帶著桃子回了寢屋。桃子手腳索利,很快為她換好了衣裳。臨出門前,她順手想把曹覓的床鋪整理一下。
但就在她將掀起被子的時候,一個小玩意兒「砰」的一聲掉在地上。
「咦,這是什麼?」桃子驚奇地叫道。
曹覓轉頭看過去,心下一驚。
掉在地上的赫然是她前世臨終前死死握在掌心中的相冊!相冊不大,但那裡面放著好幾十張父母長輩還在世時,全家一起拍攝的照片。這本屬於二十一世紀的相冊,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曹覓心中驚疑,動作卻不慢,搶在桃子之前將相冊撿起來,狀若平靜地說道:「近來淘到的一本新書,我自己來收拾吧。」
原身本也喜歡看書,她這番解釋不算奇怪。
果然,桃子點了點頭,繼續回頭鋪起了床。
曹覓有些緊張地盯著她,就怕她從被子中又翻出什麼奇怪的東西。好在這之後直到桃子把床重新鋪好,都沒有意料之外的狀況發生。
曹覓稍稍放下心,轉身來到房中的多寶槅前,想給相冊找個暫時容身的地方,卻又有些猶豫──
真的要把這本相冊放在這裡嗎?原身在王府中威信不足,如果有人無意間打開了這本相冊,看到了其中的真人相片,那她有千張嘴也解釋不清!
若說最妥當的方法,還是將相冊直接毀掉。可這相冊若沒跟她一起過來就算了,如今她重新得到這意義非凡的相冊,是無論如何也不願平白毀掉的。
如果能有一個妥善的、只屬於自己的地方,能好好藏起這本相冊就好了!
曹覓盯著手中的相冊,一時間沒有了別的想法。
就在這時,相冊就像剛開始出現的時候一般,悄無聲息地消失在曹覓的掌間。
曹覓愣愣地看著掌心。眼前的一切雖然有些神異,但更奇異的是她能隱隱感覺到,相冊不是真的消失不見,而是去了一個只有她能感應的空間。
桃子在她身後請示是不是要出門了,曹覓卻突然轉頭朝她一笑。「我有些乏了,王爺那邊,還是等等……」
她心中有個猜測,需要先確認一下。
可惜的是,她這句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個突然從院外跑進來的婢子打斷了。
那婢子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卻喘息著朝她稟告道:「夫、夫人,那張氏母女、出事了!王、王爺震怒,請您到前院書房、去一趟!」
「張氏母女?」曹覓在原身那些記憶片段中搜尋著。
因著這對母女正是原身近來憂慮所在,她很快就找到了答案。
去年,徇州出現叛亂,北安王奉命前往討逆,一去就是一年有餘。兩個月前,北安王終於功成回京,卻帶回來一對母女。他跟當時的曹覓解釋過,這兩人是他一個戰死故交的妻女,暫時找不到去處,想將她們先安頓在府中。
原身表面上自然是答應了,但心中對於張氏母女終究是膈應──那寡母長相可人,女兒則尚在襁褓之中,京城中隱隱有流言傳出,說那對母女根本不是什麼王爺故交的妻女,而是北安王在民間的一段風流韻事。
曹覓於是將她們安置在王府中一處偏僻的院落,又有意忽視那邊的情況,不想給自己尋煩惱。
本以為是兩廂無事的境況,卻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出了事。
看來暫時的清靜是躲不成了,曹覓將心頭的猜測放到一邊,決定還是按照原先的計畫,先往北安王那邊走一趟。
路上,她詢問起那個報信的婢女。「張氏母女那邊能出什麼事?」
婢女此時正亦步亦趨地跟在曹覓身後,聞言便答道:「她、她們好像差點凍死在宜蘭院中。」
「凍死?府內的冬炭難道沒有及時送過去嗎?」曹覓有些驚訝地問道。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1/3上市的【文創風】896《懦弱繼母養兒記》1。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