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簡體曬書區】 單本79折,5本7折,活動好評延長至5/31,趕緊把握這一波!
冒險者02:決戰夢見島―拚三郎與十五個勇士朋友
滿額折

冒險者02:決戰夢見島―拚三郎與十五個勇士朋友

定  價:NT$ 300 元
優惠價:90270
絕版無法訂購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 暢銷超過30年,全系列突破50萬冊的經典冒險小說
★ 榮獲國際兒童年特別安徒生大獎優良作品
★ 被改編為動畫、電影、漫畫、電玩、音樂劇,廣受好評
★ 日本知名冒險小說作家+自然生態插畫大師 聯手創作
★ 李偉文、陳彥博、彭菊仙、劉克襄 熱血推薦!

冒險者二部曲,熱血登場!友情與義氣的冒險之旅,即將開始!
朋友有難,怎能不出手相助?
只要我們同心協力,一定能打敗惡勢力!

雖然我們的體型小
不擅長游泳、爪子不利、力氣也不大
但我們個個身懷絕技、輸人不輸陣!
為保護這座美麗的南國島嶼,為捍衛我們的生存權,
即使用美食誘惑、以武力相逼,
也無法撼動我們的決心、削弱我們的勇氣,
勇士們,上吧!這是場賭上性命與榮譽的世紀大戰!

一年一度的航海鼠大會中,拚三郎認識一群以四海為家、熱愛冒險的老鼠,並巧遇從夢見島逃出來尋求援助的島嶼鼠忠太。熱心又講義氣的拚三郎,號召了十五位勇士朋友航向夢見島,解救慘遭鼬鼠襲擊的島嶼鼠。這十五位夥伴個個身懷絕技,包括:見識廣博的鴻儒、聰明勇敢的嘿喲、膽大心細的賭客、舞藝精湛的巴特雷、生性浪漫的詩人……等來自各路的英雄好漢。

他們一路乘風破浪、歷經波折,來到島嶼鼠的藏身之處——海上的岩石山。就在此時,鼬鼠軍團在狡詐又心狠手辣的首領咒咒的帶領下,也追到了海岸邊,與拚三郎和島嶼鼠正面對決!咒咒接連使用甜言蜜語、幻惑人心的歌曲、成堆的美食和令人目眩神迷的舞蹈來引誘又餓又怕的老鼠們,接著又發動一波波強烈攻勢,與老鼠展開決一死戰……

眼看戰況岌岌可危,十五個勇士如何發揮所長、團結一致抵擋鼬鼠的無情進攻?傳說中曾有島嶼鼠居住的遺世小島,是否能成為這群老鼠最後的希望與樂土?拚三郎又能否突破重圍,在鼬鼠趕盡殺絕前,帶領援軍抵達戰場,阻止悲劇發生?

作者以陽光明媚的南國島嶼、蔚藍遼闊的大海為舞台背景,帶著讀者上山下海,展開海陸空三棲的冒險旅程。峰迴路轉的劇情、驚心動魄的戰鬥,令人看了不禁熱血沸騰;拚三郎和他十五個夥伴無所畏懼、充滿正義感的「冒險者」形象更深植人心,使這本小說在日本大受歡迎,多次被改編為動畫、電影、漫畫、電玩、音樂劇,三十年來暢銷不墜。

作者簡介

齋藤惇夫

1940年出生於新潟縣,從事兒童書籍的編輯工作多年。出道作品《冒險者1:北方森林的傳說—格列克大冒險》(1970年),即獲得日本兒童文學家協會新人獎,之後相繼推出《冒險者2:決戰夢見島—拚三郎與十五個勇士朋友》(1972年),榮獲國際兒童年特別安徒生大獎優良作品,以即《冒險者3:豐河的祕密—拚三郎的救援任務》(1983年),榮獲野間兒童文藝獎,是日本少年冒險小說的經典之作。齋藤惇夫擅長將對自然的觀察融入冒險故事之中,作品陸續被改編成動畫、電影、電玩、音樂劇等,可見其受歡迎的程度。

繪者簡介 
藪內正幸

1940年出生於大阪府,熱愛動物與鳥類,並關懷野生動物的自然棲息地及環保問題。早期以三得利的「愛鳥活動」新聞廣告,獲得1973年度朝日廣告獎第二部大獎,是個活躍於不同領域的著名自然生態插畫家。著有《動物親子》、《尾巴的功能》、《動物的媽媽》、《日本的恐龍》(榮獲第九回吉村証子紀念日本科學讀物獎)和《野鳥圖鑑》(榮獲國際兒童讀物聯盟IBBY榮譽獎)等。

譯者簡介
王蘊潔

曾經翻譯山崎豐子、小川洋子、東野圭吾和白石一文等多位日本大師級作家的作品,又在童書和青少年小說的世界中找到另一片天地。曾譯有《不毛地帶》、《博士熱愛的算式》、《哪啊哪啊神去村》、《魔女宅急便》、《魯道夫,一個人的旅行》、《魯道夫與可多樂》和【怪傑佐羅力】系列等作品。

名人/編輯推薦

熱血推薦!
李偉文(荒野保護協會榮譽理事長)
陳彥博(極地超級馬拉松運動員)
彭菊仙(人氣親子部落客作家)
劉克襄(詩人、自然觀察作家)

人從出生睜開眼的生命開始,一生都在不斷累積與獲得,當人擁有越多,對於新奇或陌生事物探索的動力反而越小,殊不知在我們熟悉的環境外,有多少的美景與感動!冒險者三部曲,挑起了我們邁出步伐的勇氣。
——極地超級馬拉松運動員 陳彥博

善用個人特質,才能真正所向無敵

這是一本很神奇的冒險小說,在平躺的字海裡,我的雙腳彷彿能穿梭在精心設計的立體實境中;在無聲的書頁間,我的耳目被震撼的聲光效果所包圍。作者的厲害之處,是把故事直接寫成了一部驚心動魄的3D 動畫鉅片!

這個故事的場景很多,從城市、到碼頭、到船上,再拉到夢見島,然後跳入茫茫大海裡,奄奄一息,又起死回生,旅程遙遠、戰線超長,但是漫漫旅程卻是由緊湊逼人的情節串連起來,讀來環環相扣,絕無冷場。

故事的角色很龐雜,連同主角總共十六個素質不整齊的臭皮匠軍團,再加上對手鼬鼠大王、戰友大水薙鳥,每一頁都嘈嘈雜雜、熱鬧滾滾!但是每一個角色都有特色,都有存在的價值,缺少任其一,故事可就無法順暢推演;而每一個角色一旦現身,就必定製造一個驚喜點,讀者絕對忘不了!

我特別把這本小說推薦給中高年級以上的男孩們,在這裡,喜愛動物的男孩可以看到作者如何把溝鼠、鼬鼠、大水薙鳥的生物習性巧妙融進故事裡;喜愛研究生態的男孩也絕對能在純文學之外,看到關於海島、潮汐、洞穴等自然形貌如何牽引戰事的發展!

喜愛冒險犯難的男孩絕對會看到全身的血脈賁張,因為看來註定失敗的旅程裡不時閃爍著若有似無的希望火光,棘手難纏的戰況總有飛來神助的一筆,帶給讀者一線生機,但也不時挑起男孩們不甘示弱的戰鬥細胞!

喜愛研究戰略的男孩更會愛不釋手,因為老鼠與鼬鼠一來一往的戰爭不斷推進故事邁向高潮。在優美的詩意裡,在節奏明朗的戰舞中,在鼬鼠無孔不入的邪惡魔音中,在小老鼠們孱弱但意志堅決的搏命中,年輕讀者不只滿足於土法煉鋼式的蠻幹狠打,還看得到作者精心嵌入的心理戰、地形戰、情報戰、人肉戰、陸海空混合戰,戰戰精彩,招招高明!

跟著臭皮匠鼠群們無怨無悔、硬撐奮戰到底,是閱讀這個故事的樂趣中心,然而,在「小蝦米戰勝大鯨魚」的大快人心中,讀者不難感受到作者真正的用心:每一個平凡角色都有其價值,勝利專屬於一群優秀人才的大集合;善用個人特質、合作無間,才真正所向無敵!

文/彭菊仙 Chu-Chu媽咪

作者序
配角變主角——拚三郎的誕生

一九六九年,我推出本系列的第一部作品《冒險者1:北方森林的傳說—格列克大冒險》時,很多小讀者寫信給我,大部分都是「希望你寫續篇」、「請在下一集中寫拚三郎和他朋友的故事」,甚至有讀者寫信來威脅我:「如果你不寫,我就要自己寫。」我雖然給這些讀者的回信中說:「我會找時間來寫。」但其實我完全沒有打算寫一個以老鼠為主角的故事。拚三郎會在第一部作品中出現也純屬巧合。

當時,我在東京的住家附近準備過一條大馬路時,看到一隻大溝鼠無視號誌燈,一下子衝到馬路上。熙來攘往的車輛讓牠看傻了眼,站在馬路中央不知所措。我覺得牠茫然站在馬路上的樣子很好笑,而且,牠搖搖晃晃跑回我腳邊的樣子實在太有趣了,於是我靈機一動,覺得可以把牠寫進我正在創作的故事中。沒想到我讓牠在我的故事中一出現,不,或許應該說是牠一闖入我的故事中,就忘記了自己在馬路上出的糗,在故事裡變得生龍活虎,讓我的筆完全跟不上他的腳步,最後,甚至差一點搶走花栗鼠的主角寶座。

我在寫故事時,漸漸接觸牠的世界,意外發現牠的世界妙趣橫生、樂趣無窮。當時,東京的溝鼠把屋頂鼠趕出了城市,正是牠們的昌盛時期,牠們無所畏懼,甚至可以說,東京的夜晚完全掌握在牠們手中。(風水輪流轉,現在是屋頂鼠的時代。)為完成第一部作品,我只能不斷地對牠說,不可以太搶戲、安份一點、你不是主角。所以,那些寫信給我的小讀者很希望我另外寫一個故事,讓在第一部作品中無法充分描寫,在中途就被踢開的拚三郎當主角,用這種方式為他恢復名譽。但是那時,我覺得拚三郎和他的朋友太我行我素,無所畏懼,太單純了,所以,我並不是很想讓他們成為故事的主角。

有一次,我因為工作去八丈島——當時,我在福音館書店當童話書的編輯,為了在《寶島》中加入古典童話的系列,就帶著譯者和畫家一起去八丈島,希望感受一下南方島嶼和大海後,再投入工作。在那裡,曾經好幾次看到鼬鼠經過。自從搬到東京生活後,好久沒看到野生動物了,鼬鼠的漂亮身影,尤其是牠們在奔跑時的優雅姿態,深深吸引了我。其中有一隻為了躲避我們,躲在樹後,陽光照在牠身上時,牠全身都閃著白色光芒。原來是白鼬鼠!當我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時,牠猛然轉過頭,用一雙黑色圓眼睛注視著我。牠的眼睛有一種妖艷的美麗。

回到東京後,我把在島上的見聞告訴了為《冒險者1:北方森林的傳說—格列克大冒險》畫插畫的藪內正幸先生,他告訴我,那應該是從當時栃木縣鼬鼠養殖所送去八丈島的鼬鼠所留下的子孫。日本很多島嶼的最大課題,就是如何避免老鼠偷吃收割的穀物,從養殖所送鼬鼠到島上,能藉此控制鼠害。(但比較大的島效果並不理想)八丈島的效果十分理想,幾乎消滅了所有的老鼠,穀物也不再短少。

聽了之後,我突然有了靈感。那隻漂亮的白色鼬鼠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在有養殖所的很久很久以前,他們的祖先是在哪裡擁有這麼美麗的樣貌?如今,他們住在島上的哪裡,每天做什麼?生存的目的又是什麼?在消滅老鼠之後,還有其他目標嗎?不,老鼠真的統統都被消滅了嗎?會不會有倖存的老鼠?會不會有老鼠在八丈島的某個地方苟延殘喘?一定有!

我越來越這麼認為。於是拚三郎和他的朋友在面對白鼬鼠時,終於具備了符合書中角色的個性。當我對那隻白鼬鼠和老鼠的感情越來越強烈時,我覺得或許可以回應寫信給我的那些小書迷的要求。故事的舞台就在八丈島。在雪國(新潟)長大的我來到東京期間,每次下雪,就會夢想去南方島嶼。蔚藍的天空、耀眼的陽光、啼叫的小鳥、萬紫千紅的花朵、飛舞的蝴蝶、島嶼周圍碧藍的大海……以八丈島為舞台寫這個故事,也許可以滿足我兒時的夢想。

一旦找到了舞台,書中的角色在我內心有了生命後,就只剩下把故事寫出來。書中的角色拉著我的筆前進,小書迷的來信也不斷激勵、鞭策我。一九七一年的秋天,我花了兩個月多一點的時間,就一氣呵成的寫完了這個故事。

文/齋藤惇夫

目次

推薦序 善用個人特質,才能真正所向無敵
第一部 呼朋引伴
1 看海
2 航海鼠
3 上門求助的老鼠
4 船上
5 甲板上
6 前往夢見島
第二部 夢見島
1 上岸
2 坐馬車
3 在海岸上奔跑
4 大魁和他的朋友
5 高倉內的老鼠
6 山洞
7 岩山中的藏身處
8 海中的岩石山
9 岩石山
第三部 鼬鼠來襲
1 和鼬鼠的戰爭 第一夜
2 和鼬鼠的戰爭 第二夜
3 和鼬鼠的戰爭 第三夜
4 和鼬鼠的戰爭 第四夜
5 最後的戰爭 之一
6 最後的戰爭 之二
7 遼闊的世界
後記 配角變主角——拚三郎的誕生

書摘/試閱

上門求助的老鼠

「等一下,等一下,大家請等一下!」
寂靜的倉庫內,突然響起大叫聲。一隻渾身淋得濕透的老鼠穿越鐵捲門前的貨物,跑過來大叫著。他跳上倉庫正中央的桌子上,張開雙手,制止準備回家的老鼠,又叫了一聲:
「等一下!大家請先別走!」
「原來是詩人。他從哪裡跑來的?很少看到他這麼激動,我還以為他躲在哪裡寫雨天的詩呢!」

嘿喲停了下來,對站在他身旁的拚三郎說。原本準備回家的老鼠們紛紛停下腳步,等待詩人的下文。又瘦又小的詩人被雨淋濕,看起來更小了。他眼中布滿血絲,舉起雙手說了起來。
「大家聽我說!」
「你寫了新的詩嗎?」
詩人話音剛落,就有人和他開玩笑。
「不是!我剛才遇到了,遇到了一位同伴!」
「這有什麼好說的?」

又有人插嘴。到處響起笑聲。詩人聽了,說的話越來越前言不搭後語。
「他遭到攻擊,全身、血、快死了。如果不趕快去救……就在那裡!」
「詩人,你怎麼了?一點都不像平時的你,說話語無倫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慢慢說。」

嘿喲聽了詩人沒有頭緒的話.走到桌子旁,跳上桌子,站在詩人身旁。詩人的身體不停的發抖,嘴巴一張一闔,好像要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最後,他終於指著剛才經過的那堆貨物說:
「忠太,他就在那裡!」
「那裡有人?」
嘿喲大聲問。
「如果有人,就趕快出來吧!」

嘿喲的話音未落,一隻老鼠便走了出來。倉庫裡的老鼠一看到他,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氣。那隻老鼠的一隻耳朵被咬成鋸齒狀,尾巴也斷了半截,頭上和背上都有銳利的傷痕。後背的傷口裂開著,血和周圍的毛黏在一起。他每走一步,就在地上留下紅色的污漬。而且,和倉庫內的其他老鼠相比,他瘦得不像樣——雙眼凹陷,可以隔著他身上的毛,看到每一根骨頭。

那隻老鼠好像看不到周圍的其他老鼠,直直的走向詩人和嘿喲站著的那張桌子,但還沒有走半步,就昏倒在地上。
「拿威士忌來!」
站在桌子上的嘿喲大叫道。聽到他的叫聲,原本驚訝地看著瘦老鼠的拚三郎終於回過神,拿起剛才喝過的威士忌走過去,撬開那隻老鼠的嘴巴,把酒倒了進去。只見那隻老鼠一動也不動,隔了好一會兒,才急促地呼吸兩次;他被威士忌嗆到了,痛苦地咳嗽著張開眼睛,茫然地看著許許多多探頭望著自己的老鼠,猛然想要站起,但又跌倒了。

「沒關係,你躺著就好。」
嘿喲平靜地對他說,然後又吩咐:
「拿點東西來給他吃。」
拚三郎趕緊走到其他老鼠面前,向他們要了起司和香腸,交給那隻老鼠。那隻老鼠躺在地上,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
「你叫忠太嗎?」
嘿喲問。老鼠輕輕點頭。

「詩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身上的傷和瘦成這樣太不尋常了。」
聽到嘿喲的問題,詩人用比剛才稍微鎮定的語氣解釋道:
「詳細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剛才,我離開海龍丸號,站在棧橋上往大海的方向看去。雨煙模糊了燈塔,閃電在天空留下美麗的痕跡,我忍不住看得出了神,結果就發現忠太搖搖晃晃地走到我身旁喊『救命』,然後便倒在地上。你們也看到他的樣子了,我慌忙把他搖醒,帶來這裡。忠太說……不,還是由忠太自己來說比較快。忠太,你自己說吧!」

忠太正想開口,但看到在場的其他老鼠的臉,又閉上了嘴。
「忠太,你快說吧。沒什麼好害怕的,別擔心。」
聽到詩人的話,忠太又準備開口,但隨即又閉上了嘴。
詩人不耐煩地對忠太說:
「忠太,你不是說沒有時間了嗎?你不是來拜託大家的嗎?趕快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大家。」
「但是……」

忠太對著詩人小聲地說:
「大家都吃得腰圓體胖,而且都喝醉了,和你剛才說的完全不一樣。你剛才說,在倉庫的這些朋友都很強壯,很優秀可靠,叫我放一百個心。這麼重要的事,怎麼可能告訴他們?」

「啊啊,忠太,你不要誤會,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大家平時可不是這個樣子……大家聽到了嗎?啊啊,大家的眼睛都很紅,也滿嘴酒臭,好像這個世上上任何事都不重要……啊啊,難怪忠太會誤會。不要說忠太,就連我也不相信這些就是勇敢前往世界各地冒險的朋友。啊啊……」
「你別這麼早下定論,而且,沒必要加那麼多啊啊、啊啊的感嘆詞。」
嘿喲打斷了他的話。

「忠太,你再多吃點東西。你太瘦了,如果不多吃點,你背上的傷也不會好。」
聽到嘿喲的話,忠太張大了帶著血絲的眼睛,用激烈的語氣說:
「我沒時間了,我要馬上回去我的同胞身邊。我的同胞已經不多了,我現在說話的時候,這些同胞會一個又一個的被那些傢伙幹掉。」

「你的意思是,和我們這些喝醉酒的胖子沒什麼好說的嗎?忠太,搞不好我們才能幫上大忙。如果你不想吃就別吃,你不像是這一帶的老鼠,看你這麼瘦,也不像是鄉下老鼠。如果是城市鼠,這麼晚跑來碼頭也很奇怪——雖然也有像拚三郎和飽飽這樣的例外。詩人說,是在棧橋那裡把你帶來的,難道你是從外國來的?看你的傷口,不像是屋頂鼠或貓、狐狸咬傷的,到底是誰幹的?」

嘿喲說完,忠太的表情稍微放鬆起來,詩人也鬆了一口氣說:
「嘿喲,你果然英明,我終於放心了。」
忠太也說:
「我也鬆了一口氣,相信各位一定會出手相救的。請原諒我剛才說了那麼失禮的話,因為我剛進來時,看到大家玩得很開心,而且到處都是酒味……」
「你不必道歉,而且,說話也不必這麼客套,聽得我渾身不舒服。況且,我們目前還沒有決定要不要幫你,但你到底是從哪來的?而且,你剛才說的『那些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

嘿喲問道。忠太一口氣告訴他:
「你們知道從這裡搭船一直南行,有一座島叫夢見島嗎?」
「我聽過夢見島的名字,也知道是一座風光明媚的島嶼。」
「夢見島離這裡大約三百公里,搭船要一天一夜才能抵達。我就是從那座島來的。你說得沒錯,我剛才說的『那些傢伙』既不是貓,也不是狐狸,而是——鼬鼠的咒咒家族。」

「鼬鼠的咒咒家族!」
聽到忠太提起鼬鼠的咒咒家族,嘿喲突然一改剛才鎮定自若的態度,大聲叫了起來,渾身微微發抖,仰望著天花板。原本在忠太周圍七嘴八舌的老鼠看到嘿喲驚慌的眼神,也都紛紛安靜下來。嘿喲看著天花板,臉頰微微抽搐,身體仍然忍不住顫抖。拚三郎納悶地看著嘿喲的反應;他第一次聽到「島嶼」這個名詞,也第一次聽到鼬鼠和咒咒家族。

「嘿喲,鼬鼠的咒咒家族是什麼?像貓一樣嗎?還是像屋頂鼠那麼大?」
拚三郎悄悄的問嘿喲,但嘿喲仍然看著天花板,似乎沒聽到拚三郎的話。拚三郎無可奈何,只能問忠太。
「忠太,鼬鼠的咒咒家族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不用說也知道吧!一年前,我的同胞不計其數,現在只剩下不到一百隻。不,有沒有一百隻也成問題。我家總共有八隻,除了我們一家四口,還有另外四隻。因為沒辦法和外界聯絡,所以我不知道其他同胞怎麼了。那些傢伙可能隨時會發現我們躲藏的地方,然後展開攻擊。這種躲躲藏藏的生活已經持續一個月了,沒有像樣的東西可以吃,每天都心驚膽戰。所以,我下定決心,瞞著家人,悄悄從家裡逃了出來。否則,我的家人一定會阻止我,因為我們躲藏的地方,周圍也有很多鼬鼠走來走去。

「果然不出所料,我從躲藏的地方逃出來後不久,就被鼬鼠發現了,被他們一路追到差不多有五公尺高的懸崖,我鼓起勇氣跳進海裡。背上的傷是在逃跑的時候被咬的,頭上的傷則是跳進海裡時,不小心擦到岩石留下的。但是,幸好我跳進海裡,總算得救了。那些鼬鼠以為我一命嗚呼,所以當我游到海岸上,然後沿著海岸線逃走時,沒有任何一隻鼬鼠來追我。我搖搖晃晃地跑到島上的碼頭,跳上準備出航的船隻,來到剛才的棧橋,遇見了詩人。如果剛才沒有遇到詩人,我現在一定在棧橋上淋著雨斷氣了。」

「所以,你來向這些航海鼠和碼頭鼠求救,希望他們去救你的家人和可能還活著的同胞嗎?」
「沒錯。」
「你來得正是時候,也找對人了。這些人都很了不起,我雖然今天才認識他們,但他們很有冒險精神,大部分都是想要冒險才成為航海鼠。有這些厲害角色,不管鼬鼠的咒咒家族有多強都不必害怕,只要大夥兒一起衝上去,對方也會嚇得屁滾尿流。放心吧,嘿喲,你終於可以大顯身手了。」

但是,嘿喲仍然看著天花板。
「嘿喲,你怎麼了?喝多了嗎?那就等你酒醒後再說。」
拚三郎說著,輕巧地躍上桌子,高舉雙手。
「各位,你們有沒有聽到忠太剛才說的話?忠太的島嶼被鼬鼠的咒咒家族攻擊了!現在正是大家去營救忠太的時候!大家期待已久的冒險終於出現在眼前了!來吧,大家一起去幫助忠太!」

「喔喔!」
拚三郎說完,倉庫內的老鼠立刻一呼百應……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90 270
絕版無法訂購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