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2
定  價:NT$450元
優惠價: 9405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 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寶島特有‧台灣限定
台灣人不可以不知道的台灣話

不四鬼、阿沙不魯、低路、釘孤枝、漚梨仔假蘋果、烏魯木齊……
這些道地的台語詞彙,大人、囡仔都會說,
但這些「親切」的父母話是怎麼來的?
它們又是如何演化,在台灣人的口中流行起來的呢?

「粉紅色小屋」長期關心台灣土地人文,
曾於《自由時報》發表「台語原來是這樣」專欄。
《台語原來是這樣》一書所輯錄的專欄圖文創作
是他們對台灣語言的關懷,也是新世代與母語的對話,
傳統與創新交織,引領讀者反思本土語文在台灣社會的困境。

本書除了收錄台語詞彙的典故考證、釋義、沿用例句與小道消息外,
搭配俏皮可愛的插圖,讓台語文化充滿生機與創意,
顛覆過去對本土語文的想像!

就讓我們跟著「粉紅色小屋」工作室,
一起來探索這些口耳相傳父母話的身世之謎吧!

粉紅色小屋工作室

作者 大郎頭
大郎頭,Dalang,本名李欣倫,土生土長的台南人,台南崑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研究所畢業,從事刻印、平面設計,深信每一種發生皆無巧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開端是因為熱愛自己的母語,無意間展開了追尋母語的旅途,希望盡可能將兒時記憶中,所聽過的詞彙整理出來,也因為這樣,開始對台灣這片土地的人事物產生濃厚情感,未來創作也會持續描繪台灣這塊土地,無論是用哪種行式創作。

繪者 禾日香
禾日香,亦稱Phang-Phang,本名賴香君,生於高雄。台南崑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研究所畢業後,從事刻印、平面設計與繪畫工作,並成為台南媳婦。
因為夢到粉紅色兔子,所以跟大郎頭共同打造出「大香香」這兩個角色,便成立「粉紅色小屋」以創作台灣為題材的漫談、故事等圖文作品。
目前與大郎頭擁有一隻名為「溜逗」的巴哥狗家人,也是作品中常出現的角色。
對於繪畫的想法-「既然生在台灣,就好好畫她吧」。

看了此本,保證台語功力大增。
-pigheadskin 豬頭皮

「語言是民族之母」,母語如果消失了,文化也會消失。
-濁水溪公社 柯董

這本書最可愛的地方,在於作者保留許多對話空間,讓讀者也能試著去提出自己的觀點,而不是以一副「恁爸就是權威」的姿態在說教,要大家全盤接受自己的論述。
-拷秋勤 魚仔林

原來,在半世紀的苦悶之後,台語的復興運動已經於年輕世代間悄悄開始…這本《台語原來是這樣》引領我們坐上了時光機,為每一個脫口而出的台語詞解開"身世之謎"。也許在學術上仍需考究,但解謎的過程裏,我們已經充份感受到,啊~台語果然是台灣製造且融合了各種文化的可愛產物。
偷偷的告訴大家。我一邊讀一邊作著筆記。因為在大郎頭的文字裏,每一個登場的台語詞都有了故事,有了歷史,甚至還有搭配的台語歌曲。可惜廣播無法呈現出禾日香鮮活的畫作,否則,這根本已經是廣播節目企劃的節奏了啊~
-寶島聯播網主持人 許慧盈momo

【金牌讚聲】
恆春兮(職業黑手兼資深廣播人)
陳豐惠(知名電影台語指導)
吳國禎(吳樂天弟子,廣播達人)


推薦序一
pigheadskin 豬頭皮


此本書原來是這樣!
前陣子
聽說有一本《台語原來是這樣》要出版
説還有提到許多新派台語歌的歌詞
包括我的
真是不好意思
 
拿到書稿

一看不得了
漂亮的繪圖
有趣俏皮的說明
縱貫古今的例證
從幾百年前的老台灣

最新年輕樂團的歌詞

許多本土電影
甚至還有新加坡電影
網路上的外國影片
反正
只要有用到「台語」的各種相關文化藝術都在這本書裡
作者顯然跟我小時候一樣
-狂熱台語廢寢忘餐-
後繼有人!
臨表涕泣!
 
不管您是想要學台語
要學有趣的台語
要學台語的趣味
或者
想知道當今各種文化藝術如何使用台語
這本書都能夠讓每一種不同興趣的讀者津津有味
 

這本書的
編排
寫作方式
也全然是一種前所未見的新生代手法
 
不只狂熱台語後繼有人
創新寫作也後繼有人

看了此本
保證台語功力大增
從「低路」
到「浮浪貢」
跨「烏魯木齊」
再「生毛帶角」
金光閃閃啦!

真勞力!
承蒙安茲謝!


推薦序二
濁水溪公社 柯董

大家都聽過新加坡人說話例如:「 晚上阿嬤帶我去甲ice cream」,中台英文夾雜流利,對此他們當地人十分自豪,同樣情形在台灣,台語如同英語音系之美語,就是美國話(American English),經過百年的演進已經孕育出本身獨具的風格,與閩南音系語言已有不同,兩者不可混為一談。早期台語人祖先自漳州、泉州、廈門各地移居來台以後,漳泉廈三音系大交流,「不漳不泉」、「亦漳亦泉」之台語於此生焉。鄭成功開台初期略受荷蘭人影響,今天台灣丈量土地面積之單位稱作「甲」(kah)即源於荷蘭計算田畝單位。近代受日本人五十年統治,衍生源於日語的外來語,如「混凝土」台語叫控固力或是「心情」台語叫起毛,源於日語氣持kimochi 。
    台語一度是台灣普遍使用的語言,但在統治者的壓迫下卻屈居下風成為聊備一格的語言,日治時期推行皇民化和國家單一語言政策,強調「說國語是愛國的表現」,使年輕一代會說國語者達九成以上,而且穿透家庭領域,也使得弱勢的鄉土語言變的岌岌可危。
    1949年國民黨退到台灣後,為了讓台灣人根除奴化(日本化)心裡,儘早中國化,其首要任務乃是推行國語、禁止方言、根除日語,以「言語不統一,國家不能團結」為口號;同時透過法令限制、教育掌控、媒體宰制等手段,建立官方語言的合法權威性,以達成語言統一的目標。由於公權力全面介入推行,使得鄉土語言在公開場合完全退出公領域,而遁入家庭。
    近年來本土意識逐漸高漲,台灣的語言政策出現另一番新景象,壓抑四十年的鄉土語言,隨著解嚴鬆綁,大有一飛沖天之勢,九年一貫鄉土語言課程在2001年在國民中小學開始實施,帶動了母語融入教育的契機。可是,國語教育政策早已行之有年,對於母語的使用和歧視態度實已造成影響令人憂心,根據調查: 1.年紀越輕,台語的能力就越差。 2.台語使用場合縮減。 3.台語的傳承意識薄弱,大多數台語籍家長認為全球化下,英文對於下一代比較重要,子女會不會說台語並不重要。4.台灣與中國的互動日益頻繁,促使中文的普遍性並取代台語的現象也是不容置疑的。
    「語言是民族之母」,母語如果消失了,文化也會消失,很高興粉紅色小屋為我們台語教育的推廣貢獻一己的力量,本書透過生動活潑的敘述旁徵博引,加上精緻可愛的插畫,特別的是內容引用流行的甚至獨立音樂中的台語歌曲,帶大家去了解許多台語的根源和用法,感受它的優美和豐富內涵,更希望一般人對台語的使用態度與認同感讓母語文化在年輕世代中,繼續流傳下去,重建台灣文化的尊嚴。


推薦序三
拷秋勤 魚仔林

我跟大郎頭有著相似的台語學習背景,雖然出生在一個Hoklo人組成的家庭,但他們擔心我上學後因講華語帶有台語腔而被人家嘲笑,因此從小跟我都用華語溝通。好佳哉自己生長的地方是在台北城裡最傳統的區域艋舺,這裡的小孩母語能力比起台北其他地方好上許多,也讓自己在校園中獲得了講母語的機會,不過還是常常被父母吐槽說我的台語有「外省腔」。
從來沒想過父母口中那個台語不輪轉的囝仔,如今卻成為一個「台語創作歌手」,寫出來的歌詞更被台語教學書籍「台語原來是這樣」收錄,確實讓小弟備感榮幸。大郎頭透過有時看似天馬行空、有時又富有科學精神的推測(包括從殖民統治者的語言如日語、華語,以及台語的近親如東南亞福建話、潮汕話甚至客語、粵語裡面分析跟台語的互動關係),帶領大家解開一些熟識或不熟識的台語詞彙身世之謎。讀完每一則小故事之後,的確會讓人發出:「喔!原來是按呢喔!」的驚嘆。
大郎頭、禾日香透過詼諧逗趣的文筆與插圖,喚醒了我們這群30歲左右的熟男熟女許多台語使用的共同經歷,作者與繪者之間一些爆笑的對話場景,相信多多少少都曾出現在你我的生活中。這本書最可愛的地方,在於作者保留許多對話空間,讓讀者也能試著去提出自己的觀點,而不是以一副「恁爸就是權威」的姿態在說教,要大家全盤接受自己的論述。
非常開心能夠看到愈來愈多我們這一輩的同好,用不同的方式為母語文化努力,「台語原來是這樣」充滿韻律感的文字與圖像,相信不只能讓更多朋友了解台語的精神所在,更可以激發新一代少年家用台語來創作的動力!


 

作者序

終於寫到了這一頁。
幾年前的自己,肯定想不到會有這樣一個名字「大郎頭」。其實一直以來,「大頭」才是我的綽號,之所以中間安插一個「郎」字,是期許自己宛如大榔頭一樣的堅韌頑強,也能夠替台灣這塊土地的文化、語言,敲出一陣漣漪。從小我就對繪畫跟文字有濃厚的興趣,但特別和台灣或是台語牽連到關係,要說到國小六年級的某個夜晚,無意間在電台聽到獨立樂團「濁水溪公社」的歌曲〈卡通手槍〉,之後陸續購得了其專輯《台客的復仇》,漸漸開起了我腦中關於草根、本土的這扇窗。所以要說我是先用耳朵聽,聽到了源自於台灣這塊土壤的呼喊聲,一點也
不為過,而後來的日子裡,也陸續接觸到豬頭皮、流氓阿德、閃靈樂團、拷秋勤等音樂創作作品,難以計數…我就像原本矇著雙眼站在黑暗房間裡,隨著各種源自於台灣本土的聲音,將我引領、張開雙眼一窺這塊美麗島嶼的花花草草。
所以我相信,要開啟腦中某個開關,拉開矇著雙眼布幕,得以一窺美麗台灣的樣貌,可能是觸動人心的音樂、可能是一塊美味的麵包,一句真誠的言語或笑容,也有可能會是溫暖心靈的文字跟圖畫。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決定用文字紀錄台語的點點滴滴,再一筆一劃用圖畫將這些詞彙成像,希望我們所作的這些事情,也可以間接開啟大家心裡那個開關。
台語是這塊土地孕育出來的美麗語言,也在我心裡情感濃度佔有極大成份,這個從小圍繞在我身邊的語言,除了關於長輩、父母,被稱之為母語或父母話,「阿公剛剛講的話叫做台語。」這句話是我腦中對這個美麗語言的初次認識,透過爸媽的嘴說出口。也和同儕、生活有著各種觸動記憶的影響,在整理這些文字的時候,腦海中的影像不斷倒帶,所有的一切歷歷在目,更增強了我一定要完成這些圖文紀錄的信念。這些詞彙用語,都是源於家庭跟生活環境的吸收,絕對原汁原味,這些文字圖畫紀錄,肯定也是絕無僅用的,包括一些我與禾日香在討論過後,覺得非常有趣的、或是特別的外來語,都是我們覺得務必替這些詞彙作為記錄。若是數十年過後這個語言仍持續存在著,那麼這就會是紀念,若到時候這個語言消失了,那麼也會是可供追憶的痕跡。
之所以會用粉紅色兔子「大香香」做為創作角色,說起來很簡單,也很無厘頭,是源自於禾日香有陣子每晚的連續夢境,可愛的兩隻粉紅色兔子出沒,我說:「那就把她們畫出來吧!」我也終於透過禾日香的畫筆,見其真面目了。一開始只是無意識地畫著這些粉紅色的兔子,但到後來便覺得既然粉紅色兔子這麼討喜,不如就讓她們跟大家介紹這些台語詞彙,以漢字、注音、羅馬拼音作為設計。我們也知道,注音符號有其極限、或許也會有爭議,無法完美傳達台語的發音,但最起碼能夠透過注音略微瞭解發音,再進一步認識台語漢字跟羅馬拼音。禾日香也是用這種注音標記的方法,讓台語從宛如在聽外語的狀態,到現在起碼日常的溝通無礙,所以我們也戲稱這樣用注音學習台語的方式叫「禾日香度量衡」,如果她可以這樣學的會,那麼相信大家也都可以看得懂。
最後,當然要感謝前衛出版社給我們這個機會,以及這麼大的空間,可以讓我們設計編輯這本書(所以打定主意,既然有這麼好的機會,那就好好打造出一本夢想中的書吧!),也要感謝父母及長輩們的支持包容,以及幫我們寫推薦序的各位前輩們,當然還有所有編輯們的耐心及大力相助!以 及臉書社團「台語社」諸位前輩們所分享的意見。所有的事情及發生皆屬環環相扣,也都是最美好的安排,這本《台語原來是這樣》也才得以和大家見面,再次感謝所有曾經幫助過我們的人,還有支持及鼓勵我們的人!


繪者序

 小時候不會台語,更別說媽媽的美濃客家話,現在想起來,在阿嬤與外嬤走之前,從來沒有好好跟她們說過話、聊過天,這是我最遺憾的事。後來向大郎頭學台語(也開始跟香媽學習客家話),台語聽說程度慢慢進步,某次發現與大郎頭的麻豆阿公、外公、外嬤聊天,不需要他在一旁翻譯了,當下心底非常感動。大郎頭曾問我:「聽不懂台語的感覺到底是怎樣?」我覺得就像「在電影的重要鏡頭上打上馬賽克,要不就忽略、要不就自己猜想」,現在聽得懂了,所以影片慢慢被解碼了,終於能親眼看到完整畫面啦!
我認為台語最困難的地方就是發音跟變調。香爸小時候住古坑,台語是中部口音、而大郎頭則是標準的南部口音,「唱歌」這一詞,香爸發ㄑㄩㄥˋ,但我總是發不標準,所以大郎頭便建議我發ㄑㄧㄜˋ,聽起來就像「笑歌」;另外,至今很多轉音我仍搞不清楚,例如:「頭拄仔狗王撞(ㄌㄨㄥˋ)到桌子」、「頭拄仔險險予狗王撞(ㄌㄨㄥˇ)到」,一樣「撞」字,用在不同情況,發音就不同。諸如這樣的轉音,台語還有很多,大郎頭也是常聽我說錯,才注意到原來台語比他本來認知的還要複雜。
在學任何陌生語言時,我都習慣用最親切的ㄅㄆㄇ去標記,所以我學台語跟客語也是以這種方法。起初,大郎頭也覺得很怪,畢竟台語的七音八調實在難以用注音拼出百分百的準確音,但有注音的輔助,確實幫助我的發音和記憶。而《台語原來是這樣》中的內文詞彙,很多幾乎都是我第一次聽到,所以便是以「禾日香度量衡」編寫而成,也就是說,只要我可以用注音拼出、又可讓大郎頭了解我在說什麼詞,那這個注音就算通過。也許這種形式不成正規,但我真的發自內心感到她是一本有趣的書,因為她可讓完全不熟悉台語的台灣人,依注音念出最道地的台語詞彙。
我們常認為櫻花、富士山等符碼可代表日本;中國則有龍、鳳、萬里長城等圖像可象徵他們,但其實台灣自身也有豐富的文化符碼、圖像及物件可詮釋我們的文化與風土民情。這本書的創作,從文字到繪圖,大約花了近兩年的時間,我因繪製插圖,所以必須常不斷地思考及觀察我們的國家、土地到底有哪些素材可以運用,「圖窮」的時候,就聽一些台灣音樂作品來刺激靈感,後來慢慢體悟這些令我撼動的音樂,都是說自己的體驗、唱自己國家社會裡發生的故事,所以才會這麼有力量、且富有生命力。所以,能表現台灣的圖像或符碼其實就在我們身邊,也許就是這麼常民,以致於我們忘了她們,忘了承認她們就是這塊土地上
的精神及生活象徵物,希望藉由這本書,可以把人們與土地重新連結。台灣,也是有自己的文化的。
我相信一個語言的失傳,將會連帶致使某一部分的文化及文明氣質消失或改變,因此,我們更希望能經由這本書的誕生,激盪台灣這塊土地上其它父母話的復興與創作。
最後,要感謝前衛出版社給我們這出版機會,讓《台語原來是這樣》得以與大家見面;更感謝親愛的香爸媽、頭爸媽、親戚五十、朋友一百的支持與包容,以及幫我們寫推薦序的先輩們,你們的音樂作品都是我跟大郎頭的創作靈感來源及推動力,以及所有支持粉紅色小屋的人,勞力!

推薦序
Pigheadskin(豬頭皮)
柯董
魚仔林
作者序
繪者序

台語原來是這樣
勞力
阿沙不魯
起毛子斯不哩亮
奧援
鱉十
浮浪貢
烏龍踅桌
不四鬼
袂曉駛船嫌溪狹
孝孤
佇厝內跍大礐
展風神
穢涗
落個瑣個
雙面刀鬼
雞仔腸肚
漚梨仔假蘋果
喀質
阿斯巴拉
反抗
恁媽做度晬
強巴拉
糖霜丸仔
懶懶趖
爽勢
生毛帶角
怕哩帕哩

阿里不達
孤獨
頭殼尖尖
娘嬭
沖斯沖斯
絞鬃
扶扶挺挺
烏魯木齊
噴雞胿
掠龜走鱉
戇的教巧的
買鹹魚放生
食力
竭力諍寡
殘殘
應喙應舌
貧惰骨
釘孤支
拖土
馬西馬西
氣身惱命
冒壁鬼
古老溯古
八珍
去了了
案內
怏忳
跍勢
指指揬揬
怐怐
跤仔
爾爾
殕殕
礙虐
低路
束結
舒步
阿西
楦闊
烏昏面
拍觸衰
酸甘蜜甜鹹辛苦澀
怪奇
諞仙仔
豐沛
撲撲跳
哩哩釦釦
花哩囉貓

色水色緻
開頭介紹
肉色
土色
水色
豆油色
豬肝色
草仔色
磚紅色
茄仔色
柑仔色
菜頭色
鹹菜色
桃仔色
鳥鼠仔色

若食若講
食龍眼,幸福若海湧
食蒜頭,你上敖
食發粿,發財閣好過
食麻粢,好麻吉
食瓜子,講話若聖旨
食土豆,好頭腦
食甜粿,逐家黏作伙
食煙腸,好人緣
食糖霜,好通光
粿仔條,褲袋仔滿金條
食鰇魚,毋通娶細姨
薑絲炒大腸,牽手行久長
食溪蝦仔,挈著好牌仔

阿沙不魯

小時候,最常聽到這樣的一句話:「你莫作遐阿沙不魯的代誌。」(你不要做那麼阿沙不魯的事情),當時的頭腦語言接受似乎沒有極限,即便我的台語腦是在國小一年級,進入學校後、透過同儕的洗禮交流後才開通的,但在我一句台語都聽不懂的小小年紀,也能透過自己的行為舉止、加上「阿沙不魯」(ㄚˊ ㄙㄚ ˙ㄅㄨ ˙ㄌㄨ a-su-puh-luh)這句話經由說話者的表情,能夠體會到其負面意涵。
身處於所謂台語做為母語的家庭,其實在進入國小之前,家裡的人都是用國語與幼小的我溝通,當時的社會氣氛已瀰漫著「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的論點,我的記憶還依稀記得,讀幼稚園的我、正坐在地上,而一旁的媽媽正打開一盒紅透的注音符號教材,教導著我國語注音。
也或許如此,對於台語的記憶一直都是空白的,這空白記憶一直持續到某天幼稚園即將要升國小一年級的早上,隔壁鄰居阿姨正對媽媽又著一種我聽不懂的語言溝通交流,這讓我的印象一直記憶至今,之所以印象深刻,乃至於我當時的小小腦袋正在思考:「為什麼媽媽會說這種,我聽不懂的話?」
接著記憶便跳躍到國小一年級,開始陸續在校園聽到充斥著當時那種聽不懂語言,也漸漸對於台語有了具體的印象,原來在當時,許多家庭已經逐漸有了這樣的約定俗成觀念「台語讓小孩到學校自然學會就好」,不過也或許是小孩的學習能力快、又加上台語環境在當時還算不錯,從不懂到懂、似乎只花了不到半學期便能夠掌握了,只是這種學習方式有其風險。那就是,若是大家普遍抱持這種心態,那麼這個語言便沒人帶入學校,久而久之、每個父母若是抱持著「先在家裡教孩子學國語或英文」、「台語留給學校的同學教」這種心態,那麼最後這語言將逐漸稀釋再稀釋,淪至邊緣化的可能。
話再說回「阿沙不魯」吧。
當時先學會的台語,脫離不了諸如此類的詞彙,據說學習語言最容易被記憶的便是負面詞彙,接著是讚美的言談,或許跟情緒的記憶多少有影響?還記得幾個排前幾名台語隊伍進入我幼時腦袋的詞彙分別為「阿沙不魯」、「烏魯木齊」(ㄡ ㄌㄡ ㄇㄛˇ ㄗㄟˊ oo-lóo-bo̍k-tsè)、「浮浪貢」(ㄆㄨˇ ˙ㄌㄨㄥ ㄍㄨㄥˇ phû-lōng-kòng)、「跛跤」(ㄅㄞ ㄎㄚpái-kha)以及「中風」(ㄉㄩㄥˋ ㄏㄨㄥtiòng-hong),接著便是堪稱台灣國罵的三字經及六字真言。在這些詞彙進入腦袋後,便開始勾勒出一系列成串的句子、包括過去那段國小之前在腦中曾經有印象的那些,關於阿公阿嬤、外公外婆等親戚,曾經在言談交流間傳遞的台語記憶,越來越明白,原來他們在對孫子輩對話的國語之間,曾在親戚間有著不斷出現的台語,只是身為小小孩的我們,如果沒有特別使用台語進行對話教育,在幼小還在學習語言的腦袋進行輸入,是很可惜的一件事,也不是每個孩子都會特別意識到國台語、這兩種語言的不同,錯過了就過了。
耳熟能詳的「阿沙不魯」,通常用來指稱形容人或事物粗俗、不入流或者是不好的東西,現今仍多少能夠聽到,甚至直接被拿來置入進國語的句子裡。
在2007年台灣饒舌團體「拷秋勤」在合輯《生命之歌》裡的第十首曲目〈黑心肝〉也有應用到此詞彙,饒舌歌詞扣著黑心商人如何大賺黑心錢的現象,並善 加運用了「阿沙不魯」這個詞彙,可以說達到了畫龍點睛的效果,從這段歌詞的運用上,不難發現,若是把「阿沙不魯」替換成其它詞彙,似乎便很難傳神的掌握這其中的語感,更不用提到關於饒舌在字裡行間的押韻了,在此突顯了台語詞彙的音韻獨特之處,運用作為饒舌元素,更有畫龍點睛之效。
記得有一次轉電視看到日本台,旁白及字幕正講到日本的「風呂」(ふろ),也就是所謂的泡湯、溫泉,於是便直覺聯想到「阿沙不魯」的「不魯」發音,或許跟後來的訛傳有關?於是便上網搜尋了一番。
果不其然,對於這詞彙,有此一說是日治時期,由日語「朝風呂」的發音而演變來的,若依字面而言則是早上洗澡、泡湯的行為。對於這件事,看在都是晚上洗澡的台灣人眼裡,被當成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或許也就這樣,在當時台灣的時空背景下,進而演變延伸為形容雜七雜八、奇怪行為的「阿沙不魯」台語音譯。
當然持否定見解的論述也有,譬如認為這句話講給現在的日本人聽,沒人能夠明白意義或者有什麼貶意。但對於這種見解,我的感想卻不是如此,就譬如說北京官話一定也有許多古老的詞彙,若講給現代人聽、會是完全無法理解的詞彙,畢竟語言是不斷演變轉化甚至消失的,但我們不能就此說它不曾存在、或不可能,畢竟凡事都有可能。再者,或許以當時台灣,或許也有發展出所謂的台灣方言(類似今日的日語方言─京都話),一種屬於在地方言的日語結構及語法,再加上當時的時空背景,台灣形式的日語方言,假設「阿沙不魯」真的是因為「朝風呂」而演變而來,或許也不足為奇了。
當然,關於這個詞彙的來由看法不一,但可以確定的是,它是一句經過訛傳之後、逐漸演變成今日這擁著屬於自己意涵的詞彙。
同樣的道理,也可以在許多用台語音去讀日文漢字的案例嗅出端倪,例如:口座、便所、注射、浮浪貢等等。以及大家耳熟能詳的「阿達嘛控骨里」(腦袋裝水泥),以台語結構代入日文單字,日本人聽了肯定會「霧沙沙」(ㄇㄨˇ ㄙㄚˋ ㄙㄚˋbū-sà-sà),但就跟「阿沙不魯」一樣,普遍的台灣人聽了,肯定都能會心一笑吧?
於是我把這件事拿來跟禾日香聊了一下,想看看她的意見,畢竟從所謂「文化覺醒」之後,她一直都對台語的興趣提升了不少,不料她理所當然的反應,倒讓我在意料之外。
「阿沙不魯,這個詞很常見啊。」禾日香很稀鬆平常的說著,看樣子過去就算以國語為主要溝通的她,也聽過及使用過這個詞,「這小時候就常聽我爸媽跟朋友講了,而且他們是用全程台語講。」她特別補充最後這句。
「那妳聽得懂?」我好奇。
「當然,我是能聽,講比較不行。」她回。
「那妳覺得為什麼…」我話還沒說完,便被她的話語打斷。
「我去翻了教材,包括我媽媽的客語教材也有嘗試過,但一翻開不論是台語或是客語,全都是標註羅馬拼音,完全看不懂、直接跳過,譬如說台語的『面』…」禾日香一邊說一邊隨手查尋了網路上的台語音標,「面的拼音為bin,但我會直接習慣用英文發音拼音為『ㄅㄧㄥ』或是『ㄅㄞˋ』。」
「妳的發音滿特別的。」我如此回答之餘,不免靈光一現,「或許可以試著用注音去標記台語讀音?」我異想天開的說。
「注音我就看的懂,大家都看的懂。」禾日香舉雙手贊成。
「那就是『禾日香度量衡』啦!只要連你都看得懂,可以唸出來的話,那就肯定沒問題了,哈哈哈!」我說。「最好搭配可愛的圖,如果有這樣一本書,我就可以好好學了。」禾日香兩眼放空的說,此時正值進行手邊插圖工作的休息時間。
「那何不我們自己來做?」我突然眼睛一亮。
就這樣,一個有點「阿沙不魯」的概念雛型漸漸完成,當時雖然只有這個念頭,但我相信這張圖,早已等待著我們、與台語一同將它喚醒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