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即日起~6/30,暑期閱讀書展,好書7折起
一生一世:青梅難負竹馬情(全二冊)(簡體書)
滿額折

一生一世:青梅難負竹馬情(全二冊)(簡體書)

商品資訊

人民幣定價:59.8 元
定價
:NT$ 359 元
優惠價
87312
絕版無法訂購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宰相府十一歲的小姐秦碧荷,整天瘋言瘋語,思維不清,被人嘲笑。
原來,兩年前,她的母親因不堪受虐,帶著她投湖自盡,她獲救後便變成了那樣。
年幼太子樓玄厲嘲笑她是傻子,她反嘲成功,和太子結下樑子。太子因一時氣憤,想報復碧荷,便讓她參選太子妃。不料,她突然生病,昏迷不醒。
皇帝因京中傳言,不想讓樓玉瑾和宰相聯姻,便直接讓碧荷進了選秀前三甲,暫住宮中。
最後,碧荷被皇帝封為太子側妃。大婚當日,她被妒忌衝昏頭腦的秦三小姐推下湖中。碧荷便將計就計,借假死和婢女一起出宮。
離京途中,她被神秘組織暗中追殺,九死一生。危急關頭,貼身婢女居然挺身而出,救其於絕境之中。
然後,更加出人意料的是,一直以來和她親密無間的婢女,居然是一個男人……

作者簡介

梵缺,騰訊文學明星作家,迄今已創作完成十餘部作品。
其作品輕鬆幽默,深受讀者喜愛。
代表作:《第一風華》《一生一世:青梅難負竹馬情》

名人/編輯推薦

編輯推薦
1、作者梵缺是騰訊文學旗下雲起書院年收入百萬的名人堂作家,人氣超高,粉絲眾多。
2、其作品《第一風華》系列風靡同類圖書市場,深受讀者喜歡。
3、該作品行文風格輕鬆幽默,情意綿綿,符合當下大眾讀者的購買需求。
騰訊文學旗下王牌作家梵缺最最精彩代表作
原名:《傻妃傳:混吃混喝的日子》
那啥,那個傾城傾國的“邪魅丫鬟”,能不能獨佔為已用?
雖然來到異世的後遺症還沒好,但她深刻地認識到了當傻子的好處:
一、能常人所不能,傻常人所不傻。
二、沒有缺點,缺點就是最大的優點。
三、吃美男豆腐不會喊非禮!例如,戲弄太子,消遣王爺,撞撞書生,抱抱身邊這一個傾國傾城的……咦,她貼身的小丫鬟怎麼也變成男的了?

目次

上冊
第一章:皇家書塾戲太子
第二章:匪夷所思十三爺
第三章:語不驚人死不休
第四章:教傻小姐學規矩
第五章:聰明反被聰明誤
第六章:大難不死有後福
第七章:傻小姐破例進宮
第八章:蓮步輕移踩螞蟻
第九章:皇宮的後山有鬼
第十章:深宮夜半破危機
第十一章:活得簡單我快樂
第十二章:惺惺作態三小姐
第十三章:莫名其妙封良娣
第十四章:蕭家滅門之真相
第十五章:嫁人前夕出意外
第十六章:預想之外的變化
第十七章:蕭瑟青山葬孤魂
第十八章:一根木頭生竹花
第十九章:有良心的是傻瓜
第二十章:小傻瓜大師風範

下冊
第二十一章:十三王爺的秘信
第二十二章:離京路上遇刺客
第二十三章:逼入絕境險求生
第二十四章:閉月羞花紅姑娘
第二十五章:紅燭館人心漸暖
第二十六章:城外暗算大將軍
第二十七章:衣帶漸寬終不悔
第二十八章:有種心意不能負
第二十九章:你不是那個例外
第三十章:高帽子可別亂戴
第三十一章:不堪回首的曾經
第三十二章:京城內波濤暗湧
第三十三章:山雨欲來風滿樓
第三十四章:今朝誰算計了誰
第三十五章:血色彌漫天恩寺
第三十六章:萬里江山萬里塵
第三十七章:荷花湖畔話當年
第三十八章:小樓昨夜又東風
第三十九章:王府水榭鴻門宴
第四十章:上窮碧落下黃泉

書摘/試閱

第一章:皇家書院戲太子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仇恨的目光自清兒的眸子中溢出,邪魅恣意,“說不定我能尋得機會一舉拿下樓歆的腦袋,為父王母后報仇!”
漠北王朝,建平六年春。
某日早朝建平帝樓宏突然賜給年僅十五的皇弟樓玉瑾一塊免死金牌,即宣佈退位,將帝位讓給了當時聲望極高的順安王樓歆,並在當夜秘密帶著皇后和七歲的太子搬出皇宮,一夜之間杳無音訊,去向成謎。
數日後,樓歆即位,改國號順安。
歲月如梭,十年後,初春。
大殿上,順安帝樓歆為了發掘和培養未來棟樑之材,特下了一道聖旨:凡正四品以上官員未滿十五歲的兒子均要送進皇家新建的書院和皇家子弟一同就讀。頓時,不少官員一聽,即高呼皇恩浩蕩。同時又出了一點小意外,位高權重的宰相秦伯夷膝下無子。
事關宰相的家事,百官早有耳聞。多年來他為求一子,可謂用盡了方法,至今共娶了三十六位姨娘,更有通房無數,奈何都年逾半百了,也僅得四女。當即,順安帝為了安撫人心,破例欽點秦伯夷的小女兒可以去書院上學。秦伯夷謝恩之時,背地裡苦不堪言,想起愚笨的小女兒,這一張老臉恐怕是丟定了……
轉眼,已是盛夏。
皇家書院。
課餘時間,三五成群的小孩子聚在一塊,喧嘩吵鬧。
此刻,有一個素衣的小女孩百無聊賴地趴在精雕檀木書案上發呆,明顯和其餘華服的子弟格格不入,而她跟前是一名絕色的侍女清兒,安靜地給她磨墨。目前,京城的街頭巷尾都在傳說宰相家的四小姐秦碧荷是一個大傻瓜。
這時,一個小書童送來了一張折疊起來的紙,先是朝碧荷行了一禮,恭敬道:“秦小姐,此乃太子殿下給您的信。”
小碧荷狐疑似的瞟向小書童,又朝人多的地方看去,在中間,以眾星捧月般站著一個眉目清秀的小男孩,正興致勃勃、滿是期待地朝這一邊張望,像在期盼著接下來的戲。小碧荷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捏過了書信。
“秦小姐,太子殿下吩咐過,請您立刻閱覽。”小書童尖細的聲音在旁提醒著。
“月懶?”小碧荷微微側著腦袋,不解地問:“月亮很懶嗎?”
霎時,全場靜默。
隨即,響起了陣陣嘲笑聲。
清兒剛想阻止,小碧荷已經打開了那一張紙。
上面赫然只有兩個污辱性的大字:傻子。
“傻,子。清兒,我認識上面的字哦。”她小臉興奮地仰著,眸光熠熠望著清兒。
“我家小姐好聰慧哦。”清兒皺眉違心說了一句。
小碧荷聽到稱讚,小臉笑得猶如鮮花盛開一般燦爛,偏有一股說不出的傻氣。
頃刻間,學堂中嘲笑聲越發肆無忌憚,罪魁禍首太子爺更是笑得前仰後合。
“哈哈……”
“哈哈,真是傻子。”
正當大夥笑得正歡時,小碧荷疑惑地斂起笑,狐疑地擰起彎彎柳葉眉,說道:“清兒,這信為什麼沒有內容,而只有寫信人的名字?”
刹那間,譏諷嘲笑聲戛然而止。
所有人的目光愣愣地射向小碧荷,仿佛看到妖怪吐出了什麼驚人之言。
清兒錯愕了好一會。一群瞧好戲的孩子,見出醜的對象驟變,趕緊憋住笑,表情五花八門滑稽無比。太子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自取其辱,怨不得誰。可孩子畢竟還是孩子,再掩飾還是會偷偷瞥向太子爺的臉。
太子怒目瞪過來,喝道:“大膽!死丫頭,敢罵本太子?”
“太子是什麼東西?”小碧荷茫然。這看似天真無邪的一問,聽起來卻更像是在蔑視太子。
“撲哧。”周圍有孩子突然失笑。
太子怒目一掃,威嚴初顯,眾人紛紛心虛般躲開了視線。太子畢竟年紀小,又從未有人給過他這般難堪,面子上承受不住,小小的自尊心也受到損傷,於是狠狠地瞪了碧荷一眼,“死丫頭,你給我記著!”一拂衣袖,憤然離去……這一下,梁子是結大了。
書院放學。
清兒背著小碧荷離開。
小碧荷雙臂自然環過清兒的脖子,信賴地把臉貼在其暖暖的背上。
小碧荷名義上是宰相的千金,卻從沒有受過千金的待遇。因為生下來時病了一場,長大了總顯得比同齡的孩子愚笨。她娘出身低微,原本是相府的丫鬟,一心盼著母憑子貴,偏生出了一個傻女兒,備受冷落欺淩。無奈之下,兩年前帶女兒一起投湖自盡。然而,小碧荷奇跡般活了下來,但是比以前更傻,常常呆滯一天不語,或說一些旁人完全聽不懂的話。沒有了她娘的保護,甚至連下人們也敢欺負她了。照理上說,宰相大人不會虧待自己的女兒,再怎麼說也是自己的骨肉,奈何他公務繁忙,數十年如一日,鮮少過問家中之事。女人的戰場,哪一個大戶人家不會有?演變的結果,就是小碧荷的處境越來越惡劣。
直到一年前清兒的強勢出現,一幫下人才收斂。
面對清兒,他們總會有一種莫名的畏懼。
接下來,自然而然的,小碧荷的生活起居皆由清兒打點。
突然,小碧荷迷惘問:“清兒,我是誰?”
“你是相府的千金,秦碧荷小姐啊。”清兒輕蹙著眉,荷兒又開始說夢話了。
“哦,我是相府的千金,原來我是相府的千金……”小碧荷喃喃細語,小臉在清兒背上磨蹭著,喃喃道:“我常常會做夢,夢到一些很奇怪的人,穿著和這裡的人不一樣的衣服。還有很高、很高的房子,會動的……好像叫‘車’的東西,會飛的……飛機?”
“那只是夢,夢裡還有神仙哩。”
“哦,但是感覺很真實,就像是我住的地方,可這裡,好陌生……我很害怕……”
清兒的眼中閃過抹複雜的溫柔,低聲說道:“荷兒不怕,清兒會保護您。”
聽到這話,小碧荷輕柔一笑,問道:“嗯,我們會不會永遠在一起?”
“會。”
“你說的,不許離開我,一輩子也不許離開我……”碧荷摟住清兒的小手緊了緊。
“嗯,一輩子,不離不棄。”清兒默默在心底說著。
冤家總是路窄。
剛步出書院,即撞上了坐著轎椅的太子爺。旁邊還跟著幾個宮女、小太監。“停!”太子爺繃著一張略帶幾分稚氣的小臉,盯著趴在清兒背上的小女孩,挑眉示威說:“秦傻子,我記住你啦。”
小碧荷一臉迷茫。
忽而,太子咧嘴一笑,眼底的鄙視表露無遺,“哈哈!原來你不只是一個大傻瓜,還是一個連路也不會走的傻瓜,不會還是一個殘廢吧?!”太子得意嘲笑,眼光掃過周圍的奴才們,他們為了附和太子也跟著笑起來。
有人一起笑,太子傲慢的下巴抬得更高。
清兒倏地垂下頭,將眸中閃出的殺意掩藏。
“清兒,他坐的轎椅好漂亮哦。”小碧荷羡慕說著。
霎時,嘲笑聲銷聲匿跡。眾人表情相當古怪,能低頭的儘量把頭埋得低低的,低到太子爺看不到臉為止——因為太子的臉色又開始劇變!
“下轎!”
兩名轎夫平穩地將轎椅放下,太子雙腳剛踏上地面,便抬起下頜,傲然說:“本太子從今日開始,不再坐轎!用腳走路。”說罷,衣擺一揮,氣昂昂邁步閃人!一班奴才立即尾隨。
小碧荷疑惑問:“他怎麼啦?幹嗎要下轎呢?”
“他沒臉坐了。”清兒輕淡回答。
太子罵人不會走路時,忘記自己正讓人抬著走的事實。
翌日。
陽光明媚,天氣晴朗,鳥兒樹上喳喳叫。
小碧荷醒來不肯去上學,一大早即揪著清兒的衣袖,嚷嚷要去遊湖。宰相府家規繁多,小姐們一般是禁止出門抛頭露面的。清兒彎腰俯首,含笑地輕輕刮了一下小碧荷的鼻子,半開玩笑地說:“外面壞人多,荷兒不怕被捉去嗎?”
“好人也很多啊。我會只挑和好人在一起,不去碰壞人。”小碧荷烏黑的大眼閃著可愛的光芒,撒嬌地搖著清兒的衣袖,一派天真無邪。突然,小碧荷悄悄地把清兒拉了下來,靠近她耳邊神秘地小小聲炫耀:“清兒,如果你帶我去遊湖,我就唱歌給你聽。我會唱很好聽的歌,比二姐唱得還好聽,我做夢的時候學的。”宰相府的二小姐,年僅十五,不僅長得國色天香,且才藝絕佳,全京城的百姓都知道;當然,四小姐的聲名也一併廣為流傳——只是一個被贊得此女只應天上有;一個給貶得人間不得幾回蠢。
清兒神情間掠過抹心疼。
小碧荷懂得,撒嬌這招對清兒最管用,“去玩,好不好?在家裡很悶啊……”
“很悶嗎?”
“是呀。”
清兒溫柔點頭。
風和日麗,一葉輕舟在荷花湖上悠悠劃著。
小碧荷歡快地用小手玩著水,衣袖染濕了好一片。玩膩後,懶散靠在硬邦邦的船橫,小小地皺了一下柳眉。這細微的動作被清兒注意到了,她劃著雙槳的手停下來,來至小碧荷旁邊,把她小小的身子骨抱起,輕輕地放在自己的腿上。
小碧荷舒服伸了伸懶腰,腦袋瓜子還撒嬌地在清兒的懷中蹭了蹭。
清兒低頭望著小傢伙,淡淡一笑。
兩人靜靜在依偎在一起。
輕舟順著涓涓的流水,緩緩移動。兩岸景物盡收眼底,遠山近樹,輕煙嫋嫋,似一幅淡淡的水墨畫,很是安逸休閒。然而,一艘華麗的花船緩緩靠近,激起了湖面水波,小舟隨即左右蕩漾起來。清兒秀眉一皺,雙臂自然收緊,怕小舟搖晃起來會讓小碧荷受驚。但是,當清兒低頭一瞧,方知白白擔心了,那閃著好玩的眸子的人兒,大概覺得這一晃又一晃的,像秋千一樣很有趣吧。
清兒笑問:“荷兒是不是覺得很有趣?”
小碧荷調皮一笑,櫻唇輕啟,輕輕地在清兒的懷中唱起歌來:“小船兒輕輕飄蕩在水中,迎面吹來了涼爽的風……”稚嫩的聲音,唱著歌搖,旋律獨特優美輕快,將清兒聽怔住了。小碧荷越唱心情越好,像在夢中一樣,微笑閉眸。
唱完一曲,小碧荷歌興大發,再來一曲。
這一曲是古風的《虞美人》,卻讓清兒呆滯當場,心境激蕩,喃喃道:“……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
在湖上的另一艘花船上。
“樓公子,在看什麼呢?可不可以跟雲霞說說呢?”一個身姿婀娜的女子,衣著華麗地嫋嫋婷婷從內艙轉出。
而在船窗櫺旁,佇立著一個氣質華貴的俊秀男子。烏黑如瀑布的長髮,用一支玉簪斜斜插住,墨玉般的眼眸猶如一汪探不到底的幽潭,蘊藏著讓人無法琢磨透的陰寒。這時,俊秀男子輕揚起唇角,“我是因為歌聲而出來的,不料,卻被佳人吸引。”眸光傾注在小船之上,毫不避諱地在自稱雲霞的女子面前讚美著另一個女子。
雲霞能在青樓混到今天,自然已經不是一個無知的少女。樓姓,在漠北王朝乃最尊貴的皇姓,她可招惹不起。再說,他只在讚美一個女人,她吃醋也得把握一個度,於是,佯裝嬌嗔一下,“喲,公子在奴家面前說別的女人漂亮,就不怕奴家會吃醋?”
果然,此話引來樓公子一陣笑意,伸手霸道地摟住她的小蠻腰,讓她熨帖在自己身上。
“美人會吃醋嗎?”樓公子戲謔地挑起雲霞小巧的下巴,仔細打量著。接著,他像自言自語一樣,輕輕搖了搖頭歎息道:“不如,你不如她。”
不如?雲霞心下微愣,她豔名遠播,在京城更是無人不知,自信容貌無人可比。她順著樓公子剛才看的方向望去——當目光看到清兒時,瞬間愕然。但僅彈指之間,即恢復了平靜,含笑坦然,“嗯,奴家是比不上她。”
樓玉瑾一愣,倒對眼前的女人產生了一點點興趣。
“美人知道她住在哪裡嗎?”
雲霞一聽,掩嘴咯咯嬌笑起來,“公子若想知道,讓她們上船,問一下不就行了?”她就賭他不敢上前請。因為像這種紈絝子弟哪一個不是自命風流,若真瞧上哪家小姐可不會公然上前告訴她我在喝花酒。
“美人,告訴我,那佳人是誰家的小姐?”他一把抱著她,將她按在雕花的桌面上,動作也不太安分。
“公子。”雲霞全身柔若無骨,低低哀求似的喃喃。
“說啊,不說……我就不會繼續的哦,美人……”他低沉磁性的聲音,不急不緩,卻含著令人為此沉淪的魔力。
“宰相家的……”
“哦,真乖。”目的達到了,樓玉瑾猛地放開了雲霞,悠然地整理了一下衣襟,無恥也做得輕描淡寫,“抱歉啊,美人。和那樣傾城傾國的佳人有幸同一個湖上泛舟,再做這事有點兒說不過去。”
再一次,他佇立至窗櫺旁,望著湖中的一雙人兒出神……
在樓玉瑾身後,雲霞盯著他的背影,再將目光暗暗地移向清兒,那美眸中閃出一絲難以理解的焦慮。
日薄西山。
因為平時逛街的機會不多,所以難得出來的這一次,小碧荷開心得就像鳥兒一樣,嘰嘰喳喳地問這問那,晃著腦袋瓜子說個不停,並且表示明天還要繼續來玩。
“不去書院嗎?相爺知道了要打屁屁的哦。”
小碧荷嘟起嘴反駁:“才不會呢,他又不管我。再說……我又……又不認識他。清兒認識嗎?”
清兒笑著輕刮了她小巧的鼻子,笑眯眯地說道:“對!清兒也不認識他。”說著她有點兒同情宰相——天天住在同一個府上,荷兒竟然不認識自己的爹。近日,小碧荷能有機會出現在皇家書院裡,全拜樓歆的一道聖旨所賜。想起宰相回府時的窘樣,她便痛快得想放聲大笑。
剛由後門踏入府中,即見到幾個人守在這裡,清兒眉頭一皺,感覺氣氛不太對勁。很快有人迎上來,這人約摸四十歲上下,身材中等,偏瘦,是平時待在相爺身邊侍候的,好像叫陸仁。他說相爺有事找小姐。
碧荷一聽,害怕地揪著清兒的衣裙躲到她身後,然後露出半個腦袋,瞟了瞟陸仁和他身邊的四五個男僕、婢女們。
“陸管家,可否透露點兒,相爺找小姐什麼事呢?小姐害怕。”清兒輕輕摟著碧荷。
“相爺在書房等小姐一個下午了。”
清兒絲毫也沒有卑微的感覺,依舊嫺靜淡然、不緊不慢問著:“是關於小姐的事情嗎?”
陸仁皺眉,正色道:“我只是一個下人,主人的事,下人不便過問。”
“若無要緊的事,我想帶小姐先回蘭苑用晚膳。”清兒淡淡的聲音,透出一股冷漠,將有些害怕的小碧荷半摟在懷中,柔柔地說了幾句“不怕”。
陸仁遲疑著,清兒是婢女,他是管家,論在相府的地位自己比她高很多,沒有必要理會一個小小婢女的話。但是,每當碰上這個婢女,他隱約會生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清兒是一年前由相爺帶回來的,負責四小姐的一應生活起居。除了精心照顧四小姐外,其他事情她一概不過問。
而除了四小姐,清兒對誰都面無表情。平時在府上,若無意中碰到一些姨娘、小姐她也從來不行禮。開始時,一些刁蠻的姨娘、任性的小姐,本是想教訓清兒的,但都無功而返,哭哭啼啼向相爺告狀,說清兒的不是,結果,卻反遭相爺訓斥了一頓,還禁止她們踏入四小姐居住的蘭苑。看這情形,相爺無疑是默許了清兒的傲慢和無禮,相府上下,誰還敢去招惹她?
“相爺吩咐了,若四小姐回來馬上帶到書房,說有急事……”
“那……好吧。一會兒我帶小姐過去。”清兒的話語中透著強勢,雙臂一卷,將小碧荷打橫抱了起來,沖著懷中有點兒不安的小姐溫柔一笑,說道:“乖,沒事的,我們一起去吃飯。”
小碧荷馬上高興地伸出小小的粉臂,摟著清兒的脖子,笑得很燦爛。清兒身材修長纖瘦,比一般婢女高出許多,兩人抱在一塊兒明顯是一大一小,說不出的溫馨。清兒無視陸仁一干人等,帶著小碧荷逕自往蘭苑走去——敢在相府公然藐視相爺的大概只有這麼一個了。
陸仁在相府待了幾十年,自然懂得分寸,他吩咐下人,剛才的事情不許說出來,更不許亂嚼舌根,若傳出一丁點兒,全部重罰。
書房中,剛過知命之年的相爺,靜坐在書桌前,平時炯炯有神的雙目,此時顯得憂心忡忡——陸仁已經將事情的始末一點兒不漏地稟報給了相爺。出人意料的是,相爺只是輕歎了一聲,臉上卻不見有一點兒怒意。
“陸仁,看來,我還是親自去一趟蘭苑吧。說起來,我還真有很久沒見我的小女兒了,不知長得啥樣呢?漂亮嗎?”
“相爺放心,四小姐清靈無比、粉雕玉琢,將來肯定會是一個絕世的美人。”陸仁這話一點兒沒有誇大,四小姐年紀尚幼,暫時瞧不出什麼,但女大十八變,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
“聽你說的,我倒是越來越想瞧瞧她了……”秦伯夷老眉緊鎖,心裡納悶自己到底生出了一個什麼樣的女兒?何德何能啊!傻傻的一個女兒,倒成最搶手的香餑餑,而且,皆是一些他得罪不起的主。
……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特別提醒:部分書籍附贈之內容(如音頻mp3或影片dvd等)已無實體光碟提供,需以QR CODE 連結至當地網站註冊“並通過驗證程序”,方可下載使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45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87 312
絕版無法訂購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