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琉璃美人煞(十週年修訂典藏版‧全三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128元
定  價:NT$768元
優惠價: 75576
可得紅利積點:1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仙俠大神十四郎久負盛名代表作,與《三生三世十裡桃花》《花千骨》並稱仙俠三大經典。
作品原載于起點中文網,風靡十年,依舊是眾多讀者心中“白月光”式的仙俠經典。全新修訂再版,以更完美的文本、更精緻的裝幀,回饋讀者。
★萬千讀者傾心等待,十周年修訂典藏版盛大回歸,三萬字番外全收錄,訴盡紫狐的千年等待、鮫人的時光心願、璿璣夫婦的幸福養娃日常……
全書內容由作者十四郎親自修訂,文本內容更為考究,三萬字番外全收錄。正文中未盡的遺憾,更多的心念執著、溫暖日常,番外篇一本滿足。
★關於成長與愛的故事:愛是互相守護、共同成長。
從懶散呆萌的小小少女到洞悉前世的修仙者,從黑白分明目下無塵到體悟人間的羈絆與隱忍,少女褚璿璣的成長牽動人心。更有“修仙四人組”在天庭凡間碧落黃泉的種種歷練,世情冷暖,蘭因絮果,相繼領悟——有心者,琉璃即是血肉;無心者,在天為仙又如何?
★內外雙封設計,精緻裝幀,值得收藏。
內外雙封由知名設計師精心設計,特邀人氣畫手繪製插圖,裝幀工藝提升,效果大氣典雅,極具收藏價值。
★同名重磅電視劇即將開播,歡瑞世紀聯合芒果影視,打造2020仙俠爆款。
同名電視劇由國內知名影視公司歡瑞世紀聯合芒果影視重磅打造,由知名小花袁冰妍、歡瑞當家小生成毅主演,預計2020年登陸優酷平臺,萬千原著粉翹首以盼。

 

褚璿璣,修仙大派少陽派掌門之女,偏偏性子憊懶,又固執如頑石,無論別人如何勸教,就是對修仙一事毫不掛心,照樣我行我素。漸漸地,人們都說,璿璣無心。
一次下山捉妖,璿璣見識了無拘無束的自由,和新奇炫目的仙術,一改往日對修仙練功的抗拒態度。此後四年間,她在修行上展露出過人的天賦,讓爹娘既意外又欣慰。
成為合格修仙者的璿璣下山歷練,與姐姐玲瓏、師兄鐘敏言,以及離澤宮弟子禹司鳳一起,在人間斬妖降魔,守護一方平安。在和司鳳的朝夕相對中,從小容易受冷落淪為背景色的璿璣,漸漸被少年溫柔而專注的目光所打動。
而相繼遇到的千年紫狐、鮫人亭奴、靈獸騰蛇、柳意歡、無支祁……統統讓璿璣感到,世界之大,人妖並非殊途,也可相互扶持,並肩作戰。只是他們望向自己時似在看另外一個人,加上幾次三番獲得的“神之助力”,不禁讓璿璣產生疑惑:她是誰,有著怎樣的過往?
對於凡間的體悟沒有盡頭,對於自身的追問也從未停止。直到一場牽扯天、人、妖三界的變故發生,天庭諸神唯璿璣是問,借上天辯白的機緣,硝煙彌漫、金戈鐵馬的零亂記憶終於拼湊完整……

十四郎

金陵人,仙俠大神,口碑與銷量並重的暢銷書作家。文字自有風骨,故事風格多變。筆下情節構想瑰麗,人物快意恩仇,感情入骨摧心。喜歡“若教眼底無離恨,不信人間有白頭”的溫婉悲傷,亦欣賞“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的豪邁。
主要作品有:《三千鴉殺》《琉璃美人煞》《半城風月》《佳偶天成》《斬春》等。

第一章 無心璿璣
第二章 下山
第三章 捉妖
第四章 珍珠事件
第五章 簪花大會(上)
第六章 簪花大會(下)
第七章 告別青蔥歲月
第八章 重返少陽峰
第九章 與他重逢
第十章 他的面具
第十一章 一路同行
第十二章 紫狐
第十三章 突襲
第十四章 浮玉島
第十五章 初情
第十六章 變
第十七章 打擊
第十八章 柳意歡
第十九章 此情須問天
第二十章 不周山
第二十一章 危弦
第二十二章 情人咒
第二十三章 執子之手
第二十四章 靈獸騰蛇
第二十五章 魂兮歸來
第二十六章 幽閉
第二十七章 情熱
第二十八章 情迷
第二十九章 皓鳳
第三十章 暴亂
第三十一章 傷離別
第三十二章 華夢驟裂
第三十三章 與君共墜黃泉
第三十四章 無支祁
第三十五章 身世
第三十六章 鳳凰於飛
第三十七章 眾裡尋他千百度
第三十八章 花開萬景
第三十九章 天神降臨
第四十章 均天策海
第四十一章 重振雄風
第四十二章 昆侖山
第四十三章 神巫
第四十四章 狐逝
第四十五章 諸神
第四十六章 我本琉璃
第四十七章 羅睺計都
第四十八章 忘卻三生
番外一 畫地為牢
番外二 逆輪
番外三 最親愛的奶爸

第一章•無心璿璣

她不記得自己是怎麼死的了。
到底是被斬首於街市,還是病逝於床榻……她居然想不起來。
四個陰差抓住捆在她身上的鐵鍊,她不由自主地被他們拖著向前飄飄蕩蕩。
天上腳下無數陰火流竄,偶爾會落在道旁的曼珠沙華上,瞬間騰起半人高的綠色火焰。碧火紅花,分外妖嬈。
道旁還有無數岔道,許多與她一樣穿著白衣的新死之人,被陰差們拉著向前飄。有的哭有的笑,也有人喃喃自語著什麼。然而就算是再怎樣痛悔自己的死,也會被這死寂的氣氛消耗光。
最後,只能默默無聲地按照順序,依次前進,通過那扇遙遠的邑都大門。
帶領她前進的陰差停了下來,等候入門。
她懶洋洋地抬眼四望,看看灰暗的天空,看看流竄的陰火,再看看血一般紅的曼珠沙華。花如龍爪,妖嬈之外,還帶著一絲猙獰。
她正看得發呆,卻聽身後幾個陰差說道:“這下可不知要等多久,幾個新鬼聒噪得很,不如先喂他們喝點忘川水吧。反正到輪回的時候還是要喝的。”
忘川?她回頭,卻見一個陰差從懷裡取出一盞漆黑的酒甕,走到道旁,撥開紅花,果然露出一灣清澈的河流。
她說不上那河水是什麼顏色,只覺斑斕璀璨,裡面包含了不知多少東西。
陰差舀了一甕,走過來掰開一隻新鬼的嘴,不顧他的哭喊,硬給灌了下去。那鬼先是哭得厲害,慢慢地,卻不動彈了,面上浮出一種茫然呆滯的神情,猶如初生的嬰孩。
這樣連喂數鬼,哭聲就漸漸歇了。她見酒甕中還留著一些水,不由得伸出手。
“給我看看。”她說。
那陰差上下打量她一眼,冷笑道:“好大膽,敢使喚你大爺。你再說一次試試?”
她只是伸手:“給我看看。”
陰差再不說話,抬手掄起板子就要打,卻被押解她的那些陰差慌忙攔住。
“歇住!你知曉她是誰?!不可魯莽!”
那陰差猶自不服,冷笑道:“我倒想知道她是誰!倘若是什麼貴人星官,又怎會用鎖魂鏈捆住?”
一旁另外幾個陰差將他拖到一旁,低聲道:“只因她死法不為律條所容,否則誰敢捆她?且她神智未開,否則此刻便叫你神魂俱滅。後土大帝都對她忌諱三分,何況是你?”
那陰差倒被唬住了,轉頭仔細打量她,只覺她姿容秀美,卻神情茫然,只是眉宇間偶有煞氣出沒,著實有些古怪。
見她還伸手問自己要酒甕,他無法,只得乖乖遞了上去。
她丟了蓋子,急匆匆地把手塞進去撈,一撈上來,卻是零碎的片段,皆是他人生前的回憶。
再撈,卻是一個魔頭的回憶,燒殺掠奪,無惡不作,最後被斬首於街市。
繼續撈,又是一個寂寞宮女,空對滿樹紅花,鬱鬱而終。
一連撈了幾次,總沒有歡樂的,不是纏綿病榻就是孤獨一生。
她只覺這些片段熟悉而陌生,她想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她想知道生前的自己是做什麼的。但不知為何,就是想不起。
陰差們見她似明非明,心下不由得惶恐。此人天資聰穎,任性乖張,要在此時被她窺破了什麼,反而不好對付。陰差只得賠笑道:“姑娘,快進門了。不如等到了裡面,判官斷了生死簿再看吧?”
她乖乖點頭,把酒甕還給那人,四個陰差帶著她飄飄忽忽,轉眼便來到了高聳華美的邑都城門前。兩隻巨大黝黑的怪神守在門口,見了他們,便上前攔住。
“牌子拿來。”
陰差趕緊笑吟吟地掏出朱紅色牌子,上面寫了她的姓名以及生平要事。怪神大略一看,臉色微變,仔細看了看她,她卻絲毫不知,只是低頭玩弄自己的衣帶。
“還未開智麼?怎麼能捆得她來?”怪神小聲問道。
陰差搖了搖頭,把手放在脖子上,輕輕一送。怪神頓時了然,猶帶顧忌地看著她,一面向兩旁退去,一面說道:“請進。”
陰差們提著沉重的鎖魂鏈,將她拉了進去。卻見城內亭臺樓閣比比皆是,與人間並無二樣,只不過居民皆為陰差,偶有老鬼做助手開茶館,都是沒有輪回之人。
她只覺一切都很新奇,左看右看,倒忘了忘川水的事情。
她一直被引到一座華麗的樓臺前,樓臺的層層青瓦猶如鳳凰的翅膀,向上展開。上面祥雲籠罩,飛閣流丹,層樓疊翠,真是人世間看不到的奇景。
“姑娘請進。”陰差們恭恭敬敬地將她請了進去,有兩人替她鬆開腰上的鐵鍊,然後先進中門和判官覆命去了。另兩人留下看守著她,在大廳內等候。
青面獠牙的小鬼慌張地端了茶過來,她看那小鬼頭頂的肉瘤長得稀奇,不由得伸手去摸。小鬼嚇得面如土色,當場哭了出來,一迭聲叫道:“饒命饒命!”
陰差趕緊喝退小鬼,強笑道:“姑娘莫怪,他剛當值沒見過世面。就饒了他一次吧。”
她乖乖點頭,又道:“我只覺得他頭頂的肉瘤有趣,不能摸麼?”
陰差只有苦笑,心道:你是眾鬼的剋星,誰敢讓你摸一個指頭呢?

當下此間無話。卻說那兩個去覆命的陰差把公文朱牌交給了判官,大鬍子判官也沉吟半晌,不知如何是好。
過得一會兒,他才沉聲問道:“如何銬了她來的?”
陰差道:“她既為人,自然是死了之後把魂魄銬了。”
“蠢材。”判官皺眉,“誰問你這個!本官不知道她下世為人麼?”
陰差連忙笑道:“大人英明。小的原糊塗了。按說不該用鎖魂鏈銬她,但她在人間乃是自裁而死,倘若不銬,則有違律條。好在她神智未開,懵懵懂懂,也乖乖地被帶進地府了。倒是要請問大人,此次該讓她入何輪回?”
判官摸著鬍子,沉思半晌,才道:“自裁……看起來她仍未得道啊,戾氣太重,還需要磨練才是。這次還是走原路,多加苦厄,直到她悟道開明為止。倘若再不明智,繼續自裁……你帶話過去,下次便讓她投入地獄道,由其自生自滅!”
那陰差得命,正要下去傳話,卻聽判官身後的帷幕裡傳來一個聲音:“等等。”
陰差與判官急忙回身拜倒,口中稱:“見過後土大帝。”
那似男似女的聲音說道:“寡人思索一番,覺得苦厄未必能悟道。她性格本身就乖張偏激,倘若一直重壓,只怕煞氣更重。”
判官垂頭道:“不知大帝有何旨意?”
後土在帷幕後說道:“前幾世都給她痛加磨難,結果煞氣不消,神智不明,只怕不是良策。不如用雅樂安逸感化之,先感其心,再將其投入天道輪回令其修仙,方是上法。”
判官有些為難:“她這一世為自裁,要投入天道只怕……何況修仙之路艱辛,成功者何其稀少,到時無法成功,反而浪費了大帝的美意。”
後土沉吟半晌,方道:“你且先將她留在地府,每日以修仙養性之書教導她。如此過一段時日,再看該投入哪一道。”
“臣遵旨。”

陰差領了旨意出來,見她坐不住,在大廳裡到處亂看亂摸,對什麼都好奇無比,不由得在心中暗歎一聲。要將這個煞星留在地府,他們以後有的怕了。
他堆了笑,走上前道:“恭喜姑娘,後土大帝有旨意,讓姑娘先住在地府裡,清閒一段時日之後再轉世輪回。”
她似懂非懂,怔怔地看著他。陰差心中叫苦,賠笑說:“就是……讓姑娘先在地府玩幾天,看看書散散步,等時間到了再送姑娘轉世。”
她便點了點頭,手裡摸著牆上掛的那幅九天玄女圖,道:“我喜歡這裡,就住這裡好了。”
陰差只得點頭:“姑娘既然喜歡這裡,是我等的福氣。”
他回頭吩咐小鬼去二樓打掃客房,回頭又道:“姑娘,還有一件好事。大帝憐你神智混沌,忘記世事,便賜你一名。”
她懵懂,茫然不知何事,一旁的陰差早將她輕輕拉得彎腰,囑咐道:“大帝賜你名,要跪下接受。”
她卻不跪,只瞪眼看著陰差,他實在無法,只得說道:“大帝賜汝名為璿璣,日後,喚璿璣者,便是姑娘了。”
她茫然地點頭,轉頭見小鬼從樓上下來,她又笑嘻嘻地去抓他頭頂的肉瘤,惹來一陣鬼哭狼嚎。

璿璣就這樣懵懂地在地府暫住了下來。表面上是給判官打雜,端茶倒水,實際上有幾人敢使喚她?只能由她在邑都裡整日遊蕩,只求她別惹事就萬歲了。
判官每日閑下來便會帶一些修仙養性、講世間道理的書給她看,所喜她識字,天分又高,常常舉一反三,旁徵博引,令人咋舌。
時日久了,判官也不由得感歎後土大帝的英明。倘若當初讓那個懵懂的魂魄直接轉世,她只會一次又一次無意識地犯錯,甚至不知究竟錯在何處。如今她博覽群書,于修仙一事興趣濃厚,倒也一掃先前的呆氣,露出點天分中的聰穎來了。
她好像一塊剛從河底撈上來的頑石,五官輪廓完全模糊一團,靈竅不開。現在用世事道理、仙人聖賢的故事教導她,細心雕琢她,終於漸漸嶄露頭角,藏在內裡的靈秀呼之欲出。
只有一條令人頭疼。
她懶,懶得出奇,懶到天怒人怨。
只要能躺著就絕不坐著,能不動心思考就不思考,成日只喜歡坐在忘川邊上發呆,一會兒撈一把出來看看,嗅嗅,再拋回去。
眾人都知道她想尋找的是什麼,但誰也不敢告訴她,她的前世記憶全部被後土大帝收走了。他要她斬斷之前的一切戾氣,從頭再來,獲得新生。

這日判官又找了她半天,卻不見人影。判官招來看守她的陰差,回說璿璣在忘川岸邊看花,待了一下午,都沒動一下。
他心中有火,自己提著書去河邊找她,打算好好斥責她一頓。這幾個月與她共處下來,兩人都有了點師徒情分,只因她好學聰敏,判官原本戒備的心態也放鬆起來,真正把她當作學生來教。天底下沒有老師會不為學生的憊懶而生氣。
出得邑都城門,果然見那一襲單薄的白色身影在忘川邊坐著。他悄悄靠近,卻見她盯著岸邊如火如荼的曼珠沙華看,兩眼發直,不知想些什麼。
他正要出言喚她,璿璣卻不回頭,輕道:“老師。”
判官歎了一聲,走過去坐在她身邊,與她一同看那鮮血凝成的彼岸花。良久,他才道:“看什麼?”
她淡淡地說道:“看那顏色。我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總覺得應當是時常看到的,卻想不起來。”
判官心中微驚,口中卻道:“前世已經過去了,休要再為這些俗事煩惱,否則有違我教給你的那些道理。”
璿璣“嗯”了一聲:“也對,老師的話總是對的。我一直覺得很有道理。雖然我很明白這些道理,但不知為何我覺得那些道理很遙遠,很難做到。”
“哦?你覺得哪些事情是你難以做到的?”
“你告訴我要修身養性,不要著眼於俗事過往,也不要妄想前瞻。那些事情容易讓人著魔,心不淨,無法修道。六根被汙,就望不到形之外,容易沉迷聲色。”
她摘了一朵彼岸花,放在手上揉碎,鮮紅的汁液順著她纖細的手指流下。
“可是,人生了心就是要想的。生了眼是為了看,生了口是為了說,生了耳是為了聽。如果這些都放棄了,我究竟該看什麼呢?我不明白老師說的成仙境界心中空明是什麼,成仙了之後……是什麼都不知道了麼?”
判官委實沒想到她會問這種刁鑽問題,不由得怔了半晌,方道:“非也,心中空明是似是而非,知道卻又不知道,明白卻又不明白。”
“那他們究竟確實地知道什麼呢?”她問得認真,“知道了,難道還能裝作不知道嗎?仙人們過得快活麼?”
判官皺眉:“璿璣,你這是在鑽牛角尖。快活?你以為聲色中的快活是真正的大快活大歡喜麼?”
她垂頭,輕道:“我明白老師的意思。我只是不懂罷了。倘若無為無心,那何必要存在呢?我參不透,想了很久,覺得自己一定做不到。生了心便是要想的,讓我不去想因由,那生它為何?老師,你一定對我很失望吧。”
判官見她雙目清明,然而裡面霧煞煞,似懂非懂,有一種奇異的神情。他不由得心驚更甚,深知此人聰明得過分,若哪天真被她想起前因後果,到時候墜入地獄道成魔,就再也無法翻身,也枉費了天帝和後土大帝的一番苦心。
他沉默良久,心中終於成了一計,忽然拍手道:“璿璣的意思為師明白了!”
她急忙瞪圓了眼睛,驚奇地問道:“老師明白什麼了?”
判官笑道:“我便讓你看看自己的前世吧!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她不禁大喜,手舞足蹈,連話都不會講了。判官從岸邊撈起一把土,撒進忘川中,道:“慢慢地看,下次不許再問這些了。”
她急忙湊身上前,卻見忘川中波瀾起伏,灩灩水色漸漸凝聚成形,變成一個白衣女子。一見那女子的容貌,璿璣便是一愣。
是她自己。
但似乎又不是。
她面上殺氣甚重,雙眸猶如碎冰,寒意入骨。她忽然挽了個劍花,裙袂一轉,不知刺中什麼,鮮血濺了她滿身。然後,她收功回劍,將臉一抹,左頰上便留下一道血痕。她忽然露出一個奇異的笑,仿佛痛快淋漓。
璿璣只覺這個場景似曾相識,那笑,那染滿鮮血的白裙,那雙似碾碎冰雪的雙眸……她耳邊仿佛響起了熟悉的號角聲,金戈鐵馬,排山倒海的呼喊聲。馬上的將軍三頭六臂,周身有火焰圍繞。
阿修羅!那是修羅道!
她猛然在黑暗處抓住了一點兒靈感的光輝,正要脫口而出,身後忽然被人大力一推,頓時撐不住,撲通一聲摔進忘川裡,喝了好幾口苦澀的忘川水。
好像落水的大貓,她驚慌失措地往岸上爬,雙手剛撐到土地,心中便恍惚起來,前塵後事一下子化成煙霧,從她心中一點點消失了。她茫然地歪頭看著岸上的判官,心中有什麼想對他說,卻又忘了他是誰。
“你……”她喃喃道,“我……”
奇怪,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被自己忘了。到底是什麼呢?那到底……

判官喚來陰差,用鎖魂鏈套住她拉上岸,朗聲道:“璿璣,你在地府待了三月有餘,如今神智已清,本官先送你入輪回轉世。望你來生勤加修仙,早日回歸天庭。”
說罷,眾人便架著她來到輪回道上。陰差見璿璣迷迷糊糊,心知是喝了忘川水的緣故,不由得小心翼翼地說道:“判官大人,這……要讓璿璣姑娘入什麼道?還是和以前一樣,去修羅道麼?”
判官搖頭:“非也,她已今非昔比,心智馬上便要頓開。如此關鍵時刻,只要把持不定便會成魔。故此本官施計點化她,令她飲下忘川水進入輪回。修羅道不能再去了,否則前功盡棄。如今人世間修仙者眾多,以仙人為尊,便放她去人道吧。只要有誠心,來日定得結果。”
人道輪回大門已然打開,裡面光華萬丈,不可逼視,隱隱然有千萬條道路如蛛絲盤結。璿璣受了那光的照耀,整個人漸漸變得透明,最後化成一顆寶珠。
判官親自拈了那寶珠,走進輪回大門,將她拋進那萬丈紅塵中,心中默念道:“倘若你我師徒有緣,日後自能在天庭相見。望你保重。”

是夜,首陽山少陽峰掌門夫人產下兩女,彼時室內光芒萬丈,猶如白晝。掌門人褚磊于生產前夜做了一個夢,只見碧玉玲瓏,星光璀璨,便為兩女取名:玲瓏,璿璣。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