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0611-0731閱讀全壘打,夢想「象」前行,超低門檻,滿額再贈門票!
逆風的手搖鈴
滿額折

逆風的手搖鈴

商品資訊

定價
:NT$ 390 元
優惠價
79308
促銷優惠
71週年慶
庫存:6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時代的真摰記錄,臺灣文學的鄉土芬芳,港口小村歲月,
一份陌生的關愛,轉化為深刻的永恆之情。
以戲劇的張力,引動人生!

那時,校園的鐘聲要以手搖鈴走遍校園;
那時,遠方的想念難以言說;那時,愛可以無限大……。

一則最古早味的聯考時代紀事!
曾經廣受歡迎的電視劇《星星知我心》編劇家之一古梅,
沉潛多年,推出情感綿長、搖響人心的長篇力作!
國內名家王盛弘(作家) 吳鈞堯(作家)、凌性傑(作家) 真情推薦


等待的歲月既漫長也不平靜,充滿坎坷的童年,
只有引航艇的鈴聲帶給他一線希望……

這是發生在一九六五年台灣屏東東港的一所國小,由一位五年級小學生和校工的真實故事改編的長篇小說。當時的台灣,國小畢業如想升初中(即國中)必須參加聯考,以考試總成績來分發,那時最好的初中是臺北的建國中學,直到一九六八年實施九年國民教育才結束初中聯考。這部長篇小說刻畫早年台灣的生活歲月,充滿濃厚人情味,並將島嶼南北端(屏東、台北)的城鄉地景與社會樣貌躍然紙上,主角努力上進以求報答生命中的恩人的真實情感描繪獨到,富有成長小說色彩。

內容簡介
小說主角是個不到十一歲的男孩孫亦剛。他從小失去母親,又得不到繼母的關愛,除了面對升學壓力,也十分思念遠方當船員的父親,常常在碼頭聽導航艇的鈴聲,期盼引大船入港的聲響,有機會迎接父親歸來。而他的繼母不准他來碼頭,待他苛刻甚至虐待。在學校的他成績落後,沒錢交補習費,甚至無法溫飽。老校工在每日搖鈴招呼學生上下課的生活中,發現了這個孩子,當這孩子向他討取這個破損的搖鈴時,老校工知道這鈴聲給他內心安慰,兩人也有了深厚的情誼。而孩子的純真質樸也溫暖了老校工漂泊、孤獨的心……

作品充滿生動的人物與地景刻畫,將台灣最南端與北端的人文景致與風情鮮活呈現。以文學記錄時代的角度而言,不僅窺見早年台灣的生活樣貌,也對台灣社會變遷留下珍貴、難得的紀錄。

作者簡介

古梅
資深作家。本名趙寶珍。小說、劇本之創作甚豐,小說有《魔鎖》四部曲,分春夏秋冬的二十四節氣,以科幻兒童故事介紹大自然帶給人類的生活習俗及科技的進展,獲得「好書大家讀」獎項,並於中國大陸正進行有聲書製作。另有《不滅的燭光》、《火種》、《夏堤河之戰》、《孤女的願望》等小說,劇本豐富,包括《星星知我心》(與夫何曉鐘合著)、《慈禧外傳》、《孤女的願望》、《大廟口》、《黃土地外的天空》等多齣連續劇,引發熱潮。
此外,歷任大專院校「文藝營」、「影視企畫編劇班」、「作文師資培訓班」等指導老師,多年來投入兒童、成人作文培訓教育,成果豐碩。

目次

一. 海鷗,幫我寄一封信
二. 小剛受罰
三. 便當與老校工
四. 老校工的搖鈴
五. 換一個新鐘
六. 海鷗風箏
七. 小剛,聽我說
八. 弟弟,聽,導航船的鈴聲
九. 打架
十. 小剛的怒
十一. 小剛流浪
十二. 熱鬧的拍賣場
十三. 一碗熱粥
十四. 這家人
十五. 新環境
十六. 小剛的心
十七. 新起點
十八. 不一樣的新年
十九. 小傑,你要說實話
二十. 好膽莫走
二十一. 將心比心
二十二. 蒲公英的力量
二十三. 承諾
二十四. 鳳凰花中的鐘聲
二十五. 是你的,不會丟
二十六. 彩虹下的隱憂
二十七. 鈴聲迴盪

書摘/試閱

選摘一

小剛站在教室門外已經過了兩節課,「鈴鈴鈴。」校工張志遠伯伯拿著手搖銅鈴巡著教室走過,表示下課時間到了。他走到小剛面前,站住,縐了皺眉頭:「怎麼,又罰站了?今天你沒遲到呀。」
「我沒繳補習費,今天上午四節課都是補習國語數學,老師不准我進教室。」
「晤。」張志遠沉悶地哼了一聲,邁開腳步正準備離開,小傑迎面跑來,手中拿了一顆茶葉蛋,急著遞給小剛:「哥,我剛從福利社買來的,還是熱的,趕快吃。」小剛接下,班導師卻從教室裡走出來,對小傑說:「你回家跟你媽媽說,全班就你哥沒交補習費了。他到底要不要參加升學考試?」
小傑仰著頭看老師,大聲地說:「好的。」
小剛望著老師:「他說不清楚的,我也不想補習。」
「你不補習?很多功課會趕不上,考不上好的初中,你會沒有前途。」老師叮嚀。
小剛低著頭捏著手中的茶葉蛋,不做任何回應。
「老師,我哥會交補習費的,我會跟我媽媽講,明天一定交給你。」小傑認真地說。
上課的鈴聲響起,老師拉拉小剛的衣袖:「進教室吧,這節課是數學,你程度差,不能耽誤。」
小剛站著不動。低著頭,任憑同學和老師怎麼拉也拉不進教室。
「哥,我陪你。」小傑站在小剛身旁也不去他的教室。
「你去上課。」小剛推推小傑。
「不要。」小傑順手從小剛手中把茶葉蛋拿回手中,低頭迅速地把蛋殼剝掉,遞給小剛:「哥,吃。」
小剛接過,兩三口就把蛋吃了。
「哥,你早上又去碼頭了嗎?」
「不是早上,我半夜就去了。」
「沒有看到爸爸的船,是嗎?」
「嗯。」
「沒關係,我們一起寫信給爸爸, 不要讓媽媽知道。」
「你不要做這種無聊的事。你趕快去進教室,不要等老師來罵你。」
「那你為什麼不進教室,我要在這裡陪你。」
校工張志遠走到他兩身邊,歪著頭打量這兩兄弟。兩人長得都很俊秀,哥哥粗壯結實,弟弟白晰瘦弱,感覺得出兄弟感情很好,但再好也不必陪著罰站。他站在他倆面前問:「怎麼都不進教室?」
「哥哥不進教室,我也不進教室。」
「好。我看著你進教室,我就進教室。」小剛說。
「孫亦剛,進教室,趕快和同學一起改做錯的算數題。」老師在教室裡喊。
小傑把哥哥推進教室,自己才往三年一班的教室跑去。
張志遠握著手中的銅鈴,望著小傑瘦弱嬌小的背影,想到自己在這個小學當了這麼多年的校工,兄弟之間這麼友愛的,他還真是少見。

便當與老校工
學校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三年級以上的同學,中午必須在校中吃便當。自己早上帶便當的同學,可以把便當送到學校的炊事房,校中備有大蒸籠,校工會把所有的冷便當蒸熱,中午帶便當的同學,可以排隊去拿自己的熱便當。回到教室自己的座位上吃,另一種是家長請了一位工人,他騎著單車,車後座綁了一個大竹筐,到一些家中拿中午現做的熱騰騰便當,送往校中,每個月從這些客戶中收些路費。校中為了秩序,讓這些同學不分年級,全部都集中在禮堂,和自己的兄弟姐妹坐在一起以便相互照應。如同往常一樣,孫亦剛在禮堂外的大竹筐裡拿起裝著他和弟弟便當的藍色帆布袋,走到小傑早已坐好的位子旁,把寫著各自名子的便當分別放在面前,當小剛打開自己的便當,一股酸臭味直衝鼻上,他轉頭看弟弟,香腸、荷包蛋、雞腿和青菜,而自己的便當卻是連帶三天的麵條,今天又把剩下的裝進便當裡,稀稀爛爛地發出怪味,小傑望著首先發出怪聲,很快引起同學的注意,大家紛紛站起來皺著鼻子也發出怪聲。小剛忿忿地蓋緊便當盒,疾步衝出,小傑緊緊地跟著,不停地喊「哥,哥。」
「哇!好臭。」「孫亦剛的便當麵都發臭了。」
室內立刻引來騷動。大家沒心吃飯,說個不停。
校工張志遠恰巧經過禮堂,發現同學圍在一堆「吱吱喳喳」說個不停,就走了進去對學生們說「怎麼不好好吃飯。」「孫亦剛的便當發臭了。」一個小女生說。
張志遠望著便當正想拿起,孫亦傑衝進來大叫:「不許碰。」幾乎用喊地叫他哥哥:「快來,吃我的便當。」
張志遠仍然打開小剛的便當,再低頭看看小傑的說:「怎麼完全不一樣?」
「你媽媽太不公平了。」一個小女生衝著小傑說。
「我媽媽一定弄錯了。」小傑說。
「弄錯了?怎麼天天都會弄錯?」另一個男生問。
接著大家七嘴八舌議論起來,小傑難過的望著走廊上的小剛叫: 「哥,快來吃我的便當。」
小剛賭氣地跑向操場。
張志遠低頭又望了望小傑的便當,抬起頭向大家說:「趕快吃飯,我會帶孫亦剛去吃飯。」隨後拍拍小傑的頭:「你也快快吃,我煮的飯,很香呦,包定讓小剛滿意。」
「不行。」小傑連連搖頭:「我媽媽不准我們吃別人的東西。」
「你放心罷,這個我會處理。不吃飯身體會壞,下午沒精神上課,伯伯會心痛。」張志遠說完就走出禮堂,邁向操場,他看到小剛蹲在操場邊的一棵樹下,雙手抱著頭,弓起的背在輕輕的抽動。
張志遠走進他身邊,蹲下,輕輕拍拍他的背:「小剛,我都看到了,不要生氣,到我宿舍,我有好東西給你吃。」
小剛不理,頭埋進雙腿中,輕輕地哭泣。
「好孩子。你弟弟答應我帶你去吃飯,他才肯吃他的便當,你不忍心看到弟弟也挨餓吧!」
「我沒有錢付給你。」小剛抬起頭說。
張志剛笑了:「我沒有讓你付錢呀,我請你。」
「不行。」小剛垂下頭:「我媽知道會打死我。」
「沒關係,我會請老師告訴你母親,今天你的便當壞了,你替我打掃廚房當工錢,有老師作證,你媽媽怎麼會打你呢?」張志遠邊說邊拉起小剛的手,發現他的小手冰涼濕滑,知道他餓了,經驗告訴他,這孩子一定餓得全身冒冷汗。
回到宿舍,張志遠因為是單身,吃住都很簡單,他熱好飯,特意炒兩個雞蛋,把滷好的豬肉。海帶端到桌上,又炒了一盤青菜讓小剛盡情吃。
孩子是不會隱藏的,他大口的吃,用菜湯拌飯,每一口都吃得津津有味。張志遠望著這個正在發育的孩子,想到兒時的自己,在家鄉山東一個偏遠的農村,家境不好,他從小就跟著爹娘下田幹活,犁田,插秧,割麥,種菜。或許是用勞力,他很能吃,家裡雖窮,粗糧鹹菜每頓都飽,娘還嫌他跟弟弟吃得不夠多,長得不夠壯。到了進中學,家裡為了培育他這個長子,情願賣地替他湊學費,希望他是個讀書人,光宗耀祖,那知道中學沒唸完,國家戰亂,他被抓進軍隊,來到台灣,從此和家斷了音訊。想到這裡,他幾乎沒了食慾。
小剛吃飽了,用衣袖擦擦嘴。望著張志遠:「阿伯,你怎麼不吃?」
「我飽了。你吃飽了嗎?」
小剛點點頭,轉身看到他餐桌邊碗櫃上攤放的一些青菜說:「阿伯,我明天帶一些我種的青菜給你。很新鮮的。」
「你種的青菜?」張志遠不相信地問。
小剛點點頭:「我們家的院子很大,我媽媽說種花很浪費,全部劃分成菜園,快有兩百坪,都由我負責。」
「你們家,是不是離火車站不遠的那棟二層樓的大洋房?院子好大,聽說院子裡有涼亭還有漂亮的花園?」
小剛點點頭:「那是兩年前的事,我爸爸出海,我媽就自作主張,讓我種菜。」
張志遠暗暗吃驚, 想到剛才在禮堂,小朋友望著便當發出不平的話語。
「他的後母很壞。」「不公平。」「小剛很可憐。」
「他媽媽只愛小傑。」「小傑是他的親生兒。當然不一樣。」
他想到這裡,才仔細打量眼前的孩子,一身髒舊鬆垮的衣褲,卻掩蓋不住雖瘦卻挺直的腰桿,挺直的鼻梁下嘴唇不薄不厚,寬廣的額頭,一雙不大的雙眼閃著黑亮的眸光。「這是個聰明有個性的孩子。」張志遠心中很自然地產生了憐惜。
「阿伯,我種的青菜有很多種,自家吃不完,有賣菜的阿嬸定期來採收,我明天就帶給你。」
「你們家有請工人嗎?」
小剛搖搖頭:「全是我在管,賣了錢當我的學費。」
「你們家環境應該不錯,需要你種菜賺學費嗎?」
小剛苦笑,訕訕地說:「我種的菜很好,來買菜的人把錢要交給我媽。」
「為什麼?」
「我媽要為我保管,可是。當我向他要補習費時,他總是說錢不夠。不給我。」
老校工看到一張超過他年齡苦笑的臉。年過半百的張志遠望著面前的孩子,疼惜的輕輕嘆口氣:「你應該讓老師知道。」
小剛搖搖頭:「老師管不了,知道了也沒有用,阿伯謝謝你,放學後我會來打掃廚房。」
「不必了,我清理起來很快,你溫習功課要緊。」
「不行,那是我該做的。」說完站起來,向張志遠一鞠躬:「謝謝,我要回教室了。」
他轉身推開門,大步走出,臨走回過頭向校工頑皮地一笑:「伯伯。明天我一定帶青菜給你。

選摘二

小剛流浪
小剛盲目地一直往前跑,直到精疲力盡,他倒在地上,仰頭望著天,再看看四周,發現自己怎麼躺在蕃薯田邊,他側頭斜視,在不遠的甘蔗園前就是阿雄家的紅磚瓦房。他重重吁口氣,坐起,「我要找阿雄,他會幫我,我要把真正的賊抓到警察局,那個許老闆,哼!壞蛋,可惡,王八蛋,看我怎麼收拾你。」他隨手撿起一塊硬泥塊,跳起來往上一丟,氣仍沒消,一股淡淡的甜香飄散在空中,他順著風向前看,幾個人影坐在田邊圍這一個土堆烤蕃薯。他不自覺地走了過去。
「喂,小剛,怎麼會是你?」
小剛走近,原來是阿雄,也張開口大叫:「怎麼會是你?」
「嘻嘻。」阿雄笑了兩聲:「又翹課了呃,過來,吃烤地瓜。」
小剛靠近田埂坐下,阿康雙手捧著一片香蕉葉,葉上放著一個烤好的蕃薯,一瘸一拐地走過來,結結巴巴地說:「小剛哥,吃、吃這個,是我烤的。」
小剛接過,順手把阿康攬過來坐在他身邊。
「怎樣?不爽喔,又被你後媽罵了喔?」阿雄也走過來,蹲在他面前。
小剛望著烤蕃薯,把它往阿雄手上一放,雙手抱著頭「嗚,嗚」的哭起來。
「不要哭啦,哭沒有用啦,說出來,看我能不能幫你出氣。」阿雄索性坐在他面前。
「小剛哥,不、不要哭,吃、吃我烤的蕃薯,好吃。好吃。」阿康拍著小剛的背,笑著安慰他。
小剛望著阿康憨傻的笑容,憐憫地握握他的手,也許剛烤蕃薯的原故,小手熱熱的。他抿抿嘴:「阿雄,我要打一個人。」
「打人?要我幫你打嗎?」
小剛點點頭:「先打那個收買舊貨的許阿源,再打邵換生,蔡又名,黃錦立。」
「打這麼多?怎樣,他們聯合起來欺負你!」阿雄問。
「他們設圈套還叫來警察到學校來告我偷手鈴,賣公物。」小剛一時不知該怎樣把全部事實說清楚。
站在一旁的阿雄的舅舅,歪著頭看這三個孩子說:「不急,小剛,慢慢說,我跟派出所的警察都很熟,那個收買舊貨的阿源我也認識,你真的是受了欺負,我會替你討回公道。」
「謝謝舅舅。」小剛習慣跟著阿雄這樣稱呼。他的心情開始平靜下來,阿康又體貼地把身邊一隻鋼杯遞給小剛:「哥,喝水。」
小剛接過水杯,喝了兩口,開始訴說事情的經過。
舅舅聽完問:「有同學看到你回學校找手搖鈴的事嗎?」
「有,那時已是放學時間,我又沒參加補習,不,我一整天都沒去上學,陪我弟弟,想到手搖鈴在伯伯單車上,才回學校去拿,在校門口遇到魏素月,她可以作證。」
舅舅點點頭:「小剛,只要有同學看到你進學校的情形,我一定會替你查出真相。」
「真的。」小剛瞪大眼望著舅舅。
「快吃吧,蕃薯涼了不好吃。」舅舅笑著同他說。
「哇!這下不用我幫你打人了,你狗運很好耶,今天我舅來觀察這片甘蔗園,要和收買甘蔗的商人議價,所以陪我們烤蕃薯,不然你會被他們整死。」
「沒那麼嚴重,要死,先把他們整死。咦?你怎麼在這裡?你沒去船上捕魚啊。」小剛這才發現阿雄不該在這裡。
阿雄聳聳肩:「怎樣?船壞了,沒錢換馬達,小剛,舅舅替我介紹到一艘中型漁船,可以走遠洋的呦,我跟它幾趟,賺錢修我的小漁船,很過癮喔。」
「真的?這麼好。」小剛有些羨慕。
「當然。」
「你要去多久?」小剛問。
「中型船不會航行很多天,舅,是不是兩天就回碼頭?」阿雄問。
「不要忘了,回到碼頭,要幫忙拉縴,拖魚到魚市拍賣,還有許多出力的工作,不能偷懶,船主同我說好,偷懶,他會扣工資。」
「舅,我不會偷懶,我會努力工作。小剛,大船和小船的感覺不一樣耶,開心啦。」
「我跟你去好不好?」小剛問。
「你不上學啦。」
小剛搖搖頭:「我沒有上補習課,也考不上初中。想到剛才老師對我的樣子,我很恨。」舅舅看看小剛:「阿雄,帶小剛去船上和你作伴,我會去和船主講,換洗的衣物船主會替你們準備好,中餐在碼頭餐廳聚會。小剛,你要不要回家去跟你家人講一聲。」
小剛搖搖頭,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開心地笑起來。
下午兩點整,阿雄、小剛坐進屬於他兩專用的小船艙,雖然是兩張簡單的小木床,簡單的小衣櫥,對小剛說來這兒可是他最溫暖的窩,他滿意地坐在床上,望著艙外的大海,海風迎面吹來,他笑著問:「船什麼時候開?我們要做什麼呢。」
阿雄並沒有像他那麼興奮,隨意地倒在床上:「做什麼,隨他,除了不叫我們操駕駛盤,什麼事都會輪到我們。」
小剛坐不住,走出艙外跳到舺板上,望著海面上飛翔的海鳥,總希望能見到被小傑用口香糖把羽毛黏成一樶一樶的海鷗出現,他仰著頭努力的尋找,船身猛力地一陣搖晃,他來不及站穩就跌坐在甲板上。接著就是震耳的「轟隆」聲。他坐在搖搖晃晃的舺板上,望著船前激起的海浪,海風灌進他周身,吹得他頭髮衣服都飛揚起來,他高興地大叫:「哇!好棒。」船在「隆隆」的馬達聲中駛向大海,他坐著,突然想到一句成語「乘風破浪。」自己現在就身臨其中,真是太爽了。
「喂,阿雄,快點,撒網了,那個少年也快來,前面有魚群,朝西面撒,迎面攔住,要快。」
小剛正陶醉在乘風破浪的感受中,突然聽到從機艙裡傳來的麥克風聲,好像是命令,他看到阿雄和兩個粗壯的男生,打著赤膊迅速的走到船尾,開始撒網,船身搖晃得他站不住腳,連滾帶爬,他湊了過去,很認真地幫阿雄拉網,阿雄一面撒網一面叮嚀:「對,這邊,拖住網繩,這邊,用力甩,抓住我的手,我喊一二三,對,放手,網會隨著我倆雙手的力量,把網撒向西方,你看,網被風浪衝開,張得沉下去了,把魚群包了起來。」
小剛既緊張又興奮,雙手聽阿雄的指示一點也不敢弄錯,好奇心迫使他靠進船邊,向下觀望,哇!他看到銀光閃閃的魚群跳躍在海面上,海鷗也三三兩兩地俯衝下海面啣起一尾魚展翅高飛,他望著,幾乎停止手中的工作,阿雄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腳,大叫:「快,收網。」他才縮回身子,照阿雄的指點慢慢收網,也許獲魚量太多,網幾乎拉不動,阿雄對小剛說:「你慢慢收網,往船裡拉就好,我去幫大豐哥搖轂轤。」
「搖什麼轂轤?」小剛不懂。
「就是搖收魚網繩索的馬達,平日魚捕得不多,用手搖的就好,我看今天要用電動馬達,兩個馬達都會用得上。」
「哇賽!今天運氣真好。」小剛興奮地說,果真是豐收,出海沒多久,就碰上第一批上游的烏魚群,船上的人都笑開了嘴。
魚被拖上船,接著是放進冷凍船艙,冰庫裡放的都是大冰塊,整船人雖然都很高興,但是都疲倦到極點,裝魚的工作就落在阿雄和小剛的身上。
兩個人生手生腳,很費力地搬網放魚,大豐、大富兩兄弟看不慣,過來幫忙,很技巧地拖網往冰庫蓋口一倒,魚像水一般傾斜滑入冰庫,莫說小剛,連阿雄都看呆了。
「大豐哥,你們好厲害。」阿雄說。
「沒什麼,你們倆帶來好運。」大豐笑嘻嘻的說。
「快去艙裡吃飯,有酒喝呦,暖暖身子,好休息。」阿福說。
兩人退到舺舨上,走進船正中間的大艙房,裡面是大家吃飯休息的地方,大餐桌上堆滿了食物,一台收音機正播放著流行歌曲,船上的人幾乎都聚在這裡吃喝笑鬧,小剛看看艙外那倆個低頭打掃舺舨髒物的工人,有些不忍,扯扯阿雄的衣袖說:「我去叫他們來吃飯。」阿雄笑笑說:「別管啦,他們看到魚就飽啦。」小剛不懂,追問了半天才知道他們是船主人的兒子,小剛覺得他兩看起來比工人還辛苦,對他又那麼和善,他覺得比上學快樂多了。
晚上是風平浪靜的夜,船要駛向另一個碼頭漁市場卸貨。小剛隨著阿雄躺在舺舨上,船開得很平穩,兩人雙手墊在腦後望著滿天星星。
「累不累?」阿雄問。
「有一些。」小剛說。
「明天船到漁市碼頭卸貨運貨會很累,你要盯緊咱船上下來的魚貨,一簍也不能少,每一尾魚都是錢。」阿雄望著天空說。
「我知道。」小剛也望著天空。
「沒想到今年烏魚潮來得這麼早,要是我的小漁船馬達沒壞,多少我也能捕到一些魚。」
「阿雄,你的船不能航行到深海,烏魚也不會游向淺海,你難道不知道?」小剛問。
「我知道。」阿雄悶悶地說,突然,他跳起來指著遠處天邊:「快看,流星雨。」
「啊!」小剛也跟著跳起來,在海天相連的天邊,閃亮的星星拖著長長七彩尾巴,滑向大海,有單,有雙,有聚成一束飛落下來。海浪、風聲、夾雜行船的碼達響,天地間交織成極美的畫面,兩個孩子望著、望著。阿雄突然跪下來。
他雙掌合攏舉頭叩拜:「小剛,快點,像我這樣,拜,快拜。許願,把心裡想要的東西,趕快說出來,會很靈驗的。」
小剛迫不及待地跟著叩拜,腦子一陣亂,只見星光燦爛,一會兒就不見了。
兩人坐回舺舨,阿雄喘著氣問:「你許了什麼願?」
小剛搖搖頭:「不知道,一下子想不出來。」
「可惜。」阿雄躺回舺舨上。
「為什麼?」小剛問。
「我舅舅告訴我,流星雨是月娘撒下的靈光,只要你在流星雨前跪拜,說出心願,神明會保佑,願望一定能達成。」
「真的?」
阿雄點點頭,望著天空說:「真可惜。」
小剛卻很坦然:「我無所謂啦,你許過願有實現過嗎?」
「當然有。」阿雄坐直身子,望著天空:「七年前,我爸爸的漁船在海上遇到暴風雨,很大很大的暴風雨,那時我十歲,比你現在還小,我家住的房子也在那晚大颱風的襲擊下吹毀,雨水淹進屋裡,我媽媽生下弟弟後,他也還沒滿月。我很驚慌,要跑出門外到我舅舅家求幫助,我媽拉住我說,不要出去,外面風雨那麼大。你會被吹進海裡。媽媽把桌子搬到床上,沒辦法,屋頂被吹垮了,門窗被吹壞了,媽媽抱著弟弟,拉著我縮坐在桌子底下,圍著濕被單,水已經淹進家裡,當時,說實在的,我還不會感到怕,因為有媽媽緊緊摟住我的臂膀,只聽到媽媽不住地念:『媽祖婆,媽祖婆,求祢保佑我丈夫在海上不要遇風險。』我媽媽這樣念一直沒停,直到我睡著。」
「小剛,後來我醒了,你知道是個什麼樣的情景?」
小剛搖頭。
「是爸爸把我搖醒的。他站在我面前,天亮了,風雨停了,可是我的家全毀了,屋子裡全是污泥髒水,屋瓦窗門倒落在我四周,我一身濕濘濘,卻還能睡得沒知覺,想是太累的緣故。我看到我爸,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爸抱起我說:『快點,到屋外去坐車。』我被我爸抱到屋外,跟他一起蹚著泥水走出巷口,一部軍用大卡車載著我們這幾戶受災老百姓到附近國小去避難。在車上,我看到我媽抱著弟弟。身上還披著一條毯子,再看看車上跟我一樣的受災鄰居,都是濕答答的,心中好溫暖,真想跑去謝謝這位好心人。爸爸也跟我一起上車。坐定後,才發現我舅舅、我阿姨、我表弟妹全在車上。車很快地把我們送到國小教室。大家都分到乾淨衣服,還有熱水,飯菜。家家劃分好區域,在工作人員的分配下,暫時靠接濟過難民生活。
整個鄉鎮好幾個地方是受災區,我家這一帶靠海,受災嚴重,學校停課。鄉長和一些善心人士來關照我們,招募捐錢替我們重建房子。」
「我想聽你爸是怎樣回來的。」小剛悶悶地說。
「當然是媽祖婆救的,這個我們全村人都知道。」阿雄大聲說:「那天夜裡,我阿爸在早上收音機裡就聽到會有風颱的消息,不敢捕魚,回航,半途暴風雨來了,越下越大,船上五個人都跪下來拜,大聲求媽祖娘娘救命。」阿雄搖搖頭:「風浪太大,我爸的船被浪打翻了,還好,他們都穿上救生衣,我爸告訴他們,抓住浮板,不要耗費體力,這風浪是把他們往回航的方向吹,大家都很有經驗,心中唸著媽祖婆救命,天亮了,風停了,他們全漂上岸。」
小剛聽完霍地站起,看看天又看看海:「真的有那麼靈的神嗎?怎麼沒聽我爸說過。」
「你爸工作的是大洋船,大風颱對它根本起不了作用,我聽說,外國船拜耶穌,也拜耶穌的媽媽,聖母瑪麗亞,也很靈的。」阿雄說。
小剛心中有很多問題,他看了看阿雄卻不敢問。
阿雄躺回舺舨,雙臂枕在腦後,聲音黯然:「小剛,我爸要是活著,我現在一定讀到高中,我爸說,人要讀書有學問才會學到真本事,靠學徒當上老闆賺大錢,哼!那是命,天下沒幾個。」
「你爸是怎麼死的?」小剛很直接地問。
「累啊,累死的。」阿雄直愣地望著天空:「那次大風災,其實我爸也受了風寒,我媽、我弟在風災過後就病了,我爸的船毀了,國家給的那一點錢,還有慈善機構給的錢,落在我們家,要蓋房子,要醫我媽和弟弟的病,我爸抱病也不讓我們知道他還去別的船家工作,不到半年,操勞過度,在船上昏迷,送進醫院,沒兩天就病故。」
小剛再也提不起勇氣問他家中任何事情,也躺下,雙手倒枕在腦後,任海風吹刮在他身上,船在大海裡搖晃,他聽到船的馬達聲,划過海浪,激起浪花。海的遠處一片漆黑,他開始暈眩。
「走,到船艙睏一下,天未明到碼頭要卸貨,還要秤斤兩,你要記帳,要細心,錯不得。」說著拉起他,搖搖晃晃躦進船艙。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79 308
庫存:6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