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人民幣定價:49.8元
定  價:NT$299元
優惠價: 75224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李詩情坐上了一輛公交車,原以為會與往常一般到達目的地,卻沒想到踏上了一段無限循環的“死亡之旅”……
  如果再這麼“出事”下去,她難保不會瘋。
  但被她意外拉入“循環”的肖鶴云卻說:“像我們這樣連死幾十次都沒有放棄希望的人,還有什麼事是做不到的呢?畢竟……沒有什麼事比從容赴死更難的了啊。”
  祈禱君
南方人士,自幼好史。其文幽默詼諧卻不乏深度,在讀者和網站中都有良好的口碑。
  代表作:《開端》《木蘭無長兄》《寡人無疾》《開學》等。多部作品已售出影視版權。
★我沒想到這本這麼好,在無限流小說裡它的設定不夠高大上,情節不夠曲折反轉,但寫的就特別抓人。如果純看故事性可能也就是四星,但是它本身的簡潔,和“只想寫一個故事”的樸實,使這個故事直上五星。我已經很久沒有讀到“每一句話都有用”的小說了,這種不夾雜其他心思的寫作,讓我讀起來特別容易浸入其中。
  ——微博id:繃不住想樂
  
  ★看祈禱君的《開端》就和看電影一樣的,特別有鏡頭感畫面感和故事的張力,好喜歡啊很久沒看到這樣的文了。
  ——微博id:月見彌_宇宙中心長谷部
楔 子
第一章 車禍中的幸存者
第二章 無限循環
第三章 求救失敗
第四章 自 救
第五章 誰是兇手?
第六章 行動正式開始!
第七章 再次失敗
第八章 開端與真相
第九章 全員生還
番外一 宿命盡頭的快遞
番外二 快遞成功被簽收了
番外三 那些結束循環後發生的事情
她沒有理由和自己一樣“死”了。
  接下來她不認識自己的情況,更讓他篤定這個世界不太像是真實的。
  “那我們現在到底是躺在醫院的病房裡,還是……”
  李詩情瑟縮了一下,說出一種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可能。
  “其實我們早已經死了?”
  “不……不會吧。”肖鶴云被她的猜測嚇得臉色一變,聲音顫抖地說。
  “可那麼大的爆炸,沒有任何人能活下來吧?”李詩情眼睛裡閃著淚光,“為什麼我醒來後身上一點傷都沒有?如果一直輪回的只是靈魂而不是肉體,那不更代表我已經死了?”
  在她獨自“循環”時,這樣的猜測只會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所以她根本不敢去深想,也不敢讓自己去探尋事情的真相。
  在那個時候,哪怕只是想多活一秒,她都要拼盡全力。
  現在有了盟友,又有了喘息的時間,積攢在李詩情內心的不安和驚恐像是被打開的潘多拉盒子,一股腦地全部涌了出來。
  她哽咽著,又說:“我聽說如果是枉死的人,會永遠被困在死掉的那個地方,不停循環著那一天。我以前只是把它當成一個志怪傳說,但是……但是……”
  但是如果它是真的呢?
  狹小的更衣室裡連人細微的喘息聲都聽得清清楚楚,哭泣中的李詩情聽見對面的肖鶴云咽了一口唾沫,喘著粗氣半天說不出辯駁的話來。她哭得更傷心了。
  “那……那也說不通啊。”肖鶴云心裡也是驚駭萬分,但還是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這……這個傳說我也聽過,不是說只要找到一個‘替死鬼’,就能逃出去了嗎?”
  他拍了拍李詩情耷拉著的肩膀,安慰著她說:“如果你是鬼,你現在也已經找到我這個‘替死鬼’了,沒理由一直被困在這裡,對不對?”
  “我……我沒想過什麼‘替死鬼’……”李詩情聽到肖鶴云自嘲是“替死鬼”,有些難堪地抬起頭,“我剛剛只是害怕……”
  “我明白,我沒怪你,但現在就斷定我們已經死了為時過早。”肖鶴云說。
  “這世上總有一些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情,像我們這種情況,小說和電影裡也有不少,最後結局不都是完美的嗎?”
  明明自己才是成了“替死鬼”的那個人,戴著眼鏡的肖鶴云卻依然很有風度地照顧著女孩的情緒,不太熟練地說著安慰人的話。
  “你不要老把它想成老天爺給你的懲罰,為什麼不能想象成老天爺給你的機會呢?
  “你看,我原本該被炸死在那輛公交車上,現在不好好地站在你面前了嗎?”
  肖鶴云攤了攤手,向她展示一個完好的自己。
  “你至少救了我啊。”
  被安慰的李詩情還來不及感動,更衣室外就傳來了大力拍門的聲音。
  “裡面是不是有人啊?這是超市的更衣間,你們要玩什麼回家玩去,有人投訴了!”
  外面拍門的大叔兇巴巴地喊著。
  “你們這是霸占公共資源,再不出來我就報警了啊!”
  他們在裡面待了快半個小時,其間也有人想來試衣,都被肖鶴云勸走了。大概有人覺得情況不對,終於去找了商場的保安。
  見藏身的地方暴露了,兩人對視一眼,肖鶴云做出了個“出去說”的口型,李詩情點了點頭。
  於是肖鶴云打開了更衣室的門,頂著保安大叔鄙視的目光,拉著李詩情往外走。
  保安大叔原本還想罵他們兩句,一見李詩情滿臉淚痕被拽著走的樣子,憤怒一下子就變成了警覺,跟在後面追出去好幾步。
  “小姑娘,有沒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
  說罷,他充滿戒備地打量著前面拉著人的肖鶴云,又轉頭對李詩情說:“姑娘,你別怕,有什麼事都跟我說,我會幫你。”
  李詩情原本還傷心著,一聽到大叔的話,就知道大叔是把肖鶴云當成壞人了,再加上心裡的恐懼和慌亂之前也宣泄過了,竟被逗得破涕為笑,搖著頭替肖鶴云辯解:“沒事的,大叔,我認識他……”
  她抬頭看了肖鶴云一眼,見他也是一副又生氣又想笑的樣子,連忙又說:“謝謝您,他……他是我的朋友。”
  再三確定小姑娘真的認識肖鶴云,不是被脅迫的,大叔才將信將疑地放棄了繼續跟隨,但依然說了一些“更衣間是公共環境不能隨便占用”“談戀愛也要注意影響”之類的話。
  根本沒敢多糾纏,李詩情和肖鶴云兩個臉皮薄的年輕人被大叔的話臊得落荒而逃。
  被這麼耽擱了會兒時間,等他們在頂樓找到一個沒什麼人的快餐店坐下時,已經快下午三點了。
  “現在離車子爆炸已經過去一個小時十五分鐘。”
  肖鶴云在奔跑中丟了自己的背包,找了快餐店的服務員要了一張紙和一支筆,開始和李詩情分析事情的前因後果。
  “你還記得你第一次出事是在什麼地方嗎?”
  “大概是在跨江大橋的正中央。”“循環”了太多回,李詩情的很多記憶已經模糊了,但好在還有個參照物,“我記得那裡有個供行人休息的小亭子,橋上有亭子的地方不多,我見到的應該是在大橋中央的那個。”
  “後來呢?”他又問。
  “應該還是在橋上。”
  “第三次?”
  肖鶴云開始在紙上畫表。
  “好像剛剛上橋?”李詩情不太確定地說,“我只記得我出事的時候,已經是在橋上了。”
  他們每一次的“循環”都伴隨著各種虛弱,每一次的負面情緒都會積壓在他們身上,尤其是前幾次出事,李詩情每次都要克服心理上和身體上的雙重痛苦才敢睜開眼。
  也是因為如此,李詩情已經說不清她清醒的時候是在什麼地方了,只大概知道出事的時候是在什麼位置。
  但這些信息對肖鶴云來說已經夠了。
  “我第一次出事是在離引橋最近的一個路口附近。”
  肖鶴云隨手畫了個示意圖,標注了下位置。
  “這是發生車禍的路口,我們在這兒……”
  “等我第二次‘循環’的時候,我們的位置是在這兒。第三次,是在這兒。”
  肖鶴云在路口後方畫了幾個叉,問李詩情:“你看出來什麼了嗎?”
  “每一次‘循環’,都會讓我們的位置離橋更遠一點?”
  李詩情看了一會兒示意圖,抬頭驚訝地問。
  比起她第一次出事時的地點,最近這幾個位置已經離橋有一定的距離了。
  “錯,不是我們出事的位置離橋更遠了,而是我們每一次循環開始的時間都在提前。”
  肖鶴云矜持地掩飾著自己發現真相後的得意:“時間和空間是物質的存在形式,它們是相對應的。所以,不只是我們的位置在變化,我們每次清醒的時間也都在變化。
  “你明白了嗎?”
  看著緊緊地盯著示意圖的女孩,肖鶴云認真地告訴她自己做出的結論。
  “我們不是被困在原來的時間線裡,我們每一次‘循環’的,都是不一樣的世界。”
  李詩情眼眶一熱。
  她知道肖鶴云為什麼要特意對她說這個。
  她曾擔心自己早已經死了,現在只不過是一場“死亡回放”而已。
  “如果每次的過程都不一樣,但結果一樣,那也許破除掉這個結果,才是離開這個死循環的關鍵。”
  可以看得出,這樣的結論也讓肖鶴云精神為之一振,讓他說話的語氣都輕快了許多。
  “我們成功下過一次車,所以‘下車’不是離開這個循環的辦法。”
  這樣的情緒也感染了女孩,她也開始分析:“我成功地避免過自己的‘死亡’,但之後還是和你一起‘循環’了,所以‘不死’也不是離開這個‘循環’的辦法。”
  “那就只剩下其他的可能……”
  她思考著每一次‘循環’的過程,做出推斷:“要麼是讓這輛車成功地到達終點站……
  “要麼……”
  肖鶴云接著說:“成功地救下車裡的所有人?”
  他重重地強調了“所有人”這幾個字,這讓意會到他意思的李詩情眉頭皺得更緊了。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