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4
騎士團九百年(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88元
定  價:NT$528元
優惠價: 75396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軍事修會(騎士團)出現在十字軍戰爭期間,他們是羅馬時代以來第一支訓練有素的西方軍隊。本書是18世紀以來第一部關於騎士團的通史,展現了從12世紀騎士團創生到近現代騎士團轉型的漫長歷程,其中可見醫院騎士團與聖殿騎士團在聖地興起,條頓騎士團從聖地轉戰波羅的海地區、開拓普魯士,西班牙各大騎士團參與再征服運動,聖殿騎士團瓦解,醫院騎士團退守羅得島和馬耳他,近代騎士團的困境和轉變,現代時期歐美各地的聖約翰騎士團組織。

在英雄傳奇之中,作者介紹了各大騎士團的組織結構和標志,闡明了騎士團修道和戰斗的雙重特征,不同的騎士團力量對近東、波羅的海、伊比利亞半島、東地中海歷史的參與和影響,近代騎士團軍事角色的衰微以及騎士團向修道和慈善角色的轉型。


騎士團是歐洲歷史愛好者、軍事愛好者津津樂道的話題。每個騎士團都有不同的標志和裝束,有不同的傳奇故事。

本書範圍廣,記述了大大小小的騎士團十餘個;時間長,從12世紀到2000年,涵蓋九百年的騎士團歷史。無論是聖殿騎士團聖地戰斗、條頓騎士團轉戰普魯士、醫院騎士團在羅得島和馬耳他兩次抗擊土耳其人,還是聖地亞哥騎士團等投身再征服運動,都有精彩講述。

近代以來,一些騎士團並未消亡,它們面臨困境,也努力轉變為救助慈善組織,這段轉型的新歷史同樣不容錯過。


序 言 i

前 言 iii

第一部分 導 言

第 1 章 戰斗修士 2

第二部分 拉丁敘利亞(1099—1291)

第 2 章 新使命的誕生 8

第 3 章 耶路撒冷的柱石 26

第 4 章 哈米吉多頓大戰 62

第三部分 波羅的海地區的十字軍(1200—1560)

第 5 章 波羅的海十字軍 78

第 6 章 騎士團國:擁有國家的軍隊 94

第 7 章 失去目標的十字軍 110

第四部分 再征服運動(1158—1493)

第 8 章 再征服運動 128

第 9 章 大舉進攻 140

第 10 章 國王和團長 162

第 11 章 勝利與報應 184

第五部分 再調整 1291—1522

第 12 章 再調整和聖殿騎士團的解散 196

第 13 章 羅得島和海上騎士 215

第 14 章 三次圍攻 234

第六部分 最後的十字軍(1523—1571)

第 15 章 爭奪地中海的戰爭 258

第七部分 巴洛克騎士(1571—1789)

第 16 章 巴洛克騎士 286

第八部分 在逆境中生存(1789—2000)

第 17 章 在逆境中生存 304

附 錄 現代世界中的聖約翰騎士團

附錄 1 英格蘭大修道區 320

附錄 2 德意志語言區 323

附錄 3 北美的馬耳他騎士團 331

附錄 4 聖約翰騎士團(新教) 336

附錄 5 聖約翰尊貴騎士團 339

附錄 6 自封的聖約翰騎士團 359

文獻名縮寫 361

注 釋 362

參考文獻 393

術語表 410

出版後記 413


三次圍攻

……

一到島上,虔誠的馬丁嫩戈就被騎士團的面貌深深感染,趁著自己還沒有結婚,他申請加入騎士團。菲利普不僅讓這個天才成為“恩典騎士”(Knight of Grace),還授予他“大十字”(Grand Cross)軍銜。這位新任執行長官很快充滿激情地投入鞏固城防的工作中:每個堡壘前都挖掘了三角溝(箭頭形的雙重壕溝),每個危險點上都堆滿了柴捆和土筐,每一座炮臺都有木頭或繩子做的防護盾,能夠打出最大火力。菲利普所統轄的守備軍並不比歐比松多多少——他有500名騎士、1000名重裝兵和一些民兵——但他的防御工事更堅固,火炮也更先進。

1522年6月26日,就在聖約翰節慶之後的兩天,一支103艘加萊戰船和300餘艘其他船只組成的土耳其艦隊出現了。所有羅得島人都聚集到修道院教堂裡,“舉行了一場布道會和一場莊嚴肅穆的、教宗規格的彌撒”,“虔敬的大團長閣下”把羅得市的鑰匙放在祭壇上,將它們托付給聖約翰。最後,他親自舉起聖體,祝福羅得島和島上的守備軍。隨後,他穿上鍍金鎧甲,騎馬穿過街道,各騎士紛紛抵達崗位。大團長已經分配好各處的兵力,視察了各語言區的分遣隊,他們在各自駐所外列隊準備作戰。

時人通常認為,圍城軍大約有14萬士兵和從事勞役的6萬巴爾幹農民。指揮官是蘇萊曼的妹夫穆斯塔法帕夏(Mustafa Pasha),他很勇敢,但缺乏作戰經驗。盡管他的參謀長皮裡·穆罕默德帕夏(Pir Mehmed Pasha)是經驗豐富的老將,但前任蘇丹塞利姆手下的那些老兵並不相信這位年輕的廷臣。皮裡寫信給蘇萊曼,表示軍隊的士氣很低落,蘇丹本人應當親自到場,才能攻下羅得島。

於是,在7月28日,蘇萊曼率1.5萬人馬抵達羅得島。整個8月,土耳其人都在集中攻擊阿拉貢堡壘和海洋之間的一段防御墻。他們的轟擊比1480年的更科學,還有了可以垂直開火的臼炮。工兵挖坑速度更快——用了盡可能多的人來挖——還開始使用火藥,但馬丁嫩戈用羊皮鼓面和小鈴鐺做的測震儀發現了很多坑道。土耳其人用火炮系統性地摧毀了一些精心選定的區域,還堆起了兩座與外墻同高的大土堆,“像兩座大山一樣”,好直接向城內開炮。

9月4日,兩個裝滿火藥的坑道在英格蘭堡壘下爆炸,12碼長的防御墻應聲倒塌,把前面的壕溝填平了——這是一個絕佳的缺口。土耳其人立即發起進攻,占領了這道缺口。那時菲利普正在附近的一座教堂中念誦日課。他用禱詞的起始句“上帝來助我”鼓舞自己,抓起他的短矛衝出教堂,只見土耳其人的七尾旗在倒塌的城墻上飄舞。所幸英格蘭騎士在尼古拉斯·赫西(Nicholas Hussey)率領下堅守內墻,菲利普就從這裡發起反擊,將土耳其人從缺口趕了出去,他們甚至還丟下了軍旗。穆斯塔法親自用劍處決了逃兵。大團長的掌旗官,英格蘭騎士亨利·曼塞爾(Henry Mansell)受了致命傷,但土耳其人也損失了很多兵馬,其中包括3名桑賈克貝伊(sanjak bey)。

穆斯塔法又對嚴重受損的英格蘭堡壘發起了兩次攻擊。上千人組成的土耳其縱隊朝街壘衝過來,但土科波利爾長官約翰·巴克(John Buck)從廢墟發起了反擊。土耳其人丟了陣地,穆斯塔法只得親自衝過來支援他們。不過,英格蘭騎士也得到了支援——弗倫德施泰因的克裡斯多夫·瓦德納(Christoph Waldnervon Freundstein)率領德意志騎士趕來。火炮也就位了,還有一些易於機動的隼炮和小鷹炮(分別是六磅炮和三磅炮),能夠在近距離造成很大殺傷。帕夏一直在戰斗,直到他的部下把他拖走。騎士團這邊的傷亡也很慘重,巴克、瓦德納及許多英格蘭和德意志騎士都戰死了。

穆斯塔法決定拼盡全力,在9月24日發動一場全面進攻。蘇萊曼就在附近一座小山上觀戰。阿拉貢、英格蘭、普羅旺斯和意大利的四座堡壘都受到了猛烈轟擊,隨後,蘇丹近衛軍從硝煙中衝出,爭先恐後奔向城墻。阿拉貢騎士逐漸不敵——他們面對的是蘇丹近衛軍的將軍——但大團長帶著200人馬趕來支援,擊退了將軍。蘇萊曼下達了撤退指令,他的軍隊已瀕臨崩潰。

蘇萊曼下令整支大軍列隊,觀看他用亂箭處死自己的妹夫,經皮裡·穆罕默德求情後才將其赦免。蘇萊曼本打算撤軍,但一個阿爾巴尼亞叛徒宣稱,騎士團兵力銳減,羅得島絕對抵不住又一次攻擊,因而他又任命艾哈邁德帕夏為新總指揮官。艾哈邁德較為年長,是一名經驗豐富的工程師將軍。這位“哈邁克帕夏”(Hakmak Bashaw,騎士尼古拉斯·羅伯茨譯寫為這個名字)的策略就是消耗戰。

菲利普的火藥儲備開始捉襟見肘,盡管建了一個臨時磨坊,但硝石供應不足。艾哈邁德的火炮持續破壞城墻。每一天,騎士團的戰斗力都在減少。冬季風暴使騎士團其他轄區的增援部隊不能從墨西拿出發,一艘載著埃格爾執行長官的英國船只在比斯開灣遭遇風暴,全船人都沉入了大海。後來,一個土耳其奴隸女孩勸服同伴們放火燒城,但他們被抓住並被處決。騎士團還抓住了一位把消息射到敵軍營帳的猶太醫生。更可怕的是,阿馬拉爾的安德烈亞的仆人也被發現用同樣的手段與土耳其人通信。在嚴刑拷問之下,他供出了自己的主人——卡斯蒂利亞修道長兼大外務官。“經過訊問”,安德烈亞否認了指控,但他也許確實想私下同土耳其人談判。即便不是叛徒,安德烈亞也絕對是一個失敗主義者,他的行為使整個守備軍人心惶惶。騎士團嚴肅地開除了安德烈亞,隨後將他斬首。

土耳其人用大木盾作防護,把壕溝挖到了城墻腳下。在阿拉貢堡壘的一場戰斗中,珍貴的馬丁嫩戈的加布裡埃爾被射中了眼睛——流彈穿過了他的頭。騎士團將他移入搖搖欲墜的塔裡,他待了5個星期,躺在一堆廢墟中的草墊上。看守人時時眺望地平線,搜尋著援軍的蹤跡。

最後,菲利普命令周邊群島和博德魯姆的守備軍,連同12名騎士和100人一道,乘坐三桅小帆船衝破封鎖線。到了11月底,炮轟已經嚴重損毀了意大利堡壘,騎士團拆除了兩座教堂來修建路障,而英格蘭和阿拉貢堡壘已夷為平地。當下一輪總攻來臨時,馬丁嫩戈的傷勢終於恢復了,他和菲利普到各處巡視,為筋疲力盡的部隊加油打氣。所幸雨天來臨,土耳其人修的斜坡變成了一片爛泥,火藥也點不著了,蘇丹近衛軍又一次被騎士團擊退,損失慘重。

了解騎士團的神父韋爾托(Vertot)評論道:“人若不怕死,就會非常強大而可怕。”蘇萊曼絕望了,他已經損失了5萬多人——來自騎士團的估算——還有數千人死於疫病和寒冷。土耳其人派一名將官來到城墻下,提出了優厚的投降條件,並告訴騎士團他們命定失敗。“聖約翰的騎士只用劍說話!”一名轄區指揮官響應道。英格蘭騎士尼古拉斯·羅伯茨後來寫道:

我們大部分人都戰死了,沒有火藥……沒有軍需也沒有給養,只是依靠面包和水在作戰。我們身處絕境,決定在戰場上與他們同歸於盡,而不是投降後被釘在木樁上。我們已經殺死了那麼多土耳其人,不相信投降後他們能饒過我們的性命。

到了冬季,狂風和暴雪隨之降臨。大團長雖決定戰死沙場,仍召集了議事會。

一位親歷者記述了這次頗有戲劇性的會議。他是一名年長的轄區指揮官,碰巧到羅得島公幹,並非為了戰斗而來。這位“波旁家族的私生子雅克”是列日采邑主教(prince-bishop)血緣意義上的兒子,他說所有高級官員都匯報了慘重的傷亡數字。馬丁嫩戈向團長和在會的每一位可敬的官員說:

我觀察並衡量了羅得市遭受的重創,看到城墻缺口多麼大,敵人挖的壕溝如此深入城內,有100英尺深、70多英尺寬,我還看到敵人已經從另外兩處突破了城墻,看到我們大部分重裝兵——包括騎士和其他人——或死或傷,給養也已經耗盡,只剩下普通的勞工頂上他們的位置。我們已不可能再抵抗下去,除非有援軍到來,迫使土耳其人拔營。

私生子還記錄下了隨後的一場激烈辯論——“是戰斗到最後一刻,還是拯救島上的民眾”。許多人認為,“為信仰而死是神聖的”;另一些人則指出,蘇丹提出的投降條件並不要求他們棄絕基督。突然間,希臘主教和一群流著眼淚的市民代表到場,央求騎士團投降。菲利普一時間“暈倒在地”。恢復神智後,菲利普和其他長官終於決定,“祈求和平,保護平民、婦女和兒童的生命,更符合上帝之意”。

雙方達成了停戰協定,但不到一個星期就破裂了。隨後,在12月6日,尼古拉斯·費爾法克斯(Nicholas Fairfax)駕一艘雙桅帆船衝破重圍,帶來了他能找到的所有東西——一船葡萄酒和100名克裡特弩手。這時候,城墻已經成了碎石堆,剩下的騎士住在泥濘的洞穴裡躲避大雪和凍雨。12月17日,土耳其人發動進攻,第二天再次進攻。騎士團沒有火藥,饑寒交迫,仍努力將其擊退。或許就在這最後一戰中,一位已戰死的英國騎士的希臘情婦割斷了兩個孩子的喉嚨,穿上他的戰甲,拿起他的寶劍,跳進壕溝裡力戰至死。但其他羅得人陸續做了逃兵,有一些人還遭到實時處決。12月20日,大團長要求重新訂立停戰條約。

蘇萊曼的條件十分慷慨:騎士團交出羅得島、周邊群島和博德魯姆、卡斯特洛裡佐,就可以帶著所有財物自由離開。土耳其人甚至可以為其提供船只。所有教堂保留,不會變成清真寺,羅得島人也能享有宗教信仰自由,還能免交5年賦稅。菲利普到蘇萊曼的“紅色宮帳”中做客後,蘇萊曼也不帶護衛訪問了被毀壞的羅得市,菲利普帶他參觀了僅存的防御工事。蘇萊曼邀請腓力到土耳其軍中效力,但菲利普回答說:“雇用我這樣一個變節者,將使一位偉大君主蒙羞。”後來,蘇萊曼還評論道,迫使菲利普這位“優秀的老人”離開家園,他感到很遺憾。

1523年1月1日夜,一聲號角響起,在圍城軍的驚訝注視下,騎士團列隊走出城外,他們的盔甲擦得閃亮,旌旗招展,軍鼓齊鳴。隨後,他們帶著最珍貴的聖物(菲勒莫聖母像和施洗者約翰的手)、所有檔案文件和羅得市的鑰匙,啟程前往克裡特島。在大團長所乘的加萊戰船上,一面旗幟懸掛在桅桿的半中央,上面畫的是懷抱兒子尸體的悲痛的聖母,旁邊一行字寫著“你是我們在艱難困苦中的唯一希望”。

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說過:“在所有陷落的土地中,只有羅得島最得其所。”但那些在風雪中駛向黑暗的醫院騎士們知道,耶路撒冷又一次陷落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