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4
布萊梅失蹤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79332
13號悅讀日,滿$699現折$8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布萊梅位於德國北部,港口一家叫K的艦廠,在後冷戰時代,祕密為台灣製造獵雷軍艦。這件佣金高昂的軍火案不但在台灣國防部內形成暗潮洶湧,也引起多方國際軍火商的覬覦和角力,兩岸關係為之更趨緊張。

港口秋風瑟瑟,一位台灣女記者來訪不久便失蹤了,她的雙生妹妹隨後趕到,依樣走入神秘謎境,並陷入更大的生命危險。

作家陳玉慧根據真實國際軍火案件,以出手不凡的國際新聞寫作和影視編導經驗,寫下重量級類型小說典範,驚艷2022年文壇!

陳玉慧(Jade Y.Chen)

年少開始寫作,逐漸成為文字魔幻師,以會說故事聞名。曾在巴黎學習和從事戲劇,編導多齣舞台劇,後來在德國擔任駐歐記者,屢有獨步國際新聞,近年轉向影劇編導,文學和電影作品曾獲多項大獎,多部小說亦外譯出版。

目次

布萊梅失蹤

第一章 漢堡市區

海港的秋天,天空萬里無雲,海港路上的莎牟依旅館,面對北艾伯河,是一家古老但重新裝潢過的中型旅館,九樓電梯旁轉彎走道的最後一間房裡,周妙佛剛剛洗完頭,穿著一間白色浴袍,正飛快地在她的筆記型電腦上打字。
遊行隊伍正好路過莎牟依旅館,頓時,喧譁聲從窗戶密縫洩入,她站起來往下眺望了一下,又立刻坐回靠窗的寫字桌,港口盡頭的教堂鐘樓上指著:十點十五分。
房間門的門把動了一下,推著一小車衛生用品的打掃女人將門打開,她面露驚訝之色,急忙說聲「對不起」,便欠身而出。
周妙佛連頭都沒回,她只專心地注視著電腦螢幕。
更遠處,人群擁擠,交通陷入癱瘓。人稱「最墮落的一條街」的李伯波街,幾世紀以來默默承受著沉重的歷史罪名,但今天卻站了出來,回擊所有的詆譭和不公。
一百多位穿著暴露的妓女在幾十名員警的護衛下,舉著標語示威遊行。標語上寫著:「我們付稅,我們也要退休金」,或者「經濟不景氣,我們先遭殃」等等。遊行隊伍穿梭在許多好奇的行人當中,臨時搭配的樂隊鳴奏著鼓聲和喇吧,一時熱鬧喧天。
很多觀光客也跟著起哄,拿著相機猛按快門,甚至跟著音樂起舞,現場氣氛像嘉年華會,不滿被遊行隊伍阻擋下來的行人則憤聲地叫罵,而一些司機則以汽車喇叭聲抗議。
唯獨一路跟著遊行隊伍的警員個個神情嚴肅,彷彿出席一場葬禮般;在微微細雨下,妓女的遊行隊伍穿著暴露且色彩繽紛,沿著海港路一直走到聖保利魚市場。
李伯波街位於聖保利魚市場旁,長久以來便以巷道妓女戶出名,而最近幾年,一些老招牌妓女戶的逃稅和非法洗錢,以及暴力流血事件層出不窮,在員警經常走動取締之下,很多大妓院相繼關門,反而隔壁的哈伯特街的粉紅妓女櫥窗開始引人注目,這也是漢堡老街妓女遊街抗議的原因之一。
海港路一帶的軍事住戶在八○年代被德國左派學生占據,右派政黨花了好多年才把他們趕走,現在,到處充斥著舊傢俱店和六○年代色調的咖啡館,是年輕人和學生最喜歡聚集的地區。
艾伯河再過去,便是北海了,此刻艷陽天,和風徐徐。

***

第二章 布萊梅郊區

艾瑟河邊,陽光普照著R鋼廠的米色樓房,一位穿深藍色金鈕扣西裝的東方人站在二樓窗前,他背對空曠的會議室,眼光望向河邊的船塢,船塢裡一艘覆蓋歐盟旗幟的船隻正在做最後的檢修。
窗外是灰樸的工廠建築,北德的秋景,各種樹木開始變色,不同樹葉轉換成不同的冷色調,交集在一起,遠看正像一幅油畫,穿著畢履的林士朋站在窗前好一會了,現在,他凝視著河左岸的一家船廠,二艘為中國遠航(COSCO)建造的大型貨輪停在岸邊。
艾瑟河水汩汩地流著。
會議室的門打開了,總經理鮑爾的祕書克麗斯汀滿臉笑容地走進來,克麗斯汀看起來像一名剛畢業的大學學生,似乎因為自己經驗不足,老是誠惶誠恐地笑著。
「林先生,您得再耐心一下,總經理的座車已經到大門了,他應該馬上可以進來。您還想再喝什麼嗎?」她客氣地問,「我們也有新鮮冷凍的啤酒。」
「不,謝謝,太多啤酒沒辦法正經談事情。」林士朋對克麗斯汀眨眨眼睛,除了她的紅頭髮外,他一向喜歡這個女孩,只可惜她最近結了婚,他走向平常習慣坐的位置上,坐了下來,看著會議室中千篇一律的各種船艦模型以及牆上的鮑爾祖宗三代的照片。
小鮑爾是在二個鐘頭前才從機場回家,他是到印尼汶萊參加一個軍火展,他才回家洗了澡,行動電話便響了,他的中國籍職員林士朋打電話說,由於事情發展太快,必須立刻向他報備,所以他連行李都沒有打開就驅車到工廠來了。
「瞧,我們的林先生什麼也沒喝,就坐在這裡乾等!」小鮑爾神采奕奕大步地跨進會議室,他伸出大手掌和林士朋握手,一邊示意克麗斯汀關上門,一邊要林士朋坐下。
小鮑爾和林士朋寒暄了一下,立刻將話轉入正題,這時,克麗斯汀的電話進來了,她問,「桌上厚厚一疊資料需要全部傳真到汶萊嗎?」小鮑爾說,「沒錯,全部要傳給汶萊的國防部,總共一百卅十頁。」他放下電話。
「什麼時代了,他們還堅持要傳真!」小鮑爾整理著他那白得像霓虹燈下的白襯衫袖口,他的皮膚幾乎曬成古銅色,這使他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像蠟像館的雕像,「現在我全部屬於您一人了……聽說我們案子在那邊還有一點小問題?」
「有時候小問題比起大問題,問題更大。」林士朋說話常使小鮑爾誤以為是什麼東方哲學思想,總是使他三思。
小鮑爾現在便有點困惑地看著他,「小問題,問題大?」他仍然看著林士朋,好像在期待一個令他滿意的答案,「又是你們的孔子說的嗎?」
「不,不是孔子,是我說的,鮑爾先生,這特型鋼技術除了杜塞道夫的K廠,別家廠商都沒有,」林士朋神情充滿自信地說,「中方要的技術我們也不是無條件給,我們是要多次性的轉移。」
「將來事情都得多靠您了。」小鮑爾站起來,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以感慨的聲音又說了一次,「林先生!您都不知道您有多重要!」
「聯邦安全委員會的出口許可已亮綠燈了,德國友華議員小組在國會運作初步成功!」林士朋眼光跟隨著鮑爾,而鮑爾目光移向岸邊那二艘為中國造的大型貨輪,他回過頭對林士朋說:「克萊議員和我說過了。」
小鮑爾繼續說,「這次台灣海軍的海測船的招標很有問題,我在汶萊碰到西班牙巴贊廠的代表,他說芬蘭那邊也很生氣,打算向國際法庭控告台灣政府。」小鮑爾看著林士朋,他則從公事包取出一份印刷檔案,遞給鮑爾。「據我所知,台灣海軍內部勢力一定有辦法阻止。」
「什麼內部勢力?」小鮑爾一邊翻閱,一邊似乎像在自言自語。「我們不會捲入什麼麻煩吧?」
林士朋立刻說:「不會,我們什麼都要,就是不要麻煩。」然後,他等小鮑爾坐了下來,又說:「我目前也不是很肯定,但我很快會找出問題,知道誰是幕後勢力,這筆生意我們是做定了。」
鮑爾對林士朋做了一個頑皮的笑容,對他的善解人意表示肯定,「確實是,」他很友善地說:「就這麼辦吧!一起去吃個飯。」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