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簡體曬書節】 單本79折,5本7折,優惠只到5/31,點擊此處看更多!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滿額折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春閨夢:那些被留下來的女人

商品資訊

定價
:NT$ 370 元
優惠價
85314
促銷優惠
母親節書展
領券後再享88折起
團購優惠券A
8本以上且滿1500元
再享89折,單本省下35元
庫存 > 1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電子書同步在下列平台販售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繼《待宵花》之後,小說戲曲名作家王瓊玲又一書寫亂離人生的史詩型鉅著★
★各大媒體爭相報導,以下連結歡迎點擊★
 
 
初見,他還是瀟灑少年;再見,妳卻只能跪倒在他墳前。
「漫天砲火所奪走的,豈只是她的丈夫而已!」
 
 
一九五八年爆發八二三臺海戰役,當丈夫用生命來捍衛臺灣;
遺孀用一生的青春來見證愛情、護守家園。
 
六十多年前,她們一個個也才二十歲左右,
哪一個不是風華正盛?哪一個不是玉貌綺年?
然而,命運硬生生掐死了青春、砲火轟隆隆把她們炸成了寡婦。
近兩百位無辜的女子,也全嘩啦啦的掉進了煉獄,
承受了人世間的千瘡百孔。
 
那樣慘烈的烽火、那樣窒息的禮教!
「烈女不嫁二夫」的醬缸文化,可曾澆熄了微微燃起的愛情火苗?
「好馬不配兩鞍」的卑劣思想,是否凌虐了薄弱的第二春?
還有──若是選擇生下了遺腹子,死命的想要箍住一個家,不許它分崩離析。
那麼,現實的摧折、歲月的漫長,「千刀萬剮一身受」的人生,她們是如何的承當?
 
這五、六年內,名作家王瓊玲陸續拜訪了好幾位遺孀、遺族。
她自述:「我殘忍的挖、無情的掘、就是要打開一道又一道生命的封印。
因為深怕埋久了、藏深了,一切就消失了、無聲無息了。
人們也就認定──她們真的不傷不痛了!」
 
在王瓊玲的筆下,歷史不再屬於男人,而是一條由無數朵女人花鋪就而成的淒豔長卷:
新婚不過五個月,丈夫就奉召入伍,最後命喪外島……
為什麼,英俊挺拔的丈夫歸來,只剩小鋁盒中的頭髮與指甲……
痛失丈夫後,竟忍不住對著長相神似的兒子,喊出亡夫的名字……
 
這是她們最美麗的時代,也是她們最悲慘的時代。
這是──八二三砲戰遺孀們的真實寫照。

 

作者簡介

王瓊玲
臺灣嘉義梅山鄉人,東吳大學中文所博士。世新大學中文系創系系主任。現任國立中正大學中文系所教授。專研古典小說,著有《清代四大才學小說》、《古典小說縱論》、《野叟曝言作者夏敬渠年譜》、《夏敬渠與野叟曝言考論》等學術專著及百餘篇學術論文,是海峽兩岸開創「才學小說」大規模研究的第一人。也是國立臺灣圖書館創館一百零五年首位特聘的駐館作家。
王瓊玲從事學術研究多年,驀然回首,發現生命的提升與救贖,必須仰賴於文學,於是毅然投入創作的行列。廣受好評的處女作《美人尖》,已發行簡體字版與英文版,為海內外各大圖書館典藏;並由臺灣豫劇團改編為建國百年大戲。其風趣雋永的散文集有《人間小小說》、《人間小情事》。中篇鄉土寫實小說集:《駝背漢與花姑娘》;史詩級長篇小說:《一夜新娘》、《待宵花》也都撼動文壇,佳評如潮。

【後記】如果,人生也可以校對

如果,人生也可以校對!
那些不該犯的錯誤,是不是就可以挑出來?
那些緜遠的傷痛,是不是就可以塗抹立可白?
 
挑出來就修,修完後又改。
反反又覆覆,
是耽溺的快樂,也是固執的折磨。
修來改去,卻又回到了初心與原點。
 
此時,才徹底明白:
原來 下筆如孕生嬰孩,
轉折 是 巧合及命定,
文字的 永劫回歸,
就是個性的 萬劫不復。

目次

那些被遺忘的女人──寫在《春閨夢》出版前

【小說】
春閨夢裡
呼喚
箍住
那年中秋
牽手
來時路
阿氣、阿枝
滄桑
寫真
雨夜花
進財
有喜
一輩子
分奶
生命荒谷
一萬八
小公主
一直都在

【小說】
阿罵與小猴兒
阿罵
曉荷、小猴
面會
虹光裡
土匪仔兵
走向春天
衝擊

心經
呼喚遠方
照見
演習所
USA
集中營
連心
閨蜜
隔海
九月十三日
不歸
歸來
袍澤
寫真
食勤
支離
灰飛
挺著
展翅

【散文】
日日活在刀口下的女人
──八二三遺孀陳賴玉昭訪問記
打開生命的封印
愛讀川端康成的女子
不纏
十年旖旎
華麗句點
小團圓
不躺下
退回的全家福
一口一口餵
回來
匪類‧倒唱國歌
昭昭如玉

【後記】
我的母親「阿枝師」/呂麗慧
真筆淚寫遺孤情/曾錦煌
對我喊出父親的名字/陳耀東
如果,人生也可以校對/王瓊玲

書摘/試閱

呼喚

「阿枝,阿枝!勿要再睡了。起來,咱們去嘉義的梅山公園看梅花、去新化街上看電影。更遠一點,去臺北玩。搭山線火車去,坐海線回來。我答應過妳的,一起去,我們一起去……」
睡不著的夜晚、醒不來的早晨,是熟悉的聲音在呼喚。低沉的雄性,妥妥當當,像磐石,鎮得住人世間的風狂雨暴。
阿枝翻了個身,拉緊了棉被,抗拒醒過來。彷彿只要一直睡下去,歲月就可以靜好,現世就能夠安穩。只要有他,他在,甚麼都會被扛起來;甚麼都可以好好的,不殘不缺。
但是,呼喚的聲音很固執。那男人的音質,是層層疊疊吸捲入內的強勁,再緩緩吐出來的纏綿;有著二十二歲清亮的亢奮,參雜著大家族所催熟的老成;再加上些新婚忙碌後,對妻子的愧疚。
「可以嗎?真的可以嗎?」阿枝她低聲輕問。那不是初戀的羞澀,或是新嫁娘的顧慮。
不是,早就不是了!
「可以!當然可以。我自由了!」他的聲音果然是自由的,流動在阿枝的髮絲及臉頰,像溫暖又柔膩的手指,揉過來、撫過去,癢酥酥的。
「真的嗎?真的愛去哪裡,就可以去嗎?」阿枝笑了,眼皮瞇了,淚珠子卻墜落下來。
「還是這麼愛哭?是要怎麼辦喲!」男人在她的耳垂旁哈氣。是甜滴滴的驕縱、熱呼呼的寵溺。阿枝的淚珠子掉得更撲簌簌了。
「都是你,都是你!是你害的……」不是真的嗔怒,是從禁閉很久很久的嘴脣牙齒縫隙,偷偷溜出來的哭訴。
「啊!對不住!……妳是知道的,真的很對不起妳。」
「我知!怎會不知?也從沒……從沒怪過你!」淚水更泛流了,喉嚨哽住,阿枝覺得全身上下像一大片玻璃,被鐵鎚子狠狠敲了一下,碎裂滿地,再也拼不回來了。
「這些年,你都在哪裡?……現在,又能帶我去哪裡?」阿枝捧著他的臉,幽幽的問;也問沉默的天與地。
「我在、一直都在,從沒離開。」他答得急、辯得切,一副不願意被妻子冤枉的口氣。「那些地方,忘不掉的;我來來回回也遶過很多遍。」
哄人?哄得多真、多離譜!阿枝笑了,很想告訴他:「這麼多年來,我哄自己、騙女兒,哄騙得周周全全、甜甜蜜蜜。你呀!功夫還差得遠呢!」
「阿枝!我……」妻子笑容後面的苦澀,讓他重重受傷了。
「真的可以去嗎?一起去,去我們去過的地方?」趕緊滑回來開心的話題,是阿枝擅長的。不會這一招,那六十多趟春、夏、秋、冬的循環;兩萬兩千多個白天與黑夜的漫長,怎麼捱得了?度得過?
「是呀!去妳一個人走過的;也去我們倆都很想再去的!」
「你能帶著我?真的能帶我去?」阿枝搖搖頭,哭了。
是呀!永遠老不去的二十二歲、髮白蒼蒼的八十二歲,要怎麼牽手出門?怎麼並肩同行?
「妳本來就是我的『牽手』。不怕!不必管那些有的、沒有的。起床啦!好不好?我們一起出門去!」
「麗慧呢?要不要也帶她?」
「傻喲!妳還當她是紅嬰仔呀!她都已經當阿嬤了。一大清早,夫妻倆帶著咱們兩個小曾孫,去公園盪秋千、溜滑梯了。」
「那……那我、我要換一下衣服。」
「好、好,我出去外面等。」他懂得她的矜持,笑了笑,邁開步子出房去。
 
箍住
「妳穿這身深咖啡色的套裝,真好看!」
冬日,晨曦透過玻璃,斜斜折射,一屋子的流光煥彩。他兩排整齊的牙齒也映光閃閃。那深邃到看不見底、偏偏又千言萬語的眼睛,盯著阿枝眨呀眨;濃又黑的長睫毛開開闔闔;上翹的嘴角笑意盈盈。依舊呀!依舊是六十多年前的俊俏。
六十多年前,第一次見到他,阿枝也是仰著頭看,紅了臉蛋,心底一聲驚呼:「哇!他真高!」
後來,就是那高挺、那英俊害的。
阿枝常常想:為甚麼他不矮一點、醜一些;來個砂眼、再蛀黑幾顆牙,就落選了。
落選了,就不被命運挑中了!
那麼,六十多年前,他就登不上軍機、飛不上青天。那個無星無月的中秋節,颱風才剛過,風雨交加的西南氣流裡,她的他,就不必執行一趟又一趟的危險任務。
這麼樣—一切就改變了。她的男人就有機會變老。兩個深愛著彼此的小夫妻,就可以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呢呢喃喃、吵吵鬧鬧,直到皮膚皺巴巴、頭髮白蒼蒼,活夠又活滿了,再敞開沙啞的喉嚨,豎直重聽的耳朵,商量誰讓誰先走?誰給誰送行?
然而,六十多年過去了。那濃睫毛、大眼睛,那盈盈笑意的嘴角,哪有化成煙?哪有粉成灰?全部都轉移了,移轉到麗慧身上。女兒身烙印著父親影,骨肉血緣的重生與再現,是另一種方式的長相廝守嗎?阿枝含淚,痴痴迷迷凝望著他。
他牽起阿枝的手,放進自己的臂彎:「來!挽住我的手臂。現在,不必再閃閃躲躲、怕東怕西了。」
「啊!不行,會被人笑!」阿枝一陣掙扎,想扭開。
他卻緊緊夾住,非常蠻橫的力道,不放就是不放了。
她止住。眼淚又滿上來、溢出來。
六十多年前的他們—不管是短短一年的戀愛、匆匆五個月的夫妻,只要是在人前,兩人就從沒牽過手。真的,一次也沒有。哪怕是在隱蔽的公園小徑、黑暗的電影院。四隻手總是小心又驚慌:僵硬的尷尬,彆扭著狂喜,怎麼擺都像放錯了位置。偶爾,喜孜孜的偷瞄一下對方,心臟就噗咚咚狂跳。所有的一切都羞人答答,彷彿每一個路人甲、路人乙都在窺伺他們;連黑白電影的大螢幕裡,好像也會跳出不解風情的長輩、多管閒事的警察。
阿枝瞅著他,淚眼含笑。這種永不鬆開的纏綿、緊緊箍住的固執,她懂得的,怎麼可能不懂?
但是,不停轉的歲月、不逆齡的人生,都已經來到了寒冬。遠在六十多年前就消逝的春天,要怎麼追?追得回嗎?
「追得回!當然追得回。有我,我陪妳。」
一身金光燦爛的情人兼丈夫,擁她入懷,兩手緊緊箍著、抱著。鐵了心腸一般,就是要箍住死生契闊!就是要挽回似水流年!
阿枝不高,額頭被他的下巴抵著,摩摩娑娑,癢刺刺的揉撫。她伸出兩手環抱他的腰,閉上了雙眼,淚水還是不停湧出來,一臉浪滔滔。
是的,這種久違的溫存,是她永遠的沉溺。要一直沉溺到地老天荒的!那是黃金五個月中,夫妻間甜甜的小秘密,每日都發生,發生在新嫁娘起身去煮一大家子早餐前的片刻。
「你永遠青春,我卻白頭了。」阿枝哽咽了。
身旁的丈夫沒有機會老去,二十二歲,生命就殘暴的斷裂了、停格了。眼前的他,竟然比自己親手帶大的三個孫子還小、還年輕?阿枝驚駭!擋不住的羞赧又暴衝心頭,一陣掙扎,想脫逃開。
「阿枝、阿枝……」丈夫的聲音是懇求的,也是哭著的了。
阿枝瞬間軟了力氣—怎麼忍心呀?命運宰割的,是無辜的他;歲月凌遲的,是無依的自己。六十多年來,天天痴心、夜夜妄想,妄想追回片刻的纏綿。現在,可以執手相看淚眼了,自己卻又畫地自囚,斤斤計較著年齡、叨唸著生死,多麼愚蠢呀!
「好!不怕了,一起去、一起走。但是,你、你不可以……不可以再半路丟下我!」
「喔!不會,絕不會!我也從來沒離開過。」他的聲音甕甕沉沉,帶著點飄忽的迴音,像漫天風雪中,努力要燒旺的火苗。
她也瞬間明白了,或許,他真的沒有離開。知足吧!就別再逼問歲月、強求命運了。
「還是去一下小公園,向麗慧說一聲。沒看到我,她會急得到處亂找的。」
「好!就一起去。」他笑了,一臉的朝陽燦爛。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85 314
庫存 > 10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