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0
0
【限時三天】簡體館日優惠折價券!想買簡體書的朋友不要錯過!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 VIII
滿額折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 VIII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 VIII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 VIII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 VIII

定  價:NT$ 320 元
優惠價:90288
領券後再享89折
團購優惠券B
8本以上且滿1500元
再享89折,單本省下32元
庫存:2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相關商品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商品簡介

即使要與諸神為敵,
我也不會丟下你!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
殿.堂.級.作.品
熱銷突破950萬冊!

✓隨書附贈:粉絲公認小書痴宗教畫――「重逢」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基貝.克倫伯格視角〈打開的國境門〉、布麗姬娣視角〈伊庫那的戰鬥〉、菲里妮視角〈按照演練進行〉、伊娃〈強大的守護與牽絆〉、昆特〈實現誓言之日〉、斐迪南視角〈隨心所願〉+四格漫畫!
首刷特典:番外篇〈戴肯弗爾格的會議室〉

為了營救斐迪南,羅潔梅茵傾盡全力為戰鬥進行準備。哪怕要與大領地、中央、王族,甚至是諸神為敵,她也要解救身陷險境的斐迪南。
羅潔梅茵利用梅斯緹歐若拉之書開啟國境門,縮短移動時間;動用計策,召集戴肯弗爾格的騎士們助自己一臂之力。不惜耗費大量魔力與心力,全為以迅疾更勝疾風女神休泰菲黎茲的速度,抵達重要之人身邊。
然而,就在他們迎戰蘭翠奈維的同時,喬琪娜等人也對艾倫菲斯特發動攻擊。眼見敵人即將來襲,神殿與平民區的所有人團結一心,展開守護家園之戰──艾倫菲斯特保衛戰!

作者簡介

作者介紹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這次因為添加的新內容是「艾倫菲斯特保衛戰(前篇)」,
所以看稿作業比往常還要繁重。
下一集是後篇……

繪者介紹

椎名優
戰鬥場景變多後,
鎧甲也經常登場。
鎧甲真是不好畫啊……(遠目)

譯者介紹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小書痴的下剋上》系列、《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等作品。


●「小書痴的下剋上」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booklove
●「小書痴的下剋上」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booklove.crown

書摘/試閱

序章

昨日接續著今日,今日延續至明日,時間如此周而復始,不曾停歇。日常生活亦是如此,每天都像是把昨天又過了一遍。然而,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尤修塔斯非常清楚乍看下一成不變的日常生活,有時也會戛然而止,並在頃刻間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好比他不惜獻名也想得到斐迪南信任的時候,好比斐迪南因為前任領主離世,被逐出貴族社會不得不進入神殿的時候,好比斐迪南奉王命前來亞倫斯伯罕的時候。然後,時間一轉眼來到了現在……

「萊蒂希雅大人?!您魔力供給結束了嗎?!」
「請開門,我有急事。」
本該在領主辦公室內供給魔力的萊蒂希雅,話聲卻突然從身後的房門內側傳來。尤修塔斯與艾克哈特不禁對看一眼。
兩人的主人斐迪南儘管身分還只是未婚夫,卻被要求了為基礎魔法供給魔力。斐迪南接受了這樣的要求後,今天一如往常地進入供給室,順便還要指導萊蒂希雅、聆聽她想要商量的事情。
供給魔力時,能夠待在通往供給室的領主辦公室裡的,只有該領領主一族旁系的上級貴族近侍,而尤修塔斯與艾克哈特都不能進入亞倫斯伯罕的領主辦公室。儘管其他近侍總說魔力供給時他們可以回房休息,但兩人必然都是守在門外。這是為了把蒂緹琳朵阻擋在外,也是因為斐迪南吩咐過他們,一旦發現蒂緹琳朵靠近就要立刻通知他。
「……發生什麼事了?」
「但那女人不在不是嗎?」
既然蒂緹琳朵不在這裡,應該不會有什麼狀況才對。然而,最糟糕的事態還是發生了。因為萊蒂希雅從領主辦公室走出來後,將小巧的籠子遞給了尤修塔斯。那是斐迪南平常繫於腰間的籠子,裡頭放有騎獸用魔石與三個形如白繭的獻名石。
「斐迪南大人說……快走……」
尤修塔斯狠狠地倒抽口氣後屏住呼吸,耳朵深處傳來高亢的耳鳴。萊蒂希雅手裡的東西令他不敢置信。就在這一瞬間,他在亞倫斯伯罕的日常生活徹底崩潰瓦解。
這陣子來,儘管受不了蒂緹琳朵的言行舉止,面對囂張跋扈的蘭翠奈維一行人也只能忍氣吞聲,再加上羅潔梅茵失蹤以後不再提供餐點過來,眼看主人的身體越來越消耗過度,尤修塔斯心中始終焦慮不安,然而就在這樣的日子也宣告瓦解以後,他才明白原來這樣還不算太糟。
……斐迪南大人!
尤修塔斯一把搶過萊蒂希雅手中的籠子。錯不了,這是他們的獻名石。若不是出了什麼事,斐迪南絕不可能把獻名石交給其他人。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到底是誰……
在他一片空白的腦海裡,倏然響起斐迪南說過的命令。彷彿早已預知到自己會有危險,斐迪南曾這麼下令:
「在我有生命危險時,我會把名字還給你們。這是為了不連累你們,也為了讓你們能確實地把情報送回艾倫菲斯特。一定要聽命行事。」
尤修塔斯看向左手上的籠子,再用右手按住自己的胸口,確認還藏在內袋裡的那幾張紙。轉移陣的使用許可證、要交給奧伯.艾倫菲斯特的資料、顯示斐迪南有生命危險的獻名石,此刻皆在尤修塔斯手中。
……現在,非走不可嗎?
尤修塔斯恐懼得渾身顫慄,連牙關也合不攏。明知應該奉命拋下主人離開,雙腳卻動彈不得。此時的他並不曉得斐迪南在魔力供給室裡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斐迪南雖然身陷險境,但還活著,以及他與艾克哈特再怎麼想進去救人,也沒有資格進入魔力供給室。
「妳到底對斐迪南大人做了什麼?」
「咿……」
聽見同僚低沉的問話聲,尤修塔斯驀然回神,發現艾克哈特正準備要責問萊蒂希雅。她的護衛騎士們則是往前一站,意圖保護自己的主人。現場氣氛一觸即發。
……這個笨蛋!
眼看艾克哈特徹底失去理智,尤修塔斯剎那間冷靜下來。絕不能讓艾克哈特變出武器,尤修塔斯大步一跨伸出手去。
「艾克哈特,現在不是問話的時候,必須優先執行斐迪南大人的命令!斐迪南大人說了什麼?!」
揪住他的衣領這麼怒吼後,艾克哈特如遭雷擊般地回過頭來。但是,燃起的怒火似乎一時間還是難以平息,艾克哈特緊緊咬牙,惡狠狠地瞪著萊蒂希雅。
現在沒有時間等艾克哈特冷靜下來了。再不馬上離開,反而是艾克哈特會因為變出武器對著亞倫斯伯罕的領主一族萊蒂希雅,而被扣下來問話。
……絕不能在這裡就讓一切結束。
尤修塔斯瞪了萊蒂希雅與領主辦公室一眼後,隨即轉身邁步。兩人沒有理會從領主辦公室裡出來的休特朗與賽吉烏斯的呼喊,朝著轉移廳拔腿狂奔。他們不能被追上,不能停下腳步。
「走這邊。」
在城堡裡奔跑太醒目了。甩掉追來的人以後,尤修塔斯立刻彎進下人在用的狹窄走廊,艾克哈特默默跟上。
尤修塔斯面帶微笑,若無其事地對著一路遇到的下人輕輕揮手,並在快步行進的同時從籠子裡拿出自己的獻名石。
「尤修塔斯?!」
「現在必須立刻解除獻名,否則我們說不定還沒完成斐迪南大人的命令,就跟著登上前往遙遠高處的階梯了。」
「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
艾克哈特怒目喝斥,但尤修塔斯不為所動,握著獻名石解除主人的魔力。白繭消失以後,掌心上只剩下原原本本的獻名石,就連白色外盒也不復存在。與此同時,先前一直包覆住自己全身的斐迪南的魔力也消失了。明明平常從不曾意識到,但消失以後,卻有強烈的失落感襲來。
「……我無論如何都會完成斐迪南大人最後的命令,但你想和主人一起死的話也無所謂。即使真的發生了最糟的情況,我也能在向齊爾維斯特大人報告的時候,幫你把魔石送還給卡斯泰德大人或是艾薇拉大人。如何?」
聽到尤修塔斯說萬一他沒能完成主人最後的命令就亡故,可以幫忙把魔石送回父母身邊,艾克哈特不改臉上的煩躁之色,伸出手說:
「拿來。等把斐迪南大人蒐集到的情報與證據交給奧伯,也確認他真的已經亡故,我便會追隨他的腳步。」
「那也不錯啊。」
很符合艾克哈特的個性。尤修塔斯這樣心想著,遞出裝有獻名石的籠子。因為他雖然可以憑著魔力相互吸引的感覺找到自己的獻名石,卻無法辨別他人的獻名石。
「就是這個吧。」
找到自己的獻名石後,艾克哈特用顫抖的手取出,再把籠子還給尤修塔斯。尤修塔斯不語地接過籠子,快步繼續移動,同時偷偷觀察身旁的艾克哈特。只見艾克哈特臉上的神情幾乎快哭出來,開始解除獻名,一眼便能看出他握著獻名石的手在顫抖。
當年因為食物被人下毒,艾克哈特同時失去了妻子海德瑪莉與她肚子裡的孩子。他本想跟著兩人一起離開,但已經獻名的他,性命是屬於主人的。斐迪南並不允許艾克哈特跟隨妻子的腳步,而是命令他要「連同海德瑪莉的份活下去」。
自那之後,艾克哈特一直是連同海德瑪莉的份侍奉斐迪南,並且活到現在。因為海德瑪莉笑著說過:「我們夫妻倆要一起侍奉斐迪南大人喔。」他活在這世上的意義,就是侍奉斐迪南,連同妻子的份為主人盡忠。
……他一定比我還痛苦吧。
獻名本是要證明自己會豁出性命對主人忠貞不二,如今他們卻得親手解除。被迫面對自己無法保護主人,而且不夠忠心、不夠犧牲奉獻的事實,實在教人感到羞愧且不甘。而能夠共享這些情感的人,在這世上只怕屈指可數吧。
……最後就是拉塞法姆了吧。
尤修塔斯看向籠子裡剩下的拉塞法姆的獻名石。拉塞法姆因為是下級侍從,力量不足以自保,所以被留在了艾倫菲斯特。斐迪南說過,在他舉行完星結儀式、確定成為領主的配偶前,拉塞法姆都不能過來。星結儀式延期一事,拉塞法姆肯定比任何人都要感到惋惜吧。
……結果沒能遵守與拉塞法姆的約定。
尤修塔斯與艾克哈特曾答應過拉塞法姆,會先在亞倫斯伯罕打點好,讓這裡的近侍們能夠接納身為下級貴族的他;也會保護斐迪南大人,不讓傳出了許多危險傳聞、顯然有所圖謀的喬琪娜大人傷害他。然而,兩人終究沒能保護好斐迪南。
……來得及把獻名石還給拉塞法姆嗎?
一旦拉塞法姆的獻名石出現異常變化,便是斐迪南命盡之時,不知斐迪南能否撐到歸還獻名石那時候。光是想像斐迪南的生命即將到達終點,尤修塔斯便感到胃裡的東西幾欲翻湧而上。但要是真的吐了,恐怕淚水、咒罵、憤怒與絕望也都會抑止不住,讓他的身體就此無法動彈。於是尤修塔斯強壓下所有情感,只是不停鞭策自己的雙腳,一再說服自己:一定要優先執行斐迪南大人的命令。

來到下人走道通往走廊的門前,尤修塔斯先是吐了一口長長的氣。切換好情緒後,他重新掛上一如既往的吊兒郎當笑容。接下來就要到轉移廳了,絕不能被看守的騎士們發現情況有任何不對勁。
「艾克哈特,你的情緒都顯露在臉上了。快收起你的怒火,因為我們現在是奉斐迪南大人之命,要去找雷蒙特。」
轉移廳或許已經透過奧多南茲得到消息,所以必須小心行事。只不過,方才萊蒂希雅拿著獻名石出來時,臉上是一副完全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的表情。因此在場眾人應該正忙著向她問清來龍去脈,或是設法聯繫人在供給室裡的斐迪南,抑或聯繫蒂緹琳朵,請她同意他們搜捕尤修塔斯二人,多半不會想到要聯絡轉移廳的人吧。
「哦?兩位又要去貴族院嗎?」
「我們要去送批改好的作業,還要把這些原料送去給赫思爾老師……因為赫思爾老師最擅長的,就是從弟子斐迪南大人這裡搜刮走她調合所需的原料啊。真教人傷腦筋呢。」
果然轉移廳這裡還未收到任何消息。負責看守的兩名騎士見到尤修塔斯與艾克哈特出現,儘管面露驚訝之色,但一看到兩人出示的轉移陣使用許可證,便不疑有他地準備發動轉移陣。
「今天斐迪南大人並未同行呢。來自艾倫菲斯特的兩位近侍竟然離開主人身邊,還真是難得。」
平常除了貴族院開學與領主會議這兩個時期,幾乎沒有人會使用轉移陣。因此之前就知會過轉移廳的值守騎士,告訴他們貴族院未開放的時候,雷蒙特也會待在赫思爾的研究室,並且由斐迪南負責監督,蒂緹琳朵也已經准許他們為了研究使用轉移陣。只不過截至目前為止,兩人還不曾撇下主人自行前往貴族院。為免騎士起疑,尤修塔斯輕輕聳肩說道:
「反正護衛騎士裡還有原是騎士團長的休特朗在,魔力供給時也不會有什麼狀況發生,我們離開一會兒也沒問題吧。況且去貴族院跑腿的時候,赫思爾老師常會要求我們幫忙調合,其他近侍又不了解她的作風,所以不好拜託他們。」
正在聯繫宿舍,告知有人要使用轉移陣的騎士驚訝地眨眨眼睛。
「咦?她還要求侍從與騎士幫忙調合嗎?」
「是啊。斐迪南大人就讀貴族院的時候,也經常被她使來喚去。我雖然是侍從,但調合能力都與文官不相上下了。這次跑腿可能還得住上一晚,真是不想面對。」
「哈哈,與艾倫菲斯特的共同研究還真辛苦啊。」
與宿舍那邊聯繫完畢後,騎士們笑著向尤修塔斯與艾克哈特招手示意。兩人一站上轉移陣,黑金兩色的火焰隨即浮現。伴隨著些許騰空飛起的感覺,一轉眼兩人便遠離了亞倫斯伯罕的城堡。

對著宿舍裡的騎士們同樣堆起笑容後,尤修塔斯與艾克哈特旋即步出轉移廳。兩人一直慢步走著,直到確定騎士們再也聽不見自己的腳步聲;等到彎過轉角,尤修塔斯再掏出隨身攜帶著的魔導具信。這封魔導具信上有齊爾維斯特的簽名,等於是他核發的許可證,在他們遇到緊急情況時,可以使用貴族院裡艾倫菲斯特舍的茶會室避難。
「艾克哈特,移開那個礙事的花瓶。」
艾克哈特移開走廊上的花瓶後,尤修塔斯便把信紙攤在檯面上,用思達普變成的筆寫下文字。除了告知事態緊急外,也請求與奧伯會面,並且簽上自己的名字。他再把信遞給艾克哈特,他也一樣簽下自己的名字。
最後把魔導具信放進信封裡,封起封口後,信便化作白鳥往外飛去。彷彿要追隨白鳥的腳步一般,尤修塔斯與艾克哈特開始在宿舍裡狂奔。現在不是開放期間,因此宿舍裡沒有人會為此責怪他們。
從玄關大廳離開宿舍後,兩人再朝著艾倫菲斯特的茶會室在中央樓裡奔跑,很快地來到八號茶會室的門前等候。一名似乎是收到了信的騎士急急忙忙前來開門。
「我們已向奧伯.艾倫菲斯特稟報,請在此稍候。」
帶著兩人進入茶會室後,那名騎士便退出房間。如今尤修塔斯與艾克哈特已經不再持有具有認證功能的胸針,因此無法進入艾倫菲斯特舍,只能待在茶會室裡等著齊爾維斯特到來。
尤修塔斯環顧茶會室一圈後,開始動手整理桌椅,以備稍後與奧伯會面。緊接著,他重重地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儘管這副模樣毫無貴族風範,但身體實在太過沉重。
「……看來拉塞法姆還不要緊。」
艾克哈特也往旁邊的椅子坐下,如此低喃。聞言,尤修塔斯看向金屬籠子。獻名石還在,沒有變化,代表斐迪南還活著。但就算親眼確認了這一點,坐定不動以後,依然能感覺到絕望正一點一點地在啃蝕自己。
……即使來到了這裡,我們也救不了斐迪南大人。
只要交出斐迪南所託付的情報,尤修塔斯與艾克哈特想必就能重回艾倫菲斯特,而且還有證據可以聲討亞倫斯伯罕吧。但是,斐迪南並不會因此得救。無論是奧伯.艾倫菲斯特,還是未持有古得里斯海得的君騰,都無能為力。如今斐迪南人在他領的供給室裡,沒有任何人救得了他。
……明明斐迪南大人那般勞心勞力,到頭來卻是落得一場空。
不可饒恕。尤修塔斯油然生起這樣的念頭。無論是下達命令的君騰,還是在羅潔梅茵失蹤後便完全不提供情報,也不再費心送來餐點與藥水的艾倫菲斯特。
此次會面,端看齊爾維斯特大人的反應,否則我會拋開艾倫菲斯特,不計後果地向亞倫斯伯罕的領主一族展開復仇 ――尤修塔斯如此下定決心。
包括把公務全丟給斐迪南,自己卻完全不做事的蒂緹琳朵;巧言誆騙她,害得他們工作量大增的蘭翠奈維;以及在斐迪南繁忙時還占用他的時間、接受他的指導,最後卻害他身陷險境的萊蒂希雅與她身邊的人,這些人他一個也不會放過。
真想暗地裡殺了蒂緹琳朵與萊蒂希雅,讓亞倫斯伯罕的領主一族滅亡。若沒有了能管理大領地的領主一族,君騰肯定會為此頭痛不已吧。
「尤修塔斯,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要挑亞倫斯伯罕城堡裡的哪個地方,又要設置什麼魔導具。」
「……在那之前,我得親眼看著他們斷氣。可不能讓他們趁亂逃了。」
「那不如先預留一條生路,在他們以為得救的時候,再把他們推進絕望深淵,這樣好像也不錯。」
兩人相視放聲大笑,眼裡都帶著瘋狂。笑聲雖然輕快,但心裡都恨不得馬上不顧一切地展開復仇,卻又只能極力克制,因此房內的氣氛肅殺又沉重。
房門無預警地「喀嚓」一聲打開。「打擾了。」幾名侍從走了進來,趕在奧伯到來前準備茶水。
「實在抱歉,是騎士怠慢了。竟然也沒端杯茶水給客人……」
「現在不是貴族院的開放時間,我們又是突然來訪,所以並非是騎士招待不周……請問奧伯.艾倫菲斯特預計何時抵達?」
尤修塔斯這麼詢問後,準備著茶點的侍從們露出苦笑。
「很快便會到了唷,因為他也不停在催促我們。」
「讓你們久等了。」
如侍從所說,確實很快,齊爾維斯特遠比預期的還要快就抵達了。尤修塔斯迅速地瞥了一眼拉塞法姆的獻名石,還沒有任何變化。
「茶水準備得差不多了吧?你們快點退下,接著去做準備。」
不只尤修塔斯兩人,齊爾維斯特看起來也十分焦急。讓侍從退下的同時,他還往桌上放了防止竊聽魔導具。確認所有人都握好魔導具後,尤修塔斯才開口道:
「奧伯.艾倫菲斯特,其實是斐迪南大人他……」
「我知道。他中毒倒下了吧?羅潔梅茵告訴我了。」
還沒開始說明就被打斷,尤修塔斯與艾克哈特有些反應不過來。
「大小姐回來了嗎?先前還聽說她下落不明……」
「你們是從哪裡聽說的?我們明明小心謹慎,不讓消息走漏出去。」

您曾經瀏覽過的商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優惠價:90 288
庫存:2

暢銷榜

客服中心

收藏

會員專區